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李定国吧 关注:3,460贴子:24,291

绝命督师袁崇焕的功过是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袁崇焕的功与过,是否真实存在?为何后世人崇拜至今

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国家明史研究中心的学者们都还没什么结论,结果,题主所言,几个历史爱好者随便找到些野史传闻啥的,就能立即确认哪些东西是真实的历史了?都不知道是哪儿来的胆量,不过对于这种勇气,我表示钦佩。

反转话题——对于历史人物,我一向主张尽可能全面地了解后再发表意见。这其中,一定要杜绝几个盲区:其一,不要现在今人的角度上,以“人人平等”的眼光去看待历史人物——当你觉得手机互联网很便利、很简单的时候,古人连电话是什么都还不知道。

其二,不要带着任何有色眼镜,偏激地评论任何一个历史人物,无论这种偏激是好是坏——人性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百分之百完美,也不可能百分之百都是缺点——恶狠狠揍你一顿的未必就是要害你,给你金银财宝、豪车美女的也未必就一定是对你好;第三,不要过分信任自己的判断力和感官,连孔老夫子都说:“所信者目也,而目尤不可信;所持者心也,而心尤不足侍。弟子记之,知人固不易也!”

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怀带着疑惑和敬畏,去翻阅历史典籍中的文字,或许才能更能接近真实一些。袁崇焕,其活跃的时代是明末,这里面有一个历史背景,估计大多数人应该都不陌生,就是阉党和东林党人之间的争斗。这种争斗影响的绝对不仅仅只是朝堂,边境军队的军饷粮秣补给一并会受到牵连,再加上正处小冰河时期,整个前线军心不稳定也是可以想象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袁崇焕怀着什么心态和想法去了辽东,无人可知,但他一定是有些想法的,无论是为国还是为私。而他后来所体现的,则更像是一个彻底的军阀(但他是从一开始就想做军阀,还是后来逐渐演变成军阀的,无从判断),所有一些的利益,均以其所在的一亩三分地的利益为先决条件。但这些并不能成为彻底一棍子就否决这个人的证据,袁崇焕带领的辽东军至少还是在与后金对峙的,努尔哈赤是否死于袁崇焕之手不好说,但后金靠硬攻打不下山海关防线却也是事实。

袁崇焕最令人诟病的无疑有三点,欺君、擅杀毛文龙、纵寇入境。从表面看,这几件事确实都有问题,然而,所谓的五年平辽是不是一定是骗局,整个朝廷应该不都是军事**,从这点而言,应该具有一定的可行性,最后没有成功,可能是袁崇焕的原因,但也有可能是朝廷东林党人的掣肘——这点没人可以给出绝对的证明。

擅杀毛文龙一事,虽然肯定不对,然而从后来看,毛文龙几大手下几乎第一时间都一股脑儿投了后金,而袁崇焕的手下除了祖大寿经历了几番抗争后降了后金,其他几员大将都是依旧与后金坚持死战的,从这点来看,毛文龙未必就一点问题也没有;至于后来的纵寇入境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纯粹是一团迷雾,既有的史料都有矛盾点或者说解释不通的地方。

