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山大圣吧 关注:3,458贴子:147,744

《剑来》外传《搬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老观主与陈平安在光阴长河中缓步而行,微笑道:“那贫道便与你说一桩旧事。当年正阳山绝非如今这般寒酸的小土丘。山高九万里,下连神州浩土,上承九重天阙。万山之祖,气象万千。
只是有位大妖在山顶与诸天神祇大战,一棍下去便荡平了大半山脉。
大妖每打碎一尊法相,就有一颗大星坠落在大地,化为积年不化的冰雪。
没人知晓那尊战力无双的大妖,为何要登上天梯寻衅天庭,正如没人知晓他的结局。
有人说大妖寡不敌众,在高位神灵合力之下陨落人间,化为一片大漠,高位神灵却也半数之多,大道消散;
有人说最后惊动了持剑者下界,倾力一剑把那妖魔劈碎,但那把仙剑却也锈迹斑斑,沦为凡铁;
有人说是披甲者出手,不停出拳,让大妖身死道消,披甲者一身战甲却也崩碎破裂;
有人说那水神渡海前来,将大妖放入光阴长河,受那河水冲刷陨落,可水神所受道伤,终是无法愈合,水火之争惨淡落幕;
有人说是火神降临,联合火部神灵,以无上火法神通,将大妖生生炼化,火神之下神灵却再无来世,此后万年火神转世,孤身一人而已;
也有人说是天庭共主亲自出手,用飞升台镇压大妖千载万载,而那天庭共主不得不闭关养伤,人族伐天也未曾现世。”
“贫道却是知道那妖魔为何要在正阳山发疯。很简单,有位不知死活的神官求爱不成反生杀意,杀死了天宫一位仙娥。”
“至于这位当真是‘不知死活’的神官是如何遇见那位仙子,又是如何心生杀机,你可以猜一猜。”
“而那妖魔的结局,世间所传皆为实情。”
“人族登高?神道崩塌?剑修开天?不过还是算计。”
陈平安噤若寒蝉,只装作没有听见。这位道法极高的老观主,可谓胆大包天。
下一刻,光阴长河逆转,陈平安又站在曹晴朗家庭院,茫然无措。
青冥天下极高处,坐在莲花洞天那位老人闭上眼,想起了当年那位老猿。即便如今这位老人,已然成了天地间规矩最大的存在。他还是由衷钦慕当年老猿的心境。
一拳下去,天地清明。
中土神洲,文庙角落,一位老夫子合上书页。他望向宝瓶洲方向,静默不语。如今万年过去,老黄历又撕去了数页,世间还有几人能知晓那位大圣的大功德?
老猿曾笑言,若有大不快意,当出棍。
西方佛国,大雷音寺莲台之上,那尊金色大佛睁开了眼。当年老猿随口一言,他却是受益终身。从此大道登高,无所拘束。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藕花福地,陈平安在练拳。
—————————————————————————————
陈平安一剑劈下。
世上再无托月山,那座屹立蛮荒万年之久的飞升台,被一剑夷为平地。
宝瓶洲,搬山老猿忽然双目紧闭。再睁开时,眼中神光湛然。老猿长笑道:“大梦初醒,已是人间万年。”
他看向陶紫,眼神温柔。
一眼便是万年。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什么狗屁诗人,写不出她之美万一。
于是他笑了。
笑声中他气势暴涨,瞬间破开元婴瓶颈,一路攀升至十四境巅峰。
搬山不易,登天不难。
他大喊道:“棍来!”
