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吧 关注:225,305贴子:3,942,267

回复:【利威尔bg兵长同人】守护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二十八章 两只刺猬的爱情


第二天一大早,莉莉睁着睡意朦胧的眼睛来到韩吉说好的地方集合。意料之外的看到来参加的人数还不少,原本以为这种活动会很冷门来着。
“早啊,莉莉!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韩吉兴高采烈地跑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莉莉班上除了内森,卡来特还有艾登回家了,卡洛琳,海顿还有利亚姆三人看到莉莉来了兴奋地朝她挥了挥手打招呼。莉莉却完全打不起精神,有气无力地回应了一下他们的热情。
韩吉班上只来了一个马布里特,米可班上只有米可分队长一个人,加上其余的莉莉班等人。
“我们是不是要赶紧出发了?话说,今天团建的地点在哪里啊?”莉莉催促道。
“别急嘛,再等等。”韩吉话音刚落,莉莉身后传来脚步声,“啊!利威尔!你们也太慢了!”
莉莉有些惊讶地转身,看到利威尔以及他班上的佩特拉,凯瑟琳还有奥路欧走了过来。
“没想到你竟然会来啊,你不是一直不参加这种人多的活动……”
“没办法,受不了他们三个啊。”利威尔打断了韩吉的话,看向了自己班上三个满脸期待的成员,“真是麻烦死了……”
“人都到齐啦!现在,出发!”


30分钟后,众人站在大大的“游乐场”三个字前,从买票准备进去的人群可以看出,除了少数情侣和家长之外,平均年龄没有超过15岁。而他们一群成年人站在门口,非常引人注目。
莉莉用手扶了扶额头。
不该心软答应韩吉的。
如果相亲这件事在莉莉“最讨厌的事情里”排名第三的话,去游乐场绝对能排到第二。
“所以,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来这么脏乱的地方?”利威尔面无表情地质问韩吉,大有想掉头就走的架势。
“嘛,难得团建有这么多人,别扫兴嘛!进去看看嘛!”韩吉努力打着原场,刚想去售票处买票,被莉莉一把拉住,她摆摆手,让他们在原地等一下,然后自己朝着入口处走去。
大家看着她喝入口处的守卫聊了几句,守卫先是摇了摇头,后来有个穿着工作服的人赶了过来,对着莉莉先鞠了一躬,然后立刻就给她打开了门。
莉莉这才回到目瞪口呆的众人面前,带着他们走进了游乐场。
“哇,队长,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们真的不用买票吗?”海顿在一旁像是走进了新世界一样,四处张望着,身旁的利亚姆也一样。之前他们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场。
“非常不巧,这家游乐场是加西亚家的产业之一,所以靠你们队长我可以刷脸进。”莉莉调戏地看着她班上的两个男孩,“怎么样,有没有心动想娶我回家呀?有很多好处哦。”
海顿和利亚姆立刻做了个“不了”的手势,然后假装没看见莉莉僵住的笑容,向旁边的马戏团走去。
莉莉这时候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跟不上年轻人的脚步了,看完了马戏团表演,玩了碰碰车,其他人竟然还有精力到处闲逛。
“听说这个游乐园开起来之前,这片地区陷入了经济危机,而加西亚家族却选择那个时候开启这个游乐园项目,当年真的救活了很多失业的人啊。”韩吉手上拿着刚买的甜点,一脸满足地跟旁边的莉莉聊天。
莉莉却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她正用探究的目光看着正上蹿下跳到处新奇的卡洛琳,平时训练时跑步没跑几圈就累了,怎么现在走了这么多路还这么精神?难不成平时都是装的?
肖恩开这个游乐场时是不是有着这样的好心她是不知道,但当时正好他又和莉莉在闹什么别扭。肖恩这个人一闹别扭,就一定要让别人不快活。知道她不喜欢游乐场,就在她经常路过的地方开了一个热闹非凡的游乐场,生怕她看不到。这等心理年龄,说他三岁都不能再多了。
“小朋友,买个糖葫芦吃吧?”一个穿着小丑服的工作人员拍了拍一直走在大部队后方的利威尔,拿了一根糖葫芦递到他的面前。
利威尔停住脚步看着他,眼神非常不友好,似乎对那句“小朋友”很不满意。
“小丑”也不生气,脸上画着大大的笑脸,“看你的样子,你是孩子王吧?”
