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狼星吧 关注:20,251贴子:557,964
  • 39回复贴,共1

【原创】六尺之下 Six Feet Under 小天狼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六尺之下 Six Feet Under
小天狼星×原创女主
时间线:大战之后
设定:小天狼星没有跌进帷幔,尸骨未存,而是死在了大战中。
(侵删)小天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5-08 13:32
    女主人设:
    【姓名】安塔莉亚·维斯特纳(Atalia Visturner)
    【性别】女
    【国籍】英
    【生日】1959.11.27
    【学院】斯莱特林
    【外貌】一头金发光滑而柔顺,常常散落披肩,皮肤白皙,烟灰色的眸子中有一种与年龄不符的稳重与成熟,有时还夹杂了一丝淡淡的忧伤。右手手腕上戴着一只镶着荷鲁斯之眼的手镯。
    【性格】有一种高贵优雅的气质,但因观点不同有时对父母会有一些反感。话不多,不过很好相处,有很多朋友,不像其他斯莱特林那么看重利益,再加上其直截了当的性格 ,也得罪了不少斯莱特林中的极端纯血利益主义者。成绩优秀,喜欢天文学,决斗水平也很高。
    【血统】纯血
    【家庭】出生在一个很出名但挤不进二十八纯血的“鱼龙混杂”的家族——维斯特纳。家族成员中有纯血有混血并且遍布霍格沃茨四个学院,父母是著名傲罗弗朗西斯和瓦曼诺·维斯特纳,二人崇尚纯血,但并不强迫安塔莉亚跟他们一样。家里还有一只名叫泰瑞莎的小精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5-08 13:34
      --序章--
      安塔莉亚神色恍惚地望着躺在担架上早已停止呼吸的小天狼星,空洞的灰眸中一片忧伤。如同仙境中的大海,却被乌云掩盖。那海底隐约散出的缕缕微光,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一片令人迷茫的黑暗。
      她握上西里斯的手,他的指尖还尚有一丝余温。可能是自己的幻觉吧。
      安塔莉亚凝望着小天狼星已显沧桑的脸庞,她想到了二十多年前小天狼星大笑着拍拍自己的肩膀第一次叫她莉亚,不知不觉地,眼角下滚落一滴泪,她不由赶紧停止了回想。想那时候的是对她来说无疑是痛苦的,而她不知道自己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莉亚,走吧。”艾瑞莎走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振作起来,他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安塔莉亚温柔地把西里斯额上凌乱的碎发拢到一边,然后在他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在不知情的人眼里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晚安吻。
      可对她来说,往后便是生死两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5-08 13:36
        由于楼楼是学生党,所以更文时间不定,大约几天一更。幼儿园文笔,凑合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5-08 13:45
          沙发!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5-08 14:03
            来了!沙发被抢走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0-05-08 15:11
              --记忆篇--
              钟楼古老的钟声悠长地回响,雄浑而又沉重。墙上形形色色的肖像都在酣睡,有的被钟声吵醒正不满地小声抱怨,女孩抱着一本大部头书匆匆走着,无暇顾及在旁边做鬼脸捣乱的皮皮鬼。
              皮皮鬼见她不发话,竟去扯少女的金发。女孩有些恼怒地回过头想要制止,却不料在拐角和人撞了个满怀。
              ”啊!“
              女孩摔倒在地,书也被甩到了一旁。她抬起头,想看看把自己撞倒的究竟是谁。
              ”你没事吧?“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脸庞,他弯下腰,很绅士地把她扶了起来,顺便把那本书捡起来还给了女孩。
              ”没事。“金发女孩微笑了一下。
              正当女孩拍拍袍子,准备离开的时候,男孩又拉住了她的衣袖。可能是意识到不太礼貌,又马上放开了。
              ”不好意思……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盯着他看了两秒,然后才缓缓开口。”安塔莉亚:安塔莉亚·维斯特纳。“
              安塔莉亚说完这句话就匆匆离开了,少年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似乎愣在了原地。


