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室透吧 关注:32,119贴子:700,077

【原创】从宫野夫妇开始拯救一切假如安室透回到了小时候,宫野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从宫野夫妇开始拯救一切
假如安室透回到了小时候,宫野夫妇尚未加入组织的时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5-08 19:36
    第1章 决意
    熊熊的烈火肆无忌惮地燃烧着,映红了漆黑的天际。火舌的舔舐之中,一些难以看清的面容似乎逐渐清晰起来。
    “砰!”
    一声枪响,惊动了树梢上的乌鸦,他赫然看见鲜血从面前那人的胸口蔓延开来,流淌到地面上,染红了他的手。胸口破碎的手机屏幕映出了他因悲痛而扭曲的面容,和深切的恨意。
    大火一刻不停地燃烧着,灼痛了他的心脏,驱使着他向前走去。
    “啪。”
    声音和火光一下子消失了!
    让人心惊的寂静当中,降谷零睁开了眼睛,入眼是一片深沉的黑暗,像是深渊。
    又是梦。
    他吐出一口气,右手抚上自己额头。
    沉溺于过去什么都改变不了,只有将黑衣组织绳之以法,才对得起那些英灵的牺牲。
    虽然想是这么想的……
    但一些挥之不去的梦魇,总是纠缠着他,时时刻刻提醒着他曾经的过错,像是惩罚。
    得益于自己特殊的身体素质,降谷零每天大约只需要三个小时左右的睡眠就足以保持精神,并且不会有黑眼圈。
    今天也有很多事情要忙,虽然天还没来亮,不过也是时候起床了。
    降谷零正欲起身,但是撑起身子的一瞬间,观察力出众的他立刻发现了一些不同以往的细节。
    手机的所在方位,床铺的柔软度和大小……
    这绝不是他挥霍组织任务资金入住的高级酒店!
    脑中闪过许多猜测,然而一切都在开灯的瞬间湮灭:狭小的房间,榻榻米上铺的床铺边就是饭桌和酒瓶,熟悉的教材课本叠成一摞放在角落,还有挂在墙边的小学生书包和制服。
    这分明是他小时候住的房间!
    饶是降谷零这样直面生死也能面不改色的心理素质,都忍不住变了脸色,站起来的他,从镜子中看到了自己。
    ——11岁时的自己。
    柔顺的浅金色短发有些乱蓬蓬的翘着,五官已经能看出十来年之后帅气的模样,但如今却透着稚嫩可爱。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张讨人喜欢的脸,虽然降谷零从小便从身边的人的态度中,巧妙地读出了自己的相貌很不错这一点,但这与他不喜欢自己的相貌并不冲突。
    一张创口贴突兀地粘在降谷零的左脸上,疼痛感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他伸出手摸了摸,口中喃喃。
    “艾莲娜老师……”
    这难道是梦吗?
    降谷零有些搞不清楚了,某种可能性让他的内心蠢蠢欲动,可他不敢过分相信这份希望,他担心希望越大,随之而来的失望也越难以承受。
    但降谷零向来是行动力出众的人,就算是梦,也让我再看一眼艾莲娜老师吧……
    他内心一刻不停地祈求着,慌张地像是个真正的孩子一样跑出家门,向记忆中那个温暖的地方跑去。
    此刻尚是凌晨,四周静悄悄的,漆黑夜幕下,只有路灯陪伴着降谷零。
    小孩子的体力真差啊,哈哈。
    他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感觉到嘴巴里渗出来一些铁锈味,四肢像是灌了铅,这种运动过度的感受,在他成年后已经许久没有过了。
    宫野医院!
    降谷零停下了脚步。
    “呼——呼——”
    他撑着膝盖,颤抖地伸出手,不知道是因为用力过猛,还是因为内心激荡。
    “咚咚咚。”
    敲门声完美契合了剧烈跳动的心脏。
    宫野医院的灯亮着,或许是正巧有患者在医院治疗。
    门开了。
    ——宫野艾莲娜一脸惊讶地出现在灯光中,背后浅白的光晕,让她像是张开翅膀的天使。
    “零君,你怎么这个时间过来?啊,你的膝盖!”
