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终末了吗很忙...吧 关注:41,445贴子:923,997

【同人警告!】【PARALLEL ACT出品】Daydream(艾斯个人汉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领取你们的圣诞礼物


回复
1楼2019-12-24 18:1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24 18:15
      卷首语
      这是基于《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的二次创作小说。
      如果在叹月的原初之兽创造的世界里,不只有威廉和奈芙莲,还把珂朵莉吸收了进来,会发生什么呢?以此为前提创作的故事。
      虽然主要写威廉和珂朵莉,但是奈芙莲戏份不少,说她是女主也不为过(手动)。
      他,她们,真的能获得幸福吗?毕竟这是《末日三问》世界观下的故事~(手动)。
      以及,最后附上了珂朵莉与莉莉娅的Audio Comment,还请好好享用。


      收起回复
      3楼2019-12-24 18:16
        译者序
        首先感谢露露缇雅的时代组织策划本次活动,以及好友阿轮赠送的实体书,让我有机会接触到同人社团PARALLEL ACT的作品。平日同人文见得很多,但正儿八经地印成实体书属实是霓虹人才会干的事情。《末日再问》行至第八卷,菲奥德尔·诸葛孔明不在的日子里少了很多乐趣,于是我试着翻译霓虹的同人换换口味,听说这本书里面有糖、有婚礼、什么都有,还是挺有意思的。绝对不是因为阿轮附赠该社团另一本18X同人小说我才接的。
        关于PARALLEL ACT大家可以前往下面网站:
        HTTP我就省略了 p-actsakuranejp/PARALLEL_ACT/ (表情全部替换成点)


        收起回复
        4楼2019-12-24 18:20
          里面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玩意儿,可以看出这个同人社团非常痴迷于《俺妹》的作品。也喜欢根据IF线开展作品本体不会踏足的剧情。



          这本书很适合刚看完动画急着问接下来小说该从哪里看起的人群。剧情基本平行第一部第四卷内容,能让珂学家品味简简单单地甜腻与幸福。看完之后还可以回头去跟第四卷对比。不过,好孩子看到第三章结束就不要往下看了。如果你准备好了,就请欣赏第二部新作出来之前这难得的闲暇吧。


          回复
          5楼2019-12-24 18:23
            目录
            第一章,养育院里沉睡的美少女
            第二章,梦一般的日子
            第三章,归返
            第四章,可以让我在这安家吗?
            第五章,后记


            回复
            6楼2019-12-24 18:23
              第一章,养育院里沉睡的美少女
              1.
              『……爸,爸爸。醒醒,爸爸。』
              『……』
              令人怀念的声音闯入了意识中,最后一次听到这声音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呢?随着大脑的思考,声音主人的身份浮出水面。本应再也不可能听到的声音,就在这里听到了。
              啊啊,是梦吗……
              不过,身上真实的压迫感让自己醒悟这并不是梦。
              挺起身躯,
              『好痛……』
              趴在身上的某人滚落到地上,提高分贝地抗议道。这次的声音是已经见怪不怪了的,并非多少多少年之前,而是仅仅数日之前刚听过的声音。这样的抗议到底听过几次了呢?
              『老是突然起身害我摔下来,威廉你应该小心一点吧。』
              『不,首先这不是压在别人身上睡觉的人该说的话。』
              不管自己说多少遍,她大概也不会听进去。
              「太好了,挺有精神的样子呢。虽然我很清楚你们有多担心珂朵莉桑,但现在不好好休息可不行哦。」
              『什?』
              站在眼前的令人怀念的面孔,爱尔梅莉亚·蒂夫纳。五百年前本应死去的<女儿>就在身边。
              开什么玩笑!?
              脑中涌出无数疑问。而且刚才爱尔梅莉亚还提到“珂朵莉桑”……
              环视房间内部,看见了床上安眠的珂朵莉。
              摇摇晃晃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地靠近。战战兢兢地窥伺她的面庞。
              没有错。
              『珂朵,莉……』
              本应与<兽>浴血奋战,最终力尽倒地的少女,在那里安睡着。


              回复
              7楼2019-12-24 18:25
                2.
                『开饭了。』
                『在那放着吧。』
                『你那样说是又打算不吃饭了?你这样会体力不支,而且做饭的爱尔梅莉亚也很可怜的。』
                『说的是呢,真是抱歉呐。』
                威廉将关注的目光从珂朵莉的睡颜上移开,转向桌子。奈芙莲把端来的饭菜在桌上摆好。菜单内容令人怀念,全是威廉喜欢的口味,他深知其中饱含了多少对威廉的担心。
                『对珂朵莉的担心,我跟你是同样的,不过,我也很担心威廉。』
                『不好意思、』
                这是管理者的失格。
                掰碎面包,沾上汤汁放入口中。美味,且令人怀念的;不知有多少年没有尝过,本应无法再次品尝的味道。不知为何,他又在这里吃到了。
                『威廉,这里是哪?』
                『寇马各市外的佛里纳养育院,是我的故乡。』
                『威廉的故乡,在地面上?』
                『没错。』
                『那,这里是地面上?』
                『对的。』
                『不是被毁灭了吗?』
                『是的,你也看见了吧,那些废墟。』
                『那就是这里,可这里……』
                『家好端端地在这里呢。』
                是啊。
                威廉降落到了地面上,走在完全变成一片废墟的寇马各市里,还去了只剩下地基的养育院遗址。
                可是,这里不知为何,家好端端地在这里。不仅如此,爱尔梅莉亚在这里,孩子们也在这里。本应在五百年前死去的孩子们都活着。虽说是五百年的事情,但在威廉的记忆里与两年前没什么区别,跟记忆里别无二致的她们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
                『人类没有灭亡吗?』
                『那是毋庸置疑的吧。即使没有灭亡,爱尔她们也不可能活着,我们这些人可没那么长寿。』
                『威廉还活着。』
                『我是被冰冻了。』
                打倒黑烛公后,威廉五百年前被冰封了。解冻是两年前的事。
                『那,那些人是怎么?』
                『不知道。有可能是恶魔展现出的梦境。』
                『梦境?』
                『对,展现让人心情愉悦的梦境,以梦中世界的住民的精神为食粮。我以前也有被色恶魔捕获,与其战斗的经历。』
                『那是怎样的战斗呢?』
                『这个嘛……』


