清水长流吧 关注:12,964贴子:210,401

【原创】不知道什么鬼 by 微静双重生 主子攻 影卫受 情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不知道什么鬼 by 微静
双重生 主子攻 影卫受 情节脱线 纯属搞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20 09:56
    以前在忠犬吧更的老文,有小可爱想看就搬过来啦,日更争取早点搬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20 09:57
      1.

        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山崖之上,落峰之巅,有个男子负手而立,黑色的衣诀被大风吹得啪啪作响。
        目光拉近,他看着远方,大风目光深沉而凌厉。
        他是影一。
        ……**模式结束。
        我叫影一。
        落峰位于群峰之巅,位于其上不仅容易一览众山小,还容易被风吹成**。
        而我现在正在期望自己被风吹傻,或者被风吹成内伤,再不济也要被风吹到坠落山崖浑身外伤什么的,模样惨一些也好让主子的心软有个借口。
        虽然我认为主子并不会为我心软。
        不要以为我傻,我原本是一个非常乐观并且积极向上的青年,会落得靠不切实际的幻想站在山顶上吹风的余地,只是因为我没有完成主子下发的任务。
        说到这个任务我就有些森森的**。
        原本在我的心目中,主子是一个英明神武、英俊潇洒、英风亮节、英姿飒爽的五好青年,可是最近,主子竟然因为一个小狐狸精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他竟然要求我这个影卫首领去传说中一个叫红楼的妓~院找一个叫王胖子的瘦子最喜欢吃的那家饭馆里的厨子的二姑母家的邻居家的三舅的孩子家,找一本叫做红尘菜谱的龙~阳十八式科普书。
        听说那本书里有那个小狐狸精喜欢但是说不出来的姿势。
        我靠你说不出来不能画出来吗?
        然而在主子威压的眼神下,我只能拎着沉甸甸的小包裹不舍的出门,出门之前忍不住瞪了小狐狸精一眼以示我的鄙视。
        然而现在难题来了。
        我不仅仅没有完成任务,还被妓院中的姑娘抓破了衣裳,被饭馆的厨子抡着大刀追了两条街,被二姑母邻居家的三舅拿门板拍出了内伤,还被那个拿科普书当宝的孩子骗走了所有银两。
        总得来说,陪了夫人又折兵。
        最后还得回去被主人骂。
        想到主人那张似笑非笑的眼眸,分分钟吐出各种刑罚的薄唇,我就有些生无可恋。
        然而作为一名有节操的影卫,我时刻谨记着自己的命是主子的,倒不真不敢自主的去见阎王。
        罢了罢了。
        我无奈的拍了拍手上的灰,转身走下了山崖。
        勇士敢于直视淋漓的鲜血,我要相信自己可以做一个不晕血的影卫。
        实在不行,就像刑堂的姐姐卖个萌,或许她会因为我萌舍不得打我呢╮(╯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20 09: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1-20 09:58
          3.

            我可不会傻了吧唧的直接去刑堂领罚, 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自从丢了所有银子之后我都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否则也不会一看到主子就想要把他嘴里的桂花糊抢过来。
            所以从主子的院子中连滚带爬的出来的时候,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厨房。
            凑到厨房外露出一双眼睛瞄向厨房内,确定那个凶巴巴的胖厨娘不在里面,我才松了口气扒着门走进了厨房。
            “小花,有桂花糊吗?”我四处打量着问道。
            桌子上有我最爱吃的烤鸡,蒸锅里有白花花的馒头,一旁的柜子上还摆着一壶烧刀子。我咽了咽口水假装没有看到这些,坚定的说道:“我要吃桂花糊。”
            “桂花糊?”小花是厨房里最娇俏的小厨娘,不过也最迷糊不长心眼,“宫主没有让我准备桂花糊啊。”
            我翻着白眼坐在门槛边上:“我不吃其它的,我就要喝桂花糊。”
            “这……”小花为难的抓着脑袋,看来的确没办法给我凭空变一碗出来。
            我摸着空荡荡的肚子叹了口气,作为一个有节操的影卫,说了不吃其它的就一定要做到,看来今天只能饿着肚子挨鞭子了。
            我唉声叹气的低着头踏出厨房,却没想到一转头就撞到一道墙,没有一丝丝防备的撞上去立即脑门生疼。
            那道会移动的墙抬起手覆上我的脑门,一双狭长的眸子轻轻眯起,然后我听到耳边带着愉悦的声音:“又打算犯什么浑?”
