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狼星吧 关注:20,244贴子:557,856

【原创男主&小天狼星】【高能脑洞同人文】帷幔那边的世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耽美向,姐妹们注意避雷~可能有点小烧脑,和格林德沃古老的传说有关~
之前发了一次,现在整理改动了一下,再发一遍。

(引子)小天狼星坠入了帷幔,再也没有出来。
可是,帷幔那边是什么样的呢?
那儿并没有无边的黑暗,并不是了无生命气息,并不是死亡的边缘——

“But know this;the ones that love us never really leave us.And you can always find them in your heart."——SIRIUS ORION BLACK

我到了帷幔那边。

捡到了你。




回复
1楼2020-04-14 13:20
    Out Of Bounds[HP]
    出格


    Character: Sirius Black(小天狼星布莱克) | Ptonomy Hammer(托诺米·汉莫)



    角色属于J.K.Rowling,OOC属于我




    --------------------------------------------


    Chapter 1(接哈利波特5凤凰社第35章 帷幔那边)


    小天狼星躲过贝拉特里克斯射来的红光:他在大声嘲笑她。

    “来吧,这不是你的水平!“他喊道,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


    第二道光正中他的胸膛。


    笑容还没有完全从他脸上消失,但他的眼睛惊骇地瞪圆。


    哈利松开了纳威,但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再次跳下一级级石阶,一边抽出魔杖,邓布利多也转身看着高台。


    小天狼星坠落的过程似乎十分缓慢:他的身体弯成一个优美的弧线,向后跌入了挂在拱门上的破烂的帷幔。


    ……


    “小天狼星!”哈利喊道,“小天狼星!”


    “你做不了什么,哈利——”


    “他死了——”


    “不,他没有死!”


    乱哄哄的,毫无头绪的喧嚷,来回穿梭的咒语,毫无意义的噪音……哈利……哈利……


    昏昏倒地咒正中了小天狼星的胸膛,他本该失去意识。但奇怪的是,身体穿过那道似有人在窃窃私语的帷幔时,一股陌生的气息裹来——虽说陌生,却让人莫名感到安定。小天狼星消瘦憔悴的脸上夹杂着的恐惧尚未散去,意识反倒清醒起来。


    他闭了闭眼,电光火石间的一刻,小天狼星脑海里闪过无数念头……格里莫广场12号我已经留给了哈利,伏地魔没有拿到预言球,邓布利多刚刚赶来,食死徒都已经被控制住,卢平他们也没有受很严重的伤,都会尘埃落定……而我……

    他试着回想自己的一生——脑海里却仅有几个零碎的片段……


    自己摘下分院帽,笑着走到格兰芬多桌旁。


    “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挡住了外面父母和雷古勒斯皱着眉的脸。


    斯内普在走廊尽头,盯着自己,眼里满是仇恨。


    詹姆搂着莉莉在冲他笑,旁边站着月亮脸和虫尾巴。


    废墟前,海格满脸泪痕抱着小小的哈利走出来。


    小矮星举起魔杖炸了一条街的麻瓜。


    无穷无尽、犹如深渊的阿兹卡班和摄魂怪。


    幽暗的洞穴和永远拉不开窗帘的布莱克家宅。


    最后是贝拉特里克斯那个女人大笑的脸……


    “我这一生过的真无趣啊,詹姆,我来找你了。”小天狼星仍旧闭着眼,心想。


    然后安静地向后倒去。


    然而预想的黑暗并没有到来,一双温暖的手扶上了他的肩头,继而往后一推——小天狼星错愕地睁眼,好像看见了个人。


    难怪我掉进帷幔前闻到一股陌生的气息,是他的吧——这念头仅仅出现了一瞬——小天狼星猛地转身,颤抖地寻找着,那个帷幔就在自己身后,仍旧微微飘荡着。


    “我要回去,我要继续去战斗……”小天狼星心想。他的太阳穴在突突地跳,血液在血管里奔流涌动,眼前一片模糊,他不顾一切地扑向那道帷幔,却被身后一双有力的手拽住了手腕,扯了回来。


    “放开我!”小天狼星用力挣脱,没被抓住的另一只手狠狠地给了那个男人一拳。没想到他憋了憋气,拳头就打在了他坚实的腹肌上。小天狼星没料到,猝不及防就松了劲,那个男人反应极快,马上制住了他两只手,牢牢地没让他靠近帷幔半步。


    小天狼星感觉血液全部冲上了头顶,他的声音早已嘶哑:”放开我!你这个疯……“


    “回不去的。”始终沉默着的男人终于开口。小天狼星一愣,他的声音竟然格外的好听。小天狼星意识到自己挣不过他,也就没再挣扎,想听听这个疯子怎么圆了自己的无礼举动。


    “外面的人掉进帷幔之所以会死,就是因为他们进来后,几乎无一例外地会转身就出去,无论是知道这是死亡界限的还是只认为这是一道普通的帷幔。但这才是他们真正死亡的原因,你进来了,就是进了另一个空间,你再想出去,就不是这个办法出去了,所以如果你试图穿回去,就会被两个空间撕扯,要么意识与身体分离,要么直接消失在两个空间流中。”