                回复
                8楼2019-12-24 18:26
                  威廉觉得这不是能跟小孩子说的东西,就没再说下去。就算奈芙莲不是小孩子,因为太羞耻就更不能告诉她了。
                  『总而言之,恶魔向我们展现了幸福的梦境,并且在蚕食我们的精神。无论如何都要击倒它们,从梦中世界逃出去。』
                  『既然是威廉的梦,为什么我也在这里?如果是我的梦,为什么威廉会在这里?而且珂朵莉也在。』
                  『那些家伙,把两到三人拖入梦中的手段也是有的。』
                  『可是,离开梦境就好了吗?』
                  『你在说什么呢?想被吃掉吗?』
                  『……你看。』
                  奈芙莲站起来,把自己的外套解开,现出只穿内衣的样子。
                  『这里,有‘深潜的第六兽’造成的伤口。』
                  她指了指左前腕和右上腕,那儿肌肤光滑没有一点疤痕。
                  『这里,还有这里也是。因这些伤势死去的话,不受控地打开妖精乡之门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威廉也脱掉了自己的上衣确认。老旧的伤口还在,新伤口一道也不见了。威廉的身体本已千疮百孔,即使什么都不做也会到处作痛,然而现在却一点都感觉不到了。
                  靠近床铺,掀开珂朵莉身上的毛毯,身着内衣的她横躺的模样展露在眼前。虽然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呼吸,体温也很低,像死去一般面无表情,但她的确活着。手腕上找不到任何外伤。试着把肩带拨开,也没有发现任何伤痕。按理来说那儿应该是被(第六兽)触手扎穿过的。
                  『要是梦醒来的话,我们肯定会直接死掉的。我不认为我们会以这种无伤的方式醒来。』
                  『可是啊……』
                  如奈芙莲所言,或许在梦中活着也不失为一种幸福。哪怕最后的结局是被恶魔吞食,恐怕也是没有痛苦地,安详地被吃掉吧。要是梦醒了,等待他们的也只有悲壮的死。
                  可是,
                  威廉看着珂朵莉安静的面容。


                  回复
                  9楼2019-12-24 18:27
                    那是种虽然没有死去,却也不能称为活着的状态。明明威廉他们都被吞进来了,为什么唯独珂朵莉是这种状态呢?既然伤口治好了,肯定希望珂朵莉就这么醒来,可她并没有。会不会是恶魔能操纵得了这个世界的身体状态,却影响不了精神呢?
                    假如珂朵莉带着笑容起来了……是不是要对抗恶魔回到现实中去呢?要是回到现实中的话,或许珂朵莉又会那样,沉睡着死去。又或者起来的时候,珂朵莉的笑容会因痛苦而扭曲,饱受着折磨中死去。
                    「爸爸,奈芙莲桑。饭吃完了吗?」
                    爱尔梅莉亚来取餐具了。
                    「你在干什么!?爸爸!!」
                    『嗯?』
                    确认了当前的状况。这个男人掀起了熟睡少女的内衣,正在鉴赏着她的身体……
                    「等,停一下!爱尔!我只是在确认珂朵莉的伤势!」
                    「那样的话交给奈芙莲桑就好了吧!」
                    「不,要是我不亲自确认的话……」
                    「不可以!」
                    『莲,救救我!』
                    威廉从帝国语切换成了大陆公用语向莲求助。
                    『嗯,想要确认没有伤口的话,只要看手腕就足够了。』
                    『不对,那是不够的吧。』
                    明明身体被触手咕砸咕砸地穿了几个洞。
                    『爱尔梅莉亚,威廉完全没有愧疚的心情。对如果那个性格要强的珂朵莉来说,她会更开心的。(译者注:因为被当作成熟的大改改?)』
                    虽然感觉被莲出卖了,但微妙的有点为自己辩护的意思,太好了。
                    「在说什么根本听不懂!」
                    对了,爱尔梅莉亚不懂大陆公用语。
                    「总之,爸爸请出去!」
                    从没听女儿跟他说出这种话,威廉只得乖乖离开房间。


