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终末了吗很忙...吧 关注:41,667贴子:935,454
  • 10回复贴,共1

【自翻】角川横断企划SS《市立御翼学园学生宿舍的一天》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占坑防吞
现翻,进度会比较慢


翻译 by cluminous


回复
1楼2020-05-01 16:45
    《市立御翼学园学生宿舍的一天 -schoollife without school-》


    市立御翼学园有栋学生宿舍。
    这是为了离开父母前来求学的学生们——表面上是这样的理由——将情况稍微有点特殊的孩子们聚集起来住宿的古旧木制建筑。
    至于这所“市立御翼学园”究竟又是什么,等稍后再来说明。

    早晨,睁开双眼——
    少女首先想到的是,不知为何头很沉重。
    昨晚,是不是熬夜了呢。想不起来。
    就这样恍惚的状态下脱下睡衣,然后穿上了制服。
    走出房间,在公共洗手池洗了脸,然后和镜子中的自己四目相对。嗯,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镜中是和昨天一样的自己,明天也将会是同样的自己……
    “嗯?”
    违和感。
    镜子中映照出的是一如既往的自己的容貌。
    天空色的头发,还有比它颜色稍深的眼睛。
    接着看向了自己刚刚穿上的制服。是熟知的,市立御翼学園初中部的女子校服。白色的罩衫,条状纹样的领带,淡米色的外套,格子花纹的裙子。
    “嗯,嗯嗯?”
    拉开窗帘,看向窗外。司空见惯的清晨景色。
     在小小的庭院对面,隔着一条小路,有着一家便利店。可以看到打工的青年在正在打扫入口。在那一旁是小小的老旧公寓,而在更远的地方,样式各异的独立式住宅鳞次栉比。
    叮铃叮铃,一辆自行车发着微微的铃声穿过了小路。
    “……这个情况是?”
    稍等一下。
    司空见惯的景色。但是,首先对于早已司空见惯这一点就需要提出异议。
    要说为什么的话,珂朵莉·诺塔·瑟尼欧里斯可是隶属于作为浮游大陆群守护者的护翼军的妖精兵器。居住的地方是第68号浮游岛的森林中,奥尔兰多商会的第四仓库。
    也就是说,本应该是纯度100%的,幻想世界的居民才对。


    回复
    3楼2020-05-01 16:47


      “于是就是这样!将本篇的氛围全力毁掉为主题的《末日时在做啥》番外篇!这次是在所谓现代风格的舞台上为大家呈现——哦呀,怎么了珂朵莉,突然用这么欢乐的姿势倒在地上什么的“
      “嗯……因为不太希望猜中的猜测成真了,所以有点震惊……“
      低声沉吟着,珂朵莉站起了身。
      枯草色头发的少女,艾瑟雅·麦杰·瓦尔卡利斯歪起了头,
      “不是那么值得震惊的事情吧?类似的事情,之前不是也发生过好几次嘛。比如录制广播节目还有拍摄泳装写真之类的,已经经历过疯狂玩梗的无法地带了吧?“
      “……虽然是有过啦……“
      确实是有这么回事,作者在此借地补充道。因为是无限接近突发情况的番外篇,所以请原谅我这样做说明。
      “从感觉上来说,和那些是差不多的东西啦。接受设定就好了”
      “不过比起之前的小企划,这次的前言感觉有点长……”
      “啊——平常的话这些说明一般都得写得简洁一些,不过这次似乎在字数上有剩余空间的样子。从作者的角度来说大概就是‘连情节都没有准备只是顺着势头写下去’的状况吧”
      确实是这样,作者再次借地补充道。
      “……嗯,嘛,如果是这样的设定的话,总之先接受”
      “总觉得珂朵莉在这种地方真是心大呢”
      “所以说,这个所谓的,现代风格?之类的,具体来说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要认真说明的话有点儿难呢。粗略地说的话,‘现代’的世界——这次是21世纪的日本来着,在被招待至这里的基础上普通地生活下去,这样的企划”
      “普通地生活?”
      没错,艾瑟雅点了点头,
      “嘛,因为是这么个设定,所以可以期待一些有看头的剧情展开。不过说到标配的话果然还是那个吧,去学校然后陷入恋爱之类”
      “嗯……”
      珂朵莉开始思考。
      去学校,然后,陷入恋爱。
      故事的主角是谁?这当然是她们自己。
      “……”
      学校,这是同辈的孩子们聚集在一起共同度过时间的地方。
      脑中浮现的,是在众多中意的图书(主要是少女漫画)中描绘的,无数的恋爱情节。
      “……如,如果是这样的话”
      珂朵莉轻快地转过身子。
      “嗯?你要去哪?”
      “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学校啦学校。既然是这样的番外篇的话,那就不得不去了吧?”
      努力控制住简直要跳起来的步伐走了几步,然后,
      “现在是停课中喔?”
      一口气摔在了地上。
      珂朵莉猛地站起了身,
      “为什么!?”
      “这个嘛,因为各种原因,或者说是特殊时期什么的。既然是现代风格的舞台的话就得好好重视一下时事性,之类的讲究”
      “为什么!”
      “不,就算你用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向我控诉也没办法”