    艾莲娜二话不说拉着降谷零走进医院,降谷零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撑着膝盖的手上湿漉漉的,是红色的鲜血。
    什么时候摔跤了吗?但他似乎完全没有印象了。
    “啊啊,这孩子,男孩子怎么能受点小伤就哭呢?”
    艾莲娜轻轻抚去降谷零的泪珠。
    降谷零一愣,忙不迭地擦了擦脸,29岁的卧底公安竟然还像个孩子一样哭了什么的,要是让景光知道,自己可能会被笑死了吧。
    “怎么了?”
    宫野厚司的声音从里间传来。
    “没什么,零君来了,我帮他处理一下伤口。”艾莲娜用镊子夹着酒精棉,“零君遇到了什么事情吗?”
    降谷零被酒精刺激地眯了一下眼睛,但艾莲娜的手法很轻柔,稍一忍耐便适应了。
    他略微垂下头,疼痛感略微刺激着他的大脑,感受着世界真实的一瞬间,降谷零下定了决心:
    绝对!他绝对不会再让悲剧重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5-08 19:38
      希望有人看。
      写这篇文主要就是感觉透子太可怜了,身边和他关系比较好的人都死了,艾莲娜啊,警校组啊,一个人真的太难受了。
      因为我都看不到这种类型的同人,所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让透子改变过去,去拯救那些重要的人。
      对了本文不会虐,所以放心食用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5-08 19:42
        如果有这类型的同人,大家可以推荐给我啊,真的没粮吃了,至于cp我都可以,只要有透子的话。
        不过本文无cp,要说有的话...国家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5-08 19:44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20-05-08 20:15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20-05-08 20:15
              俺在看,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0-05-08 20:48
                镇楼好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0-05-08 21:35
                  赞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5-08 22:05
                    楼楼加油^0^~ 我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5-09 08: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5-09 08:53
                        dd,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5-09 09:51
                          up!找到粮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5-09 10:03
                            dd加油


                            回复
                            14楼2020-05-09 10:08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5-09 12:25
                                我想偷偷问一句 志保还会遇见工藤新一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5-09 16:08
                                  还有啊 楼楼一定要加油加油 我真的好喜欢宫野夫妇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5-09 16:09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更新出现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5-09 20:15
                                      第2章 志向
                                      降谷零不愧是公安的精英王牌,稍一思考便稳定了情绪,决定了暂时的计划方案。
                                      他现年11岁,小学五年级,因为发色原因而被排挤,经常受到欺负。父亲降谷正一郎,啃老族兼酒鬼赌徒,常常夜不归宿。母亲应该是白人,听祖母说是来日留学的大学生,诞下自己后离开了日本,从此不知所踪。
                                      在多次酒后暴力的行为后,降谷正一郎被儿童咨询所判定剥夺了降谷零的抚养权,移交至祖母手上,于是他便在祖母身边被养大。
                                      至于宫野夫妇搬走的那天,他记忆犹新,就在一周之后。如果能阻止宫野夫妇加入组织那是最好的。不过,现在这个时间点看起来似乎有些来不及了。
                                      而且,就算自己能劝阻宫野夫妇加入组织,组织便真能放过这对在药物研究上颇负盛名的学者吗?宫野夫妇是组织研发药物的重要人才,在宫野夫妇死后,组织甚至停滞了药物的研发,直到宫野志保展现出自己的天赋后接手父母的研究。
                                      既然早已深入组织的视野,宫野夫妇光是拒绝乌丸集团的邀请,真的能这样简单地摆脱名为组织的巨大漩涡吗?
                                      降谷零对此是持否定意见的。
                                      所以,既然宫野夫妇加入组织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就必须寻找其他出路,先发制人。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他得留在宫野夫妇身边!
                                      “我爸爸在喝了酒之后打我,所以我只能来找艾莲娜老师了。”
                                      降谷零扁着嘴,可怜兮兮的看着艾莲娜。
                                      卧底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所需要的技能中,演技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当然,他说的也并非谎话就是了。
                                      艾莲娜望着对方像是小动物被抛弃一样的眼神,内心升腾起愤怒的火焰:“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她爱怜地摸了摸降谷零的脑袋:“零君的妈妈呢?”
