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吧 关注:3,628,232贴子:83,643,049

几十把极道帝兵能否杀死一个(升华弃天帝~巅峰金乌大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个世间被绝望与恐惧的气氛所淹没,见不到一丝的曙光,杀戮在继续,不曾停息,人们不知道几位至尊到底需要吞食多少生灵。

星空古路成为了至尊的会师之地,是为重点,因为这里有圣人,有强者,不算很少,自然是一场大祸。

能走的人都走了,只要留下的,必死无疑!

宇宙各地,所有圣者都在大逃亡,选择最为荒僻的星域,不抱团、不扎堆,这样才有可能活下来的希望。

到了现在,至尊血洗了诸多古星,已经看不上单独的个体,不会为了他们而去猎杀,若是有大圣以及诸多圣人同时被发现,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那肯定是一场悲剧。

到了最后,古代至尊聚首,杀的人太多了,早已不知是几千亿,还是上万亿,整片宇宙都在哭泣,都在流血。

“这才刚刚开始而已,还远不够啊,盛宴还在后面。因为这一次我们的损失太大了,即便这一世无恙,可过去一段岁月后可能就挺不过去了。”

没有人可以长生,纵然自斩了一刀,蛰伏万古,也不行!毕竟他们已出世了几次,破开仙源而现,这样即便不极尽升华而提升到绝巅,但对自身也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活下来,虽然付出了代价,但并不是真正的长生,制约太多了,终究是要化成尘埃!

他们所能做的,只是延缓这种趋势,而非永世不死,时间一到,一样会被磨灭。

下一次,有的人也许连发动黑暗动乱的机会都没有了,注定要坐化在岁月中!

沉眠万古,加起来总共就活动了几天而已,这已经这般,让这等强大的人物实在是不甘。

“也许该去血洗一些真正的重量级生命体了,让我们的兵器更强,同时也许能强化我们自己,延长仙台的长生与不朽期限。”石皇冷森森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轮回至尊心中一跳,道:“除非是血洗禁区,杀同级数的人!”

“不,去杀神祇!”不死山的主人石皇声音冰冷。

“所谓的神族,他们也不过如此,算的了什么!”光暗至尊冷冽的说道。

“不,是去杀帝器中的神祇,夺取他们的命能,可强化我们的兵器,而且或许能让我等存世的时间延长一些。”石皇无情的说道。

“这……”所有人都心头一跳,这种手段太激烈了,也许会有天崩地裂的后果,可以预料,他们都可能会受到威胁。

“有什么激烈的,成仙路错了,天地混乱,这个时间点隔断了万古时空,就是你我也推测不到将会发生什么了。昔日的人也注定不知,推测不到这一世,不会有后手,更不会出现意外。”

石皇森然说道,手中的黑色天荒大戟锋锐无比,杀气惊世,他非常的强势,主张要杀个彻底。

最终,古代至尊没有什么异议了,几人都接受了这个决定。

成仙路的出现,是诸多至尊推算到的,结果也对也错,说不清。这是一个特别的时间点,隔断了万古时空,此后的事无法推演,藉此杀戮一番,让自己达到最强状态,以便应付不可知的未来,是每一个人的心思。

“轰!”

天崩地裂,血杀在继续。

有的小世界保了下来,没有遭受苦难,因为人太少,不值得前往。

还有一些密地,因为有古之大帝隐世界法阵等,也暂时没有被发觉。宇宙太大了,只要至尊不临近,这些帝纹还是可以蒙蔽一切的。

甚至,个别古皇与大帝的完整无暇的、专门用来隐藏气机的阵纹,可以封锁尽一切,就是古代至尊从附近路过也不见得可以立即感知。

血海中,总会有希望的种子留下,宇宙太浩瀚了,古代至尊也不可能真的达到每一个地方,总有很多荒僻无人烟的星域被遗落。

甚至,不少区域自古都无人踏足过。

然而,当古代至尊真正用心去感应,专门寻找某些传承时,这是一场难以想象的大灾难,很难逃掉。

“找到了……光明族的炼神壶!”

这一日,光明这颗古星遭遇了血洗,该族所有人都在祈祷与呼唤,炼神壶中的神祇复活,达到了最绝巅状态。

青金铸成的神壶,剧烈暴动,内部的神祇震动,进行血杀,大战至尊!

“你是我们这个级数的人创造出来的,纵然可以伤我等,但终究还是差了一些火候!”

古代至尊虽然不在无暇状态,但毕竟还有皇道法则,且自己身上也都有帝器,且有两位至尊出手,这场悲剧不会有任何意外。

最终,炼神壶被打爆了,化成了碎片,被石皇与轮回至尊两人平分,将神祇熔炼进自己的兵器中!而且,将当中有一部分亦暂时炼入了躯体与仙台中,等待锤炼与化尽。

有这样的例子在前,光暗至尊、神墟之主、弃天至尊也开始出手,这一日最惨烈的事情发生了。

原北斗星域的传承,相继遭遇了灭顶之灾,即便逃进了星域中也不行,被追踪了下来。

中州四大皇朝之古华皇朝、神洲皇朝先后覆灭,成为了历史,只有少部分被“恩赐”的人活了下来,那是十不存一的种子,是黑暗纪元的不成文的约定,而帝器则被毁掉了!

这是一场暴动,两大皇朝接连两件帝兵复活,可全都被打成了碎片,神祇被杀死,被至尊将生命之能吸收了个干净。

这个影响太大了,震动了全宇宙!

“这才开始而已,我们不仅要活下去,还要铸成最强的兵器。”

他们还要继续,还要血杀,这一路上诸多星域淌血,几人毫不留情。

另外,大成霸体也在屠杀,他一个人没有去动帝器,但是却毫不手软的大肆屠戮,残酷比之古代至尊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身后是尸山血海,他的脚下伏尸无尽,像是一个盖世魔王,发丝都被血雾缭绕着,一步一步远去,宇宙因他而震动。

几大至尊最后的目标是北斗,因为那里注定还有帝器,比如乱古的兵器,以及阿弥陀佛大帝的降魔杵,甚至可能还有其他帝器。

而石皇则摇头,表示最后再去北斗,那时也算是踏上了回路,他神色冷酷到了极点,道:“虚空,你已经死了,但仇怨还未消,帝誓已经过期,用你的血脉与帝镜来补昔日之恨吧!”

