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终末了吗很忙...吧 关注:41,445贴子:924,000

【生日贺礼&新春贺礼】新春恋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1-04 12:01
      奈芙莲今天有些奇怪。
      身边挎着个崭新的小包,搭着柔和的琥珀色,并用个小小的兔子玩偶点缀着,可惜玩偶上重复混乱的针脚与精致的小包不太搭;平日里不擅长表达感情的她也露出些许笑意,偶尔看着小包怔怔出神。
      理所当然的,珂朵莉提出了疑惑————
      “莲,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新年礼物哦,包里有着威廉送我的礼物。”
      “新年?”
      谈话中出现了奇怪的词汇,珂朵莉有些困惑地歪了歪头。
      “是技官他们那个时代的节日。据说,好像是人族告别过去的一年,迎接崭新一年的欢庆之日,也叫做【元旦】……”艾瑟雅从翻阅的书中抬起头来回答。
      原来是这样啊,是威廉他的节日啊。那个时候的威廉会做什么呢?他的家人是不是也会像这样陪伴在他的身边,他们会做什么呢。
      想知道,想要理解,浮想联翩的思绪慢慢漂浮起来……
      在珂朵莉有些发呆的时候,奈芙莲已经打开了包裹,从中拿出了包装华丽的糖果和一个玩偶。
      人偶是用平日里的皂布制作的,装填的鼓囊囊,浓厚细碎的黑发,笔挺的军服,还有带着露出牙齿的夸张笑容,给人以微妙的滑稽感,摸上去有种柔软顺滑的触感,依稀能看出是个微小的威廉模样。
      轻轻地戳了下人偶的腹部,伴随着这个举动,人偶发出了熟悉的嗓音,带着些许的暖意————
      “莲很努力了,很好很好。”
      再戳了戳————
      “莲今天也要加把劲,一定做得到的。”
      戳—————
      “莲,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1-04 12:06
        “哎,这是什么,好可爱的感觉。”珂朵莉把玩着人偶,有些爱不释手。
        “嘿嘿嘿,这是威廉给我的新年礼物,好像是利用了晶体捕捉技术,颉取过去的声音,透过按压就能放出的技术,和提亚特之前去小镇看的电影一样的技术……”奈芙莲的声音中透着些许的得意。
        指尖划过玩偶,触手可及的柔软,毛绒绒的触觉,令人难以拒绝。珂朵莉兴致满满地揉捻着眼前的玩偶,露出各种夸张动作,耳畔回荡着熟悉的声音。
        这个玩偶令人难以拒绝。
        珂朵莉和奈芙莲在这点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
        “珂朵莉,该还我了。”
        等到友人的提醒响起的时候,珂朵莉才恋恋不舍的将玩偶还给了奈芙莲。
        “新年啊,那么,我也要加把劲了,要给威廉姆准备上一顿大餐才可以的。”
        “珂朵莉,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我可要给威廉一个惊喜呢。”
        “喵哈哈,现在就要展示你的新年修行中的本事了嘛?”
        “那可不,毕竟我……我可是威廉姆的妻子。”
        “啧啧啧,还是一如既往强调自己在恋爱的烦人调调,不愧是你。”
        回应艾瑟雅的是一个圆滚滚的枕头。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1-04 13:00
          庭院中枯梅静静的迎接着天上未尽的落雪,丝丝缕缕的嫩芽焕发出一丝新意。
          “呼~”呼了口气,白雾在空中飞散开来。
          珂朵莉在做笔记。
          新年是威廉姆的重要日子,那么,应该做什么东西给他呢。浓厚的炖菜嘛?还是说火锅好些呢……
          合上做好的笔记,裹上大衣,该准备出发了。
          起身的时候,发觉客厅里闹腾腾的,好像是缇亚特她们。
          “嘿哈,这个书包好结实啊。”
          “不要随便挥舞啊啊啊啊。”
          “挺漂亮的,威廉真的是手很巧啊。”
          挥舞着箱子的可蓉,正在慌张劝说的拉琪旭,还有背着小书箱环首展示的提亚特,各个妖精今天也一如既往的精神运动着,喜悦着,好像在吵闹着什么。
          “你们是在干什么?”
          珂朵莉上前提问导致的结果便是妖精们一拥而上叽叽喳喳————
          “力量与荣耀!”
          “威廉的祭品,能让我们更强,更更强!”
