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瓶吧 关注:36,684贴子:555,226
  • 4回复贴,共1

巨短 择枝而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今天是个好日子。
小鸟在唱歌,小花在轻语——等等,这种小学的手法似乎无法表现出这是个好日子。
那么什么可以定义成一个好日子?
小鸟在唱歌,小花在轻语...又回到这个贫瘠的描述上来了。

对于黑瞎子而言,这不太算一个好日子。
因为他接到了陈皮阿四的订单。
下斗,似乎不是一件很好玩的事——至少桀骜如黑瞎子,也并不全为了寻求刺激而日夜和鬼鬼混在斗下面。
为什么说不全是呢?
毕竟还是有一点啦。
那为什么说不全是呢?
这就是一个有趣的话题了。


张起灵睁开眼睛。
满目皆是苍白的天花板。
他认真地盯着它看了一会儿。
嗯,和他平时看的不是同一块天花板。
然后他就像没事人一样重新闭回了眼。
原因是不远处突兀的脚步声,以及飘散到已经可以轻嗅到的血腥味儿。
只是很可惜的,由于对血腥的过于敏感,他似乎忽略了什么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味道。
再然后他陷入了更深的沉睡。

黑瞎子暗自后悔自己出门前没有给自己算过一卦。
或者其实是他忘记了看黄历呢?都有可能。
但是,自己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回过那个破四合院了。
嗯,合情合理,合情合理。
等等,描述的对象应该不再是黑瞎子,而是另一个藏在岩石阴影下的人。
那人一身黑衣,看不清眼神,只露出一缕明显没有来得及压下去,或者说不曾被关心过的黑色头发。
随意地吹了一声口哨,黑瞎子咔的一声拉下了枪的保险杆,冲藏在暗处的人喊了一句:“不出来的黄花大闺女要成筒子勒~”其声音中带着的轻佻无不透露出来。
而躲在后面的人却硬生生从中听出了一丝疏远与默然。
似乎这已经是发生过无数过的事情了。

张起灵犹豫了一下,便索然从藏身之处站了出来。
倒不是说这声音有多动听使他情不自禁想探望其声音的主人有多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而是他听出了一份他不该熟悉的感觉。
这不该。
他与这个世界的链接,已经断在了吴邪死亡的那一天。

那颗略微颤动了一分的心脏,依然强劲有力的跳动着。
即使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抵住了他的脑袋。
张起灵并没有多么慌张。
因为他的古刀顺势压住了对方的喉颈。

然后他那双不似世人的毫无人间气息的眼对上了对方的眼。
不对,不能说是眼。
那是一副墨镜。

恍惚中,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带着叹息的好久不见。
这似乎是一副早已见过的场景。
然后他失去了知觉。

黑瞎子的日记
10月23日,阴
今天哑巴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22 22:32
    ???我的排版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22 22:32
      当场死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22 22:33
        私聊你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12-06 22:03
          回下私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2-12 2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