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文字角色扮演吧 关注:505贴子:17,844
  • 0回复贴,共1
冬天,樱花开了。
久那独自坐在雪堆上,背靠着粗壮的樱花树,看着眼前的飞雪与樱花一同飘落,看着樱与雪在半空交融,看着樱花落在地上,化作墨状的斑点。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就连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抱着“想看看雪花和樱花共舞的样子”的想法,就一个人跑了出来。
不过,没人能拦、也没人敢拦着她就是了。
这位女子没有姓氏,只是给自己安上了樱井家初代家主的名字,便永远地居住在了这座要塞中,再不踏出城门一步。
没有人在乎她会不会感冒或是着凉,毕竟她是一个没有温度的人——是真的没有温度。无论什么时候,她周围的温度都会比其他地方低上不少。
久那便只是孤零零地坐着,没有人在意她,也没有人在乎她想做什么,为什么会跑到那种地方。
这时,一名男子走到了樱花树下。
“......”
他身着一袭单薄的紫色和服,手上撑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也是一副根本不怕冷的样子。他只是走到久那旁边,看了久那一眼,没有说话。
“?”
眼前的景色突然被挡住,久那抬起头,略带困惑与些许愤怒地看了男子一眼。
这个人,她认得的。
那是下一任家族候选人中优势最大的人,直接称他为家主也没什么问题,因为他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其他候选人几乎毫无竞争力,剩下的便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除此之外,久那也是樱井的剑术导师。不老的她看着樱井长大,看着他从少年成长为青年,看着他的心灵如预料中的一样变冷。
“你挡到我了。”
对于眼前这位即将继位家主的男子,久那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敬意。
“哦。”
对于眼前这位族规明确规定要表示尊敬的女子,樱井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敬意。他只是再上前一步,撑起伞。
久那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她并不关心飘落在自己身上的雪花,只是注视着眼前的天空,也根本不把旁边的樱井放在眼里。
樱井也知道,自己如果就这样一直站着,很快就会引起别人不必要的关注。没有等很久,他便开口说道。
“明天我就要继位了。”
“恭喜。”
樱井瞟了久那一眼。与这寒冷的飞雪相比,樱井的眼眸还更加清冷一些,像是春季刚刚融化的冰雪,冰冷无比。不过,水总是柔和的,他的眼神中,也罕见的带了些许温柔。
“你也要出席。”
“我知道。”
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樱井收起伞,往房间方向走去。
他不会停留很久,他也不知道久那是否明白自己的意思,甚至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专门找久那说这种事情,更不知道自己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
樱井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他现在很烦躁,很少见地感到了烦躁。
作为一名绝对冷静的剑士,镇魂激流的操纵者,他向来都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心境,除了这次。
继位族长一事简直要了他的命。
所谓族长,更像是个吉祥物,表面上风光无限,实际权力却并没有多少,还是会成为家族内部势力的傀儡。这一点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了。
但,作为上一任族长的长子,尽管樱井很不乐意,他还是被以族长的标准培养了起来,即将成为下一任傀儡。
而族长是代代相传的。基本上,就是从上一任族长的后代中选出一个最能打的,然后推上去,作为一个打手,也作为一个具有威慑力的傀儡。
简直就是铐在樱井本家脖子上的枷锁。
樱井将伞放在了架子上。
他所厌恶的,究竟是什么呢?
是那群大贵族趾高气昂的态势?是自幼年开始就接受的各种非人训练?是即将面对的一大堆繁琐事务?
樱井不知道,他只知道这种反胃感自很久以前开始就缠绕着他,而在最终考核的前一天,也就是今天,这种厌恶感几乎要满溢出来,令樱井感到暴躁至极。
放下伞时,他有一瞬间想要捡起这把伞,用它来神不知鬼不觉地刺杀家族元老,然后逃出这个鬼地方。万幸,这次樱井依旧保持了一直以来的理性,没有做出冲动的事情来。
抓住在颤抖的右手手腕,做了两个深呼吸,樱井朝大厅走去。穿过这里,才能到达最里面的他的房间。他们这些候选人的房间都在家族的最深处,作为“最重要”的人被保护起来。
嘛,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么布置的目的是什么。
时间尚早,大厅里只有一些在装修场地的工人。继位仪式没有彩排,争夺家主位置的人们要在此处进行决战,最后胜出者为王,继续接下来的程序。通常而言,这个仪式都会做好多手准备,毕竟长老们也不确定谁会成为家主,他们也不关心成为家主的人是谁。
只是,这次不大一样。樱井可以看到一些工人在运送写了自己名字的牌子。长老们已经基本确认了樱井未来的命运,除非他突然思想出了问题,不然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和他同台竞争的资格。
自己未来的命运,似乎尽在这帮长老的手中,他们都已经看到明天的自己会怎么样——毫无悬念地击败其他人,然后成为新一届的傀儡。
轻轻冷笑了一下,樱井穿过大厅,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他需要一个人静静,仔细思考一下。
家臣却拦在了他的路上。
“少爷,您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任务,之后又是任务。樱井每天都必须完成指定的任务和训练,从不例外,就算明天自己就要继位家主摆脱这些无意义的垃圾时间,今天他依旧只是一个候选人。
“我连在最后一天静静都不行么?”
