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吧 关注:661,177贴子:15,630,531

【一世倾慕】传说中的2020清明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一)


壬辰年,清明夜,疾风骤雨。
倒春寒的凉意来势汹汹,初生的粉艳桃花昨天还在林中爱俏地盛开,被游人踏青赏观,今日便被吹落枝头,被路上疾行的车辇践踏成泥。
随爹娘回乡祭祖的孩童甚至穿起了过冬时的棉衣,裹得圆滚滚,只剩一张白生生的包子脸露在外面。
马车外风大雨大,车内一家三口却其乐融融,孩童正偎在母亲的怀里绘声绘色讲图画本中的故事,说妖孽总在这样恶劣的天气出来作祟,危害人间,故事的最后总有穿着白衣的神仙出来斩妖除魔。
孩童父亲抱过他,笑他天真痴傻,什么妖孽神仙,都是老祖宗编出来唬人的。
母亲柔声附和,大人们为了吓唬小孩子才故意这么说,幺儿自小懂事,不曾被这么吓过。
孩童嘟起嘴巴,没有兴致再说故事,在父亲怀中渐渐睡去。
……大概,世上真的没有神仙吧,隔壁虎子哥哥说的都是骗人的,没有人真正见过,传说只是传说。


大路渐远,乡间土路上留下重重的车辙,不知何时惊醒了封印中长梦的白衣人。
待车轮声亦远去,白衣人缓缓走出,神情俱是迷惘,不知今夕何夕。




(二)


癸巳年,清明夜,细雨绵绵。
走了一年的路,白衣人回到这里,曾经封印的痕迹已经不是那么清晰。
一年颠沛流离,他身上那原本是最好的织缎料子裁的白衣早已没有那么光华耀眼,却依旧纤尘不染。
他忘记了许多事,也想起来许多事。
他记起从前有六界,天地灵气取之不竭。
他记起瑶池宴,群仙宴饮,合乐而歌。
他记起一座山,昔年应是重任在肩。
却记不起那座山的名字。
而他想起的这些,他不曾试着对人们提起,这个世界没有他记忆里那些一星半点的痕迹,没有人会相信。
他仍能御剑,能御风,能用术法,也能清晰感受到天地间越来越稀薄的灵力,渐渐的,他开始力不从心,不知这样的苟延残喘何时结束。
这世间没有他的同类,他亦不知自己是何人。
在这个他曾经长梦的地方,他倏然忆起那座山覆灭时的景象。
毕生要守护的仙山一朝倾塌,他一人之力终是蝼蚁憾树,他对抗不了天。
长留山终于浮现在脑海中时,白衣人明白了何为求不得。
无数生灵湮灭仿佛还在眼前,混沌中有谁声嘶力竭叫着师父。


回复
1楼2020-04-06 01:17
    是的我对长留山下手了……………………今晚肝不完,明天完结+写思路后记,提前顶个锅盖


    收起回复
    2楼2020-04-06 01:18
      这么久了我们凡间怎么还不能走向现代化呢?小轿车开起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4-06 04:27
        原来这回挂了长留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4-06 06:37
          昨天还有人说当天完结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4-06 07: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4-06 10:33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0-04-06 10:3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4-06 14: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4-06 14: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4-06 14:2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4-06 17:4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4-06 18:46
                          (三)


                          甲午年,清明夜,星稀月朗。
                          难得没有应那句清明时节雨纷纷,一连数日的好天气,花鸟鱼虫尽情演绎着春暖花开。
                          没了烟雨蒙蒙的笼罩,人们今年的愁绪也格外地轻,随处可见嬉闹的孩童。


                          自尘嚣中走来,把一路的生机盎然抛之身后,白衣人终于停在树下。
                          那一袭白衣不再是纤尘不染,在时光飞逝中变得陈旧,顶好的绣工边缘早已磨得开裂,犹如做这件衣服的人,终究是红颜枯骨。
                          他在树下站定,是从骨子里透出的绝望死寂,竟连落花都不敢碰他的肩。
                          三两孩童实在好奇,远远偷看,觉得又怕又兴奋。
                          女童说,这就是神仙吧,神仙一定有这么好看。
                          男童说,你懂什么,妖魔擅长蛊惑人心才会长成这样,神仙才不会。
                          稍大些的孩子王笑他们是大迷信和小迷信,世上根本没有妖魔,更没有神仙。