所以,纵观而言,袁崇焕是英雄的说法是无可厚非的,说他是卖国贼,也有反方证据,但是说服立始终居下风。个人猜测,描述为一个具有一定军事才能但不特别高高,善守不是特别善攻,忠君思想一般,还具有一定野心和抱负的军事将领!大家怎么认为可以进来补充指教一下,欢迎大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3-16 12:27
    辽东局势关系到整个大明的存亡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0-03-16 12:3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0-03-16 12:35
        不用扯太多,明白几个点
        1.袁崇焕人品,一个邵武知县,不贪不横,亲自救火的县令,日呼老兵咨询军事,入京后单骑出塞,在别人追求油水官员的时候,一个人去了最危险的前线,这是什么人?是什么心态?
        2.袁为了辽事不得丁忧,又与母亲,妻子天各一方,这是什么人?什么心态?
        3.毛文龙存在的意义和目的是为了实现三方并进之谋,并进做不到就算了,鼓吹的牵制也大打折扣,更是构连后金,为祸朝鲜,这种人留着无益。督师深入毛文龙领地,与毛文龙兵力对比几乎是单刀赴会,这样的人,明史却说“差有胆略”,合适吗?
        4.再看袁做了什么,辽东节节败退之际,力挽狂澜,打退努尔哈赤和皇太极(黑子连这个也要讥讽为龟缩,可见他们是什么人?故意的,为了黑而黑,目的嘛,最早节奏从香港凤凰开始带起)。其后又打造关宁军,能在广渠门,左安门与后金野战,甚至攻城收复遵永四城,这是什么人?
        5.最后说下“聊慰圣意”,这个其实不难理解,袁并不是口号党(对,就是那些键盘侠),他在召对后确实实打实在做事。平台召对休息期间,人多口杂,一堆人谁知道有没有后金内应?干嘛要跟你们说?其后毛羽健上奏叩问督师,因为是密奏,所以督师一五一十,详细回答了毛羽健五问,原始文档在《中国明朝档案总汇》中第四百五十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3-16 13:42
          崇祯时期存在重大误会中了离间计才会冤杀袁崇焕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0-03-16 14:09
            不是上来就是一顿喷的帖子我都不习惯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3-16 17:09
              袁崇焕本来就是一个英雄。现在袁黑的一些言论真是可笑至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3-16 18:47
                山高袁崇焕自己是正宗阉狗,为魏忠贤修生祠,却说毛文龙在一个无名荒岛为魏忠贤建生祠,并以此为借口杀毛文龙。我非常纳闷,袁崇焕等人建生祠于人口众多的地方,看到的人多花的钱才值。污蔑毛文龙在谁也不知道地方的无名荒岛上建生祠,白花钱没有人看到有什么作用?到底是毛文龙傻,还是袁崇焕智商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3-16 19:50
                  袁崇焕自知五年复辽无望就与鞑子议和。皇太极说天灾没粮,不去抢大明会饿死,袁崇焕就通过蒙古卖粮给鞑子。鞑子又说如果议和了,仇深似海的毛文龙部会报复他们,袁崇焕就假传圣旨杀掉毛文龙。袁崇焕不是投敌的汉奸,不过是为议和做了一些错事而已。兵部尚书王在晋:”崇焕得信心行事,中奴之诱,先杀毛文龙除奴肘腋之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3-16 19:51
                    所谓家无余财是奴酋乾隆造谣板《明史》中的无耻谎言,山高袁崇焕弟弟袁崇煜在它当嘟嘟前饭都吃不饱,嘟嘟被抓后卷了十几车金银逃跑,搬不走的不动产就够嘟嘟三十年俸禄了,没多久袁崇煜就成了广东第二大盐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3-16 19:52
                      厦门大学善本室的明朝查抄袁崇焕家产的原始记录:“今据县再四核查,共银五千三百六十一两五钱五分五厘,各项开有数目,已无遗漏”。袁家仅在他兄弟卷走浮财潜逃后留下的不动产,就价值5000余两白银。奴酋乾隆版明史说袁崇焕家无余财,肯定是在撒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3-16 19:53
                        宁远之战袁崇焕手握重兵龟缩于宁远,临近的后勤基地觉华岛被后金军攻陷,一万多军民惨遭屠戮,数万石粮草数千艘船被掳掠。宁锦之战袁崇焕再次龟缩宁远城内,明朝耗银五百万、费时十八个月苦心修筑的关外二十座大小堡垒,全被放弃,储备的价值数百万两白银的粮食物资,也全都拱手送给鞑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3-16 19:56
                          袁崇焕35岁三甲四十名进士,福建做了三年县令,这名次到死,混个5品不错了。南方人见过几次下雪结冰,知道冬季作战?在军营呆过一天?就敢吹牛:予我兵马钱粮,我一人足守此?之后吹:5年平辽,必不令敌越蓟西,就不足为怪了,吹牛之人到哪都吹牛,从信任到不信任,这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20-03-17 15:0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3-17 18:21
                              指责袁崇焕“纵寇入境”的就是不懂军事了。如果换朱元璋或朱棣当皇帝,看到皇太极潜越蓟州,都是满心欢喜,可以说是求之不得吧,哪会像朱由检那样惊慌失措,忙着怪罪袁崇焕!
                              己巳之变时,明军各方面的条件比宁锦之战时优越得多。京城是加强版的宁远,蓟州类似锦州。只需耐心集结兵力,将是重创皇太极的绝好机会。如果不逮袁崇焕,京城“永定门之战”至少会是京城版的宁锦大捷,京城击败皇太极后,关宁步兵也已进驻蓟州,后金军回家后路已经封锁,皇太极再想绕过去是不可能了。(袁黑们口口声声的“蓟门天险”这时候就万难逾越了
                              可以参考一下后来的拿破仑入侵俄罗斯惨败回家的历史,要知道拿破仑此前是战无不胜,军事能力比皇太极牛多了,结果俄罗斯用坚壁清野战术,使拿破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失利,拿破仑险些被俘,惨败而归。
                              所以己巳之变实际是消灭皇太极的绝好机会,但由于朱由检的瞎折腾,反而帮了倒忙,说朱由检是助攻帝一点也不冤枉他。


