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吧 关注:99,151贴子:1,053,500

回复:闲来无事,说一下读弟机蓝大是怎么读出他弟弟的心思吧!忘羡镇楼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蓝湛这种一根筋通到底的人,才不会因为他的讥讽就停止责问。
“沿路追杀温氏门生的人,是不是你?”
“是又如何?”
“你是用什么方法杀了他们?”
“你为何弃了剑道,改修他途?”
“回答!”
魏婴说,自从岐山玄武一别,数月之久,你就算不惦记同袍之谊,也不应该这么绝情吧?
这句话真正道出了他心里的不平衡。因为有江澄在侧,他只能以一种揶揄戏谑的方式表达出来。
岐山玄武一别,数月之久。轻轻松松几个字,可谁会知道,从与蓝湛分开的第一天,他就是数着日子过来的。而所谓的“同袍之谊”大概也只有他俩知道是一种什么情谊。
而蓝湛并没有领情,却以另一种方式表达了他并没有忘记“同袍之谊”
“那就跟我回姑苏,慢慢说清楚。”
这句话刺激了一旁的江澄。这是我们云梦江氏的事情,要问责,也该我来问。他跟谁走,也不会跟你走。他以为蓝湛在跟他抢人。
这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正常反应,因为他并不知道两人早已暗度陈仓,谈起了恋爱。
若未定情,蓝湛绝不会在没有任何立场的情况下说出“跟我回姑苏”的话。
所以,亲们对我说的“玄武洞定情”还有什么疑问吗?


收起回复
124楼2020-03-11 04:07
    事实上,蓝湛所有的责问与质疑,都是出于对魏婴的关心,而非旁人所理解的,蓝湛痛恨奸邪。魏婴在蓝湛这里,从来不是什么奸邪。
    此道损心,更损心性。
    你们发现没有,自从魏婴修习轨道术法之后,他的身体就越来越弱。他几乎随——时——随——地——都——想——找——个——地——方——坐(躺)——下——来。
    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的亲们快去刷剧,魏婴说着说着就坐下来的地方简直数不胜数。在夷陵,他把温宁当人力车夫使用,到哪都躺在板车上。在聂家祖坟,他坐在人家棺材盖上。在乱葬岗,他舌战群雄,也是坐着说的。在莲花坞,他坐在石阶上,要不是蓝湛警告他不得无礼,他根本就是要躺下来。
    尤其是在使用完陈情之后,他会变得异常无力,严重的时候会流鼻血,会晕倒。
    这一切,都说明,蓝湛的担心是对的,此道损身,损心性。
    当然,可能跟没了金丹也有关系,但是这是不是更加说明,没有金丹护体的他,修习轨道术法,付出的代价更大?


    收起回复
    125楼2020-03-11 04:49
      从进入房间,蓝湛一直在看魏婴的陈情,还有随便。魏婴一直在回避这一切





      魏婴说着说着就坐下来,因为刚才召唤女鬼损耗过度,他已经很累了。还要应付江澄的兴奋,与蓝湛的责问。而蓝湛,还在看陈情与随便。魏婴坐下来的时候,把随便放在一边。陈情却始终拿在手里,时不时把玩一下。




      回复
      127楼2020-03-11 05:09
        如果认同我前面的分析,那么接下来魏婴的反应就有了新的解释。
        蓝湛说要带他回姑苏,他怎么回应的?
        先是蓝湛要上来抓他的时候,他异常迅速地后退了,江澄也过来拦住了。
        下面他说的话,可谓毫无求生欲,
        回姑苏?你是说那个家规三千多条的地方?我不要,我更喜欢云梦。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们姑苏蓝氏是谁,当真以为我不会反抗?
        蓝二公子,这是我们云梦的家事,您请回吧。
        这真的是在作死的路上驷马难追了。
        诚然魏婴一开始对蓝湛冰冷的责难是有气的,但是刚才蓝湛说了此道损身,更损心性,修习邪道终归会付出代价。这些话句句都是对他的担心与关爱,他不会不懂。若这时还是只有气,那他也太小气了。魏婴不是个小气的人。
        所以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其实他的重点就是在最后一句,您请回吧。
        他想让蓝湛走。
        为什么?
        因为接下来,他要虐杀温晁了。他不希望蓝湛看到这一幕,看到他邪恶满满的样子。
        还有更重要的,他真的已经很累了。蓝湛继续在场,定会看出他是在苦苦支撑。江澄没有这种眼力。
        所以,说到底,他这么做,是不想让蓝湛担心。


