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天骄吧 关注:546贴子:14,331
  • 68回复贴,共1

轩辕为史前匈奴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元清论红山古国即传说的“轩辕国”


论红山古国即传说的“轩辕国”——兼论轩辕为史前匈奴人
吴德喜


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发掘后,根据考古发现,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说:“红山文化在距今五千年前率先跨入古国阶段,以祭坛、女神庙、积石冢群和成批成套的玉质礼器为标志,证明早到五千年前,牛河梁一带就产生了基于公社又凌驾于公社之上的高一级的社会组织形式,即早期城邦式的原始国家已经产生”①。


这个红山古国,就是的“轩辕国”。


回复
1楼2020-03-16 11:42
    四、轩辕国的都城
    《黄帝都城考》说:“依据文物普查资料,结合史书记载,通过野外考古逐一对号入座,初步认定:黄帝都城在辽宁省凌源市小城子乡萧杖子村高杖子村民组南2000米的山南坡上” ⑥。其地理位置在红山文化区,距牛河梁祭天祭祖“金字塔”祭坛只25公里之遥。
    《毛诗集注》说“京师,山高而众聚也” ⑨ ,是说古代京城在山上,可证明黄帝建国于“猃狁丘(轩辕丘)”之事。
    六、红山古国“轩辕国”大酋长是轩辕氏

    2011年5月27日,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清理红山文化田家沟第四地点墓地9号墓,掀开石棺盖板后,将棺内的淤土清理干净,露出了一具完整的人体骨架。墓主人在棺中呈仰面、直身姿态,右耳下随葬蛇形玉坠1件。这个玉饰正面看是蛇头,侧面可以看到长长的大嘴,颈部有瓦沟纹,蛇头嘴巴眼睛均清晰可见。《山海经》中有神人戴蛇、践蛇、珥蛇的记载,其中的“戴”指在颈部圈挂,“践”指脚踏,“珥”指装饰在耳朵上。此次发掘出的蛇形耳坠与《山海经》中“珥双蛇”记载相吻合。蛇形耳坠是黄帝文化符号,这是黄帝在红山文化区的非常珍贵的证据。
    2012年3月22日,新华社发消息说:辽宁省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来柱2010年秋,在红山文化区新遗址辽宁省凌源市田家沟第三地点(北距牛河梁文化遗址约51公里,东北距东山嘴文化遗址约34公里)的三重石围圈构成的积石冢的直径7米的内圈石墙上发现了一块明显规整且相对较大的石板,上面雕刻有比较清晰的龟状图形,由点组合的头部、均做伸出状的前腿与后腿、圆形的龟背,一只活灵活现的大龟。朝阳市红山文化研究院院长雷广臻教授多次前往现场进行研究、考证,并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刘国祥研究员等专家进行论证。最后确认,这个雕刻图形就是轩辕氏族符号神龟——天鼋。中国最早的国别史著作《国语》说“我姬氏出自天鼋” ⑩ ,即轩辕氏族出自天鼋(神龟),天鼋是黄帝氏族名称、徽号、图腾。郭沫若先生解释说“天鼋二字,即轩辕也”。红山文化遗址石板上发现黄帝在红山文化区的文物证据,研究红山文化20多年的学者朱达先生撰《黄帝生在辽河边》一文,结论“黄帝生在辽河边(西辽河)”【11】。
    我国权威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论西辽河古文化》说:“如果说整个中国文明发展史是一部交响曲,西拉木伦河流域的古文明则是它的序曲,比中原要早约1000多年。传说中的‘五帝’早期活动,大约就在这里” 【12】;还说“黄帝时代的活动中心,只有红山文化的时空框架与之相应” 【13】 。踏遍全国考古遗址的老考古专家用排他的“只有”二字说黄帝活动中心在红山,这说明黄帝确在红山古国“轩辕国”任过首领。



