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洋吧 关注:20,189贴子:138,404
  • 27回复贴,共1

【原创】《君来迟》原创男主X薛洋他原本是天族太子,却流落人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君来迟》原创男主X薛洋
他原本是天族太子,却流落人间。他本是天真少年,却断了善念。当他们相遇,究竟是祸是福?
有甜有虐,男主天族太子,性格冷淡,极其护短。文笔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1-20 13:32

    热闹繁华的街上,一群人围在一起,对一名满身血污痛哭不止的七八岁孩童议论纷纷。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倒在街上?”
    “不知道。要不我们上去帮帮他?至少把人送去医馆。”
    “可别,现在这年月,自己都吃不饱,您还有这闲心里?散了吧散了吧。”
    “爹爹,他好可怜,我们帮帮他吧。”
    “闭嘴!老子养你一个都养不过来,还带个拖油瓶?赶紧跟我回家!”
    ……
    其中,同情的有之,事不关已的有之,却没有人真正伸出援手。人群外围,站着一名红衣少年,异于常人的白发与纯黑色的眼晴,引得路人频频回头。他皱了皱眉头,忽然拨开人群,走到那名孩童面前,从衣袋里拿出一块水晶糖递到孩子嘴边:“不哭,吃糖。”
    孩子一愣,抬起头错愕地看着他,却不敢去吃那块糖。
    “别怕,我不会害你。”
    少年将糖塞进孩子完好的那只手的手掌心,抱起孩子径直往医馆走去。人们又议论了一会儿,便各自散去。
    少年待大夫帮孩子处理好伤口,给孩子留下一包糖一些银子,拿了自己的七星短剑准备离开。不想,孩子却一把抱住了他。
    “你……你不要走。”
    “你想跟我走?有趣。”南越转身蹲下,“不过,我的仇家可是很多的。一不小心,你就会跟我一起完蛋。你不怕?”
    “不怕!只要让我跟着你,我就不怕!”孩子坚定地摇摇头。虽然面前的少年不苟言笑,动作中透露满满的江胡气息,但直觉告诉他,这个少年至少不会骗他,伤害他,甚至反而会保护他。
    “好吧。跟我走吧,小跟班。”
    “我不叫小跟班。”
    “那你叫什么?”
    “薛洋。你叫什么?”
    “南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1-20 14:00
      好好看,快更,快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20-01-21 11:14
        咋不更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1-21 14:21

          南越是个江湖游侠,没有固定居所,但从不缺钱。薛洋现在当了他的便宜弟弟,他不好再让薛洋跟着他睡树上、破庙或者茅草房,于是在姑苏城买了一座宅院。
          宅院地理位置很好,宅门口是一条小河,走过河上的桥就是小贩流动,店铺紧挨着店铺的街道,街道尽头往左拐便是一家学堂。南越白天出门办公差顺便送薛洋去学堂,晚上回来接了薛洋买菜回宅院,日子过的很是平静。
          这天,南越从另一条街买了一包桂花水晶糖哼着小曲准备去接薛洋下学。他身后墙上的影子却凭空多了一道,拐角处掠过一片桃红色的衣角,南越浑然未觉。
          “薛洋。”
          南越嘴里叼着一块糖,又从纸袋里掏了一块糖丢给薛洋。薛洋稳稳接住,三步并作一步跑到南越面前,甜甜地唤道:“哥哥。”
          “真乖。”南越心情大好,抱起薛洋与先生道别离开。
          一直跟着他的粉衣青年见他从学堂出来,怀里多了个七八岁的男孩,惊讶地嘴里能塞下一颗鸡蛋。
          南越出了学堂,余眸往街角瞟了一眼 ,将薛洋放下牵着他的手,到领居刘伯的摊位前买了一斤牛肉,一只烤鸡,一斤芹菜,又到酒访买了一壶桂花醉,顺手交给薛洋,还特别叮嘱:“不许偷喝。”
          “哥哥。”薛洋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疑惑地问南越,“今天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日子吗?我们为什么买这么东西?”
          南越转过头想和薛洋说什么,却突然呆住了。眼前的孩子双颊被晚风吹得泛红,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像凡人仰望神祗一般仰望着他,分外可爱。谁都想到十年后的他,会成为那样十恶不赦的魔头呢?
