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堡2吧 关注:172,638贴子:6,020,613

【不思议城堡】不思议裂隙自撰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帖无关攻略,纯属调侃


回复
1楼2020-03-27 03:11
    【此楼备用,用作更新、校补、索引、注释等等,必要时会清空楼中回复】
    Tips:只想看正文的可以使用“只看楼主”功能方便浏览
    友情链接:
    不思议城主佚闻录https://tieba.baidu.com/p/6495623370
    地堡2全攻略(图文粗略版)https://tieba.baidu.com/p/6546372378


    回复
    2楼2020-03-27 03:12
      【前言】
      作为少有的从一代延续至今而又大受欢迎的特色玩法,裂隙向来都不乏事故与故事。凌晨四点的地堡,是黑暗中的灯火,也是裂隙里的鸡鸣。
      黑暗裂隙里究竟流离着多少的英烈和怨灵?
      堕落的灵魂背后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
      招魂师玛索吉的片语是否就是碎梦的真实?
      裂隙之处,必有黑暗弥绕;黑暗尽头,未必不存光明。
      不思议裂隙,带你走进裂隙表层的灰暗,带你揭开裂隙深处的昏明。


      回复
      3楼2020-03-27 03:12
        注:以下故事皆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裂隙30层女武神


        回复
        4楼2020-03-27 03:13
          “武儿,来吃饭啦......”
          烈阳下的少女,丝毫没有听到这殷切的呼唤。与年纪不相称的锐利眼神中,似乎只看得到刀光剑影。布满岁月痕迹的老练双手上,仿佛是生长着剑柄一样。其面前身形健硕的成年男子,正在艰难地招架着她凌厉的攻势。
          院门外,一个独臂的中年男人拄着手杖端立着,正色得仿佛一座森凛的雕像。
          ……
          “武儿......”黑暗中隐约传来了轻声的呼唤。
          “咻咻咻……”话音未落,上一秒还蜷伏着的女战士,在睁眼的瞬间便以迅雷之势斩断了眼前的幻影。顷刻之后又合上了双目,仿佛困踞在牢笼中的猛兽,保养着生息又警觉着时刻准备撕裂来犯之敌。
          “哈哈哈哈……”黑暗中此起彼伏着戏谑的笑声。
          ……
          “武儿,这是我们家族世代传承的宝剑。你的祖父曾用它立下赫赫战功,在王朝盛世中扬起剑圣威名。我曾和它一起征战黑潮,直到古神夺去了我的右手,连同着我们家族的荣耀......”短暂的沉默之后,是愈加严毅的期许,“此次裂隙之行,你务必要不辱使命。家恨国难,已全系在你的剑刃之上!”
          神色凝重的女将半跪着接过了这柄利剑,沉默地如同已置身战场的女武神,含而尤溢着毕露的锋芒。片刻之后,锋芒远去,只留下“铿铿锵锵”的盔甲颤动的声音,还有深阁中隐约着的呜呜哭声。
          ……
          “呜呜……”
          “邪魔外道!”
          如同野兽出笼一般,闪电般的剑锋愤怒地撕裂了眼前啜泣着的黑影,独臂的残影还未成形,立马又被剑气割散成烟尘。凭空入梦而来,附骨挥之不去,化成讪笑的暗影,变作哀鸣的鬼影,幻若梦魇的魅影......
          剑起魂断,声落心寒。旧恨新怨,如影随形。
          ……


          收起回复
          5楼2020-03-27 03:14
            “听说最近黑暗裂隙不是很太平。”远方不知名的小城堡里,酩酊的冒险者们正在酒馆中分享着道听途说的异闻。
            “对对对。我前几天路过那里时,听到里面传来了幽怨啜泣的女声。路见不平,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当时我就......”平日沉稳的骑士老头卡维,正借着酒意晃动着脑袋悠悠地比划着。
            “你就幻想着英雄救美然后人家以身相许是吧?呵,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哈哈哈哈哈……”
            “别胡说,我堂堂神官老者,能是那样的人吗?你们啊,不要听风就见雨”,不知是假酒上头还是正中下怀,卡维涨红了脸拍了拍桌子站了起来。“听我说啊,我当时看到了一个身披盔甲的银发少女,在黑暗中四窜着胡乱挥剑。那角落里头,还躺着几具被剑刃撕裂的冒险者残骸......”
            ……