    八、黄帝是史前蒙古(地区)人
    (1)黄帝是“戎狄匈奴”人
    《通鉴外纪》说:“少典国君之妃曰附宝者,感电光绕斗而有娠,生帝于轩辕丘,因名轩辕”。黄帝之名轩辕,是匈奴猃狁氏族之“猃狁”的同音异译。而“猃狁”氏族是后世成吉思汗出身的“乞颜”部族的前身,是戎狄匈奴人。
    研究红山文化20多年的学者朱达先生《黄帝生在辽河边(西辽河西拉木伦河)》的文章,结论黄帝生在辽河边,取名轩辕、黄夷。
    黄帝的“黄”字,甲骨文写作“ ”,腹部这个圆圈代表身上所佩之玉,也系“黄”的本字,即“黄”字是一个身上佩玉有权力之人;“帝”字甲骨文写作“”, 像横七竖八架起的一堆木柴,准备点燃。点燃木柴是为了祭天,称“柴祭”。甲骨文专家严一萍先生说“帝者,以架插薪而祭天也”。 甲骨文专家王辉教授《殷人火祭说》说“帝就是‘柴祭’,祭祀的对象为居于天空的自然神” 【15】 。“柴祭”礼仪与风俗遗留给蒙古民族,至今蒙古民族用“柴祭”方式祭祀长生天及成吉思汗。
    至于“ ”之所以读“帝”,是后人所为。实际上红山古国时应称为黄帝为“猃狁(轩辕)氏”,如伏羲氏及女娲氏之称呼。酋长之称呼也是后人所加,实际是在氏族联盟祭坛上身上佩玉主持祭祀天神或祖先活动的主持人。当然,主持祭祀能与天神及祖先沟通对话很神圣,在各氏族及群众中威望特别高,权力也特别大。
    (2)黄帝“轩辕”称号与名及其家族人名,说明他们是史前匈奴人

    黄帝以“轩辕”为名为号,其“轩辕Xuanyuan”与猃狁匈奴的“猃狁Xian yun”,是同一阿尔泰语名词的同音异译,因此轩辕黄帝与猃狁为同类,是猃狁匈奴人。
    这是历史上史官如司马迁等为了让黄帝成为汉族的祖先,对同一阿尔泰语名词,故意用不同汉字注音造成的“轩辕”之名称。
    2012年12月13-14日“中国第三届蒙古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佛寺镇蒙古族中学副教授级高级教师魏文成先生的《夏人胡人(匈奴)语言是蒙古语》的论文受到与会专家的好评。论文说:黄帝第四妃“嫫母”之称呼是典型的土默特蒙古语“母亲”;黄帝之子“昌意”是蒙古语“好的、英俊的”之意;黄帝之孙“颛顼(专须)”是蒙古语“入夏” 【16】,可能入夏出生故名之,这说明黄帝家族为匈奴人又一证据。



    5、《史记·殷本纪》说:“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殷商是北狄族群的国家,而殷祖契“为帝喾次妃”所生,是黄帝后裔。
    6、《史记·匈奴列传》说:“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夏后氏即禹帝。《史记·夏本纪》说:“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颛顼之孙也”。这说明匈奴先祖为黄帝,匈奴为黄帝后裔。
    7、《魏书·序纪》开篇说:“昔黄帝有子二十五人,或内列诸华,或外分荒服。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国有大鲜卑山(今大兴安岭)【20】”,这明确说明鲜卑部族是黄帝正妃嫘祖所生的第二个儿子昌意之子的部族。
    8、《前燕录·幕容传》说“昔高辛氏(黄帝少子)游于海滨,留少子厌越以君北夷,世居辽左,号曰东胡。秦汉之际,为匈奴所败,分保鲜卑山,因复以为号” 【21】 ,这说明东胡是黄帝少子的部落。