                              收起回复
                              15楼2020-03-17 21:08
                                据说有毛文龙牵制,后金就不敢绕道入关,皇太极如果离开老巢,毛文龙就直捣后金老巢沈阳。这个牛皮吹得也太大了,可是还有好多不明真相者相信这个牛皮。
                                比较一下:宁远之战努尔哈赤全军出动,攻不下宁远。同理,明军即使全军出动,显然难以攻下更为坚固的沈阳。宁远之战时后金全军十三万,宁远城中二万,同理明军即使全军十五万出动进攻沈阳,沈阳城中后金有兵力二万就足以应付,不必担心明军围魏救赵,直捣其老巢。后金其他多余的兵力自然可以用于其他征战,比如绕道入关。也就是明军十五总兵力能够牵制的后金兵力实际为二万人。毛文龙皮岛兵力28000人。按比例计算能够牵制的后金兵力约为3700人。
                                结论:毛文龙能够牵制的后金兵力约为3700人。如果再考虑双方的战斗力差距,还应该乘以一个系数。如果设为0.8,则3700*0.8=2960, 则毛文龙能够牵制的后金兵力不足三千人。
                                实际上后金阿敏也是留三千人看管毛文龙。


                                回复
                                16楼2020-03-17 21:16
                                  自给自足不听号令的才叫军阀。赢了仗还要离职的叫军阀?要靠朝廷粮饷支持叫军阀?帮朝廷平息哗变的叫军阀?风餐露宿千里勤王的军阀?他要是军阀明朝可能会更幸运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3-17 22:20
                                    @贴吧用户_Q56141a
                                    建议多了解历史,不要轻信网络传言。人家说什么事,你有没有自己考证?——你对历史并非专业,又懒得考证,就很容易被骗,不要见着风就是雨!
                                    别的不想多说,对你提出的两项指控作一辩驳。
                                    1、“袁崇焕并不清廉,相反有贪墨之嫌。据《崇焕长编》记载,他曾向内阁首辅钱龙锡送去金银数万两,而明代官员俸禄极微薄,应非正常收入。钱龙锡转而夸奖袁崇焕“向为县令,不取一钱”。
                                    所谓给钱龙锡“送去金银数万”是言官“风闻奏事”,这在当时合法合规,“风闻”不等于事实,现代人都应该知道“风闻”不能当证据。
                                    《崇祯长编》:崇祯三年八月
                                    “山東道御史史■〈范上土下〉疏參去輔錢龍錫主張袁崇煥斬師致兵倡為欵議以信五年成功之說賣國欺君秦檜莫過當龍錫出都細軟數萬皆崇煥馬價寄之伊親錦衣衛指揮徐本高家巧為鑽營使皇上法不得伸乞敕問刑衙門從實嚴訊崇煥曾否通書龍錫曾否主謀則擅權主欵罪狀自不能掩矣帝謂崇煥擅殺逞私謀欵致敵欺藐君父失悞封疆限刑部五日內具奏龍錫職任輔弼私結邊臣商嘱情謀互蒙不舉下廷臣僉議其罪”。
                                    “錦衣衞提督街道管衞事左都督徐本高以臺臣史■〈范上土下〉論去輔錢龍錫疏內及之奉旨自行回奏上言臣為故輔徐階長孫世襲錦衣衞正千戶臣於萬曆三十八年襲職歷事四朝以待衞微勞加陞指揮天啟六年十月以規正建祠忤璫削籍皇上龍飛賜環蒙恩累陞今職臣與龍錫聯姻在萬曆三十九年此時臣為千戶龍錫為庶吉士皆卑冷之秩原無扳附黨援之圖今臺臣謂龍錫去位時有細軟數萬寄於臣家其時龍錫欽賜馳驛恩禮從容又何疑何慮而輕棄資橐委之他人乎臣邸舍數椽墻卑室淺若果受龍錫數萬之寄豈能掩眾人之耳目臣與龍錫雖属姻家而素安愚拙自其入相未嘗造次請見居平行徑落落長安中多有知臣者臣之職乃先世所廕臣之官乃皇上所陞即與龍錫姻親自有本等階級臣雖不才守先臣家訓何忍自為菲薄以辱先世乎帝以原參稱係風聞置不究”。
                                    看清楚没?
                                    ,山东道御史弹劾钱龙锡“出都細軟數萬,皆崇煥馬價寄之,伊親錦衣衛指揮徐本高家巧為鑽營”,徐本高奉旨回奏:“今臺臣謂龍錫去位時有細軟數萬寄於臣家,其時龍錫欽賜馳驛,恩禮從容,又何疑何慮而輕棄資橐委之他人乎?臣邸舍數椽,墻卑室淺,若果受龍錫數萬之寄,豈能掩眾人之耳”。
                                    “帝以原參稱係風聞置不究”。