          南越忍不住附下身揉揉薛洋发顶,声音难得温柔:“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只是有位特别的客人要来。洋洋,平时你想吃什么想玩什么,都可以哥哥,哥哥不缺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1-21 19:15
            加油更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1-21 19:31
              楼楼加油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1-21 22:23
                楼主,加油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1-22 01:16
                  求更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1-22 02:20
                    顶顶


                    回复
                    10楼2020-01-23 07:36
                      三,取字
                      “即然来了,就进来吃顿饭吧,二哥。”南越左手牵着薛洋,驻足在门前。话音刚落,树后便走出了一名粉衣青年,容貌比起南越要更加英气一些,一身桃红却不并艳俗,反而更添飘逸之感。往前走了几步,停在离二人五步远的地方,打趣道:“越越四海游历,行踪不定,可让二哥好找。不想,却在这山清水秀的姑苏城安家落户,连自己的孩子都有了。”
                      “二哥误会了,洋洋是我从市集上救回家的孩子,无家无父母。跟在我身边唤我一声哥哥,我便认他为义弟。说起来,也是二哥哥的四弟。”南越说着对南尘伸出左手,“二哥哥头次见新四弟不给点见面礼吗?当心他日后与你不亲近。”
                      “越越就知道占二哥哥的便宜,爹娘还没见过,大哥还未随礼,却自管自先认了弟弟,让二哥陪礼。”南尘嘴上说的委屈,可还是从衣袋掏出了两颗夜明珠,“也罢,我也自作主张一回,替大哥随了这礼。”
                      “又是夜明珠!”南越颇有些哭笑不得,“二哥,每次遇上随礼,你必随夜明珠。天族珠宝库里那些夜明珠,都要叫你随断货了。”
                      “臭弟弟,有你这么嫌弃自家哥哥的吗?”南尘收回夜明珠,叹了口气,“罢了罢了,确实没新意。反正我打算与你们一同住下来,礼物的事,今后慢慢想,保证让四弟喜欢。对了,四弟叫什么名字?”
                      “薛洋。”南越与薛洋同时答到。
                      “字什么?”
                      “阿洋无父母,只知自己姓薛名洋,字什么却不知道了。”
                      “臭弟弟,那么多天了,阿洋无字,你也不知道帮他取一个。”南尘低头思索了一会儿道,“君子成人之美,不如,就叫成美如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1-23 19:53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1-24 00:36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1-24 00:47
                            四,注定的分离(上)
                            秋去冬来,转眼到了除夕夜。这一年是南越南尘两兄弟过的最平静的一年,也是薛洋长这么大以来过的最幸福的一年。
                            这一年鬼族归顺天族,四海新龙王上任,以守护百民为已任,多次解决饥荒问题,并修建孤儿所收养因连年战乱失去父母的孩子,仙门百家如今共仇敌忾不再为谁能够一家独大而争,难得和谐。
                            天族大皇子听闻南越收了位义弟,已经上报天宗司,天帝天后盖章落定,只等日后薛洋成人,修为足够封仙后便接入天族。
                            众神众仙诸佛皆来道喜,自六千年前一场天魔大战后,终于都松了一口气,希望日后每年都能如此。却唯一一神心事重重。
                            “唉。”一声长叹随着一缕青烟飘散,曾经只有无尽黑暗的天河,如今万千银沙缀满,围拱在一轮明月身旁。那种银沙,是一万颖尘埃中才有一粒,每一粒,都代表着一条生命。是月神一点点将它们挑捡出来,装点星河,监督鬼王行阴间之事。
                            夜神又需每夜把它们布置成不同的形状,供人们计算日子。同时,它们也会自己发生改变,提醒看顾他的三位神灵,天下将要什么变故。
                            “今夜,星象有变。怕这安乐背后,是更大的劫难啊。”
                            “有什么办法呢?即使我们法力无边,终究逃不过天道轮回,因果。六千年是,六千年后,依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1-25 11:48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1-26 14:18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1-26 18: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1-26 19:43
                                    五,注定的分离(下)
                                    “星有异象,怕这三界又有一劫。二哥,我们必须回去了。”南越抬头望着星辰明月,对南尘说。
                                    南尘饮尽一杯烈酒,看着捧着桂花糕吃的正欢的薛洋,眉头一皱:“那,四弟怎么办?总不能不管他。”
                                    “二哥,我先回去看看情况,麻烦你找一户良善人家,将阿洋先托付给他们。”
                                    “好吧。”
                                    “哥哥,你们要去哪儿?”薛洋抬起头,望望南越又望望南尘。
                                    南越叹了口气,走到薛洋面前,温声道:“阿洋,哥哥们家里出了很大的意外,不能带你一起回去。先委屈下,到哥哥亲戚家住两年好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1-31 18:34
                                      六,君归来
                                      (这里直接跳到二十三年后)
                                      “当啷”
                                      蓝忘机刺向薛洋的避尘剑被另一把剑横空打落,林中传一道慵懒冰冷的声音:“姑苏蓝氏双璧之一,含光君,竟对一个小小流氓下暗手。”
                                      一身招摇大红色衣袍的少年,银白色的头发高高束起,脸上挂着甜而不腻的笑容,妖治的凤眸淡淡扫视过魏无羡等人,在看见薛洋背影的那一刻,眼底掠过一丝悲凉,转瞬即逝,明明也如薛洋是个痞子模样,气场却直接压倒众人,表面上笑意盈盈,但仍然令人感觉到彻骨的冷意,容貌虽说与薛洋七、八分相似,可比薛洋妖媚不止七分!
