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文字角色扮演吧 关注:505贴子:17,845
  • 10回复贴,共1

【演绎】魔幻:新-海莉兰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浩瀚的星空之中,有一个充满魔法与幻想的世界——Magiland。
历经万年时间的洗涤,Magiland上遍布了各种奇异的生物,以及从它们之中进化出的高等物种。
不同的文明分布在Magiland每个角落,相互之间虽然有来往,但依然遵循互相独立,互不干涉的原则。独自在这片奇幻的土地上编织着自己的命运。
而有这么一座城市,那里汇聚了从世界各地前来生存的不同种族。那里没有语言上的障碍、没有思想上的禁锢、没有种族上的偏见、没有信仰上的迫害。那是Magiland的掌上明珠,世界的中心点,一个齐繁荣与和平与一身的巨大都市——海莉兰大。
当深渊入侵之时,海莉兰大的人民站在了抗战的第一线,他们用自己的生命铸就了守护世界的高墙,当灾祸结束之时,这些冒险者被称之为了英雄,他们的事迹会被歌颂,会被载入史册,会被万人敬仰。一个高耸的如光柱一样直立的纪念碑耸立在城市广场的中央,在上面密密麻麻地刻着在牺牲的冒险者的名字,并附上了标题“谨记用生命换来的安乐——为世界,为所有人”
但这片新来的和平景象只维持了25年,正当人们感叹这是Magiland最为辉煌的时刻,人定胜天的豪情瞬间就被一股新来的邪恶势力破坏得灰飞湮灭。
虚空,它们带着史无前例的强大力量降临,面对这样的敌人,刚刚从灾祸中还没有喘一口气的世人根本无力招架,顷刻间,Magiland的每一个角落便陷入毁灭的绝境。
为了保护最后的火种与文明,绝对女神蒂梦菲娅将整个海莉兰大抬到了空中,陨落的创世女神安吉莉丝自知无力回天,只得消失在幸存者的人海之中。就这么过了整整3000年。。。。。。
如今的Magiland早已成为一颗死星,天空的样子早已经被幸存下来的世人忘却,大海被掏空,海水倒灌在万里高度之上,将整个大陆包裹在其中。而虚空,获得胜利的它们并没有离去,因为在这片死地之上,还有一个充满着生命的摇篮——海莉兰大。
顽强的海莉兰大人民一刻都没有放弃夺回本就属于自己领地的意念,哪怕他们忘了天空的样子,忘了这片大地本应该有的样子,但是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为蔚蓝的未来献出心脏。


回复
1楼2019-12-26 16:01
    剧情提要与世界格局介绍
    在万多年之前,创始女神安吉利丝与绝对女神蒂梦菲娅在抵挡深渊入侵之后重启了千疮百孔的世界,这就是Magiland,麦基大陆,一个曾经多种族共存的魔幻世界。

    在经历了万年的和平发展之后,深渊再次降临,安吉利丝遭到同僚的背叛,孤掌难鸣的蒂梦菲娅牺牲,所幸的是,海莉兰大的冒险者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之后,绝对女神的契约者在深渊的主城拉莱耶成功将深渊之主封印了起来。(海莉兰大I)

    深渊入侵后的25年,海莉兰大得以重建,但深渊的残党还是将魔爪伸向这片和平的大地,冒险者依靠着他们的智慧与勇力将残党消灭,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残党的幕后则是更加邪恶的势力,冒险者即使誓死抵抗也无法阻止虚空侵袭世界的命令。(海莉兰大II)

    在这绝境关头,重生的蒂梦菲娅将整个海莉兰大连同脚下的大地抬起至数百米的高空,以此躲过毁灭的灾难。而为了阻止虚空大军进一步的入侵,女神不惜将整个世界的海水覆盖了万米高空,阻止大军的进一步入侵。

    由于海水包裹着天空,使得现在整个麦基大陆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蒂梦菲娅为了维持海莉兰大的漂浮状态,将自己封印在了城市中央的纪念塔顶端。就这样时间过去了3000年。。。。。

    如今的世界已经失去了她本来应该有的样子,失去了海水,原本的海洋深处变成了一个个看似无底的山谷,那是异种生物的乐园,即使它们原本都是麦基大陆再正常不过的动物,但为了在残酷的环境下生存,已经彻底改变了容貌甚至习性。曾经屹立地世界各地的城市如今已成为了满目苍痍的遗迹,怪物与残留在地面上的虚空躲藏在此,静静地等待着前来的任何生物。

