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手拥幸福吧 关注:8,988贴子:25,196
  • 20回复贴,共1

二百六十六话 上爬的炎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那是一副,有如虚伪的演剧一般的光景。让每次呼吸都会发出呜咽的身体坐下,菲洛斯.特雷特咽下了口水。喉咙一动,疼痛就在四肢上奔跑。但。她像是忘记了这事一样,只是注视着眼前的光景。在那里,有两个摇晃的影子。

一方,是魔性的爆炎。是魔性化作了人类,还是人类成为了魔性?那曾经,只是自称罗佐的人而已。

魔性举起一只手的话,仅此周围就会被炎热的狂风吹拂。那与自然的火焰相差甚远,也不是因为施术而产生的。那实在不是为了能为人所用而造出的东西。

那只是因贪图人命而被放出的暴威。每当那东西轻轻展开手掌就会撕裂黑夜。甚至可以说是夜晚本身被烧焦了。

同时,从那魔性的指尖,炎蛇露出了獠牙。蛇散发着火星,露着凶猛的獠牙在空中飞行。简直像是火焰自身拥有了意志一样。而且那还有好几条,从罗佐的手中掉了出来。

不可能。无论是魔术还是魔法。都没听说过能产生出拥有意志的魔。只有在神话和民间故事的领域里,这种事才有可能。那个魔性可以说是那样的存在吗?

菲洛斯.特雷特睁开了**的白色眼睛。然后,代替无法动弹的嘴唇,在胸中继续说道。

——那么,与那个神话中的存在相对的,又是什么呢。

紫光与绿色的影子一同奔驰着。划破天空放出的斩击,直接撕裂了炎蛇的下巴。

一次,两次,三次。每当火焰的波纹降到他的身上,他就挥起紫电之剑斩飞炎蛇的头颅和下巴。菲洛斯看到,那眼中仿佛有着和罗佐相同的热度。

恶德之人,路易斯。那就是与魔性相对,但仍然继续挥舞着刀刃之人的名字。

菲洛斯.特雷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看着什么了。疑问的波浪一个劲地在脑中摇动。

直到刚才还在牢狱中等待死亡的自己,被那个恶德抱起带走,然后现在被强行展示着这个不现实的戏剧。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实话,有种自己被恶魔踢死,然后做着这种梦的感觉。也真是,讨厌的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21 22:35
    但,只有袭击着她身体的讨厌的疼痛,在诉说着这不是什么戏剧,而是现实。菲洛斯.特雷特感受着白色眼睛被勒紧一样的感觉,颤抖着指尖。在她脏腑深处的,只有,悔恨。

    为什么。我在被那个恶德抱着的时候,没有试图更加用力地挣脱那只手呢?被那种任性的男人随心所欲地对待,屈辱也要有个限度吧,自己在心慌意乱什么呢。

    菲洛斯.特雷特这个人,无比地高傲,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被那份骄傲所囚禁的人。脱离了自尊的行动或者举止,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正因如此,也没办法难看地挣扎。

    作为统治者的自尊,始终束缚着菲洛斯.特雷特。但是,直到她临死之时,都没有将其舍弃。要问为何,那份自尊是她在那义理的家庭里,亲手定下的誓言。又怎么可能舍弃呢。

    所以,她直到现在也没有憎恨鞭打自己,将自己打入了监牢的罗佐。虽然有好恶的感情,但她本质上是不足以作为统治者的。她没有对,市民们憎恶的选择。

    但是。那个恶德,路易斯不是市民。

    本来,他就是理应去憎恨的敌人。可以去憎恨的敌人。想到这里,菲洛斯.特雷特的嘴唇,扭曲的摇动了。

    是啊。那是敌人。应该去憎恨的存在。正因如此,她尽情的想象了——啊,多么可恨。胸中焦急。想要勒紧那脖子。损坏了的白眼,好像要喷出热量来了。

    眼前展现的剑戟,即将迎来结局。

    即使罗佐操纵炎蛇和火柱,也全都被那紫电阻挡住了。路易斯一下一下的挥击,简直像是在说他知道火焰的处理方法一样。像是过去曾和同样的存在战斗过的动作,成就了那把剑。

    剑打碎了熊熊燃烧的火焰,那副光景马上就逼到了那里。路易斯的双手,横扫着挥下了剑。

    ——这么想着的,瞬间。一直描绘着精细线条的紫色,微微的,抖动了。菲洛斯.特雷特看到了,睁开眼睛的路易斯的身姿。

    发生了,什么。在旁边看完全搞不懂。但是,他确实有一瞬,停下了。是在那个间隙,放跑了魔性的蛇们吗?