                    回复
                    10楼2019-12-24 18:28
                      3
                      「呜哇!?」
                      睁开眼睛,视野被一张脸占据了。威廉反射性地高声大喊并且起立。
                      确认了状况,威廉趴在珂朵莉床沿睡着了,而奈芙莲正面朝着威廉的脸均匀呼吸。
                      威廉想起自己一直在看着珂朵莉,不知不觉间睡着了。旁边的奈芙莲则黏上来了。
                      本来醒着的时候应该靠在背上的,结果睡着了就跑到脸边上了,这家伙。
                      奈芙莲睡得还很香。显而易见她活得好好的。
                      珂朵莉会醒过来吗?还是就这样一直沉睡下去呢?妮戈兰说过,精神崩坏的黄金妖精取回意识这种事是奇迹,是前所未有的。
                      既然如此,珂朵莉再次醒来的可能性就很低了。而对无法醒来的珂朵莉的关注一直持续着,捕获他们的恶魔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是要享用他们的痛苦吗?那么为什么要把舞台设定为五百年前,威廉的故乡呢?其中有矛盾的地方。
                      『嗯……?』
                      奈芙莲睡醒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站起身。
                      『早上哈……早上好,威廉。」
                      中间直接从大陆公用语改成说帝国语。
                      这个死守规矩的家伙,睡得迷迷糊糊就的时候不小心暴露了母语了吧。
                      『早上好。你为什么要睡我脸上啊?』
                      「因为威廉要坏掉的亚子,在你身边是我的使命。」
                      威廉的大陆公用语被轻描淡写地无视了,奈芙莲用帝国语答道。
                      不过,回答还有点不准确,是因为还没有习惯帝国语吗?
                      只是身侧的话,趴在背上就足够了。贴到脸上来的话,不如说心脏都要吓坏了。
                      「下次拜托睡在不会吓到我地方。」
                      「嗯。我会妥善处理的。」
                      应该没问题了,虽然奈芙莲有时候会做些无厘头的事,但她也是说过的事会遵守的孩子。
                      「珂朵莉怎么样了?」
                      「如你所见。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奈芙莲瞥了一眼珂朵莉的睡颜,又看向这边。
                      「威廉你相当疲倦了。最好稍微休息一下。」
                      「不,可是……」
                      「珂朵莉是我的挚友。我也有看护的权利和义务。」
                      「是嘛,对哦。」
                      珂朵莉和奈芙莲,是比威廉相处过更长时间的挚友。应该不需要担心。
                      「从现在起两人轮流看护吧。」
                      「我知道了,那我去休息了。」


                      回复
                      11楼2019-12-24 18:28
                        远望珂朵莉的睡颜,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改变。
                        奈芙莲把威廉的后背当成椅子靠背,读起了书。
                        虽然奈芙莲加入到了看护行列之中,但威廉没打算完全交付给她,在一起的时间又增多了。结果轮到她的时候就变成她在读书,威廉自己的精神负担毫无改变。
                        比起那些,这对一人看护珂朵莉劳心劳力的威廉的是很有力的支撑。如果只有威廉一个人,他会越陷越深,把自己逼上绝路吧,奈芙莲在身边就会缓和不少。或许她真正的意图就在这里吧。
                        「威廉,这本书上有恶魔的记载。」
                        「唔。」
                        最近奈芙莲从市民图书馆借了书来读。原来就是小书痴的她,对充满未知书籍的图书馆可以说如沐甘霖。
                        如果这里是以威廉的记忆为蓝本构筑的世界的话,图书馆的书籍应该不会超出自己的知识范围。可是,奈芙莲找到了大量超出威廉知识范围的书籍。还有,那些到底是五百年前真正存在的书,还是因恶魔听凭恶魔捏造出来的书,威廉无法判断。
                        「色恶魔,会给被捕获者展现性的梦境,将快乐……」


                        回复
                        12楼2019-12-24 18:29
                          「啊~~~~啊~~~~!别再念下去了!」
                          「威廉说过跟他战斗过。到底是怎样的战斗呢,我想知道。」
                          「那本书上写得很详细吧!」
                          「只有书本上的知识是不够的。有实际作战经验的人的话很重要。」
                          「啊那个怎么说呢。对你来说还是太早了。」
                          色恶魔展现的梦境不是能跟小孩子说的东西,更不是男人给小女孩讲的东西。
                          「唔。我是‘成体’妖精。已经是大人了。而且,威廉跟他战斗时又是几岁呢?」
                          痛楚突如其来地袭击。
                          所谓妖精的成体只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而已。绝非性的或者成熟的意味。但,战斗确实被世间普遍认为是大人的事情。而且……
                          「十四岁。」
                          「跟我只差一岁。」
                          没错,威廉作为准勇者参与过一小段时间的战斗。而他相较身边的普通士兵不在一个段位上的强大,是被周围的人视为大人,在那种情况下与色恶魔战斗的。成堆的裸体女性蜂拥而上的梦里,正直思春期的威廉彻底沦陷了。好不容易将其击退后,有段时间威廉完全无法直视自己同伴里的女性。那真是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那,让我验证一下吧。」
                          「?」


