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甄嬛传吧 关注:76,828贴子:978,661

回复:甄嬛传小说服装搭配本贴首发于黑嬛党吧,本人流潋紫黑,猛烈黑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卤煮有才哈哈哈哈哈点个赞!
我看小说的时候对着一大段一大段的描写都是跳过的 头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6楼2020-05-03 14:51
    待走到眉庄身前,正要斟酒,眉庄伸手拦住,雨过天青色的衣袖如张开的蝶翼翩然扬起。她转首望住玄凌,笑容羞涩而柔和,静静道:“臣妾有了身孕,实在不宜饮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20-05-04 08:59
      我凝神一想,今日去向皇后请安时,眉庄仿佛是用心打扮过了,双翅平展金凤钗,穿一袭肉桂粉挑绣银红花朵锦缎对襟长褂,那颜色本就容易穿得俗气,然而穿在略略丰润的眉庄的身上,却格外饱满端庄,更添了一抹温婉艳光。(流潋紫对肉桂粉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肉桂粉不是粉色而是棕色,按榴莲的语境来看这身应该是粉红色。)棕色加银红色……好吧我又有槽点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20-05-04 09:09
        皇帝看上甄玉娆
        甄嬛
        我换上一件晚烟紫绫子如意云纹衫,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如何看不出来,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自那日我在昭阳殿受辱,皇上一见她……”我银牙微咬,“我已经深陷在这不见天日的去处了,不能再耽搁了我的亲妹妹。”(打针你就别恶心人啦,你不想让皇帝强占玉娆,再她入宫第一天把她送出宫就行了,可我们亲爱的针娘娘又把玉娆留在宫里天天见皇帝,又不想让皇帝强占玉娆。话又说回来,针凉真是太自信了,觉得自己能说服皇帝。讲真皇帝要是真想强占玉姚,早就动手了,哪还会管你叽叽歪歪什么。)
        还有晚烟紫是什么颜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20-05-04 09:20
          甄玉娆
          玉娆也很快换好了衣裳出来,玉色绣折枝堆花的襦裙,浅浅的湖绿色窄袖重莲绫衣,臂间缠绕的披帛是薄薄一缕轻绡,绣着淡淡的一抹织金广玉兰花。浓密的发丝以十二支纯银发针牢牢束起,针尾皆埋在发间,只在阳光下才露一点银亮的光泽,简单的发髻上只有一只通体晶莹的碧玉凤钗,是一整块上好的通水玉雕成,十分明艳。她这样的韶华妙龄,这样的装扮最是清丽动人,直如芝兰玉树一般。(大针和小针最大的相似之处就是对绿色的热爱。。。而且芝兰玉树是形容优秀男子的,我很纳闷榴莲身为语文老师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20-05-04 09:37
            沈眉庄来访
            沈眉庄
            我见她今日打扮得精神,神采亦好,上身蜜合色透纱闪银菊纹束衣,月蓝的藻纹绣裙由内外两层颜色稍有深浅的云霏纱重叠而成,眼角眉梢都平添了一段飘逸清雅模样。
            1.黄色跟蓝色是互补色,穿在真人身上效果很可怕。
            2.榴莲王朝的女人对纱衣有一种蜜汁热爱……沈眉庄穿个透视装不觉得太暴露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20-05-04 09:47
              安陵容
              没有侍女在侧,陵容也没有发觉我进来,只一个人坐在临窗的妆台前,长发梳理得油光水滑,如黑绸一般披散在小巧的肩上,尚未拢起成髻。一应的明珠簪环皆整齐罗列面前,她只是无意赏玩,伏在半开启的朱红雕花窗台上,一发衬得一张脸娇小如荷瓣,容色明净似水上白莲。陵容穿着宽大的睡衣,半阖着眼睛凝神思索,身子越发显得单薄,仿佛是负荷着无尽的清愁。良久,一滴泪,缓缓从她眼角滑落。(榴莲求求你讲一下基本逻辑,安小鸟只穿着睡衣坐在那里,打针可以堂而皇之的走进来没人管,这个情节推而广之,如果走进来的是外男呢?难怪榴莲王朝的妃子喜欢给皇上戴绿帽子,也不怪他们,机会太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20-05-04 09:53
