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吧 关注:3,657,050贴子:83,721,204
  • 22回复贴,共1

帝子(古皇子)的血脉理论上来说(普遍)能够达到什么境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道一彻底控制了局面,古族败亡是早晚的事,他睁开了天眼,而后剖开了云雾,望向域外,盯着叶凡与老佣兵的飞船,他露齿一笑,道:“两位安好?”

老佣兵叹道:“老朽有眼无珠,见过殿下。”

“前辈是一代奇人,何需如此,这里还有一些凶险,请早早离去吧。”道一开口。

“好!”老佣兵霍白很干脆,转身就走,消失在了宇宙深处。

“这位道兄,你神气内蕴,仙骨暗生,多半就是那不灭金身吧,不如下来一叙如何?”道一笑道。

炽盛的光冲起,行星上的古皇阵竟然蔓延,许多大道符号飞了上来,这并非阵图,但却是它神能的延展,一样可怕无边。

叶凡也笑了,道:“相见就是缘,道兄这么盛情,我岂能不从。”

轰!

他穿上了一件五色神甲,比以前的强大了很多倍,这是圣人王的无上宝甲,而今落入了他的手中。

这自然是前些日子在永恒主星活动的结果。

而后,叶凡手持一尊锈迹斑驳的绿鼎,压向那一个个皇道符号,受到刺激与威压,铜鼎绿霞澎湃,全面开始反击与压制。

“这是……”

道一第一次露出惊容,失去了刚才的从容,这种气息如汪洋般,绝对是一件帝兵,能够剖开部分阵图。

两件古皇兵合在一起,肯定能打穿出一条生路,会让他所有布置成空,将前功尽弃。

道一神色凝重,不能镇定了。

“道兄,我身体有恙,需要仙药疗伤,打个商量,将你的生命古树借给我可好?”叶凡一脸认真之色的说道邏



道一神色一僵,他万没有料到会出现第三件帝兵,这将会扭转战局,难道真的要功亏一篑?

“道兄,我真是身体抱恙,不得不如此,你借我生命古树,我转身就走,下次还你。”叶凡一脸诚恳之色。

道一露出一缕忧色,不想就范,欲拖延时间,可是叶凡不给他机会,持绿鼎向下压落,马上就将危及到古皇阵图了。

炎麒见状,一边大战一边开口,道:“道友助老夫脱困,必有厚报,自此之后火麟洞与你将成为永远的朋友。”

“前辈休要慌,我来救你。”叶凡又向下压了一下绿鼎,蒙蒙清辉慑人,可他很有分寸,并未涉入,道:“我本领低微,没有妙术,要不前辈先传我一古皇秘篇的神术,以此突破法阵。”

炎麒心中暗恨,已经放低了姿态,可这狂徒却依然趁火打劫,给他压力。

火麒子眼睛中杀气腾腾,跟两团火苗般在跳动,不过却被叶凡直接给无视了,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道兄,我有暗伤,急需仙药,你若不助我,那就算了,我也不想活了,就以这古皇法阵来葬吾身。”

叶凡发狠,绿鼎瑞光艳艳,蓬勃精气四溢,坠下数十丈,磨灭了不少古皇道痕符号。

这是阵图延展出的神能,虽然不伤阵主体,但是再这样下去,绿鼎可就真的要撞上了法阵。

道一没有了笑容,生平第一遭这样被人威胁,暗叹自己最后关头不该去惹他,竟招来一件古皇兵!

“啊……”

一声惨叫传来,又一位圣人毙命,来自混天族,为太古十大王族中的成员,法力通天。

“道友我传你一神术,名为麒麟斩,可杀诸神,你且听好!”炎麒沉不住气了,跟在他身边的古圣都是值得庇护的人,这样死去实在让人痛惜。

“好,我洗耳恭听。”叶凡笑道。

“慢!”道一开口,有所取舍,手中出现一段嫩枝,能有尺许长。

与此同时,炎麒传出一道神念,告知一则秘术,没入叶凡的耳中。

叶凡心中冷笑,炎麒真当他可欺吗?这则秘术很非凡,可是却有一处缺陷,这是以斗战圣法快速推演得出的结论。

道一做事很干脆,绿霞一闪,枝条冲霄而上,出现在叶凡的掌心。一串若翠玉铸成的嫩枝,晶莹剔透,飞光喷彩。

同一时间,炎麒大圣持神杖沿着嫩枝划过的轨迹冲向天穹,想藉这条生路遁走。

但是,对手亦是一位大圣,神勇不可挡,将其缠住,生生击了回来,显然不能脱逃。

“道兄也太小家子气了,有一株生命之树,却只截这么一小段嫩枝予我,仅能医治外伤,根本不足以疗我道伤。”叶凡叹道。

“叶兄人要学会知足才好。”道一出现不愉之色,道:“我也只有一段枝干,并无真正的生命之树,它失落在宇宙深处。”

“唉,如此说来,我的伤难治了,可谁愿去死,道兄那就分我一截稍粗的枝干吧。”叶凡道。

道一郁闷了,生平第一次想暴打一个人!