          “新年最棒啦,喔喔喔……”
          “是啪,咚,然后嘎嘎~的东西,超厉害~”
          ………
          “是威廉的新年礼物啦,是书包来着。”
          有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从纷杂的吵闹声中落入心坎,珂朵莉忙抱了抱拉琪旭。
          有这孩子真是太好了。
          很快的,珂朵莉理解了现场的情况,在元旦的这个日子里,威廉给大家都准备了礼物,其中孩子们的礼物,便是绿竹小书箱。
          后山的竹林里砍来的竹筒,劈开剖削成竹片和竹篾,然后用麻绳结实的绑在一起,零碎狭短的绿竹在威廉捆扎下方圆有度,实用牢固,还贴心的用皂布包裹起来,署上每个妖精的名字。
          珂朵莉越看越感到很顺眼,心中不免感慨,威廉的手真的很巧啊。
          “珂朵莉前辈的礼物是什么啊?”
          “我是大人了,所以鸭,礼物是不需要的啦。”珂朵莉蹲下来笑嘻嘻的说着。
          “可是艾瑟雅前辈,还有尼戈兰她们都有了。”
          突兀的,伴着这个疑问,现场有些静默。
          “不……不……不要紧的,惊喜,一定是惊喜来着。”
          啊,这个孩子真是太温柔了,但就是这份关心更让人伤心。
          珂朵莉,落荒而逃。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1-04 13:02
            68号岛上的小镇,地方是小,却别有一番风味。街道两旁有许多贩卖特色吃食和孩童玩物的各色摊子。此时虽不是什么节日,却也显的热闹非凡,多的是商贾之人在吆喝叫卖;也有个别人,在酒肆那里,点一壶酒,就这一小碗腌肉,一碟酱腌菜悠游自在的呆一上午。
            珂朵莉在街头上漫步,她也不怕生,喜欢在各个摊贩里扎堆,购买的时候也会竖起耳朵倾听他们的高谈阔论,一般居民见到是个长得灵气的小姑娘,又是安静娴静的,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大人们便有些善意笑脸,对小姑娘并不放在心上,继续闲聊,言谈无忌。
            刚才的不快早已放之一旁了。
            自己已经是大人了,计较于有无礼物什么的,未免太过于幼稚。
            更何况,威廉姆怎么可能会没有给自己准备礼物,不如放宽心,老老实实准备好大餐给威廉姆。
            嗯,我的礼物一定是最好的。
            嗯,绝对的。
            如此下定决心的珂朵莉大肆采购了一番,却忽视了一个问题————威廉没有陪自己来。
            所以,这样的问题就自然而然出现了————
            “太多了啊。”
            望着面前有些庞大和散落的购物袋,珂朵莉有些头疼。
            “珂朵莉,你在这里干什么?”
            裹身的黑袍,一缕长发在喧闹的风儿中露了出来,晨光中蔚蓝如海。
            她伸手将头罩掀开,一张熟悉的脸庞露出来。
            “兰,终于回来了。”珂朵莉脸色泛起些许喜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1-04 13:10
              这些年里,发生了许多事情。
              比方说,限制妖精自由的规则,在部分附加条件下放宽了。就结果而言,目前有一部分成体妖精是在妖精仓库外生活。虽然形式并不正规,但兰朵露可现在到了奥尔兰多商会,一手包办妖精仓库及遗迹兵器相关的会计事务和协调角色。而诺夫特成了陪打捞者前往大地的护卫,定位类似于护翼军的非正规战力。
              她们俩目前都在离六十八号悬浮岛相当远的地方打拼。没那么容易就能找回来。
              “还不是某个技官。”兰朵露可叹了口气,“说是新年的日子里,大家要聚在一起才开开心心的。”
              技官他是真心的,来邀请自己来参与这次的新年聚会。更过分的是,这个男人很是理解自己说出的话有怎样的意义。
              自己并不自由。