他的目标是姬家,要在全宇宙搜索,将之毁掉,更是要粉碎虚空镜。

“我与你同去吧,毕竟那是一面沾染过至尊血、极为古怪与强大的仙镜。”弃天至尊说道。

“不用,我期待那面古镜足够惊艳,这是我与虚空的恩怨,将会至此终结!”他手持黑色的大戟,独自一个人上路了。

几大至尊先后分开,没有立即回北斗,依然在寻觅强大的猎物,要从不同的路线上血洗天上地下。

“轰!”

元圣古星破灭,因为这里有诸多修士嘶吼,愤怒的诅咒,不甘屈服于命运,结果轮回至尊轻轻一弹指,直接就将这颗星辰粉碎了,这是第一次屠星。

其他各地,伏龙古星、渊海净土等十八地,亦先后遭遇血洗。

“虚空大帝……你在哪里,再为你的子民出来一战吧!”

“呜呜……可怜虚空大帝早逝,不然怎会让黑暗动乱临人间。”

不得不说,虚空大帝的功绩太大了,荒古岁月,他血战八荒,一身挡诸至尊,拼斗了一生,在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传说。

一些老大圣知晓那段岁月,用大念力嘶吼,让众生祈祷。

“众生的力量,这也许是唯一的希望了,虚空大帝已死,无法护佑众生了,但是我们自己的念也许可与至尊清算。”

这是几位老大圣提出的办法,是翻阅无尽古籍寻出一种说法。

众人怀念虚空大帝、人皇、圣体等,同时诅咒古代至尊,充满了血与恨!

“用众生的念力与我清算,太弱了!众生又如何?根本不够看,也许只是在成帝时、或者在成仙路上,于这些关键时刻才能对我有影响,平日你们算的了什么,众生的意志就是站在世界最绝巅的人用来践踏的!”

光暗至尊无情的冷笑,他一指点出,缠绕过来的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机直接就炸开了,无法加身。

相对应的,古星上许多人眉心炸开,鲜血淋淋,出现一个可怕的洞,全都倒在了血泊中,大圣亦是如此!

“人皇、虚空大帝……你们……在哪里?”

这是一个老人临死前的喃喃声,充满了绝望与不甘,花白的头发满是血迹,苍老的躯体下护着几个孩童。

而这是人间惨剧中的一例,千千万万,亿亿万万,太多的悲剧,都在继续!

地球,函谷关上,四道身影并立,那个相貌平凡、最为普通的男子,用手摸了摸脸颊,上面满是泪水。

这是身体的本能,也是他识海最深处的某种触动。

“我听到亿万生灵在恸哭,在呼唤我,他们充满了绝望……”他轻声说道,擦去泪水,道:“是时候了,我们该动身了,纵死又如何。”

“是的,正是那几人志得意满时,警惕心最松。想必那些兵器也该复活了,最后的、唯一的机会到了,纵死也要与他们一战!”雄姿伟岸的神农说道,他也听到了无数人的呼唤,直接传进他的灵魂中,像是从荒古岁月而来。

函谷关上的身影消失了,冲进了宇宙深处。

“砰!”

光暗至尊,身体炸开一串长长的血花,他一个踉跄,而后依然未能止住身形,横飞了起来,浑身是血。

可惜,终究是未能殒落。

虚空无声无息的裂开,一个相貌普通的男子走了出来。

“是你,施展出了专属于虚空大帝的禁忌仙术!”他已经听轮回至尊讲过,虽然见到这张面孔是那么的熟悉,但依然神色冷漠,道:“你虽然拥有帝体,但是却早已不是原来的你,失去了皇道法则,也想与我争,只能算是送死!”

来人沉默,一语不发,拥有帝体,但终究还是没有能一击绝杀对方,这个结果也在预料中,但还是要一战。

另一片星域,神农突现,同样是用利用帝体将轮回至尊打的大口咳血,差点让其断为两截,但还是差了一筹,不能成功。

轮回之主露出了最残忍的笑,道:“终于走出了函谷关,我一直在等待你们出现呢,哈哈哈!”

显然,宇宙中能威胁到他们的人都将消除了,全部要绝灭,再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他们的脚步。

“轰!”

远方,又一件帝器崩碎,又一件无上的仙兵毁在了这一日。

几道身影赶来,几大至尊皆现,而后从各个星域合围,将函谷关走出的四人困在了一域。

“这可是真是一场意外,虚空我们又见面了!”不死山的主人石皇冷幽幽的说道,将一具大圣的尸体抛了过来,道:“这是你的子孙,我灭了很多,而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不过他们的巢穴似乎不少,还没有灭干净。”

毫无疑问,这将是最终一战,几大至尊合围,看着几人,像是盯住了最为纯粹的仙精,这是与他们有一拼之力的人,体内的精气必然如海般。

“杀了你们,在血洗完万域,这一世就算是落幕了,你们献祭吧。”石皇森然的说道。

“这一世是该落幕了……”前方那个普通的男子带着悲恸,这样自语。

“你知道就好!”

“我知道的,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是你们也要付出代价,你们为自己创造出了足够多的大敌!”与姬子一模一样的男子大喝道,第一次是如此的威严,震动宇宙。

“大敌,这个世间还有吗?就凭你们还不行!”石皇仰天大笑。

“帝兵也是有生命的,你们连碎数件,全宇宙的帝器都已经被惊醒,全都自主复活,今日要诛杀尔等!”与姬子一模一样的人并不高大,但是那种威严与正气却震慑人心。

“轰!”

降魔杵震动,粉碎万物,从天而降,紫气万道,蒸腾而上。

“铮!

仙光划破永恒,太皇剑出世,照亮九重天,撕开宇宙,杀到了这里!

“哗啦啦!”

九黎图震动,粉碎天宇,从极其遥远之地而来,横贯亿万星河,压落下来。

“嗡隆!”

西皇塔冲霄,仙泪绿金,泪光洒满宇宙,众生恸哭,摇动了三十三层天,压盖人间界,镇落而下!

……

一件件帝器,全都被这万古最惨烈的杀戮惊醒了,一同觉醒,齐齐出动,自主来此镇压古代至尊!





宇宙被划破,一道又一道最为璀璨的仙光飞出,让黑暗与冰冷的宇宙在这一刻一片通明,光芒璀璨。

这像是开启了一个新纪元,照耀过去、现在、未来,贯通了古今未来!