    眨着眼睛。菲洛斯.特雷特再次睁开眼的瞬间,映入视野的,是右臂被炎蛇吞噬的,路易斯的身影。

    心脏,很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21 22:36
      「――、啊!?」

      右臂,被从宝剑上弹飞。火焰之牙,有咬进了肉里的感觉。那已经超越了炎热,疼痛的界限了。是身体中丢失了什么,渐渐腐朽的感触。脚在那里踩歪了。

      为了不放过这个空当,咬着右臂的蛇夸张地张大了下巴。是打算直接把右臂撕碎吧。

      不好。强行驱动腰部,挥舞左臂。然后以挖出右臂的气势,将宝剑刺进了炎蛇。炎热和尖锐的疼痛,同时打碎了右臂。

      最后的瞬间,炎蛇像是嘲笑一样迸出火花,身体四散在了夜中。

      看着被解放的右臂安心了下来,因为疼痛和灼热,呼吸变得杂乱了。咬紧牙关,脚踢屋顶反射性地与罗佐保持了距离。

      眼睛,凝固了。右腕几乎没有力量。恐怕不能立马用得上吧。能不碍事地下垂就已经是极限了。

      但是,危险的还不是这个。

      右臂之外能轻易地感受到,炎蛇獠牙的热度。咬紧的臼齿发出了扭曲的声音。

      心脏,在发热。像是现在就能燃烧起来的程度。

      不由得,漏出了呜咽。口中吐出的吐息,已经可以认为是火焰本身了。

      喉咙被烧灼,肺部有烂了的感觉,不是从外部,而是从里面啃破身体,这样的感触。将好像要倒下的脚,拼命地扎进了屋顶。

      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到发火为止,时间花的真长啊。你的身体是在被什么守护着吗,仇敌啊。」

      罗佐敲打着红砖,说道。可以看到他寄宿着燃烧的火焰的身体,向这边靠近的样子。认定已经不需要炎蛇了,罗佐也没有挥动手臂,迈步向前行进。

      说实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能确定的只有,这份炎热是罗佐的招数。那么,就只能先杀了他了。无事的左臂,紧紧握住了宝剑。

      瞬间,燃尽一般的感觉,从身体内侧沸腾了开来。眼睛,睁开了。

      「那份热量已经不是我的,而是你的东西了。路易斯.布里甘德」

      像是嘟囔着一样,罗佐说道。简直像是吐出来一样,继续着话语。

      「只要身为人类,胸中就会抱有憎恶吧,就会羡慕过什么人吧。那即是火焰。火焰必定会将人烧尽。」

      构成罗佐的火焰,再次喷发,燃烧了起来。不变的是那双眼眸,依然像是渴望着什么一样,闪耀着光辉。

      「我的仇敌啊。你跟我是一样的吧,那么就烧尽一切吧。毕竟这世界上,仇恨的燃料实在是太多了。」

      和那句话同时,心脏燃烧了起来。视野,摇晃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21 22:36
        感谢大佬,265被吞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1-21 23:11
          大佬,标题好像又错了。
          有时候这作者会写出些不明意义的东西,就像第二段结尾部分,菲洛丝看到路易斯被火蛇咬了,心脏很热,不明白为啥是心脏很热,是心被攥紧了的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1-22 00:24
            嗯………266以后就找不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1-22 08:1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1-22 08: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1-22 10:27
                  感谢分享


                  回复
                  10楼2019-11-22 11:31
                    大哥,265不见了,你个人里面没有,求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1-23 16:57
                      。。为啥你们都说265被吞了我也没设私密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1-23 17:16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1-24 22:39
                          给大佬递茶


                          回复
                          14楼2019-11-26 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