    小天狼星也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懂,况且他知道也不会有谁这么闲过来骗一个没什么用——至少在凤凰社眼里是这样——的人,毫无意义。于是扯了扯嘴角,说:“你懂,那你倒是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那个男人轻轻笑了笑,他声音低沉,现在小天狼星又几乎是靠在他怀里,呼吸难免落在他耳根,小天狼星刚刚“死”了一回,浑身就像跑了几百公里似的精疲力竭,又极其敏感,此时半边脸直接麻了。


    他应该不是坏人——32岁百经风霜老于世故的小天狼星斩钉截铁地的出这么个结论,然后认真等待这人的下文。


    他笑完了,自信地放开小天狼星,让他能看见自己。小天狼星转身期待地看向他。


    紧接着呼吸又一滞。


    自己向来是不太在意别人样貌的,然而这个人比自己还高一些,金色头发,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甚至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介于金色和咖啡色之间,像狼的眼睛,此时在黑暗下露着几分促狭,亮的过分。


    他说:”我哪知道。”


    “?”小天狼星受到了双重打击,半天没说话。


    黑暗里突然开始令人窒息的沉默。


    那个男人大概是带着玩笑意味说出的这句话,没想到面前这个人这么不识趣,不笑就算了,连话都不接一句——


    紧接着,不等两人有什么反应,一声模糊而遥远的大叫陡然划破寂静:“他——没——有——死!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瞳孔骤然收缩,“哈利!哈利……“他拔腿就往回跑,”我在这里,我没有死!哈利!我回来了!”


    但是那个人比自己反应更快,他在小天狼星的手触到帷幔前一刻搂住他,声音有些不受控制地喊道:“你已经死了!你还想再死一次吗!停下!”


    小天狼星应声没了力气。


    片刻后,他颤抖着——从跌进来之后就没停下过地颤抖——无助地垂下了手,哈利,别再喊我了,我听见了,可我的声音传不过去,我永远不能回答你。伏地魔应该快亲自来了,你别在这里为了我浪费时间……


    他正难过地肝肠寸断,一只手直接粗暴地一掌拍在他腰侧,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


    “想什么呢!还想占我的便宜多久……”


    “闭嘴!”小天狼星忍无可忍,偏头举起拳头。


    他伸手很随意地挡了一下,然后说,“我知道怎么让咱俩出去。”


    小天狼星一顿。


    这人还保持着搂着他的姿势,也许是怕他又抽风,也许不是。


    “先认识一下吧,”他琥珀色的眼睛依然亮着光,带着让人安心的笑意,“托诺米 汉莫(Ptonomy Hammer),古希腊语‘战争之子’,很高兴在这里看见你。”


    回复
    2楼2020-04-14 13:21
      -----------------------------------------
      Chapter 2


      "小天狼星布莱克。“小天狼星犹豫了一会儿,仰头问道,”怎么出去?“


      当自己向来能产生优越感的身高不起作用时,就会凭空开始没来由的心虚。小天狼星眯着眼睛打量这个自称“托诺米”的高大男人,他的黑色长袍残破不堪,斗篷也没有披,所以显得有些单薄。上身也因此隐约能看见他劲瘦的腰线,刚才他的腹肌结实地挡了我一拳,他……


      “你先看看自己在哪里。”托诺米的声音把走神的小天狼星拉回来,小天狼星有些心虚,转身看向四周。


      自己站在一个拱门上,身后是帷幔,面前是一节节往上的圆形石阶,最顶端有个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和凤凰社冲进来的那个门。一模一样的房间,唯一的区别是这里没有人。他看着眼前这个地方,满脸茫然。


      “这是个镜像世界,和外面完全一样,甚至能听到声音,”托诺米顿了顿,抬头定定地看着小天狼星,“只是看不见和我们同类的生物,也就是看不见人。”


      “难怪我听得见哈利的声音。”小天狼星想。然后他猛地抬头,发现自己一直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那你——”


      “我只知道理论办法,但是没有能力实践,”托诺米打断小天狼星那个呼之欲出的提问,继续说道,“不然我也不会站在神秘事务司这个鬼地方跟你聊天。”


      小天狼星看上去不太清醒,所以似乎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马上问道,“那个理论方法是什么?”


      “这位气场强大的小天狼星先生,”托诺米又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小天狼星瞪着他,半天才说,“你又不让我去死,我还能干什么,你既然把我救出来,我不就跟着你了?”


      “我跟着你”这句话一说出来,小天狼星马上牙疼似的抿了抿唇,刚刚稍微融洽一点的气氛又陷入死寂。小天狼星把自己的脸控制在面无表情,悄悄瞥了他一眼。托诺米薄薄的眼皮垂着,让人拿捏不透他在看哪里。片刻后,他转身走上石阶,声音里依然带着笑意:“万分乐意,现在请跟我走吧。”


      小天狼星撇撇嘴,跟在他身后走向那扇门。


      耳边依然有模糊的声音,仔细听甚至能辨别出哈利的嚷嚷声,贝拉特里克斯的笑声,卢修斯马尔福在耳边低声咒骂……


      “你之所以会进入这里,是因为帷幔……”托诺米突然出声,小天狼星被吓得差点一个趔趄,本能抓住他的手臂,又立刻触电似的缩回来,然后一脸淡定地看向托诺米,示意他继续说。


      托诺米顿了顿,强行忽略掉手上残留的余温,继续说,“是因为帷幔的魔法连接了这两个地方,把你带来了这里,所以反过来,肯定也有办法能够再回去,只不过要更难。”


      说着两人已经走到门边,托诺米开了门,“我现在正在找这个连接口的开启方法,所以在这找一个传说中的房间,里面有张羊皮纸,记载着出去所需要的东西。顺便目睹了一场大战,捡回来了你。”


      他们走出来,面前是这个熟悉的12扇门的大大的圆形房间。小天狼星皱着眉,“你知道在哪里?”