也不知道有多少件帝器复苏,粉碎万物,宛若在开天辟地一般,镇压而来,一起对付黑暗动乱!

古之大帝的气息在爆发,全宇宙都在颤栗,一尊又一尊巨大的法相在不同的星域中暴涨,而后撕裂宇宙而去。

一尊又一尊远古先民膜拜的身影仿佛归来了,重新降临在这个世间,要平定这万古来最可怕的黑暗血乱。

天地万物,一草一木全都在惊颤,一挂又一挂星河都在簌簌抖动,就更不要说是宇宙万灵了!

从来没有一世像现在这样,这么多的大帝兵器复活,一起出动,全部镇压向一域,这简直像是在灭世。

这不是简单的复苏,而是真正的彻底复活,堪比古之大帝一击,这么多兵器杀来,天地都要凋零了。

几位古代至尊第一次这般震动,再不像以前那般从容,一个个都露出了凝重之色,每一个人都如临大敌。

这般帝器都是他们这样的人祭炼出来的,想要毁掉有很大的难度,更何况是,他们而今仙台有缺,并非无暇。

这么多把兵器一起出现,古往今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应付,太恐怖了。

若非是五位至尊站在一起,绝对没有任何悬念,一人的话直接就会被打成飞灰,当会成化成尘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2-03 14:52
    “铿锵!”

    石皇手中的黑色大戟剧烈抖动,乌光裂天,巨大的戟刃闪动可怕的光芒,像是可以劈碎所有阻挡。

    但是,冲来的兵器根本就没有一丝的迟疑,发动了至强的一击。

    “轰隆!”

    降魔杵砸了下来,狂暴无比,宇宙瞬间就崩塌了!当的一声与那黑色的大戟撞在一起,震的石皇手臂都一阵发麻,露出惊容。

    这些兵器愤怒到了极致,超出了他的现象,一个个都复活了,宛如昔日的大帝重临人间。

    降魔杵是阿弥陀佛大帝铸成的至宝,为佛门无上降魔古兵,过去总是缭绕瑞彩,神圣祥和,可是在成仙路上被溅上了太多佛徒的血,近乎大变。

    这个时候,它如一头紫色的怒狮,吼碎宇宙,通体紫光大盛,拼命砸来。

    “当!”

    惊天巨响发出,降魔杵暴动,又一次砸了下来,紫色的兵器发出了亿万丈光,隐约间仿佛有一尊大佛屹立在虚空中,要镇压石皇。

    石皇手中大戟在颤动,这一击让他手臂又一次发麻,很是震惊,道:“好一个阿弥陀佛,看我如何毁你兵器,熔炼入我的仙器中!”

    然而,他话语刚一落,要用禁忌秘法专门对付降魔杵时,旁边一柄璀璨的仙剑当即就劈了下来,太过犀利了,太过璀璨了,照耀的石皇都几乎睁不开眼睛!

    太皇剑落下,攻击力举世无匹,它龙首为锋,龙尾为兵,拥有无上的攻伐威能,斩破宇宙,无人能撄锋!

    石皇一震,避过锋芒,轰击降魔杵,亦极力躲避太皇剑,可还是稍慢了瞬间,灿烂的光划过,黑发散落,他被斩断下一绺发丝,只差一点而已,那柄仙剑就会割裂他的血肉。

    太皇当年攻击力举世无匹,他的法号称比肩攻击力最强大的斗字秘,是一种无上仙法,其兵器的攻击力自然亦如此。

    石皇大怒,轰开降魔杵,探出一只大手就要直接抓那柄璀璨的仙剑,想要捉到手中后炼化掉。

    他是万古来的无上至尊,世间谁能匹敌,自从他成道后不要说斩他发丝,就是欺近他的身前的人都没有。

    而今,直接就被削掉一缕黑发,这简直是一种奇耻大辱!

    “轰!”

    天地震动,无尽的泪雨飞洒,一座绿金塔压落,震的**八荒都在哀鸣,宇宙要大爆炸了。

    西皇塔砸向那只大手,恐怖滔天,道则无穷,光芒无尽,瞬间就让那只大手一颤,差点就砸中。

    石皇震怒,这一刻几件兵器都攻击向他,不是不能以帝体硬撼,但是却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生命精华对于他来说太宝贵了。

    “吼!”

    他一声大吼,口中喷出一片炽盛光,那是帝道法则,化成了火焰,要将西皇塔淹没,以无上法则炼化。

    “哗啦啦”

    古卷斑驳,横空而过,九黎图截断前路,内部是一片璀璨星空,广袤无垠,它的防御力绝对是惊人的。

    所有光焰都被收了进去,自身光芒大作,将法则分解,实在对付不了的,则直接导入了另一片星空。

    “几件兵器而已,也敢对我无礼!”石皇真的怒了,浑身发光,帝道法则迸发,秩序神链如铿锵作响,如一根根仙金铸成的链子般自其体内飞出。

    然而,帝器也都发光,古之大帝的法则纵横交织,复活过来的神祇同样拼命,且这一次一下子就是四件一齐飞了过来,同时镇压。

    古代至尊的确很强大,是这个级数的兵器的缔造者,虽然他们绝对的强大到了无敌,可是面对同级数攻伐,也不可能全克。

    四件兵器啊,相当于古之大帝的攻击,不然这些器物何以能成为昔日至尊的掌中兵,没有相应的攻击力根本不配。

    石皇顿时有些狼狈,被四件兵器围着镇杀,不极尽升华的话,到最后说不定还真的会发生意外!

    “杀!”

    另一边,其他几位至尊一样如此,都陷入到了这种战局中,原本他们还想救援石皇的,结果仙光一道一道的飞来,镇杀向他们。

    “兵器也想称尊,你们还差点事!”轮回至尊大吼,奋力挣动,镇压周围的仙光。

    “哧!”

    乱古战斧惊天动地,它有两种形态,一种为道符,另一种是无物不破的斧,在两者间转化,可以炼化万物,可以切裂宇宙。

    轮回之主身上的青金战衣发光,他以手指硬撼,想击碎斧刃,恐怖无边。

    “咚!”

    一声巨响,一口大印砸落,太阴人皇的大印出现,虽然残缺了一角,但依然绝世强大,镇压宇宙万物。尤其是现在复活后,像是有了人皇生前的一缕意志,要护众生,威力格外的强大!