    在这片黑暗的世界之中,有这么一个片光点,那就是飘浮在空中的海莉兰大,绝对女神的魔力在提供浮力的同时,也给予这个浮岛足够富余的能量,让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点缀到光明。此时的海莉兰大已经成为了一个空中的要塞,原本陆地以上依然是城市,依然保留着她千年之前原本的模样,而在地下,浮岛内部早已经被人们挖空,不仅从里面得到了额外的生存空间与资料,更是利用下面的空间进行种植,以提供给全城的人足够的口粮。不过地下区域错中复杂,其中不乏衍生出新的贪婪势力。

    为了给麦基大陆续下文明的火种,海莉兰大原冒险者与宪兵队组织起了一支新的部队,他们被称之为文明的最后的盾与剑,收集物资、找寻失落的文明、探索可能安全的陆地。。。。。那些降下浮岛的队员,进入到危险的荒无之中。。。。。。


    回复
    17楼2019-12-31 16:57
      海莉兰大:

      平民的主要活动区域,负责日常经营与城市管理。城市中央的原冒险者大厅现改为神殿,绝对女神化作的能量水晶位居神殿下方。

      空港区——负责部队起落(无视上图的海,本游戏中的船都是木制飞船)

      管理中心——军事部署和后勤中心等重要维持城市运作的建筑设施

      生活区——平民生活区以及贸易区,其中包括学校、酒吧、商店等
      主城门——通向野外


      回复
      18楼2019-12-31 16:58
        海莉兰大郊外:
        海莉兰大的城外还覆盖着大量的野外区域,大概面积为城市的两倍有余主要地形包括一个小型山丘和一片小森林,除此之外均为平原。

        效外生活着一些小型野生动物,相对安全,有猎人和樵夫。在最大的平原中央有一个新兵训练营,负责新兵的训练。


        海莉兰大地下城:
        海莉兰大成为浮空城之后,人们为了扩大生存空间,将浮岛的下方挖空,渐渐地也成为了城市的一整分。
        主要作用于工业生产为主,不过地下建筑设施复杂,孳生了一些贪婪势力。




        回复
        19楼2019-12-31 16:58
          【说明】
          I:首先,欢迎来到新-海莉兰大。从进来开始,请忘记你的现实生活。你需要做的就是扮演一个你想扮演的身份
          II:希望你有一张人物卡,这样你会记得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没有也没太大关系,记得你的身份就好。如果做卡,尽量详细一些,不要太离谱。如:天神、天使、神龙、魔王,同时为了坚持原创的原则,禁止出现知名动画游戏里的人物(人物卡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6412994249
          III:一般而言,你的一切言行都是自由的,但请遵守帖吧的用词规则。请不要太把别人的话当一回事,他们只是针对你在这个世界里的人物,而不是你本身。
          IV:由于本游戏是一个以剧情为主的角色扮演游戏,请勿过多看重设定或是将设定当成游戏的主要玩法。
          V:为了保证游戏的剧情质量,本游戏有剧情的玩家独立开楼,想与其互动的玩家使用“楼中楼”的方式,在他的楼下进行回复,请勿每一句一楼。
          VI:玩家的生命以及其财富神圣不可侵犯,故,在战斗过程中,一方玩家或由玩家操纵的敌人对另一个玩家进行可造成伤害的攻击时,攻击的结果以及效果由被攻击者描述。同样,需要拿取对方玩家的财富时,需要得到对方玩家的同意。另外,要杀死方玩家也需要得到授权(简称:别自己控戏)
          VII:为了更好的交流,希望你加入企鹅群106040725
          本游戏禁止无意义水帖,最后大家玩的愉快


          回复
          20楼2019-12-31 16:59
            序章:汇流
            游戏说明:
            1.本章节为序章章节。
            2.本章节主要目的为成为海莉兰大的正式探索部队的一员。
            3.城市内有电力供应可照明,日常用水依靠自家的储存净化水,补充储存水需要购买(吨为单位),由专人运送。
            4.地下城区需要大量的工业用水,于是滋生出来的贪婪势力主要是贩卖私自蒸馏后的水。农业用水虽然可以直接使用,但是没人会这么做。
            5.离开海莉兰大的唯一途径为大型空艇。
            6.玩家自拟定的副本完成后,视情况也会纳入主线进度中。


