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吧 关注:495,428贴子:13,572,519

《每个人都只错了一点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在白玉楼有了种病叫「生草症」呢...好像是因为幽幽子大人生吞了地藏雕像扩散了病源...幽幽子大人说她不是故意的,只是太了罢了。这种病的感染者身上会不断的生草,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确实有碍瞻观...只要不碰到草就不会被感染的。
其实还好啦,为了及时通知乡民回避病源,我立即坐着电车跑遍了幻想乡(此处bgm半个人上了车),之后才意识到我好像已经被感染了...
唔,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同行的那个坐扫把的金发魔法使,她在第一时间就联系了朋友跑去了魔界玩,说是要尽快离开疫区什么的...你明明已经长了草了啊!
之后是那个染发的尼姑。她身上明明已经有草在萌发了,结果她念了通咒术,将草压下去了....虽然有一时糊涂的可能,但是你跑去对面神灵庙通知他们是不是有点别的私心...
最后是那个天狗记者...为了避免人流减少而影响报纸销量,她好像是把生草症的消息压下去了...喂喂,你们门口看门的那只天狗都已经绿油油的了,你是怎么好意思写下疫情已被控制这样的文字的?!
...即使这样,我相信事况一定能好起来的!毕竟我们也只错了一点点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1-22 23:47
    是的,每个人都只错了一点点,可是草却生遍了幻想乡和魔界。
    难道他们的责任很大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1-22 23:48
      *,生了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1-22 23:53
        草 生了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1-23 00:29
          当代批判性文学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1-23 01:25
            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1-23 01:50
              草。话说回来那些患病或有患病嫌疑的,明知有传染风险还到处乱窜,到底是什么心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1-23 03:29
                批判文学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1-23 07:34
                  草生不可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1-23 08: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1-23 09:32
                      没办法现实中的🍔批是真的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1-23 09:44
                        ……我怀疑你在政治隐喻,而且我有证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1-23 10:36
                          高手


                          回复
                          14楼2020-01-23 12:31
                            nb,注意安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1-23 12:35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20-01-23 13:35
                                严 肃 文 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1-23 15: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1-23 15:29
                                    草,为什么你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某病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20-01-23 16:24
                                      艺 术 源 于 生 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1-23 16:30
                                        等等 本文好像没出现一个人,算不算跑题了(错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1-23 17: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1-23 17: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1-23 18:23
                                              还少了个八意永琳被患者家属砍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1-23 18: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1-23 18:53
                                                  结尾(
                                                  咲夜将刀插回了套间,缓缓说道:“为了顾全大局,我们不能再让任何人走出红魔馆一步。”
                                                  蕾米的眉毛向上一撇,“那样的东西,对吸血鬼来说难道还算威胁吗?”
                                                  “....请容许我冒犯,但现在整个幻想乡境内满目皆绿。目前看来,这种流感所向无敌且势头强劲;事况已经不可收拾了。”
                                                  “啊嘞啊嘞?绿?”
                                                  “那是我们未曾设想过的**疾病...大家都在长草。”

                                                  “希望最大的地方神灵庙已经沦陷了,那个僧侣与尸解仙交涉后,草便蔓延开来。”
                                                  “噗——” 一旁的红美铃将水喷了出来,“神灵庙?那个地方 真的还有能被感染的人吗?”
                                                  “那是当.....美铃,”
                                                  咲夜的脸色幻灯片般沉了下去,
                                                  “你的帽子下面露出的那一截,是什么东西?”
                                                  “啊啊 有什么吗?”美铃伸手一揪,是一段草根。

                                                  “哐当!”
                                                  咲夜撞倒了把椅子,在离美铃三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美铃!你给我站在那里!给我讲讲这两天你都见了谁!一点都不准遗漏!”咲夜擦了擦冷汗。
                                                  美铃显然被这突然的举动吓的不轻,“呃 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人来着....等等,昨天那个牵着人偶的魔法使算吗?”

                                                  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帕秋莉阴沉着脸踱了进来。
                                                  “已经没办法了,那股灵力已经充斥了所有可探测范围。我们完蛋了。”

                                                  ——幻想乡的人们从没想过,用一根线将毫不干连的他们连起来竟如同草芽突破泥土一般简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1-23 18: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1-23 19:00
                                                      含沙射影suki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1-23 20: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1-23 21: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1-24 18:12
                                                            噔 噔 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1-24 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