桐叶洲战场的袁首,突然心神不宁。
下一刻,那把得自古战场的残破法宝“定海”突然从窍穴飞出。任凭这位王座大妖手段尽出,仍是难以收回。
那把长棍瞬间破开两洲屏障,直接遁入无尽虚空。整座桐叶洲山水气运皆震荡不已。
老猿一把抓过长棍。天地灵气倒灌,这把折损许多的仙兵竟是崭新如初。
他真身持棍,瞬间破开宝瓶洲天幕,一棍便搅碎一挂星河,默念一声“积土成山”。一座巍峨大山狠狠砸向那位陪侍万年的巨大神灵。
昔年兵家初祖曾笑言:“搬山不易,登天不难。”
与此同时,老猿一棍砸向与礼圣对峙的巍峨神灵。小小身躯如同芥子,却把那高位神灵倾力劈出的剑气轻易砸散。
阳神身外身则飞向倒悬山旧址。
与此同时,至圣先师破口大骂,又翻开一页书,灰袍老者一个踉跄,似乎被人打落蛟龙沟。
老猿现出巍峨法相,一拳砸碎妖族占据的半截剑气长城。然后飞升至蛮荒天下天幕,握紧仅剩的一轮明月,狠狠砸向大地。
整座蛮荒天下,气机紊乱至极。一条黑色蛟龙凭空现身。
昔年有赤色小蛇,修道万年化形侍女,立侍蛮荒天下江湖共主左右。
这便是这座天下本土大妖中,最后一个十四境了。
老猿一声狂笑,一拳砸向蛟龙。
阴神远游至桐叶洲,寻到那位昔日浩然天下的读书人贾生,今日的蛮荒天下王座大妖周密。
坐而论道。
周密心境内竟有老猿披袈裟,结跏跌坐于莲台之上,宝相庄严,要与周密说一段佛法;又有老猿身穿道门法袍,背桃木剑,手持五雷法印,要与周密切磋道法;更有老猿羽扇纶巾,青衫飘摇,要与周密请教学问。
仅剩半截剑气长城上,崔瀺神人掌观山河。这位昔年浩然天下文圣首徒,抚掌笑道:“贾生计谋,果然让人失望!”
老猿真身在那天外天,又是随手搬起一座高山,狠狠砸下。
那位善使雷法的神灵余孽,只得一退再退。
搬山一事于他,真算不上什么难事。
蛮荒天下那位十四境大修士,驱动十万大山的老瞎子。
他横行蛮荒天下无所顾忌的根本凭借,便是那十万座巍峨大山。即便是这座天下的十四王座,其中至少半数也是看不见十万大山的“真身”。这十万大山,是老瞎子一万年来积攒下的家底。每一座都是当之无愧的大炼之物,花费了老瞎子无数心血。
大炼之后,这些大山便随老瞎子心境显化,世人所见之山比起其真身所在,又小了许多。
这便是当之无愧的搬山神通。
老瞎子觊觎托月山久矣。
若是他炼化了托月山,再加上浩然天下的那座“五岳至尊”穗山,道教另起一峰的龙虎山,莲花天下佛祖说法的须弥山,青冥天下某一道脉奉为祖庭的玉京山。那么四座天下便又要出现一位十五境。
至于老瞎子的来历根底,则牵扯到一桩古老秘闻。老瞎子与那刘叉弟子竹箧一般,是蛮荒天下那地位卑下的“杂.种”。搬山法门得自一位妖族的传道人,傀儡术法则来自那位战力无双的兵家初祖。
后来搬山大妖在人族登天前,被三教祖师算计,生死不明。兵家初祖却是神道崩塌后身死道消。老瞎子将一颗眼珠扔在青冥天下,一颗扔在浩然天下,远走蛮荒,失望至极。
可老瞎子的搬山,却又没有搬山老猿那般轻松写意。
老猿此时现出妖族真身,又施展法天象地,那尊法相与那持剑的高位神灵一般大小。他挥动长棍“定海”,将剑气一道道打散。
那柄长棍在那王座大妖袁首手中,只是寻常仙兵,曾被那位人间最得意的白也一斩再斩。可在老猿手中却是一件杀力堪比剑仙飞剑的攻伐法宝。
此间战场是一片星海,长棍又刻有铭文“定海”。
礼圣方得喘息片刻,便又捻起一颗星辰,凌空落在天元。
老猿笑道:“小夫子且安心布局。”
巍峨神灵终于拔剑出鞘,倾力出剑。
昔日远古战场,它与陈清都曾有一场捉对厮杀。最后未分生死,只是将陈清都本命飞剑“浮萍”劈出一道裂痕。此后藏剑入鞘,蕴养剑气已有万年之久。
与此同时,那位一退再退的随侍神灵已然布好一座雷池。
昔日龙虎山初代大天师赵玄素远游天外,便与这位雷部神灵切磋了一番雷法。大天师那五雷正法,胜在以浩然正气凝练道法真意。可这尊远古神灵的雷法却又更加纯粹,已然可称天劫。
上有剑气,下有雷池。
老猿狂笑一声,法相现出三头六臂,长棍定海化为两根。他双手持棍,抵住那团凌厉至极的剑气。
又掷出一棍反攻持剑神灵。神灵以剑身相抵,溅起一串火花。有文庙圣贤无法直视,不得不远离战场。
与此同时,老猿剩下一双手抱起一座远胜之前几座的大山,砸向那座纯粹至极的雷池。
老猿大笑道:“且再来一头高位神灵!”