              This world not only meet you,you are full of my heart.
              这个世界不止遇见你,你却占满我心。


              回复
              7楼2020-05-08 19:27
                沙发!又是来自后勤人员的顶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5-08 20:0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5-09 09:18
                    --记忆深处·情人节--
                    当天早上刚起床,西里斯就被堆成山的粉色包装盒堵在了宿舍,其中一支烟花还把他的衬衫烫了个洞。
                    “走吧,这只是第一波灾难,你现在要面临的是那群姑娘的疯狂告白。”詹姆笑嘻嘻地拉着他往礼堂方向走去,一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我可不愿意。”西里斯不满地嘟囔着,一边被詹姆拉着往前走。


                    “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多猫头鹰?”安塔莉亚抬头望望铺天盖地的猫头鹰,不由皱起了眉。旁边的艾瑞莎拍了拍额头,装作无奈地说道:“我的好莉亚,你不会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吧!”
                    情人节?安塔莉亚环顾四周,发现大多数猫头鹰都是奔着格兰芬多长桌去的。有好多女生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望向格兰芬多长桌的时候,目光中透着一股炽热。
                    尽管觉得她们有些不可理喻,但还是忍不住往她们看向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撞见小天狼星被一个礼物盒砸到正黑着脸,注意到她的目光后,西里斯微微一笑。
                    安塔莉亚心跳顿时慢了一拍,暗叫不好。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is not the way from birth to the end
                    不是生与死
                    It is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but you don·t understand I love you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回复
                    10楼2020-05-09 10:40
                      最近的我迷恋抢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5-09 10:55
                        沙发,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5-11 11:11
                          你把我的文笔挂在墙上吊打后踩在地上碾压,对此,我决定不说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5-11 11: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5-11 11:45
                              加油,冲击20条回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5-11 12:01
                                --记忆深处·薰衣草田野--
                                一望无际的薰衣草田野延伸至地平线,天空中被薰衣草映出一层淡紫,抹上一抹胭脂。周围十分静谧,没有城市车水马龙的喧嚣,甚至连乡间蚊虫的嗡鸣声都听不见。只有风吹过的轻响,安静得就像从未被人类染指过的一片纯净的土地。
                                一片无边的紫。田野中央站着一个并不高挑,甚至还有些矮小的女孩。她无声地站在那里,默默与我相视。她的嘴角微微勾起,挂着一丝淡淡的笑纹,目光中还有一层若有若无的忧伤。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组合起来却丝毫没有冲突。虽然她没有说话,我却感觉她正在通过眼睛来表达她心中的哀伤。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我明明应该走上前去仔细看看她的,可不知怎的,潜意识却告诉我不要去追逐,不要去试图触碰。
                                她的美的朦胧飘渺的。
                                我应该遵从和理解。
                                一阵风吹来,她的长发和衣裙随风飘舞。她依然在看着我,目光中透露着一丝期盼,渴望,哀伤与无奈。
                                她转过身,一步一步,最终消失在我的视线内。
                                我猛然惊醒,面前是漆黑的房间。
                                和孤身一人的我。
                                If I had to forget your eyes before it was dark.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回复
                                17楼2020-05-11 12:02
                                  挖了你的眼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5-11 12:11
                                    这个文是以楼楼自己的梦作为原型的,我也做过这样一个梦,什么时候做的已经不记得了,但那个小女孩静立于薰衣草原野的场景却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有时我的梦就是这样朦胧飘渺,十分梦幻。梦里的场景似乎都是现实中出现过的,但究竟是哪,又说不清楚。所以我想要把它写下来,以至于我哪天长大了,也不会全忘掉。


                                    收起回复
                                    19楼2020-05-11 12:15
                                      才发现自己有很多字打错了。。。。完了强迫症又犯了