      回复
      4楼2020-05-01 18:49

        仔细想想,珂朵莉是初中生,而作为目标的他却是个大学生。即便去了学校,实际上也见不上面。
        不过,这样的理由怎样都好。
        想要见面。没能见面。悲剧在此处已经完结,留下的只有无尽的叹息。

        “尽量不要出门,在家里度过,吗……”
        虽然没有问到具体的原因,但据说现在就是这样的时期。既然如此,那珂朵莉也没有办法奔出这栋女宿舍直接飞到他那边去。
        珂朵莉怀着悲伤的心情,无力地走向宿舍的谈话室。
        有人早了一步。
        坐在破旧沙发上的灰发女孩——奈芙莲,正一手拿着平板电脑,似乎在读着什么。尽管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但她的眼睛却是即便远远地看一眼也能发觉的程度闪闪发着光。
        在读着什么呢,珂朵莉好奇道。于是绕到背后,向平板内的内容窥探了一眼。结果映入眼帘的是珂朵莉看不懂的谜一般的文字,密密麻麻地排列在屏幕中。
        “……这个,是什么”
        “嗯?”
        奈芙莲像是这才注意到珂朵莉的存在一样,转过身来。
        “《论特殊状况下社会正义的变迁与歪曲》,费尔茨文大学的那什么学者上周发表的论文”(译注:费尔茨文大学是枯野瑛的另一部作品《银月之书》的梗)
        “……为什么在读这种东西”
        奈芙莲思考了片刻,
        “很有意思”
        竖起拇指,以灿烂的笑颜(但是面无表情)只回答了这么一句话。
        “医学还有社会学等科目的厉害的人们,大概是因为最近关注度突然上升的缘故,正在以稍早之前根本无法想象的速度出版论文。仅仅只是追赶进度就足以打发无聊”
        “这,这样吗”
        “如果珂朵莉也想读的话,我可以告诉你网址”
        被问到想不想读的话,只能回答说读不了——要说为什么的话,映在屏幕上的文字连字母都不是,甚至是哪个国家使用的文字都不知道。
        露出暧昧的笑容,珂朵莉离开了现场。
        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珂朵莉表达出了敬佩之情。

        “……真坚强啊”
        明明是如此令人不安的状况,但那个孩子却能够那么开心地打发时间。虽然她本来就是属于室内派的人。
        那么,其他人又在做些什么呢。


        回复
        7楼2020-05-01 21:22

          “什么嘛,珂朵莉向我搭话什么的,真是少见啊”
          被这么一说,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么一回事。自己和这位红发女孩,诺夫特·K·迪斯佩拉提奥原本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
          诺夫特将罩在耳朵上的耳机挂在了脖子上,
          “所以说,有什么事吗?”
          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过来看看房间里的情况而已。
          “……你,在做什么呢?”
          这份疑问,自然而然地说出了口。