                          回复
                          13楼2019-12-24 18:29
                            威廉还在想着她在说什么怪话,背后的触感突然消失了。背后的奈芙莲站了起来,接着传来衣服摩擦的声音。
                            她这是要干嘛?难道说,
                            回过头一看,奈芙莲一直穿着的斗篷早早脱下,下身穿着的连衣裙也在往下撸。
                            「你要干什么?」
                            「欧尼酱,我再也忍不住了。让我做一回女人吧。」(译者注:你也事机凯种?)
                            「……」
                            奈芙莲脱完了连衣裙,以只穿着内衣的样子棒读台词。
                            她身着基本纯白,但点缀着些许蝴蝶结的可爱衬裙。感觉确实是小孩子的内衣。
                            「你兴奋吗?」
                            「不,完全没有。」
                            即便是小孩向自己逼宫,威廉只当奈芙莲是要去洗澡了。
                            「那个,哪儿学的?」
                            「图书馆的书。」
                            不愧是市民图书馆,各种书都有呐。
                            「不觉得,色气吗?」
                            「不觉得啊。」
                            令人不安的提问。
                            「因为胸,的原因吗?」
                            「你在说什么呢?」
                            「威廉喜欢巨乳吗?」
                            「所以你到底在说啥!?」
                            奈芙莲一边轻捏自己的胸一边问道。
                            「胸明明只是肉块而已。你喜欢那样的肉块?」
                            「不是那回事!」
                            「唔……明明对兰就兴奋了。」(译者注:色气单位兰抖露可,已知一兰可使威廉兴奋)
                            「那家伙也不是那样的胸吧。」
                            那家伙的身材虽然也一副贫相,但有种奇妙的色气感。她的声音,她的气场,
                            「那,为什么会对她兴奋呢?」
                            「那是……因为声音吧。」
                            「啊哈~嗯啊」
                            「……不是那样的啊!」
                            所以说着棒读的台词是感觉不到任何色气的。
                            「玩笑就开到这里吧。」
                            「原来是在开玩笑吗!」


                            回复
                            14楼2019-12-24 18:30
                              错一步就擦枪走火的玩笑还是赶紧停下吧。
                              「有想到个让珂朵莉醒来的方法。」
                              「有那种方法吗?」
                              迄今为止除珂朵莉外没有从精神崩坏中苏醒的案例。而那时珂朵莉苏醒的原因也不清楚。也就是说让她醒来的方法完全没有头绪啊。
                              「我不知道,所以得试试。」
                              「原来如此。」
                              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说能试的办法都要试。
                              「王子的吻。」
                              「嗯?」
                              「睡美人,在王子的吻下建苏醒是自古以来的传统。」
                              「你在哪看的?」
                              「妖精仓库的图书室。」
                              回去要把藏书彻底查一遍呢。
                              「不过,总比什么都不做好。因为是心上人的吻,说不定能发挥指引魂灵的作用。」
                              非常浪漫主义的想法,不过没准正因其浪漫主义能被珂朵莉GET到。
                              「试试,看吧」
                              「撒,~上,咯」
                              「你那语气,跟蔫了一样。」
                              「不要在意我。」
                              「……比起那些,你要将这副样子保持到什么时候?」
                              奈芙莲还是只穿着内衣的样子。
                              「威廉看见我的内衣不会兴奋,所以没有问题。」
                              「说是那样说啦!」
                              被爱尔梅莉亚看见的话又要误解了。
                              总之,再看珂朵莉,刚才那些对话没有让她的表情有任何改变,还是那么地冰冷。威廉弓起腰,慢慢把脸靠近珂朵莉。


                              回复
                              15楼2019-12-24 18:31
                                4
                                少女独自一人走在昏暗的废墟中。在这个冷寂的地方,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不知何时天花板的距离更低更近。原本周围墙壁上的人工加工的物件,逐渐变成了自然转化而来的东西。现在与其说是废墟,不如说是洞窟?
                                少女在前方发现了淡淡的亮光。靠近之后,一个被冰封起来的,有着鲜红色头发的小女孩出现在眼前。她胸前留有巨大的伤口。明明穿着洁白可爱的连衣裙,却因为被胸口周围染上的赤黑,让人光看着就能感受到痛楚。
                                ——这个女孩,好像见过……又好像没有……
                                『欢迎回来,你很努力呢。』
                                回过头,有着鲜红色头发的女生在那微笑。她的岁数似乎比自己稍微大些。头发的眼色,还有脸型,与冰封着的小姑娘有点相似。有种见过几次面的感觉。
                                ——努力了,是什么?而这里,是要回来的地方?
                                感觉气氛不对。
                                『是哟。因为库托莉是我的东西。』
                                ——我是你的?
                                『是的,因为你是从我这里诞生的。』
                                ——艾陆可?
                                这个名字浮现在脑海里。
                                『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稍微想起来一点。
                                没错,她想起来在同一个地方见过更小只的她。
                                『因为在这里,成长了,稍微变大了些。库托莉也比以前更大了吧。』
                                小女孩这么说着,莞尔一笑。
                                『我见过很多人的梦,与很多人一起生活。』
                                那是指谁呢?她不觉得这个洞窟里能住那么多人。
                                『库托莉也要一起来吗?』
                                ——欸?在这里?
                                『嗯嗯,大家都在的世界。』
                                ——大家?
                                『大家就是大家,很多人都在哟。是对很多人努力的奖励。』
                                那到底是什么?
                                ——啊……
                                在思考了这个问题之后,击倒成堆的<兽>的记忆复苏了。竭尽全力战斗,守护了威廉和奈芙莲的记忆,还有其他的,都像浪一般涌来。