        回复
        131楼2020-03-11 15:53
          如果这段时间,是蓝湛与他朝夕相处,魏婴失了金丹的事情,一定会被他发现。


          收起回复
          132楼2020-03-11 15:58
            这大约是蓝湛一生中最委屈的时刻了,魏婴说的话句句都像刀子,一刀刀割在心上。
            而江澄的话更让他有口难辩。
            江澄说这是他们云梦江氏的家事,还说此时正是需要战力的时候,要姑苏蓝氏的手不要伸得太长。显然这里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觉得蓝湛是对魏婴的功劳太大产生忌惮了。就好像有人考试分数太高,而旁人怀疑他是不是作弊了一样。他难道忘了,刚才温逐流反扑魏婴的时候,是蓝湛先出手的。而了结温逐流性命的机会,蓝湛还是让给了他。一来温逐流是洗劫屠戮江氏一门的凶手,父母之仇还是要让儿子亲自来报。另一方面,江澄马上就要成为江氏家主。围剿温氏,正是他建功立业树立威望的好机会。诛杀温氏头号走狗温逐流,无疑是一笔重大功劳。这些,作为有竞争关系的兄弟家族的公子,蓝湛都替他考虑到了。这等高风亮节,才是含光君的名士气度。
            当然,江澄的话蓝湛不会放在心上。出了门,委屈至极的蓝湛满脑子是魏婴刚才的话。温晁的惨叫声传来,魏婴又在使用他的邪术了。


            收起回复
            134楼2020-03-12 01:28
              才刚坠入爱河的两个人就开始闹别扭。
              客观因素是魏婴失了金丹,改修诡道,而蓝湛不知道。信息不通,产生了隔阂。
              主观原因呢,各自都有问题。
              大家都是第一次谈恋爱嘛,经验难免不足。
              蓝湛的问题,在于他太过于控制自己的感情,也太想控制住对方,也就是话少人狠。明明几个月都担心得要死,见了面却连句温柔的话都没有。对于魏婴修习轨道术法反应过激,他的责问也是出于担心,但是却让魏婴感觉到很没面子。魏婴感受不到他的爱,只感受到他的控制。
              魏婴的问题,就是过于自我。他没有作为一个恋人的自觉性。从前我行我素惯了,又野又疯到天上去了,如今是有主的人了,怎么可能还和以前一样呢?
              一个太闷,一个太野。
              这个问题始终存在于这段感情当中。
              直到十六年之后,两人的恋爱关系才算是真正的成熟稳定。对于魏婴回避的事情,蓝湛不再过问半句。而魏婴也终于明白了蓝湛的用情至深,心甘情愿受他管制。这是后话。


              收起回复
              136楼2020-03-12 02:01
                不是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会吵你们就多吵吵










                注意把蓝湛气走后魏婴这个难受的表情。“你以为你是谁?”他是谁你不知道吗?他是立刻会让你难受到想死的人




                收起回复
                137楼2020-03-13 01:58
                  尽管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蓝湛还是想再次找魏婴聊一聊的。所以,这里真的觉得蓝湛是最好的男朋友。深情执着,包容一切。结果呢,看到的居然是魏婴在抚爱他的魔笛,气得他转身就走。魏婴,你没救了。




                  虐夫一时爽,追夫悔断肠。
                  聂明玦为魏婴设的欢迎宴上,蓝湛的位置是空的。无故缺席宴席,这是非常非常失礼的事情,尤其对于家训严格的姑苏蓝氏来说。这大约是蓝湛除了叫魏婴“滚”,最失礼的时候了。可见,蓝湛真的是被魏婴气得不轻。
                  因为蓝湛,魏婴也提前离席了,这里他就更加失礼了。他俩这别扭闹得,把一众仙友得罪个遍。
                  男朋友抚琴的身影还好看吗?




                  江澄过来劝魏婴回去,还说他因为蓝忘机一脸晦气。这个一脸晦气用得太好了。足见被冷落的魏婴有多么沮丧。江澄又说,他都对你避而不见了,你又为何来找他,讨他嫌呢?
                  所以江澄对魏婴与蓝湛走得太近是很忌讳的。他很怕失去魏婴这个得力助手。而后面他又劝魏婴与蓝湛和好,是不想得罪姑苏蓝氏。保持又远又近的盟友关系,才是对江家最有利的做法。江澄处处从江家的利益考虑,并没有真正替魏婴着想。要是真的为魏婴好,这个时候看到他不开心的样子,就应该劝他去找蓝湛沟通解释。


                  魏婴的回答也很有意思,你就当我无聊吧




                  “无聊”是从前蓝湛的口头禅,魏婴很怀念从前蓝湛那一句句口是心非的“无聊”。从前说他“无聊”,并不是真的觉得他无聊,不是真的不想理他。而如今,他连听他说声“无聊”的机会都没有了,这才是蓝湛不想理他的真正表现。


                  收起回复
                  139楼2020-03-13 03:56
                    师姐让他给竹笛起个名字。
                    他想了想,就叫它“陈情”吧。