    轮回至尊一个不注意,在几件兵器的攻击下,几乎被人皇印砸中,脸颊上被轻擦了一下,鲜血淋淋,恐怖无比。

    若是他人,被帝器打中,绝对会形神俱灭,化成宇宙尘埃。

    而古代至尊则是一个踉跄,并没有受到重创,将那些法则抵住了,这种盖世的神能几乎让人要绝望,这还怎么战?

    不过来的帝器足够多,足有十几件,将几大至尊淹没,发生了有史以来最为可怕的一战。

    从来没有一次像这般,诸多兵器出世,一起镇压至尊,古来仅见。

    因为这次黑暗动乱波及的范围太广了,将所有兵器都惊醒,导致它们相继复活,参与到了这场旷世大战中。

    “没用的,终究是兵器而已,我们能炼制,就能毁灭!”光暗至尊嘶吼,手中的光杖与暗盾一碰,光暗交融,能量发生了大爆炸,他发出了最可怕的法则力量,将几件兵器崩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2-03 14:54
      其他至尊也都狂暴,除却没有极尽升华外,都动用了最可怕的禁忌法则,粉碎日月星辰,毁灭天地万物。

      “杀!”至尊嘶吼。

      宇宙颤栗,众生胆寒,很多人都跪伏在了地上,无论相距多么遥远,都感觉到了这种莫大的压迫,像是在直面古之大帝。

      这场旷世大战,从一个地方打到另一个地方,不可避免的波及到了很多星河,让一些星域化作飞烟,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战斗前所未有的激烈,有帝兵被毁掉了,炸碎了宇宙中,成为了过去,这是一种最为悲惨的落幕,让人哀叹。

      至尊拼命,来了这多兵器都难以镇压,反而有帝器被毁掉了,当然也有至尊负创,血溅星空,鲜红的血触目惊心!

      “杀!”来自函谷关的人动了,与姬子一模一样的男子视死如归,发动了最可怕的一击,让石皇的身上溅起一朵血花。

      但是,他并不能能将其格杀,自身遭到皇道法则反噬,大口吐血,踉踉跄跄的倒退。

      他屹立在准帝绝巅的尽头,最为重要的是拥有帝身,理论上可与至尊一战,但可惜的是发挥不出皇道法则,生死搏杀终究是不敌的。

      “虚空,真是一场意外,想不到我们还能在这种情况下见面,这真是太美妙了,你……将会被血祭,化作生命物质,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石皇残忍的大笑,手中的黑色大戟指向前方,刃口处的雪亮光华震碎九重天,他通体被混沌气缭绕,像是一个盖世的神魔!

      “好,今日我就是虚空,与你一战!”相貌并不出众,可是此时的他却是这般的刚烈,一往无前,要以生命进行最后的一场血战。

      石皇心头一跳,这种神情,这种决绝,让他想起了昔日的那场大战,虚空血战八荒,怀着必死之心,一个人进不死山,面对几位至尊。

      太像了,石皇原本是知道的,这不是虚空了,但此刻却有一丝动摇!

      “好,既然你说此时是虚空,那我就把你当做他来对待,太多的仇,太多的血,你杀我不死山的至尊,今日要清算!”石皇大吼,手中大戟裂天,道:“虚空,你的兵器何在,还能否一战?!”

      许多兵器飞来了,但是却还未见虚空镜。

      “虚空镜到了!”

      星空的尽头,一个男子手托一面古镜,他摇摇欲坠,浑身是血,而那面镜子也是鲜红,被血染红了。

      神王姬皓月出现,站在遥远的星河尽头,道:“这是姬家上下所有人的鲜血,全部浇灌在上,我们的血脉中蕴含着祖先的希望,是他生命的延续,蕴含了他的大道碎片,今日请祖先复活,为了众生进行最后一战吧!”

      “无上的虚空大帝……你在哪里?这个天地需要你……”

      无尽的星域中,诸多生命古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祈祷,在悲呼,在恸哭,这种念力化成了一片**,汹涌澎湃,让古代至尊都动容了。

      “呜呜……虚空大帝……请再为你的子民进行一战吧,上苍求你了,让他归来吧!”

      “镜来,随我一战!”就在这一刻,那容貌普通的男子,双眸爆发出了炽盛的光,一声大喝,震的整片宇宙都是一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2-03 14:55
        宇宙战场,战斗在继续,只剩下了叶凡一个人,彻底是没有了希望,整片天地都充满了阴霾与肃杀。

        到了现在,谁可制衡石皇、弃天至尊?再无人是对手。

        叶凡浑身是血,他杀到躯体残破,神能耗尽,没有了一点战力,看着这个结局,有心无力,充满了不甘与悲愤!

        轰!

        一件帝器炸开,被打碎了,但是亦震出一股强大的波动,将两大至尊打的半边身子是血,差点残掉。

        没有了希望,让人绝望,帝器的疯狂到了一个极致,要玉石俱焚,这对于两大至尊来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古代至尊共五件帝器都被毁掉了,面对这些帝兵的暴怒,会处在生死险境内。

        “锵”

        远空,传来剑鸣,有杀剑带着滔天的血光而至,有新的帝器加入了。

        是灵宝天尊的一柄杀剑!

        接着,第二柄仙剑飞来,血光扫灭星辰,长达也不知道多少光年,突破宇宙禁锢而瞬间抵达。

        黑皇怒啸,张口一吐,第三口杀剑飞出,剑体上是屠仙的烙印,血淋淋,让这片宇宙都是一震。

        星空深处,一只猴子与圣皇子很像,站起身来,松开了手掌,一柄与他气息相近、已经相融的杀剑腾空而去,化成一道永恒之光杀来。

        轰!

        四柄杀剑齐至,轮动起来,爆发出了璀璨的芒,劈杀而下,让帝器多了一股力量。

        且,就在刹那间,遥远的星系中,一片壮阔的**内,一张道图飞起,响起阵阵诵经声,紧随四口杀剑而现。

        这是一张由仙料炼成的阵图,刻印下了灵宝天尊的无上道痕,与四剑相合,不是一般的法阵,而是一座真正可以杀伤至尊的大杀器。

        瞬间,四剑归位,组成了绝世杀阵,嗡隆一声劈出一道璀璨的光华,斩在石皇的身上,发出了铿锵之音,引发激烈对抗。

        就在这时,其他帝器也都加入了进来,进入阵中,进行绝杀。

        石皇、弃天至尊真正变色,若是不复归的最绝巅状态,他们将可能有血劫。

        一道又一道鲜血从他们的身上飞起,这已经不是原本的杀阵,加入了许多帝器,强大了很多!