“不行的,少爷。”
眼前的家臣一脸憨厚地说出了欠揍的话。樱井轻轻挑了挑眉毛,他可以在这里就打这个自己看不顺眼的一顿,但这除了泄愤以外什么都改变不了,况且,对方也只是来混口饭吃的而已,没有必要。
尽管极度不情愿,樱井还是带着一如既往的扑克脸,提着刀,去了训练场,继续着那些早就失去原本意义的训练。
今天久那没有来。或许她是在樱花树下睡着了吧,反正也没人敢去叫醒她,她迟到一两次也并不奇怪。
在枯燥的剑法套招训练中,樱井那异于常人的感官能力帮他捕捉到了一墙之外的长老们的声音。
“你明天就展开死寂,让其他候选人进行纯体术对决吧。”
历来,樱井家都严禁随意展开死寂。
“反正那个元素精灵也已经没用了。”
因为死寂会抹去久那的存在,就算她的实力已经远非强大可以形容,在死寂面前,她依旧是那么的柔弱。
想来,久那也确实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准确来说,自从樱井家从她身上得到使役镇魂水的方法后,她就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若不是尚有权力的初代家主拼死维护,她早就已经被赶走了吧。
她太随性而又太强了,这样的人留在家族里,只会成为一个定时炸弹。
久那能够以老师身份存在的基础,那天下无双的剑术也已经被樱井所继承,樱井本身对镇魂水的操纵能力也是出神入化。可以说,樱井恰恰成为了敲碎久那生存基础的最后一颗石子。
“不要偷懒。”
就在樱井走神时,那熟悉而严厉的声音再次响起。
久那一边看着远方的风雪,一边说道,目光不曾在樱井身上停留,可她能感受到樱井的心境和情感。
接受过镇魂水洗礼的樱井早就失去了正常人的情感波动,不过或许正是因此,作为源头的久那才能感受到这位使者的心灵吧。
樱井还没回过神来,呆呆地站着。见状,久那直接拔出自己的佩刀,斩向樱井的手臂,逼得后者仓促地后退一步,组织起不像样的防御来。
“你心境紊乱,无法对突发事件做出有效的反应。”
久那说着,身姿已经如蝴蝶般冲向了樱井。她向前踏出一步,对着樱井防御的漏洞就是一记突刺。
樱井再次后退一步,转腕挑开久那的刺击后,抡起打刀斜劈向久那的肩膀处。
“你步伐紊乱,防御不精——”
久那继续评价着樱井的反应,从容地用打刀细窄的刀身偏斜开对方的劈砍。
“斩击无力——”
紧接着,她一个猛冲来到樱井面前,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太弱了。”
樱井却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保持着攻击被偏斜后的姿势,看着眼前久那绯色的眸子,一动不动,也根本不害怕久那锋利的刀刃。
久那,不知为何也没有了动作。她只是继续将刀贴在樱井的脖子上,看着他碧蓝色的双眼,一动不动。
如此近的距离,两人甚至都能感觉到对方冰冷的呼吸,他们的气息交融着升上天空,只留下沉默而停滞的两人。
他们的身体贴在了一起,也能隐约察觉到对方稍有加快的心跳,就是双方看起来都不愿意率先做出反应,做出让步。两个高傲的人碰在一起,大抵就会演变成这种局面吧。
“......”
久那移开了自己的刀锋,但并没有离开樱井身边,也没有移开自己的视线,继续看着对方的眼睛。
“你藏了心事。”
“没有。”
“是什么让你这么害怕?”
“我从不害怕。”
樱井闭上了眼睛,他不想被久那这样审讯,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展开。他转过头,看向别处,并后退了几步,重新握紧了手中的刀。
“......”
见状,久那也没有多说什么,她提起自己的刀,同样后退数歩。
“今天我来做你的对手,权当最终测试。”
她提起刀,指向了樱井。
“做好觉悟了么?”
从不说谎的樱井第一次说出了违心的话。
“来吧。”
他举起刀,指向了久那。
镇魂水使者间的战斗往往会打的难解难分,他们的反应速度让他们可以支撑很长一段时间,但全程被压着打就很少见了,尤其是对于樱井来说。
他被持续压制了几十个回合,最后被久那一刀连人带武器一起打飞了出去。
久那走到樱井面前,将刀尖顶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是这样教你的吗?”
