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吧 关注:43,635贴子:201,741
  • 13回复贴,共1

雷天不捞尸,晚上不背尸。这是我们捞尸界的行内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雷天不捞尸,晚上不背尸。这是我们捞尸界的行内话.... 


回复
1楼2020-01-25 09:36
    雷天不捞尸,晚上不背尸。这是我们捞尸界的行内话,意思是打雷天下河捞尸的话,那些死者的灵魂会被天雷吓的不敢回本体,把他们的尸体捞走会让他们回不了本体最后沦为孤魂野鬼甚至是索命怨魂。而晚上不背尸是因为晚上阴气重,特别是枉死的死者,如果背在身上的话,很容易被附体。
    我家祖辈生长在黄河一带,曾经在这一带非常出名,只是到了我这代恐怕要失传。几个月前爷爷含恨而终,临终前让我别干捞尸这行当,说我没这份心思,不如做点小生意过日子,而且还告诉了我一个秘密,说我们巫家的老祖宗是殄官。
    至于殄官是什么***玩意,我懒得去了解,因为那是祖师爷,老黄历的事儿。
    金盆洗手后开了间小餐馆,结果来吃的客人经常不是这个拉肚子就是那个吃到虫子,前后不到三个月,几十万老本都赔光了,还欠八万外债。
    此刻,我正在餐馆里愁着要不要结业得了,突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老陈头打来电话,他说有个河里的活,十万,问我去不去。
    老陈头是附近一带的兼职捞尸人,算是我爷爷指点出来的,他主职在医院的停尸房里干活。
    有点心动了,十万,五五分也有五万,对目前我这状况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到时再向他借几万来周转,这外债就可得以解决。
    拼了。咬咬牙答应了老陈头,让他等等,我这就过去。
    戴上祖传的捞尸牌后,开着摩托车去载老陈头。
    在路上我问老陈头去哪捞?他说是回卷潭。一听他这么说早知就不答应的,回卷潭邪性得很,是山里的一个隧洞,弯弯绕绕的很多圈,尸体一旦被卷进去三天浮不上来,而且还不一定能浮上来,传闻那洞里有一头上吨鲶鱼,一口能把过河的水牛给拖下水去。
    我说要不还是别去了,爷爷以前就告诉过我,从风水角度来讲着地方叫蛤蟆入潭,甭管生死,下去就别想上来。
    老陈头说没事,有个同行去看了,尸体浮已经浮上来了,是具穿红衣的女子。
    “不去了。”我刹车停车,“陈叔,你也是这行的老前辈了,捞尸最禁忌的东西你应该比我清楚。晚上去捞这穿红衣***尸,十条命都不够死。”


    收起回复
    2楼2020-01-25 09:42
      没事,一会儿你就掌船,我来捞。小阳,我知道你这两个月不好过,干啥都不顺心,听叔一句劝,你祖上一直下来都是捞尸人,你不把传承这门活,你的祖宗那些能开心吗?老陈头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开车,有啥危险他担着。
      突然心理很感动,老陈头不是贪财,而是想帮我忙。
      来到回卷潭的边上,主家的人在等着了,貌似还来了不少,看架势不是家里有钱那么简单。
      “老大哥,你要的船只给你准备妥当了,我家大小姐的尊体什么时候可以去捞?”一脖子上纹了卍字刺青的墨镜中年见我们下了车马上过来问。
      老陈头说马上就去。然后取下背包,问了主家大小姐的名字,在河边点上五支香,两根蜡烛,在纸钱上用朱砂写上主家女的名字……
      然而,纸钱怎么点也点不着,这是摆明主家女不肯收下这钱,蜡烛也在秒速间烧完,再看看那五柱香,有两柱的烧的比另外三柱快。大脑马上出现四个字,四个非常这行最为避忌的字,三长两短。
      “小阳,待会儿我自己一个人去,你别下来,如果我回不来的话……”老陈头没把话说完,就跳下了船,迅速的划船离开岸边。
      万万不能让他一个人去,我毅然跳下了河朝他游去。
      小阳啊,你这又是何苦呢?陈叔停下了船拉我上去,唉了声,你这人就是犟。
      来到红衣尸体不远处,我看到死者是肚皮朝天的。喃喃的道:“背部朝天魂魄不变天,捞尸者洪福齐天。肚皮朝天,法力无边。陈叔,咱们不捞了好吗?”
      陈叔说这行的规矩不要忘记,下了河除非把命搭上,要不然是不能回头的。
      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心里默默的祈祷洪福齐天一切平安。
      我把船划到那女尸旁,陈叔套好绳套弯腰套住她双脚,我准备搭把手的时候,突然尸体竟然沉入水底,连同陈叔一块带了下去。
      浮尸沉水,必有诡。
      我怕陈叔会出事,急忙跟着跳了下去,冰凉的河水冻得我浑身发抖。说来也奇怪,当下可是三伏夏日,这河水怎么如此冰冷刺骨。而且还感觉水底好像有成千上万双眼睛在盯着我,盯的我浑身不自在。
      一分半钟过去了我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两分钟之后陈叔还没上上我心里开始慌了。
      该不会是上不来了吧……