            收起回复
            6楼2020-03-27 03:15
              “你个糟老头子就知道瞎说,这里哪有什么盔甲少女?我看你是新春望荒田,老牛思嫩草。”毒舌的刺客尤根方才游刃有余地收拾完几个异国骑士的怨灵,马上就挖苦起卡维来。
              “城主也真是的,居然相信你个酒鬼的胡话,还让我们把银骑士之盾带出来,这破玩意重得要命,又根本派不上用场。”法师提雅不满地发着牢骚,一边踢了踢脚边的银色盾牌,丝毫没注意到空气正在变得凝重起来。
              “小心!”话音未落,一道锐利的寒芒已悬在提雅的头顶,再稍一刹,就将是身首异处!
              寒芒未落,银光先起。只听“哐当”一声,黑影又迅速弹入了阴暗里,甚至让人来不及看清它的全貌,只见得黑暗中闪耀着一道银色的锋芒。
              静寂是黑暗中的潜伏与沉着,长鸣是银骑士之盾的兴奋和颤抖。
              “咚咚,锵锵......”一个银发的少女,身披着褪色的银色盔甲,手持着闪耀的银色利刃从黑暗中缓步走了出来。银色的瞳孔里,满溢着战士的不屈与顽强,银色的锋芒中,迸露着武神的坚毅与昂扬。
              缓慢的沉重的脚步,仿佛是恐惧的钟摆,正在敲打着夺命的丧钟。
              坚韧的少女立在眼前,柔弱的少女伏在脚下。
              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卡维也不禁冒出了冷汗。“提雅,振作起来!”卡维几乎是嘶吼着朝她喊了过去,但显然只是徒劳。来自灵魂的恐惧是深入骨髓的,并非所有人都能做到直面惨淡的现实,何况是未经世事的少女?
              “无名,你保护好提雅,没问题吧?”卡维一边转头面向银色的梦魇一边轻声问道。“噔,噔。”沉默的剑士顿了顿盾牌。“好,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尤根。找准时机,切勿莽撞。”
              “哼,邪佞污灵。”压抑着怒火的女武神闷声低咛着冒险者们听不懂的古语。
              语罢,剑起。
              “铮铮,当当......”剑盾的交锋在黑暗中此起彼伏,银色的盾光紧随着银色的剑影。治愈术、虚弱斩击、剧毒猛击......沉稳的黑骑士和矫健的夜莺沐浴在圣光之中,小心谨慎地对抗着飞跃在四面八方的残影。银色的锋芒在一点点地褪去,而璀璨的圣光则在以更快的速度枯竭。
              “呼......呼……该死,提雅还没睡够吗?”卡维已经完全没有余力了,甚至支撑起双脚都要拼尽老命。眼前的女武神虽然也已经伤痕累累,但无尽的怒火反而让她的力量数倍地增长。
              不给人任何一口喘息的机会。一道寒芒掠过,乍起一声巨响,厚重的银骑士之盾震飞了出去,失去圣光庇护的无名应声倒在了血泊中,一旁的尤根奋力地扔出了最后的短匕。
              噔……
              匕首鸣空,银盾震地。寒光冷影之中,已折射出行将覆灭的定局。
              静寂是黑暗中的怒火与绝望,长鸣是流火之刃的恐惧和颤抖。
              ——“大火球术!”一道赤色的极光划破了黑暗,燃起了银褐色的焰火。炽热的火炎与冷酷的银芒交相辉映,互与争锋。片刻之后,盔甲碎去,长剑坠地,梦魇也随之飘散而去。
              银色的少女静静地躺在地上,那纯银无暇的目光,仿佛穿透了长夜的无垠的梦魇,跨越了长梦的无涯的夜影,落在了古老的破败帝国中,停在了萧瑟的边郊院子里。
              ——“父亲,我恐怕要辜负您了。母亲,我多想再见您一面......”
              没有人能听懂她在呓语着什么,但所有人都明白她已得到了解脱。
              银光消色,黑暗弥声。
              银色的剑刃静静地在地上闪烁着,黑夜的常冥从未淡去它丝毫的光华,岁月的长流不曾蚀去它片刻的锋芒。
              剑刃上的锋芒中,依稀可瞥见旧日的荣光。
              剑柄处的血痕里,隐约在诉说现世的迷亡。