                待见他们走得远了,正要回身进去,却见一人独自撑伞远远立在我宫门之外,银装素裹之中,更显身影孤清。
                我留神细看,仿佛是陵容。我适才心思全在兄嫂身上,也不知她是何时来的,刚才那一幕落入她眼中,自然是要伤心的吧。正待要人去请,她却自己过来了,果然是陵容。她着一身香色八团喜相逢厚锦镶银鼠皮披风,衣饰华贵,珠翠琳琅,端正是一位后宫宠妃的姿容,只是面色雪白,与其妆饰不太相衬。
                陵容鬓角垂下的一支赤金累丝珠钗泛起清冷的光泽,是啊。我要知道那么多做什么呢?不如不知道罢。她的神情欢喜中有些悲凉:公子和少夫人好就是了
                1.榴莲对香色是不是有什么误解。。香色是茶褐色这颜色老气横秋的,先不说安小鸟年纪轻轻为什么要穿这个颜色,榴莲能先看看香色符合文中对安陵容着装风格的描写吗?
                2.八团是吉服啊,谁没事干穿这个?
                3.另外喜相逢图案是象征男女爱情的图案,而且貌似是用在瓷器上的,emmmm有点怪怪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20-05-04 10:46
                  于是精心梳理了一个雅致的仙游髻,镶红蓝绿宝石的攒珠四蝶金步摇灼烁生辉,仿佛是闪耀在乌云间的星子光辉。烟紫色云霏妆花缎织彩百花飞蝶的锦衣,水钻青丝滚边,以平金针法织进翠绿的孔雀羽线。梳妆完毕,槿汐笑:娘娘甚少这样艳丽的。
                  新仇旧恨,我的笑妩媚而阴冷后一面了么,自然要好好送一送的。
                  1水钻青丝滚边……榴莲对水钻也爱得深沉,水钻只是人造钻石,真的不值钱啊喂!
                  2.红蓝绿宝石……容我笑一会儿先,典型的交通灯配色。
                  3.凉凉这身是绣花被面成精辽,紫,绿,红,蓝……
                  以及烟紫色是神马颜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20-05-04 11:48
                    初见徐燕宜
                    徐燕宜
                    转脸过来却是一名穿玉兰色纱缎宫装的女子,孱弱似一抹刚出岫的轻云。她的容颜并不十分美丽,亦无格外耀眼之处,不过中上之姿而已。只是一双秋水潋滟的浓黑眼眸在润白玲珑的面庞上分外清明,仿佛两丸光芒灿烂的星星在漆黑夜空里濯濯明亮。因在禁足之中,脸上几乎不施脂粉,唯见双眉纤细柔长,左眼眼角下一点暗红色的泪痣,似一粒饱满的朱砂,风姿天然。她的神情亦是淡淡的,整个人仿佛不经意的描了几笔却有说不出的意犹未尽,恰如一枝笔直于雨意空濛中的广玉兰。
                    我这才仔细打量她,一身玉兰色纱缎宫装绣着长枝花卉,正是一枝茜草红的紫玉兰,自胸前延伸至下摆及前襟,有别于通常宫嫔们喜爱的那种遍地撒花的繁艳图案,显得清新而不俗。头饰亦简单,不过挽一个寻常的高髻,零星几点暗纹珠花,髻边簪一枝双衔心坠小银凤钗,素净典雅。
                    嗯,你要得到大贞的好感,千万别长得好看,不然像华妃,明明是艳丽,大贞说她跋扈;像陵容,明明是清秀,打针说他小家子气。大贞总有办法把容貌和性格联系起来,而且都是反相关。但你也不能长太丑,因为大贞是颜控,长太丑污染大贞眼睛。另外想讨大贞喜欢的话,家世不能高,不然打针嫌你跋扈,家世更不能低,不然大贞嫌你土气。更不能受宠……像徐燕宜这样就刚刚好,顺眼已达好看未满,家世不高也不低,又不受宠必须得依附大甄。
                    2.玉兰色是什么颜色?玉兰有很多种颜色的,我选了紫色,至于茜色花,没看到没看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20-05-04 11:58
                      管文鸳和周佩来访
                      管文鸳
                      我打量着一身馥彩流云轻纱宫装的祺贵嫔道:“数年不见,祺妹妹可是滋润了不少。从贵人成祺贵嫔,颇有一宫主位的风度,真是叫人刮目相看。”