        两人不得不拼命,进行最后的血拼。

        “组字秘的开创者,构筑出了无上杀阵的中的代表,真的是可怕,可惜不是灵宝天尊在主持,无人通晓那种最繁奥的仙文与道痕,威力不能达到最大。”

        石皇尽管身受重创,但是却稳了下来,没有正主主导,他并不觉得陷入了必死之局,展开了反击。

        他一扬手,一座同样恐怖的杀阵出现,当中戾气冲天,这是了吞食万灵而养成的一种血阵,他竟然还有后手。

        在这一刻,血气滔天,滚滚而沸腾,将这片星域淹没。

        且,他一抬手,抓向叶凡,因为此时叶凡身负重创,战到半残,无始经没有血液加持,已经不能发出帝道法则。

        “血祭我阵!”石皇道。

        叶凡没有反抗,到了近前,才道:“给你祭!”

        轰!

        他非常的刚烈,直接让身体炸开,要拉上石皇的半条命。且,有一种化道的力量在扩散,他要让自己的血液燃成灰烬,不给他留下任何生命物质。

        石皇一声闷哼,手臂裂开,差点炸下来,而叶凡已然四分五裂,在化道的光雨中将要走向自毁。

        “想死,没那么容易,我让你死才能死,我让你生才能生,你的生死我做主!”石皇表情冷漠,修复手臂,眉心绽放瑞彩,张口喷出一口血,竟然将那化道的光雨直接浇灭。

        而后,他一抬手,让叶凡四分五裂的身体合一,将他扔进了血阵中,道:“留你性命,在血海中煎熬。”

        叶凡惨笑,连想自爆都没有完全成功,只是伤了对方一条手臂而已,元神不够强,没有帝道法则,果然是差的太远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真的只是一只蝼蚁,纵然爬进了一具巨龙的躯体内,也无法逆天。

        他知道生命无多,将要离开这个世间,有欢笑,有泪水,曾经的人与事全都浮现在了心间,一朝朝,一幕幕。

        他并不想就这般放弃,若有机会,依然会玉石俱焚,以粉身碎骨的力量让对方血溅三千尺。

        远处,老子、释迦摩尼从无尽星域深处重新赶来,将几座残缺的大帝法阵掷入了战场中心!

        这个地方进一步狂暴了,显然形势极度恶化,失去了控制,让两大至尊也都蹙起了眉头。

        遥远的星空深处,一块陨石上,段德浑身是血,旁边有一部残经,蔓延出阵纹,染着血,他险些将自己血祭掉,咬牙道:“贫道好不容易提炼出来的天尊真血,刚刚开始诞生出一些,就要全都奉献了出来,亏大了,挖几座大帝墓都补偿不回来啊!”

        他哀嚎着,无比的肉痛。

        他在血祭,吞天魔盖在那残经蔓延出的阵纹中沉浮,那些血光化成的神秘的符文与力量,在呼唤魔盖觉醒。

        这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帝器复活,而是让它内部的潜意识复苏!

        因为这不是一般的帝器,是惊才绝艳的女帝的头颅化成的,段德要复苏的不是帝器本身,而是女帝的潜意识与潜能!

        最终,他将半件吞天魔盖祭出,大喝道:“无上的女天帝,贫道付出了半条命,请你归一,去吧!”

        他口中念念有词,咒语如雷鸣,震动星空,半件吞天魔盖飞起,冲向宇宙深处,这一刻另半件生出感应,刹那飞来。

        轰隆一声,两者合一,隐约间竟然出现一尊威压天地间的女子形象,模糊的浮现而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2-03 14:57
          这是天地间最为奇特的一件帝器,是一位大帝的血肉之躯祭炼而成,以自己的本体为仙料,铸成无双帝兵。

          而自己,则从当中脱出神胎!

          嗡隆!

          它冲入了宇宙战场,根本不像是一件兵器,更像是一尊真正活着的大帝,刹那而至。

          巨大的波动中,弃天至尊横飞了起来,他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浑身龟裂,艰难擦净嘴角的血,道:“是帝器,还是人?这有点诡异!”

          弃天至尊出手,向前拍去,然而魔罐合一后,竟然真实浮现一道模糊的女子虚影,神威盖世,一脚踏下,四方崩塌,让他身体颤栗。

          “一件帝器而已,还真能逆天吗?又不是她亲自来!”弃天至尊一声大吼,极速提升战力,然而吞天魔罐前的女子眉心光芒灿烂,射出一缕又一缕的霞光,竟将他的威力抵消了。

          轰隆!

          最重要的是,吞天魔罐发光,一座巨大的杀阵浮现,铺天盖地,将这地方淹没。

          再加上老子、释迦摩尼等祭来的残阵,这里成为了绝地,各种大帝的道痕一起冲击,恐怖到了极致。

          原本平静下去的无始经,染上了漂在这里的虚空、恒宇、以及几位至尊的血,也再一次发光,翻倒神秘的一页,法阵交织,构建出另一座大阵。

          “不过是一些兵器而已,也想弑皇,你们逆不了天!”两位至尊皆大叫,但是形势却比他们所想象的要严重很多倍。

          每一件帝器都开始发光,借助此地的巨大波动,召唤宇宙中各种残留的大帝法阵,全部镇压而来。

          早已埋葬、不能再现世间的一些残阵,这一刻因为这么多帝器怒吼,以及无量威能的扩撒,相继复苏,拔地而起,向这里镇压而来。

          “吼!”

          弃天至尊承受不住,没有了退路,没有了选择,在这一刻极尽升华,他的道在极速的攀升,达到了一个绝巅,绽放出不朽的光辉。

          周围残缺的法阵全都爆碎,无法压制!

          就是石皇的血阵亦崩开,因为材料不行,挡不住这种盖世的威压,全宇宙都在颤栗,诸多大星一颗接着一颗的爆炸。

          弃天至尊毫不掩饰这种神威,似可以一脚踏碎整片洪荒宇宙!

