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吧 关注:99,084贴子:1,047,094

回复:闲来无事,说一下读弟机蓝大是怎么读出他弟弟的心思吧!忘羡镇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岐山烽火台,蓝氏弟子把众家公子的剑拿过来的时候,魏无羡的剑,那位弟子很慎重地交给了蓝湛,而不是一旁的江澄。这个时候江澄已经是江氏实质意义上的家主,怎么看都应该交给他才对。如果不是这位弟子火眼金睛,看出了忘羡之间的“奸情”,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蓝湛在找魏婴,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至少蓝氏上下,都知道蓝湛在找魏婴。而蓝湛,很理所当然地把剑接过来。一直到城门悬挂温旭人头的地方,他还是拿着魏无羡的剑。
我为什么一直强调玄武洞两人已经定情,因为不接受这一点,后面两人的一些举动和情感就难以解释。
到了客栈,两人屋顶上看着魏无羡杀温晁的时候,剑就到了江澄的手里。
所以,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江澄一定是问过蓝湛的,蓝湛没有理由推辞,不得不把魏无羡的剑还给了江澄。堂堂姑苏蓝氏嫡系公子,一直拿着别人家弟子的剑,等到人家家主来问,才还回去。而且,姑苏蓝氏的礼仪家训,可是天下公认的典范。所以蓝二公子的这一举动,大概就是某天热搜出现“王思聪穿破袜子,难道是另一种时尚”之类的什么鬼。
但是蓝湛的举动其实很好理解,我道侣的剑,自然应该是我拿着。
如果玄武洞定情不成立,那么蓝二公子断然不会做出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蓝氏家教严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蓝二是个脸皮非常非常薄的人。如果魏婴不是他的恋人,只是他哪怕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也断然不会留着别人家弟子的剑,等到人家来问才还回去。因为剑是归属感极强的东西,如同蓝家的抹额一样。就像今天如果谁的手机落在你家里,你是不是第一时间想着怎么还给人家,怕人家着急。如果联系不到他本人,就应该告诉他的家人。那如果对方是你爱人呢,自然是由你自己保管。


收起回复
114楼2020-03-08 01:57
    交剑的弟子有前途,,未来的仙督注意到你了




    收起回复
    115楼2020-03-08 02:01
      我又想起了另一个情节,常氏鬼宅那里,魏婴要给薛洋搜身,他想把剑交给蓝湛,蓝湛却没有理他。
      后来看采访才知道,这里是剧本上没有的,都是演员的临场反应。
      我只能说,这里肖战的反应就是魏无羡的反应,王一博的反应就是蓝忘机的反应。
      演员的无心创意,加上前后对比,竟然横生一段韵味。
      当初他给你剑,你不接。后来你会留着他的剑,舍不得给。

      某心机女,帮我拿一下包,我要去洗手间。
      某傲娇男,自己带着。
      心机女,哼,总有一天,你想拿也拿不到。


      收起回复
      116楼2020-03-08 02:22
        从夷陵到岐山,那个使用符咒术法虐杀温氏暴徒的人处处散发着熟悉的气息。蓝湛能看出哪些被改过的符咒出自同一人,自然能看出这些符咒画法和魏婴的手笔多么相似。
        他既希望这个人是魏婴,又希望这个人不是魏婴。
        他既害怕他是魏婴,又害怕他不是魏婴。
        如果是他,那么可以确定,他还活着。这比什么都好。可要是真的是他,那么他有可能走向邪道。因为那些杀人的手法是在太过诡异,显然不是用正道手段杀的。这又是他最害怕的事情。
        姑苏蓝氏,佛学立家,儒学治家。三千多条家规约束下长大的蓝湛,从小被教育与邪魔歪道势不两立。所以,一旦魏婴走向邪道,那么他必然面对艰难的选择。


        回复
        117楼2020-03-09 01:23
          事实上,所有人,包括魏无羡,都在这个问题上误会了蓝湛。他们都认为蓝湛一定会选择正道,而与夷陵老祖站在对立面。其他人,正道中人,蓝家人等,他们认为蓝湛是正道楷模,他与邪道天然对立。他们低估了蓝湛的心性。而魏婴,他低估了蓝湛对他的感情。
          把握住这个核心问题所在,接下来感情线也好,剧情线也好,才会形成清晰的脉络。