                      祺贵嫔安坐在椅上,半透明的轻纱里隐约透出丰润洁白的肌肤,缕金线的月白暗花抹胸平添娇媚之色,脖颈上一串红玛瑙串汪汪如水,有嫣红晶莹的光芒似流波荡漾,一看便知名贵。
                      (管文鸳穿着一身半透明服装露着内衣跑过来……祺凉凉这是在海滩度假捏?皇后干嘛去了,任由管文鸳半luo着乱跑。)
                      还有,宫装属于常礼服……礼服都这么暴露了,平时的服装得成啥样儿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20-05-04 12:21
                        安陵容复宠
                        安陵容
                        东片红梅丛中有一女子着柔嫩的鹅黄色轻绢衣裙翩然而出,衣裙上笼着粉色攒银丝线绣的重重莲瓣玉绫罩纱,如烟雾一般。金光烁烁的曳地织飞鸟描花长裙,裙摆缀有无数流光溢彩的细碎晶石,光辉璀璨。与她华丽夺目的衣衫相映的是满头参差不齐的水晶流苏挽起的青丝,逶迤夜空里如明月一般夺目飘逸。每一次舞动间,枝上的梅瓣与轻雪纷纷扬扬拂过她的云鬓青丝,落上她的衣袖与裙,又随着奏乐旋律飞扬而起,漫成芳香的云,仿佛红花与白雪都是出自她的呵气如云。寒夜里,更显轻薄罗衣下纤纤娇躯散发出的浓郁芳香冲淡了梅花的清馨,中人欲醉。
                        她身姿轻盈飘逸,婉如游龙,翩若惊鸿,柔美自如的舞姿宛若凌波微步一般。比之我当年的飞扬轻曼,她更偏于以纤柔的身姿舞出如醉的妩媚之态。(我觉得这一章里大贞的态度很有意思,嘴里说着不在乎安小鸟跳什么,但从很多细节感觉大贞很酸,酸的倒牙的那种。
                        合理怀疑安小鸟有原型,并且原型是校花那种,并且人缘很好。貌不惊人的榴莲一直很羡慕他,因此在自己的小说中暗搓搓的抹黑安小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20-05-04 14:18
                          再见安陵容
                          安陵容
                          只听一声娇啼,却见安陵容似一只展翅的蝴蝶先扑了上来,牢牢拉了我的裙摆,含喜含悲啜泣道:“姐姐可回来了,姐姐一别数年,妹妹只当此生不能再相见了,不意还有今日,当真是……”话未说完,一行热泪滚滚落下。陵容早年已册封为贵嫔,却只以“安”为号,她却打扮得并不华丽夺目,只一身月白青葱色的云天水漾留仙裙,用细碎的米珠织成一朵朵曼妙水仙,在日光下莹透的软罗绡纱一丝一丝折出冰晶般的光色,愈发楚楚可怜。
                          (1.烦请榴莲给个准话,是月白色还是青葱色,我选了月白,毕竟我觉得穿蓝色的安陵容更美一点。
                          2.小鸟一上来就扯人家裙子是什么意思?这情节弄得,我还以为小鸟一上来就给打针跪下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20-05-04 14:33
                            她静静伫立在我面前,身后是疏朗微蓝的天空色,她满头青丝梳得如黑亮油油的乌云,两鬓长发微垂,轻轻如柳枝,随风轻动,云髻堆耸,犹若山岚密雾。都用飞金巧贴带着翠梅花钿儿,周围金累丝簪,自发髻后整齐插入,珠钗上晶莹流苏半堕,微微摇晃。耳边带着紫瑛石坠子颈上佩了一条亮晶晶的珠链,珠链细细的,在阳光下宝光闪烁如水波叠映。她穿着月白绣粉红月季的短腰绣罗襦,纱绿遍地洒金裙,脚下露一双红鸳鹦哥嘴的绣花鞋。这样明媚俏丽的颜色,式样却保守只隐隐约约见香肩之上,有一条极艳丽时鲜红肚兜丝带,那样艳红一条细线蜿蜒其上,愈发显得露出的一小块皮肤异赏白嫩,让人几欲伸手去抚上一抚。而那丝带琏着锁骨懒懒蔓延下去,让人不禁遐想,再下去会是何等风光。我只望了一眼,不敢再细瞧,脸上腾得一热,不自觉地红了起来。她的容颜精心描画过,长眉入鬓,媚眼如丝,光线的反射下,可以看见她脸颊上细密如五月最新鲜的水蜜桃般的细细绒毛,使她带了一点点动如脱兔的野性饱满欲滴的唇形益发显得她的妆容精致而艳丽。只是她神情清冷与天色相仿,与她艳丽的装束对比成一种难言的殊色
