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受吧 关注:73,308贴子:827,370

【原创】《权臣总是被强制爱》by :凉意美强惨直男受×各路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权臣总是被强制爱》by :凉意
美强惨直男受×各路攻。
貌美权臣总是被笔~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2-28 20:41
      

      第一章

      

      一队商队拥着一架马车正在平原上疾驰,因为车子有些细微的颠簸,里面的人穿着红纱金丝绣西域风格的女子衣袍,乌黑润泽的长发原本是随意披散倾斜下来,如今因为车子的颠簸令主人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有几缕头发便粘在潮红的白皙脸颊上。

      突然颠簸停下,帘子叫人掀开一点,熟悉的声音叫醒车里昏昏沉沉的人,鸦黑羽睫轻轻颤了颤,露出一双清如寒谭的眸子,只是如今他病容不堪,往昔清贵不可一世的仪姿尽失,无端的令人觉得弱势可欺。

      掀开帘子的人呼吸一顿,语气有些絮乱道:“柏君,我们已经快被追上来了,现在要分开行动了,车子要弃了。”

      柏长溪浑身酥软无力,略微喘息道:“我知道,伯贤,我现在身体不适,你带着我走。”

      闻言齐伯贤取来一条披风盖住柏长溪,低声道:“柏君,冒犯了”,便拦腰抱起柏长溪,披风的帽子遮住柏长溪的视线。

      突如其来的悬空感让柏长溪惊恐不已,险些尖叫起来,好在失态之前想起抱着他的人,同是大殷臣子,不是匈奴野蛮矫健彪悍的左贤王。

      他不会被绑束双手,脚尖悬空吊在膻气冲天的匈奴王帐里,不会被挞伐至求饶哭泣也不会换来施加他所不能承受的人的一丝心软。

      但他还是紧绷着身体,本能的维持惊恐过度的状态。

      齐伯贤抱着柏长溪察觉到他的异样,眸色一沉,只是他不愿说什么,怕柏长溪难过。

      耳旁狂风凌冽,马上自然比马车颠簸无数倍,双手持缰绳的齐伯贤可没办法顾着他,柏长溪强忍着腰肢被颠簸得酸痛难耐,逼着自己放松身体,陷在齐伯贤的怀里,紧紧抱着齐伯贤的腰,生怕掉下马。