                                      “你是谁?”魏无羡冷声喝问。
                                      “薛洋义兄,赏善罚恶司司师,南千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2-10 07:52
                                        dd,大大加油!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20-02-12 02:16
                                          续上文
                                          地府阴司。
                                          深蓝色鬼火飘浮在半空,作为路灯照亮阴间的“路”。说是路,其实不过一座连通两岸,摇摇欲陷的铁锁桥,桥的两端各有两名鬼差看守。
                                          “吱呀”
                                          青铜砌成的大门从外被两名童子推开,南越领着三名阴使走进来。两名鬼差忙上前行一跪拜礼:“司长大人。”
                                          “嗯,起来吧。”
                                          “谢司长。”
                                          “斩魂使可在?”南越问道。
                                          两名鬼差齐齐摇头:“不在,刚走。”
                                          “又去凡间寻找昆仑君了?”
                                          “是。您可是有事找沈大人?”
                                          “没有。小妖。”南越转身对粉衣女童道,“我去赏善罚恶司取公文,你帮我向冥王殿下请十年的假,就说,我要去凡间接四弟回家。”
                                          “是。”
                                          小妖领命来到阴司殿。冥王从三堆半人来高的公文奏章中抬起头问:“可是三弟回来了?让他进来。”
                                          “回冥王,殿下是回来了。殿下让属下向您请十年假期,去接四殿下回天宫。”
                                          “是当年叫薛洋的孩子吧?老二不是很闲吗?让他去。”冥王抿口茶水招招手,示意一青年鬼差小魔上前,“你与小妖,一同去将三殿下请进来。”
                                          “禀冥王。”小妖将腰弯的更低,实在不想看冥王即将变色的俊脸,“殿下派属下进来代请假,先行带着离魄离殇去罚恶司取公文了。”
                                          “那……二殿下……”
                                          “奏冥王,二殿下五日前刚刚与北海九公主完婚。天帝陛下大喜,特准他七年假期,携公主游历四海,无紧急事件,任何人不得打犹。”小魔扑刀。
                                          冥王:……
                                          (前文最后一段误将“司长”写成了“司师”,抱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2-12 17:23
                                            这个,薛洋他在冥界的身份是什么,好像洋洋他还有些事情瞒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2-12 18:33
                                              加油^0^~继续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2-12 18:34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20-02-13 00:38
                                                  七,
                                                  “薛洋十恶不赦,灭常家满门,屠我师门白雪观,害死晓星尘道长,你身为罚恶司司长难道还要包庇不成?”宋岚问。
                                                  “我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我不是求你们宽恕他,饶他一命,而是要与你们交换一个完整薛洋。”南越从袖中拿出一养魂襄,“这里面是晓道长一魂四魄,常氏五十四人中无大罪过,阳寿未尽者也皆已还阳,并各加十三年寿命。如若不信,现在我便助各位复活晓道长,之后,你们可以去栎阳查看,若无罪之人中有不复生者,南某再下阴府将人带回。”
                                                  “即然如此,那便请吧。”魏无羡侧身抬手对晓星尘尸身存放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
                                                  “南千里!”薛洋双膝跪地一把扯住南越的衣袖,“你不是抛弃我了吗?你还回来做什么假善人?我告诉你,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你给我……”
                                                  “阿洋。”南越将剥好的水晶糖喂进薛洋嘴里,清甜不腻的味道打断了薛洋的恶言恶语,南越收起冰冷的伪装,笑容一如当年,“或许我的的糖不如晓道长的甜,但今后,我会学着保护你。”
                                                  衣袂带起的清风吹拂过薛洋的脸,带着那人独有的檀香,亦如当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2-13 20:34
                                                    加油继续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2-13 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