          弃天至尊绝望了,没有想到杀戮盛宴即将开始前,竟被逼到了这一步,极尽升华了,化作了盖世一尊古皇,谁也阻挡不了他的脚步了。但是,也意味着,不久后他将在最灿烂的光芒中自毁。

          叶凡不知是该欣慰,还是叹息,这位至尊注定要死了,可是代价未免过大了。

          “弃天至尊,你这样付出,而石皇却坐等你极尽升华,不觉的遗憾吗?”叶凡开口。

          一双冰冷的眸子扫过,诸多星域都暗淡了下去,这是真正的盖世皇道法则,没有一点缺陷,弃天至尊神色冷漠的像是冰雕一般。

          但是,他并未对石皇出手。

          到了这一刻,除却灵宝天尊的阵图、无始经构筑的阵图、以及吞天魔罐落下的阵图外,其他皆毁。

          古皇法则的波动,席卷**八荒,诸多帝器在阵图中沉浮,但是扫来的光束不能真正伤他了!

          问世间,谁与匹敌?

          真正的古皇出世,九天十地再无对手,世间众生窒息,在这种沉闷的气氛中全都在颤栗,没有了一点希冀。

          “玉石俱焚!”

          一件马上就要破碎的帝器内传出了神祇怒吼,他显化而出,是一个老者,道光流淌,像是有血在燃烧,第一个冲来,而后自主炸开了,这是大帝级波动。

          他选择了死亡,义无反顾的上前,没有一点的犹豫,化成了最灿烂的火光。

          “轰!”

          弃天至尊那雄伟的躯体摇动了,但是想杀死他太过艰难,没有希望,他连血花都没有一朵溅出。

          这就是古皇的威势与力量,超越了凡间的一切,是真正的盖世无敌,只要有他存在,就没有一种力量可杀他。

          “屈辱的生,不若辉煌的死!”

          另一件帝器升华,通体透明,非常的晶莹,那是选择死亡,让自己如烟花绽放,进行最后的一搏。

          这不是残缺的帝器,而是一件完好的,竟然也踏上了这条路。

          “轰!”

          帝器飞来,炸了个粉身碎骨,磨灭了个干净,光华照亮了古今未来,震慑了全宇宙,成为一股巨大的洪流冲击向前,杀向古代至尊。

          然而,弃天至尊恢复到了绝巅,虽然剧烈摇动不已,但最终在光芒消散后,依然屹立在那里,尽管生命有限,但是在这一刻他是盖世无敌的!

          他浑身都是秩序神链,横扫乾坤,与众多帝器对抗,进行拼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2-03 14:58
            此时,宇宙深处,大帝威压震动世间,什么都不能阻挡,那是宇内独尊、天下无敌的波动。

            什么是至尊?这一刻才真正体现出,自斩一刀后漫长岁月过去,极尽升华,再登皇道位,主宰人间沉浮。

            “呜呜……”小囡囡大哭,将小手贴到了胸口,她的心在痛,眉心更是出现一个晶莹的小石头,照耀出了划破宇宙的光芒,泪眼婆娑的看着前方。

            终于,她看到了,看到了叶凡最后毅然而决然自毁的那一幕,血在燃,额头本命血花绽放,整个人粉身碎骨。

            “不,我不要,囡囡不要大哥哥死去!”小囡囡大哭,这一次发出的稚嫩声音震动了星空,响彻了宇宙。

            她撕心裂肺,而后整个人竟然化成光雨,直接冲起,像是羽化飞升了一般,没入宇宙深处。

            “回来!”黑皇大叫,在后拼命奔跑,想要追上,可根本没有那种极尽速度,那超越了世间存在的常理。

            当年,小囡囡就是这样自北斗消失的,宛若飞升,冲霄破天而上,一去就是很多年。

            老疯子也出手,想要将小囡囡追回来,他拥有行字诀,可也失败了,因为那片仙光划破了永恒,违背常理。

            凄冷的宇宙早已被血染红,有众生的血,有至尊的血,更有大帝的血,一片又一片星域都残破了。

            小囡囡呜呜的哭泣,像是一个失去了亲人的孤儿,悲哭不止,小脸上挂满了泪水,她竟然出现在战场。

            那里有血,那里有光,那里有化道的力量,那里更有叶凡的残碎痕迹。

            “大哥哥,你不要死呀,你答应囡囡的,不会战死,会回去看我的,呜呜……”

            小女孩是这般的无助,晶莹的泪珠不断的滚落,跌跌撞撞,扑在那血与骨间,放声大哭,像是整片世界都轰然倒塌了,失去了依靠。

            至尊的道则,磨灭生之气机,者字秘号称一滴血就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也无用,被斩绝生气。

            “我不要,我不要,大哥哥你醒来,你答应囡囡的,不会战死,会活着回来……”她哭到颤抖,晶莹的泪水洒落。

            小女孩这般肝肠寸断,扑倒在血污中,拼命拼接碎骨与血泥,让人心疼而又痛惜。

            “铿锵……”

            她将破碎的道衍仙衣打开,拼命的去寻找,手上沾满了血,撕心裂肺的哭着、喊着,寻找叶凡的踪迹。

            “不见了,大哥哥不见了……”小女孩失魂落魄,而后趴在那里发生大哭。

            稚嫩的小脸,悲凄的神色,让人觉得很可怜,她恸哭,喃喃着,伸出一双小手,努力向前抓去,似乎是想努力拉住什么。

            另一边,弃天至尊神色漠然,真正大帝级波动铺天盖地,一个人独立那里,与所有帝器对峙,俯视苍生,睥睨万灵。

            这个时候,他忽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那里有湿润,有晶莹,他自嘲的开口,道:“我竟然有泪水滚落,难道复归皇道位后,有了万古前的一些思绪?”

            在这一瞬间,他的眼中浮现了很多往事,帝路上的血战,那是一曲高歌,万众瞩目,天下共尊,最后终于成道。

            而后,在相当长的一段岁月中,他守护万灵,被世间众生膜拜,光辉照亮了史册,烙印进各族心中。

            他尽了身为皇道强者的所有责任,而也被众生尊敬,后来看着朋友一个又一个的离世,看着心爱的女子也倒在岁月中,他是那样的悲恸,渴望长生。

            最后,他慢慢的变了,上击九天,下探九幽,只是为了能够活的更久,更希望复活一个又一个离他而去的人。

            最终,他彻底变了,踏上了另一条路。

            心渐渐冷,渐渐无情,背离众生,以他们的血延续自己的命,踏上了一条相悖的路。

            “哈哈……哈哈哈哈哈!”弃天至尊大笑,擦去脸上的泪珠,转为冷漠,转为无情,道:“真是好笑的情绪,万古岁月过去了,在我恢复绝巅、重新登上皇道位后竟然又有了这种感觉,正如当年成道时。可是,守护了众生,却守不住一个个亲人、朋友,这大慈大悲大义要他何用!”