      托诺米没回答,他闭上眼睛,好像在思考,又像在感知。


      半响,他抬起头,走向其中一扇,“在这里。”


      小天狼星没有提出疑问,走上前去。托诺米握住门把手试了试,又拔出魔杖,低声说,”阿拉霍洞开。“意料之中,大门纹丝不动。


      "我来试试。”小天狼星兴奋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子,“我也送给了哈利一把,这刀子能开任何锁。”说罢,把刀子探进锁孔,结果半天没有反应。


      小天狼星拔出来一看,刀刃融化了。


      托诺米:“……”


      小天狼星:“……”


      “这位固执的先生,还是我来吧。”托诺米憋笑着走过去,宽阔的背影挡住了锁孔,小天狼星看不到他干了什么,只知道安静的几秒后,门悄无声息地开了。


      “走吧,小心点。”托诺米侧了侧头,然后大步流星地往里走。


      小天狼星跟在他身后,盯着他背影若有所思。


      他心想,“他的秘密比这整个神秘事务司都要多。但是他既然不愿说,我也懒得问。可是……这个‘战争之子’,到底是谁呢?”


      回复
      3楼2020-04-14 13:22
        -----------------------------------
        Chapter 3


        房间很整洁,那个“传说中的羊皮纸”非常自然地放在中间,托诺米非常自然地拿起来,然后非常自然地递给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兴致缺缺地收起魔杖,感觉这过程太无聊了,本来以为开了门会有什么恶鬼啊僵尸啊鲜血淋漓的墙壁啊,结果就跟花钱买了攻略似的,就这么走进来了。


        他只能非常自然地接过古老的羊皮纸,低头看了起来。


        紧接着,他才突然意识到,可能对于别人来说,这扇门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打开它,毕竟连刀刃都能融化,所以理所当然门里面不会再有过多障碍。但是到了自己这……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东西轻松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也不知道这是捡了便宜还是掉了陷阱……不过能遇到一个长得挺顺眼的也不算吃亏吧……


        小天狼星神态认真地看着羊皮纸,乍一看跟真的一样。


        托诺米站在他身旁,嘴角噙着笑,也没说话,索性打量起他的样子来。


        小天狼星已经被阿兹卡班磨掉了年轻时的精气神,黑发长长的,脸也像没有认真整理过,胡子拉碴,他的眉眼很容易就能看出年轻时是一张祸祸小姑娘的脸,消瘦了之后显得成熟,又有了一种痞气,挑起眉时,本来深邃的黑眼睛亮亮的,总会让人心里一动。


        小天狼星总算反应了过来,他赶紧仔细端详起这张纸。


        纸上的字很模糊,密密麻麻的全是数字。小天狼星陷入沉默。


        “哦,差点忘了,”托诺米回过神,走到小天狼星旁边,伸出手指了指其中一个地方,“看这里。”


        说完,又好整以暇地收回手,等着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甩甩头,试图忘记刚才他伸到眼底的修长瘦白的手,集中精力看过去,那里的数字开始是:

        62441 现在-未来10年
        62442 魔法部-麻瓜世界
        62443 宏观-微观世界
        62444 太阳系-沃托星
        62445 镜像世界1-(未知)
        62446 未解锁
        ……


        “62442?”小天狼星看见了熟悉的数字,“这不是每次进入魔法部时,在电梯上输入的数字吗?”然后他跳过那些没有看懂的部分,敏锐地注意到其中一行,“镜像世界1……”


        小天狼星反应极快,他说,“每天巫师们进出魔法部,也就是连接麻瓜世界,所以输入62442。那我们如果要出去,我们现在应该是在镜像世界,所以我们现在去电梯输62445就能回去,是这样吧?”


        说完,他回头冲托诺米挑了挑眉,眼里满是期待,就像小孩子回答上问题等着被夸奖一样。


        于是托诺米也像夸奖小孩子一样笑着拍了拍他的头说,“对,基本正确。”


        小天狼星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好像被调戏了,他把羊皮纸随手一揣在怀里,“走吧,马上就能回去了——”


        “你觉得会有这么容易?”托诺米无奈地打断他。


        小天狼星头也没回,随口接道,“当然不可能,你不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我这个你早就知道的事,让我有点成就感吗。不然你自己怎么一直留在这里?”