                                      收起回复
                                      20楼2020-05-11 16:30
                                        --霍格莫德--
                                        安塔利亚拖着步子走进大礼堂,她昨天在公共休息室看到了去霍格莫德通知,精神却一点也没提起来,她的漂亮的灰眼睛下挂着深色的黑眼圈,头发看起来有点乱,似乎没有时间打理。
                                        真奇怪,不是吗?安塔利亚什么时候这样………颓丧?失态?无精打采?
                                        和窗外晴朗的天气截然不同。
                                        安塔失神地坐在斯莱特林长桌旁,眼睛不知何时已缓缓地飘向热闹的格兰芬多长桌,以至于她的餐刀好几次都没戳中目标。
                                        小天狼星……你在哪里……
                                        一声巨响突然从门廊传来。四个人勾肩搭背地踏入大礼堂。
                                        安塔的目光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怨恨,好像要把四人中的谁撕裂碎。

                                        这时,那个黑发男孩转过头,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他在人群中精准地捕捉到了安塔利亚的目光,不由愣了一下。
                                        在他的记忆中,安塔莉亚是一个文静优雅,几乎每时每刻都很有教养的女孩。
                                        可为什么她现在……这么颓唐无助?
                                        从决定对她说出自己心意的那一刻起心中就有的一股淡淡的不安与紧张似乎无形中又增添了几分,小天狼星盯着安塔莉亚的方向张了张口,似乎想表达些什么,却又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堵在了喉咙里。而且詹姆也向他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算了,到时见面时再跟她解释清楚吧。小天狼星安慰自己,转过头去,努力让自己忽视对面女孩带着些许埋怨的目光。
                                        凭借着一种第六感和对好朋友的了解,詹姆莫名觉得小天狼星今天有点不对劲,好像在瞒着他们什么。但莱姆斯和彼得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小天狼星?你在看什么?”
                                        “……啊,没什么。”小天狼星低头看着光滑如镜的盘子,声音里带着几分心虚。
                                        看来小天狼星是不打算告诉他真相了。詹姆耸了耸肩,顺着小天狼星之前看过的方向望去,正巧和安塔莉亚视线相对。
                                        仅仅是相视了一瞬,对面的女孩就迅速移开了视线,但他还是捕捉到了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怨恨。
                                        小天狼星……刚刚看的就是她吗?詹姆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挺吓人的……没想到他会喜欢这种类型。
                                        “詹姆。”小天狼星的声音传来,似乎带着几分警告和乞求。
                                        而他在警告乞求些什么,双方自然心照不宣。
                                        詹姆别开视线,又摆出一副不正经的样子来,把莱姆斯和彼得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小天狼星不由松了口气。他倒不是怕莱姆斯和彼得嘲笑自己,只是觉得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诶,对了。”詹姆突然转移话题,他挑了挑眉,故作神秘地说,“你们今天去不去霍格莫德?”
                                        “我不去了。”小天狼星急切地说,他从没在詹姆面前表现得这么心急过。
                                        “小天狼星不去了?那我就呆在图书馆看书吧,反正也没什么可玩的,霍格莫德都被咱们摸透了。”莱姆斯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隐隐透着一丝责怪。彼得看没什么人愿意去,也支支吾吾地说他也不去了。
                                        “哎呀,别这么扫兴嘛,还有莱米,你已经连续一周去图书馆了,至少休息一下吧。而且,现在可是周末啊。”詹姆把莱姆斯和彼得直接拽走,走之前还对小天狼星眨了眨眼睛。
                                        “那我一会再去,你们好好玩啊!”小天狼星喊道,然后又坐了下来,盯着桌面,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安塔莉亚没吃几口,就摔下刀叉走了,像遭了冒犯似的,弄的艾瑞莎也莫名其妙。