两位神灵瞬间远退千里,雷池中突然刺出一柄三尖两刃刀,只一刺便打碎了那座大山,直刺向老猿面门。
老猿凌空一纵,堪堪躲过。苦笑道:“言出法随?”
昔年天庭共主座下有高位神灵名三目者,司掌神灵刑罚。曾问剑至高神灵。杀力更胜其余高位。人族登天之战,其余高位神灵皆有出剑,唯有这位三目者不知所踪。
礼圣笑道:“请两位入局。”
一座巨大棋盘缓缓浮现于虚空,将两位远离战场的神灵瞬间卷入。礼圣又捻起一颗星辰,落在棋盘之上。
老猿赞道:“礼圣好手段!”
与此同时,他又变幻出两根长棍,三条长棍一起砸向三目者。
三目者也现出三头六臂,三把三尖两刃刀同时抵住定海。
老猿咧咧嘴,这门神通术法,最早便是这位三目神灵所创。
而且如今自己并不是完整的十四境,有些法门须得合道阴神阳神才能使出。
当下却也别无他法,老猿大骂一句,又是用力挥棒,与三目者战在一起。
刀棍相撞,周遭星辰皆化为齑粉。
—————————————————————————————
蛮荒天下,老猿递出一拳。拳意化为实质,似有山峰飞来。
那头老蛟御起一条江水,化为一把飞剑,瞬间将山峰劈碎。
老蛟是这座天下当之无愧的水法第一,是一位不是剑修,却炼化无数飞剑,扮作剑仙的大修士。当年剑气长城的老聋儿,蛮荒天下大妖乘山便是模仿这位老前辈。
老蛟一直修到十四境,都未能孕育出一把本命飞剑。
所幸老蛟有一子名为雨四,名列蛮荒天下百剑仙之列,且排名极为靠前。也算弥补了老蛟多年的小小遗憾。
此前搬山猿先碎剑气长城,又打落最后一轮月亮,扰乱了整座蛮荒天下的气运。避世多年的老蛟只得出手。
四座天下有一定论,自古便是山高于水。这来源于那位三山五候先生一桩大功德,与“李柳”也有莫大关系。
可老猿毕竟只是阳神身外身,大道不够圆满,拳意化作一座座高山,尽数为老蛟御水毁去。
那位老瞎子“望向”这座这座山水之争的战场,挠了挠头。
十万大山外御剑悬空者,大髯剑客,刘叉。
只要老瞎子敢离开十万大山,赶赴那座战场,刘叉便会倾力出剑。
托月山崩,那陈平安与阿良携手远游莲花天下,镇压幽冥鬼府,不在蛮荒久矣。
刘叉突然皱眉,以神人掌观山河的大神通,看向如今已是蛮荒天下版图的倒悬山遗址。
蛟龙沟底突然飞出一把飞剑,灰袍大祖伸手拘押,光阴长河在此凝滞。那把飞剑却瞬间破开光阴长河。
“陈浊流”微微一笑,伸手握紧长剑。
三千年前斩龙之后,这把“斩龙”便再无用处,被他随手抛入大海。
他看了一眼陶紫,破天荒滴生出一丝缅怀之感。
想必家乡此时,也开满了桃花。
极美极美。
与此同时,宝瓶洲梳水国那位归隐江湖的老剑神宋雨烧,突然睁开眼,在家人惊异目光中御风远游,瞬间便是千里。
“陈浊流”又是微微一笑,与自己的阳神身外身合道。
刘叉转身,向剑气长城遥遥劈出一剑。
一道恢宏剑光从宝瓶洲升起,笔直冲向剑气长城。
剑光掠过宝瓶洲南端战场,一闪而过。那真龙稚圭与王座大妖绯妃皆是一个踉跄。剩余水族大妖不由自主地跪倒。
天下蛟龙见我,有如苍天在上。
与此同时,幽冥鬼府之前落满灰尘的八座巨大雕像,一齐睁开眼,震散无数鬼魂。
第一尊金甲神人,挥动双拳,宛若高位神灵。
第二条金龙,龙威浩荡更胜浩然天下的真龙稚圭。
第三尊披甲神灵,执金刚而立,作狮子吼。
第四位少女,体态丰满,飘带飞扬,有奇香弥漫。
第五尊神灵身高万丈,三头六臂,两手托起日月,口中吐火,作忿怒相。
第六只金翅大鹏,双翅展开,便有狂风起于幽冥。
第七位头顶双角,似人非人,歌声优美。
第八条大蟒,无足腹行,吞吐毒瘴。
八尊法相破开莲花天下与浩然天下的大界障,与宝瓶洲那道浩荡剑光合为一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5-06 02:41