      柏长溪在颠簸中,神智又昏沉起来,迷迷糊糊间柏长溪忽然想起他的陛下。

      他起于微末,幸得陛下赏识,一朝侍君侧,扶摇直上,官至九卿。

      三个月前他奉私诏与同行使者共十一人出使匈奴,破坏匈奴与大梁的邦交。

      百年前,匈奴与梁国及殷国三家分天下,互相制衡,如今殷国因为藩王制度国家内乱不休,几乎耗尽国运。

      而梁国正遭受夺嫡之争,原本也是要混乱起来,谁也没料到突然与匈奴再次联姻。

      梁国与匈奴本就是死敌,又是邻邦,二十年前,匈奴南下入侵梁国边境屠六大军镇,突飞猛进近乎逼进梁国京都,后来单于求娶王室贵女才歇战回到单于王庭。

      大抵殷国也没想到大梁能忍辱负重联合匈奴,匆忙应对下,连番暗派使者过去游说匈奴。

      而柏长溪是第二批派遣过去的。

      匈奴大单于之下,设立了左右贤王。

      大单于因为娶梁国贵女为阏氏,右贤王更是梁国贵女的儿子,所有两者都亲梁。

      左贤王喜战暴戾,素来不屑与邻邦交好,又是大单于在部落娶的阏氏生下的子嗣,生来与右贤王不对付,也与梁国不对付。

      虽然与右贤王分庭抗礼,但一直碍于大单于的威信,左贤王表面上也未曾抗命继续争对梁国。

      左贤王等得,但殷国可等不得,眼看亡国危机正在眼前,焉能坐以待毙。

      为了防止泄露消息被梁国知晓,柏长溪的使者团伪装成西域的商队,借贩卖香料美酒进入左贤王王庭。

      在进入王庭之前,得知梁国的使者也在匈奴左贤王的王庭,柏长溪便伪装成西域商人进献给左贤王的女子。

      饲机暗杀梁国使者嫁祸左贤王,逼他被孤立,逼他与梁国失和。

      计划成功了,柏长溪在左贤王眼皮子底下杀了梁国的使者,天下人都知左贤王桀骜不羁,单于又疑心太重,无论怎么做,左贤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但柏长溪一同与梁国使者在宴席上喝下毒酒,梁国使者都死了,但柏长溪命大又让左贤王一拳一拳打在腹部硬是把一部分毒酒吐出来又叫来医者给救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2-28 20:43
      啊啊啊啊,我超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2-28 21:24
          

          二

          喝完毒酒的柏长溪本以为自己一定也会死,他欲与梁国使者同归于尽,来个死无对证,送他过来伪装成西域商人的使者们都走了,除了自己死后男人的身份可能会暴露外,左贤王甚少有找到其他把柄的机会。

          只是上天薄待他太多,如今反倒不让他死得安生。

          呼洐曜见床上的人除了刚才羽睫颤了颤再也没有动静,很是不耐烦抓过旁边托盘上的酒壶将酒液尽数泼在他的脸上。

          “有胆子算计孤,又为何不敢睁开眼看孤。”

          被酒水呛住的柏长溪坐起来狼狈的咳嗽,缓缓睁开眼看着床旁脸色阴沉的呼洐曜,柏长溪喘息笑道:“大王,你杀了我吧。”

          “啪”

          呼洐曜忍无可忍,柏长溪被他打得头一偏,脸上火辣辣的疼,柏长溪终于把让呼洐曜火冒三丈的笑收敛住,抿唇冷淡道:“你杀了我吧。”

          呼洐曜见他不愿意面对自己,伸手掐住柏长溪的下颌强制他与自己面对面,柏长溪漂亮的眼睛里一派风平浪静,似乎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柏长溪刚来的时候,好美色的呼洐曜一下子就被美到了几乎当时就要宠幸他,柏长溪是个男人怎么敢让呼洐曜碰他,又不能说话,当时他拔出匕首就要刺自己的喉咙。

          呼洐曜是真的喜欢他,一下子就吓到了他,怕这个刚烈的哑巴美人真的死了,同样被吓的使者商队上前解释,献上的女子是他们在行商路途买到一个落魄贵族的女子。

          呼洐曜这下就明白商队的意思,贵族家的女子娇生惯养,一下子见自己落入困境,逼急了很容易想不开就自寻死路。

          他宠幸的女子也不知道有多少,这种情况也不是没经历过,他原本从来都不担心这个,只顾自己喜好,若实在不愿意屈服于他的女子就命人拖下去送给自己的部下任其自生自灭,可谓残暴不仁。

          但这个女子不一样,她太美了,呼洐曜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容貌,月华的容颜,雪山的孤冷,唯有匈奴传说的雪山女神的容貌能与她媲美。

          想到初遇柏长溪的时候,呼洐曜下手又重了些,柏长溪秀美的下颌线生生掐得发红。

          呼洐曜居高临下俯视柏长溪:“若不是孤扒下你的衣裳,孤就永远不知道你竟然是男子。”

          “孤还是太疼惜你了”

          身上的被子只遮住胸前,修长的脖颈,线条柔润的肩,以及白而瘦的背都因为坐姿而袒露在空气里。

          而柏长溪只是冷冷的看着呼洐曜。

          “那些梁人一死,孤就知道是你做的,美酒是你们献上的。”

          柏长溪微微挑眉还是没有说话。

          “而孤同样喝了酒却没有死,西域那边是有些狼子野心之辈,能杀我的机会绝对不会错过,大梁正欲与孤交好,也不可能如此轻举妄动更何况毒杀本国的使者,你商队的人又像南人,孤想来想去……”

          “唯有你们殷国才会如此做……”