                                回复
                                16楼2019-12-24 18:32
                                  5
                                  在唇尖马上要碰上之时,眼前感受到了他的气息。因为这意料之外的气息导致身体反身性地动作,视野开阔起来,珂朵莉的脸清晰可见。
                                  她缓缓睁开眼睛,只回复了些微的生气。像带着面具一般没有表情,仍然是那不变的微笑。
                                  「……」
                                  威廉沉默着。喷涌而来的情感让他发不出声音。
                                  『我回来了……』
                                  纤细,但毫无杂质的珂朵莉的声音。
                                  『珂朵……莉……』
                                  『威廉……』
                                  『欢迎……回来……』
                                  威廉终于挤出了一点声音。
                                  『终于又,见到你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当然是因为相信她会醒过来才一直看护在身边的。不过,对她再也醒不来的恐惧还是有的。
                                  威廉有过几名同伴,在战斗负伤之后,保持着再也没有醒来的呼吸被捞了回来。
                                  『你,太乱来了……』
                                  『因为有乱来的人在呢。』
                                  啊啊,是啊,自己是乱来了。在濒死状态下战斗,是为了帮助大家。从空中坠落,是为了救奈芙莲。按常理来说早就死了不知几回了。
                                  这家伙也乱来的很。一人单挑几百头<兽>。一般来说死定了。
                                  『奇迹……发生了两回。因为是梦吗?』
                                  珂朵莉把脸转向自言自语的奈芙莲,再次见到了她的挚友。
                                  『莲……为什么只穿着内衣?』
                                  微笑的表情与眼神变味了。
                                  『别在意,威廉之前就没在意。』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珂朵莉转而睨视着威廉。
                                  『这是奈芙莲自作主张,』
                                  『你觉得这该怪奈芙莲!?啊……』。
                                  稍微抬了下头,径直倒在了枕头上,或许是有些头晕。因为沉睡的时间相当长,现在仅仅是醒过来,就让体力降到了极点。
                                  『你给我记着,之后,我……』
                                  『睡着了。』
                                  这次的睡脸,有了不一样的表情。虽说还是没什么血色,但可以看出是在好好休息了。
                                  『总之莲你啊,快把衣服穿上。』
                                  『知道了。』
                                  这次莲很老实地听话,也没有改说帝国语了。
                                  『那么,我去煮碗汤吧。莲,拜托你看着珂朵莉喽。』
                                  『嗯。』
                                  睡得香甜的珂朵莉,鬓角出现一丝青发。


                                  回复
                                  17楼2019-12-24 18:33
                                    第二章,梦一般的日子
                                    1.
                                    『好吃。』
                                    『真的嘛。』
                                    『可是好羞耻。』
                                    『那让莲代我来喂?』
                                    『不,就这样。』
                                    因为双手还未恢复到可以动的程度,所以让威廉代劳,把汤喂进珂朵莉嘴里。
                                    『我还想吃更多。』
                                    『忍耐一下吧,吃太急的话胃会受不了。』
                                    汤里的东西比较少,且被细细地碾碎了,口感很柔和。对于几天没吃东西的人来说,不能唐突地喂她吃固体食物。
                                    『呜……』
                                    珂朵莉扮作苦相。
                                    『别闹别扭啦。』
                                    『嗯……』
                                    即便有半分是水的热汤,珂朵莉也喝不了一半。
                                    『好的,休息吧。东西一段一段地慢慢吃。』
                                    威廉把碗递给奈芙莲,扶着珂朵莉的背慢慢让她躺下。
                                    『能把手给我握握吗?』
                                    『变得爱撒娇了呢。』
                                    『不挺好的嘛,反正就今天。』
                                    『啊啊。』
                                    (译者注:工具人爱尔梅莉亚持续挂机中)


                                    回复
                                    18楼2019-12-24 18:36
                                      『似乎变得能吃了呢。』
                                      几天后,珂朵莉恢复到了能像普通人一样独立地吃面包喝汤的程度了。
                                      『好像差不多能出去走走了呢。』
                                      『再做一点行走练习吧。状态好的话我就带你去市内逛逛,这个我出生和长大的城镇。』
                                      『那个先不提,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指?』
                                      『这里,是哪儿?』
                                      『啊~之前虽然提到过,这里,是五百年前,我生活的时代的地面。』
                                      虽然之前也有说明过,但仍然无法理解的样子。
                                      『总之你晓得是过去就行了,人类还存在的时候。』
                                      爱尔梅莉亚已经跟珂朵莉打过了招呼,而且也帮忙照看过她。还有别的小孩跑来玩的,不过被叮嘱了这里是病人的房间要安静。
                                      『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呢?是穿越时空了吗?虽然我也看过那样的故事。』
                                      『多半不是那回事。』
                                      奈芙莲在一旁嘟囔道。
                                      『你还记得在车前草号上与<兽>战斗时穿的什么吗?』
                                      『记不得,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穿着护翼军的制服。可是在这里醒来的时候我身上穿着的是私服。』
                                      奈芙莲把自己的衣角捏起来给她看。那是她一直穿着的紫色披肩。
                                      『那是珂朵莉穿着的衣服。』
                                      奈芙莲指了指衣架,上面挂着珂朵莉一直穿着的衣服。她现在在床上穿的是睡衣。
                                      『若是穿越时空的话,我们肯定穿着我们最后穿的制服。所以这里不是现实,是梦中的世界。』
                                      『梦中世界……那么,这是我的梦?还是大家都在做同样的梦?』
                                      『那就不知道了。没准是乱成一团了。』
                                      『根据与梦魔战斗过的家伙们所述,两者皆有可能。我倒是有被拖入我一个人的梦境的时候。』
                                      在场的目光聚焦到威廉身上,静候他的经验之谈。