    5、《史记·殷本纪》说:“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殷商是北狄族群的国家,而殷祖契“为帝喾次妃”所生,是黄帝后裔。
    6、《史记·匈奴列传》说:“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夏后氏即禹帝。《史记·夏本纪》说:“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颛顼之孙也”。这说明匈奴先祖为黄帝,匈奴为黄帝后裔。
    7、《魏书·序纪》开篇说:“昔黄帝有子二十五人,或内列诸华,或外分荒服。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国有大鲜卑山(今大兴安岭)【20】”,这明确说明鲜卑部族是黄帝正妃嫘祖所生的第二个儿子昌意之子的部族。
    8、《前燕录·幕容传》说“昔高辛氏(黄帝少子)游于海滨,留少子厌越以君北夷,世居辽左,号曰东胡。秦汉之际,为匈奴所败,分保鲜卑山,因复以为号” 【21】 ,这说明东胡是黄帝少子的部落。
    (5)现代学者认为黄帝为“戎狄人”、“北方游牧民族”首领,是“北狄黄帝”、“黄夷”

    1、中国史学大师郭沫若先生《中国史稿》第一册第三章中说“黄帝原本是北方戎狄人的祖先,由于他战胜了蚩尤、炎帝,故被尊为中华民族的祖先” 【22】。
    2、享有国学大师美誉的艾荫范教授《北狄、东夷和华夏传统文明建构》之第一章《从“崆峒”即“奎屯”音转说黄帝和北方游牧民族的关系》说:“古汉语词‘崆峒’是阿尔泰语‘奎屯’的对音,‘奎屯’的意思是寒、凉。古汉语中吸收了很多阿尔泰语,尤其是黄河以北的山川地理专名。其中‘崆峒’就是典型例证。在古汉语的众多历史文献中,凡是出现‘崆峒’词语的同时,都有与黄帝行迹或传说的记载,由此可以推知黄帝很有可能是古代游牧民族的领袖,所以夏文化即黄帝文化起源于游牧文化,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五帝之首的黄帝当然就来自游牧民族了。‘在华夏历史上,第一位单于或可汗就是黄帝’”。 最后结论说“黄帝与颛顼最初活动的地方是北方,黄帝应该是北方游牧民族的首领或神,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可汗” 【23】。


    回复
    3楼2020-03-16 11:43
      而所谓“戎狄人”或北方游牧民族,都是蒙古高原的先民。

      3、享誉国际的著名史学家,曾在美国夏威夷大学、我国完湾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诸多大学任教授的许倬云先生《万古江河 ——中国历史文化的转折与开展》认为“红山文化区就是黄帝活动区” 【24】 。
      4、中华龙文化协会名誉副主席、北京大学翟志高教授《炎帝神农与龙文化》中说“榆罔十三年,炎帝神农氏、黄夷轩辕氏联合与魁隗氏、九黎蚩尤氏在涿鹿(今河北张家口市涿鹿县东南)的旷野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又说“帝榆罔之时,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帝榆罔弗能征。北狄黄帝,闻神农乱,以应龙为将,师熊、罴、貅、貙、虎为前驱……帝榆罔以刑天为先锋,渡黄河,与黄帝争於阪泉,黄帝断刑天首,三战,然后败榆罔” 【25】 。文中“黄夷轩辕氏”是说黄帝“是夷人”,“北狄黄帝”是说黄帝“是北狄的黄帝”。而所谓夷、狄,都是北狄游牧民族的先民。
      5、何光岳先生《东胡源流史》第346页说“室韦起源于中原的豕韦,系黄帝之裔祝融(庶支)八姓之一” 【26】 ,这说明黄帝族与室韦蒙古一样,都是阿尔泰语系人。


      回复
      4楼2020-03-16 11:44
        也就是说,你的祖先是猿猴,所以你就是猴子?轩辕是不是游牧民族,先放一边,无论是文献还是考古资料都不足以支撑,更多的是猜测。轩辕发展出了优秀的华夏文明并且传承了下来,匈奴还在为铁而发愁?没有礼仪,没有文化,没有文明,你觉得一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3-16 13:50
          吴德喜 是什么人?