          诺夫特的房间相当拥挤。
          虽然从面积上来说和珂朵莉的房间没有多大的区别,但是东西很多。具体来说的话,有吉他、电子琴、单簧管,还有仿佛要将床铺挤开似地摆放在墙边的电子鼓组。即便是在那算不上大的桌子上,也摆放着好几个作为外行人的珂朵莉叫不出名字的,看起来就很复杂的机器。
          “嗯——也没在干什么啦。随便弹弹而已。吵到你了吗?”
          “啊,不不,并不是那样”
          这宿舍的墙壁并不算厚。诺夫特拥有的似乎基本都是电子乐器,然而即便如此多少还是会有一点演奏声。她大概也有在注意这点吧,当然现在的话题主旨并不是这个。
          “反正也闲着,如果点歌的话我就给你弹喔?”
          用下巴指了指备用的耳机,诺夫特如是说到。
          “顺便也唱一唱吧——没法这么说真是遗憾啊,在这个破房间的话”
          “是吗?那,这样的话,”
          “啊啊,但是,仅限于版权关系不太复杂的曲子。就算是番外篇,因为随便提及了歌词结果被人追究版权,这种事情我可不想遇上”
          “……你在说什么?”
          最终,请诺夫特弹了一首据说是英国传统民谣的,宁静的曲子。
          诺夫特还做了“虽然翻唱很多但因为原曲是古典所以不需要向特定的谁进行申请”这样的说明,不过珂朵莉却没太能明白她的意思。


          收起回复
          11楼2020-05-02 00:00

            “嘿呀——!”
            “呜哇——!”
            像这样,在门口(看起来像是)开心地跳着舞的,是两位九岁的少女,潘丽宝和可蓉。
            一眼看过去,感觉和平时的状况没什么两样。但是,再仔细一看的话似乎有点儿不一样。其中一方摆出一个看上去很复杂的姿势,另一方看到后做出别的姿势,再根据这个姿势继续做出别的姿势……如此反复。
            “……这个是用上了英雄的变身动作的,后手石头剪刀布游戏”
            在一旁转着眼睛颓废的菈琪旭如此说明道。
            “会变身的英雄,不是有很多嘛。然后,因为各自都有自己的强度和适应性,所以就要不断地变身成为能够赢过对方英雄的角色。如果做错了动作或者没想到角色就算输。同一个英雄只能使用一次”
            “……所以,你为什么这么累?”
            “比起可蓉她们所喜欢的特摄英雄,动画的变身女主角不仅动作大,而且过程长……所以非常辛苦……”
            啊啊,就这么个理由。
            “缇亚忒呢?你们不在一起吗?”
            “她一直都窝在房间里看电影,但是自从被妮戈兰小姐没收了平板电脑之后,就一直在屋顶上丧气呢。刚才瓦蕾茜去看了她的样子,据说是摆着稻草人一样的脸在望天”(译注:原文“へのへのもへじ”,这些假名排列之后看起来像一张人脸,因为经常绘制于稻草人你上所以又称稻草人脸。)
            “稻草人脸”
            这该怎么说呢,感觉是一种在浮游大陆群上见不到的表情。某种意义上来说,或许她正在非常享受这个世界也说不定。
            “呀——!”
            谈话间,潘丽宝和可蓉的对决似乎决出了胜负。可蓉在原地翻了个人仰马翻,潘丽宝则是做出了胜利的姿势。
            “呵呵呵,忍者果然很强”
            “呜呜呜,没能将恐龙的强大发挥到极致”
            “这就是锻炼的成果”
            “嗯”
            似乎在一些不明所以的话题上取得了共识,二人将拳头碰在了一起。
            不管怎么说,总之看起来很开心真是太好了。