              这些年里,护翼军中和奥尔兰多商会中对黄金妖精在外界自由行动的许可仍存在极大的非议。自己在奥尔兰多商会的一举一动都被关注着,即便是简单的举动也可能带来极大的恶劣影响,像这样擅自离开监管返回妖精仓库的申请,更是会饱受诟病,导致本就如履薄冰的关系支离破碎。
              黄金妖精不受控制,危及人民的意义,奥尔兰商会和护翼军自然会做出这一举动回破坏关系的判断,以及基于这个判断予以的驳回和对【兰朵露可·伊兹莉·希斯特里亚】这位妖精档案的危险判断,甚至会牵连到对于黄金妖精这一种族的安全评估。
              技官把这些东西全都把握住,并在此之上用很轻松的口吻询问自己意愿。
              那个清晨里,无可挑剔的文案调遣文件,以及后面完整到令人惊讶的每一份官方加盖文件堆在了那些人的桌子上,那些人的讶异和不快表情真是令人难忘啊。
              那时的场景,每每回忆,兰朵露可也不免嘴角上扬。
              “这样啊。你能来真是太好了。”珂朵莉上前抱住了兰朵露可,“像这样的相会,太久没有。”
              感受着靠近的温暖,和熟悉的身影,还有耳畔的低吟,兰朵露可第一次有了回家的实感。
              这便是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所在,友人的幸福,妖精们的自由,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她反手轻拍着友人的后背,默默念道————
              “我回来了,回家了。”
              像是对着友人的问候,又像是对自己的低语。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1-04 13:16
                今天的天气很好,手头无事,心头也无事,正适合聊些不着边际的事。
                右手提拉着包装结实的礼物,右手环套着衣物,兰朵露可边走边和珂朵莉低声叙说着这些年的经历。
                或许是在奥尔兰商会谨言慎行太久的缘故,兰朵露可此时打开了话筒子,不着边际的扯着事。
                或者是诺夫特书信中关于地底世界的探索奇遇,夜里遇到的第九兽死里逃生的记录。
                或者是对文件处理工作的繁杂和枯燥大吐苦水。
                又或者是为了得到奥尔兰商会的图书管理随意翻阅的权利,不得不暗地里调查管辖这事的负责人家庭情况,好好问候他们全家,最后得到许可的经历。
                ……
                珂朵莉不由得抹了抹额间的细汗,打着哈哈笑着。
                “这些年里,你的经历还蛮复杂的嘛。”
                “嗯?”兰朵露可抬了抬手,“你为什么要买这么多东西啊。”
                “新年了,也想给威廉姆做多些好吃的,想要准备些东西,所以一不小心就买多了。”
                “原来是这样啊。”兰朵露可忽然问了一下,“珂朵莉,现在的你幸福吗?”
                “嗯,我现在很幸福哦。”
                “现在的我,只要伸出手就能够到威廉姆,只要抬起头威廉姆就会对我微笑,只要我说话,不管他在做什么都会停下来转过头注视着我。他牵着我的手,度过如今的每一天,如今平静度过的每一天都珍贵的恍若梦境一般甜美,想到能这样平静的和他度过余下的一生,就雀跃的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我想这就是我的幸福了。”
                兰朵露可凑近过来,注视着珂朵莉的眼睛,时间久到珂朵莉都有些难堪了。
                眼睛,还是如天空一般澄澈蔚蓝。
                “啊,总算是放心了。”兰呼了口气,白雾消散于空中。
                静谧伴随着安详开始蔓延。
                “都说没事了,真是爱瞎操心。”
                “对了,兰,有件事,我有些好奇,你脖子上挂着的是什么?”珂朵莉忽然提出了疑问。
                “这个吗?”
