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李定国吧 关注:3,463贴子:25,320
  • 37回复贴,共1

关宁军袁崇焕时期主动出击野战的一些史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唉,满眼都是口号党,脏话党,都是这点本事,能不能来点干货?


回复
1楼2020-03-18 14:48
    一、宁锦之战时主动袭击(笊篱山那次只有满桂,不属关宁编制,不算进来)
    1、甲申辽东巡抚袁崇焕题奴围锦州甚严关外精兵尽在前锋……只发奇兵逼之方募死士二百人令其直冲夷营如杨素用寡法今已深入未卜存亡又募川浙死卒带铳炮夜警其营又令傅以昭舟师东出而抄其后.——《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四
    2、锦州守兵亦出城合战,我军复迎击之。游击觉罗拜山、备御巴希阵歿,上临其丧,哭而酹之。——《清太宗实录》
    3、有总兵孙祖寿、副将许定国在西门扎营。桂令副将尤世威严整火器预备,望见城东灰尘蔽天,贼兵分投前来围城。桂即亲督红旗,督率各营将领等官祖大寿等迎敌,贼伤无数。贼抬尸至双树堡西焚烧,桂被贼射中数箭,桂马与尤总兵马亦被射伤。各将安设红夷、灭虏等砲,针东山城上奴贼大营打开,贼死数多。自卯至午,贼见我兵力战,不能得前,撤兵东去。——《三朝辽事实录》


    回复
    2楼2020-03-18 14:48
      二、黄泥洼之战等
      1、崇祯元年八月前锋总兵祖大寿战于黄泥洼,以捷闻。——《崇祯长编》
      2、崇祯元年八月,庚戍,贱虏犯黄泥洼。袁崇焕令总兵官祖大寿击却之,斩百八十级,获骡马二十。——《国榷》


      回复
      3楼2020-03-18 14:51
        三、广渠门,左安门之战
        这是万级大军背城硬碰硬野战,相当激烈,让这位小学生黑去,估计裤子都尿透了。
        1、战前: 十二日,辽卒哨至马伸桥,与奴遇,大败之,斩敌酋,军声大震。——《边事小纪·辽师入卫纪事》
        2、崇祯二年十二月甲戌,总兵祖大寿疏言:臣在锦州哨,三百里外踪迹皆知。讵意忌臣知觉,避臣邀截, 乃从老河北岸离边六日之程潜渡入蓟。督师袁崇焕檄调当选精兵,统领西援,十一月初三日进山海关,随同督师星驰。途接塘报,遵化、三屯等处俱陷,则思蓟州乃京师门户,堵守为急。初十日统兵入蓟,三日之内连战皆捷,又虑其逼近京师,间道飞抵左安门外札营。二十日、二十七日,沙锅、左安等门两战皆捷,城上万目共见,何敢言功?——《崇祯长编》
        3、桂战安定门,袁崇焕战广渠门,杀其王子一人。初,袁自关门入援,中外注望捷音,迨驻兵郊外,讹言繁兴。上意方急退敌,待之有加礼,召见文华殿,自起慰劳,呼以督师,问御敌之策,赐御膳,解上貂裘赐之。又与祖大寿各赐盔甲一副,及东便门之战,杀伤相当,敌锋少挫,督师兵亦疲甚,有入城休息之请。《崇祯朝野纪》
        4、 二十日早,报奴大队分六股西来,……拥众直突东南角,我兵奋力殊死战奴,奴奔北,见前处有承等兵,方立马无措,若承等合力向前,则奴已大创,不意承等徙阵南避,翻致奴众复回,径闯西面。一贼抡刀砍值公,适傍有材官袁升高以刀架隔,刃相对而折。公或免。时贼矢雨骤,公与余两肋如猬,赖有重甲不透。得南面大兵复合,贼始却。我兵亦倍奋砍杀,游击刘应国,罗景荣,千总窦浚等,直追贼至运河边。贼忙迫拥渡,冰陷,淹没者无数。此一战也,自午至酉,麋战三时,杀贼千计,内伤东奴伪六王子,及西虏名酋都令。我兵亦伤亡数百。 ——《边事小纪·辽师入卫纪事》
        5、二十九日,用乡导任守忠策,以五百火炮手,潜往海子,距贼营里许,四面攻打,贼大乱,随移营出海子。——《边事小纪·辽师入卫纪事》
        楼下继续,防吞