韩吉在旁边已经笑得已经直不起腰了,利威尔威胁地看了她一眼,刚想回话,一只白皙的手从小丑手上接过了糖葫芦,然后把另一只手上的零钱放进小丑的衣服口袋里,“麻烦给我两串糖葫芦,谢谢哦。” 莉莉将左手的糖葫芦递给利威尔,目光还是看着小丑,笑嘻嘻地对小丑说,“还有,他不是小朋友啦,他是我的小男朋友哦。怎么样,他是不是超级可爱?”
小丑一脸不敢相信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对着莉莉竖了个大拇指,然后转身去别处推销糖葫芦了。
利威尔看着手上的糖葫芦,听完她的话,喉咙里那句“我不吃甜食”被他硬是咽了下去,舔了一口手上的糖葫芦,硬邦邦地对莉莉说了句,“还行。”
他今天穿着便服,上身一件白色的短袖,下身是黑色的长裤,非常简单的搭配,在他身上却显得特别好看。大概因为身上还有旧伤,一直走得很慢。明明自从进了游乐场之后一脸的不情愿和嫌弃环境的脏乱,却还是在佩特拉和凯瑟琳想玩射击游戏时,出手帮他们拿下了一等奖品。
这个人,真的好温柔啊……她黑色的瞳孔里满满地装着都是这个人。
“怎么了?”利威尔皱了皱眉,看着这个从刚才起就一直盯着自己的女孩。
“啊……”莉莉这才回过神,刚想说什么,卡洛琳从远处飞奔到莉莉身边,二话不说抓起她的手往很多人围在一起的地方跑去。
“你慢一点啊,咋了嘛?”莉莉被卡洛琳带着穿过层层人群,终于看到了被这么多人围着的,是一个舞台。上面有个主持人一直滔滔不绝的讲着什么。
“队长!我想要那个奖品!”卡洛琳指了指主持人身后柜子最顶端放着的大熊玩偶,“可是这个游戏需要一对情侣才能参加。”说完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莉莉。
“少来,你随便从海顿或者利亚姆或者在场的其他男人中间挑一个参加不就好了?”莉莉警惕地看着她,完全不上当。
“可是不行啊,这个游戏是考验情侣之间的默契的问答形式,而且题目都是现出的,要是装成情侣的话很容易就被戳穿啊。”卡洛琳用手拽住莉莉的衣角,“队长队长,拜托拜托!我真的很想要那个奖品……”
莉莉心里叹了口气,“我很想帮你,可是你们大名鼎鼎的兵长绝对不会参加这种游戏的。”
刚还被发了男朋友卡的利威尔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然后牵起她的手趁她还没反应过来,带着她走上了舞台。
主持人看到有新的情侣来挑战,异常兴奋,“太棒啦!我们迎来了新的挑战者!那么,你们两人中谁来做回答问题的一方呢?”
莉莉意料之外地被带到舞台上,还很诧异利威尔竟然会参加这种游戏。听完主持人的话立马举起手,“我来回答吧。”
两人分别站到舞台的最左边和最右边。
“那么!开始咯!第一题!”主持人递给利威尔纸和笔,让他听完关于自己的问题后先写答案,写完后让莉莉回答,如果两个人的答案一致,就可以得分。全对才能拿到卡洛琳想要的一等奖品,“男生最喜欢的饮品是?”
利威尔想也没想写完后,莉莉拿起手里的话筒回答道,“红茶。” 主持人亮出了利威尔写的答案。两人的回答完全一致。
“下一题!男生睡觉前一般会做的事情?”
莉莉: “读书。”
“最讨厌的东西是?”
莉莉:“霉菌。”
“生活中最喜欢的东西或工具?”
“抹布。”
“酒量如何?”
“千杯不醉。”
“每天不出意外花在睡眠上的时间是多久?”
“2~3个小时。”
让所有人都很吃惊,甚至连利威尔自己都很吃惊,莉莉的回答和自己答案每一道题都是一致的。这让主持人开始有些慌张,“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很难哦,很少有情侣能答对!
“请问!男生戴的戒指尺寸是多少?”