          收起回复
          11楼2020-06-04 16:06
            你这倒的有点远呀,汉族建立是汉代之后的事情。而黄帝时代 ,黄帝是古羌族,一支演化为汉族,一支演化为藏族。史前匈奴。,。你这是儿子想当爸爸,你只能说轩辕黄帝的后代一支演化为匈奴。


            收起回复
            12楼2020-06-28 11:30
              再说到两周春秋时代,很多国家也保留了半耕半牧的传统。


              回复
              13楼2020-06-28 11:32
                收起回复
                14楼2020-06-28 20:54


                  回复
                  15楼2020-06-28 20:57



                    收起回复
                    16楼2020-06-28 21:00
                      证据链充分。如果能找到轩辕。在阿尔泰语里的具体意思就完美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7-03 00: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7-16 11:49
                          自己看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7-16 11:50
                            距今5700年前,Afontova Gora的玉石文明人群(Q-M120)在萨彦岭可能有一个传播基地。他们的先锋南下参与了仰韶文明的一部分,但是在掌握战车文明前,他们没有明显优势,可能主要因为玉石等贵重物品的提供得到粟谷农业人群的接纳。距今5500年前,广义阿凡纳谢沃人(R1b+G)铜石并用的文化,裹挟了一部分Maykop文化人群(J2a)传播到了萨彦岭,影响当地土著部分,由于牛图腾Ko和马图腾Si的传播,音变形成前Gasi ((Q-M120+Q-L330+Q-M25+J2a)[R1b+G]]),(可能因为广义阿凡纳谢沃人自称“Gasi”(前)哥特:R1b人群早期自称,后来也带到了欧洲。) 掌握了铜石并用,尤其是红铜文化的叶尼塞语鹿图腾(Buq, Bar)人群(Q-L330[R1b+G])(鹿图腾的认同可能来自于他们的上游表亲Kitoi人(N1-tat))作为广义阿凡纳谢沃人(R1b+G)人的下游表亲西迁里海草原乃至北高加索,形成前狭义Par人群(Q-L330[R1b+G]),可能对应后来伊朗的Parni人(R1a+E+J)[Q-L330[R1b+G]]的上游表亲。这个时期的萨彦岭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弊剌—驳马国”(Par, Bar, Bares, Bil,Mil),也就是那个色雷斯-蒙古传说的起源。而Bil这个词在叶尼塞,前高车语种转义变为“头目,统领者”的意思,比如后来突厥语的Bilge.前Gasi ((Q-M120+Q-L330+Q-M25+J2a)[R1b+G]])中的Gasi-Afontova前颛顼(Q-M120 [(Q-L330+Q-M25)[R1b+R1a+G]])人受到了Gasi-Khovz前狭义屈射 ((Q-L330+Q-M25+J2a)[R1b,R1a,G,L,Q-M120 ])的冲击而一部分南迁到阴山西段-贺兰山,其中一部分向甘肃伏羲后裔人群(O-002611)传播,产生了颛顼((Q-M120+O-002611) [Q-L330+Q-M25[(Q-L330+Q-M25)[R1b+R1a+G]])人群,后者的一部分向东发展到山西河北乃至辽宁吉林的西陲。