            我正绞尽脑汁的想着要编什么理由解释,身后没有一丝心眼的小花脆亮的声音就传到了我的耳边:“宫主,影一说他只吃桂花糊。”
            “是吗?”揉着我南门的修长手指转到了下巴,主子看着我的眼睛问道,嘴唇毫不掩饰的扬起的弧度让我想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1-20 10:00
            谢谢大大!大大是神仙啊啊啊啊啊啊啊[幸福的昏过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1-20 22:57
              4.
                “主子,我,那个,还有急事我先走啦。”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慢慢的把下巴从主子的手上挪开,然后猫着腰迅速的……跑!
                后颈被冰凉的指尖触上,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一脸哀怨的转过了身:“那个,当然,主子的事比急事更重要。”
                主子提着我的领子把我转了个圈,皱了皱眉:“瘦了。”
                主子我不是老母鸡不用养肥了吃……
                我咧了咧嘴:“这不是太久没有见到主子导致我茶不思饭不想……”
                “你只吃桂花糊?”主子又一次打断了我的话,眨着他水灵水灵的眼睛笑着道。
                “不不不我是开玩笑的,主子你千万别……唔,唔唔!”光天化日之下,我羞愤的用手捂住了眼睛。
                主子就这么拎着我的衣领凑近我的口唇,顶开我的牙齿各种翻搅,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才退后了一些。
                我还捂着眼睛,就听到了耳边的轻笑声:“好吃吗?”
                我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啊呸谁要吃你嘴里的,再说你的嘴里已经没有桂花糊的味道了好吗?
                我砸了砸嘴,万分确认嘴里的确没有一点点桂花糊的味道,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捂着眼睛砸吧嘴的样子正被主子看在眼里。
                等我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捂着脸欲哭无泪了。
                主子哈哈大笑了两声,挥了挥手让一边目瞪口呆的小花出去,又提起我的领子把我提到厨房。
                一阵烤鸡的香味引得我不住遐想,然后适时的引起了肚子里的一阵乱叫。
                这个时候是吃呢还是吃呢还是吃呢?
                可是我该用什么理由吃呢?
                我还在捂着脸考虑的时候,就听到主子犹如天籁的声音。
                “吃吧。”
                再不去想其它的,一瞬间我化为一头饿狼扑向烤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1-21 10:30
                5.
                  当你时刻拥有一个阴晴不定的主子的时候,你会随时拥有以下觉悟。
                  主子是开心的但他下一秒可能会生气。
                  主子是生气的他下一秒一定会更生气。
                  不要拿主子的情绪当情绪,不要拿主子的恩赐当恩赐,但一定要拿主子的惩罚当惩罚。
                  主子就是个坑。
                  以上觉悟,在我吃烤鸡的时候被烤鸡吃掉了。
                  所以当我捂着屁股被一脚踹飞到地上坐着的时候,我还有一点懵。
                  我眼睁睁的看着脆皮嫩肉的烤鸡飞出我的手掌,“啪”得一声飞到了主子的脚下,它美丽的鸡身立刻染上一层灰溜溜的东西。
                  心痛得无以复加。
                  然而主子并不允许我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不过顿了两秒,就提步向我走来。
                  “发什么愣,让你领罚你领了吗?”主子刚刚还一脸笑的表情变得无比阴冷。
                  “是,属下这就去。”我慌忙爬起来跑向厨房门口。
                  一只手挡在了我的面前:“走什么门,你不是最会爬窗户了吗?”
                  “是是是,我这就去。”我躬着身子爬出了窗户,其间不小心把我心爱的烤鸡踹到了主子的鞋子上,果然一转头就看到了主子那张美丽的脸上沾满了吃了鸡屎的表情。
                  我还在寻思如果这个时候做个鬼脸,主子会不会激动得爬出窗子来打我,就听到厨房的门外传出酥得比鸡皮还油腻的声音。
                  “主子在厨房干什么?”小狐狸精显然很兴奋。
                  我悄悄掩去身影。
                  我道主子双面的转换速度为什么这么快,原来是新欢来了。
                  新欢面前,怎么容得下我这个旧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1-21 10:31
                  楼楼超优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1-21 22:15
                    这篇,好像以前也在发过?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1-22 08:11
                      6.