                            1.赶脚榴莲堆砌了这么多比喻一点用处没有,还是没讲清楚顾佳怡的气质怎样,长得如何。榴莲这就叫本末倒置,本来修辞手法是为情节服务的,而榴莲用的修辞手法最多只能用来**而已,对情节发展人物塑造一点用没有
                            2咳咳,前面管文鸳露着抹胸满宫跑,这里顾佳怡(妓女)只是露着肚兜带子,因而可以得出宫中嫔妃穿的比妓女还暴露……
                            3洒金工艺是用在纸上的,不是用在纱上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20-05-04 14:52
                              祺嫔指认甄嬛私通
                              祺嫔
                              炫目的红麝串垂在她丰满白皙的胸前似毒蛇“咝咝”吐着的鲜红信子,直欲置人死地。
                              安陵容
                              陵容盈盈而出,一袭粉白衣衫像一株凌水而出的俏丽水仙,哀哀眼波在烛光明媚的摇曳下似有泪水轻涌
                              1.温公公为什么要挥刀自宫?挥刀自宫只能表示你未来不会跟大贞偷情,不代表你过去跟打针没偷过情啊。温公公还不如直接辞官。
                              2.这个事情的关键点在于:温公公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跟大贞来往过密。皇上就没有问过温公公一句:你没事干往大贞那里瞎跑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20-05-04 15:26
                                尤静娴来访
                                尤静娴一色粉嫩嫩的春衫微薄,衣裙皆是宽敞的式样,衣带上的丝绦既不系坠子也不镶珠,轻飘飘地垂落着,行动时便有些翩翩如蝶的风姿。我笑着让她,“静妃
                                今日怎么得空来坐坐。"
                                【粉嫩嫩的春衫】修饰【微薄】……
                                “宽敞”修饰“式样”……
                                我对流潋紫班上学生的作文成绩充满了担忧。
                                (鱿鱼这个操作简直有病,闲的没事跑宫里面跟大贞娘娘暗示自己知道大贞跟玄清之间的关系干什么)
                                流潋紫设计这个情节大概就是想苏甄嬛一把,借鱿鱼之口来体现盗嫂王对甄嬛的永志不忘,就连唯一的一个孩子都是跟自己的替身生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20-05-04 15:34
                                  安陵容认罪
                                  安陵容
                                  因在病中,头发松散绾着,斜斜簪着一枚金镶玉蜻蜓簪,那蜻蜓是欲飞未飞的姿态,她穿一袭月白色水纹绫波裙,外罩一件莲青弹花子,才要跪下,膝下一软,似一朵被风吹落的花瓣,软软坐了下去。
                                  (建议榴莲少搞衣物描写,搭配出来的效果会好很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20-05-04 15:39
                                    甄嬛去看眉庄
                                    身上穿着的宫女裙装是素净的月白色,映着流波似的月光隐隐生蓝。錾金玫瑰簪子是日前玄凌所赐珠宝中的一件,我瞧着手工好,款式也别致,便别在了发髻上,连换作宫女服色也不舍得摘下。我徒然握紧裙上金线芙蓉荷包下垂着的比目玉佩
                                    1.大贞也是流批,出门当贼一把金簪子还舍不得摘,就不怕败露么,而且把簪子放在宫殿里还能飞走了不成?