里海草原乃至北高加索的前狭义Par人群(Q-L330[R1b+G]),在里海草原和BMCA的边界附近和其下游表亲Parni人(R1a+E+J)[Q-L330[R1b+G]]接触,可能在阿姆河一带习得了2.0版的战车文明,辐条战车,和一部分来自西亚的父系伦理文明形成,并反向吸收Parni人血统成为其下游表亲,Ala前贺赖(Q-L330[(R1a+E+J),R1b,G])距今约5000年前,Ala前贺赖(Q-L330[(R1a+E+J),R1b,G])的一部分留在阿姆河流域,并部分向西影响顿河一带的北伊朗人成为其上游表亲而形成名号关联的阿兰人(R1a[Q-L330[(R1a+E+J),R1b,G]),另外一部分向东北返回萨彦岭,升级了Gasi-Khovz前狭义屈射前广义屈射 ((R1b+Q-L330+Q-M25+J2a)[L,Q-M120,G,R1a])的军事技术和政治伦理体系。其中部分前浑(Q-M25[R1b,R1a,G,L,Q-M120])同情其下游表亲阴山西段-贺兰山的Gasi-Afontova前颛顼(Q-M120 [(Q-L330+Q-M25)[R1b+R1a+G]])人,向其输出技术, 将后者的一部分武装成具有战车2.0和父系文明的轩辕人群(Q-M120 [(Q-L330+Q-M25)[R1b+R1a+G],E,J])后,作为后者的盟友生活在阴山到萨彦岭一带。带着马图腾的Ala前贺赖(Q-L330[(R1a+E+J),R1b,G])的一部分向东挺进外贝加尔,遇到来自阿穆尔河的Glazkovo人群(C-1756+C-M48),融合为马图腾的色楞格河Glazkovo人群((C-1756+C-M48+Q-L330)[(R1a+E+J),R1b,G])石家河屈家岭北上原始三苗(O2a)提升了河南河北的神农氏(O-M117)人群的生产力,形成一支不再听命于神农氏的三苗蚩尤(O-M117/O2a).轩辕人群(Q-M120 [(Q-L330+Q-M25)[R1b+R1a+G],E,J])在大约距今5000年前习得战车2.0文明,后在距今4800年前涿鹿之战获胜。战败的三苗蚩尤(O-M117/O2a)一部分南迁,夏家店红山文化前山戎人群(O-M117/N1-128)臣服,发展为有熊氏人群。作为广义Afanaseyvo东迁人群的一部分,前3500年以来,Tukris人((R1b+Q-L330)[J,L,G])分布在北高加索到萨彦岭的广泛区域。前2500年,奥库涅夫文化拉开序幕,一部分在里海草原乃至乌拉尔山东南吸收了大量Repin人(R1b+R1a)[G]和Ala前贺赖(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7-16 15:44
                              作为其音变的Hun浑(浑萸)(Q-M25[R1b,R1a,G,Q-L330,J,L,Q-M120]),他们一部分融合于父系来自于一部分南下杭爱山的奥库涅夫文化人群((N1-tat+Q-L330+R1b)[R1a,G,E,J])的Gasi-Khovz前广义屈射的下游表亲,成为前红山荤粥(N1-tat[Q-M25[R1b,R1a,G,Q-L330,J,L],E),大部分南迁到红山人群之中,被中原人群叫做狭义的荤粥,在燕山北部袭扰中原人群,而更广义的荤粥指的是整个Gasi-Khovz前广义屈射 ((R1b+Q-L330+Q-M25+J2a)[L,Q-M120,G,R1a])在红山人群内部,夏家店后裔前山戎上层(O-M117)一部分成为红山荤粥下游表亲前猃狁上层(O-M117[N1-tat[J2a,Q-M25,Q-L330,R1b, R1a]]),经由前山戎基层前狭义契丹(N-128)作为助理收编统领蒙古国东部Glazkovo人群(C-1756)和蒙古国中部-锡林郭勒前猃狁基层人群(N-B197)前2300年,带着战车3.0(商周战车)技术的Guti人((R1b+J1a)[L,G])的一部分从札格罗斯山战略转移到北高加索和Tukris人((R1b+Q-L330)[J,L,G])人结盟.带着战车3.0(商周战车)技术的Tukris人((R1b+Q-L330)[J,L,G])东迁的先锋达到阿尔泰山两侧乃至萨彦岭,开始了Seima-Turbino的序幕。