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石之门吧 关注:242,774贴子:4,108,548

【同人/短篇】距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这里是【未来同人研究所】。
之前我们已经在贴吧更新了《原点的阿克夏记录》与《三相失衡的反曲点》两部长篇中文同人,以及多部短篇。这些都是我们于CP24漫展前创作的小说,我们正在以每周两篇的速度更新剩下的部分短篇。
而新的石头门同人小说,比如《原点的阿克夏记录》的第二卷也都正在创作中,将参加今年已延期至6月26-27日举办的上海CP26漫展。届时我们会发布新的宣传,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回复
1楼2020-04-10 18:00
    距离
    文:哺栝


    回复
    2楼2020-04-10 18:04
      早上八点,纽约,风和日丽。
      我到休息室喝咖啡时,同组的学妹正聚精会神地盯着角落里的电视。休息日的实验室照例只有我们两人,那台平时总是默默播放着琐碎新闻的电视机,现在正放映着一张太平洋西岸的卫星云图,图片左上方的白色旋风缓缓地向南移动。学妹手里的咖啡已经见底,但是她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样子,只是一动也不动地举着空杯,左手食指机械地卷弄散下的发尾。我凑到她身边去,目光投向与她视线相同的方向,就这样和她并排站着。
      “台风啊。”
      “嗯。”
      似乎被我的话从神游中拉了回来,学妹原本心神不宁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些许,发出一声叹息权作回应。
      “原本按前两天的天气预报估计,台风是不会影响到东京的,我还跟他说不要急,早来了我也没有时间陪他。”
      我小口啜着还冒热气的咖啡,没有作声。学妹口中的人是她的男友。前几年他曾来维克托·康多利亚大学进修,所以那时我见过他,是个总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很有精神的家伙。尽管相处久了之后,感受到了他确实是个好人,但他还是时常做出一些让人觉得出乎意料的举动。比如毕业之后执意要回日本发展。明明毕业时他已经收到美国这边的实验室发出的邀请,何况女友还在这里。他本人的说辞是,日本那边有等着他回去的挚友。
      那么就要把女友丢在这边吗?我那时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得到的答复却是“机关竟然又布下了这样的陷阱引诱我”这样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怪话,显然是在掩饰自己的害羞。后来我渐渐领悟到,他并没有丢下她,仅仅是先走一步罢了。正如同学校留不住他,我也留不住我的学妹牧濑红莉栖。
      那个人走了之后,红莉栖就一直以加倍的努力工作着。尽管清楚这类大型项目的进度不是靠一个人的努力就可以加快的,她还是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拿来泡在实验室里,即便是像今天这样的休息日也不例外。这样的她总给我一种感觉,大概项目一结束,她就会飞奔着赶回他身边。
      也是拜工作所赐,这几年两个人几乎没怎么见过面,那个人在日本的工作看起来也并不轻松,两个人的空闲时间总是刚好错开一点。就在前几天,对方好不容易请好了假打算飞来美国为她过生日,却又被突然转向的台风打破了计划。
      如此这般悲惨的远距离恋爱,让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她。


      回复
      3楼2020-04-10 18:08
        不过要真说起来,也不全是工作的问题。
        “也不是你的错啦,天公不作美,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挫折才叫恋爱吧。”我试着这样宽慰她道。
        “说说说说什么啊前辈!?谁谁谁在恋爱啊!”
        就是这样,这两个人的害羞程度难分伯仲,不管哪一边都与坦诚二字沾不上边,明明就情投意合,却连表达出这份感情都成为了问题。看着她慌张地东张西望的眼睛和涨红的脸,我不禁像她刚才一样叹了口气。
        真是艰难的恋爱历程啊。