    陆沉有五梦七相,这位斩龙之人也有八尊法相与之针锋相对,亦是大道显化。
    当年斩龙之后八尊法相便留在莲花天下,镇压幽冥数千年。
    所以这位斩龙之人,于四座天下实有大功德。这也是白帝城主得以修行登高,不被三教打杀的原因之一。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今日翻过老黄历,良辰吉日,当出剑。
    他站在半截剑气长城城头,向崔瀺微微一笑。隔空递出一剑,两道剑气轰然相撞。
    那条无所不在的光阴长河不停破碎。
    剑气长城残余剑气向两座天下疯狂逃窜。
    刘叉微微皱眉,浩然天下什么时候又多了这样一位巅峰剑仙?
    其实莫说刘叉,便是王座犹在刘叉之上的周密也对此人知之甚少。
    四座天下真正了解此人根底者,不过一手之数。三教祖师,老杨头,再加上一个陆沉。崔瀺或许勉强算得上半个。
    此人名叫陈青帝,出身一座桃花洞天。现身浩然天下之时便已是一位飞升境大剑仙。而那座洞天,因为一位前无古人的飞升境而灵气枯竭。大门紧闭,千百年无人问津。
    人有三尸,上尸名“踞”,中尸名"踬",下尸名"蹻"。此人与道祖问道之后便以本命飞剑斩出三尸。
    上尸化身郑居中,收其为开山大弟子。
    中尸化身一尊大妖,一剑送去蛮荒天下。
    下尸化身周肥,丢在了桐叶洲玉圭宗。
    三尸显化与那八尊法相不同,算得上陈青帝游戏之举。若是能整理为一门法决,未尝不能再开辟出一支道脉。
    只可惜此后陈青帝忙于斩龙,此法终究是失传了。
    至于那位不过六境武夫的阳神身外身,并不同于孙道长行走浩然天下时,故意炼废的那具皮囊。而是陈青帝真正的巅峰剑仙体魄,只不过以大神通强行将武夫境界压在六境,以此躲开天幕圣人窥视。
    阴神则与真身合道,以独特法门化身魂魄,游戏人间,大梦千年。所以此人神魂之法亦是登峰造极。
    陈青帝兼修佛道两家学问,到后来斩出三尸,显化八部天龙。两者若能修行至巅峰,就都是跻身十四境的大道。
    可他却偏偏要斩尽天下蛟龙。
    执念之深,杀气之重,四座天下无人能及。
    刘叉伸出手,为剑气激荡而破碎的光阴长河在他手中汇聚,与刘叉自身剑气相融,化身成一把长剑。
    一条古时水,向我手心流。
    这等手段,比起当年阿良那把仿佛飞升境琉璃金身的飞剑,更加匪夷所思。
    这把长剑,比远古剑修观照那把本命飞剑“光阴”更加神异。更别提萧愻弟子庞元济那把同名飞剑“光阴”。
    刘叉出剑处,光阴长河亦要随我心意。
    与此同时,又出现一个“刘叉”,却不是阳神身外身,而是刘叉以纯粹剑道凝聚。
    那剑道刘叉御风而起,祭起本命飞剑。
    蛮荒天下剑修刘叉,本命飞剑名唤“日月”。日月并非一把,而是万中无一的一对。
    所以之前刘叉要在南婆娑洲,问剑那位肩挑日月的醇儒陈淳安。
    其中一把升空,蛮荒天下又出现一轮皎洁明月。城头二人已在剑客小天地中。
    刘叉握紧另一把。
    日出扶桑一丈高,人间万事细如毛。
    刘叉曾想沿光阴长河而上,以此问剑火神。
    两个刘叉同时出剑,光阴长河停滞。
    与此同时,天火降世。
    城头崔瀺身形凝固,可那陈青帝却仿佛不受光阴长河拘束,只是轻描淡写递出一剑。火光剑气,竟诡异消散,化作灵气反哺剑光。
    陈青帝笑道:“好久不见。”
    刘叉突然生出一道念头,无法制止,“我刘叉就真只是‘刘叉’?”