                                        即使心情不好,只想在寝室呆着,却也被好朋友以“不常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会长胖皮肤不好”的理由拖了出来。“心情不好就要吃点甜食嘛!”艾瑞莎提议道,然后不给安塔莉亚说话的机会就把对方拖进了蜂蜜公爵糖果店。
                                        但不得不说,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甜品和糖果,似乎心情真的变好了一点,心中那团难解的郁结也没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了。
                                        ”试试这个吧,“艾瑞莎在安塔莉亚面前晃了晃一个块状的东西,”奶油薄荷糖,能在你的胃里跳动呢。“说着她还装模作样地捂了捂腹部,做了个鬼脸。
                                        安塔莉亚笑了一下。她知道艾瑞莎做这些都是为了逗她开心,一想到自己还有这个好朋友,心情顿时轻松了许多。


                                        走出蜂蜜公爵糖果店的时候,艾瑞莎怀里抱了一个大纸袋,而安塔莉亚则显得轻松地多。她挑挑拣拣地只买了几样,手里几乎没提什么东西。
                                        艾瑞莎望了望逐渐灰暗的天空,有些担忧地开口:“好像要下雨啊。”
                                        “那快点回去吧。”安塔莉亚帮艾瑞莎分担了一兜子糖果,一边加快了脚步。
                                        却没料到上天这么不领人情,一点不惜香怜玉,在她们走了半路的时候,大雨便浇到了头上。此时两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安塔莉亚犹豫着开口,声音却被风声完全覆盖。
                                        这是一场难见的大雨,也是春天的序曲。


                                        回复
                                        21楼2020-05-16 20:25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5-16 20:40
                                            我好像写ooc了……??【心态炸裂】
                                            --霍格莫德--
                                            “雨好大啊……恐怕得等一会才能回去了。”艾瑞莎望望橱窗外大雨倾盆的街道,不由微微蹙眉。她把视线收回,一扭头却发现一个长得很英俊的黑发男孩正小心翼翼地向安塔莉亚靠拢,似乎在害怕和担心着什么。安塔莉亚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却皱着眉,还把头扭到了一边。黑发男孩停下,愣愣地站在原地,显得有些彷徨。
                                            小天狼星?艾瑞莎打量着那个男孩,她早就看出来了莉亚喜欢小天狼星,但她本人似乎对此十分愚笨,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也是为什么她心情不好的原因。
                                            想到这里,艾瑞莎立马化身电灯泡(bushi)神助攻,不动声色地退到一边,然后慢慢走到两人身后去。等到安塔莉亚回神,艾瑞莎早就看不见人影了。
                                            “……安塔莉亚?”男孩清脆的声音响起,小心翼翼,像是在试探。
                                            “嗯。”安塔莉亚简单应了一声,似乎不太愿意理他。
                                            女孩一头柔顺的金发被雨水淋湿,湿漉漉地披在肩上,上面沾着晶莹的水珠。深邃的灰眸蒙着一层水雾,被雨水打湿的衣物贴在身上,勾勒出女孩纤细的线条。这时安塔莉亚有些怀疑地望向小天狼星,他慌忙把视线移开,不敢和她对视。
                                            “安塔莉亚……你一会能跟我来一下吗,我有点话想跟你说……”
                                            安塔莉亚点点头。


                                            ”安塔莉亚……你是生我气了吗?我看你……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小天狼星的声音透着一丝疲惫。
                                            即使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回答是的,但她还是面无表情地:”没有。“
                                            小天狼星犹豫了一下,然后轻声说:
                                            “莉亚……虽然你可能不会答应,但我还是想说出来……其实我,喜欢你……”
                                            少年垂下眼睑,脸颊上浮现出一丝绯红,看起来还有些青涩。一头黑发散落在微红的耳边,他轻轻擦去发梢上晶莹的水珠,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安塔莉亚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小天狼星那副有些可爱的样子,不禁轻笑了一声。
                                            然后她还没等小天狼星反应过来,就拉着对方的衣领,踮起脚尖,轻轻在他脸上落下一吻。
                                            后者顿时脸红得说不出话来。
                                            艾瑞莎在一个无人的角落站着,注意到安塔莉亚的目光后,轻轻眨了眨眼。


