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玄cp吧 关注:12,122贴子:534,707

《又是悉兰花落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又是悉兰花落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4-26 20:18
    《我有冰冷的蔷薇花》
    (《又是悉兰花落时》序曲)

    也许
    是前世的缘,
    也许
    是今生的孽,
    抑或是
    来世未了的恩怨——
    恍惚间,
    冰蔷薇的花瓣,
    早已
    颠沛流离了
    九千年。

    那阳光正好,
    洁白的玫瑰
    开得倾娆。
    就算是
    黑色的月亮
    怎能不
    心生欢笑。

    十生十世,
    换回了
    一个
    倒在你怀里的新娘。
    冰封的脸庞
    也掩不住
    我心底的彷徨——
    你敢说,
    你,
    不是新郎?

    我啊——
    我——
    只有
    血色的
    童年,
    没有
    白玫瑰般
    盛开的芳华。

    九千年啊——

    我只有
    一朵
    枯瘦的
    冰冷的
    带血的
    蔷薇花;

    我只有
    一丛
    枯瘦的
    冰冷的
    带血的
    蔷薇花;

    我只有
    一片
    枯瘦的
    冰冷的
    带血的
    蔷薇花。

    九千年啊——

    我对你的爱,
    只能
    埋藏在
    千里冰封之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4-26 20:25
      第一章
      《三千繁华风飘絮,还君一首离别曲》
      “真的不打算回去了?”真神九月问到,带着期许,和小心翼翼。玄月停下了脚步,“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眷念了。”闻言,真神九月眸间带着不明意味的惋惜,和不平。“更重要的是,”玄月缓缓地抬起头,看向淡蓝色的天空,莫名生出一丝悲伤,“在我眼里,你们已经长大了,”玄月抬脚,踏上一级台阶,“已经不是需要我照顾的弟弟妹妹们了。”说完,玄月沉默了许久。
      他突然回眸,浅笑,如春风温暖,如月光温柔,“我为你们骄傲。”
      言毕,头也不回地登上那通往天国的阶梯,一阵风吹来,扬起他风衣的衣摆,干净,利落。
      “三途河畔,”
      玄月放慢了脚步,
      “奈何桥边,”
      玄月停下了脚步,
      “你还欠某人一个道别。”
      玄月回头;“什么?”
      “这是她说的。”真神九月道。
      “她?”玄月不解,脸上带着迷茫,“谁?”
      “真的不打算回去吗?”真神九月并没有回答玄月的问题。“当然是……真的。”玄月依旧温和如风,没有丝毫恼九月的意思。
      “呵。”真神九月冷笑一声,慢慢地张开双臂,手上萦绕着金色的光芒,“我的好哥哥啊,”九月施法,“你走得倒是干干脆脆,”猛然地,九月手中的法术击向了玄月。
      “小九你做什么?”
      “选择留在天国,你无需经受轮回之苦,”九月没有理会玄月的问题,手中的法术没有松懈半分,“但你可知,有一个人,在无尽的轮回中等你!”
      “你怎么……”
      “别问我是如何知道的。”九月加深了法术,突然神秘地笑了,“因为,”她看着渐渐睡去的玄月,“我是神啊。”
      “即便已经过去了九千年,但,走散的恋人会再续前缘,未了的恩怨会继续清算。”
      玄月只觉得昏昏沉沉的,恍惚间,仿佛看到了漫天飘零的冰蔷薇花,迷迷糊糊地听见,那,不知是谁抛下的一句:
      “千年之恋终成空,相聚再离如飞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4-26 20:30
        dd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4-26 20:43
          噢!不错不错,顶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4-26 23:18
            第二章 悠悠生死轮回道,时光逆转何人晓
            “千年之恋终成空,相聚再离如飞蓬……”
            “千年之恋终成空……”
            “终成空……”
            玄月猛地从梦里醒来,在床上坐了良久,双手撑着前额,脑子里不断地回响着那句话,“终成空……”
            “终成空……”玄月如梦呓般喃喃着。
            轰隆隆——
            一道惊雷劈了下来,玄月震了一震,闪电的光芒的转瞬即逝,在偌大的复古的穿衣镜里,玄月看到了他——十岁的自己,穿着精致的绣着蟠龙的睡袍。纵使经历过腥风血雨,能够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玄月还是吃了一惊。他走上前,抚摸着镜边,镶金嵌玉的,有着镂空花纹的,还绽放着用水晶雕成的冰蔷薇花。
            玄月凝视着镜中的自己。
            自己不应该是在天堂吗?这里怎么这么像悉兰皇宫?九月呢?