            “这一世,我只为自己活,没有什么枷锁,我要逆天而上,踏出长生路!”弃天至尊大吼,给自己一个了断,斩掉了最后的一丝波澜与情绪。

            “极尽升华,也不一定必死无疑,曾有人活下来,虽然希望渺茫,但我一定要长存这世间!”他冰冷的说道,盯住了还未曾碎裂的帝器等。

            “道友所言甚是。”石皇点头附和。

            “嘿!”弃天至尊只是一声冷哼,霍的转身,看向了小囡囡,自语道:“我本已经没有多少希望与胜算了,但是她的出现,让我看到了继续长存下去的希望!”

            石皇眸子明灭不定,没有表态,见到弃天至尊迈步向前走去,他身体一震,似乎亦想出手!

            但是,最后他忍住了,没有立刻行动,因为这是一个极尽升华的至尊,除非他也如此,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原本这个地方有光雨,那是化道的力量,不过却没有伤到小囡囡,且随着小女孩的到来全都熄灭了。

            而这个地方的大帝气机同样没有让她颤栗,看到弃天至尊冷漠的向前而来,她没有害怕,反而悲呼道:“你还我大哥哥的命来!”

            “想和他在一起,很简单,一同陷入黑暗就此长眠。”弃天至尊出手了,那是大帝手段,粉碎长空,竟然是全力出手,杀向小囡囡。

            这被他视为延续生命的希望所在,不容有失,要攫取到手,吞进体内,炼化于仙台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2-03 15:00
              “还大哥哥!”在这一刻小女孩没有恐惧,有的只是悲呼,若啼血,稚嫩的声音竟震动了诸天万域。

              “囡囡!”黑皇变色,它远在另一片星域也听到了,怒吼着,向那片战场冲去,不顾性命。

              然而,这一刻更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在它的后方,那枚压塌星空的仙茧直接炸开了,一道修长而绝美的身影,一步迈出,天塌地陷,她跨越时间长河,冲向战场。

              “轰!”

              下一刻,宇宙战场爆发出了最为璀璨的光,这一日照亮了无垠的星空,震动了万古岁月,粉碎了所有史册。

              帝战!

              真正的大帝战!

              无缺的、屹立在皇道绝巅而圆满的大帝间进行了生死战!

              谁都没有想到,最后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万灵早已不报希望,整片天空都是阴沉的,压的人透不过气。

              在最后将要宣示黑暗动乱席卷,前所未有、将进行大血洗宇宙的时刻,一位无缺大帝出现人间,发动了最恐怖的征战。

              这种光,从未有人见,就是至尊自身也不曾得窥,而今竟然爆发了,这是两尊大帝打出来的,震撼人间。

              那是飞仙之光,那是羽化之力,激战裂天,让上苍都颤栗了,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

              举世震惊,万灵惊悚,连幸存下来的老大圣们都石化了,竟发生了这种事,无缺大帝对决极尽升华的皇道至尊,宛如神话!

              相传,神话时代可能有帝并存世间,可并无人证实。

              而今,人们亲身感受到了,这个级数的人在进行一战,神威盖世。

              “轰!”

              宇宙战场,白衣女子一声轻叱,日月星辰齐毁,她打出的是飞仙之力,超过世间一切法。

              战场转移!

              世间万灵震惊的发现了一件事,弃天至尊竟然在退,不是畏死,身为皇道至尊在他们的意识中没有胆怯、懦弱这样的词。他们都有无敌信念,坚信自己人间最强。可这个时候,他却被那白衣女子打的横飞,压迫的退过一片又一片的星系。

              人们不知道这一战的真实结果,只知道,大帝战太过恐怖,而弃天至尊在退。

              “皇道至尊的血……”

              不知道何时,人们发现宇宙边荒有刺目的赤霞冲霄,那是弃天至尊的气息,那是他的血在飞溅,洒落宇宙。

              帝战还不知最终的结果,因为没有人能观战。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今日似乎要发生大帝屠杀皇道高手的事情了,他们都是圆满境界的帝道巅峰强者,都曾于某一段岁月统驭洪荒宇宙,战力第一。

              “轰!”

              一声巨响,伴随着天地万道的哀鸣,有无缺大帝级强者粉身碎骨,血溅宇宙边荒!



              那种波动恐怖之极,血光一瞬间照亮了大半个宇宙,虚空与天地星辰全都被赤霞映照的鲜红,似有一轮巨大的血日喷薄,赤光占据半边宇宙。

              有一尊大帝级人物炸开,血溅当世,威能无以伦比,那片宇宙边荒被摧毁,星系暗淡,被湮灭成虚。

              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大劫,让宇宙八荒各地生灵都寒悚,那是一种难言的大恐慌,灵魂都要碎掉了。

              有生命禁区传出强大的神念波动,捕捉战斗的真实结果。

              下一刻,宇宙都仿佛静止了,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没有了声息,万物凋零。

              死了吗?一位皇道高手就此落幕、从最辉煌的绝巅粉身碎骨而走向终点了吗?这是每一人的疑问。

              “轰!”

              突然,血光贯冲九重天,大帝波动惊世,那无尽的血光与凄艳的赤霞全都倒流,于刹那回转,重塑帝体。

              嗡隆一声巨响,像是有一个混沌祖神开天辟地,挣脱了出来,生命波动震的洪荒天地剧烈颤抖,日月星辰全都摇动不已。

              “帝战……还未结束,无缺皇道高手不可灭!”

              有人猜测,那可能是有意自爆,用以挽回颓势,帝体强度无疆,真要炸开,那种力量太过庞大了,不可想象。

              大帝级人物竟然这般狠烈,让人寒毛倒竖!