                兰从胸口拉出一个吊坠,灰扑扑的,带着些许裂痕,却给人以温润的感觉,
                “是技官的新年礼物哦。从废弃的圣剑里拆卸出的护符,经过技官的稳定和加工后形成的吊坠,据他说,这个护符上的加护是【养神】,【静心】,特别适合我平日的研究和文件处理。诺夫特也有的,她的好像是【强固】,【稳定】,据她所说,用了以后感觉自己挨揍的力量提升了,她还特意不依靠魔力,和熊格斗了,哈哈哈哈。”
                “对了,她和格里克也回来了,也在小镇里四处闲逛,不过啊,现在他们好像挺忙的,毕竟可是有着……任————”
                “哎,珂朵莉,你怎么停住了。”
                不知何时,珂朵莉停驻了脚步,她低垂着头,然后又扬起摇了摇头。
                “没事哦,走吧。”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1-04 13:17
                  赖以立足的平静逐渐瓦解,
                  穿过心口直冲头顶的焦躁,无法理解。
                  好像有什么在烧灼着内心,好难受。
                  珂朵莉再一次确定了内心的情绪,然后深呼了口气,跟上了前面的兰朵露可。
                  只是内心的焦躁却徘徊在心底,久久没有消散。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1-04 13:17
                  剩下的糖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1-04 14:39
                    @happy冷梦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1-04 14:48
                      已加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1-04 14:49
                        你还真写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1-04 14:58
                          火火请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1-04 15:00
                              68号岛,妖精仓库。
                              夜幕降临,无垠的黑暗再一次回归这片大地。
                              仓库里显的热闹非凡,挂起的红灯笼,还有鞭炮的响声,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样子,再加上诺夫特和格里克等人的到来更是引爆了全场。提亚特她们都跑过来围着兰朵露可,更有甚者,可蓉扑上去,黏在诺夫特的身上,仿佛一团团子一样。新来的妖精虽然一开始怯生生的,但看着这样热闹的光景,也跟着一起乱来,扑拉拉的挂在她身上,连兰朵露可身上也不例外地挂了好几个。
                              “好重好重,要倒了,要倒了。”
                              兰朵露可再起不能,而诺夫特则是兴奋的大叫着,合着小孩子的叫声真的是乱糟糟的。
                              威廉和尼戈兰则是看着这份平静的光景,泛起微笑。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1-04 15:35
                              心机火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1-04 15:36
                                  本来新年里,威廉姆已经穿好了围裙,打算做饭来着,但却被珂朵莉推着出来了,说是要让威廉姆好好休息♪~(´ε`)。
                                  “威廉,没事的,我来帮珂朵莉打下手,你就好好休息吧。”
                                  被奈芙莲这么说了,再加上珂朵莉合十双手的坏笑,威廉只能接受这份好意了。
                                  话是这么说,威廉却不知道此刻应该做什么好,平日里总是整理着护翼军那边的文件,还有兼顾着妖精仓库里妖精们的起居和训练,可以说是忙的团团转,像是这样悠闲的时间倒是难得。
                                  难得偷懒一会,却也无所适从,不知去哪里好,客厅里的大家也还在热闹着玩着游戏,不太适合打扰。
                                  威廉索性走到庭院里,靠着院里的栏杆望着昏黄的月亮兀自发呆,无垠的黑暗中一切都看不真切,只有风声呼啸。
                                  难得如此悠闲,手头无事,心头也无事。
                                  “技官在看什么呢,放着我们这么多人一个人看月亮,是有什么心事嘛?”
                                  “别担心,艾瑟雅,我没事。”威廉笑了笑,“我们那边讲究说望月团圆,说是思念亲人的时候大家就抬头望望天,我只是有些好奇这里的月亮和家乡的月亮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贴近了自己,带着少女的清香和温暖。
                                  “没事的,技官,我在这里,我们都在你身边。”艾瑟雅抱着威廉的后背,“虽然我想,现在温暖你的是珂朵莉,也许会更好些。”
                                  “唔……感谢了,我还真的是被你照顾太多了。”威廉稍微转过身来,稍微推开了艾瑟雅。
                                  “不过,不要离我太近了,我也是有正常需求的男性,你姑且也是个女性了,要好好注意这些方面啊。”
                                  “啧啧啧,太不解风情了吧。”艾瑟雅摊开了手,“这样会被女孩子讨厌的。”
                                  威廉鼻子吸了吸气,
                                  “现在的话,我只要被珂朵莉喜欢就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1-04 15:37
                                    “硬了,硬了,拳头硬了。恋爱中的人都是这么讨厌的嘛!我要生气了!”
                                    威廉笑了笑,只能低下头诚恳道歉了。嬉闹过后余下的便是安详的静谧。
                                    “技官啊,为什么那时的你总是逃避珂朵莉的追求呢,坦率的接受不好吗?”
                                    威廉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有些恍惚。
                                    他忽的想起第一次遇到珂朵莉的相会和那个手心的温暖。
                                    良久
                                    “这样不好。”
                                    “那时的我,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她会喜欢我才做那些事情的啊。”
                                    威廉看着她,慢慢的说道:“做正确的事情时,是不应该去期盼这样的回报的吧?虽然我很开心,但我总觉得这样不对。”
                                    说到底,这一份喜爱究竟是属于仰慕,出于感激,还是青春期对于异性的好奇和崇拜呢?