“......”
樱井没有回话,反倒是突然发难,双手抓住刀身,反把久那向后方抛去。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困兽反击,对久那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她在空中优雅地翻身,稳稳地落在地上。
“是什么让你变弱了?”
久那皱了皱眉头,她不明白自己最强的学生为什么会打成这个样子,明明以前还能勉强跟自己64开,怎么今天就被全程按着打了?
她也看得出樱井现在的精神状态很奇怪,但她的高傲不允许自己给予他太多的关怀,便只是收起刀,转过身。
“今晚吃过饭后就到这里等着,我必须给你布置点额外的训练。”
说完后,久那便迈着轻盈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出了训练场。樱井捡起自己的刀,现在他的脑中依旧是一团乱麻。
想不通自己是怎么回事,樱井收起刀,回了房间。
经过大厅时,他看到给各种人物用的座椅都已经摆了出来,这次,属于久那的位置格外华丽。
他不敢在外面过多的停留,快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将刀挂了起来,正襟危坐在房间中央,开始冥想。
那异于常人的听力,再次让他捕获到了外面人们的交谈声。
“接下来我会教导新人如何将镇魂水汇聚做武器,樱井家需要更多卫兵。”
久那的声音,让一种莫名的悲痛感涌上了樱井的心头。樱井不明白伤心是什么感情,他只是感到痛苦,只是感到喘不过气。
他摇了摇头,试图屏蔽自己的听觉,专心于冥想。
但越是冥想,越是任凭时间流逝,他就越是感到心痛。他总觉得若是自己不做些什么,很快就会发生让自己后悔一生的事情。
可,他究竟该怎么办?
本应稳定心神的冥想,却促成了樱井的迷茫与混乱。他失去了方向,只是焦躁不安。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呢?为什么自己会感到痛苦呢?明明成为傀儡只是让自己厌烦,可是这份苦痛的来源,究竟是什么?
樱井想不明白。他向来都是一个极度理性的人,不曾被不切实际的情感支配内心,对于这种事情,他毫无经验,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感情被钝化的自己,会遇到理性和冷静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时,久那突然推开了他的房间门,看了他一眼。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相汇,没有言语,樱井也不知道久那这个举动是怎么回事。
但从久那的眼神中,樱井似乎读到了什么。
她粉红的双眸里,尽是说不完的哀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久那的眼中也出现了悲伤的色彩,或许从执教樱井那天就是这样了吧,只不过她往往用极致的冷漠粉饰自己,从不让他人看到这份情感。
那么,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这么做?
门被合上,久那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可仅仅是那一闪而过的悲哀,就让樱井明白了许多。
久那早就知道自己无法久留,她只是不会背叛樱井家,就算命陨于此她也不会有任何怨言。她早已做好了死的觉悟,不会对自己的死感到悲伤。
那么,悲伤的来源又是什么呢?
时间过得很快,晚饭后,久那在训练场顶着风雪等了很久,却没有等来樱井。凭她对樱井的了解,樱井绝不是一个喜欢爽约的人。
就在久那准备动身去找樱井的时候,一条水龙从家族的另一头腾空而起,发出震天动地的咆哮。那也是樱井的咆哮。
既然久那不愿反抗樱井家,那么,就由我来当这个叛徒吧。
樱井直接冲入宝库,砍翻两个守卫后就夺取了其中存放的宝刀,雨咲。等到族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樱井已经杀到了大门处。
为了遏制樱井强大的远程能力,卫兵们第一时间就展开死寂,企图以人数优势在近身战中直接拿下樱井。但他们自己心里也知道,樱井继承的是谁的剑法。
在已经下定决心的樱井面前,不存在能与他抗衡的对手。
一下午的时间能让樱井想明白很多事情,自己究竟厌恶什么,究竟害怕什么,以此下定决心,化身为战场上的杀神。
既然是家族在操弄自己的命运,那就摧毁家族,让他们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自由;既然是家族要残害自己的爱人,那么就放逐家族,让他们无法再对两人指手画脚。
我太傻了。这是樱井唯一的想法,他太蠢了,早就该意识到这种事情,意识到自己真正的情感了。他早就该舍弃自己最后的一点懦弱,放手一搏了。