            “小九?”玄月试探着喊了一声。无人回应。
            “小九?”
            轰隆隆——
            老天以惊雷来表达对玄月的不满,狂风裹挟着暴雨,像亡命之徒一般狠命地撞向窗户——
            “九月?”玄月已有些不耐烦了
            “咔——”门开了
            “小九是谁啊?”一颗小小的脑袋从门缝里探进来,晦暗之中,他还是能清晰地看见,那扑闪着的墨色的大眼睛,还有那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短短的蓝色的头发。
            “小沧?”玄月更惊讶了。
            这莫非,是九千年前的古悉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4-27 08:0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4-27 09:22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4-27 09:22
                  楼楼保持更文速度好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4-27 12:59
                    第三章 小儿情定蔷薇花,自此青梅与竹马
                    第一节
                    “哥哥。”沧月从门缝里挤了进来。玄月急忙开了灯。
                    眼前是一个瘦瘦弱弱的小女孩,穿着月白色的绣着蔷薇花的睡袍,一双发抖的小手紧紧抱着双臂。
                    轰隆隆——
                    “啊——”沧月吓着跳着扑进了玄月的怀里,“哥——”
                    “别怕,”玄月笑了笑,轻轻地拍了拍沧月的后背,“有哥哥在。”
                    “哥哥,”沧月仰起埋在玄月怀里的小脑袋,长长的睫毛上带着些许泪花,像是那穿衣镜上的水晶蔷薇花,满怀期待地问:“今晚我能和哥哥一起睡吗?”
                    玄月愣了一愣,努力地用安慰的口吻说:“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不能睡在一起的啊。”“啊?”沧月失望道:“那父王和母妃为什么能睡在一起?”“父王和母妃结婚了啊。”玄月耐心地解释道。沧月睁大了大眼睛,突然跑到玄月的书桌旁,从花盆里摘下了两朵深红色的蔷薇花骨朵,柔荑般的手指灵巧地编出了两只蔷薇花戒指。
                    玄月有些不知所措。沧月一蹦一跳地跑到玄月跟前,“呐,”沧月将其中的一只戒指递给玄月,“我跟哥哥结婚,就可以睡在一起啦!”“噗,”玄月笑了,摸摸沧月的头:“傻妹妹,兄妹是不可以结婚的哟。”“我不要嘛——”沧月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我就是要嫁给哥哥!”,随即硬是把戒指给玄月戴上了,并且把另一只戒指递到玄月面前。玄月见实在是拗不过沧月,轻叹着笑了笑,接过戒指给沧月带上了。
                    “耶!”沧月高兴极了,“哥哥不许耍赖。”沧月蹦蹦跳跳走到床边。
                    轰隆隆——
                    “啊——”沧月被惊雷吓得抱着头蹲下来。“别怕,”玄月匆匆上前抱住沧月,“我在。”
                    雷声过去了,玄月拍拍沧月的头:“天不早了,快睡吧。”“嗯。”沧月乖乖地钻进了被窝,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要和哥哥睡在一起了。”沧月心里想着,仿佛嗅到了蔷薇花蜜的香味,雀跃不已。
                    但过了许久,也没见哥哥上来睡觉。
                    再等等,哥哥也许还没弄好呢,她想。
                    又过了很久,哥哥还是没上来睡觉。
                    沧月有点生气,“噌”的一声坐起来,只见哥哥坐在床边,右手撑着前额,闭嘴眼睛,也不知睡没睡着。
                    “哥——”沧月不禁有点小脾气,嗔了哥哥一声。
                    “嗯?”玄月睁开眼,“怎么了,小沧?”