                                            回复
                                            23楼2020-05-18 13:59
                                              沙发!啊我一个没男朋友的酸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5-18 14:27
                                                来d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5-20 08:04
                                                  【我有点忘阿兹卡班囚徒的剧情顺序了,有可能写串或者写错,不喜勿喷】
                                                  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
                                                  现在,我是特意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的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杜拉斯《情人》
                                                  Young And Beautiful - 风华正茂
                                                  1959年,你降生在这世上,灰色的眼眸中透着一股稚嫩,不经人事。
                                                  你渐渐长大,父母都很爱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深。
                                                  你受不了父母的纯血信仰,但迫于父母的威势,也只能服从。
                                                  1961年,你的弟弟降生,你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无意间滋生的一股责任感。
                                                  1971年,你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你的父母一心想着让你进入斯莱特林,可你却将眼光投向了格兰芬多。
                                                  你的父母对你很失望,却又无可奈何,寄来了一封又一封吼叫信作为发泄。
                                                  1972年,你的弟弟雷古勒斯不负众望,被分进了斯莱特林,你的父母这才稍稍心态平衡了些,继而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雷古勒斯的身上。
                                                  母亲对你的态度大不如从前了。你不懂为何父母如此看重纯血,你不明白他们的眼光为何如此偏见,在这其中也渐渐滋生出了逆反心理。
                                                  在你十六岁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选择离家出走,来到了戈德里克山谷。詹姆的父母待你极好,你这两天来第一次感到这样轻松惬意。
                                                  你的父母怒火中烧,把你从家谱中除名。Sirius的名字从挂毯上燃尽,原先代表你位置的地方只剩下一个漆黑的破洞。
                                                  你却毫不在意,那时的你甚至认为,没有比朋友更重要的了。
                                                  ——————————————————————————
                                                  那时的你,年少轻狂,不羁狂妄。
                                                  阳光透过稀疏的枝叶,投下一片斑驳的树影。
                                                  你看似漫不经心地坐在树下读着《魁地奇球》,眼睛却在瞟着远处的两个身影。
                                                  随着你的目光看去,能辨识出一个有一头凌乱黑发的男孩,还有一个绿眸红发的女孩。
                                                  也许詹姆又惹莉莉生气了吧?不过没关系,你并不为詹姆感到担心,因为他每次都能把莉莉哄好,无论是用什么手段。
                                                  你默默注视了他们一会,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书上。
                                                  你可能不知道,一个金发女孩也在默默地注视着你。
                                                  一个栗发少年走过来,坐在你身旁。
                                                  “莱米今天没去看书?”
                                                  你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说道。
                                                  ——————————————————————————
                                                  1981年的一个寒冷干燥的早晨,你接到詹姆和莉莉在家中被暗杀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戈德里克山谷。
                                                  可是看到的,只是一片千疮百孔的废墟。
                                                  你的大脑嗡的一声,理智线彻底断了。
                                                  即使来时已经做好了千百次的心理准备,但你还是无**制自己的情绪。你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愚蠢。