利威尔愣了一下,本来准备落在纸上的笔停在了空中。
这个压轴的问题确实曾经考倒了许多来挑战的情侣,因为大部分来游乐场的情侣还在热恋期,还没到买戒指这一步,大部分情侣都不知道对方的戒指尺寸。
利威尔转身看向了身旁的主持人,“这个问题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他确实从来没买过戒指,所以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戒指尺码。
“放心,我们现场有所有尺码的戒指可以试戴。或者,如果女生也不知道的话,可以直接弃权哦。”主持人在旁边提示到。
台下的卡洛琳捂住了脸,“完了,我的小熊是拿不到了。连兵长自己都不知道的话,队长怎么可能知道啊。”
利威尔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他看向了站在舞台另一端的女生。她似乎非常讨厌穿裤子,只要是能不穿军装制服的场合,她一定会穿裙子,露出细长好看的小腿。莉莉似乎也在看着他,神情一点也不苦恼,将手中的话筒递到了嘴边,利威尔以为她要弃权时,却听到她开口,“他的戒指尺寸是14号。直径是17.4mm。当然,我说的是左手无名指。”
利威尔惊讶地看着她,主持人从身后的柜子中拿出了14号准备让他试戴。他看着那个圆形的物体从他的指尖套入,然后戴进了他无名指的根部。这给了他一种很奇怪,之前从来没有的感觉。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却又甘之如饴。
尺寸正正好好。
走下舞台,莉莉将赢来的奖品放入卡洛琳怀里时,后者开心地一蹦三尺高,让莉莉不得不怀疑她平时的体能测试到底参了多少水分。
“你是怎么……”利威尔在旁边刚想开口。
“放心,我对我每一个床伴都很了解。”莉莉似乎早就知道他要说什么,先开了口,“我就说过我会是个很好的床伴吧。”说完还向他眨了下左眼,然后跟着其他人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韩吉他们站在一个算命的摊子前,坐在摊子后面的是一个戴着大墨镜的老爷爷,用手指点在韩吉的掌心,在对她说这什么。韩吉余光看到莉莉和利威尔走了过来立刻兴奋地喊道,“哇,你们知道吗!这个人给我算命说我以后会是世界的领导者诶!”
利威尔看了她一眼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算命说的话能有一分成真就不错了。然而莉莉的神情却明显的变了变。目光不再像刚才那么轻松地看向那个算命的人。
她不知道这个老爷爷只是碰巧还是真的有点算命的本事,对于韩吉未来的命运,他真的一语中的。莉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他面前,学着韩吉的样子也向上摊开了手心,“麻烦您,也给我算一下吧。”
老爷爷笑呵呵的,和刚才一样,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手心,然后抬头似乎正看向她。老爷爷的双眼被挡在墨镜后面,她看不清他的眼神,有些疑惑他怎么还不说话,自己的命这么难算吗?
“你……将会成为一个……孤独的人。”老爷爷过了很久终于开了口。
孤独的人?这是什么比喻?莉莉皱了皱眉。
“你身边对你来说重要的人会一个一个离你远去。你的命运最终是孤独的。”老爷爷叹了口气,“你的命,非常的不幸啊,孩子。”
韩吉在旁边听的似乎有些生气。算命的人很少会直言说这么触霉头的话。莉莉却没有反应,将算命的钱放在了老爷爷手边,“多谢了。”
“等等,”刚想转身走时,却被老爷爷叫住了,听到他叹了口气,“你是个好孩子,只是可惜了……
“相逢即是缘分,我想多劝你一句。”
莉莉站住了步伐,表示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自然界里,两只刺猬是注定无法相爱的。如果你想保护对方的唯一方法,就是两人背道而驰。
“不然,就是两败俱伤。”


回复
34楼2020-05-05 14:58
    第二十九章 摩天轮上的约定


    离开那个算命摊后,海顿等人都小心翼翼地观察莉莉的脸色,却发现他们的队长似乎并没有把刚才那个算命的说的话放在心上,依然漫不经心地陪着大家四处看看。大家这才放下心来,立刻被其他娱乐项目吸引了注意力。
    终于等到这些小年轻都开始感觉到疲惫了,她才找到机会带他们去游乐场里唯一的咖啡馆里坐一会儿,自己抽了个空档跑到咖啡厅后面的吸烟区,拿出了一根烟点了火,吐出了烟圈。
    “就知道你在这里。”
    凯瑟琳走到她身边停下了脚步。
    莉莉愣了愣,然后有些犹豫要不要给她递根烟。凯瑟琳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冲她摆了摆手,表示不用了,“自从上次墙外调查后,一直没找到机会跟你聊会儿天。”她有些尴尬地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其实从你加入调查兵团后,我一直很嫉妒你。嫉妒你有一个好的身世,生来就不用跟我一样吃苦。我是为了生活为了不被送去开拓地才选择加入兵团,而你,明明不愁吃穿却还是选择加入调查兵团。你明明手上有着别人都没有的选择权。”