                    沧月气气地拍拍身旁的枕头,示意哥哥在这儿来睡。
                    “呃,”玄月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哥哥在椅子上睡也挺……”
                    “哇——”
                    “小沧你别哭啊——”
                    沧月抓起枕头砸向了玄月,随即用被子蒙住了头放声大哭。
                    “小沧,你听听哥哥说——”
                    “不听不听就是不听!”
                    “小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4-27 18:42
                      第二节
                      “殿下们这是怎么了?”随侍在房外的侍女们像慌脚鸡般地跑了进来。
                      陛下最疼爱的小公主哭成这样,该如何是好!
                      “快!”这个侍女向另一个侍女努了努嘴,那个侍女便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小沧,你听哥哥说……”
                      “这是怎么了?”一个一身纨素的女子进来,“刚才那个侍女怎么跑得那样慌张?”
                      闻言,侍女马上毕恭毕敬地退到一旁,道:“禀王妃,小公主哭闹得厉害。”
                      芒雅叹道:“沧儿,你怎这般无理取闹?夜半三更,别扰了玄月殿下休息。”
                      “芒雅王妃,小沧没有无理取闹,是我不好,惹哭了小沧。”玄月解释道。
                      “那也不能——”
                      “王妃,”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进来,身后跟着刚才跑出去的侍女。
                      “奴婢参见王上。”
                      “起来吧。”悉兰王随口道。他看着芒雅:“先听听玄儿是这么说的。”随即示意玄月。
                      玄月将事情道出,末了,说:“是我不守信用,惹哭了小沧,不关小沧的事。”
                      “孤当是多大的事儿呢,”悉兰王瞥道一旁的侍女,惶惶恐恐,一副大气儿不敢出的样子,“出去吧。“
                      ”诺。“两个侍女如蒙大赦,却仍是慢慢地退出去了。
                      ”沧儿,“悉兰王坐在床边,轻轻地掀开了被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哭花的小脸,”玄月那不长眼的小子又惹你不高兴了?“
                      ”父王——“沧月扑进悉兰王怀里,抽抽嗒嗒地,说;”哥哥不愿意陪我睡觉。”
                      “那有什么,”悉兰王笑道,“父王这就下一道王命,命令那小子陪你睡觉。”
                      “王上,这不妥。”芒雅皱褶眉头。
                      “有什么不妥,”悉兰王没有看芒雅,“小孩子家家,哪有那么多规矩。”
                      “不行,本公主要带沧儿回自己的寝殿,”芒雅的态度很坚决,“不叨扰王上和玄月殿下了。”说完,伸手就要抱走沧月。
                      “这是王命,”悉兰王挡住了芒雅的手,定定地看着她,“没有人能违抗孤的命令。”
                      芒雅愣了愣,迎上悉兰王的目光:“不行。”
                      “这里是悉兰,”悉兰王站了起来,“卡伦卡亚的芒雅公——主——殿下,“他把”公主“两个字咬的很重,“请自重。”
                      芒雅闻言,叹了一口气,”沧儿,乖乖睡觉,不许胡闹。“,言毕,转身离开。
                      ”你——“悉兰王看向玄月,”还不快滚到床上去!“
                      说完,转身离开了玄月的寝殿。
                      玄月有些哭笑不得,转身,看到沧月正向他扮鬼脸吐舌头。
                      ”你呀——“玄月抚额笑道。
                      沧月得意洋洋地,“你——”学着父王的语气,”还不快滚上床来!“
                      ”马上滚。“玄月拢了拢睡衣,笑着应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4-27 18:45
                        明天课太多了,要上到晚上十点。今晚若是能把第四章写完的话,明天我会趁课间休息时发出来,要是今晚写不完那可能就要到后天才能更了。(若是有什么不足之处,欢迎给我提意见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4-27 19:21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0-04-27 21:17
                            求更,不要虐哇


                            收起回复
                            15楼2020-04-27 21:39
                              楼主我要哭了啊,昨天熬夜写到凌晨的第四章居然忘记保存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4-28 07:0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4-28 09:32
                                  第三章《雷雨凤死梧桐枝,少年自欺少年时》
                                  第一节
                                  玄月轻轻地掀开被子,刚准备躺下时,突然传来了低低的凤鸣声.