            回复
            21楼2019-12-31 16:59
              艾伦突然眼花起来,在他的眼里,沿街的每一个人的脸都在腐烂,散发着让人作恶的气味。于是他逃跑了,他一把推开街边的人群,向着街道的深处逃跑了。
              他奔跑着,低着头漫无目的地奔跑着,他穿过小巷,穿过中央广场,穿过城门,穿过森林,即使早已经精疲力竭的他,现在也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一般,他只想逃,逃离这个扭曲的城市。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了墓园,当他回过神来之时,自己已经站在了父母的墓前。
              探索队为去地面战士修建的墓地,平整且干净,每一作墓前都刻着死者生前的名字以及家人对他们的留言,而艾伦父母的墓上,除了名字之外什么都没有刻上。
              艾伦在他父母的墓碑前站了好像,犹如雕塑,他看着石碑,看着上面的名字,一动不动,仿佛他与这里的一切都化作了一个整体。千言万语想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但是每次都卡在喉咙里,半个词都吐不出来。他想问父母,地面的世界为什么这么危险,地面上的虚空为什么这么强大,为什么3000年前的冒险者没有阻止虚空的入侵,为什么女神要救这个城市,为什么女神要创造这个城市。问题太多,而这些问题,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得上来。
              艾伦最后还是放弃了提问,他深深地吸气,再吐出,然后转身离开,而他父母的墓碑上,留上了他用小刀刻下的话:
              “我要把虚空驱逐出去,一个不留!”


              回复
              24楼2020-01-21 23:04
                艾伦突然眼花起来,在他的眼里,沿街的每一个人的脸都在腐烂,散发着让人作恶的气味。于是他逃跑了,他一把推开街边的人群,向着街道的深处逃跑了。
                他奔跑着,低着头漫无目的地奔跑着,他穿过小巷,穿过中央广场,穿过城门,穿过森林,即使早已经精疲力竭的他,现在也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一般,他只想逃,逃离这个扭曲的城市。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了陵园,当他回过神来之时,自己已经站在了父母的碑前。
                探索队为去地面战士修建的石碑,平整且干净,每一作石碑前都刻着死者生前的名字以及家人对他们的留言,而艾伦父母的墓上,除了名字之外什么都没有刻上。
                艾伦在他父母的石碑前站了好像,犹如雕塑,他看着石碑,看着上面的名字,一动不动,仿佛他与这里的一切都化作了一个整体。千言万语想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但是每次都卡在喉咙里,半个词都吐不出来。他想问父母,地面的世界为什么这么危险,地面上的虚空为什么这么强大,为什么3000年前的冒险者没有阻止虚空的入侵,为什么女神要救这个城市,为什么女神要创造这个城市。问题太多,而这些问题,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得上来。
                艾伦最后还是放弃了提问,他深深地吸气,再吐出,然后转身离开,而他父母的墓碑上,留上了他用小刀刻下的话:
                “我要把虚空驱逐出去,一个不留!”


                回复
                25楼2020-01-21 23:06
                  艾伦突然眼花起来,在他的眼里,沿街的每一个人的脸都在腐烂,散发着让人作恶的气味。于是他逃跑了,他一把推开街边的人群,向着街道的深处逃跑了。
                  他奔跑着,低着头漫无目的地奔跑着,他穿过小巷,穿过中央广场,穿过城门,穿过森林,即使早已经精疲力竭的他,现在也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一般,他只想逃,逃离这个扭曲的城市。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了墓园,当他回过神来之时,自己已经站在了父母的墓前。
                  探索队为去地面战士修建的墓地,平整且干净,每一作墓前都刻着死者生前的名字以及家人对他们的留言,而艾伦父母的墓上,除了名字之外什么都没有刻上。
                  艾伦在他父母的墓碑前站了好像,犹如雕塑,他看着石碑,看着上面的名字,一动不动,仿佛他与这里的一切都化作了一个整体。千言万语想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但是每次都卡在喉咙里,半个词都吐不出来。他想问父母,地面的世界为什么这么危险,地面上的虚空为什么这么强大,为什么3000年前的冒险者没有阻止虚空的入侵,为什么女神要救这个城市,为什么女神要创造这个城市。问题太多,而这些问题,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得上来。
                  艾伦最后还是放弃了提问,他深深地吸气,再吐出,然后转身离开,而他父母的墓碑上,留上了他用小刀刻下的话:
                  “我要把虚空驱逐出去,一个不留!”