    莉莉有些惊讶地看着身边的女孩,没有想过她会跟自己说这些。凯瑟琳低头看着地面,继续说道,“更嫉妒你……敢这么大胆地说出自己对兵长的想法……不像我,只敢偷偷地藏在心里。
    “不过这段时间,我想清楚了,你确实比我更有资格去喜欢兵长。既然兵长选择了你,我也会慢慢放弃了。作为利威尔班的一员,我会为了兵长的理想而努力。”
    红头发的女孩似乎自己也不习惯说出这么煽情的话,脸上不自然地红了红,然后“嘁”了一声,转过身背对着莉莉,“所以说,如果让我知道你有一天对不起兵长的话,我绝对不会饶过你的!”说完就大步离开,向着咖啡厅走去。
    莉莉还没反应过来,愣神地看着凯瑟琳的背影。
    “嫉妒……我吗?”莉莉喃喃自语了重复了一遍刚才她说的话,脑海中闪过自己小时候,穿着黑色的夜行衣,满身鲜血地站在尸体旁边,身体里唯一的温度是从右手紧握的短刀上的金属传来的,“可是,我一直嫉妒着,无忧无虑的你啊……”
    不知不觉间,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她连忙将它摁灭在垃圾桶上发的金属上,然后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咖啡厅。


    天色不知不觉间暗了下来,众人来到最后一个还没玩过的设施面前停下了脚步,韩吉的兴奋劲还没过,“这个果然最适合压轴了啊!”
    莉莉一脸黑线地看着眼前的摩天轮。果然还是逃不过啊……
    一个空间里只能坐两个人,莉莉刚想叫上卡洛琳,却被另一个人抢先走了进来,坐在了她的对面。
    摩天轮慢慢开始转动上升。利威尔看着窗外一点点拉高的景色,没有说话。莉莉有些不知所措的抓紧了衣角,在利威尔面前,她还是时不时地感到紧张。
    “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游乐场?”利威尔开口打破了空气中的沉寂,莉莉愣了一下,刚想否认反驳就被利威尔打断了,“别装了,你从进来开始就一脸便秘的表情。”
    他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她还以为自己已经掩饰的很好了……
    “因为……”
    因为这个地方,太寂寞了。
    脸上画着笑脸的小丑,蹦腾不停的旋转木马,每一项娱乐设施和游乐场里的每一个游客或工作人员都仿佛变成了一张大嘴,用手指着她大声的说,你看,这里只有你是一个人。
    在这里,只有你是孤身一人。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都没有可以一起去游乐场的人。寂寞这种东西,平时都只是藏在身体的某处冬眠不动,只有到了这种地方,才会像苏醒的野兽从身体里挣扎着想出逃。
    “大概因为这里平时人太多了吧,太吵了……”她和往常一样轻佻地抬了抬嘴角,回答道。
    这辈子,她何德何能,竟然能和利威尔一起坐一次摩天轮,也算是无憾了。这样想着,她的心情也似乎轻松了很多。
    利威尔皱了皱眉,然后清咳了几声后,一脸别扭地看着莉莉开了口,“我啊,以前从来没想过结婚成家这种事,因为不知道自己下次能不能活着从壁外调查回来,不想拖累别人。”他似乎自己也很嫌弃自己说出这样别扭的话,“可是遇上你,我第一次想自私一点,哪怕明天会变成巨人的食物,也想要……拥有你。”说到“拥有你”三个字时,他的视线不自然地落在别处,语气生硬,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啊……”莉莉从来没想过会从利威尔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刚想说点什么,利威尔却不打算让她转移话题。
    “我一直想告诉你这个自私的想法,但不知道要怎么说这种麻烦死了的事情。你总是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讨人厌的样子,似乎很想让我讨厌你。我没接触过感情这方面的事,不知道你的理由。但我心里清楚,我无法放下调查兵团的责任去给你完整的幸福,如果你不喜欢我,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
    “但如果,在你心里,对我,也有类似的感情,哪怕只有一点……”利威尔眉头皱得更紧了,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女孩,“我希望你也能告诉我。”
    太阳渐渐落下了地平线,夕阳的余晖从窗外洒进来落在他的衣服上,照亮了他好看的眉眼。
    我喜欢你啊,我当然喜欢你啊。
    面对着这样的利威尔,这句话几乎已经到了她的舌尖。
    回答他啊笨蛋,回答他。她听到心底有个声音在叫嚣。
    这可能是你在这个世界里最后一次可以给他幸福的机会了,管他未来会有什么危险呢?有什么是两个人不能一起面对的呢?