                                  “铿锵铿锵……”
                                  玄月听罢,并没有太在意。
                                  “轰隆隆——”
                                  “铿锵铿锵——”
                                  “啊——”
                                  怒火一般的雷声和悲凉凄厉的凤鸣,还有不知是谁的尖叫声撞在一起,惊得玄月手中的被子都滑落了。
                                  凤凰于飞,和鸣铿锵。
                                  本是一个象征夫妻恩爱的好兆头,却在这黑寂的雷雨夜里生出丝丝不详的气息。
                                  “哥哥。”沧月扯了扯玄月的衣角。
                                  “好妹妹,你先睡吧,哥哥去看看窗子外发生了什么。”玄月颇为无奈地向沧月解释道。
                                  玄月走到窗前,看到了桌上那盆他亲手种下的蔷薇花,朵朵鲜红。月光透过窗户那带有蔷薇花纹的玻璃,斑驳地照在桌上的蔷薇花上,显得格外妖冶。
                                  玄月打开窗户,一阵寒风破窗袭来,阴冷,潮湿,夹杂着幽幽的蔷薇花香,和浓浓的、挥散不去的血腥味。
                                  出事了,玄月心想。
                                  玄月胡乱地抓起一件衣服套在身上。
                                  ”哥哥要去哪儿?”沧月急急地问。
                                  “宫里出事了,”玄月匆匆地在沧月的额头落下一个吻,“小沧要乖乖听话,无论发生了事,都不要出来,知道吗?”
                                  玄月夺门而出,把守在房外的侍女吓了一跳。
                                  “暗卫呢?”
                                  “臣在。”一道黑影不知从什么地方走出来。
                                  “从现在开始,直到本皇子回来,这段时间,无论是谁,无论奉了谁的旨意,都不能带走公主。”玄月死死地看着他,转身离去。几步后,复而停下,“来者,擒下;不从,杀之。”玄月回头,一道狰狞的眼光杀过来,血瞳中尽是寒意,“听明白了吗?”
                                  这个身经百战的暗卫不由得干咽了一口唾沫:“明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4-28 13:22
                                    第二节
                                    御医院里,人声嘈杂,前脚掌踩着后脚跟,乱成了一锅粥。
                                    玄月的眉头拧成了疙瘩,“肃静!”
                                    乱哄哄的声音立刻停了下来。人们都惊愕地看着这位平常温文尔雅的王子。
                                    “发生了什么事?”玄月尽量心平气和地问道。
                                    无人回应。
                                    许久,才有一个人站了出来——是莫元老的学生,成安。
                                    “禀殿下,臣师莫元老,于梧爱宫不幸为雷所击,致使臣师于高阶跌落,现仍昏迷不醒。”
                                    “梧爱宫?”玄月有些讶异,沉思良久。
                                    “莫元老如何?”玄月问道。
                                    御医迟迟疑疑地走出来:“禀殿下,元老大人头部受到重创,怕……怕是……”
                                    “说!”玄月斥道。
                                    “怕是难以苏醒啊殿下!”