                                    2、“《崇祯长编》上还有袁崇焕亏空“插赏”(明朝给蒙古的援助)30多万两之巨,以至蒙古林丹汗愤怒地责问明朝官员钱到哪里去了。明朝和平时期不过岁入200多万,袁崇焕贪墨之财富,竟达全国财政收入之一成”。
                                    袁崇焕亏空“插赏”是实,那是买马用了。袁崇焕的建军思路是“以骑制骑”,任内大量编练骑兵,从蒙古买马,到他下狱,还欠着三十万马价银没有还清——那是国防开支,怎能叫“贪墨”?
                                    “林丹汗愤怒地责问明朝官员钱到哪里去了”是袁黑掺杂的“私货”,与历史事实不符。袁崇焕与察哈尔约定按季度偿还,到崇祯三年正月还清,因袁崇焕已于崇祯二年十二月下狱,且“遼餉方缺”,周夢尹奏请让户兵两部先解插赏……。全文发在下面,你细读。
                                    《崇祯长编》:崇祯三年正月
                                    “職方司署郎中主事周夢尹上言:自天啟二年遼撫王化貞冀借插以禦東,遂有撫賞之議,歲額三十四萬,取之兵部者二十二萬有奇,取之戶部者一十二萬有奇,此定数也。天啟六年後,插賞既停,已觧者多為官吏侵私,其在戶兵兩部者,若為無主朽物。崇禎元年,袁崇煥經畧遼東,借以買馬,皇上特允所請,敕發四十九萬,其時戶部所輸一十三萬八千餘金,兵部所輸二十七萬餘金。明年,插款既成,崇煥復取兵部八萬金并遼東所貯賞物按季給之,經督臣王象乾通算,從前舊賞至乙巳冬季,應銀四十七萬兩,約以崇禎三年正月間盡数完給,立蕃漢合符以識之。後督臣魏雲中接任,臣搜查歷年未觧撫賞銀,戶兵兩部僅餘一十三萬六千餘金,凡缺三十三萬四千有奇,原應崇煥償還。今崇煥被罪,遼餉方缺,何能立責其償?而正月屆期,挾賞甚廹,臣部請借戶部塩課銀四十餘萬,即於河間徑輸陽和以應急需。方奉旨商酌,而戶部已將此項題撥星散矣。夫插之為人,視東為雄桀,人所知也;宣大山西三鎮之地視薊州更為平曠,亦人所知也,所恃撫賞銀幣有以弭耳而下之耳語云曲突徙薪無恩澤,焦頭爛額為上客,令目擊薊門焦爛之狀,而不可亟為插部徙薪計耶。乞敕戶兵兩部,將前項所餘即為題觧,其所缺三十三萬四千之数於遼餉內扣支,仍檄遼東徐為銷筭,無損於餉遼,有濟於禦插漢過不先邊釁可卻此為急著也。章下戶兵二部酌行”。