        托诺米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半晌,垂下头,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跟了出去。


        有托诺米在,小天狼星根本不用担心迷路这种问题,两个人都是大长腿,没多久就赶到了魔法部来宾入口的电梯,也就是麻瓜眼里的电话亭。


        在电话机上拨出“62445”之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等着电梯升起。


        小天狼星默默摩挲着自己的魔杖,背对着身后的托诺米,盯着眼前的红色电话亭破旧的门。他知道这门一开,外面肯定不会是原来的世界,但还是隐隐带着一丝期待,期待外面的未知能让自己产生一点惊喜。


        不知过了多久,吱呀乱响的电梯停下。小天狼星拿紧魔杖,全神贯注地眯起眼睛,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后还有个人。


        外面传来闹哄哄的声音,紧接着门开了——

        熟悉的不知走了多少遍的魔法部入口那条街,天依然是进来时的星星闪烁,门口哈利他们骑来的夜骐还在那里舔舐着自己的身体,街道灯火通明,闹哄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依然是那条街,依然是那个镜像世界,区别依然是没有一个人。


        回复
        4楼2020-04-14 13:22
          ~沙发。话说小天狼星应该能想到一时半会出不去是不是。再话说原创男主似乎不合适······毕竟有詹姆


          收起回复
          5楼2020-04-14 14:20
            哈喽哈喽又是我楼主发两遍是想表达什么…我以为那个贴被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4-15 08:02
              ----------------------------------


              Chapter 4


              小天狼星心里止不住一阵失望。


              “怎么了?突然被施夺魂咒了?需要我帮你回魂吗?”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闭嘴。”小天狼星回头看了他一眼。


              不看还好,一看,心就突然漏了半拍。


              刚才在神秘事务司里,光线昏暗,也没有仔细端详过对方的样子。现在站在灯火通明的街道,暖黄色的灯光洒在脸上,好看到过分的琥珀色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己。夜风吹过,带的他金色的头发轻轻扫过瓷白的脖颈。他整个人就像是镀了一层柔和的光,原本黑暗中五官颇显锋利,让人不敢直视,现在竟变得让人挪不开眼。


              小天狼星仓促别开目光,慌不择路选了个自己坑自己的话题:"现在也不知道要去哪,要不……”他朝街对面的酒吧抬了抬下巴,“对黄油啤酒有兴趣吗?”


              “本来没有,不过既然是你——”托诺米眨了眨眼,在“你”上加重了语气,“我还是那句话,万分乐意。”


              小天狼星发现自己出门前可能吃了馊饭,牙疼似的笑了笑,拔腿就走。


              酒吧因为只有声音没有人,拿啤酒也方便得多。就是处处都透着怪异。有时自己耳边突然响起声音,有时甚至感觉声音在自己体内响起,因为现实世界正有人站在自己站的地方。


              小天狼星找了个略微安静的地方,迅速拿走了两瓶黄油啤酒。这里因为安静,原本空无一人的特点就瞬间被放大,仿佛这个地方只有自己一个人,陷在无边的死寂中。


              他赶紧离开空无一人的厨房,看见酒吧窗边的托诺米,才悄悄松了口气。


              托诺米不知道在想什么,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小天狼星坐下,默默地说了一句,“我没怕,只是这鬼地方让人真不舒服。”


              托诺米没有理他,黄油啤酒尴尬地放在了两人中间,嘶嘶地冒着水汽。


              小天狼星心想,“完了,他真的觉得我很胆小了,他不会觉得我是个累赘要丢了我吧?那我怎么办,我还要出去呢……”


              “我之前可能给了你一些误解,”托诺米突然小声地开口,显得好像自己刚才不理他是因为害羞(小天狼星为自己这个想法啐了自己一口),“我没有把握能让你出去。”


              小天狼星注意到他说的是”让你出去“,而不是“让我们出去”。


              “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托诺米继续说道,“我现在在努力找到方法。”


              小天狼星一挑眉,身体向后一仰,只用椅子的两条腿着地,“我不介意帮你一起想,但是首先你好像得告诉我。”


              托诺米再次陷入沉默。


              小天狼星没有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我是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儿子。”托诺米轻轻说道。


              小天狼星椅子一滑,“砰”一下回到了地面。


              “格林德沃?”


              小天狼星好像有一百个问题在舌尖呼之欲出,最后却轻咳一声,没有再说话。


              “嗯。那一年他从巴希达——他的姑婆住的戈德里克山谷逃走,也就是离开邓布利多之后,回到德姆斯特朗这一带,继续研究他的……黑魔法,”托诺米说到这,扯着嘴角笑了一下,但是琥珀色的眼睛里毫无笑意,“那段时间,他脑子里大概只有两个东西,黑魔法和女人。我就是那个时候出生的……”


              “我的母亲是个纯血统,这是我对她唯一的了解,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当然,她大概也有琥珀色的眼睛,”托诺米眼睛弯了一下,轻松的笑意仿佛在说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毕竟众所周知,伟大的格林德沃眼睛是蓝色的。”


              小天狼星一直有点恍惚,呆呆地看着他,好像在理解这个难以相信的事实。


              从托诺米的角度看过来,面前的小天狼星睁大了眼睛,乌黑的眸子含着光,一副不解的可爱表情,一头长长的黑发露出几分典雅,修长的手指拿着灰扑扑的黄油啤酒杯子,显得格外白皙。加上背后光影斑驳的酒吧,就像一幅画。