                        刑堂阴森森的,影刑恶趣味无限,明明刑堂不是建在地底,却硬要营造出地底的氛围,甚至刻意拿厚不透光的布遮住了所有窗子,在长廊中隔着十万八千米才能看到一个虚弱的火把。
                        不过这个时候我是万万不敢碎碎念的,摆好了笑脸看着火把下笑容阴森森的美人,尽力不让她看出我在打寒颤。
                        主子也是恶趣味,硬生生让一个女孩子叫影刑,培养出她阴森森的气质和血腥的爱好,让这么个好好的美人变成别人不敢欣赏的样子。
                        “又犯了什么事了?”影刑看到我把鞭子甩得啪啪响,脸上却是翻着白眼表示无趣。
                        主子的影卫无数,规矩自然森严,几乎每个影卫听到“影刑”这两个字就恨不得从房顶蹦下去。而在主子身边最不知轻重的就算是我了,影刑每次都兴奋的擦好了小刀子等着我来受罚,奈何主子太宠我竟一次又一次的让她空等,害得她对我在心里积下了深深的仇怨。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我跑刑堂的次数越来越多,竟是让影刑连抽我的兴趣都没有了。
                        不过我可不止望她能放过我,只能按规矩脱了衣服自缚在刑架之上:“任务失败,鞭刑五百。”
                        “你竟也会任务失败?”影刑拿鞭子抵着我的手臂,眼中满是惊讶。
                        我在心里翻了翻白眼,懒得开口告诉影刑那是怎样屮蛋的任务。
                        影刑也不多问,抓着自己宝贝的鞭子一脸打了鸡血的表情。
                        一道破风声从耳边划过,我下意识的就大叫出声:“阿阿阿,痛!”
                        下一刻嘴就被鞭柄堵住,影刑瞪着美目看着我,语气却无比粗暴:“叫什么叫我还没打呢,你什么时候能改改这个德行?”
                        我才不会告诉她,每次只要我叫得惨烈她的鞭子都会甩得轻一些呢。
                        虽然不能叫得让她心软,但是吵得她失了嗜血的兴致我也是很愿意的。
                        影刑也知道只要她一甩我就必叫,只能恨恨的继续她的动作。
                        我在一片惨叫声中看向了门边。
                        曾几何时,在主子还没有成为所有人的主子之前,他闯进了刑堂打倒了执刑的人把我救下了刑架。
                        “这么疼你怎么能忍着,以后你就叫出来,至少我听到还可以来救你。”
                        可是现在,任我叫破了喉咙,主子都不会出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1-22 16:02
                        7.
                          刑堂阴森森的,影刑恶趣味无限,明明刑堂不是建在地底,却硬要营造出地底的氛围,甚至刻意拿厚不透光的布遮住了所有窗子,在长廊中隔着十万八千米才能看到一个虚弱的火把。
                          不过这个时候我是万万不敢碎碎念的,摆好了笑脸看着火把下笑容阴森森的美人,尽力不让她看出我在打寒颤。
                          主子也是恶趣味,硬生生让一个女孩子叫影刑,培养出她阴森森的气质和血腥的爱好,让这么个好好的美人变成别人不敢欣赏的样子。
                          “又犯了什么事了?”影刑看到我把鞭子甩得啪啪响,脸上却是翻着白眼表示无趣。
                          主子的影卫无数,规矩自然森严,几乎每个影卫听到“影刑”这两个字就恨不得从房顶蹦下去。而在主子身边最不知轻重的就算是我了,影刑每次都兴奋的擦好了小刀子等着我来受罚,奈何主子太宠我竟一次又一次的让她空等,害得她对我在心里积下了深深的仇怨。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我跑刑堂的次数越来越多,竟是让影刑连抽我的兴趣都没有了。
                          不过我可不止望她能放过我,只能按规矩脱了衣服自缚在刑架之上:“任务失败,鞭刑五百。”
                          “你竟也会任务失败?”影刑拿鞭子抵着我的手臂,眼中满是惊讶。
                          我在心里翻了翻白眼,懒得开口告诉影刑那是怎样屮蛋的任务。
                          影刑也不多问,抓着自己宝贝的鞭子一脸打了鸡血的表情。
                          一道破风声从耳边划过,我下意识的就大叫出声:“阿阿阿,痛!”
                          下一刻嘴就被鞭柄堵住,影刑瞪着美目看着我,语气却无比粗暴:“叫什么叫我还没打呢,你什么时候能改改这个德行?”