                                    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都知道,悉兰王国里,索伦族占有及其重要的地位。索伦族是悉兰国最神秘的种族,是除却悉兰皇族外最尊贵最显赫的一族。悉兰的先祖在索伦一族的帮助下开辟了这一片江山,留下了一句话:“索伦之助,能安天下.”而索伦族的最高领导者——族长或圣女,皆出于莫氏一族。而这位莫元老,就是索伦族的现任族长。
                                    人们又小声地议论了起来。
                                    “王上驾到——”
                                    “臣等拜见王上。”
                                    “起来吧”
                                    “谢王上——”
                                    悉兰王坐在上位,御医们将情况禀明。
                                    “莫元老为何在沧儿的寝宫?”悉兰王疑惑道。
                                    成安道:“禀王上,是夜臣与臣师于元老院落子对弈,臣师忽道闻凤鸣起于梧爱宫,尤为凄厉,遂至之。臣忧,跟随臣师。至梧爱宫梧桐树前,臣师不幸为雷所击,于高台跌落,伤其颅,凤亦自撞梧桐而亡。”
                                    成安示意,旁边的一个小侍从忙揭开了白纱——一只火红的折了双翼的凤凰,幽幽睁着无神的眼睛,仿佛死不瞑目是的。
                                    悉兰王看了一眼,烦躁地摆了摆手。
                                    小侍从会意,轻手轻脚地盖上了白纱,带着死凤退了下去。
                                    “梧爱宫的人为何不拦下莫元老?”悉兰王愤怒地拍了扶手。
                                    一个颤抖的小侍女跌跌撞撞地跑出来,扑通的一声跪了下来:“王上饶命!”
                                    “说!”悉兰王怒道。
                                    “禀……禀王上,自……小公主会走路以来……一直住在皇子殿下的寝宫……梧爱宫的宫人都被遣散了,只……只剩了奴婢一人看守……”侍女喘着气,“奴婢人微言轻,实在拦不住元老大人啊……王上恕罪!”侍女不停地叩首求饶。
                                    “下去领罚吧。”悉兰王无奈地挥了挥手。
                                    悉兰王沉默了良久。
                                    “不若……将公主请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大臣谏道。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大臣们纷纷表态。
                                    “关小沧什么事!她一直在本皇子的房间里!”玄月怒道,这些大臣怎么都昏了头。
                                    被皇子一训,大臣们都不敢再言。
                                    “闲杂人等都退下去吧,”悉兰王叹了一口气,“玄儿,你也回寝宫吧。”
                                    “儿臣要留下来帮父王——”
                                    “不必了,外面的雷声这样大,沧儿该怕了……你去陪陪她吧。”悉兰王有些烦躁,“这里有孤,不会出事。”
                                    玄月无奈:“儿臣告退。”
                                    “臣等告退。”
                                    玄月走在最前,隐隐约约听见背后嘁嘁喳喳的声音:
                                    “不详之兆啊……”
                                    “沧月公主出生时宫外就有黑鸦盘旋……如今又有凤凰自尽于梧爱宫……”
                                    “说实话我真不明白王上和皇子殿下为何这般护着这个有着一半卡伦卡亚血统的人!”
                                    “所幸那个芒雅公主不得盛宠,不然这悉兰王宫还不成了卡伦卡亚人的天下!”
                                    “莫元老要是醒不来……”
                                    “全都给本皇子闭嘴!”玄月转身吼道,随即甩袖,怒气冲冲地离开。
                                    人们惊愕地住了口,皇子殿下今天发的火也太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4-28 13:27
                                      第三节
                                      玄月心烦意乱地回到了寝宫。
                                      “都下去吧。”玄月对暗卫和侍女道。
                                      推开门。
                                      “哥哥——”沧月一下子扑到玄月身上
                                      “小沧不怕,哥哥在这儿。”玄月拍了拍沧月,抬头,“芒雅王妃?”
                                      “殿下既然回来了,那本宫就不打扰了。”芒雅道,“沧儿,要听话。”
                                      芒雅出了门,脑子里尽是玄月和沧儿在一起的画面。她停下脚步,转身凝视着那道关紧的门。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芒雅心想。
                                      屋里,沧月抽抽噎噎的,玄月摸摸沧月的头:“不哭了,快睡觉吧。”
                                      玄月抱着沧月躺在床上。沧月的头埋在玄月的胸膛上,玄月能清晰地感受道沧月的一呼一吸,和那来自左胸膛的心跳声。
                                      玄月听着心跳声,不禁感到害怕。
                                      历史会重蹈覆辙吗?
                                      玄月闭上眼睛,蓦然想到了母后。
                                      五年前,父王迎娶卡伦卡亚的芒雅公主。
                                      自己怕母后伤心,便陪伴在母后身边——父王曾许诺母后,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母后,您的宫中为何种了这么多梧桐树?”