              “我的出生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意外,”托诺米继续说,小天狼星惊讶地发现他发了几秒呆之后好像心情变好了,尽管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母亲把我生下来后才告诉格林德沃,当然,格林德沃不会留着这个不知道才睡过几次的女人……不过他留下了我。这就是为什么我知道她一定是纯血统。”


              小天狼星皱起眉头,嘴巴张了张,又闭上了。


              “别装金鱼,我说这个是为了方便说清楚出去的办法。”


              “他给我起名叫托诺米,并告诉我这名字古希腊语里叫‘战争之子’,虽然也不知道这个战争是什么战争……为难了我亲爱的父亲,在完成征服麻瓜的伟大黑魔法事业路上凭空多出了个儿子。他创建起赫赫有名的纽蒙迦德之前,还有时间带着我——也算是尽了父子之谊。在这一点上,我并不能指责他什么,我也没权利指责他什么,因为有了他我才能完好地长大——在纽蒙迦德关押的巫师渐渐多起来之后,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再后来,就是他和邓布利多的那场决斗了。”


              小天狼星仍然皱着眉头,“那个时候你在哪?”


              “别急,”托诺米拿起黄油啤酒碰了碰小天狼星的杯子,又喝了一口,“我父亲有很高的天赋,这点不能否认……他做过许多非常有趣的实验,这些实验如果公开——或者说,如果进入使用阶段,那么毫不夸张地说,最终,要么是他死,要么是所有人灰飞烟灭。当然,这些没有公开。可是他有作为一个科学家的执着精神,他热爱这些实验就像热爱于统治麻瓜一样,既然不公开,就没有足够的实验品……我理所当然是个理想的实验品。”


              小天狼星轻轻抖了一下。


              “那天,我父亲问我想不想跟他去纽蒙迦德看一看。我当然想。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他牵着我走进那个重重深锁、没有窗户的地方——“


              托诺米戛然而止,因为一只手颤抖着抓住了他的。


              “他把你怎么样了?”小天狼星脸色发白地问。


              托诺米顿了顿,又继续说,“我当时开始害怕,扯着我父亲不愿意进去——这一切不过是浪费力气罢了——他拉着我走过一个一个牢房,里面的巫师们就扒着铁门看着我,眼神是茫然而空洞的,好像没有灵魂,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小天狼星猛地把手抽了回去,低头很自然地蹭了蹭自己的鼻子,又很快地抬起头说,“我知道。”


              托诺米察觉到了他的异常,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下去,“他带我去了纽蒙迦德深处,那有个地方和神秘事务司几乎一模一样。他甚至开始很兴奋地跟我讲解每一个地方的摆设、用途,每个门背后是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知道路……他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即将成为实验品的儿子一切事情。”


              “那时候我16岁,还没有成年,不过已经挺大了。我走下石阶走向拱门时又开始害怕,开始反抗他,不愿走进去……细节我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是被他推进帷幔的最后一刻,他对我说,‘往里走,别回头。你是我的骄傲。’”


              托诺米又拿啤酒杯子碰了一下小天狼星的。

              “之后的十年我就待在这里面,当初进来时的心情已经忘记了。我开始慢慢习惯这里的生活。我找到了一些线索,但是可惜我进来时太小了,脑子里只有一堆炸尾螺一样没有意义的东西,这让我找的很不容易。”


              小天狼星垂着眼睛,他轻飘飘一句“心情忘记了”时,他感觉心里被狠狠一揪——这种记忆带来的伤痛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在这里不会饿,除了看不见人之外,其他的都和外界相连,虽然我不知道我父亲有什么意图,但是在这里并没有我被推进来时想象的那么可怕。”


              “他怎么观察你的行踪?我是说,他怎么记录自己的实验进行的怎么样?”小天狼星突然问。


              “问得好,”托诺米伸手弹了一下小天狼星的额头,“我——”


              “根据你刚才的话,我判断你还没我大,”小天狼星抓住他作怪的手腕,“你至少比我小五岁。”


              “是吗?看不出来,”托诺米任他抓着,歪了歪头,“不但看不出来,还挺好看。”


              小天狼星假装没听见,“继续说。”


              “好吧。我进来时16岁,身上有踪丝——”


              “踪丝?”小天狼星反应很快地说,“那不是魔法部用的东西?”


              托诺米点了点头:“不过在你发现纽蒙迦德和神秘事务司有个地方一模一样之后,你就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了。”


              小天狼星若有所思,“没想到这两个地方也有联系。”


              “至于我成年后为什么踪丝似乎还在,我也不清楚——反正总之,”托诺米强行总之,“我翻遍了这里的图书馆,发现想要逆转这个镜像世界,重要的是要有一个东西。这就是瓶颈。”


              “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就连最详细的禁书上面也一笔带过,只有一个名字。”


              “什么东西?”