    回答几乎快要冲破喉咙,她却紧急地用牙齿咬破了舌尖,熟悉的血腥味弥漫在口腔,让她的理智恢复了一些。
    眼前像走马灯一样闪过无数画面。
    从小就拿在手里的刀,身上披着沾满鲜血的外套,压制在身体某个角落的毒性,贾森说的“三个月”,还有肖恩,胡安……
    你能保证你可以一直陪着他吗?他未来的命运里,已经失去太多了,你还要亲手让他尝到失去所爱之人的痛苦吗?
    加西亚这个姓在墙内树敌无数,多少双眼睛正盯着你等着你落马,你要把这份危险带给已经肩负重担的这个人吗?
    利威尔看着莉莉的眼睛里闪烁过从来没有过的光点,可还没等到他看清,光点又转瞬即逝,仿佛刚才只是他的错觉罢了。
    “我……没有办法现在回答你,兵长。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落寞又有些难过,又连忙补充了一句,“不会太久的。等到明天摩尔家族的事情结束,我会给你答复的,可以吗?”
    利威尔情不自禁地伸手,揉了揉她头发,这辈子的温柔都用在了她一个人身上,
    “好,我等着。”


    摩天轮不知不觉地带着她们回到了原点,后来发生了什么她都记不清了,耳旁一直在重复播放着利威尔对她说的话。
    她失魂落魄的在游乐场门口和韩吉等人告别。
    明天就是摩尔家主的生日了,今天她得回内地的家见肖恩做准备。
    打开家门,果然客厅里还亮着灯。肖恩坐在餐桌后面,面前放着精致的茶具,“终于回来了,怎么这么晚?”
    “兵团里有点事。”她走到餐桌的另一边坐下,“明天的事,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肖恩看着她没有说话,拿起了另一个干净的茶杯,站起身走到厨房后面,亲自从茶壶里倒出还冒着热气的红茶到茶杯里。
    他背对着莉莉,却知道她肯定在看着他。他隐蔽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药丸,盯着它看了许久,然后无声地抬了抬嘴角,将药丸放进了茶杯中,拿出调羹放进杯里搅拌了一下,直到药丸完全溶解后,他才走回莉莉面前,将茶杯递给她,“没什么要注意的了。只是大晚上的,想给我的妹妹亲自泡一杯茶罢了。”
    莉莉看着他手上的茶杯,没有动。
    “怎么,两年过去了,还是不喝我亲手泡的茶吗?”肖恩还是平时无所事事的样子,只是视线一直注意着莉莉的表情。
    两年前,莉莉18岁生日的晚上,也是同样的场景。
    肖恩亲手泡了杯茶递给她,她毫无戒心地喝下后,视线开始模糊,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发出破碎的声音,她没坚持过几秒便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次醒来时,身上有沐浴过的痕迹,也换了新的衣服,她掀开被单,就看到了床单上的血迹。
    她不是三岁小孩,身体上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和痕迹,所以她不确定肖恩是不是真的对她做了什么。但她被肖恩的所作所为深深震惊和伤害。
    他们认识了两辈子,说是生死之交完全不为过。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肖恩让她做什么她从来没有拒绝过。她以为肖恩知道,她永远不会背叛他,毕竟她用行动证明了自己这么多年。
    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两个人都变成了5岁大的小孩子,一无所有。是她瞒着肖恩背地里接着黑市的暗杀任务,用杀人赚钱养活了两个人,那时候她每天身上都带着伤。她觉得这是她应该做的,毕竟上辈子肖恩是因为她而死,这辈子他的身体一直不好,看病买药都需要钱。后来肖恩靠着发明这个世界原本没有的东西赚钱,生活才慢慢富裕起来,她从来不拿以前的事情邀功,可是她以为这些肖恩都知道。
    信任是双方的事情。从那天晚上之后,莉莉没有在肖恩面前提过这件事,但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个家,加入了训练兵团。两个人就这样越走越远。
    时隔两年,肖恩再一次亲手递给了她一杯茶。
    后来的莉莉,总是会梦到这天晚上的场景,她看着当时的自己慢慢接过了肖恩手上的茶杯,疯了一样想冲过去阻止当时的自己。
    ———她应该把这杯茶狠狠地泼在肖恩昂贵的衣服上。
    ———然后用力揍这个没良心的人两拳,告诉他,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有什么话不能敞开说
    ———*****,两年前你的行为伤害了我,我也讨厌过你。但我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得原谅你吗?上辈子哪一次吵完架后,出任务我没有支援你?