      回复
      3楼2020-01-25 09:43
        我没有放弃一次潜了下去,手电在水底晃来晃去,也没有看到陈叔。
        三分钟过去了,在我认为陈叔已经不可能有生还的时候,他浮了上来,手里拽着绳子,示意我可以拉绳子了。
        “陈叔,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上不来了呢。”说完我爬上船开始拉绳子,把出水面后,想搭把手拉陈叔上船,他摇头表示不需要,示意我划船回去,他就待在水里。
        在抬死者上岸的时候,我感觉死者的皮肤好像很有弹性,就跟活人一样,好奇怪。
        祖师爷保佑,这次没出事,我说陈叔咱们五五分吧,但他却只要了四千四百块,突然来了句想买套房子。
        什么房子四千块能买到?除非是纸扎的。我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他笑了笑也没说啥。让人送他回去,他把给死人化妆的那些工具交到我手中,说剩下的事就我去,他回去喝点小酒睡个每觉做个美梦。
        现在的捞尸人都讲求一条龙服务,捞尸、入殓,用社会上的话来说,钱难赚,屎难吃。
        把女尸送回主家,墨镜保镖带我去 见了一个男人,应该是女尸的父亲,印象最深的就是脖子上有个卍字的刺青,他上下打量着我,还问了我生辰八字什么的,说很合适,让我一定好好照顾她女儿。
        我也没多想,不过这家人挺讲究的,入个殓难不成还会八字不合?
        死人化妆我比我爷爷还厉害,因为我心比较静,在死者房间里点了三柱香,喝了一口黄酒。
        沉心静气,心无杂念,对着女尸一拜之后,我褪去死者的红衣,正要给她换上寿衣之时,眼皮突然跳了起来。
        抬眼一看,香炉上的三炷香全都熄灭了。
        我心里一慌,急忙划火柴点香,但火柴刚一点着,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冷风就吹灭了。
        接连好几根都是这样。
        突然整个房间的温度骤然下降,冰冷的就像那刺骨的河水一般。
        我心里一突突,顿时明白了,转身一看,不知何时那女尸已经直挺挺的坐了起来,一双煞白的眼珠挣得浑圆,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吓的往后退了一步,脚怎么就迈不动了,好像粘在地上一般。


        回复
        4楼2020-01-25 09:43
          “姐,你别吓我了,我就一混口饭吃的。对,我承认几个月前金盆洗手退出捞尸人这职业,我也不是职业的死人化妆师,现在重新那起这行的饭碗是生活所迫。哦,对了,我会念经,我给你念往生咒,让你早日投胎,你不要搞我好吗?”说完我念起了往生咒,这往生咒跟音乐不一样,我念的是古籍版,很长很难背的,当初爷爷逼我整整背了两个月才背熟。
          念完往生咒后朝她的尸体拜了一拜。“姐,如果你死于非命不甘就这么去投胎的话,我粉身碎骨也一定给你查明真相。如果你同意,我现在就给你尸检。”
          刚说完这句话,房间里的温度就回升正常,那女尸也躺了下去,而我的身体也能动了