                          时辰渐晚,孩子们被领回了家,路上没有了行人,夜重归静谧。
                          白子画觉不出什么分别,他的世界早已一片寂静如死。
                          三年,他用三年时间重拾过去的一点一滴。
                          完整忆起花千骨的那天也是深夜,他在一座丛林中,绝望的嘶吼声引来了野兽,那是动物濒死的哀鸣。
                          他被数不清的野兽撕咬拉扯着身体,直到天亮才散去。
                          他躺的那块地被血水覆盖,白衣变成了血衣,然后听着断了的皮肤筋脉一寸寸长回来。
                          如今他连清洁术法都只能勉勉强强完成,不伤不灭的诅咒却如影随形。
                          握着心口宫铃,白子画笑出了眼泪。
                          小骨,你何其残忍。


                          那场浩劫他总算能记得清清楚楚,地震、海啸、山崩,所有能发生的灾难几乎同时发生,没有任何人能提前预知。
                          出事的前一刻,她还和他说下个月想去西湖走走。
                          拼死护着她赶回长留,六界第一仙山短时间内已经是强弩之末,八千弟子竭力苦撑着最后的护山结界。
                          其他地方,早已是一片炼狱火海。
                          白子画回来,也不过是把结界告破的时间拖后了十数个时辰,已经是奇迹。
                          弟子们相继力竭而亡,死亡的恐惧笼罩着每一个还活着的人。
                          花千骨始终被他护在身后,他不许她帮忙,因为知道没有用。
                          摩严心脉断绝时结界一角崩塌,花千骨终于挣开了他,拼命调动体内所有法力去补那个窟窿。
                          四目相对,彼此眼里都是坦然。
                          早该如此,他们本就是同类人。


                          再半个时辰,长留弟子死伤大半,结界终于破碎殆尽。
                          一瞬间的天塌地陷,往日温暖的阳光此刻亦如同毒蛇猛兽,顷刻间数千人的尸体化为齑粉。
                          白子画用最后的力量护住了花千骨,然后,眼看着长留山覆灭。
                          天地间几乎生灵灭绝,饶是花千骨被他保了下来,也因那时冲击成了活死人。
                          他抱着她的身子,她再也没睁眼对他笑过。
                          可即便这样的苟且偷生也不被允许,那场灭世之灾的三年后,她的身子在他怀里化成烟随风而逝。


                          那一次他是怎么发疯的白子画确是无论如何记不起来了,只知道他跌跌撞撞地回了长留山的废墟,用禁术强行在虚空中划开了一道封印,封印他全部记忆和血肉灵魂,应是要长眠到地老天荒。
                          没想到他还能醒过来,封印仿若有实体,碎成一片片。
                          眼前的一切,早已换了人间。
                          仅存的一线生机留给了最不堪一击的凡人,历经了毁灭,从头再来,如今又是太平之象了。
                          只是没有人再修仙了,也不再有非人之物作乱,有的只是平平常常的凡人,没有人知道曾经的六界有一个多么瑰丽的尘世间。
                          灵气稀薄如斯,他已经很久不能动用术法了,拖着不老不死的躯壳,仿佛一个怪物。


                          今日清明,白子画又回到了他长梦的地方,数千数万年前,曾是一座名唤长留的仙山。
                          他想用最后的力量,看能不能重塑封印,只是希望甚微。
                          颓然躺在树下,他抬眼望漫天星子如水。
                          天地苍茫。


                          ---end---


                          收起回复
                          14楼2020-04-07 01:30
                            后记:


                            这个脑洞其实从最开始写清明番就有,只是不具体,想法就是,毁灭一切他看重的,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破坏给人看,白子画可能比这篇文里还要惨。
                            后来被各种其他脑洞插了队,到2020年的今天成文是这样的,我自己不算太满意吧,但也只能这样了。
                            大概就类似恐龙灭绝嗯……你们脑补成彗星撞地球吧,就是世界末日了,全都狗带了,地球重启了。
                            本来我还有想这样发展的话活下来的凡人就走正规历史路线得了,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后面民国然后现代这样,把白子画醒过来的时候设定在民国或者现代,但想想觉得不行,太出戏了,想想4S几十万年都还在古代happy着了,决定还是古代好古代妙。
                            最后我想问,你们觉得今年的,虐吗?
                            反正我没有写哭…………


                            收起回复
                            15楼2020-04-07 01:50
                              历史的必然要求和这个要求的实际上不可能实现之间的悲剧性的冲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4-07 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