                                    2.荷包下面还带玉佩……讲真流潋紫把这儿的荷包当钥匙圈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20-05-04 15:47
                                      安陵容为父亲求情
                                      然而那—晚凤鸾春恩车接我去仪元殿东室之时,我便看见了陵容,她簪环尽褪,头发散开,素日或雅或艳的衣衫已换做一件无花纹的赭色素服,希望代父承罪。
                                      陵容秀发飞扬,裙摆如旋开的花,舞于冰凉的玉阶之上,一任秋露侵染她月白的罗袜。
                                      1.小鸟对爹可比针凉对爹强多了,小鸟还会长跪求情,针凉只会嚷嚷着错付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去跟盗嫂王偷情。
                                      2.喂!小鸟你清醒一点,你爹还没死呢,你咋把丧服都穿上了呢?而且素服是白色的,赭色是棕色的啊(lz斟酌良久决定选白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20-05-04 15:54
                                        赤芍听罢一曲,又点了拓枝舞。两位舞伎云髻高耸,额上贴雉形翠色花钿,着红裳、锦袖、黄蓝两色卷草纹十六幅白裙,露出一痕雪脯,双手拈披帛,随着鼓点跃动起舞。
                                        (露出一痕雪脯……榴莲王朝真开放,舞妓露着胸大跳舞)
                                        ——从这儿来的吧?
                                        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着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一对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榴莲能不能先理解了再抄袭,先想想尤三姐跟贾珍的关系是啥……)
                                        容我列举一下舞姬身上的颜色:黄色,红色,蓝色,白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20-05-04 16:05
                                          欣妃与太后
                                          此时她着一身烟霞银罗罗花弹刻绡纱长衣,光洁的长乐髻上只斜簪一枚银凤镂花长簪,托着从发髻上结丝串下的粉白色小骨朵菊花坠儿,依依立在朱漆花格长窗下,细细往青鶴瓷九转顶炉中洒入一把香末。太后看着她笑道:“才晋了妃位,怎地穿得这样简素,连宝石珠花也不配一朵,只用些素白银器。
                                          (太后还笑?你还没死呢,欣妃就戴上孝了,“素白器”啊!而且在太厚面前穿这么灰扑扑的真的好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20-05-04 16:16
                                            皇后
                                            皇后早已端坐在玄凌身旁,正红色绯罗蹙金刺五凤吉服,一色宫妆千叶攒金牡丹首饰,枝枝叶叶缠金绕赤,捧出颈上一朵硕大的赤金重瓣并蒂牡丹盘螭项圈,整个人似被黄金镀了淡淡一层光晕,中宫威仪,十分华贵夺目。
                                            (反正在榴莲的认知里,雍容华贵就是把各种首饰死命的往身上带,不过皇后不觉得沉吗,全是黄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20-05-04 16:18
                                              眉庄足不出户,装束清简,不过在髻间戴枚小小的累珠银凤簪,小指大的明珠垂落眉间有温软的光泽。
                                              眉庄一袭雪青色宫装,以银线疏疏绣了几朵蝴蝶穿花,仿佛远远就要到来的一点春意。
                                              1.几“朵”蝴蝶?雪青色不是冷色调么?哪里来
                                              的春意?莫非流娘娘望文生义,把雪青当成了
                                              淡绿?