          回复
          5楼2020-01-25 09:43
            第2章 离奇自焚的陈叔

            以前给死者化妆或者缝接的时候我都会研究死者的死亡时间以及是不是真的溺死,从小我就爱看宋慈手札,尸检这习惯就是从那本书学来的。不过从未跟谁提及过,因为这些都是自己猜测的,权当闹着玩。
            在床头插上一炷香后,戴上手套开始检查。
            突然她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化,浮肿的身体,眼珠子都快凸出眼眶,舌头伸出老长,而且还长了一层层绿苔,还有就是脖子上有一条细细的勒痕。
            初步断定死者死亡时间超五天至六天,死因大有可能是被勒死,那么身上的红衣服不是她自己穿的,而是有人给她穿上的。
            如果我有问米的本事,那就可以直接请她上身得知答案,可惜我不会。
            眼下先抛开是谁弄死她的,刚才抬她尸体回来的时候可是有不少人看到过的,现在这样子就算我是神仙也不能把她恢复到原貌。
            完蛋了,那姓龙的八成是混黑的,把他女儿的遗体整成这模样,他不弄死我才怪。
            算了,坦白吧!
            用被子把她的尸体盖上,然后走回大厅找到龙老大。道:“龙先生,有两件很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听完之后你要怎么处置我都行,但希望你能给你女儿找出真凶。一,你女儿是他杀,并非自杀。二,由于我用了特殊的方法破了你女儿身上的怨气,泄掉怨气之后她现在的遗体恢复该有的样子。不怕跟你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怨气的死者,你女儿很不甘心,如果不查出凶手还她一个公道,这事恐怕……”
            “你肯定是他杀?”龙刀疤的眼神忽然一变,变的很很吓人。他这种眼睛叫三白眼,而且还是下三白,比恶狼的眼神还可怕,这种人在古代的话就是无恶不作之徒。
            我回避他的目光,点了点头,“是,虽然我不是专业人士,但基本的常识还是懂得,是他杀,杀她的是一根细线,从她的五官来看,她死之前是没有任何挣扎的,也就是说你女儿是在昏迷中被人勒死的,然后给她穿上红衣服抛尸制造假象。”
            “走,看看去。”沉默了很久的龙老大说道。
            等我们来到死者房间的时候,龙老大示意其他人在门口候着,单独让我进去。进去后,我看到死者身上的被子有被动过的痕迹,我明明完全盖住死者全身的,但现在死者的半个头的露了出来。掀开一点点她头上的被子,一看傻眼了,死者的脸居然不浮肿,而且眼睛也是闭着的,但就是嘴角上扬的弧度感觉她在笑。