                                                  这不能怪你。谁能看出来那个人畜无害的彼得,会是伏地魔的卧底。
                                                  你不敢进去,你怕推开大门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三具尚有余温的尸体。
                                                  你呆立在门前。你的心头突然涌上一股愤怒,恨不得把那个姓佩迪鲁的男人撕成碎片,以此祭奠波特夫妇的在天之灵。
                                                  你只身追捕那个可恶的叛徒,最终在一个街口堵住了他。
                                                  你没想到佩迪鲁会如此极端,他炸毁街道后,反而装作假死,把祸端抛给了你。
                                                  你在被魔法部的人带走时,哈哈大笑,别人以为你是一个疯子,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黑魔王最得力的干将。
                                                  殊不知你是怒极反笑,为自己的挚友感到不公。
                                                  黑白颠倒,真是下得一手好棋。
                                                  ——————————————————————————
                                                  你身陷囹圄,困于阿兹卡班的牢笼之中。无知的人们以为摄魂怪是对你最严厉的惩戒,却不知摄魂怪能吸走的是你的快乐与情感,吸不走的是你的决心。
                                                  支撑你坚持这么久的是哈利,那个长相几乎和詹姆一模一样,却有着莉莉眼睛的男孩。
                                                  当你得知哈利还活着时,心里才有了一丝慰藉。但紧随其后的却是不安与担忧。
                                                  你知道伏地魔肯定还在规划谋杀哈利,你知道自己必须保护哈利。
                                                  因为你是詹姆幼时的玩伴,年轻时的挚友,青年时的伴郎。甚至莉莉生下哈利后,你几乎和他一样高兴。
                                                  “自己是清白的”的这个念头支撑着你,还有莉莉和詹姆的枉死,你不甘心就这么呆在阿兹卡班,在这里了此残生。
                                                  你不知道彼得还没有死,以为他早就在那场杀死了十二个麻瓜的爆炸中死掉了。你知道彼得不过是伏地魔的一枚易弃的棋子,一个为他铲除敌人的傀儡,你以为彼得早就被杀死了。
                                                  当你在阿兹卡班受了整整12年的酷刑后,福吉的到来彻底扰乱了你的思绪。他带来的一张报纸,影响了你的一生。
                                                  你看到那只趴在红发男孩肩头的断指的老鼠后,顿时明白了一切。
                                                  彼得·佩迪鲁……
                                                  这个名字一直在你脑海里被反复镌刻,只是被这些年的苦难所掩埋了。而现在,历史的洪流冲散了时光的流沙,这个名字所带来的一切伤疤,在这一刻又重新被揭开了。
                                                  你的大脑被愤怒占领,甚至抓着报纸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把福吉吓得连连后退。
                                                  往年的怨恨并没有被时光磨灭,它的再次归来反而变得更变本加厉了。
                                                  他自以为骗过了所有人,却不知那根断指印证了自己的身份。你轻蔑他的无知,并有了想要越狱的念头,虽然你的理智与情感几乎在这些年被摄魂怪腐蚀的残缺不堪,但你有足够的决心为詹姆和莉莉报仇。
                                                  五年级时练成的阿尼玛格斯能力帮助了你,你的身子消瘦的吓人,几乎是轻而易举地就从栅栏中的缝隙里钻了出来,又泅水游回了大陆。
                                                  ——————————————————————————
                                                  你潜入霍格沃茨,那只拥有猫狸子血统的红色波斯长毛猫帮助你找到了变成老鼠的彼得,并试图把他带到你的身边。
                                                  但克鲁克山并没成功地把彼得抓住,你只好离开可供藏匿的禁林,在深夜时前往格兰芬多塔楼。由于你没有口令,那副肖像中的胖夫人并不想让你进去。
                                                  你无计可施,只好把画布划破,强行破门而入。你来到哈利的宿舍,只为看看自己十几年前才见过一面的教子,却不料那张床上躺着的却是一个红头发的男孩。
                                                  他恰巧醒来,一睁眼看见的不是天花板,而是你那张历经沧桑的脸。他下意识地喊出声,你不想扩大事端,被迫仓皇撤离,寻找彼得的计划也没能成功。
                                                  彼得知道后,躲到了海格的小屋中,你的处境更加艰难,要抓住佩迪鲁也更加困难了。
                                                  你克制住自己发热的头脑,耐心地又等了一段时间。终于,彼得终于被罗恩发现,又被他们带了出去。在此期间彼得想要逃跑,但它还在罗恩手里。
                                                  你顾不了其他,只能把罗恩和佩迪鲁一起拖进打人柳。进入打人柳后不久,你被旧时好友卢平发现,并为自己洗刷了冤屈。而那个懦夫还蜷缩在罗恩的怀里,祈求得到庇护。
                                                  卢平对着斑斑施了一个无声咒,一道白光闪过,一个小个子的秃顶男人出现了。