                                    他大可毫不介意,全盘接受,为所欲为。
                                    多简单啊。
                                    她那么信任你,那么依赖你,你只要对她示好,她就会感到开心和快乐。只要做出许诺,她就会无条件的相信。这一切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防备。
                                    然后呢?
                                    遇到下一个,再继续毫不负责的为所欲为?
                                    这和渣男又有什么区别?
                                    “人是必须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威廉抬起头,认真地对艾瑟雅说:“我努力到今天,是为了让珂朵莉,让你们有选择的权利,自由的选择今后的人生,选择你们喜欢的人陪伴你们度过一生。”
                                    艾瑟雅愣住了。
                                    许久,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不知是欣慰还是愉快。
                                    “当然,我现在是希望珂朵莉喜欢我,愿意和我度过这一生……”威廉小声的絮叨着,“毕竟,喜欢上了。”
                                    “还有啊,你们要找伴侣,一定要搽亮眼睛,不要被哪里来的混小子花言巧语就给骗了………”
                                    “好了,好了。”艾瑟雅伸手捂住了威廉的嘴,“这个回答姑且算你通过了。”
                                    “对了”
                                    威廉快步走进房间里,不一会儿就走了出来。
                                    一个丝带和礼盒精心包装好的礼物塞进了艾瑟雅的手中。
                                    “新年快乐,艾瑟雅。”
                                    “这是我自己写的小说————《泛大陆勇者传》,希望能够喜欢,因为平日里你好像很喜欢看小说,所以就自顾自地准备了这些。”
                                    “抱歉啊,也许有些朴素,如果想要其他的话也可以说,我再给你也可以。”
                                    “不,这样就好。”艾瑟雅将礼物抱紧了,“新年快乐,要开饭了哦,技官先过去吧”
                                    至于威廉后面的“也希望你少看些《破局的三角》”这句话艾瑟雅就姑且当做没听到。
                                    威廉在送完礼物之后,便被身后的孩子们叫走了,留下了艾瑟雅一人。
                                    艾瑟雅微笑颌首,听到身后关门的声音。
                                    她仰头望向天幕,月亮从黑云中渐渐伸出了头,直至圆月当空。
                                    她紧紧握着手中的礼物,仿佛要将它塞进身体里一般,忽的大笑了起来。
                                    许久,许久,又忍不住轻声哭了起来。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1-04 15:38
                                    写得好,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1-04 15:59
                                      火火冲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1-04 17:33
                                          珂朵莉正在灶房忙碌,奈芙莲则做些择菜的活计,顺便帮着盯着炖菜的火候,最后温暖的灶房内,砧板上发出珂朵莉娴熟切菜时的清脆声响,咄咄咄,奈芙莲坐在小板凳上剥冬笋,带着清新的草木香味。
                                          不一会儿,一锅菜焖好了,两人便端着菜开饭了。
                                          饭桌上,其乐融融。
                                          间或夹杂着妖精们对食物的抢夺,几人讨论着这些年来的变化。格里克则是就着清酒和威廉讨论着地面的冒险和发现,以及人类遗迹中的历史。诺夫特本来偷偷倒了小杯清酒小酌,喝的脸都缩成一团,吓得格里克赶紧灌了些甜果汁才缓过来。其间,珂朵莉时不时探头看着威廉,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每每威廉回顾的时候又不知所措的抓了抓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1-04 18:17
                                            聚会上,这样的插曲时不时发生,还有些人的表演出现。
                                            比如提亚特等四人的舞蹈,说是舞蹈倒不如是富有元气的互殴。
                                            比如说兰朵露可的剑舞,素色长裙漫卷舒飒,缠绵悱恻,风吹起少女白色的裙裾与长发,最后她垫着脚轻轻站在那里,仿佛教堂壁画中孤单的天使遥望人世。
                                            又好像尼戈兰要表演三拳打死熊神,被诺夫特和威廉赶忙架住,才拦住了她那份上山猎熊的兴致。
                                            最后威廉被推上舞台进行表演。
                                            他哼着一首奇怪的调子,声音在风中飘忽,像是某种陌生的异地歌谣。据说是他的家乡用来祈祷第二年风调雨顺和家人安康的民歌。
                                            一曲歌罢,下面众人脸色变换不定。
                                            “好逊。”艾瑟雅的指点一针见血。
                                            “不好听鸭,所以,再来点吧。”
                                            “威廉,其实唱的也挺好……嗯,挺好的”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1-04 18:17
                                              如此多的评论接踵而至,威廉有些丧气的垂了垂头,“只是讨个好兆头。”
                                              珂朵莉在威廉登台之后,一直安静的听着威廉唱了好几遍,在手里帮着威廉打着拍子,此时面对着众人的调侃,好笑之余却也觉得奇怪。
                                              “威廉姆唱的很好听啊,真的很棒,你们听。”
                                              珂朵莉回忆着刚才威廉的曲调,将歌谣接了下去。
                                              少女的声音轻柔淑娟,带着特有的朝气,奏出清列的声音。她唱着那些回忆往昔的调子,唱着那些对未来向往和希翼的歌词,声音清晰低回,仿佛冰玉相扣,一点点拨人心弦。
                                              “你们看,这就是威廉姆唱的,很好听的。”
                                              “???”