          回复
          118楼2020-03-09 01:40
            说到蓝湛的心性,我前面说过,蓝湛看似迂腐刻板的外表下,是一颗叛逆之心,赤子之心。魏婴是天才,蓝湛也是。天才的共同点就是他们不接受理所当然的事情。

            蓝湛对于世界的认识,绝对不是蓝家家训里教导的那般简单,正邪不两立。他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认识到,魏婴做的才是对的。
            事实上,蓝湛的天秤一直在往魏婴那边倾斜,如果不是不夜天之战来得太突然,如果不是江厌离的骤然香消玉殒,导致魏婴完全崩溃,绝望自杀,蓝湛终会与魏婴站在一起。可是,他没有等到这个时间。
            这一点我后面会慢慢分析。


            收起回复
            120楼2020-03-09 02:05
              回到剧情来,数月后,二人终于见面了。
              没有一点久别重逢的喜悦,两人这次是不欢而散。

              为什么魏婴和江澄见面,就能像以前一样,拥抱一下,嘘寒问暖一下,然后兄弟感情依旧。而他和蓝湛见面,却如此别扭?

              我再次强调,玄武洞,二人已经定情。

              因为定情了,所以这次见面才会如此别扭。

              若没有这个前提,纵然蓝湛从一进来就是一眼的猜测与质疑,魏婴也会先主动问好,笑脸相迎。从前他受蓝湛冷落,不是一次两次,哪次不是他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还乐在其中。

              但是这次不一样,两人已经定情。对爱人,和对朋友的要求不一样了。

              你想一下,换作是你,这几个月,天天在阎王殿门口打转,死了百八十回,金丹也丢了,经历了人生最大的劫难。好不容易见了面,你男朋友不主动来安慰你也就算了,问也不问一句,眼神还异常冰冷。你心中是什么感受?


              收起回复
              121楼2020-03-09 06:46
                蓝湛在屋顶上,看到了魏婴吹笛召唤女鬼,阴森诡异,邪气冲天。这些天的猜测,终于真实地呈现在眼前。
                不知道这人是魏婴之前,江澄的看法是,管他用什么方法对付温氏,只要是温氏的仇人就是盟友。而蓝湛却清醒地意识到,这种方法危害极大,今天可以用来对付温氏,明天也可以用来对付正道人士。而且这种方法对人的心性要求极高,稍微控制不住,就会走火入魔。而且也容易被居心叵测之人效仿利用,后患无穷。两人的境界不同。事实上,除了魏婴没有走火入魔这一点,蓝湛所有的担心,都变成了事实。
                蓝湛并不知道魏婴移丹的事情,因此,魏婴的做法在他眼里就是堕落。


                回复
                122楼2020-03-09 07:17
                  所以,他一进来就带着猜忌、质问、愤怒,甚至还有鄙夷的目光看着魏婴。而这段时间所有的担心与关切都被藏了起来,没有显现出哪怕一点点。
                  这让魏婴受不了。所以他一直在回避蓝湛的目光。
                  玄武洞之前,喜欢是各自的事情,玄武洞之后,喜欢是两个人的事。恋爱与暗恋的区别就是,暗恋不求回应,恋爱需要对方给出对等的回应。
                  站在魏婴的立场上,在这段暗无天日的日子,蓝湛是光,是热,是甜蜜,是支撑他活下去最大的动力。他付出了他的魂牵梦绕,换来的就是这样冰冷如霜的目光,他痛极生怒。
                  所以,在蓝湛终于开口叫他的时候,他很不客气地讥讽起蓝湛来。
                  “蓝二公子,不对,应该是含光君。”还行了一个礼,何等见外,何等生疏?