              “魂器。”


              “魂器?”小天狼星皱起眉头,“没听过。”


              回复
              7楼2020-04-15 09:21
                ----------------------------------

                Chapter 5




                “据说这是世界上最没有人性的黑魔法——把自己的灵魂分裂开,赋予到某件物品上面去。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在一本书上翻到,魂器只要利用得当,能连接起两个世界,或者翻转一个世界……问题是且不说‘利用得当’是怎么个利用法,我连现在这世界上会不会有人去造这个恶心玩意儿都不能确定——”


                “等等,我好像听过,”小天狼星突然说,眉头依然紧皱,“我曾经听邓布利多提过一嘴,在凤凰社——”


                他抬头心虚地看了看托诺米,对方的目光里含有问询的意思。


                “别管这个凤凰社是什么——反正邓布利多好像说过这个词……但是我也记不清了……别问我,我想不起来。”小天狼星在托诺米期待的目光中尴尬地说完剩下的话。


                “好吧,先别想这个,天黑了,虽然在这个世界你不需要睡觉,但是就你刚才明显表现出饥饿感来看,你应该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托诺米从对面站起身,走到小天狼星旁边,向他伸出手,“找个地方睡一觉吧。”


                小天狼星愣了愣,拍开他的手,自己站了起来,低头理了理自己的长袍,一边说,“对长辈尊重一点。”


                两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逼仄的酒吧里,显得旁边的吧台和桌椅都格外小。


                “尊重长辈不就是要懂礼貌吗,我都把手给你借力了,有什么不对吗?”托诺米笑着看着他。


                小天狼星聋了。


                小天狼星迅速往外走,侧头问了一句,“你在这里一般是用什么交通工具?扫帚?幻影移形?”


                “我在地图上标出了所有有必要去的地方,一般都是一个一个幻影移形过去。怎么了?”


                小天狼星在酒吧门口站住,回头冲他一笑,“那今天我带你试一个不一样的。”


                他扬起下巴,示意托诺米往魔法部入口处看。


                那里静静站着几匹夜骐。是哈利和D.A.一起来时坐的那几匹,无机质玻璃似的眼睛往这边一瞥,又低头继续互相舔舐同伴身上的血。


                托诺米眯起眼睛:“我以前怎么看不见?”


                “大概因为你今天目睹了我的死吧。”小天狼星说完,挑了其中一匹,动作漂亮而利落地翻上去,“快点,我带你去个地方。”


                托诺米也很快地翻上其中一匹,随口答道,“好啊,你带我去哪?去你闺房?”


                小天狼星差点一滑,从夜骐背上掉下来,他转头问,“你怎么知道我要带你去我闺——去我家?”


                “不知道啊,我乱说的。你真要带我去你……家?”托诺米识相地改了口。


                “准确的来说不是我家,”小天狼星露出厌恶的神情,“我宁愿风餐露宿也不要这种鬼地方当作我的家……我把它贡献给了凤凰社当作总部,现在应该成了我留给哈利的私人遗产。‘魂器’这个词就是我在那里开会时听到的,应该能找到点线索。坐稳了!“小天狼星低下头,对着夜骐说,”格里莫广场12号,谢谢。“


                下一秒,夜骐慢慢俯下身子,接着猛地向天上冲去。


                他们冲出“喧嚣”的街道,融入了星星点点的亮色直铺天边的夜幕中。


                小天狼星俯身看着这个世界的夜景。阡陌纵横的麻瓜街道,灯光变幻的高楼,接着是片片灯火的村庄,起伏的山峦与溪谷,蜿蜒的道路间有车开过……清凉的气流拍在脸上,让人有些恍惚——好像自己只是去魔法部执行了个任务,现在只是在回去的路上。


                小天狼星神色又黯淡了几分。不知道哈利现在怎么样了……自己没有尽到教父的责任,把那个烂摊子留给了他,留给了卢平,留给了凤凰社……


                “小天狼星。”托诺米在身后突然叫他。


                明明是在急速的气流中穿行,两人的脸都被拍得生疼。夜骐之间的距离也不小,如果说话,肯定要靠吼,可托诺米喊他名字的时候竟无端的温柔,就像是干燥冷硬的沙漠里冒出的一眼清泉。


                小天狼星马上应道,“我在,怎么了?”


                身后的人似乎知道自己刚才在想什么,他说,“别总是去想外面的事,你要相信他们——这里有我陪着你,你不孤单。你也要相信我,我不会让你留在这里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回去,相信我。”


                小天狼星的夜骐飞在前面,脸藏在夜色中,看不分明。


                托诺米却能肯定,小天狼星回头看了自己一眼的时候,眼底那些从帷幔出来后就一直没有散去的深重情绪,似乎少了许多。


                他回头看着自己,说,“我相信你,我也一定会带着你出去的。”


                一路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夜骐的速度和飞天扫帚差不多,甚至还是和火弩箭那种级别的扫帚差不多,没多久便到了格里莫广场。


                小天狼星翻下夜骐,抬头看向这个黑暗中高大富丽的房子,不动声色地掩下自己厌恶的情绪,然后头也没回,就对身后的人说,“你看得见第12号房子吗?这里被施了赤胆忠心咒,只有邓布利多是保密人。”


                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带着不寻常的冷淡。


                托诺米很识相,马上简洁而肃然地接道:“看得见。在这里很多现实世界的魔咒不起作用。”


                “进去吧。我找找看。”小天狼星迈腿往里走,后背有些不自然的紧绷。


                托诺米皱了皱眉,安静地跟了过去。


                门吱吱呀呀地开了。一股湿乎乎、灰扑扑的气味扑面而来,甚至还有一股甜滋滋的腐烂味。


                ——像是一座快要死人的房子,托诺米心里默默地评价。因为就算是在这个毫无人气的世界,这个房子也算是最阴暗的那一类了。


                小天狼星放慢脚步,在他耳边小声说,“别发出太大动静。”


                “好,”托诺米不自在地感觉到了他说话洒在耳边的热气,又直觉小天狼星心情不是很好,顿了顿又问,“为什么?不是没人吗?”