    ———就算你再讨人厌,再没良心,我也永远不会背叛你啊。
    可是她没有办法改变过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口气喝掉了杯里的茶,然后将茶杯放回了桌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肖恩。
    过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发生。似乎那真的只是一杯味道很好的红茶而已
    肖恩站在一旁捧腹大笑,“你看看你哈哈哈哈,一脸誓死同归的表情,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莉莉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房间了,明天见。”
    说完,她转身就上了楼,再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她没有发现,从头到尾,肖恩漂亮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笑意。


    回复
    35楼2020-05-05 17:2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20-05-05 22:19
        第三十一章 如果你现在走了,我就不要你了


        “来人!莉莉·加西亚涉嫌杀害贵族肖恩·加西亚!现在立刻逮捕她!” 雅各布·摩尔高高在上地站在舞台上,大声地喝道。
        莉莉用手盖上了肖恩的双眼,让他闭上了眼睛。然后用没沾上血迹的手背抹去了脸上泪水的痕迹,麻木地站起身,看着这个男人对她的指控。
        宴会厅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身上。
        “这是宪兵团从对面大楼的阳台,也就是箭射来的方向上搜到的。”泽维尔作为中央宪兵团某一中队的领队,将搜来的弓箭恭敬地递到雅各布的手上,“前天,我曾经去调查兵团领教过莉莉·加西亚的射箭本领。她的话,完全有能力在这么远的距离,一箭射中要害。”
        原来是这样。
        莉莉看着泽维尔,想起他确实前两天和摩尔家的那个**少爷一起来调查兵团挑战她。
        这是一个专本针对加西亚家的陷阱。他们的计划早就暴露了,而敌人将计就计,一箭双雕。
        “笑话。我为什么要杀我哥哥?”她的脸上终于没有了往常的漫不经心,声音也异常冰冷。
        “你以为没有人知道吗?你们根本不是兄妹!肖恩最近不过放出声和你不和,你心里就担心得不得了吧,怕他把你赶出加西亚家族!所以你就先下手为强,杀了他!你简直太恶毒了!”
        莉莉冷笑了一声,面对雅各布滔滔不绝的指控,她没有什么好反驳的。宪兵团的人慢慢形成一个包围圈,慢慢举着武器靠近她,速度很慢,像是怕激怒她。
        这个场面,并没有人准备听她的解释。
        她从衣服里拿出了短刀,反手握住,这一举动惹怒了雅各布。
        “参加国宴,你竟然敢携带武器!来人啊!给我拿下她!砍断她的手脚也没关系,但一定要活捉!”
        包围着她的宪兵团听到指令,立刻冲上前,莉莉就在等这一刻,腾空高高跳起,然后一脚踹飞了离她最近的一个人,银色的短刀在她的手里上下飞舞,几乎每几秒都会有一个人倒下。可是宪兵团的人数太多了,她的身上的伤口慢慢多了起来,分不清到底是她的血还是别人的血。
        有人找到空隙,将刀刺进了她的左肩。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她一时间没感到痛,反手抓住刀刃不让它更深入,不顾掌心被刀刃划的鲜血淋漓,右手的短刀划破了对方的喉咙。
        这才是她的世界。鲜血和死亡。
        这才是她熟悉的世界。
        ———肖恩说,她一直是自由的。
        ———她自由吗?被鲜血化成的锁链紧紧缠绕住的她,算是自由的吗?