            回复
            12楼2020-05-02 00:34

              兰朵露可面露难色,紧紧盯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
              “怎么了?”
              听到珂朵莉发问,兰朵露可向这边瞟了一眼,
              “……在苦战中”
              马上又把注意力移回了屏幕。
              这意思是我可以看看内容吗?这样理解的珂朵莉,绕到兰朵露可背后探了一眼。
              “国际象棋?”
              “是的”
              状态是网络对战,对战对手的名字是“stray cat”。
              “被熟人的女儿拜托了教她下棋。说是想要和青梅竹马的大哥哥一起玩,所以至少想掌握一点基础的战术”
              “喔……”
              听起来这故事还挺美好。
              因为想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想和对方拥有一样的兴趣。不仅能理解这份心情,还想为她加油。如果能获得幸福就好了呢——珂朵莉为素昧平生的对手一厢情愿地祝愿道。
              如果被艾瑟雅她们知道又在想这种事情的话,大概又会被取笑说“真是个恋爱脑呢”之类的话吧。
              “然后,她已经成长为我无可奈何的强度了”
              “诶?”
              “尽管我原本也并没有那么擅长,但她的成长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因为实在是不甘心,所以为了能让她彻底地击垮‘大哥哥’,我正在训练她变得更强”
              “那个,兰?喂喂?”
              “这怎么甘心承认呢,这孩子,可是比缇亚忒还小呢?被这样的孩子在几天内追上、超越、甩开,差距已经差不多拉开到看不见背影的程度了哦?这种情况下想要使点坏也是人之常情吧。此外作为纯粹的好奇心,也有想看看这份才能究竟可以成长到什么地步这样的原因”
              “如果顺序反过来的话,倒是个美谈呢……”
              谈话间棋局也仍在进行,最后一声机械的“将军”宣告了对战的终结。
              脱力的兰朵露可仿佛是变成液体一般,慢慢地从椅子上滑落了下来。

              “嗯……感觉大家,好像各自都过得挺开心啊……”
              当珂朵莉无意识地自言自语后,
              “什么意思?”
              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兰朵露可,表情认真地问道。
              “呃,大家好像过得都很充实,感觉有点羡慕”
              “哼嗯?”
              兰朵露可的眼瞳紧盯着珂朵莉的眼睛——窥视着更深的地方。
              “怎,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这句话的真正的意图是什么。要说的话是那个吧,和家庭教师的他无法见面的日子让你感到沮丧之类的”
              “呜”
              家庭教师。这样啊,在这里他是这样的形象……然而兰朵露可过于直接过于准确地点明原因,让珂朵莉根本无暇思考这种事情。
              “因为嘛~”
              错就错在曾对此抱有希望。就像是被悬挂在眼前的幸福又被人夺走一般的感觉,这实在是令人难以释怀。
              “那么想看到脸的话,视频通话不就好了吗”
              “诶”
              被这么一说,仔细想想确实如此。这里不是浮游大陆群,这是凭借个人所持有的道具就能做到这一点的时代。
              “但是,那样的话,这边的样子,对方会看到的吧?”
              “这一点的话,嘛,本来就是为此而生的东西。有什么问题吗?”
              “那,那个,比如得再稍微梳理打扮一下什么的,突然联络会吓到他什么的,会不会打扰到他什么的”
              “反正你是个麻烦的小孩这点,他老早就知道了吧?我觉得事到如今也没有再掩饰这些事情的必要”
              “嗯,这样的对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话说你说谁是小孩啊!”
              即便脸颊发烫地进行反驳,兰朵露可也只像是看呆了一样叹了口气。就这样无言地敲击着电脑键盘,
              “好了,我已经呼叫他了”
              对于不论是心理上还是别的方面上都丝毫没有准备的珂朵莉,兰朵露可甩下了毫不留情的一句话。