                小天狼星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半晌才生硬地回了一句,“别出声,走过门厅再说话。”


                托诺米这个人性格有点奇怪,可能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独来独往惯了,乍然出现一个人,把他原本一直黑白的世界撕开一道鲜艳的口子,引得他总想试着再把这口子撕得再大一些,逗他多说一些话,让他多有一些鲜明的情绪。


                这个臭不要脸的人于是伸脚干脆利落地踢倒了门廊边一个发霉的花瓶,“铛——啪啦”的巨大声音在走廊里骤然响起,小天狼星后背一僵。


                下一秒,那阵“熟悉”的震耳欲聋毛骨悚然的尖叫淹没了这栋房子。


                “**!**!肮脏罪恶的孽子!你怎么敢会来玷污我祖上高贵的家宅!**!怪胎!从这里滚出去——”


                托诺米看见一个老太太从飘起的窗帘后露出脸来,眼睛滴溜溜地转得飞快,流着口水,正在拼命的尖叫。


                托诺米懵了。


                小天狼星飞快地、可以说的上是熟练的走上前去,把帷幔使劲儿拉上了。


                那个老太太还在尖叫,“你,你这个败家子!我生下的**!你还敢把别的泥巴种往我家带!”


                “闭嘴!”小天狼星吼道。


                帷幔合上了,尖叫声也就消失了。


                小天狼星这才转过身来。


                托诺米不自在地低下头,“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有这样的……”


                “那是我亲爱的母亲,”小天狼星好像没听到他的道歉,自顾自地说,“我大概是我们家族罪恶深重的叛徒了,没想到这里还有画像,也对,她也不是人了。”


                “叛徒?”


                “比如布莱克所有人都在斯莱特林,我被分到了格兰芬多。比如我十几岁就离家出走再也没回来。”


                托诺米知道他情绪不太好,对这些事不想多问,于是另找一个话题:“离家出走?那你住哪儿?”


                “住詹姆家啊。”小天狼星伸手带了他一把,示意他继续往里走。


                “??”托诺米抓住他伸过来的手腕,“詹姆?那是谁?”


                “我最好的朋友,已经死了。”小天狼星想甩掉他钳着自己的手,没甩开,“干什么?松手。”


                “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不是这么用的吧?用来同居的?”托诺米扯着他,小声地说。


                小天狼星停下脚步,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托诺米眨了眨眼睛,小天狼星怔了一下。


                要是在平时,有个人在他这么烦躁的时候问他这种问题,他可能直接拔出魔杖下恶咒了。但是……对方毕竟救了自己,而且一个高大的男人无理取闹装委屈起来的样子居然莫名可爱,琥珀色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烁着光,怎么看怎么让人心软。


                小天狼星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不,只是因为他是这里唯一的人,所以你不想和他翻脸……并不是因为对他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别胡思乱想。”


                然后装出烦躁的样子,对他冷冷地说,“跟你有什么关系?走了。”


                心里有些乱,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没把控好,也没注意到托诺米跟在他身后无声地笑了起来。


                回复
                8楼2020-04-15 10:01
                  我想问一下大家,你们是更喜欢看烧脑剧情线还是那种玛丽苏甜?我现在剧情线大致安排好了,就是不是到怎么加感情线了…………你们觉得他俩什么时候能告白啊?


                  回复
                  9楼2020-04-15 10:30
                    ddd。感觉两者兼而有之最好叭,看楼楼偏向哪个就哪条线多一点好了。感情线的话,最好不要太唐突,把那种慢热的情感变化适当加在剧情里就好啦。还有告白emmmmmm……再看吧?就等到两人心心相印至死不渝的时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4-16 00:22
                      这几章写感情线吧,主要是我花了一天写出来的手稿大纲找不到了,混在一堆草稿纸里了可能,我要重新列一个,累死我了,giao


                      回复
                      11楼2020-04-16 10:00
                        hhh,楼主,你不像我,我就是想到什么就打出来了,你去看我的帖子,没有手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4-16 10:20
                          楼楼,小天狼星能出去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4-16 10:24
                            我喜欢烧脑的
                            换个话题,请问楼主为什么要发两遍?


                            收起回复
                            15楼2020-04-16 14:30
                              这几天我先不更了,先存点稿,捋一下这个剧情,很快回来


                              回复
                              17楼2020-04-16 21:18





                                回复
                                19楼2020-04-16 21:21
                                  来辽来辽。!楼主快点回来a!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4-16 21:38
                                    个人喜欢烧脑一点的剧情,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22楼2020-04-17 10:46
                                      我在这里说一下,有些狼吧人可能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写小天狼星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我说一下我的世界观。

                                      我在这方面一直没有同性恋和异性恋的概念,在我脑子里都是一样的。兴致上来了,男女谈恋爱很带感,但是两个男人相互吸引走到一起又何尝不好呢?