                                      “我从来没见过我妈妈。”降谷零歪了歪脑袋,摇头说道。
                                      那天真又无助的目光瞬间戳中了艾莲娜柔软的心,从未见过母亲的话,不是对方已经去世了,就是对方离开了这个家庭。
                                      难怪,零君总是伤痕累累地来找自己……
                                      艾莲娜抚了抚尚未显怀的肚子,母爱泛滥,将降谷零搂在怀中,像是安抚着幼崽一样轻拍着他的背:“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处理这件事情的。”
                                      降谷零几乎是脱口而出:“妈妈。”
                                      艾莲娜一愣。
                                      降谷零垂下脑袋,刘海的阴影遮住了泪眼汪汪,稚嫩的声音透着不解和委屈:“难道我是坏孩子吗?所以爸爸和同学才会这样对我……老师你也讨厌我吗?”
                                      “才不是呢!”艾莲娜扶住降谷零的双肩,浅色的眸子透出前所未有的认真,这神情让降谷零都为之一惊,她坚定地向降谷零说道:“你记住,零君,就像我说的那样,无论外表什么样的人,内里都是同样的血肉之躯,没有人是不值得被爱的,不要这样想自己。”
                                      她随即嘴角泛起笑容:“我刚才只是有些惊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是你的妈妈。”
                                      真是的……
                                      降谷零抹了抹伪装出的泪花,眼睛却像是进了沙子一样酸涩起来。
                                      果然,艾莲娜老师是天使啊。
                                      比起11岁时为了引起艾莲娜关注而故意将自己弄伤的降谷零来说,现在的他,有能力用更加自然的方法接近宫野一家,也有能力在他们的身边保护他们。多年的警察技能和卧底生涯,教会他的不仅仅是身体素质和搏击。
                                      当然,不可避免地,他也将要更早地面对那个充满谜团的庞然大物。
                                      降谷零贪婪地抱住艾莲娜,像是不愿放手这份得来不易的温暖。
                                      如果是为了保护这些他所珍视的人的话,他将无所畏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5-09 20:15
                                        事情的发展如同降谷零所设想的一样顺利,宫野夫妇第二天便联系了儿童咨询所,而儿童咨询所在狭小破旧的降谷家发现了烂醉如泥的降谷正一郎,面对曾经有过的事实,一介赌徒酒鬼自然无可辩驳。
                                        不过这次,没有劳烦到年事已高的祖母,降谷零在宫野艾莲娜的坚持下成为了宫野家的养子。
                                        清晨,宫野家的餐桌上。
                                        “零君竟然会做三明治,真是了不起呢。”宫野厚司从不吝啬自己的夸奖,一口半个三明治,看起来吃得很开心的样子。
                                        “明美,以后零君就住在咱们家了,不要欺负他哦。”艾莲娜像明美说道。
                                        “哇,真的?妈妈肚子里还有一个宝宝,这样我就有两个兄弟了!好诶!”之前还是独生女的明美似乎很期待兄弟姐妹的到来。
                                        “我是降谷零,多多指教,明美。”坐在餐桌上,降谷零在三人的目光下介绍着自己。
                                        “嗯嗯,零做的三明治,很好吃呢。”明美比了一个大拇指。
                                        吃完早餐,艾莲娜帮助明美背上书包,小姑娘笑逐颜开地拉起降谷零的手,跑出房门。
                                        “我们出门了!”
                                        天边的晨曦像是涌动着希望,降谷零露出从未有过的开怀笑容,跑着的同时回过身向艾莲娜挥了挥手。
                                        “嗯,走好。路上当心安全啊。”艾莲娜同样笑眯眯地向二人挥了挥手。
                                        “看来明美很欢迎零君啊。”
                                        “嘛,这孩子早就想要一个小伙伴了。”艾莲娜抚了抚肚子,抬头看向厚司问道,“那件事你已经决定了吗?”