这不灭金身实在有点欠揍,尤其是见到他如此的认真与诚恳,真想一巴掌将其给扇飞。

道一设局坑杀炎麒大圣,绝不能有失,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炎麒若是逃走,将来必会是毁灭性的报复。

他有点郁闷了,最后关头怎么惹出这样一根搅屎棍吞噬小说网 tsxsw.com?他黑着脸看叶凡,此前灿烂的笑容再难现了。

“啊……”

又是一声惨叫,古族另一位圣者殒落,被阵图剖成两片,血染青天。

炎麒大急,道:“道友你怎么不履行诺言,我已传你神术。”

叶凡眸子很冷,盯着他,道:“你的神术我不敢学,我怕自己会化道。”

“那好,老朽再传你一术,万无一失,此乃古皇秘篇之究极神学!”炎麒叫道。他心中暗自震惊,没有想到叶凡这么可怕,这么短的时间对方就推演出了刚才那一术的“暗疾”。

道一开口,神音滚滚,道:“你就不怕我留下火麒子为质,放炎麒去杀你,让你丢掉性命?”

“我敢如此,自有保命之法。而且你若是那样做,一切都将前功尽弃,我想身为一族大圣不会蠢到获得自由后还会受你威胁。”叶凡淡笑。

“我若是来与你一战呢?”道一变得无比凌厉,圣威滔天,卷起万层浪,直没宇宙中。

法阵内,火麒子变色,攥紧了拳头,眼中有火炬般的光华射出。

“你尽可来试试看!”叶凡非常的强势,神光爆射,道:“我正需要强大的圣人一战!”

“你需要的是强大的圣人,而非成圣的古皇子!”道一眸子深邃,直视他本心。

叶凡微笑,将手中的绿铜鼎掂量了一下,而后猛的一掼,砸落了下来,让整片阵图都剧烈抖动,也许真能剖开!

“好,道友助我脱困,火麟洞必有厚报,成仙路上我们结伴而行!”炎麒说道。

火麒子咬着嘴唇,血丝渗出,一语不发,今日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他宁可战死也不想乞怜,瞪了一眼炎麒大圣。

“好,我借你一截生命之树,你拿去疗伤。”道一有决断后,毫不拖泥带水,折断一截枝干,占据了三分之一,抖手扔了出来。

叶凡运转兵字诀,拘禁到掌心,握住后浑身舒泰,被一股强大的生命之能包裹住了。

“好,道兄做事果断,让人觉得痛快,就此别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期待你我他日再见。”叶凡说道。

道一听着他满嘴江湖话,如凡人中的那些山贼般,顿时黑着一张脸,道:“最好少见。

叶凡挥手,向那飞船走去,似是要乘坐其离开,但是突然间,他整个人消失了,没入绿鼎内,驾驭它向着阵图撞去。

“你……”道一变色。

“好,道友果然有心,你我都是来自北斗,本就应同气连枝,相互扶持!”炎麒大笑。

然而,很快他愕然了,绿铜鼎贴着阵图而过,并未撞进去,从行星上空撕裂虚空远去,瞬间消失。

道一点头,似是了然,在此过城中并无阻止。

“这是作甚……”炎麒身边仅存的两三位古圣绝望了。

在这个过程中,远处一张大网出现,将叶凡那艘宇宙母船笼罩,将那片星空都遮盖了。

刚才叶凡如果从这个方位走,正好自投罗网,一定会被捉走。谁也没有想到,他逆向而行,贴着古皇法阵穿行过去,就此遁走。

这是一张灿烂的大网,像是以漫天星辰铸炼而成,闪烁出一道道神辉,每一根网线都像是一道星河,网住了半边宇宙。

“现在的小辈真是一个比一个滑溜,都这么不好逮。”虚空中,一个老者叹息,郁闷的收网,正是那老佣兵霍白。

他并未露真身,躲在暗中,看了片刻,就此远去,道:“唉,真是没有想到,他身上有仙鼎,竟错过了。”

叶凡需要一战,但却不是在这里,两位大圣在此,各持极道皇兵,此外还有古皇阵图,陷入此地必会神灭。

而且,神在这里吃了大亏,多半不会善罢甘休,随时会来反扑,此地不宜久留。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以为我是黄雀,想不到还有个老佣兵,这**的老东西竟然是个狠茬子。”叶凡诅咒。

“啊……”随着始王族的圣人殒落,喋血古星上,炎麒大圣身边只剩下了一个火麒子,其他人都死了。

“老朽与你们拼了!”炎麒怒吼,燃烧自己的生命之能,血祭麒麟杖。

在这一刻,相距无尽遥远都可见到这里的蓝色神芒,比恒星的都璀璨很多倍,划过天宇,照亮永恒。

蓝金神杖切开宇宙,将这残缺不全的古皇阵图撕开一角,炎麒带着火麒子冲霄而上,他的身体烧烂了半截,元神龟裂,付出了难以挽回的代价!