                          我才不会告诉她,每次只要我叫得惨烈她的鞭子都会甩得轻一些呢。
                          虽然不能叫得让她心软,但是吵得她失了嗜血的兴致我也是很愿意的。
                          影刑也知道只要她一甩我就必叫,只能恨恨的继续她的动作。
                          我在一片惨叫声中看向了门边。
                          曾几何时,在主子还没有成为所有人的主子之前,他闯进了刑堂打倒了执刑的人把我救下了刑架。
                          “这么疼你怎么能忍着,以后你就叫出来,至少我听到还可以来救你。”
                          可是现在,任我叫破了喉咙,主子都不会出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1-22 16:03
                          8.

                            疼,好疼。
                            原本影卫是不可能熬不得刑的,不知怎的了,最近却是越活越回去了。
                            我恍恍惚惚的想起很久以前,主子沉着***上着药的时候,我还没这么娇贵,一边疼得抽气一边龇牙咧嘴的笑着满口胡言,直说得主子无语的再也生不起气来才罢休。
                            今非昔比,我看着刑堂的长廊尽头,一边叫得厉害,一边随时准备收声。如果,如果主子真的来了,我总不能让他知道我如此无用。
                            直到拖着松垮的步子走出了刑堂,我还以为能看到主子愧疚的身影。
                            ……还真被我看到了。
                            主子一身白衣,站在刑堂外的大榕树下,长发一半披散在肩头,一半被银色的发带束着,光影下眼神带着一丝丝的慵懒。
                            不要用你那一脸刚睡好的表情看着我好吗?难道这才短短五百鞭的功夫,你已经和那个小狐狸精……睡了?
                            我一脸便秘般的悲愤欲绝。
                            我在原地站了很久,才看到主子渐渐走近,太阳有些大了,我竟然晕眩的觉得主子的脸上是真的带着愧疚的。
                            “委屈你了。”主子轻声说。
                            我有点晕,当然不是因为主子的这句话,而是因为太阳太大了宝宝太娇弱了→_→
                            于是我龇牙咧嘴的笑了笑,谨慎的向后倒了下去。
                            可不能碰到主子,弄脏主子的衣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1-22 16:03
                            ♡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1-22 17:21
                              还是熟悉的优秀和心动啊啊啊啊啊啊好爱沙雕文,沙雕但是**高得一匹好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1-23 12:0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11-23 12:12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1-23 12:13
                                    爱了爱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1-23 12:13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1-23 22:34
                                        呜呜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1-23 22:34
                                          大大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1-23 22:35
                                            10.


                                              隔壁的狐狸叫声响到了后半夜,捂着被子也不能隔绝那酥麻的叫声。
                                              我在被子里狠狠磨牙,小狐狸肯定是故意的,捏着嗓子叫出来的声音简直不能更讨厌了。
                                              眼角有点涩涩的,我瞪大了眼睛。
                                              每次都是这样。
                                              稍微的亲密之后,主子就会对小狐狸更加热情。
                                              自从小狐狸来了以后,主子就再未对我圈圈叉叉,每次不经意的点火之后,都会迅速把我推开。
                                              有几次,花前月下衣衫半解之时,我明明看得到主子眼中的情=皿=欲,但不过片刻的功夫,主子就推开了我面色冷静。
                                              然后当夜,隔壁的房中必定会响起小狐狸的叫声。
                                              甜蜜勾人,婉转缠绵。
                                              我有点不懂主子了。
                                              若是恩宠,为何要如此做态,上一刻嘴角勾着笑,下一刻就毫不犹豫的甩刀子。
                                              若是厌恶,又为何要时时做出那喜爱的表情,为何总要给我一点甜头。
                                              我尝不得多少甜头,可是每次都掺了刀子的甜头,我不知能坚持几次。
                                              我记起出师之后来到主子身边的前一夜,师傅对我说的话:“记得,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只是个影卫,你的命是主子的。”
                                              我的命是主子的。
                                              小狐狸尚是宠姬,对着主子能抱怨,能撒娇,可我不行。
                                              主子的怨要好好受着,主子的罚要咬牙忍着,主子的甜头,要感恩戴德的收下。
                                              我竟生了怨,有了犹疑,是对主子的大不敬。
                                              罪过罪过,掌管所有影卫的影一,怎么能犯这等低级的错误。
                                              我模模糊糊睡去,缩在被子里想要隔绝一切声音。
                                              我竟有些想念影刑的鞭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1-23 23:28
                                              去翻了旧贴的我提醒大家,一定记住这是双重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1-23 23:57
                                                ps大大不打算写几个番外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1-23 23:58
                                                  dd, 好看的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1-24 12:17
                                                    9又被吞了嘤嘤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1-24 13:50
                                                      再次表白我超爱的大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1-24 13:51
                                                        补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1-24 21:17
                                                          11.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每天都是辣么无趣。
                                                            主子很有性^趣的每天和小狐狸精花前日下谈情说爱,花前月下弹琴作^爱,小日子过得无比惬意。
                                                            可怜了我这个小影卫,白天陪着他们爬山游水蹭得灰头土脸也就罢了,到夜晚还不能安生,挂在树上一边喂蚊子一边数着主子已经第几次了。
                                                            小狐狸该试探试探,该栽赃栽赃,该陷害陷害,折腾了一大段时间后,总算失去了玩我的兴致,开始一心一意的和主子秀恩爱。
                                                            秀恩爱死得快。
                                                            我挂在树上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在幻想中庆祝小狐狸终于在主子威猛的抽插下折腰而亡。
                                                            当然,更多时候我希望那个折腰而亡的能是我→_→。
                                                            虽然更多的可能是我被影刑抽断了腰→_→。
                                                            因为小狐狸近期的“安份”,我去刑堂的次数直线下降,到最后影刑苦于没人练手而逮着我喝酒解闷,趁着这个机会我尝了多少年主子都没赏赐给我的酒,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件好事。
                                                            一切都好像没什么问题,可出于影卫的第八感,我直觉最近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会有什么事情咧?