                                    3、还有个问题你没提,我也顺道给你解答了,即所谓“空月马乾”。
                                    崇祯三年九月,户部尚书毕自严《覆兵部议关宁旷银买马疏》:“原无所谓马乾买马之说也,即有空月兵饷,草料银两例应照数按月清查报部还官。此各镇相沿之定也。关宁空月马乾之数,创于袁崇焕。臣部初亦谓其即能灭奴,姑不争执,以鼓恢复之志,不虞荏苒经年而马匹尚未完,马乾尚日支也。”
                                    毕自严又在《题请酌定蓟永兵饷经制疏》里说:“若夫关宁二镇,袁崇焕亦定有经制,但无马而开空月之马乾。步兵而食马兵之厚饷,所费不赀,总属乱政。今阁部以元老而坐镇严关,旌旗一新,亦当另立经制清册,稍祛关宁之浮以补蓟永之匮……”
                                    毕自严提了两个问题:一是“无马而开空月之马乾”,二是“步兵而食马兵之厚饷”,认为“总属乱政”。其中,“关宁空月马乾之数,创于袁崇焕。臣部初亦谓其即能灭奴,姑不争执,以鼓恢复之志”——袁崇焕挪用马干钱用于买马,户部当初也是认可的(姑不争执),但是到崇祯三年九月,马还没买完,马干钱还在支出,户部认为属于“乱政”,应当清理。
                                    ——户部有户部的道理,蓟辽有蓟辽的难处。现实生活中,业务部门与财务部门因经费问题各执一词也是很常见的。古人云:“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大家听了户部的道理,也要了解蓟辽的难处。
                                    当初,袁崇焕挪用马干钱买马,户部为什么“姑不争执”?毕自严说“臣部初亦谓其即能灭奴”,“以鼓恢复之志”,这话只说了一半。没说的一半是因为朝廷自崇祯二年裁减两成军费预算——从之前每年六百万减到四百八十万,袁崇焕与户部约定:四百八十万军费不由户部调度,交给督师统筹使用。
                                    《度支奏议. 题覆督师约定饷额立赐补给疏》毕自严奏:“督师曰:从此四百八十万,勿视为计部之饷,而督师之饷。臣亦曰:从此四百八十万,勿视为省直缓急任便之物,而臣部纎毫难缺之物矣”。
                                    看清楚了!——因为朝廷裁减军费预算,袁崇焕不是神仙,空手变不出钱粮,与户部约定将军费交给督师统筹使用,拆东墙补西墙迫不得已……。
                                    在当时的情况下,挪用马干银买马是双方约好的,并不违规,没道理看袁崇焕垮台了又要讲“专款专用”。
                                    我看毕自严并没有指责袁崇焕,他的意思主要是——这都到崇祯三年九月了,马还没买完,“空月马干”仍然在开支……
                                    袁崇焕在崇祯二年十二月已经下狱,这还是他的问题吗?
                                    再说“步兵而食马兵之厚饷”,这应该不符合财务规定,户部有户部的道理。
                                    但是,明末兵饷标准偏低,你要士兵拿着微薄的兵饷上战场拼命——有没有道理?
                                    《孙子》:“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者,令民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畏)危也;……”
                                    明朝崇文偃武两百年,军人的经济收入和社会地位都处在底层,有推翻旧秩序的天然动力。
                                    统治阶层认为朝廷发了饷就是皇恩浩荡,军人就该上战场拼命;却没看到军饷标准太低,难以养家糊口,军人不愿意为朝廷效死。在国内打打顺风仗还可以,遇到强敌不愿意拼命,逃跑或投降成了优先选择。这不是个别或少数,而是明末的普遍现象!
                                    熊廷弼说:如果一营两营要逃,尚可以严正军法;若是人人要逃,营营要逃,那当如何?
                                    “辽左发难,各城望风奔溃”,非城不坚、兵不众,而是因为军心溃散!
                                    一些部队在明朝就是战五渣,投流寇、满清之后却能爆发出一定的战斗力,为什么?
                                    这就是军心,《孙子》五事之“道”。
                                    毕自严认为:替朝廷省钱是户部的职责。
                                    我想问:筹集和保障必要的战争经费难道不是户部的职责?
                                    朝廷为了节省开支,把军饷标准定得太低,严重影响了部队战斗力——这是不是问题?
                                    ——骑兵没有马就是步兵,应该按步兵的标准领饷,这是明末户部的“道理”,主要目的是省钱。
                                    但在现代看来,这种说法是不科学的!
                                    大家都可以了解一下:“辽宁舰”服役的第一年,没有装备飞机,“辽宁舰”官兵是不是按航母的标准定职级,领取相应的工资津贴?
                                    要在航母上工作,对人员的素质要求高于一般舰艇,工资津贴高一些合情合理。
                                    同样的道理:被选为骑兵的军士,体能和战技也是高于步兵的,训练强度大于步兵,因为没有装备足够的战马,你让他按步兵的标准领饷,那怎么可能?
                                    当初说好了军费交给督师统筹使用!
                                    袁崇焕在历史上以“不爱钱”闻名,崇祯二年是军费最少的一年,辽镇战力不降反升,广渠门之战就是证明。