                                              2.髻间戴簪,明珠却垂在眉间?这簪子是插在哪
                                              儿?只要是提到“明珠”“珍珠”,十回有八回是小指大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20-05-04 16:20
                                                自皇后被冷落,蕴蓉春风得意,在衣饰上更着意于华贵庄重,今日一袭朱紫色贡缎外裳,绣宫妆样式干叶攒金芙蓉,花蕊上皆缀了莹亮水晶珠子,颈间一抹叠翠繁花丝锦中衫透出一丝春意,映着头上一色赤金嵌朱红玛瑙的十二支景福长绵簪,行动间但闻环佩玲珑之声,整个人便似被笼在那一团金色的光晕中,叫人不敢逼视。
                                                1“朱紫色”,朱,紫是两种颜色。
                                                2“中衫”为何是“颈间一抹”?高领的?
                                                3至于“十二支景福长绵簪”,只能说大架空朝向来喜欢用大量饰品显示雍容华贵气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20-05-04 16:25
                                                  皇帝初见云辛萝
                                                  甄嬛
                                                  我只身站在仪元殿中,一袭梨花青双绣轻罗长裙,裙摆上的雪色长珠缨络拖曳于地,天水绿绫衫上精心刺绣的缠枝连云花纹有种简约的华美,夏末穿的衣料尚自轻薄,薄薄地附在身上,附得久了,像是涸辙之鱼身上干的粘膜,作茧自缚
                                                  云辛萝和甄玉娆
                                                  从屏风后头望出,逆光中母亲与玉娆如一对双生的芙蕖开在朝阳明光下。如果说玉娆是一朵初初展开花苞的含露香花,韶华盛极,母亲便是盛极已生凋零意,芳华刹那,红颜弹指老,细看之下也多了风霜侵染之意。
                                                  1.就不说大贞现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还有心情注意自己穿的什么,这种事情无所谓的;
                                                  2.小贞拍皇宫大门这种事情也没啥,反正大流的书,不要太在意细节。皇帝大门就不会关上,你娘三行刺怎么办?但是你想敲门也不行,因为那叫惊驾;
                                                  3.终于对纯元下手了,用的是贞妈。把妹妹们填进去了之后,连妈都不放过。嗯,大贞还能振振有词人伦?我都不想吐槽了,就想问她爸妈知道她写的这本书吗?
                                                  4.至于皇帝又喊贞妈“岳母”,小妾母家和皇帝家是主仆关系,不是亲戚关系。探春还怒喊“赵国基和我没关系,我舅舅叫王子腾”,这回皇帝真叫“敬出这些亲戚”了
                                                  至于颜色,没有“梨花青”,也没找到“天水绿”,就老老实实用以前用过的“天水碧”不好吗?我还是选绿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20-05-04 16:29
                                                    甄嬛与清河王诀别
                                                    甄嬛
                                                    “不用更衣了。”他伸手为我扶正发髻上的双凤卫珠金翅玉步摇,让三缕金线串南珠蔷薇晶尾坠恰到好处的垂在耳边,又为我正一正杨妃色暗花流云纹绫衫,“朕的嬛嬛永远这样美,朕若是老六,也会心甘情愿喝下你玉手送上的毒酒。去吧!”