                  回复
                  123楼2020-03-11 03:53
                    蓝湛这种一根筋通到底的人,才不会因为他的讥讽就停止责问。
                    “沿路追杀温氏门生的人,是不是你?”
                    “是又如何?”
                    “你是用什么方法杀了他们?”
                    “你为何弃了剑道,改修他途?”
                    “回答!”
                    魏婴说,自从岐山玄武一别,数月之久,你就算不惦记同袍之谊,也不应该这么绝情吧?
                    这句话真正道出了他心里的不平衡。因为有江澄在侧,他只能以一种揶揄戏谑的方式表达出来。
                    岐山玄武一别,数月之久。轻轻松松几个字,可谁会知道,从与蓝湛分开的第一天,他就是数着日子过来的。而所谓的“同袍之谊”大概也只有他俩知道是一种什么情谊。
                    而蓝湛并没有领情,却以另一种方式表达了他并没有忘记“同袍之谊”
                    “那就跟我回姑苏,慢慢说清楚。”
                    这句话刺激了一旁的江澄。这是我们云梦江氏的事情,要问责,也该我来问。他跟谁走,也不会跟你走。他以为蓝湛在跟他抢人。
                    这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正常反应,因为他并不知道两人早已暗度陈仓,谈起了恋爱。
                    若未定情,蓝湛绝不会在没有任何立场的情况下说出“跟我回姑苏”的话。
                    所以,亲们对我说的“玄武洞定情”还有什么疑问吗?


                    收起回复
                    124楼2020-03-11 04:07
                      事实上,蓝湛所有的责问与质疑,都是出于对魏婴的关心,而非旁人所理解的,蓝湛痛恨奸邪。魏婴在蓝湛这里,从来不是什么奸邪。
                      此道损心,更损心性。
                      你们发现没有,自从魏婴修习轨道术法之后,他的身体就越来越弱。他几乎随——时——随——地——都——想——找——个——地——方——坐(躺)——下——来。
                      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的亲们快去刷剧,魏婴说着说着就坐下来的地方简直数不胜数。在夷陵,他把温宁当人力车夫使用,到哪都躺在板车上。在聂家祖坟,他坐在人家棺材盖上。在乱葬岗,他舌战群雄,也是坐着说的。在莲花坞,他坐在石阶上,要不是蓝湛警告他不得无礼,他根本就是要躺下来。
                      尤其是在使用完陈情之后,他会变得异常无力,严重的时候会流鼻血,会晕倒。
                      这一切,都说明,蓝湛的担心是对的,此道损身,损心性。
                      当然,可能跟没了金丹也有关系,但是这是不是更加说明,没有金丹护体的他,修习轨道术法,付出的代价更大?


                      收起回复
                      125楼2020-03-11 04:49
                        从进入房间,蓝湛一直在看魏婴的陈情,还有随便。魏婴一直在回避这一切





                        魏婴说着说着就坐下来,因为刚才召唤女鬼损耗过度,他已经很累了。还要应付江澄的兴奋,与蓝湛的责问。而蓝湛,还在看陈情与随便。魏婴坐下来的时候,把随便放在一边。陈情却始终拿在手里,时不时把玩一下。




                        回复
                        127楼2020-03-11 05:09
                          最爱的分析没有之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8楼2020-03-11 09:50
                            楼主继续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20-03-11 14:51
                              如果认同我前面的分析,那么接下来魏婴的反应就有了新的解释。
                              蓝湛说要带他回姑苏,他怎么回应的?
                              先是蓝湛要上来抓他的时候,他异常迅速地后退了,江澄也过来拦住了。
                              下面他说的话,可谓毫无求生欲,
                              回姑苏?你是说那个家规三千多条的地方?我不要,我更喜欢云梦。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们姑苏蓝氏是谁,当真以为我不会反抗?
                              蓝二公子,这是我们云梦的家事,您请回吧。
                              这真的是在作死的路上驷马难追了。
                              诚然魏婴一开始对蓝湛冰冷的责难是有气的,但是刚才蓝湛说了此道损身,更损心性,修习邪道终归会付出代价。这些话句句都是对他的担心与关爱,他不会不懂。若这时还是只有气,那他也太小气了。魏婴不是个小气的人。
                              所以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其实他的重点就是在最后一句,您请回吧。
                              他想让蓝湛走。
                              为什么?
                              因为接下来,他要虐杀温晁了。他不希望蓝湛看到这一幕,看到他邪恶满满的样子。
                              还有更重要的,他真的已经很累了。蓝湛继续在场,定会看出他是在苦苦支撑。江澄没有这种眼力。
                              所以,说到底,他这么做,是不想让蓝湛担心。


                              回复
                              131楼2020-03-11 1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