              收起回复
              8楼2020-03-27 03:17
                2、裂隙31层巴隆•撒麦迪


                回复
                11楼2020-03-27 03:23
                  在腐朽的沼泽湿地里,流传着这样一个古老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黑潮降世,古神为祸。邪恶的爪牙蔓延到了一个平静的小村落里,屈服于恐惧和野心的大巫医化作了古神的奴仆,很快地,瘟疫四起,腐毒丛生,恐怖的梦魇弥漫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里。
                  绝望之中,任何邪恶的种子都能轻易地植入脆弱的心田,哪怕是鲜血活祭这样可怕的恶行。古神奴役着大巫医作为他恐怖统治的代行者,而大巫医也在寻觅施行他罪恶祭祀的堕魂人——贪生怕死的巴隆•撒麦迪接住了这把邪恶的利刃。
                  “滴答,滴答……”
                  鲜血滴落的声音是邪恶的开端,如洪水决堤一般无法停止。
                  “滴答,滴答……”
                  夜雨坠落的声音是梦魇的低语,如附骨之蛆一般如影随形。
                  滴答,滴答。连绵的夜雨冲刷着祭坛上绯红色的罪影,断续的晨露流淌着荒土上青白色的黎明。来自旧世界的不速之客造访了这座小村落,一夜清风过隙,满川阴霾尽泯。梦魇远去,曙光来临,一切恍如噩梦一场,唯有祭坛上无法抹灭的殷红仍在诉说着旧日的血恨。这座古老的岁月的遗迹,不知已见证过多少年岁的兴衰与盛亡,它诞生于黎明的梦与希望,浸渍了夜幕的罪与泪血,如今也终于迎来了黄昏落日的审判和清洗。
                  巴隆•撒麦迪静静地站在祭坛中央,坛下是陌生的怒吼,耳畔是熟悉的轻声,那是血的呼唤,是罪的呼号,是旧日梦魇的新生,是新月暗潮的旧影。
                  “滴答,滴答……”
                  鲜血滴落的声音是邪恶的蔓延,如野火焚草一般生生不息。
                  “滴答,滴答……”
                  黑潮淌落的声音是心灵的腐朽,如蝗虫越野一般寸草不留。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回复
                  12楼2020-03-27 03:24
                    今天暂时只更到这里。
                    其实本来是准备做裂隙的详细攻略的,然后突发奇想写个裂隙Boss的背景故事,断断续续写了一个星期才写了这么两篇。不过以前没编过故事,不确定写的水平如何,所以先发出来试试水,依据风评再决定有没有继续更新的必要
                    另外因为平时要上班,业余的时候做做代打稍作消遣和休息就没剩多少时间了,所以后面如果更新的话肯定也是龟速更新。
                    总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见


                    收起回复
                    13楼2020-03-27 03:26
                      如烟大佬咋老是凌晨活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3-27 03:27
                        你怎么总是半夜三更诈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3-27 03:38
                          大佬摸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20-03-27 03:49
                            活捉一只野生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3-27 04:22
                              ? 你什么时候关注的 突然5级不太习惯 1级大佬多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3-27 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