              回复
              16楼2020-05-02 03:12

                ——喂怎么了,好久不见你们那边情况如何大家还好吗,“父——亲你在做什么呀——”啊啊喂你给我一边去“父——亲一起玩吧——”现在在谈话待会儿再说“父——亲我要上厕所——”不你给我稍微忍一下“忍不住了——”呜哇哇纳內特再稍微努力一下抱歉我先离开一会儿“父——亲我要吃零食——”为什么突然聚集过来了阿鲁稍微过来帮个忙纳内特他“在做什么呢,这么热闹”“啊——莉莉娅姐姐一起玩吧——”莉莉娅你也行稍微过来帮我一下纳内特他情况不妙好痛霍雷斯你别这种时候来个关节技啊说了待会儿再说——

                混乱的时间如同龙卷风一般扫过后。
                “……………………抱歉,让你看到了难堪的一面”
                “没,没事的,我才是很抱歉在这么忙的时候呼叫你。现在,已经可以说话了吗?”
                “嘛,差不多吧”
                在笔记本电脑屏幕的对面,黑发的青年用温和的声音如此说道。
                (……这样啊。我知道的他,和这个他,看来不太一样)
                珂朵莉所知道的威廉·克梅修,是个无论故乡、家人还是战斗的理由,所有的一切都早已失去了的,孤身一人的迷路人。而自己,也是个早已确定了要在数日之内舍弃自己性命的,用完即毁的兵器。
                虽然珂朵莉并不想认为这就是全部,但毫无疑问,他之所以会关心自己,是因为有这一部分背景的缘故。然后,自己开始思慕他的原因,确实也包含着同样的内容。
                所以说,是的。
                对于这个世界的珂朵莉·诺塔·瑟尼欧里斯而言,没有向这个身为普通家庭教师的青年、威廉·克梅修寄托拼上性命的感情的必然性。同样地,对于威廉来说,他也没有回应这份感情的理由。
                在屏幕对面的是,的确是,一直以来都想见面的人,一直以来都想说话的人。但不知为何,珂朵莉感到二人之间的距离比起实际更为遥远。
                “怎,怎么说呢。那个呢”
                “喔”
                “……在做什么呢。情况还好吗,什么的,有点在意”
                没有办法很好地组织语言。
                “嘛,就像你刚才看到的那样。有好好地在努力生活。反正大学那边也停课了,而且这情况该说是从周围分到了活力呢,又或者说是被强行注入呢”
                受不了受不了,威廉一边感叹一边摇了摇头。
                看着这副温和的表情,啊,珂朵莉突然注意到了。
                (虽然不一样,但是这个人,果然还是威廉呢……)
                “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稍微,重新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感情”
                “那算啥啊”
                “果然,我非常喜欢你”
                “……又说这种话”
                小声嘀咕着,威廉将微微发红的脸颊转向了一侧。
                “这种话给我对年龄更相近的家伙说去,初中生。对大学生说这种话,你至少还早了三年”
                “三年程度有什么问题嘛。哪里有问题了啦”
                “主要是社会评价不好”
                这点倒确实没错。快要成年的男性和初中女生成为恋人关系——简直像是八卦新闻头条一般的,风评不太妙的内容。虽然珂朵莉觉得并没必要在意到那个程度,但那充其量是个人观点,世界上大概还有很多会为此在意的人们吧。
                “那么,三年后呢。如果说,我再长大三岁的话,你会接受吗?”
                “喂喂你啊,我不是这种意思。话说你这是明知道还这么说的吧”
                “诶嘿嘿”
                似乎有些困扰的威廉的脸。仅仅是看着它,珂朵莉的内心就会感到满足。

                通话结束后。“哔”,听见了一声短促的电子音。
                “哈啊……”
                似乎以此为信号,兰朵露可长叹了一口气。
                “呀!?兰,原来你在啊!?”
                “我在哦,啊啊,你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是在用谁的电脑聊天所以在此稍微提醒一下,我从刚才开始一直都在这里”
                “呀啊啊啊,忘掉,快忘掉!”
                “啊啊,是呢,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忘掉”
                对于用手按住太阳穴摇着头的兰朵露可,珂朵莉拿起手边的靠垫,一遍又一遍地朝头部拍了下去。