                                        “是啊,为了迎接小小的新生命,我可得好好努力工作呢。”宫野厚司笑着,但他随即正色起来,“不过其实我也有私心,加入乌丸集团的话,我就可以继续之前在白鸠制药的研究了,就算是被学术界叫做疯狂科学家,我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毕竟,如果成功的话,那将会是改变人类医药史的梦幻般的药物啊。”
                                        宫野厚司的声音满是憧憬和期待,艾莲娜看着丈夫闪闪发光的眼神,无奈摇头:“虽然我总觉得乌丸集团不太靠谱,不过,既然是你的志向,那好吧,我会帮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5-09 20:16
                                          *关于透子的父母,漫画里是没有提及的,人鱼岛事件中出现过的一个名字x谷正晃,被柯学家们认为有可能是透子的父亲,所以透子的父亲也说不定是名人政要或者公安高层呢,得看青山后面怎么写了。这边自设的父母主要是为了剧情发展。

                                          *白鸠制药,宫野厚司在开宫野医院之前就职的公司,后来倒闭了,具体情况不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5-09 20:47
                                            顶顶!!!期待期待


                                            回复
                                            23楼2020-05-09 22:32
                                              dd,lz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5-10 10:09
                                                我还没读完楼楼新更的文就迫不及待地来给楼楼点个大大的赞 加油加油^0^~ 好温馨啊 我的哀酱明美和宫野夫妇 麻麻 还有零君和棒棒的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5-10 11:13
                                                  add oil\^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5-10 17:57
                                                    我也偷偷问一下,零君还会和景光见面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20-05-10 21:43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20-05-11 01:53
                                                        dd


                                                        回复
                                                        29楼2020-05-11 14:52
                                                          新人报道


                                                          回复
                                                          30楼2020-05-11 14:52
                                                            第3章
                                                            熟悉又陌生的小学教学楼前,降谷零感觉到些许怀念。他穿上室内鞋,却在楼梯间遇到了一些麻烦的情况。
                                                            “亲爱的零君,今天你好像忘了什么东西吧?”
                                                            一个体型壮硕的孩子和两个跟班将降谷零堵在厕所旁边的杂物间,脸上透着不怀好意的笑。
                                                            “……”
                                                            降谷零几乎都要忘了这些人了,他仔细地端详着自己小学时代的“敌人”。
                                                            小学时期,这些人经常排挤自己,说金色的发色很恶心,说自己是外国来的**之类的,那时的他气不过就冲上去和他们干架。结果嘛,当然是寡不敌众,后来还被孤立和勒索。只是他喜欢硬刚,偏不让坏人得逞,所以经常弄得伤痕累累。
                                                            说起来要是没有这些人,自己后来未必会选择成为公安警察。
                                                            不过呀,虽然都还是孩子,但欺凌弱小这种事情,无论是什么人,什么场合都应该是错误的!
                                                            降谷零懒得多话,一拳挥向了那个体型壮硕的孩子。
                                                            虽然现在身体素质并不高,但是他的技巧足以弥补,更何况他面对的只是一群完全没接受过训练的小学生。
                                                            “内心弱小的人才会用欺负别人的方式来展现自己的强大,假如再做这种事情,我见到一次打你们一次。”
                                                            面对堆成一摞的坏孩子们,降谷零义正言辞。
                                                            他满意地看着坏孩子们的态度点了点头,小孩子的世界果然比大人们的简单多了,单纯使用暴力就能解决问题真是太好了。
                                                            “什么?你刚刚看到高桥他们跟在零的后面?”
                                                            教室里,诸伏景光听到同学肯定的回答,连忙跑出教室,然而却迎面看到看见擦着手从厕所内走出的降谷零。
                                                            “哈——呼——零!你没事吗?”
                                                            降谷零面色微微凝滞:终于又见面了,我的战友。
                                                            景光自杀的一幕瞬间从降谷零的脑海中浮现出来,那曾是他多年的梦魇,而现如今,名为诸伏景光的人却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
                                                            他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当然没事。”
                                                            “你没遇见高桥他们啊,那就好。看来他们是错开了没碰见你。我看以后咱们还是一起行动为好,我战斗力可是很强的。”
                                                            诸伏景光松了一口气,做出拳击的动作。
                                                            降谷零看着昔日好友幼稚且不标准的动作,忽然有种把这个瞬间拍下来给未来的景光看看的冲动,想着便好笑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
                                                            “可我感觉你是在笑我……”
                                                            “错觉吧。”
                                                            景光的直觉一如既往地准确。
                                                            “可我觉得今天似乎不会那么顺利……”
                                                            “错觉吧。”
                                                            恍惚间,降谷零想起了那天二人的对话,而就在这样的对话后不久,诸伏景光死在了化名诸星大的赤井秀一面前。
                                                            想到赤井秀一,他忽然咬了咬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5-11 1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