                                      “凤栖梧桐。”王后轻柔浅笑,“是王后的象征。”
                                      “玄儿,莫要怪你父王,身居帝位,有太多身不由己的事。”
                                      “玄儿,这片梧桐林,是你父王为母后种下的。”
                                      “玄儿啊,你要记住,这宫中的帝与后,虽是人中龙凤,但亦是凡间夫妻,最重要的,是相互理解,相互支持。”
                                      “玄儿啊,若你以后有了爱的人,亦可为她种下一片梧桐林。”
                                      “玄儿,你和你未来的妻子,亦是如此。”
                                      再后来,母后不幸染疾下世。
                                      五年了,父王没有娶新王后,也没有将芒雅王妃立为王后。
                                      看来,父王还是爱母后的。
                                      玄月心中不禁一片酸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4-28 13:31
                                        第四节
                                        “元老大人,这是皇子殿下的寝宫,您不能乱闯啊!”
                                        玄月睁开眼,烦躁不已。
                                        “哥哥要去哪?”沧月拽住了玄月。
                                        “小沧乖,哥哥出去看看。”
                                        玄月推门走了出来,带了些许怒气:“又是怎么回事?”
                                        “元老大人醒了,但精神状态有些不好,不知怎的直奔了您的寝宫来……还请殿下恕罪!”
                                        “莫元老醒了?”玄月疑惑,御医不是说难以醒来吗?
                                        莫元老看见玄月,猛的一下要扑过来。
                                        “殿下小心1”不知从哪儿出现的暗卫挡住了莫元老。
                                        侍卫们竭力拉开莫元老。
                                        门轻轻地打开了。
                                        沧月看到疯疯癫癫的莫元老,怯生生地躲到了玄月身后。
                                        “小沧,你怎么来了?”
                                        莫元老看到躲在玄月身后的沧月,猛的一下又扑了上来。
                                        “快拉开莫元老1”玄月护住了沧月。
                                        正一团忙乱时,一道光束进来缚住了莫元老。
                                        “莫元老,对不住了。”悉兰王的声音突然响起。
                                        “参见王上——”
                                        “一边去!”悉兰王带了怒气。
                                        “玄月,带沧儿回屋。”悉兰王直接对玄月下了命令。
                                        “父王——”
                                        “回屋!”
                                        玄月无奈,推开门。
                                        莫元老看着玄月带着沧月要进屋,突然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元老?”玄月回头。
                                        “妄挽狂澜笑君痴,人神共力也为迟——”
                                        “快带莫元老回御医院!”悉兰王头疼地下令。
                                        侍从们合力,努力地将莫元老带走。
                                        在廊道的尽头,莫元老又笑了起来:
                                        “待到圣主诞辰日,便是风流云散时!”
                                        玄月不解,刚要开口:“莫元老——”
                                        “还不回去!”悉兰王铁青了脸。
                                        “诺。”玄月皱眉,带沧月回到了房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4-28 13:34
                                          第五节
                                          “哥哥,莫元老他——”
                                          “别问。”
                                          “哦。”沧月见哥哥的脸色不好,就乖乖地没有说话。
                                          忙了一阵后,玄月沧月都就寝了。
                                          沧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入睡得很快。倒是玄月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不知怎的,他又想到了梧桐树。
                                          自从沧月出生后,见她玉雪可爱,又打小就爱跟在自己的身后,还不怎么会说话时,就口齿不清地喊着,哥哥,哥哥。
                                          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妹妹。
                                          “玄儿,若是将来你有了你爱的人,你也可以像你父王一样,为她种一片梧桐林。”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开始在沧月的沧央宫种梧桐树。当种成了一片梧桐林,虽然规模不大,梧桐树也还没有长高,他还是迫不及待地将沧月的沧央宫更名为梧爱宫,把自己的启明殿更名为桐心殿。
                                          玄月想到这儿,抱紧了沧月。
                                          “梧爱,吾爱;”
                                          “桐心,同心。”
                                          “沧,如今一切还来得及。”
                                          “沧,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一定。”
                                          玄月紧紧地抱着沧月,沉沉地睡去。
                                          隐隐约约,仿佛,还能听道从御医院里,莫元老的疯言疯语:
                                          “妄挽狂澜笑君痴,人神共力也为迟——”