    陈青帝又是一剑。
    刘叉大吼一声,剑道所化分身接过光阴长剑,倾力劈出。真身则收起日月,化作剑光飞向十万大山。
    远处大髯剑客施展本命飞剑神通,月光照耀十万大山。天火如流星陨落,无数金甲傀儡破裂又重组。这是两座小天地的大道之争。
    老瞎子摸了摸下巴,真是稀罕。
    陈青帝慢悠悠出剑,劈出一道道诡异剑光,一点点蚕食刘叉剑气。
    刘叉为何突然问剑老瞎子,崔瀺心中了然。这位斩龙之人手段之诡异,更胜白帝城主郑居中。竟能轻易在那刘叉心中种下一粒心魔种子。
    陈青帝突然笑道:“国师不必惊慌。之所以如此轻易,不过是因为这刘叉是我那中尸化身罢了。如此小道,比不得国师所创瓷人。”
    崔瀺一惊,忙收敛心神。笑道:“先生神魂之法实在高明,几近于道。”
    陈青帝苦笑,这位欺师灭祖的读书人,终究是得了文圣一脉真传。
    崔瀺试探道:“那头老蛟?”
    陈青帝大笑,“待我找他耍去!”
    一道剑光冲散城头云海,直冲向那头十四境老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5-06 02:44
      崔瀺不觉已是大汗淋漓,围杀周密一战太过凶险,他虽未从十四境重新跌落回飞升境巅峰,但心境却被那蛮荒书海所破,心神不宁,须以剑气长城厚重剑气砥砺心境。再加上那陈青帝神魂之法,委实诡异难测。以至于心湖涟漪微起,此人竟能心生感应。
      崔瀺望向那道磅礴剑气,松了一口气。此人斩龙执念,可谓深重。在浩然天下为大势所累,到底不能斩杀那王朱。蛮荒天下这头老蛟跳出来,正是命中劫数。此处老猿那阳神身外身,终于得以重返天外天。
      至于老猿阴神。
      他转身望向桐叶洲,按照当年与齐静春的推演,陈平安携仙剑,与阿良共赴莲花天下镇压幽冥;
      老猿赶赴天外天战场大战三目者;
      陈青帝远游蛮荒天下,有蛟龙处斩蛟龙;
      桐叶洲贾生那边,有圣人曾言:舍生而取义者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5-06 02:45
        之前有老哥提醒分贴发不太好看全,暂且整理了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5-06 02:46
          之后有空就写,到完结后去剑来吧整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5-06 02:58
            好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5-06 07:49
              搬山大圣才是主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5-06 08:02
                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5-06 12:41
                  @乌龟驼象😫 吧主帮忙加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5-06 12: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5-06 13:01
                      这个陈青牛这么猛的么?没看过桃花,有此一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5-06 13:20
                        多写点,到时候吧里再来几个课代表分析分析


                        回复
                        12楼2020-05-08 11:48
                          周密心相之中天地,佛陀老猿双手合十,口诵佛经。竟有莲花开满书海。
                          周密微微一笑,随手采下一朵莲花,“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半数莲花瞬间枯萎残败。
                          周密又吟道:“留得残荷听雨声。”
                          这座天地忽兴风雨,骤雨打衰荷。
                          佛陀老猿闭上双眼,背后生出一尊大佛法相。大佛伸出双手撕开云海,现出一轮大日。
                          与此同时,道士老猿手持法印,五雷攒簇,与那龙虎山大天师,赵天籁所留雷法道意遥相呼应。
                          周密脸色微微苍白,手掐一道剑诀。
                          有剑气凝聚为一位高冠老者,是那远古剑修观照。观照一剑劈下。
                          老猿笑道:“就凭你哪配让贫道动剑?”