“你走不了。”道一轻声说道,立在原地,但是阵图却更加的可怖了,神光扫**,无物不破。

而那身穿道衍仙衣的大圣更是如影随形,锁定了炎麒,不给他逃脱的机会。

仙雾滚滚,杀机沸腾,将炎麒淹没,古皇阵图无匹,无需催动,自行封天。

“殿下,我拼死也要把你送走!”炎麒浑身是血,唯有头颅还算完好,其他部位都全都血液,都快熔化了。

“炎麒!”火麒子叫道。

“这一次,我将成为火麟洞的罪人,因为我送不走麒麟杖,只能将殿下送走,需要以此神杖挡住他们,不然他们会追上殿下的。”炎麒大口咳血,眸子暗淡。

炎麒喷了一口精血,而后怒啸,神杖全面复苏了,可是道衍神衣亦如此,不弱于他,进行压制!

同一时间,阵图锁定了他,斩其神魄,杀其元魂。

“炎麒你走,带着麒麟杖逃去!”火麒子大叫。

炎麒没有说话,整个人越来越亮,将诸多恒星都比了下去,释放不朽的力量,他的身体快速瓦解了,大圣精血被蒸发了个干净。

他只余一颗头颅与麒麟杖合在一起,眸光无神,催动此兵,劈开了一角阵图,震出一条虚空通道,将火麒子打了进去。

“皇子你要活下去,将来凭借你的血脉最起码也是一代准皇⚡️✨☀️✈️而我的成就仅止于此。麒麟杖会被他们得到,但是无人可永封,皇兵不可辱,他们最多以道衍神衣与阵图压它几十年,最终它自己会飞走的,极道兵器内的神祇无人可灭,除非道一成为大帝。”

“皇子你要保重,我不能为你护道了。皇子要取他人之长,道一这样的人才可怕,能活的久……”炎麒的声音微弱了下去。

火麒子痛苦大叫,可是进入黑暗的虚无中什么都见不到了,也听不到了,离开了那处战场。

炎麒躯干成为了血泥,头颅也龟裂了,眸子暗淡,可是却依然与麒麟杖合一,挡在了那里……

泪水模糊了火麒子的双眼,方才他还在对炎麒不满,怒其妥协,恨他对道一与叶凡低头,可是最终一切都是为了救他,根本不是为了自己活命。

“啊……”火麒子从虚空中坠出,落在一颗死星上,他揪住自己的头发,跪在地上,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嘶吼。

“我会变强的,绝不止步准皇!”他悲吼着,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孤独的恸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2-15 20:47
    月亮很圆,山林间雾气弥漫,各种野兽嘶吼,蛮族部落中篝火跳动,一片明亮,驱散了岭中的雾霭。

    各种肉香飘来,一罐又一罐的老酒被蛮族的孩童搬来,叶凡、猴子、段德、东方野等人与一些蛮族老人围坐在一起,开怀畅饮。

    东方野的归来让蛮族上下一片欢悦,他的体内流淌有蛮古战血,如果没有意外将来会成为战神,肉身仅次于人族圣体。

    “元古,并不是古皇亲子,是相隔几代的传人……”

    人们围坐篝火堆前,大口吃蛟龙肉,大碗饮老酒,自然不可避免的说起了元古,他虽非古皇之子,但血液并未稀薄,相差了也不过几代而已。

    且,他的资质超绝,单以修炼一途来说,千古罕见,冠绝他们那一族,不然也不会被封印下来。

    猴子开口,道:“他是元皇的第八代孙,血脉之力并不比真正的古皇亲子弱,冠绝该族。”

    “不会吧,他难道比元皇的亲子还强不成,最终是取古皇子而代之?!”厉天惊疑不定的问道。

    “这倒不是,元皇坐化的年间,一先一后,有两尊可怕的圣灵出世,都是圣灵绝巅,每一尊都可与古皇一战……”

    两尊圣灵出世,想夺走元皇遗存之兵,降临该族,差点将正处在最辉煌之巅、俯视太古的一大皇族灭掉。

    可以说,那一战阴风怒号,血雨飘太古,大地都成为了红色,有八大王族是他们的附属,接受皇族号令前去救援,全部死绝。

    元皇有三位亲子,每一个都惊神泣仙个个都可半步证道但却全都耗死在那一役中,且连他们子嗣都也都搭了进去。

    最终,仅元皇幼子一脉留下十几条血脉,最为鼎盛的皇族差点自大地上被抹除个干净,惨不忍睹。

    要知道,从古皇诞生,到他逝去,再到皇子崛起,最起码会有数万年的鼎盛时期,而他们却只享有一半的天运,便遭了大难。

    而也正是因为那一役,元皇一脉不可能有皇子遗存,最终从后人中选出了最为惊艳、几乎不弱于古皇亲子的元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2-15 20:49
      个人认为帝子最差也是准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2-16 06:39
        最差准帝七重天以上吧 最优秀的帝子甚至能超越父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2-17 09:48
          像天皇子这样的 如果不遇到叶凡 讲道理 冲到准九很轻松 但是争成道契机的时候甚至争不过 血战到准九的凡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2-17 09:50
            帝子只要不夭折都能达到准九,最强的另类成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2-17 10:02


              回复
              7楼2020-02-17 10:2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0-02-18 00:54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20-05-14 21:1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05-15 01:02
                      2020-07-10 05:47 广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0-06-04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