                                          “待到圣主诞辰日,便是风流云散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4-28 13:36
                                            紧赶慢赶终于把第四章赶出来了,有点多,分成了五节,大家需要耐心看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4-28 13:44
                                              我更新的速度是不是急了点啊,我看其他的同人文更得都挺慢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4-28 16:26
                                                主要是现在还没开学,等开学了恐怕比其他的作者更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4-28 16:27
                                                  dddd爱死这更文速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4-29 08:47
                                                    小声bb莫家怎么有点栽赃的感觉(轻喷轻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4-29 08:48
                                                      楼楼快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4-29 13:54
                                                        第五章 《百转千回青丝柔,一诺一副十指扣》
                                                        第一节
                                                        清晨的阳光透过纱窗,温柔地散落在玄月的眉眼间。玄月缓缓地睁眼。身旁,沧月还沉浸在睡梦中。玄月就这样躺在沧月身侧,静静地看着沧月,如融化的春雪,仿佛一辈子也看不够。
                                                        过了许久,玄月轻轻地起床穿衣。
                                                        夏天的雷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窗外的鸟儿轻轻地哼着小曲儿,暴雨冲刷过后的泥土气息也意外地令人舒心。
                                                        玄月正在洗漱,看着溅了水珠的镜面中的自己,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九月呢?她没有回到九千年之前吗?
                                                        “昨夜实在是太忙了,竟将这件事忘了。”玄月心里想到
                                                        玄月一只脚踏出洗浴室,又突然停住。
                                                        在自己的记忆里,九千年之前并没有发生昨夜的事。
                                                        难道,历史已经被改变了?
                                                        玄月不禁有点烦躁。找不到九月,只能等她出现了。
                                                        现在发生的一切 ,应该都能从九月那里得到答案。
                                                        玄月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替沧月掖了掖被角,轻轻地吻了一下沧月的额头,便去了御医院。
                                                        “莫元老如何了?”
                                                        “禀殿下,莫元老昨日被带回御医院后便被强制睡下了,现今仍未醒来。”
                                                        “可有性命之忧?”
                                                        “除却精神状况不稳定外,性命无虞。”
                                                        “好生照顾莫元老。”
                                                        “诺。”
                                                        玄月去见了父王。
                                                        悉兰王问了莫元老的情况后,道:“沧儿可好?”
                                                        “小沧还未醒。”
                                                        “昨夜确是闹腾,”悉兰王顿了顿,“那些风言风语,别让她听了去。”
                                                        “儿臣明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4-30 09:51
                                                          第二节
                                                          玄月回到桐心殿,沧月已经醒了。
                                                          “怎么不叫人来替你洗漱?”玄月笑着,坐在床边,“衣服也不好好穿。”
                                                          “哥哥帮我穿嘛。”
                                                          “好啊,”玄月打开了衣柜,回头对沧月笑了笑:“想穿哪件?”
                                                          “嗯……”沧月歪着小脑袋,“白色的那件裙子!”
                                                          玄月替沧月换衣服,可沧月总是左动一下右动一下,玄月忙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把沧月的衣服换好。
                                                          “听话,”玄月刮了一下沧月的鼻子,“不要乱动。”
                                                          “不要——”
                                                          “好啊你——”玄月停下了动作,“这么不听话。”
                                                          玄月突然伸手去挠沧月。沧月本性怕痒,被玄月这么一挠,早已笑岔了气躺在床上:“好哥哥,我再也不敢了。”
                                                          “真的不敢了?”