                          他并拢食指中指,这便是道剑。抬起手臂,默念一声“斩”,轻轻落下。与那观照剑气相抵。
                          那儒衫老猿却在周密心相之中御风远游,看见天地间偶有残缺书本便随手炼化。
                          若看见有左右剑气残余,便提笔写下“剑”字,将那剑气护卫起来。
                          有那刘十六拳罡侵蚀,便以浩然气递出一拳。
                          老猿阴神显化三教化身各施手段,那周密本就伤势未愈,一时间竟是又吃了些小亏。
                          可毕竟此处战场,是一位昔日十四境巅峰的小天地。
                          天地禁制之下,光阴长河倒流,三位老猿又合为一体。
                          周密随手捻起一颗黑子,是那王座大妖黄鸾真名,天地间显化出那天外天礼圣所布棋局。
                          落子便起风雷。
                          老猿却没有再显化三教法相,只是笑道:“你可知为何你吞食大妖无数,却始终无法跻身十五境?”
                          周密微微皱眉,又以切韵真名落子。
                          与此同时,周密显化老大剑仙陈清都,递出一剑。是那昔日剑气长城,陈清都问剑妖族大祖一剑。
                          老猿突然化出六尊妖族真身。
                          第一尊大妖牛头人身,与天平齐,手持混铁棍挡住凌厉剑气。
                          第二条墨色蛟龙,龙威浩荡,在书海之中掀起巨浪。
                          第三只金翅大鹏,背负青天,御风而上,破开天地禁制。
                          第四头九头狮子,站立棋盘之上,九只硕大头颅一齐咆哮,立足之地寸寸皲裂。
                          第五只六耳猕猴,六只耳朵一动,显化千百分身,向剑气、雷法与那拳罡残余处挥棍砸去。
                          第六只丑陋猿猴,放出手中拘押的两头远古神灵余孽,向那两颗棋子扑去。
                          老猿是第七尊。
                          周密身后又现出十九尊法相,加上陈清都,凑齐二十位剑客剑仙。
                          是一首不入诗家《诗三百》的壮丽五绝。
                          二十尊法相各自递出一剑,心相天地之间气象大乱。
                          老猿七尊千丈真身各施手段,接下剑气。
                          只是那九头狮子、六耳猕猴、丑陋猿猴三位大妖,都是彻底消散。
                          到底只是阴神显化,不是真身在此。
                          老猿笑道:“这六位是我结义兄长,辈分比起现今蛟龙沟那位,只是低了半辈。万年以前先后死于神灵围杀。”
                          “正阳山顶那一战,其实是我们七位兄弟的问道。”
                          “吞食大妖,你算不得第一人。”
                          “立教称祖,你还差得远。”
                          天幕突然破开,有一位老儒士长袖飘荡,风尘仆仆。他刚刚从莲花佛国那座地狱离开,接连破开两座天下的大界障,未作停歇便缩地万里来到桐叶洲。
                          儒家修行登高,在于胸中一点浩然正气,这位老儒士便是这座天下最擅长养气之人。
                          天地之间有大风起,好一阵快哉风。
                          老猿真身、牛头巨人、墨色蛟龙皆消散于风中,只剩金翅大鹏扶摇直上,瞬间破开桐叶洲天幕,飞升至天外天。
                          周密笑道:“亚圣。”
                          亚圣点头道:“唯舍生而取义者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5-09 00:03
                            又写了一段,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5-09 00:45
                              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5-09 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