        整个宴会厅里的来宾都被宪兵团的人看得死死的。埃尔文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才制住了想冲过去的利威尔。
        “你冷静点!你忘了肖恩在扔掉耳机前跟我们说什么了吗!”埃尔文压低了声音,尽量不让身边的人注意到他们,“他说‘无论发生什么变故,调查兵团都按照原计划不要出手’,你没听见吗!”
        “我听见了。”利威尔一点点用力,掰开了埃尔文拽住他的手,他的脸上看起来和往常一样冷静,“之前,我在她需要我的时候,袖手旁观了两次。
        “不会再有第三次了。”
        莉莉已经杀红了眼,她感觉到身后有人向他冲来,可是她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抵挡了,举起刀挡住了眼前敌人的进攻,她准备硬着头皮接下身后的攻击时,却没有感到意想之中的疼痛,身后反而传来武器被击落的声音。有人在她身后为她挡下了攻击。
        她将短刀狠狠地插入眼前人的身体又抽出后,惊讶地回头,看到了同样举着短刀的利威尔守着她的后方。
        “你疯了吗!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调查兵团……”
        “闭嘴,想活命就往门口跑!”
        利威尔不想跟她多啰嗦,手中的刀干脆利落地给出了答案。他身上的旧伤还没有好透,动作幅度一大就会隐隐作痛,但是和人打架对他来说太熟悉了,他在地下街的时候就是靠着这个活下来的。
        不能再拖了,他身上还有伤。
        利威尔的加入让场面的局势一下子就反转了。
        莉莉皱了皱眉,踹开下一个上前的敌人后,拉着利威尔冲出了宴会厅。
        “右边!”
        身后的宪兵团追在他们身后。
        还好今天的国宴是在王宫里,她从小就和胡安他们摸清了这个庞大的建筑物。走到楼梯口往下跳了一层,然后右拐打开了一扇隐蔽的门后又连忙关紧。
        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心悬到了心口,还好渐渐的,脚步声经过了门口没有停下,又慢慢远去。
        她这才稍微放下了心,这个房间很小很隐蔽,是她偶然发现的王宫里用来放旧物的杂物间。
        利威尔撕开了自己衬衫的一角,然后包在了她手臂上一个看起来吓人的伤口上,鲜血很快染红了棉布,莉莉这时候才感觉到疼痛。
        “嘁,脏死了。”利威尔不爽地抱怨道,但包扎伤口的动作却很小心。
        她有些留恋地看着利威尔的侧脸,然后微微低头,在他耳边说,“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穿西装很好看?”
        利威尔皱了皱眉,似乎不懂都到了这种时候了,她还有心情说这种事,刚想开口时,莉莉猝不及防左手五指并拢,一个手刀砍在了利威尔的后脖颈上。
        “你……”
        以利威尔的身手,她本来没那么容易偷袭成功的,然而利威尔怎么也想不到莉莉会在这个时候对他出手。
        “你敢……”利威尔身体晃了晃,快要倒下时莉莉接住了他,轻柔地让他靠着墙坐下。他立刻就明白了这个女孩想要干什么。眼前的黑暗很快就要吞噬掉他所有的视线,他硬是咬着牙不让自己失去意识。
        莉莉有些诧异中了手刀他竟然还能保持着清醒,果然阿卡曼的体制就是和常人不一样。
        她看到利威尔抬起手,以为他要攻击她时,却看到他伸到自己的脖子处,拉出了一根挂在脖子上的绳子,然后一用力扯断了绳子,在他白皙的脖子上勒出一道红痕。
        “你说过,我可以用这个跟你换一个愿望的,对吗?”他手上拿着的那根红绳上吊着一个钻石戒指,是她在空中花园送给他的那个,他用一根红绳穿过了戒指,一直戴在身上,“我要你留下来,别去。我们可以一起逃出去,一起想办法,你不许去……”
        莉莉有些动容地看着他,蹲下身,用手帮他擦掉了刚才打斗时溅在他脸上的血迹。他是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却为了她染上这么污秽的血,然后从他手上接过了那枚戒指,又放进了他衣服的口袋里。
        “如果我这次能活着回来,那天你在摩天轮上跟我说过的话还算数吗?”她的眼睛里倒映出他的身影,话语中努力隐藏自己的难过,“如果我这次能活着回来,你还要我吗?”