        回复
        4楼2020-04-10 18:10
          夜间九点,东京,台风天。
          我正埋头在电脑屏幕前敲敲打打,突然被不知由来的巨大响声惊起。我抬头向窗外看去,习惯了电子荧幕的双眼适应了好一阵,才透过被沙尘模糊的窗户分辨出外面被狂风裹挟着东倒西歪的树木,一棵棵都像要伏到地上似的。同居的女友走进来帮我打开卧室的灯,然后走到我身后和我一起望向窗外。
          “呜哇,感觉超级危险,台风会不会把楼房一起卷上天呢?”
          “房子我想还是安全吧,不过现在走出去的话一定会直接到达风之谷DA☆ZE!”
          虽说这对话听起来显得我们没心没肺,但其实此刻,我们心里大概都不约而同地惦念着下午才送走的某人。我摸索着拿起一旁的手机,在Rine上给冈伦发了一条“还在机场吗?”的消息。结果好像是在秒回我一样,我家门外传来一声熟悉的哀嚎和一阵咚隆当啷的响声。我和女友赶紧跑到门口,打开门,只见住在我家楼上的冈伦被压在自己的行李箱下,满身是土。虽然怎么看都超级惨,但我觉得像这种嘲笑他的机会错过了下次就不好等了,于是掏出手机把摄像头对准他。
          “呼——!冈伦!来喊茄子~”
          “**桶子快住手!”
          “Get!冈伦·台风限定版得手!”
          “去死吧!”
          嘿嘿地笑着,我把刚拍的照片发给了通讯录里备注为“牧濑氏”的女性。由季在一旁无奈地看着我们两个闹来闹去,好心地向地上的人伸出援手。
          “你没事吧冈部先生?”
          “啊,谢谢由季……”
          “要不要先来我家打理一下?”
          “是啊!原来是这样吗!毕竟原本的据点已经被机关监视了!好!那么就以这里为临时据点进行战略性调整吧!”
          刚刚还咬牙切齿的这家伙一听到由季偏袒自己的发言,瞬间转换为一脸怪笑,得意洋洋地抛给我一个胜利的眼神之后大摇大摆走进我家。我向由季抱怨道:“这算啥呀,由季碳在帮冈伦报复我吗?”
          “已经这么悲惨了就不要再欺负他玩啦,而且冈部先生回去也是自己一个人,你其实也想把他留下来吧?”
          “哼——”


          回复
          5楼2020-04-10 18:12
            关于悲惨这点,就算是我也无法反驳。明明他都和牧濑氏暧昧了这么多年了,也没见到他们有什么实质性进展。自从他回日本,总觉得他俩见面的次数自己用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尽管下午送他去机场的时候,我还嘲笑过他打扮得像是装模做样的现充,但我也确实希望他能顺顺利利地见到她,谁又能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真是艰难的恋爱啊。”由季在旁边轻轻叹息道。我深表同感。


            回复
            6楼2020-04-10 18:14
              “噗。”
              坐在我对面的红莉栖突然笑了出来。因为冈部不能到,我提议中午两个人出去吃点东西,于是就到了研究所旁边的快餐店。等餐的时候红莉栖似乎是收到了Rine,打开手机之后便露出了忍俊不禁的表情。大概是顾忌在公共场合不敢笑得太大声,脸都憋得有点红了。
              “什么有趣的吗?”
              “噗……是冈部……”她说着作势要把手机拿给我看。
              “诶……那我不方便看啦。”
              “前辈你在想什么?!”
              对方被我说得有点害羞,但脸上的笑意并没有褪去,伸手把手机屏幕一侧送到我面前。屏幕上的男人灰头土脸,头发上沾满了石头碎屑和灰土,小腿被压在行李箱下,冲着镜头的方向投来愤怒的视线,似乎下一秒就要和照相的人扭打在一起。
              “噗哈哈哈!”
              对不起冈部,真的很好笑。
              “是吧,是笨蛋吧,出门前究竟有没有看天气预报啊。”红莉栖依旧笑着,但是神情已明显变得落寞,睫毛低垂着看向手里的屏幕。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对她说:“其实我觉得,就算看了的话也还是会出门的吧,说不定还会跑得更快,心想着能不能跑赢台风呢?”
              “那算什么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笨蛋。”
              然后她就不再说话。世界上当然是有这种笨蛋,我们都认识。


              收起回复
              7楼2020-04-10 18:16
                “我来送换洗衣服咯,放在外面的筐子里了。”我走进盥洗室顺手关上了门,冈伦在更里间的浴室洗澡。他的声音隔着门传来:
                “你这家伙的衣服我能穿吗?”
                “本绅士的衣服怎么会给你穿常考?是你上次来落在我家的。”
                “这样啊,那多谢魔法师先生了。”
                “已经不是了哦。”我不痛不痒地反击回去。
                冈伦仿佛被话里的信息噎住了,沉默了好几秒之后突然爆发一声“诶?!”的低呼。我没有理会他,开门确认了一下由季没在意这边,又把门关上了。
                “今天的事情告诉牧濑氏了吗?”
                虽然我和冈伦认识这么多年,彼此都是坦诚相见的关系,但是两个大男人挤在卫生间里隔着一道门说话还是有点奇怪。这也没办法,当着由季的面这家伙一定会害羞而不愿说出真话,所以只能委屈一下我自己。
                “你,我……啊?什么事?”
                “台风的事啊,你因为台风不能到美国去的事。”
                “当然说了吧。”
                “牧濑氏会很伤心吧,毕竟应该期待今天很久了。”
                冈伦又沉默了下来,浴室里久久没有回声。我试探着继续说下去:“其实你当初留在那边也没有人会怪你。毕竟你和牧濑氏都是傲娇,这样下去反而让我们很担心你们的进展。”