                                                          “不敢了。”沧月笑道
                                                          玄月替沧月换好了衣服,拍拍沧月的头:“去吃早饭吧。”
                                                          玄月没想到沧月这么闹腾。餐桌上,这小丫头一会儿要尝自己的红酒,一会儿又要吃自己咬过的面包,一会儿又要自己喂她喝牛奶。
                                                          乱糟糟地吃了早饭,玄月笑道:“你这小调皮鬼,好好在花园里玩,哥哥要去学院了。”“哥哥,我要和你一起去。”沧月扯着玄月的袖子央求道。“不行,乖乖待在家里。”沧月见哥哥不同意,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嘛不嘛,我就是要去!”“快起来,地上凉——”“哥哥不带我去我就不起来!”“好好好,带你去啊,快起来。”
                                                          路上,沧月一蹦一跳地跑着,一会儿问玄一月这是什么花,一会儿问那是什么草,一会儿又问云为什么飘在天上,玄月笑笑,耐心地给她解释,到了学院,沧月才消停下来。
                                                          “皇子殿下,您迟到了。”
                                                          玄月刚要开口解释,那老教授便看见沧月悄悄地从玄月背后探出头来。
                                                          “啊……好了,不必解释,我知道原因了。”
                                                          整节课上,小沧月也是闹腾得不行,一会儿问老教授为什么不穿裙子,一会儿问为什么老教授的脸怎么皱巴巴的,一会儿又问老教授胡子那么长要不要天天洗,气得老教授胡子都竖起来了。
                                                          下学后,老教授叫住了玄月:“殿下,以后别带那个混世小魔王来了——”“我知道了,教授。”玄月答应道。
                                                          走出门时,玄月回头笑着对老教授说:“下次麻烦您准备点点心吧,不然小沧问了那么多问题,会饿的。”说完,向老教授作了一揖:“多谢了。”
                                                          “哎?皇子殿下?”
                                                          不是刚说好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4-30 10:12
                                                            第三节
                                                            一天就被沧月这样闹过去了。晚饭后,玄月和沧月坐在屋顶上,数着星星,看着月亮。
                                                            沧月鬓边的蔷薇花是哥哥替她戴的。沧月轻轻地嗅着蔷薇花香,突然对玄月说:“哥哥,长大了你要娶我哦!”玄月愣了愣,前世的记忆与现实的画面交织着,缠绕着。玄月此时心里五味杂陈。
                                                            “哥哥?”
                                                            玄月被沧月从记忆唤醒。
                                                            玄月笑了笑,有些心不在焉:“娶你?从哪听来的?”
                                                            “戏院里呀!”沧月开心地回答,“被王子娶到的女孩会得到好多宝贝呢!”
                                                            “哥哥,你知道我最喜欢的宝贝是什么吗?”
                                                            玄月看着沧月,心里不免疑惑。
                                                            前世沧月并没有问这个问题。
                                                            “是什么呀?”玄月有些好奇。
                                                            “是哥哥的眼睛呀!”沧月看着玄月的眼睛,“哥哥的眼睛真漂亮,像红宝石一样。”
                                                            玄月心中一动,微笑:“你也是。”
                                                            “那哥哥要娶我哦!”
                                                            玄月笑了,决定逗一逗沧月:“但我们是兄妹哦!亲兄妹是不许结婚的。”
                                                            “不管不管,就是要你娶嘛!”沧月气鼓鼓的,“哥哥耍赖,昨晚明明还说要跟我结婚的!”
                                                            “好啦好啦,哄你的。”玄月摸了摸沧月的头,“待你长发及腰,哥哥就来娶你。”
                                                            沧月听到,伸出手:“拉勾勾。”
                                                            “拉勾。”玄月看着沧月墨色的眼睛
                                                            一诺既许,千山无碍;一情已定,万水无阻。
                                                            “耶!”沧月笑了,像她鬓边的蔷薇花,“我哥哥的新娘子了!”
                                                            玄月努力按住加快的心跳,继续凝望着沧月的眼睛,如一坛老酒,醇厚幽香。他拉过沧月的手,十指相扣。
                                                            一墨瞳,一血眸;
                                                            十指扣,绕指柔。
                                                            晚风静静地吹拂着,温柔的月光倾洒在两人身上。萤火虫点点亮亮地飞舞着,夜莺在树荫里低低地唱着,仿佛在传颂着这段属于王子与公主的浪漫童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4-30 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