                                                            最好是主子突然察觉小狐狸只是激情不是真爱,愤然把他赶走然后抱着我痛哭思过。
                                                            然后我就勉勉强强原谅主子,勉强用胳膊做他的枕头表现我的宽容大度。
                                                            我听着小狐狸销魂的叫声,睡在树上想着。
                                                            这设想让我兴奋了几秒不能停。
                                                            当然设想是美好的,现实是主子还在抱着小狐狸纵横驰骋。
                                                            这么个秀恩爱的法子也不怕分分钟^精^~尽^人亡→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1-24 21:18
                                                            12.

                                                            影卫的第八感可不是说着玩的。
                                                            挂在树上听着鸟叫的我突然听到了书房里摔茶杯的声音,刺溜一下就站在了书房外,心中绷紧的一根弦隐隐的就要断了。
                                                            书房里只有主子和小狐狸,通常他们都会躲在书房干一些没羞没躁的事情,不过这次我可不认为他们是不小心碰到了桌子上的茶杯。
                                                            “进来。”主子冷冷的声音从房里传来。
                                                            我打了个寒颤,主子可好久都没有这样发怒了。
                                                            小心翼翼的推门进书房的,除了我,还有影刑。
                                                            我有些纳闷,影刑这个时候不呆在刑堂,跑到这里撞什么枪口。
                                                            我朝影刑龇牙咧嘴的使了个眼色,影刑无视了我直接走到了主子面前。
                                                            主子坐在书桌前,除了盛怒的脸色,看不出什么不平常的地方,倒是小狐狸缩瑟在主子怀里,看到我更是恨不得把头埋进主子怀里。
                                                            平常可不见他这么怕我,难道我扎小人诅咒他的样子被他看见了?
                                                            影刑永远都比我会抓重点,她只是看了一眼地上的茶杯,就走到桌前拿起了茶壶。
                                                            “有毒。”影刑说了两个字,就静静的退到了一边。
                                                            有毒?
                                                            我看着书桌上的茶壶,玉白的颜色,小巧的样子,这是主子最喜爱的茶壶,里面泡着只有主子才能喝得到的茶。
                                                            区区不才,除了会武功这一点之外,唯一的优点就是会泡茶了,是以主子的专属茶壶,就只有我一个人能碰。
                                                            我抬头看着主子,耳边响起小狐狸的话语:“主子说想喝茶,我,我本该自己去泡的,可是我想主子喝惯了影一泡的茶,所以才......我,我竟差点害得主子丧命。”
                                                            小狐狸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这一句话,倒是十分的妙,既指认了凶手,又委屈得惹人宠爱。
                                                            我吸了一口气,不辨不驳的看着主子。
                                                            说到底,我也只是个影卫,哪有在主子面前洗冤的资格。
                                                            主子看着我,他月白色的衣服上染湿了一块茶渍,看得我不经咋舌。
                                                            这种料子的衣服染上了颜色该多难洗吖。
                                                            主子显然不知道我在神游什么,只是看着我,像是等待着什么。
                                                            整个屋子都只有小狐狸抽泣的声音。
                                                            良久之后,主子才收回了视线,看着地面上的瓷杯碎片不明意味的冷笑了一声。
                                                            “不是影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11-24 2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