                回复
                8楼2020-04-10 18:18
                  本来我都准备好再等一段沉默了,结果这次里面很快就回了话。
                  “知道她在那边好好地活着,开心地做她喜欢的事情,对我来说已经是奇迹了。我对此感到很满足。”
                  这回答听起来没头没脑。但是我隐约能猜到和什么有关。我没有具体问过冈伦2010年的夏天发生了什么事,他也没有详细说过。但看他前后的变化我大概能明白,那应该是攸关性命,对他与牧濑氏而言却又至关重要的经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便再多说什么,毕竟那不是我该插嘴的领域了。
                  “嗯,好。那么孤独的魔法师冈伦就在我和由季的美好氛围中可悲地哭泣吧。”
                  以这样没良心的话作为结束正经谈话的标志,我正准备离开卫生间,没想到里面的人回复的并不是咒骂,而是——
                  “已经不是了哦。”
                  恶意地、刻意地模仿别人的语气,但是重点完全不在这里。
                  “诶?!什么时候?怎么回事?你这万恶的现充!快把犯案过程一五一十交待出来!”


                  回复
                  9楼2020-04-10 18:23
                    耐不住我的反复质问,冈伦决定溜回楼上睡觉,结果把行李全丢在我家了。不可避免地吐槽了几句他的迷糊之后,我提着箱子打算给他送上去。他家的门缝里没有光溢出来,怕他已经睡下,我直接用备用钥匙开了门,打算悄声放下行李就离开。然而进门之后我却看到从他卧室里透出来微弱的光,像是电子设备荧光屏的光亮。我突然计上心头,于是悄悄地走过去,然后突然把门打开——
                    “搜查!冈伦一个人摸黑玩工口作被我发现了!”
                    “哇!!!”
                    他确实被我吓到了,不仅发出今天第二声惨叫,还悲惨地后背着地摔在了床边的地板上,一边惊恐地看着我一边摆出防御的姿势。我发现他刚才在打电话,手机还在手里,似乎原本是坐在地上背靠着床沿。至于这种时候还能给谁打电话,完全不需要思考就能得出答案。
                    “哦呀,判断失误了呢,打扰了哦冈伦~”
                    “搞什么呢你大晚上的?快走快走别在这儿吓我。”
                    “Okey dokey~牧濑氏生日快乐!”临走前不忘冲着手机大喊了一声,那边似乎传来了咯咯的笑声。我朝冈伦摆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在那家伙的嫌弃之下半掩上门退了出去。
                    我并不是那种爱好八卦的现充,但是对冈伦绝对例外。
                    退出两步之后,我又悄悄地返了回去,从刻意留下的缝隙里偷偷看向里面。这家伙在唱生日快乐歌,没有一句在调上。作为唱歌苦手的人,他对于在别人面前唱歌这种事从来能逃就逃,但现在看起来倒是很自在,脸上挂着**般的幸福笑容,双手捧着手机,像是捧着什么世上最珍贵最脆弱的宝物一样。
                    真恶心。心里嘿嘿笑了一声之后,我这次真的离开了。
                    希望我脸上没有这种恶心表情,不然让由季看到也太难为情了。


                    回复
                    10楼2020-04-10 18:27
                      回到研究室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走到红莉栖的位置边想邀请她进行第二波休息,结果却发现她不在座位上,大概是已经自行去休息了。我心里一面抱怨着这家伙也不喊我一起,一面端着杯子走到休息室,谁知道还没进去就望见她在屋里打电话。她的手指卷着发梢,正如以往她害羞时那样。脸上的笑容就像喜爱甜食的小孩咬了满满一口点心,纯真且无垢,一点也看不出那个处处为人先的高岭之花的形象。弯弯的眉眼里闪着清亮的光,笑意盈盈。
                      电话那头似乎正在长篇大论,而她说的不多,只是时不时轻声回应一下,偶尔也笑着反驳两句。接着不知发生了什么,她笑得爽朗了起来,发出咯咯的声音。没过多久,她又变得安静了,轻咬着下唇像是在思考,不一会儿低声说了一句话。我试图从她的唇形里读出那句话,但只分辨出了“唱歌”这一个单词。
                      说完这句话,她便沉默了下来。在日光灯下她深栗色的长发反射出柔和的光,正如她本人一般,闪亮却不刺眼,温暖又明澈。大概是得到了想要的回应,她脸上显露出满足的神情。
                      我曾犹豫是否要进去,但现在答案已经很明显了。轻手轻脚地退出去之后,我朝她的方向无声动了动嘴唇,就和刚才我眼里的她一样。
                      我说,生日快乐,红莉栖。

                      全篇完


                      回复
                      11楼2020-04-10 18:31
                        膜拜大佬


                        回复
                        12楼2020-04-10 18:36
                          顶,一直都很喜欢看你们写的同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4-10 19:43
                            顶大佬,一直很喜欢你们的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4-10 20:36
                              谢谢楼上大家的回复与鼓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4-10 2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