                                      回复
                                      19楼2019-12-24 18:39
                                        『梦魔?』
                                        『诱导人们陷入梦境,以其灵魂为食的家伙。没准还活着呐。』
                                        『在地上?』
                                        『嗯?』
                                        『在只有<兽>的世界里,生活了五百年吗?它们是小吃?还是<兽>不袭击它们呢?』
                                        『这也是有点奇怪呐、』
                                        在浮游大陆群,从未听说过有梦魔存在的事。他曾以为五百年前,跟人类一起灭亡了。
                                        现在想想最近老是在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阿拉,珂朵莉已经起来了?汤怎么样了?」
                                        「啊,爱尔梅莉亚……桑。」
                                        「不要勉强为好哦。珂朵莉是病人。」
                                        「放心吧。珂朵莉也说了汤很好喝的。」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
                                        爱尔梅莉亚步入房间。珂朵莉还不会说帝国语。只能勉强听懂一些名字,稍作回答。很多话要由奈芙莲代为回答。
                                        『莲,你为什么懂人类的语言?难不成,我一直在睡?』
                                        『语言本身是让兰教的,又看了几本书,然后听听说说就习惯了。』
                                        『你倒是教我啊。』
                                        『了解。别担心,人类的语言和我们的没那么大差别。』
                                        因为大陆公用语是史旺推广的。
                                        『没关系,平时自说自话不也挺好吗?反正从这梦里醒来就用不上了。』
                                        『我,我想学会你的语言嘛!』
                                        『是,是么。』
                                        在浮游大陆群生活的时候珂朵莉没有过说让自己教她——倒是奈芙莲有说过要教——嘛,是心态变了吧。
                                        「不过,珂朵莉桑能醒来真是太好了哇。挨过敲脑袋吧。不要紧吧?」
                                        『诶诶,哆……』
                                        威廉告诉爱尔梅莉亚狠敲脑袋才能让她醒来。因为真相是他们生活在未来,被梦魔吞噬才来到这里这件事没法说。而且,他们也不想在梦中世界告诉别人出现了<兽>以及人类灭绝的事情。


                                        回复
                                        20楼2019-12-24 18:40
                                          <兽>出现的时期肯定是这段时间左右。那时爱尔梅莉亚到底怎么了?历史书当然不会记载这间小小的养育院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说,珂朵莉醒来真是太好了。脑袋不要紧吧?』
                                          『脑袋?』
                                          这种说法听起来好像珂朵莉是脑袋有点奇怪的人一样。
                                          『莲,你倒是说清楚一点啊。珂朵莉,我告诉艾尔她们我敲过你的脑袋你才醒来的。而且跟她们说了没问题的。』
                                          『啊啊,这样啊。没关系我没事。』
                                          「她说她没事哦。」
                                          「是嘛,太好了。」
                                          因为本来就没敲过头,所以没有关系。精神崩坏相较而言倒是更棘手,不过现在也没法说明啊。
                                          「不过,珂朵莉桑的头发可真漂亮啊。鲜艳的红色,各处又点缀着苍蓝。」
                                          「苍蓝?」
                                          听到这话的珂朵莉看了看自己的头发。虽然整体上是鲜红,但有几处发尖呈蓝色,那是珂朵莉原来的发色。之前都没注意到变成这么多了。
                                          「虽然莉莉娅酱的头发也是红色,但你的红发更漂亮呢。啊咧?爸爸你怎么了?」
                                          威廉撩起珂朵莉变蓝的头发。
                                          『啊……』
                                          那缕头发也进入了珂朵莉的视野,慢慢地眼中浮现出泪滴。
                                          『我的,头发……』
                                          对珂朵莉来说,那决不是她喜欢的发色。既艳丽,能搭配的衣服又少。可是那也是十四年来一同度过的发色,是记忆逐渐消失之时一同失去的发色,如今又回来了。
                                          珂朵莉将自己的头发揽过来,确认了变蓝的部分。她的泪水满溢而出,同时,她感到蓝色的部分扩散开了。


                                          回复
                                          21楼2019-12-24 18:40
                                            2.
                                            「阿拉爸爸,这是黄油蛋糕?」
                                            「啊啊,因为珂朵莉恢复到能下床走路了,所以用来祝她快点康复,而且,也是祝贺她能够归来。」
                                            「归来?」
                                            「祝她从遥远的地方归来。」
                                            虽然这里不是她的故乡,但威廉指的是她从精神崩坏的彼方回到威廉他们身边,为了这个才烤黄油蛋糕的。
                                            「回来就烤黄油蛋糕庆祝什么的,感觉像是珂朵莉和爸爸也做了那样的约定呢。」
                                            是的,威廉和爱尔梅莉亚也做了同样的约定,在威廉的生日这天烤黄油蛋糕。爱尔梅莉亚做的黄油蛋糕乃世间极品,口味远在威廉之上。
                                            难得回一趟养育院,威廉其实很想吃爱尔梅莉亚做的黄油蛋糕,但现在不行。虽然拜托她来做没啥问题,但今日要做的这蛋糕,不方便拜托他。
                                            「可是做这么多,珂朵莉桑能吃得下吗?」
                                            「不止珂朵莉,我也做了大家的份。不然一起吃一块蛋糕太闹腾,珂朵莉会因为顾虑选择不吃吧。」
                                            「吼嗯。你倒是挺懂嘛。」
                                            「啊啊。那么,拜托你帮忙把大家叫过来吧。」
                                            「好~滴。」