                                              “这是同一首嘛?”
                                              “不愧是珂朵莉前辈。”
                                              “这就是恋人眼中的歌嘛?是不是威廉送你块秤砣你都会说威廉姆真棒?”
                                              众人调侃连起,惹得珂朵莉的脸都羞红了,使劲拍打着打趣的人。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1-04 18:18
                                                杯盘狼藉,大家结束以后,都到庭院里赏月了。而珂朵莉和威廉则是在厨房里收拾着东西。
                                                珂朵莉抓了抓手,
                                                “威廉姆,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怎么了,是今天太累了嘛?先去院子里休息下吧,我弄完就过去陪你。”
                                                “啊,不是,是那个礼……”
                                                “梨?说起来的话,水果好像还没拿过去,你提醒我了。”威廉说罢便匆匆离开了
                                                珂朵莉握紧了布,身子轻微颤抖着。
                                                她想过很多种可能,也想过很多次威廉会送什么样的礼物,却唯独忘了威廉根本没有送礼物给她的可能。
                                                是了,自己已经是大人了,也已经和威廉姆说过,不要把她当孩子看待了,所以才没有礼物的么。
                                                可是明明兰朵露可她们都有的
                                                是了,威廉姆太累了,最近一直在操心着大家的事,所以才会忘记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1-04 18:19
                                                  现在的我已经非常幸福了,所以,没有礼物也没有关系的对吧。
                                                  可是,内心有什么在躁动着,好痛苦,好痛。
                                                  我已经不被威廉姆重视了么……
                                                  明明我那么期待着的,不能流泪,不然威廉姆会着急的,不能给他添麻烦才行。
                                                  威廉已经很好了,已经很好了。
                                                  啊————真的好不甘心……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1-04 18:19
                                                    等到收拾完后,夜已经深了。
                                                    深夜虫鸣啾啾,月色如水洗青衫,院中篝火旁,火光摇曳。
                                                    大家的热情不减,聚拢在庭院里,就着壶茶,几碟零食,还有琳琅满目的水果,大家在这片月色下共同欢笑,谈天说地。
                                                    珂朵莉披着一件薄薄的羊皮毯子,端坐在远离妖精们的地方,静静地看着远处人们的嬉闹,微微笑着。
                                                    威廉悄然间走近,他靠近之后将一碟三司饼和锡壶放在旁边,然后从怀中掏出两个瓷杯来。
                                                    珂朵莉让出了个位子,抱着膝盖坐在一旁。
                                                    “这是什么?”