                                    收起回复
                                    19楼2020-03-18 10:53
                                      袁崇焕广渠门打退皇太极,皇帝大臣没有看到这事儿,一个守城军民也没有看到这事儿,无数打探消息的探马没有看到这事儿,也没有上交朝廷一个斩首,所以袁审问八个月被千刀万剐,被愤怒的全体军民生吃。一百多年后**的鞑子看到了,奴酋乾隆凭空说袁崇焕因反间计被杀。被奴酋乾隆金庸洗脑洗到什么程度才会相信这些谎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3-18 12:26
                                        明朝斩首一个奖励纹银五十两价值大米一万斤,非常丰厚。可袁崇焕获得关宁军指挥权后一年多时间没有砍过一个鞑子人头给皇帝,这哪里是铁骑啊?分明是关宁绵羊!砍一个脑袋就是一万多斤大米,我就奇怪了,天天吹激战数**尸堆积如山,咋就没有一个人去砍脑袋呢?交给朝廷有名也有利的事情竟然没有人干,这是咋回事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3-18 12:27
                                          《古今治平略》:凡首功四等,曰北虏,曰辽东女直,曰西番苗蛮,曰内地反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3-18 12:29
                                            广渠门之战,明清史料均有记载。

                                            明方以周文郁《辽师入卫纪事》为第一手史料,记载如下:
                                            “二十日早,报奴大队分六股西来,公传令开营迎敌。先遣都司戴承恩择战地于广渠门,余随行间。公令余回,余不从。公又曰:“我有奏书二通,子可速回,为我料理。”且嘱勿再来。余还寺,即将奏疏阅发,遂披甲跃马,仍驰军前。而公正在布阵,其祖帅正兵镇南面,副将王承胤等列西北,公与余扎正西,阙东面以待敌。
                                            拥众直突东南角,我兵奋力殊死战奴,奴奔北,见前处有承等兵,方立马无措,若承等合力向前,则奴已大创,不意承胤等徙阵南避,翻致奴众复回,径闯西面。一贼抡刀砍值公,适傍有材官袁升高以刀架隔,刃相对而折。公或免。时贼矢雨骤,公与余两肋如猬,赖有重甲不透。得南面大兵复合,贼始却。我兵亦倍奋砍杀,游击刘应国,罗景荣,千总窦浚等,直追贼至运河边。贼忙迫拥渡,冰陷,淹没者无数。此一战也,自午至酉,麋战三时,杀贼千计,内伤东奴伪六王子,及西虏名酋都令。我兵亦伤亡数百。”

                                            《崇祯实录》记:“袁崇焕令都司戴承恩择地广渠门,祖大寿阵于南,王承胤等阵西北,崇焕公阵于西待战。午刻,有骑兵突东南,力战稍却,承胤竟徙阵南避。游击刘应国,罗景荣,千总窦浚等帅兵追虏至运河。虏酋精骑多冰陷,所伤千计。京兵亦伤失数百人”。

                                            《崇祯实录》与《辽师入卫纪事》记载相同,省略过程,前面一直说辽镇兵与奴激战,最后突然冒出“京兵亦伤失数百人”,逻辑不连贯。仔细比对,是把前文“我兵亦伤亡数百”的“我”字改作“京”字。但仍说“游击刘应国,罗景荣,千总窦浚等帅兵追虏至运河”,刘应国是《辽东点将录》上有名的人物,“追虏至运河”的应为辽镇兵无疑。
                                            究其缘由,盖因崇祯钦定袁崇焕“顿兵不战”,抹杀辽镇战果。