樱井家,养出了一头自己无法控制的野兽。他们错误估计了这个男人的实力,在这种无法迅速组织起人员的突击之下,他们溃败的很惨。
死寂解除之后,樱井表现得更是凶残。镇魂水灌入他的体内,化作蝴蝶的翅膀在他身后绽放,随之而来的,就是吞天沃日的水之巨龙。与樱井的破坏力相比,那近身的缠斗能力根本不值一提。
“撤出这片区域,去找好负责修理的工人。”
久那踏着轻盈的步伐,走向了战场,吩咐着,一如以往的家主。
“把他交给我。”
久那举起刀,指向了空中的樱井。
樱井提起刀,指向了地上的久那。
无言,只留那咆哮的巨龙驱散闲杂人等。
待到周围安静了下来,樱井才撕碎自己的翅膀,降落在地上,拖着刀,走向久那。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过来阻止我的。”
久那将刀在手中打了个花,走向樱井。
雪花混杂着樱花飘落,为两人创造出了一个绝佳的战场环境。
久那握紧了手中的刀。
“今天我来做你的对手,权当最终测试。”
他们向对方冲去,激起地上的积雪。雪花与樱花在空中共舞,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只能看见刀光剑影,只能听见刀剑之间的碰撞声。
“你的速度变慢了。”
这次,轮到樱井评价久那的动作了。他一击压下久那的刀,顺着久那的刀身斩向她的手臂。
久那侧闪一步,刚稳住身形准备回手刺向樱井,对方就用刀压制住自己的刀,把自己的刀往天上推去。
“你步伐紊乱,防御不精——”
未料到樱井的行动如此迅速,久那只得后退半步,反身一刀横斩向樱井,以攻代守 。
“斩击无力——”
理所当然的被樱井弹开后,樱井再次上前一步,一刀刺向久那的肩膀。
而久那在这个时候微微侧过身子,争取反应时间后把刀拉回到身边,用打刀小小的圆盘护手挡下了这一记突刺,并借着脚下顺滑的冰雪向后滑出一段距离。
樱井空挥一刀,刀尖指向地面,转过身,面向久那。
“是什么让你变弱了?”
久那看向樱井,浅浅的笑了。这一笑让樱井愣神,他从不知道这个女人会笑,更不知道她笑起来会那么美。
衬着着漫天的风雪与樱花,久那此时宛如画中的花仙一般,淡淡地笑着。
她带着笑容,冲向了樱井,轻声说道。
“做好觉悟了吗?”
这一次,樱井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他迅速整理好姿态,准备好迎战久那。
又是一轮交锋,但樱井能感觉出来,久那的心思已经不在战斗上了。
最后一次偏斜开久那的刀锋后,樱井挥刀斩向了久那的腰部,然后发力,将刀刃停止在久那的身体前方
——本应该是这样的。
出乎樱井意料的是,久那主动迎了上来,就算他反应迅速及时将刀收回,久那的腰部依旧被他所伤,渗出了淡紫色的血液。
樱井顿时慌了神,他赶忙丢下刀,上前抱住了久那。久那倒在他的怀中,脸上却依旧带着笑容。
“来,杀了我,然后离开这里吧。”
久那,早已做好了死的觉悟。她知道自己明天就会死在这里,但她也不能容忍自己背叛樱井家,那么,就用自己最后的一点生命,成全樱井的自由吧。
其他的怎么样都好,自己对樱井的感情能不能传达到也无所谓。樱井已经砍伤了自己,可以把自己留在这里,然后脱身离开,再也不回到这个伤心的地方。自己刚刚也特地驱散了其他人,以绝对的自信表明了自己处决樱井的决心。
没有人会来了,这是久那为樱井争取的最后的一点时间。通往自由的漏洞已经被久那撕开,樱井要做的,就是趁漏洞关上之前,从这里出去。
可他做不到。
樱井只是搂着久那,坐在冰天雪地之中,没有任何动作。
“快跑啊,你是笨蛋吗?”
久那急了,她不知道樱井在等什么。这一刻,她听不清樱井嘈杂而混乱的心声。
她拍打着樱井的身体,但樱井只是抱着她,不让她过分挣扎。
直到,被重新集结起来的卫兵赶来。这种真正的卫兵部队就是樱井无法抗衡的了,他擅长混战,但这种正面战场他也无力回天。
樱井捡起自己的刀,抱着久那,站了起来,将刀架在了久那脖子上。
“听好了,你,现在是我的人质。”
樱井带着久那,向前走了一步,卫兵就跟着后退了一步。尽管久那在长老眼中不值一提,然而在这些普通的卫兵面前,久那是他们所有人的教官,他们同样尊敬着久那。
面对樱井的挟持,他们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
“你作为樱井家的一员,拼死对抗了家族的逆贼,虽然成功重伤对方,但自己却被抓住,被挟持为了人质。”
久那的血染遍了樱井的身体,让他看起来也像是伤痕累累的样子。
樱井感受着怀中久那的心跳,将刀轻轻压在了久那的肩膀上,偷偷地咬了一下久那的脖子。
随着水龙的一声咆哮,末代家主樱井村正绑架走了初代家主樱井久那姬,这将计入樱井家的家史,成为永远的屈辱的一页。
但,这已经和得到解脱的二人,无关了。


回复
1楼2019-12-07 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