                                                    “麦豆茶哦,可以驱寒的。”
                                                    威廉把加热好的茶水倒入白瓷的杯子里,并加入一方冰糖,简单的处理下,茶水本身淡淡的清香合着醇厚的麦豆气息,只是闻一下,就有种令人心情畅快的感觉。
                                                    珂朵莉借过递过来的杯子。大号的瓷制水杯在珂朵莉蜷缩起来的怀抱里好像个宝贝一样。
                                                    水杯的热气朦胧胧升起,珂朵莉的脸庞有些看不分明。
                                                    她忽的靠近了威廉,靠在威廉的肩膀上,而威廉稍微弯了下身子,调整了下坐姿,让珂朵莉更舒服一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1-04 20:09
                                                      “威廉姆,很温暖哦”
                                                      “嗯。”
                                                      “威廉姆不会不喜欢我吧。”
                                                      “不会的,很喜欢珂朵莉哦,一直都很喜欢,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威廉摸了摸少女细软的头发,微凉的触感像是露水滴落心间,泛起细密的涟漪。
                                                      “珂朵莉,抬起头来。”
                                                      “嗯,怎么了。”珂朵莉微微抬起头来,凝视着面前威廉白皙的脸庞。
                                                      手遮住了珂朵莉的眼睛,威廉在珂朵莉耳边低语:“看这边,我数三声,再睁开。”
                                                      “一”
                                                      “二”
                                                      “三”
                                                      伴随着双手的张开,在珂朵莉眼瞳中灿如繁星的烟火陆续绽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1-04 20:10
                                                        biu~biu~biu~
                                                        天空骤然绚烂
                                                        盛放的烟火占据了诸神的夜空
                                                        一朵朵渲染上黑色的天鹅绒
                                                        瞬间璀灿
                                                        转瞬消散
                                                        但更多的,更绚丽的爆炸又次第绽放,上方漂浮起一颗颗巨大的星星。声音在回荡,汽水泡沫般的小幸福随之渗透进四周的空气。最后首尾相互衔接的星光在空中勾勒出了两个人影,他们手牵着手在草地上微笑,下方的烟火更是借着最后的绽放点上了最后的尾巴——
                                                        【廉♡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1-04 20:10
                                                          很久很久以后,眼前的星火尘埃最终散尽,这时威廉才慢慢地念道:
                                                          “我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该送你什么,所以就想到了烟火。”
                                                          “小的时候,因为经常要忙着训练和出任务,闲暇的时候几乎一点都没有过,但是有次莉莉娅硬拉着我去观看赞光教会的祭典活动,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烟火。”
                                                          “黑夜已经消逝,星光不再闪烁,经由手工制作的星星在空中四处飘散,极尽喧嚣,最后破碎、消失不见。太美了,仿佛永恒时光中的泡影。”
                                                          “虽然找镇里的专家学习的时候,尝试配料的时候出了许多差错,字体也只能打上三个字……”
                                                          威廉碎碎念叨着制作烟花的历程,最后他抬起头来,看着珂朵莉认真的说,语气简单而温柔。
                                                          “珂朵莉,新年快乐,还有,生日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1-04 20:11
                                                            珂朵莉愣了很久,然后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威廉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摸着脑袋不知道如何安慰她,本以为珂朵莉看完烟花后后,会高兴呢。
                                                            看到珂朵莉这么伤心的样子,他真的是心疼的厉害。
                                                            珂朵莉狠狠地抱住威廉的身体,哽咽道
                                                            “对不起,威廉姆。”
                                                            威廉只好轻轻拍着珂朵莉的脑袋,“不哭,不哭。”
                                                            珂朵莉只是哭,伤心坏了。
                                                            威廉柔声道:“不喜欢烟花?是我做得不好看?没事没事,下次可以改样子,没办法,我以前只见过两三次烟花,以后会去更远地方看的,再见着了好看的烟花,你就告诉我……”
                                                            珂朵莉抬起头,满脸泪水,“喜欢!没有比这个更喜欢了!”
                                                            可似乎越是喜欢,珂朵莉就越觉得自己没良心,越对自己的威廉心怀愧疚,在威廉的怀中啜泣,不敢看威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1-04 20:13
                                                              威廉想了想,摸着珂朵莉的脑袋,轻声道:“珂朵莉,知道吗?你能够喜欢上我,和我在一起,我真的很高兴,只是以前没有跟你说过,所以现在我跟你说了,如果你还能喜欢这个烟花的话,那我就更开心了,真的,不骗你。”
                                                              珂朵莉缓缓抬起头,但是双手还是蒙住脸,她只敢露出指缝,悄悄露出那双蔚蓝的眼眸,怯生生抽泣道:
                                                              “威廉姆不骗人?”
                                                              威廉眼神清澈,点头道:“我也会骗人,但是不骗珂朵莉。”
                                                              珂朵莉迅速拿开手,笑容灿烂。
                                                              又是那个在威廉眼中那个阳光灿烂的孩子了。
                                                              所以威廉也很笑容灿烂。
                                                              珂朵莉望着眼前的威廉白皙的脸庞,忽的心底一动。那之后的岁月里,珂朵莉曾无数次回想起这个璀璨耀眼的温暖夜晚,仿佛纤细如丝的时光里,他留给自己记忆的点点滴滴。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1-04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