                                                  你几乎是在看到彼得的一瞬间就冲了过去,声音由于过于激动而嘶哑:
                                                  “彼得·佩迪鲁!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你的面容因愤怒而扭曲,那只抓住他衣领的手似乎是用了很大毅力,才没将它上移。
                                                  彼得吓得发抖。你和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视线相对时,只感到无限的恨意。
                                                  “小天狼星,你杀了——”
                                                  “我杀了谁?我杀了谁?!”
                                                  你几乎快被愤怒冲昏头脑,要不是卢平在一旁拉着,也许你会直接掐住这个叛徒的脖子。
                                                  彼得喘着粗气,他趁着卢平把你控制住的时候,快速扫视了一下房间里的所有人,随后向哈利靠拢去。
                                                  ”哈利!我是你爸爸最好的朋友,你一定要相信我……“彼得用缺了一根食指的手抓着哈利,”布莱克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他杀了……“
                                                  这个令人恶心的男人又苦苦哀求,你再次挣脱开卢平,猛地扯住彼得的衣领,大声喊道:”你要在哈利面前说什么?!你要在詹姆·波特的儿子面前说些什么?!“
                                                  ”瞧瞧,卢平,这都是谁?“
                                                  一个冷冰冰充满讥笑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你惊讶地转过头,发现了那个头发油腻的鼻涕精。
                                                  你对他不屑一顾,并出言嘲讽。可他手里握着的那根魔杖却让你有些忌惮,你不知道他会不会选择伤害卢平和哈利他们,或是以此作为威胁。
                                                  斯内普的眼里闪着疯狂的光。你不敢轻举妄动,怕一时的疏忽将这十二年的等待付之东流。
                                                  你的教子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举动——击晕斯内普,你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并感到有些欣慰。这样卢平就有了足够的时间解释一切,把你以往的冤屈洗白。
                                                  你等了整整十二年。
                                                  你受尽苦难,英俊的面容被岁月抹去,只有眉眼间还残留着一丝年少时的模样,几乎已面目全非。
                                                  你在阿兹卡班受了十二年的折磨,等的就是这一刻的沉冤得雪。
                                                  任何人都想象不到,当你和卢平并肩举起魔杖,杖尖对准那只瑟瑟发抖的老鼠时,心情是多么畅快欣慰。
                                                  你承载了太多年莫须有的罪名,早已精疲力尽了。
                                                  而现在,终于能卸下了吧。
                                                  小个子的秃顶男人被卢平用魔杖押着走出尖叫棚屋,你和哈利走在后面,你凝视着哈利那双碧绿的眼睛。
                                                  你终于洗白了自己的污点,终于为詹姆和莉莉报仇了。
                                                  ——————————————————————————
                                                  乐极生悲。不料那晚是个月盈之夜,卢平变身后,彼得趁乱逃走。
                                                  你变成一只黑狗猛地扑了上去,为了教子和他朋友的安全。可是你孤身一人的力量怎能敌得过一个狼人,你被丧失理智的卢平抓伤,随后遭遇了摄魂怪。
                                                  摄魂怪让你痛不欲生,你下意识地蜷缩着,嘴里的祈求声显得惊恐不已。你听见哈利的吼声,隐约看见了詹姆,你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
                                                  你逐渐失去意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头散发的微光的银白色牡鹿把摄魂怪驱赶走了,你险些失去灵魂。
                                                  你在陷入昏迷的最后一秒,看到的是那头静静站在你身边的牡鹿。你想起了霍格沃茨每个满月的尖头叉子。


                                                  回复
                                                  26楼2020-05-26 14:06
                                                    emmm先写这些吧,我快累死了


                                                    回复
                                                    27楼2020-05-26 14:06
                                                      啊啊啊!更了更了!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5-27 0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