                                            回复
                                            22楼2019-12-24 18:42
                                              餐厅里孩子们欢乐的声音混在一团。
                                              「虽然爸爸做的蛋糕也很美味,但爱尔姐姐的要更美味!」
                                              这类耿直的感言四处纷飞。
                                              没错呐。爱尔的手艺是无法匹敌的。
                                              「没关系。威廉做的黄油蛋糕十分美味。」
                                              「吃一次爱尔做的黄油蛋糕吧。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那我就期待下咯。」
                                              这家伙也很耿直啊。
                                              细看两眼珂朵莉,她的头发已经有接近一半转变成蓝色了。难道说会就这样全部变回蓝色么。
                                              「怎么样?」
                                              「太好吃了。我还要吃。」
                                              虽说两人之间对话时用大陆公用语也没关系,但因为被奈芙莲要求必须只说帝国语。托她的福,珂朵莉的帝国语已经很熟练了。
                                              「是嘛。那你也尝尝艾尔的——」
                                              「威廉做的就好……」
                                              「这样啊,(小声说)我会把蛋糕拿到房间去的。」
                                              威廉在珂朵莉耳边悄悄说道。虽然在餐厅吃过了,但珂朵莉不是那种会在孩子面前大快朵颐的人。
                                              「不用啦。」
                                              「为了给你庆祝嘛,尽情吃呗。」
                                              「珂朵莉,收下他的好意吧。」
                                              「……知道了。」


                                              回复
                                              23楼2019-12-24 18:42
                                                奈芙莲和珂朵莉吃完蛋糕,法尔科那群男孩子们开始打量起她们。
                                                「呐,姐姐们很强吧。」
                                                「很强?啥子意思?」
                                                「嗯。」
                                                一时不知所措的珂朵莉,被塞了一把玩具剑。
                                                「耶,教教我剑术吧!」
                                                「我吗?」
                                                珂朵莉交替看着威廉和孩子们。
                                                「去试试吧。」
                                                「可是,练剑的事不是让威廉来教更好吗?」
                                                「这样可以顺带训练下身体的活动呀。」
                                                「既然你这么说了……」
                                                两人一边牵着孩子们的手一边走向门外。


                                                回复
                                                24楼2019-12-24 18:43
                                                  即便是大病初愈,她也是受过威廉剑术指导的,最强的妖精兵珂朵莉。孩子们的攻击都被她轻易得架开。威廉想象着这些孩子们中或许会出几个将来的准勇者后辈,感慨不已。可是,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这些孩子们五百年前就全都死了,已经没有将来了。
                                                  「嗨!快停手!!」
                                                  在威廉一边想着这些事一边眺望远方的时候,不知不觉剑术训练变成捉鬼游戏了。孩子们意识到剑术上敌不过她,貌似开始用搓泥巴扔她的方式进攻了。应该是孩子长大了才学会用的战术吧。
                                                  被追着满地转悠,渐渐地一身都是泥。
                                                  这下爱尔要发火了呐。


                                                  回复
                                                  25楼2019-12-24 18:43
                                                    换衣间变得热闹非凡。
                                                    「嗨,快点把衣服脱下来!」
                                                    「好了啦!我自己会脱的!!」
                                                    「嘴上说的好听,你这不是完全没脱的意思嘛!」
                                                    男孩们四处逃窜躲避着被拜托帮他们脱衣服的珂朵莉。只要珂朵莉抓住衣服边缘要往上掀,他们就会死死按住进行抵抗。
                                                    「法尔科也快脱掉。」
                                                    「好啦!好了啦!」
                                                    奈芙莲也蹲在法尔科跟前,逼迫其进行更衣。
                                                    「不脱掉的话不能进浴室。」
                                                    「我之后会脱的啦!」
                                                    「不行。现在马上脱掉。」
                                                    奈芙莲猛地一把拽下法尔科的衬裤。
                                                    「哇~!!」
                                                    「啊♀……」
                                                    「啊♀……」
                                                    衬裤和内裤被一同拽了下来,不可避免地露出了里面的东西。一看见那个,奈芙莲就叫出声来。她这一叫害得珂朵莉也叫出声。两个人长这么大第一次见欧金金长什么样。
                                                    黄金妖精只有女性。因为是自然产生,所以也没有父亲。之前接触过的男性都是军人,而且都只是在村镇擦肩而过。当然都是穿着衣服的。
                                                    「呜哇啊啊啊!!」
                                                    法尔科的脸熟透了大声喊叫起来,连上衣都忘了脱就飞奔进浴室里。其他的少年们也慌慌张张跑进去了。
                                                    剩下两个黄金妖精无言地面面相觑。


                                                    回复
                                                    26楼2019-12-24 18:43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了吵闹的声音,爱尔梅莉亚出现在更衣室。
                                                      「呃,欸,欸哆……欧,欧金……」
                                                      「欧金?」
                                                      「刚脱下衣服,大家就跑进浴浴室池了。」
                                                      奈芙莲代替音都发不圆的珂朵莉说明道。
                                                      「阿拉,他们害羞了呢。明明到前几天为止还一起洗澡的,最近都说不要了。」
                                                      「跟他们一起,进去洗!?」
                                                      「对呀?」
                                                      明明自己刚才自己也要一起跟进去洗澡,珂朵莉这时才突然意识到他们是异性的事实。然而,爱尔梅莉亚仍然把他们当孩子看待。
                                                      「虽然很寂寞,但孩子们都逐渐长大了呢。」
                                                      虽然眼神意味深长,但爱尔梅莉亚还只有十四岁,年纪比珂朵莉还小。然而,她却有如此豁达的胸襟,这让珂朵莉颇为惭愧。在那些年幼的妖精面前,也应该作一个这样的大人。
                                                      「很抱歉珂朵莉桑还有奈芙莲桑,你们在孩子们之后洗澡可以吧?」
                                                      「嗯。」
                                                      「没问题。」
                                                      不知道到底哪边更年长了。