              “是弃天至尊,他处在劣势,退出无尽的星系,远走宇宙边荒,被逼如此。”

              人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那白衣女子而今是否遭创,一位大帝爆体啊,以这般刚烈手段只是想拉回劣势。

              大战在继续,飞仙之力裂乾坤,更加强大了,照亮了宇宙,璀璨夺目。

              由此人们知晓,那位女帝应该没有受多大影响,不然不会这般气势如虹,始终如一,这是盖世无敌的风采。

              这一战,打到洪荒宇宙塌陷,星辰化成齑粉,甚至波及到了一些生命古地。

              弃天至尊为了补充血气,残酷的将战场像这些方向推移,冷血无情,将两颗生命星辰化作血地,成为宇宙尘埃。

              不过,他只有这两次机会,接下来被逼入了神话时代的天尊战场,那是曾经的皇道人物对决过的地方。

              相传,神话时代,有帝并存!

              这里,没有光芒,没有生气,没有完整的星河,到处都是星辰碎片,亦有巨大的尸骸,比一片星域还要巨大。

              两人大战,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各种恐怖与妖异**发生,尤其是这片神话时代的天尊战场,更是下起了倾盆血雨,更有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划过,暴雷一道接着一道。

              隐约间,可以见到无尽天兵天将还有海量的地府阴兵横贯星域,踏上征途,不知道要远征何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2-03 15:02
                可惜,在这场帝战中什么都不够看,一切的异象与诡异场景都会被磨灭,星系废墟间爆发出了冲天的光。

                轰!

                又一次血光冲天,血溅宇宙,天尊战场发生了大崩溃,一些巨大的尸骸都炸成了飞灰。

                弃天至尊再次爆碎,血光如海,汹涌澎湃,浩荡不知多少光年,惊悚了人间。

                真正的大帝战,杀到这一步着实震撼人界,那种强度无以伦比,过去从来不可见,人们想都不敢想。

                人体竟然有那般巨大的力量,若是这样下去,宇宙真的可以被摧毁,那是无穷的风暴,席卷万物,不可阻挡。

                “死了吗?”

                “黑暗动乱能结束了吗?”

                然而,不久后大帝波动继续,喷薄而出一股至强的生命气息,皇道高手又一次重组至尊体,再次投入战斗。

                这么艰难,几乎拥有不灭身,真正无暇的大帝太强了,想杀死真的过于艰难。

                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弃天至尊一共四次爆碎,后几次全都是被飞仙之力打爆的,生生杀成碎骨与血,连元神都炸裂了。

                最后,他终于消亡,抵抗不住,没有撑过这一世。

                这一天,各地都爆发出了欢呼声,喧沸上天,响彻了星海,那是众生的意念,合在一起波澜壮阔。

                石皇呢?

                接下来人们似乎又听到了大战的声音,又似乎只是人们的喧嚷,最后只看到一枚大茧横空,飞过了每一处生命古地。

                当一切平静下来时,没有了战乱,没有了波澜,血渐渐散,黑暗被驱逐,露出了曙光。

                一个高大的身影如魔王一般出现,压盖的诸天都要崩裂了,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力量波动,他走过一片又一片星系废墟与战场,观看残迹。

                “石皇死了吗?那个女人一战过后又沉眠了吗?我还活着,要长存下去!”

                他是大成霸体,浓密发丝散乱如瀑,眼神吓人,行走于星系间,追寻至尊留下的血液,更是在寻觅虚空大帝的半截残躯,这一战留下了太多,有很多都是他所需的。

                最后,他也消失了!

                至此,黑暗动乱落幕,一场史上最可怕的血乱与大劫就此结束,时间短暂的惊人,比预料的快了很多。

                但是,却也真的留下了太多的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2-03 15:03
                  叶凡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2-03 15:03
                    @剑魔败天啊 没有过多的话语,轻轻擦肩而过,有些事情无需多说,无言就是一种结果。


                    回复
                    11楼2020-02-03 15:03
                      道友啊,水的真多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0-02-03 15:05
                        叶凡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2-03 17:24
                          @璀璨神龙 大帝路上,有我们的足迹,却不在天堂,只是那一抹凄艳的红,诉说着血的哀凉


                          回复
                          14楼2020-02-03 17:24
                            不要发那么长的文字好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2-03 18: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2-03 18:59
                                你这帖子看得劳资眼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20-02-03 19:04
                                  也许可以拼一个另类成道,但是拼金乌大帝这种无缺大帝还是不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2-03 19:16
                                    女帝牛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20-02-03 19:22
                                      吞天魔罐或许可以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20-02-03 19:42
                                        大结局前的不死天刀加青帝莲,可以绝杀金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2-03 20:04
                                          水字秘之下,众生平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2-03 20:12
                                            一百把也打不过巅峰大帝。看看弃天至尊升华后,帝兵自爆也只是让他摇晃轻轻一下而已。都没有还手,巅峰大帝,根本不是兵器。可以对付的了的。再多也不行,除非上来就几十把一起自爆,瞬间也许能把大帝打重伤,但是帝级人物的重伤就是笑话,一念间就可以重组真身。而大帝的禁忌手段,一招下去,可能好几把就碎了。帝兵所谓堪比大帝的一击,也只是堪比大帝随手普通的攻击,不算技能。大帝之间生死战斗,可能需要上万招才能分出结果。打个几天几夜都有可能,而战斗期间受的伤远不是帝兵可以给大帝造成的伤可以比的。兵器始终是兵器,无法和人比,仙器也打不过大帝。可能普通大帝短时间无法打碎仙器,但是却可以镇压仙器,使其沉睡,拼命时,也是有可能打裂仙器的,甚至打碎。大帝是道的极致,人的极致,除开人,死物在人间界的水准,最多也就仙王器,对巅峰大帝不存在生死威胁。人间没有力量可以对付大帝,除非另一位大帝出手。仙域就不同了。仙域有准仙帝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2-03 20:42
                                              荒塔这种仙器也威胁不了当世大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2-03 21:35
                                                你也是个人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2-03 21:57
                                                  ……


                                                  大荒蛮神
                                                  关注大荒蛮神吧,并且捧场5000T豆(含历史行为),去领取
                                                  活动截止:2025-12-3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2-03 23:14


                                                    大荒蛮神
                                                    关注大荒蛮神吧,并且捧场5000T豆(含历史行为),去领取
                                                    活动截止:2025-12-3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2-03 23:14
                                                      完全不可能,帝器自主复苏根本威胁不到大帝。两把仙器自主复苏释放最大威力可能可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2-04 00:0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20-02-04 00:31
                                                          按照描写,应该可以血虐无缺大帝,就跟打儿子一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2-04 00:33
                                                            前排围观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2-04 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