由于文化和血统的接近,他们大部分注入了Gasi-Khovz前广义屈射 ((R1b+Q-L330+Q-M25+J2a)[L,Q-M120,G,R1a]),小部分在马鬃山-河西一带发展为Gasi-Afontova一部分前颛顼(Q-M120 [(Q-L330+Q-M25)[R1b+R1a+G]])人的上游表亲,形成前虞氏-愚知(Gasi-Guti--Gutsi--Guzi--Yuz)(Q-M120 [(R1b+J)[L,G],Q-L330,Q-M25,R1a]),一部分迁往鄂尔多斯一带。吸收了部分红山荤粥血统的红山人群中的一部分狭义鹿图腾前Buqa仆骨(N-P43[N1-tat[Q-M25[(R1b+J)[L,G]],Q-L330]])被迫北迁,途经外贝加尔色楞格河流域,一部分与马图腾的色楞格河Glazkovo人(Q-L330+C-1756+C-M48-K1064)的一部分融合为色楞格河广义鹿图腾前Buqa仆骨((N-P43+Q-L330+C-1756+C-M48-K1064)[N1-tat[Q-M25[(R1b+J)[L,G]],Q-L330]]),其他原始半渔猎半牧业Glazkovo人群(C-1756)也仍然生活在蒙古国东部。这个人群的一部分,前Uti人群(C-M48-k1064[N-P43[N1-tat[Q-M25[(R1b+J)[L,G]],Q-L330]]])游牧战斗力比较卓著,后来在匈奴西迁和悦般保卫战中扮演了较大角色。另外一部分狭义鹿图腾前Buqa仆骨(N-P43[N1-tat[Q-M25[(R1b+J)[L,G]],Q-L330]])继续西迁。色楞格河广义鹿图腾前Buqa仆骨((N-P43+Q-L330+C-1756+C-M48-K1064)[N1-tat[Q-M25[(R1b+J)[L,G]],Q-L330]])的一部分留下,发展为两个子人群,狭义鹿图腾前Buqa仆骨(N-P43[N1-tat[Q-M25[(R1b+J)[L,G]],Q-L330]])和前蔑儿乞人((C-1756-9721+C-M48-K1064)[N1-tat[Q-M25[(R1b+J)[L,G]],Q-L330]]).还有一部分色楞格河广义鹿图腾前Buqa仆骨继续迁徙,一支向东南发展,发展为前西拉((C-1756-3889+C-M48-K1064)[N1-tat[Q-M25[(R1b+J)[L,G]],Q-L330]])一支向西偏北方向,发展为前薛((C-1756-3889+C-M48-K1064)[N1-tat[Q-M25[(R1b+J)[L,G]],Q-L330]]),来到叶尼塞河上游,一部分接触到东迁的广义马图腾Botai人(N1-tat+R1b)的一部分前Botai-Syr(R1b[N1-tat]),发展为前薪离Syr((R1b+C-M48-k1064+C-1756-3889)[N-P43[N1-tat[Q-M25[(R1b+J)[L,G]],Q-L330]]])。这几个人群基本都开始讲掺入了阿穆尔语的前独目人-奥库涅夫语(一种前乌拉尔-丁零语),也就是前东部高车语。前2300年,Sintashta 人东迁先锋(R1a-2125)开始追逐驱赶文化优于他们的Guti人((R1b+J1a)[L,G]),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7-16 15:49
                                我们群里有一位美籍匈牙利裔专家吉尔伯特先生,他的曾祖父是匈牙利人,曾祖母是上海人,祖母母亲是美籍华人。他外貌是华人模样,他们建有一个专门研究欧亚草原游牧民族的团体。这是他们研究的,说实话,我研究不太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7-16 15:54