          竟然猜到了,传说中暴戾恣睢的左贤王竟也是个心思深沉之人,柏长溪心一跳,但他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你杀了我吧。”

          呼洐曜阴冷一笑,眼睛似狼一般狠厉,带着厚茧的手指揉搓着柏长溪的下颌,一字一句缓缓道:“孤如此喜爱你,怎么忍心让你死呢。”

          ………………

          眼前是朦朦胧胧的红,柏长溪有气无力的被红绸带吊起,身体的疼让他的神智愈加清醒。

          刚刚不久前那呼洐曜欲对他不轨,柏长溪虽然长得文弱昭秀,但君子六艺造诣高深,武功自是不俗,与呼洐曜连过招数十下,迫于一力压十会又没有武器,生生被呼洐曜的力气压制住后,又打算咬舌自尽,又被早有准备的呼洐曜用绸子塞到嘴里。

          呼洐曜本来就因为柏长溪算计恼火不已,见柏长溪又攻击他不成又要自尽,邪火烧心,制服柏长溪后硬生生把柏长溪的四肢关节都扭错位。

          柏长溪疼得闷哼出声,漂亮的眼睛顿时湿了,他不愿意呼洐曜看他软弱的样子闭着眼睛,呼洐曜吻了吻柏长溪眼睑上一点朱砂似的痣。

          又在他耳边道:“你应该庆幸,孤对你还有兴趣,不然孤早就砍断你的四肢,扔给狼饱腹。”

          “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就是喂饱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2-28 21:35
          我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2-28 21:43
            很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2-28 22:20
              这不是长佩上的吗_(:3」∠❀)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2-28 22:44
                d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2-28 23:12
                  我可以哦(*/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2-28 23:13
                    卡肉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2-28 23:18
                      大大加油!!!我可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2-28 23:31
                        昨天在cp上刚刚看了这篇!超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0-02-28 23:3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2-29 00:09
                            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2-29 00:2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2-29 00:29
                                哈哈,在长佩看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2-29 00:30
                                  大大笔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2-29 10: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2-29 20: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2-29 20:0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2-29 20: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2-29 20:07
                                            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2-29 20:0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2-29 22:19
                                                超喜欢这篇,大大文笔太棒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20-02-29 23:0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3-05 13: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3-05 14:24
                                                      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3-05 15:0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3-05 18:39


                                                            

                                                            柏长溪低垂眉目,轻声道:“大王,我肚子好痛,求你轻些。”

                                                            低眉敛目,声音轻柔,乖顺得不像话。

                                                            呼洐曜惊奇的看着柏长溪:“你倒是聪明……”

                                                            柏长溪又不吭声了。

                                                            呼洐曜又想了个法子,抱着柏长溪又顶弄进去。

                                                            柏长溪果然喘息起来哀声道:“不………太大了,饶了我吧。”声音又柔又媚。

                                                            听得呼洐曜愈发性起使力的在双丘之间之战,粗长的紫红之物大进大出,呼洐曜淫性正浓,又好奇那紧窒的密处是如何吞吃自己的威物,于是剪下红绸让柏长溪跪趴在地毯上,又掐住柏长溪的腰。

                                                            看着每次随着紫红之物的出来里面的媚肉都害羞的绞出一点点娇红,进去时又缩回去。淡色半透明的粘液慢慢一点一点沁出来,鼻尖就好像有一股淡淡而糜乱的香气萦绕。

                                                            呼洐曜眼热得不行,想也不想凑上去闻了闻,又色情的舔了一下。

                                                            柏长溪身体一颤,急促的哀叫一声。

                                                            魔怔的呼洐曜回过神,看见柏长溪的腰被自己掐得发青,他手指慢慢揉着那青紫,可下身还是不留情地大力冲撞,甚至一下比一下更重。

                                                            呼洐曜呼吸沉重吐气有点困难道:“你的身体太淫荡了。”