        回复
        4楼2020-03-18 14:51
          二十四日乙巳,晴。据永平、建昌两路帖传,袁军门统领祖总爷各营大兵在北京八里二十日与贼大战大获。天暮虏众败逃,不知去向。说往密云走去,从古北口出墙,未得的音。又说皇上差官执尚方剑督战,止以灭虏为期,不以首功论数,一例升赏云。此报诚然,则曷胜喜跃。——《燕行录·雪汀先生朝天日记》
          有袁老爷、满桂、候〔侯〕世禄各总爷(宣府大同挂印总兵也)及金公在齐华门外安营,与贼对面,奴酋不敢近城。二十日奉圣旨,官兵与贼对阵,许砍不许斩级。……江差官招译官送一小帖云,即刻有舍人自京十八日起身来,云奴贼已被袁爷砍杀一阵,退往北四十余里,一路到山海并无虏骑,今日到关,实信也,毋听讹言疑惑云。——《燕行录·雪汀先生朝天日记》
          二十八日己酉,……夕祖总爷票下四人自京来,言贼逼京城沙窝门外,与祖总爷相战,杀伤相当,袁祖两爷皆于甲衣上中箭,不至重伤云。稍慰稍慰。又得江差报,袁爷中二箭,祖爷中左手,张参将存善中八箭云。——《燕行录·雪汀先生朝天日记》
          二十九日庚戌,晴寒。朝陈主事送一札(袓总兵抵主事书也),其书曰:“自别老宗主,大寿径赴蓟州,幸保无恙。贼即夜奔京师,我兵亦由间道抵左安门外下营。二十日大虏直攻沙窝门,我兵亦到沙窝门外,布阵甫就,而贼来冲阵矣。自午至酉,鏖战十数合,官兵奋勇,大获奇捷,贼奔三十里下营。廿一日贼来挑战,我兵静以待之。二十二日复来,我出奇兵击之,随即远遁。——《燕行录·雪汀先生朝天日记》


          回复
          5楼2020-03-18 14:51
            广渠门下,满洲兵甚至不敢与袁所率关宁铁骑交战:
            10、初八日,因总兵官康古里不与袁都堂军接战,论罪。削总兵官职,夺其一牛录诸申,给其弟喀克都里。备御郎球、备御韩岱,亦因未攻袁都堂兵,削职,夺其俘获。游击鄂硕,应拟削其游击职,因其父功,免削职。——《满文老档》


            回复
            6楼2020-03-18 14:51
              由上可见,说袁关宁不敢出城野战,只敢**城内放炮简直是混账话,无知可笑,还敢到处大放厥词,封一天不冤。审时度势,谨慎出击不代表胆小,像毛文龙这种动不动出去送人头的行为,罔顾士兵性命,根本算不得有种,平白无故增添战损,用督师的话说就是“西虏损于我而偿于毛帅也”。此外,毛帅其人贪图安逸,龟缩皮岛,可敢亲自上阵?哪怕连创业时的镇江之役都躲得远远的,让陈良策先上,哪里比得上督师身先士卒两肋如猬?所以说督师龟缩借以抬高毛文龙的无脑黑子,真是无耻至极!


              回复
              7楼2020-03-18 14:52
                那些泼脏水的真是低水平不择手段的抹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0-03-28 19:45
                  二十日奉圣旨,官兵与贼对阵,许砍不许斩级。奴酋大败,我兵全胜,后找贼级,不计其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3-28 23:02
                    干货大神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04-01 12:37
                      关宁军威武,当年来晚一步京城就破了,打得后金鬼嚎拉着财物,丁口狼狈逃出关外,到锦州请降。是大明崇祯对不住关宁弟兄,最后自己吊死也不安排好后事,断了关宁兄弟的粮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4-01 1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