            回复
            6楼2020-01-25 09:44
              “小兄弟,你不是说我大闺女死状很恐怖吗?你看她多安详还带着微笑呢!不错不错,你这化妆水平值得十万,待会儿再赏你十万。”龙先生说完准备离开。
              “龙先生。”我叫住了他,“刚才明明不是这样子的,我怀疑你女儿要尸变了。”
              一派胡言,再胡乱说话我弄死你。龙老大让人把我赶出了别墅,还扔给了我十万,留话说别乱说话。
              我感觉这事很不对劲,处处透着诡异。
              回去后马上去找吸血发,吸血发是向他借钱人给他起的外号,意思是跟吸血鬼一样,只要借了他的钱就能榨光你身上的一切可榨取的东西。
              还钱的时候吸血发给我算了算账,结果他么的借八万还十五万,本来想当场发飙,但看到他们人数众多,权当破财消灾。
              第二天,准备去进货的时候,来了个电话,接起一听,对方问我是不是叫巫阳,我说是。
              对方让我去趟市医院,说陈铎有遗物要我去领取。
              一听到遗物我差点没一个踉跄摔倒,陈铎就是陈叔,他……他死了?
              去到医院太平间门口的停尸房,老法医给我了一个箱子,说这是老陈留下的,上面还写着我的名字。
              我问老法医,陈叔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走了呢?他说尸体是在回卷潭旁边发现的,是盘坐在灵屋里头把自己烧死的。
              灵屋?这……这怎么可能。
              记得昨晚陈叔说想买间房子住,难道他说的房子就是这灵屋?
              不,这不是真的。如果陈叔也死了,那我真的没朋友了。
              看着皮肤被烧得有点外焦的陈叔,我跟老法医说,这化妆的事我来吧,算是送陈叔最后一程。
              在给陈叔清洗身体的时候,我突然发觉陈叔不是死于烧死,而是憋死。脖子上有掐印,再尸检一下,时间大概是十二小时之前,也就是说在昨晚十二点之前就死了。
              为了进一步确定陈叔的时间,我拜托老法医检查检查陈叔。但他来那么一句,陈叔留下书信,说谁也不能给他尸检。
              老法医说陈叔平时为人不错,我也希望给他检查,但他已经留了言,证明死者不想被人检查。
              我说我刚才看了下陈叔的遗体,他的死亡时间是四个时辰之前,而且还不是烧死的,而是被掐死的。
              老法医说我知道你跟陈叔关系很好,但希望我尊重死者遗言。
              听他这么说,我更加坚信这里头有什么隐情,他来了那么一句,有些事情不是非得查个水落石出的,跟你稍微透露一点,昨晚老陈来找我喝酒的时候我就看出他已经死了,是憋死的。
              怎么可能啊?
              如果这老法医说的是真的,那么陈叔昨晚潜下去那么久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但他为何还能上来而且跟我一块抬尸,还跟我说话?
              我回到停尸房,院方出钱把陈叔的遗体送去火化了。我想去追,但看到陈叔留给我的遗物,我停住了脚步。
              拆开箱子,里头是没多少东西,一张银行卡,密码写在背后,一封信,一个肚兜,但着肚兜却是羊皮做的。


              回复
              7楼2020-01-25 09:44
                薇❤gz号


                回复
                8楼2020-01-25 09:47
                  西湖书楼


                  回复
                  9楼2020-01-25 09:47
                    回复
                    3871


                    回复
                    10楼2020-01-25 09:47
                      打开信,里头写道:小阳,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相信我已经死了。最近老朋友那些一直找我,说是时候上路了,我都没答应用各种办法驱赶走它们。我有点不放心你,有些话早就想跟你说了,当年你爸跟你二叔去捞尸前,把这羊皮肚兜叫给了我,说将来撑不住的时候把这交给小阳。之后他俩就再没回来了,他们去捞尸的地方是叫回卷潭,切记,那地方千万别去。还有,你祖辈都是跟尸体打交道,这是你的宿命,你逃不掉的。既然你不想捞尸,那就守尸吧,我跟医院打过招呼,只要你肯来,我的位置给你留着。不要太过伤心,当年要不是你爸跟你叔替我去捞尸,死的人就是我。我陈铎欠你巫家的这辈子还不了下辈子还。
                      看完陈叔留给我的信,我唉了一声,也许陈叔早已经料定他会死,想用他的死来挡一劫。每个捞尸人都会有一劫,如果不死,以后就很低的几率会溺死,要是没应劫的人,没准下一趟捞尸就会出意外。
                      老爸跟二叔是死在回卷潭的,怪不得爷爷以前从来不说,他这是怕我去那地方,连曾经在这一带名声最响亮的捞尸兄弟都折在回卷潭,我这半吊子去了岂有活命的机会?
                      拿起羊皮肚兜看了看,上半部部分是一些奇怪的文字,下面的是梵文,都是些大悲咒、往生咒、清心咒什么的,这些字我能看懂。从小就被爷爷逼着认梵文,原来爷爷早料到会有今天。
                      陈叔的骨灰就寄存在火葬场里头专门寄放骨灰的地方,费用还是院方一次性支付了。陈叔不是死在医院的,但院方能做到这些,当真没得说。


                      回复
                      11楼2020-01-25 09:47
                        你会害怕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2-26 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