                                                            又是一下重击,柏长溪哀叫一声,声音已然带上哭腔。

                                                            “呜…………”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3-05 19:32
                                                              “不!”柏长溪尖叫一声,齐伯贤站起身连忙赶过去,于噩梦中清醒的柏长溪神色惊惧而恍惚。

                                                              齐伯贤坐在榻边,双手握住柏长溪抓着被褥用力到骨节发白的手,轻声呼唤道:“柏君。”

                                                              在齐伯贤连声呼唤下,从令人窒息的噩梦挣脱出来柏长溪才回过神。

                                                              齐伯贤用土碗端来一点热水,口干舌燥的柏长溪连饮几口险些呛到。齐伯贤拍了拍柏长溪的背帮忙顺气。

                                                              柏长溪咳嗽得眼泪都冒出来了,便听见齐伯贤低声道:“柏君,你受苦了。”

                                                              在出使匈奴时,所有使者都抱为大殷争取最大利益而不顾一切不择手段的赴死之心。

                                                              谁料本以为会身殉职的柏长溪却活下来被困在左贤王王庭半个多月日日受尽欺辱折磨。

                                                              使者团各种打探消息,在左贤王私自带柏长溪出王庭在野外淫乐时救下柏长溪。

                                                              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冰冷孤傲的柏长溪被那野蛮大王压在草地上欺负得痛哭出声哀声求饶的淫乱场景在齐伯贤脑海里挥之不去。

                                                              可惜当时迫于左贤王勇武凶悍,暂时又不可能杀掉很可能是将来盟友的左贤王,使者团只能匆匆带着解救的柏长溪继续在茫茫无际的草原逃亡。

                                                              柏长溪脸色苍白,他知道使者团将当时的场面都看见了,他所有的尊严早在那一刻都碾碎成泥,但羞耻心还是让他的脸都痛苦得扭曲起来。

                                                              齐伯贤心一慌:“柏君,可怨恨我未曾听命于你,杀掉那左贤王。”

                                                              柏长溪欲杀左贤王之心使当时的自己都已经神智尽失。

                                                              如今逃出生天再回想,柏长溪低眉敛目回应齐伯贤的惴惴不安:“是我当时失态,你们很清醒做出正确选择。”

                                                              左贤王若死了,那么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反而是大殷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齐伯贤哑声,其实他反倒柏长溪现在怒骂他,哪怕打他也好,只要柏长溪能将埋藏的怨恨都发泄出来就好。

                                                              但柏长溪太理性了,他知道现在既不能杀掉左贤王,又不能在同行使者身上撒气。

                                                              柏长溪不欲与齐伯贤继续这个话题,转而看了看身边脏兮兮又昏暗的毛毡房凝目:“这是哪里?”

                                                              齐伯贤解释道:“这不是匈奴人的地界,是高川人的居住地。”

                                                              高川人算是匈奴的附属,高川人向来喜爱歌舞,热情奔放,擅长冶铁铸造兵器。

                                                              柏长溪一喜:“我们已经走出左贤王的领地了?”

                                                              齐伯贤含笑点了点头:“左贤王不会轻易走出自己的领地,我们暂时算是安全了,高川人虽然是匈奴附属,但地位较高,左贤王也不敢闯入这里,之前才正骨没多久你的身体不适合长途跋涉,我们暂时在这里修养一段时间再回去。”

                                                              伤筋动骨一百天,如果不修养好以后很容易落下病根,成了废人。

                                                              柏长溪想起被扭错位的骨头脸色又阴沉下来,齐伯贤连忙转话题:“现在我以盐商的身份留在这里……”

                                                              齐伯贤又偷偷打量一眼柏长溪的神情,咽了下口水:“因为你来的时候还穿的女子衣服,现在再换回衣服难免会打草惊蛇,所以柏君……”

                                                              柏长溪顿时看了齐伯贤一眼,目光如寒水一般。

                                                              齐伯贤有些难以启齿道:“哪怕私底下你我独处能少说话就不要说话,毕竟隔墙有耳。”

                                                              柏长溪有些厌倦的合上眼:“你下去取些食物过来,我饿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3-05 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