                                            收起回复
                                            24楼2020-03-18 13:57
                                              满清史料以《清太宗实录》记载较为详细,引出来:
                                              “辛丑,大军起行,逼燕京。上统大军,营于城北土城关之东。两翼兵营于东北。哨兵驰告,明大同总兵满桂,宣府总兵侯世禄等,以兵来援,俱至德胜门。上遂率右翼大贝勒代善,贝勒济尔哈朗、岳讬、杜度、萨哈廉等,领白甲护军,及蒙古兵前进。哨兵又告,了见东南隅有宁远巡抚袁崇焕,锦州总兵祖大寿等,以兵来援。上遣爱巴礼、索尼、白格传令左翼大贝勒莽古尔泰、贝勒阿巴泰、阿济格、多尔衮、多铎、豪格等,率白甲护军,及蒙古兵迎击。上立德胜门外,审视虚实。谕火器营兵,进前发炮火。又谕蒙古兵,及护军等,俟敌发炮毕,蒙古兵,及红旗护军,由西面径进。正黄旗护军,从旁冲入,于是两路进兵攻击,追至隘口,掩杀之,有遁出者,上复遣御前兵追击之。
                                              莽古尔泰等,未率大军同行,止以护军,及蒙古兵二千往。见宁远巡抚袁崇焕,锦州总兵祖大寿兵二万,屯沙窝门外。莽古尔泰分兵为三队,令■额真等,率护军前进,令阿巴泰、阿济格、多尔衮、豪格继进,时敌于右偏,伏兵甚重,因约我军入隘口,宜趋右偏,不趋右偏,而由正路入者,罪与避敌同。比入隘口,豪格独趋右偏,败其伏兵,追杀至城壕。余三贝勒不趋右偏,由正路入,击败敌兵,亦追杀至城壕。正白旗额真康古礼未至城壕,止于中途,多铎以年幼,与莽古尔泰留后,值明溃卒来犯,两贝勒追杀之。又有敌兵一队,距离城稍远,屯树林内,遂令左翼蒙古各旗往击。额驸恩格德尔、贝勒巴克,率扎鲁特、喀尔喀部落诸贝勒兵,不俟整队徐行,骤马而进,与敌兵接战,遂败归。巴克什吴讷格、及外藩扎鲁特部落贝勒色本、马尼、突入迎战,始击败敌兵。收军后,上召四贝勒入御幄,讯之,阿济格对曰:因豪格驰入敌军,曾令阿巴泰,从右偏进,鞭其马颈,不从,乃拥臣而来。阿巴泰曰:敌兵众多,臣与豪格离散,诚然。若阿济格鞭臣马颈,使从右偏进之言,则无之。因自誓。……上曰:阿巴泰,非怯懦者,特以顾其二子,致延迟耳。朕奈何以子故加罪于兄,因宥阿巴泰罪。以■额真康古礼甲喇章京郎球韩岱等官,逗留中途,削职罚赎,夺其俘获以■额真哈宁噶。俄罗塞臣善战,俱授备御,以额驸恩格德尔、及喀尔喀部落莽果尔岱等贝勒,自蒙古首先投诚,功大,免削职,仍罚赎,夺其俘获,以所罚物一半,给巴克什吴纳格,令分赐同时迎战将士。


                                              回复
                                              25楼2020-03-18 13:57
                                                综合明清双方史料,复原广渠门之战经过如下:
                                                战前,辽镇分三面列阵——祖大寿阵于南,王承胤等阵西北,崇焕阵于西,缺东面待敌(稍偏东北)。
                                                午时,奴“拥众直突东南角,我兵奋力殊死战奴,奴奔北,见前处有承等兵,方立马无措”。
                                                《清实录》记载:莽古尔泰冲杀至此,发现右面有明军“伏兵”(王承胤部),与诸贝勒议定全军右突,集中兵力击败王承胤部。
                                                (周文郁不了解情况,判为“立马无措”)。
                                                后金对西北展开攻击队型,王承胤发现意图,“徙阵南避”。
                                                战场突然变化,后金只有豪格按原计划向右突击,其余贝勒率军转而向西(推测是阿巴泰处于第二阵列,转向西击,其余各部以为计划改变,跟随进攻),猛攻袁崇焕本阵。
                                                袁崇焕坚守本阵,力战不退。
                                                此时,祖大寿从南面攻击金军侧翼,豪格追王承胤至城壕,遭王部反击。
                                                后金突击袁崇焕本阵不克,侧翼受祖大寿猛烈攻击,明军“南面大兵复合”,后金战败撤退。
                                                最后“游击刘应国,罗景荣,千总窦浚等,直追贼至运河边。贼忙迫拥渡,冰陷,淹没者无数。此一战也,自午至酉,麋战三时,杀贼千计,内伤东奴伪六王子,及西虏名酋都令。我兵亦伤亡数百”。
                                                后金视角:左翼对祖大寿,右翼对王承胤,正中是袁崇焕本阵。

