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天蝎吧 关注:2,699贴子:80,302
  • 5回复贴,共1

新开始 新记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烦恼存在的意义,就是使人感受烦恼。这世界上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的事情同时发生,若对任何事都不觉得烦恼,那么烦恼就不存在了。
训练不去烦恼的一个途径,就是不要妄想。无论好的坏的,所有没发生的事情和所有过去的事情都是妄想。
即生妄想,即是贪求,即生贪求,即是烦恼。若除烦恼,必须无贪求,但不要压制欲望,压制欲望只会走向魔道。而清除贪求的最佳办法,就是停止妄想。

——写给26岁的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1-19 15:03
    好希望我能瘦下来啊!今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瘦到100斤!如果在4月之前能瘦到100斤那该多好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1-20 09:11
      我一点都不喜欢过年。因为每一年的春节,我家都特别烦躁和焦虑,充满了争吵与不安。这是因为每个春节爸爸都会莫名其妙疯狂闹情绪,折磨我和妈妈。
      曾经我对他“每逢佳节闹情绪”做出很多推测,比如说:对已逝的奶奶的思念,对无情无义的侄女外甥们的失望,对远方初恋的怀恋,对空度一年虚长一岁的悔恨……但是如今我有一个新的猜测,那就是“爸爸幼年时每一个春节都在焦虑中度过”。
      做出这个推测的根据是,最近,尤其是今天,我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毫无来由的焦虑,我非常痛苦,时时刻刻都想砂仁,手边随便有什么物件都会考虑如何用它来砂仁,而且会拿起来反复比划、演示、修正,直到演绎出用它砂仁的最优解。我对这种空无来由的焦虑所能做出的唯一解释就是,我从童年时开始,二十多个春节所积攒下来的习惯性的焦虑。虽然至今父亲还没有做出任何作死的举动,但是焦虑和烦躁已经随着新年的来临习惯性地来到我的身边。
      而另一点依据就是,我曾听父亲说过,他小时候家里穷,一到春节爷爷就会跑出去躲债,要债的人气势汹汹坐满屋。我不知道他到底过了多少个这样的春节。我只知道对于那时候的穷人来讲,春节的焦虑可不止来源于债务危机。
      可是我家如今已经很富裕了,完全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个祥和的年,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父亲应该从贫困的岁月走出来,好好享受当下的富裕的生活。
      而我,也应该从父亲的焦虑控制中走出来,好好享受没有他的生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1-23 23:02
        从小到大,我过的每一个春节都是伴着泪水的。鞭炮声掩盖了我的啜泣,万家灯火也照不亮城市角落这个无助的小家。电视节目再有趣好笑也只是暂时的欢愉,身边是喜怒无常的父亲,我知道爆炸一般的情绪躲在暗处,随时会冲出来撕碎这细如游丝的欢快。甚至近几年,父亲年岁大了,不是很作的时候,我一个人望着窗外的烟花,也会莫名掉下泪来,说不出来由的悲伤。不仅仅是春节,元宵、端午、中秋……所有中国人重视的隆重节日,我都在焦虑压抑中度过。只不过春节尤甚。我记事起每一个春节,没有最烂,只有更烂。我记得最深的一次是,2012年的春节,我觉得央视春晚没意思,就去b站看《汉服春晚》。我还记得当时主持人有穿鹿苑听松的刺绣汉服,小哥哥小姐姐都很漂亮。这个时候父亲冲进来,指着屏幕说这些是寿衣,这些人是鬼,我也是鬼,说我是**……各种贬低我的话都说出来,我只得关掉界面关掉电脑。但是关了之后他继续指责我。我记得那时候我刚刚经历了被室友孤立,生活了无生趣,只有兴趣爱好调剂了我死水一样的生活,使我不至于堕落或冲动。汉服只是我的爱好之一,但也是比较重要的一个爱好,因为它很直观,能直接带来美的享受,而“美”就是生活最好的调味品。另一点,那时候汉服乃至古风都属于小众爱好,做为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我,和这群人在一起,会得到一点可怜的归属感。归属感,能带来安全感。我的父母从来都没有给过我归属感和安全感,我一直被他们抛弃、疏离、精神虐待。那年我18岁,沉浸于小众爱好,是我第一次向外界寻求归属的一次尝试。可是啊……唉。我似乎明白我想砂的是什么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1-23 23:34
          真真是心力交瘁,永无宁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2-04 22:01
            人如莲藕,在卑湿污泥的人间,暗无天日。莲花高洁,莲根卑微。莲根也是值得赞美的,我觉得莲根更接近"不生不灭,不垢不净"。若想开出美丽的莲花,莲藕可不能在污泥里烂掉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2-05 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