                                  前2300年,Sintashta 人东迁先锋(R1a-2125)开始追逐驱赶文化优于他们的Tukris人((R1b+Q-L330)[J,L,G]),一部分Sintashta 人东迁先锋(R1a-2125)收编了后者的一部分(Afanaseyvo) Tuk(R1b)[J,L,G]),发展为其下游表亲,入赘而沿用后者的名号(Sintashta) Tuk (R1a[(R1b)[J,L,G]]),他们也认可马图腾。这部分(Sintashta) Tuk (R1a[(R1b)[J,L,G]]的一部分融入以杭爱山为中心的Gasi, Kosi, Khovz广义前屈射人群Gasi-Khovz前广义屈射 ((R1b+R1a+Q-L330+Q-M25+J2a)[L,Q-M120,G]),发展为广义屈射 ((R1b+R1a+Q-L330+Q-M25+J2a)[L,Q-M120,G])分别发展为前虚连题(R1a-1506[(R1b)[J,L,G]])前坚昆俄支(Aze, Asi)人((R1a-YP1542 [(R1b)[J,L,G]])),并产生了父系来自一部分Hun浑(浑萸)(Q-M25[R1b,R1a,G,Q-L330,J,L,Q-M120])的下游表亲前狭义突厥-浑人群(Q-M25[R1a,R1b,G,Q-L330,J,L,Q-M120]),在那个时代开始讲一种叶尼塞-印欧语,就是蒲立本构拟的前坚昆-匈奴-突厥语,而完全没有阿穆尔语成分,也没有前独目人-奥库涅夫语(一种前乌拉尔-丁零语)成分,这个核心人群认同圈奠定了非Andronovo人(前阿史那(R1a))起源前狭义突厥人群(Q-M25[R1a,R1b,G,Q-L330,J,L,Q-M120])对匈奴秩序的认同的内核人群的一部分的祖先,他们的后裔包括,康里,乌孙的昆弥和红匈奴-匈人。(Sintashta) Tuk (R1a[(R1b)[J,L,G]])的一部分,在色楞格河上游一带遇到从红山人群北迁的狭义前Buqa仆骨(N-P43[N1-tat[Q-M25[(R1b+J)[L,G]],Q-L330]]),与之融合,后者作为前者的表亲沿用名号,演化为前屠何(N-P43[Q-L330,J,R1a,L,Q-M25,N1-tat,G,R1b]),可能自称Taugas[桃花石],他们讲轻微印欧化的前东部高车语。外贝加尔的C-M48人群另外一部分也加入进一步西迁的前屠何(N-P43[Q-L330,J,R1a,L,Q-M25,N1-tat,G,R1b]),作为其下游表亲,名号使用马图腾外祖远祖的名号Si的变体Yab(C-M48-12502[N-P43[N1-tat[Q-M25[(R1b+J)[L,G]],Q-L330]]]),西进线路偏南达到杭爱山一带,和仍然自称Tuk的前虚连题(R1a-1506[(R1b)[J,L,G]])融合,互为表亲,发展为前屠各虚连题(R1a-1506[C-M48-12502,N-P43,(R1b)[J,L,G],Q-M25,Q-L330,N1-tat])和前屠各(C-M48-12502[R1a,N-P43[N1-tat[Q-M25[(R1b+J)[L,G]],Q-L330]]]),后者大部分随前屠何(N-P43[Q-L330,J,R1a,L,Q-M25,N1-tat,G,R1b])继续南下到达马鬃山乃至东进甘宁鄂尔多斯。前狭义突厥人群(Q-M25[R1a,R1b,G,Q-L330,J,L,Q-M120])和前屠何(N-P43[Q-L330,J,R1a,L,Q-M25,N1-tat,G,R1b])也是高度认同的人群相遇,进行了深度交流,形成前高车化前狭义突厥-浑人群(Q-M25[N-P43,R1a,R1b,G,Q-L330,J,L,Q-M120]):这个人群的后裔包括康里,乌孙的昆弥和红匈奴-匈人。前虚连题,前屠各虚连题,前狭义突厥人群开始讲受到前屠何讲的轻微印欧化的前东部高车语影响的前西部高车语,含有阿穆尔语和前独目人-奥库涅夫语(一种前乌拉尔-丁零语)成分。前红山荤粥(N1-tat[Q-M25[(R1b+J)[L,G]],Q-L330])留在外贝加尔的一部分被Tukris里面的的Kri((Q-L330)[J,L,G])吸收,北迁到安加拉河西岸,发展为前贺赖-荤粥【前骨力干Kri-Hun】((Q-L330+N1-tat)[Q-M25[(R1b+J)[L,G]])前屠何(N-P43[Q-L330,J,R1a,L,Q-M25,N1-tat,G,R1b])一部分西南迁往萨彦岭,其中一部分发展为马鬃山人群和哈密(天山北麓)文化人群,最远的南迁到了鄂尔多斯和甘宁一带,部分进入石铆人群。中途在叶尼塞河上游停留的前屠何(N-P43[Q-L330,J,R1a,L,Q-M25,N1-tat,G,R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7-16 16:00