                回复
                18楼2020-05-02 07:51

                  在这热闹的一天的最后。
                  “那么,晚安,艾瑟雅”
                  结束了夜晚的问候,正当要返回房间的时候,“珂朵莉”,被艾瑟雅叫住了。
                  “怎么了?”
                  “那个……虽然有点不忍心说。今天的这个,充其量只是个玩梗的番外篇,所以最后所有的一切应该都会被当作梦境来处理。大概就是,一旦醒来就会马上变得模糊而无法回忆的,朦胧的梦”
                  “嗯”
                  点头。
                  “我想过大概会是这样的结局”
                  “……你表情看起来很不错,是个好梦吗?”
                  “嗯”
                  “这样啊。那真的是……嗯,太好了,由衷地觉得”
                  艾瑟雅露出牙齿爽朗地笑了笑。
                  “晚安,珂朵莉。祝你有一个美好的早晨”
                  彼此轻轻地挥了挥手,随后互相背过了身。
                  进入房间,关上了房门。


                  回复
                  19楼2020-05-02 08:07

                    ————然后。
                    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仿佛是另一个时间,仿佛是另一个地点。

                    “呼哇啊啊啊”
                    苏醒后马上,打了个特大的哈欠。
                    “嗯……”
                    好像做了一个梦。而且是,特别开心的梦。
                    虽然想不起内容这点有些遗憾,但这样就好。从开心的梦开始的一天,能够以开心的心情来迎接。所以,这是个很棒的事情。
                    珂朵莉脱下睡衣,换上私服,走出了房间。

                    妖精仓库。为了保管“用后即丢的兵器”的她们而存在的,位于森林中的破旧宿舍。为了洗脸,珂朵莉穿过走廊走向水池边。
                    在这途中,
                    “威廉,早啊——!”
                    看到了被从一大早开始充满活力的可蓉飞扑,并被施以难以描述的站式关节技的,黑发青年的身影。
                    “啊——喂喂可蓉,新招数的实验等洗完脸再说。还没睡醒时的关节技可是很危险的啊”
                    “呜姆,我知道了”
                    很听话地解开了关节技,可蓉奔跑着离开了走廊。
                    虽然珂朵莉觉得即便是在醒着的状况下使用关节技偷袭也很危险,不过既然本人并没有特别在意,那么这个问题还是不点出来了。
                    比起这个,
                    “早上好”
                    自己也打了声招呼。
                    “喔。早上好,珂朵莉”
                    青年看向这边,然后,不知为何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嗯,怎么了吗?”
                    “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你这边才是,发生什么了吗?”
                    “诶?”
                    就算被反问起来,也想不到什么特别有头绪的事情。如果非要说的话,总感觉做了一个好梦,但梦毕竟只是一个梦。
                    啊啊,即便如此还是有一点,自己也觉得和平常的自己不太一样的地方。
                    “我回来了”
                    “……怎么了,这突然的”
                    “嗯,我也不太懂,只是突然想说说看”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了啊,威廉挠了挠脸颊。只是看着这张脸就感到了开心的珂朵莉,轻轻地笑了笑。

                    在离他们稍远一些的阴影处,
                    “该不会是觉得把氛围渲染得像是个美好的故事就能结尾了吧,这个作者”
                    露出无奈表情的奈芙莲嘀咕道,
                    “这种事情就算想到了也不能说出来”
                    说完奈芙莲轻轻拍了下艾瑟雅的头。


                    Fin
                    SS短篇 完


                    回复
                    20楼2020-05-02 08:47
                      我也不知道这短篇算糖还是刀,总之我又看到珂朵莉和威廉互动了,多谢款待
                      接下来等一个异传二翻译


                      回复
                      21楼2020-05-02 0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