                                      一男一女可以相爱,两个男人也可以毫无保留地相互喜欢,这并不能有性别歧视的观念,他们爱的是对方这个人,对方的性格,对方的一切,而不仅仅是对方的性别。
                                      他们灵魂达到了契合,甚至比异性相爱更需要勇气,因为他们需要冲破世俗的樊笼,穿透异样的眼光,接受来自社会的重重艰辛。
                                      在这方面,他们有着异性所不能达到的深度。

                                      当然,我这篇文没有社会阻力这方面的,毕竟环境比较特殊。

                                      所以,大家都可以平等地看待这种爱情,欣赏这种爱情。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有的只是两个人相爱了,就这么简单。

                                      这才是他们完整的人生。


                                      回复
                                      23楼2020-04-17 11:1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4-17 13:3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4-21 00:50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4-21 09: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4-21 09:42
                                                dd


                                                回复
                                                31楼2020-04-24 12:53
                                                  楼主该回来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4-24 16:48
                                                    我来啦!最近要考试,没什么时间写文,我一直是裸更,想存点稿,不好意思~~


                                                    回复
                                                    33楼2020-04-25 11:43
                                                      下午更!楼楼跪在地板上大喊道。


                                                      回复
                                                      34楼2020-04-25 11:47
                                                        坐等更新


                                                        收起回复
                                                        35楼2020-04-25 13:42
                                                          坐等更新


                                                          收起回复
                                                          36楼2020-04-25 14:43
                                                            小天狼星闭了闭眼,自嘲地笑了笑。他小天狼星活了三十多年,从未有过现在这样犹豫,权衡,小心翼翼,这种感觉真陌生啊。


                                                            托诺米说完那番话就陷入沉默,眯着眼睛看着那扇透了路灯光进来的窗子。


                                                            小天狼星最终还是开口说,“我要先睡一觉,明天你安排吧,我跟着你就是了。”


                                                            托诺米舌尖顶了顶腮帮,最终还是只应了一声“好”。


                                                            小天狼星收好双面镜,直接毫不避讳地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躺下了。


                                                            他从进来了之后就没好好睡过,而且还是在自己房间——虽然厌恶这个地方,但是闻着枕头里熟悉的味道,还是让人安心,格外有催眠的效果。

                                                            小天狼星闭上眼,半边脸埋进枕头里,却听见床边那个人又开口了,“某位先生好像把我忘记了。”


                                                            小天狼星不理他,假装没听见。


                                                            “虽然我不用睡觉,但是也要找点什么事儿做吧?”托诺米继续骚扰他。


                                                            小天狼星带着点鼻音不耐烦地说,“你自己打发时间吧,别说话。”


                                                            耳边突然寂静,小天狼星仍旧闭着眼睛,心里却在猜测他怎么没声音了。


                                                            突然,脸侧被什么温热的东西碰了一下。


                                                            托诺米低沉的声音好像近在咫尺,“你的脸和手一样冷,不需要我帮你暖和一下吗?”


                                                            小天狼星心跳漏了一刻。


                                                            很快那只带着粗糙触感的手又拿开了,但是声音还在耳边,带着颗粒的质感,一寸一寸滑进他耳朵,“那……床这么大,不考虑分我一半吗?”


                                                            小天狼星一个激灵,闭着眼睛扒拉开几乎伏在他身上的托诺米,坐了起来,再睁开眼睛。


                                                            托诺米好整以暇站直,歪歪头,琥珀色的眼睛透亮透亮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小孩子会说这种鬼话?


                                                            小孩子继续笑着看着他,“答应了?”


                                                            “滚。”小天狼星简短地回答,但是又一翻身,扯起来被堆成一团的被子,把它卷成长条状,放在中线位置,隔开大床的两边。


                                                            托诺米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看着他,没说话。


                                                            小天狼星头疼似的揉揉太阳穴,“你实在想睡就睡那边,这是分界线,不能越界知道了吗?”


                                                            说完,看也不看他,拽过自己刚脱下的斗篷盖在身上,闭上眼睛继续睡。


                                                            托诺米居然真的很乖的去了床的另一边,上了床之后没多久,又声音懒懒地开了口,“是怕我一声不吭走了吗?”


                                                            小天狼星后脑勺对着他,没有回答。


                                                            托诺米继续说,“这方面还是不用担心的,你没有出去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这句话本来是一个听正常的承诺,对于两个在异世界颇有“惺惺相惜”之感的成年人,尤其是小天狼星这种“一脚踏空”莫名其妙钻进来的茫然状态,说出来倒也不会奇怪。可小天狼星听见这种话,好像心底就有什么不安分地东西窜过,叫嚣着一些从未有过的陌生情绪。


                                                            小天狼星用力闭了闭眼睛,最后“嗯”了一声算做回答。


                                                            托诺米也没再说话,安安静静地躺在他身边,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这看似暧昧的一晚并没有发生点什么甜蜜的故事。


                                                            恰恰相反,至此开始,两个人才真正卷进了这个深不见底的异世界当中。死神无数次举起镰刀,梅林笼罩世界的光芒湮灭,惶惶众生在万劫不复的边缘挣扎……


                                                            回复
                                                            37楼2020-04-25 1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