                    有句话叫做“旧情难忘”,陈情就是旧情,师姐和江澄的亲情依旧,魏婴在怀念与谁的“陈情”?这段时间他又在为谁伤心?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我前面说过,他在乱葬岗吹笛子,最初的动机极有可能只是为了纪念一下蓝湛在玄武洞为他哼的曲子。

                    “陈情”从诞生到起名,都有迹可循。


                    收起回复
                    141楼2020-03-13 04:18
                      说到“陈情”,我再说一下“忘羡”吧。
                      剧里把这首曲子取名叫《忘羡》,(只存在于蓝湛的口型和观众的推测),剧外官方定的曲名叫《无羁》。从字面意思来看,“无羁”就是没有羁绊,自由自在。当然歌词里有这种含义,但是并不突出。“忘羡”是蓝忘机与魏无羡,“无羁”其实也是魏无羡与蓝忘机。总不能叫“无机”吧,又不是化学课。所以呢,叫“无羁”,意境也有了,多么妙?
                      《陈情令》就是个作弊大师。


                      收起回复
                      142楼2020-03-13 04:28
                        赤峰尊召开军事会议,魏婴姗姗来迟,又把一众仙人得罪了个遍。还是赤峰尊泽芜君等德高望重之人。得罪君子不可怕,可是小人却有了可乘之机。不得不说,魏婴还是太过年少轻狂了些。


                        他进来的时候,注意,蓝湛的眼神落在他佩剑的位置。显然,他还是没有佩剑。




                        会议之后蓝大问蓝湛夷陵监察寮众人之死是否真的与阴铁有关,蓝湛说不是,他不会如此。(后面他被打脸)护魏婴的心非常明显。
                        蓝湛顺便向他哥哥请教了如何定一人之心,蓝大的话在我看来大白话的意思就是,你不要管他用的方法对还是错(是非黑白),你只看他目的是什么(心之所向)。
                        别管原著是怎样,剧里的设定是蓝大比蓝二年长,而且长很多。所以一出场泽芜君就是蓝家家主,他的对世事的看法自然也比蓝湛通彻。


                        这时魏婴和江澄刚好过来。时机不对,徒剩尴尬。
                        注意魏婴这个眼神,试探的意思是不是很明显?




                        蓝湛的眼神,来吧,你往前走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我来走。




                        然后魏婴终于还是没有走出那一步。蓝湛再次伤心。读弟机蓝大问他是不是担心魏公子,蓝湛赌气曰,没有。甩袖子走人。


                        和好失败。


                        收起回复
                        149楼2020-03-14 04:44
                          魏婴在失去金丹之后,内心极度自卑且敏感。外在的嚣张跋扈,不过是他用来掩饰这种自卑罢了。所以在金子勋羞辱他的时候,他反唇相讥,我就凭你们口中的邪魔歪道,也能成为一骑绝尘。
                          而面对蓝湛。就像是家境普通的女生有一个富二代男友,在外人看来,本来就低他一等。突然有一天还遭逢变故,负债累累。为了安身立命,不得不去从事他看不起的职业,比如歌女舞女之类的。如果真的很爱他,是不是很想躲着他,不敢面对他?甚至故意气他,伤他的心,让他离开自己?
                          江澄失去金丹之后,对温情是什么态度?好歹温情知道江澄是因为受了打击,故意气她。而魏婴什么都不能说,蓝湛什么都不知道。
                          本来还在拿家主之事与江澄嬉笑打闹,等人走之后,魏婴表情立刻变得苦楚凄凉。原来不能与爱人并肩行走的滋味如此痛苦。而这份痛并不是他一个人在承受。蓝湛,伤你的心,实非我所愿。


                          收起回复
                          150楼2020-03-14 04:45
                            明白过来之后,魏婴终于意识到他不能就这样与蓝湛分道扬镳。这种形同陌路的日子太***难受了。
                            使出洪荒之力追上去。
                            而蓝湛显然等这一刻等太久了。压抑太久的他第一反应是,拔剑,打他。
                            可惜在剑术上,两人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伯仲不分了。
                            如果蓝湛真的刺下去,他是真的躲不开。


                            回复
                            154楼2020-03-15 05:45
                              蓝湛知不知道他真正要谢的人是什么呢?知道的。因为他们心意相通。他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因为他想听对方说出来。而魏婴并没有说。其实两人之间很多这种,一个明知故问,一个就是不说的互动。尤其是十六年后,魏婴一遍遍问蓝湛是怎么认出他的。他明知故问,他就是不说。

                              谈恋爱是需要技巧的,这种情感上你来我往的博弈会让恋爱的滋味持久浓烈。所以,看帖的各位学着点吧,把暧昧的滋味玩到极致,天天都享受热恋。当然,前提是,我只和你一个人玩这种游戏。


                              收起回复
                              157楼2020-03-15 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