                                                战斗结果:后金退却,明军小胜。后金追究了部分将领作战不利的责任。


                                                收起回复
                                                26楼2020-03-18 13:58
                                                  有些人为抹黑袁崇焕,大捧满清臭脚,偏信《清太宗实录》,只从明方史料中截取“有用”的部分断章取义。主要有以下两种观点:

                                                  1、满清“自己说”:“莽古尔泰等未率大军同行,止以护军及蒙古兵二千往”——广渠之战失利情有可原。
                                                  可事后追究责任却只问阿巴泰违背众议、不从右偏,对莽古尔泰“未率大军同行”未作任何惩罚。
                                                  皇太极、莽古尔泰都有毛病,如果莽古尔泰只带两、三千人马进攻背城列阵的两万辽镇军,打了败仗回去,皇太极竟然分析不出战败原因?!
                                                  此战后金参加兵力史载不详,看出战将领,左翼四旗旗主全部参战(正蓝旗旗主莽古尔泰、两白旗旗主阿济格、多尔衮、多铎、镶黄旗旗主豪格),计算左翼四旗精锐与蒙古兵两千,推算参战兵数不少于一万,通常略作“数万”。

                                                  2、满清“自己说”:“豪格独趋右偏,败其伏兵(王承胤部),追杀至城壕。余三贝勒不趋右偏,由正路入,击败敌兵(袁崇焕部),亦追杀至城壕”。
                                                  袁黑说:既然“追杀至城壕”,可见王承胤、袁崇焕两阵已被击溃。
                                                  可后文还有“正白旗额真康古礼未至城壕止于中途”、“值明溃卒来犯”两句,被选择性无视了。
                                                  后金军一部“未至城壕止于中途”显然是进攻受阻,未得突破。(骑兵攻击步兵阵列通常是攻击侧翼,很少直冲正面;后金八旗更以骑射见长,后金军一部从侧翼冲杀至城壕不证明明军已被击溃。更大可能是明军收缩防御,阻敌一部。)
                                                  “溃卒来犯”就很搞笑了!
                                                  遍观中外战史,谁能再举一个在两军交战之际“溃卒来犯”的希奇事来?

                                                  结论:明军未溃,奋力反攻。


                                                  收起回复
                                                  27楼2020-03-18 13:58
                                                    这个吧关于袁崇焕的话题很火热啊


                                                    收起回复
                                                    28楼2020-03-19 08:14
                                                      督师忠勇,天下冤之。假使督师在世,辽东段不至于成为明朝精锐的埋葬场,闯贼等就可以被抽手剿净,这样大明可以不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20-03-19 14:24
                                                        袁在皇帝那里,吹嘘5~年~可~以~平~辽后,在一年多时间里,一个鞑子首级,也没有上交朝廷,拿着朝廷超过一半的财政收入,连一个鞑子首级,也没有交给皇帝,有这么垃圾的民族英雄吗!关于斩首数量,如果谁有不一样意见请在本帖回复相关史书原文,杀敌无数激战数日一类不见上交朝廷首级数量的文学描写,就不要说了谢谢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3-19 18:48
                                                          古代现代袁粉,伪造了很多历史,但是,一个首级都没有上交朝廷,懂得逻辑分析的朋友稍动脑子,就知道咋回事儿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3-19 18:53
                                                            古代现代毛文龙粉,伪造了很多历史,但是,杀良冒功比比皆是,东江军也不具备游击作战素质。懂得军事逻辑分析的朋友稍动脑子,就知道咋回事儿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3-19 1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