                                                      回复
                                                      27楼2019-12-24 18:44
                                                        孩子们用过之后的浴室一片惨状。衣服丢得到处都是,因为浴缸底部堆积着泥浆,也不太好洗净身上的泥巴。
                                                        不得已珂朵莉和奈芙莲只好开始给浴池做大扫除。之后又洗了衣服,简单地拧过后收集起来。
                                                        由于就这么踏进浴缸的话又会把里面弄脏,故先在外面冲一下身体。
                                                        「莲,我给你冲冲背吧。」
                                                        「不了,我自己来。」
                                                        「让我洗嘛,莲。你一直有被拜托看护我吧,这是回礼。」
                                                        「我知道了。」
                                                        珂朵莉把海绵用肥皂擦起泡后,用它擦拭莲的后背。个头小只的莲果然背也很小。
                                                        「总感觉,想起了在仓库的事呢。」
                                                        「嗯。」
                                                        「虽然没有男生呢。」
                                                        「欧金金,第一次见。」
                                                        「那个就别说了!」
                                                        「好痛。」
                                                        「啊,抱歉。」
                                                        一听到欧金金这个词,就因为羞耻不小心用力过猛了。
                                                        「威廉的你没有见过吗?」
                                                        「怎么会!不可能见过的吧!」
                                                        「就算成为了情人也?」
                                                        「秘书官!是现役秘·书·官!」
                                                        又下了猛力。


                                                        回复
                                                        28楼2019-12-24 18:44
                                                          「痛,你还是不要搓了。」
                                                          「抱歉。不过,那是因为莲你在说怪话。」
                                                          最后背差不多要被搓断了,两人开始给自己清洗身体。
                                                          「那些女孩们,到底怎么样了呢?」
                                                          「大概,跟平常一样吧。」
                                                          对妖精仓库还活着的后辈们,奈芙莲如是推测道。
                                                          「是呢。应该是跟往常一样,成天游戏,训练吧。」
                                                          「我们就是为了这个而战斗的。」
                                                          「嗯。」
                                                          一定过着平和的生活。
                                                          原本黄金妖精就是以从<兽>口中守护浮游大陆群,并消散为天职,以让那些女孩们过上平和的生活为天职。
                                                          「与其担心她们不如担心车前草号那边。」
                                                          「不管怎样,遭遇危险的是车前草号呢。」
                                                          「我中途跟兰还有诺夫特走散了,有点担心。」
                                                          奈芙莲在船舱战斗,而兰和诺夫特则在甲板上。她们的战斗奈芙莲是看不到的。
                                                          「虽然到中途为止没什么事倒是……」
                                                          「?你看见了?」
                                                          「啊咧?这么一说,我为什么会知道呢。貌似还看见过诺夫特……」
                                                          珂朵莉也没有直接目击她们二人的战斗。但珂朵莉似乎在降落地面之前看到了在地上爬的诺夫特。虽然珂朵莉和艾陆可一起看了二人的战斗场景,但她忘掉这一幕了。
                                                          「我掉下去的时候,肯定还有残留的<兽>,要是不驱除的话……」
                                                          「没关系。那两个人很强的。」
                                                          「嗯……」
                                                          冲掉身上的肥皂泡,两人进入浴缸。
                                                          「还会,再见面的吧?艾瑟雅和妮戈兰,还有孩子们。能回到妖精仓库的吧?」
                                                          「不行的,要是踏出这个世界我们就直接死了。」
                                                          「死……」
                                                          以前珂朵莉对这件事没有实感。曾觉得她们就是最后打开妖精乡之门,为了守护浮游大陆群而死的存在,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应用的道具。可是,现在她有点怕了。要是死了的话,就无法再见到威廉了。
                                                          「威廉希望能从这里出去。可我觉得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也不错。你也想这样一直和威廉生活下去吗?」
                                                          「和威廉,一直在一起……」
                                                          这或许是件很有吸引力的事。与威廉一直在一起生活,虽然在原来的世界是无法实现的愿望,但在这里没准能够实现。
                                                          「威廉为什么想要出去呢?」
                                                          难道,他讨厌一起生活吗?


                                                          回复
                                                          30楼2019-12-24 18:47
                                                            「他是勇者。与恶魔战斗是理所当然的,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想法。这是他的自杀愿望。」
                                                            「自杀愿望?」
                                                            「他自己对“生”没有那么执着。他的同伴五百年前就灭绝了。他在寻找葬身之所。」
                                                            「我们还是不行呢。」
                                                            「比起虚假的幸福,他更愿意选择现实的死亡。」
                                                            「虚假?我们吗?」
                                                            「我们是原来的人类的替代品,为了使用遗迹兵器。」
                                                            「是嘛,的确呢。」
                                                            那场求婚里的自己也是替代品呢。
                                                            「可是那是威廉的想法。和我们无关。」
                                                            「欸?」
                                                            「替代品也有替代品的幸福。既然是替代品,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变得幸福就好。」
                                                            这一想法,不由自主地从珂朵莉口中脱出。
                                                            「比起回到现实中死去,以在这个世界获得幸福为目标更好。」


                                                            回复
                                                            31楼2019-12-24 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