        利威尔几乎是硬咬着牙才能让自己睁着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坚定地说,“我不要了。
        “如果你现在走了,我就不要你了。”
        那一刻,他似乎清晰地从她的脸上看出了难过,又像是某种释怀。
        “也好。”他听到女孩的声音,“这一层楼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宪兵团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我会去引开他们。别担心,肖恩生前应该已经安排好了。贾森知道这个地方,他会来接你出去的。”她知道利威尔的清醒坚持不了多久了,“你回去后告诉埃尔文,让他继续按照肖恩的计划行事。事成之后如果我还活着,请活捉那个人,不要伤他性命。请把那个人留给我。”
        她不确定利威尔有没有听完她说的话,他闭上了眼睛,终于晕了过去。
        莉莉用手轻抚着他的侧脸,然后轻轻地咬住了他的下嘴唇后,用尽了全身的意志力才让自己放开他。
        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太危险了,绝对不能连累他。
        ———他已经负担的太多了,不用再加上一个她了。
        打开门前,她最后再看了他一眼。
        果然,你穿西装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啊。


        走出杂物间后,她朝着相反的方向慢慢走着,仿佛不是在逃命,只是在逛一个不熟悉的地方罢了。
        有个眼尖的士兵发现了她,朝她冲来,被她用刀背敲晕了后颈,晕倒在她脚边。她就此停下了脚步,看着更多的士兵向她冲来。
        她弯下腰,拿起了挂在那个士兵腰间的手铐,然后当着所有来人的面,扔掉了右手的短刀,用手铐铐住了自己的双手。
        其余的士兵这时才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有个胆大的上前一脚踹在了她的腹部,她闷哼一声,没撑住单膝跪在地上,缓了一口气后又慢慢站起身,“做你们该做的事吧。送我去我应该去的地方。”
        她被蒙住了眼睛,有人粗鲁地扯着她手铐上的链子拉着她向前走。她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过了很久传来了金属声,似乎是开门的声音,有人在她身后用力地推了她一把,她踉跄地走了进去,眼睛上的黑布被扯掉了,她才看清自己是在一个地牢里,士兵解开了她手上的手铐。地牢的墙上有一个长长的铁链,她的双手再次被铐在了铁链末端的手铐上。
        地牢里很脏,还有着浓厚的血腥味。
        其余的士兵锁上了地牢的铁门后,就撤了出去,留她一个人在里面。
        她麻木地一个人坐在里面。这样的宁静并没有维持很久,有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然后一个熟悉的脸孔出现在地牢外,他还穿着国宴上浮夸的正装。旁边的士兵恭敬地为他打开了地牢的门。
        “又见面了,莉莉·加西亚。我的夫人和儿子都受到了你们加西亚家的照顾,我都没有亲自表达过我的谢意。”雅各布·摩尔不紧不慢地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不用谢。如果我现在双手没有被铐着,我一定会毫不犹疑地也折断你的手臂。”莉莉嘴角带着笑意,仿佛真的只是在和长辈闲聊。
        “你不用有这么大敌意,我对你其实没有恶意。肖恩·加西亚的死是个意外,我听说你们俩的关系也一直不好,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一个问题,我还是可以让你享受你之前拥有的荣华富贵。肖恩可以给你的,我摩尔家族也同样拿得出来。”说话时,雅各布不怀好意的眼睛在她雪白的小腿上停留很久。
        “哦,是吗?那你问吧?”听语气,莉莉似乎对他的这个提议很动心。
        “我已经拿到了加西亚家的账本。上面记载的明显不是加西亚家族所有的资产。
        “肖恩把剩余的钱都放到哪里去了?”
        莉莉在心里嘲讽地笑了一声。
        “你也知道,我和肖恩并没有真的血缘关系。”她一脸无奈的表情,“你觉得他会把自己私房钱藏在哪里告诉给一个情人吗?”
        雅各布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说话时语音也变得咬牙切齿起来,“莉莉·加西亚,我劝你老实一点。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哈哈哈哈哈哈哈。”她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的直不起腰,两只手铐在一起抬起,擦去了眼角笑出的泪花,“敬酒我已经吃过了,现在我倒想尝尝罚酒是什么滋味了。”


        回复
        38楼2020-05-06 15:01
          蹲蹲,等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20-05-18 23:37
            看文前先留个爪印。lz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20-05-19 00:07
              十年大大什么时候更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20-05-19 14:36
                我已经追文到LOft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20-05-28 2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