                                                    妃色裙裾散若流云轻轻掠过汉白玉地面,因着殿中设宴,桐花台的地面皆用清水冲洗过,光可鉴人。小厦子悄然引我入内室,碧玉珠帘子悠然作声,帘后的他已经肃然起身,行礼等候。
                                                    ——大流肯定是抄的红楼梦黛玉的装束,"但见黛玉身上穿着月白绣花小毛皮袄,加上银鼠坎肩,头上挽着随常云鬓,簪上一支赤金匾簪,别无花朵;腰下系着杨妃色绣花棉裙'
                                                    嗯,虽然这段儿也是高鹗的,飘着山寨气息。曹雪芹写林黛玉,肯定不那么俗
                                                    可是高鹗再荒谬,也是写的黛玉,十几岁的姑娘。大贞你都三子之母了,历经沧桑一妇人,穿这么幼齿的颜色合适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20-05-04 16:33
                                                      胡蕴蓉和敬妃
                                                      只见她一张鹅蛋粉脸,一双大眼睛顾盼有神,粉面红唇,身量亦十分娇小,上身一件玫瑰紫棉袄,绣了繁密的花纹,衣襟上皆镶珍珠翠羽,外罩金边琵琶襟外袄,系一条粉霞锦绶藕丝缎裙,整个人恰如一枝笑迎春风的艳艳碧桃。迎春髻上一支金丝八宝攒珠钗闪耀夺目,另点缀珠玉无数,通身的豪贵气派,生生把身边着一袭绣冬梅斗艳宝蓝色织锦群衫的敬妃给比了下去。
                                                      (敬妃也是有儿有女年纪不小的人了,她有病才去跟胡表妹争风吃醋,大贞见到是什么人都要比上一比的,所以她看不惯胡表妹。当然,胡表妹为了夺得视觉上的先手把自己挂成一棵🎄的行为也很lo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20-05-04 17:49
                                                        浣碧:
                                                        浣碧一色莲青的衣裳,身姿楚楚。鬓边簪一支半开含蕊的秋杜鹃,倒愈加显得她一张秀脸白皙如玉,娇如荷瓣。
                                                        (榴莲就不能开拓一下视野,小说中的衣服颜色不是绿就是紫也就算了,但是脸如荷花这个比喻真的已经用过好多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20-05-04 17:59
                                                          浣碧(甄玉隐):
                                                          她披一件青缎掐花对襟外裳,衣襟四周刺绣如意锦纹是略深一些的绿色,皆用银罗米珠细细纳了。拦腰系着鹅黄绣花绸带,下着绿地五色锦盘金彩绣绫裙,用一块碧玉藤花佩压裙。头发用点翠插梳松松绾一个流苏髻,缀着一支云脚珍珠卷须簪并数枚烧蓝镶金花胜。
                                                          1.浣碧是奴才,陪针凉请安的时候穿这么一身衣服真的好吗?这在正常人眼里是僭越,是大不敬之罪。可在针凉眼里这就是自己受宠的表现,榴莲脑回路真够清奇。而且榴莲王朝的规矩蛮清奇,一会儿宠爱大过天,一会儿规矩才是最重要的……反正就是根据大贞的处境而变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20-05-04 18:12
                                                            甄玉娆:
                                                            疾奔后的玉娆鬓发有些松散,只以柔粉丝带束起,簪一只小小的纯银蝴蝶压发,却增了几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天真之姿,她穿着素净的洁白上襦,只在衣襟一侧斜绘一枝浅粉玉兰,长长伸至肩头,浅浅鹅黄罗裙上以蒙蒙的翠绿渲染在裙幅,再以工笔绘满粉白折枝玉兰。素雅伫立在花枝招展的妃嫔之间,生生脱颖而出
                                                            (小针比打针还讨人厌,明明是罪臣之女还天天作妖。要不是皇帝喜欢她,她早就被踹出宫了,亏得她还天天高贵无比的鄙视皇帝。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大贞也一个德行,吃皇帝的用皇帝的还好意思看不起皇帝。
                                                            榴莲塑造正面人物的水平令我绝望,她总能把痴情写成滥情,把端庄写成轻佻,把平易近人写成目中无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20-05-04 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