                  回复
                  28楼2020-01-21 23:13
                    海莉兰大
                    当探索队的众人乘着空艇回到海莉兰大时,等待着他们的是热烈的欢迎仪式。
                    是的,3000年的历史在此时此刻被打破,这一批下去的探索队员全员安全返回,这标志着海莉兰大的人终于有力量与地面的怪物抗衡。他们沿着大路从空港一路行走,夹道欢迎的群众向他们抛撒着鲜花,人群在欢呼,在沸腾,在相互拥抱与哭泣。这是压抑着一个国度整整3000年的情绪,而在此时此刻,这种情绪爆发了,他们不再为虚空的阴影笼罩,漆黑的地狱般的地面世界也不再可怕,他们能看见希望,哪怕这个希望的光芒距离他们还很遥远,哪怕他们与这个光芒之间还隔着一块透明的玻璃。
                    艾伦拖着疲惫的身子跟在队伍的最后面,此时此景,不由地让他回想起之前父亲的部队回归时的样子,同样的欢呼,同样的鲜花,同样的喝彩,但是最终化作了一片死般的寂静,夹道的人群成为了送葬的路人。
                    他虽然走着,犹如一具行尸,每走一步,脚下的重度好似灌了铅一样的沉重。他觉得好累,不仅仅是因为在地面的万葬城内所经历的一次次与死擦肩的冒险,不仅仅是面对了一个个一只只张着血盆大口好似每分每秒都想要将他撕成碎片的怪物。那是一种空虚的累,仿佛自己做的一切都没有目的,能得到欢呼又怎么样,得到喝彩与赞美又怎么样,那群平民什么都不知道,虚空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恐惧的代名词,只是一个代表着压抑他们的符号。当每一天醒来,他们依然会做着自己的做,拿着IPX。艾伦觉得这一切都不值得,探索队员每一个牺牲的人都不值得,他的父母的死也不值得
                    艾伦突然眼花起来,在他的眼里,沿街的每一个人的脸都在腐烂,散发着让人作恶的气味。于是他逃跑了,他一把推开街边的人群,向着街道的深处逃跑了。
                    他奔跑着,低着头漫无目的地奔跑着,他穿过小巷,穿过中央广场,穿过城门,穿过森林,即使早已经精疲力竭的他,现在也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一般,他只想逃,逃离这个扭曲的城市。


                    回复
                    30楼2020-01-21 23:16
                      贝尔越过奥西留斯,看向宝座后方的巨大门扇,那是两扇通过古铜色,足有十几米之高的巨门,上面刻画着复杂的图画,贝尔能大概看得出那是一颗像树一样的形状,树分成了好几个结构,在每一个结构上都代表着一层更深层次的含义,而当结构与结构之间相互重叠时,它们各自所代表的含义就会升华与演变,成了一个新生的宗旨。
                      奥西留斯所说的阿撒托斯就处在门的背后,贝尔虽然不知道那个比神还要强大的存在到底长什么样,但他知道,似乎只要消灭阿撒托斯,一切的灾难都会结束。于是贝尔迈开步子,坚定而又迅速,眼神中似乎燃起了不屈与希望的火种,他一步一步走向大门,伸出手试图想要推开大门,却没想到弱小的臂力在此刻根本发挥不了任何作用,那门如大山一般处在那,任凭贝尔用何种方法推动,依然纹丝不动。
                      “没用的”奥西留斯慢慢走了过来劝解道:“那扇门只有我能打得开”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进去把那个叫阿撒托斯的消灭掉呢?”贝尔瞪大着眼睛向眼前的人提问,就好像在他的思维里,眼前这个人可以消灭任何与他为敌的敌人。
                      “因为我不想成为与你,以及这个世界为敌”奥西留斯轻描淡写地回答,接着继续解释:“这是一个诅咒,阿撒托斯知道我有能力杀死他,他也知道此时的自己没有能力反抗,所以才有了这个诅咒。当他被人结束生命时,那人对于世界的仇恨就会无限放大,即使是意识再坚定的人也无法逃脱。所以贝尔,我不能杀死他,因为当我与这个世界为敌的时候,就没人有能力可以阻止我了。”
                      “那就更应该让我动手了啊!诅咒如果发生在我身上的话对世界根本不是威胁,你可以亲手杀死我!”
                      “不行”奥西留斯再次拒绝:“贝尔,我很感激你有这份心,但是很抱歉,你做不到。”
                      “因为我的弱小吗?”
                      “。。。。。。。。是”
                      听到这,贝尔无力地低下了头,他好不容易作出了牺牲的勇气,却被告知他连这个资格都没有,这种挫败的感觉让他很不好受。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弃,于是再次鼓起勇气,对着奥西留斯问道:“那我能做什么?任何事!任何事都行”他的语气坚定,竟有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
                      奥西留斯长呼一口浊气,他左右踱步,时不时地看贝尔,当他看见那双清澈坚定的眼神时,心里的愧疚感就愈加强烈,可是面对这样的眼神,却又有种无法拒绝他的冲动。最后他停下脚步,对贝尔郑重地说:“只有一个办法,但是代价太大”
                      “说吧,奥西留斯,无论什么代价我都会承受”
                      “你的6000次死亡,收割我的生命,以及麦基大陆的23亿条生命”


                      回复
                      33楼2020-01-23 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