                                    一部分前屠何(N-P43[Q-L330,J,R1a,L,Q-M25,N1-tat,G,R1b])和一部分允姓少昊后裔的早期石铆人群(O-F444[O-F11])融合为前土方((O-F444+N-P43)[O-F11,Q-L330,J,R1a,L,Q-M25,N1-tat,G,R1b])。其一支发展为陶姓,一部分东进山西,开始和颛顼后裔的唐虞((Q-M120+O-F11)[Q-M25[R1b+R1a+J]])人群结盟为陶唐氏((O-F444+Q-M120+O-F11+N-P43)[Q-L330,J,R1a,L,Q-M25,N1-tat,G,R1b]),由于前屠何的Tauga的名号,号大夏,建都晋南大夏之墟。一部分前屠何(N-P43[Q-L330,J,R1a,L,Q-M25,N1-tat,G,R1b])因为没有和允姓少昊后裔的早期石铆人群(O-F444[O-F11])融合,西欧亚血统相对明显,被称作“鬼方”,因此也被称作“阴戎”,而贝加尔湖,作为“阴间”,鬼的印欧语字根Tar,Da,Dai-鞑,被用来指代来自于那一带的人群,包括前Uti人群(C-M48-k1064[N-P43[N1-tat[Q-M25[(R1b+J)[L,G]],Q-L330]]])和色楞格河Glazkovo人群((C-1756+C-M48+Q-L330)[(R1a+E+J),R1b,G])和外贝加尔渔猎土著N-B197父系后裔南迁蒙古国中部-锡林郭勒一带的的前猃狁基层人群(N-B197)(N-B197[O-M117[N1-tat[J2a,Q-M25,Q-L330,R1b, R1a]])。红山荤粥(N1-tat[Q-M25[(R1b+J)[L,G]],Q-L330])人群由于具备战车的技术,经常南下劫掠,轩辕人群“北逐荤粥”,后来在尧帝时代,约2300BC,他们再次大规模出现在鲁北穷桑,今天河北张北一带。颛顼((Q-M120+O-F11) [Q-L330+Q-M25[(Q-L330+Q-M25)[R1b+R1a+G]])后裔的一支少昊(O-F11[(Q-L330+Q-M25)[R1b+R1a+G]])的下游表亲允姓少昊(O-F46[O-F11[(Q-L330+Q-M25)[R1b+R1a+G]])被抽调前去维稳,在文化教化血统部分融合后,作为红山荤粥(N1-tat[Q-M25[(R1b+J)[L,G]],Q-L330])的下游表亲前狭义允戎(O-F46[N1-tat[Q-M25[(R1b+J)[L,G]],Q-L330],O-F11),一部分调防到瓜州,今陕北(石铆)一带。第二批前来鲁北穷桑,今天河北张北一带维稳的是一部分唐虞((Q-M120+O-F11)[Q-M25[R1b+R1a+J]])集团的武装力量,后来这个集团分裂,新加入的虞氏-愚知(Gasi-Guti--Gutsi--Guzi--Yuz)(Q-M120 [(R1b+J)[L,G],Q-L330,Q-M25,R1a])来到雁北建立基于颛顼鱼图腾的鱼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7-16 16:02
                                      从叶尼塞—顓顼—轩辕—红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7-16 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