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樱鬼吧 关注:171,194贴子:5,362,415
  • 15回复贴,共1

【补档】官方短篇小说――《盈亏》(斋藤×天雾)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次是天雾的视角看阿一和千鹤。以前的小说录入贴几乎都被吞干净了,除了这篇还有两篇没有补上
就像天雾说的,娶了媳妇之后的阿一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呢。记得以前官方在blog上说过阿一“希望的事情几乎都能实现,有着近乎变态的好运”,所以斋千应该也算老樱花里为数不多的真.HE的一对吧。
插图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5-21 22:59
    斋藤×天雾――《盈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5-21 23:00
      一钩残月浮现在夜空中。
      那暗淡而惨白的月光,仿佛刀的轨迹。回想到那时,就连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都能在耳边重现。“呵……”,嘴角无意间扬起。
      “哎呀,真少见啊,天雾竟然笑了。”
      虽然用这样直白的语气说话是千姬的性格,但被说了之后的我还是露出了苦笑。
      “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那是在“禁门之变”——
      后世这么称呼那次事件之中的一折。
      我,天雾九寿,为了阻止企图攻入皇宫的长州势力,和萨摩的人一起前往蛤蜊御门。
      在充满怒号和枪声的地方,以人类的认知来看,可以称之为激战之地吧。
      我担任着他们所期待的盾,而他们却像被迫让出功劳般在焦虑。虽说我们“鬼”之一族在他们的恳求下介入,但人类的历史还是应该遵循人类的道理来创造。
      察觉到不利的长州势力逃走后,萨摩的人当然也追击上去,离开了战场,誓要夺命一般。
      “…真是。”
      人类总是做出残酷的举动。不过,这也是为了让弱小的生物生存下去的方法吧,因为人类欠缺确实地铲除一切敌对因素的强大。
      要说原因,只因为人类不是鬼。
      和通过血统继承能力的我们相比,他们所欠缺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我对这次小规模战斗中流血殒命的人们怀有怜悯之情,胜者也好败者也罢,都是没有分别的悲哀。
      望着还残留有弹痕的蛤蜊御门,我意识到只要和人类有所牵扯,就会继续长久地感伤下去吧。
      喧嚣之声就是在这时传进了耳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5-21 23:01
        “……出麻烦了吗?”
        看上去像是萨摩这方向会津的人挑衅,虽然可以猜到是双方意见不合,但这种无谓的争端仍然相当麻烦。
        “不要嘟嘟囔囔发劳骚,都去做自己的份内之事。”
        在紧张的气氛当中,一道平静无波的声音制止了穿着浅葱羽织的男人们。
        “借过。”
        并非出于对对方的兴趣,只是在为萨摩一方仰仗的身份,我分开人墙走到对方面前。
        不过与我想要的效果正相反,会津藩士中有一人发出叫声拔了刀,看上去似乎是被我的威压吓到了。
        就在我以为要不得已动用实力之时,刚才那个声音的主人踏进了我们之间。
        后来我知道了那个男人叫斋藤一。
        体谅到这边暴露的内部矛盾的他或许很聪明,但我却没能生成与之相符的印象,至少,没有一点叹服之感。
        但——
        不带杀意的银光一闪而过。
        刀锋从贴地的高度跃上,掠过我的鼻尖,一下锁定眉宇正中。
        如此轻巧的拔刀术,不带丝毫颤动的刀锋。
        这一串的动作,需要比表面看上去所料想的还要更多的技巧,这个身体削瘦的家伙大概拥有了人类之身所能锻炼到的极限的力量吧。
        “你和新选组没有仇恨。”
        斋藤的声音很严肃。
        不过他没有踏出最后一步,刀锋没有触碰到我,表明他的目的并非战斗。
        “向我举刀”,他只是想要这么一个情景。
        “现在的我,没有和你们新选组战斗的理由。”
        和他交换过视线之后,我的目光停留在一个不像是队士的人身上。
        那是个如同少女般娇小的家伙,却拥有着不容忽视的要素。
        “但,若你们一再相辱,不论是新选组还是会津藩,都不得不有所行动。”
        带着警告意味的语气让我的意识重新回到眼前男人的身上。
        这种要求也是理所当然的,只要这边先低头,不难想象他自然也会收刀。
        “下次起争执之时,就祈祷我们都是听令之身吧。”
        非常任性的话。
        光是祈祷的话谁都会。
        而在不久的未来,鬼会和新选组一战吧。
        斋藤带着一副作赖表情看了那个站立着的娇小身影一眼,我便更是如此确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5-21 23:02
          “是什么?让你想起来就会发笑的事。”
          对于千姬的问题我无法回答,只能点头回应。
          像这样的感伤,总觉得无法用言语很好地描述出来。
          有风吹过,夜里的光亮开始起了变化。
          深蓝的天空中飘着墨黑的云彩,月的光滑轮廓时不时地穿梭其间。
          像这样眺望夜空的时间,这几年里并没有多少。
          覆盖着山的树林一片深绿。
          离变红的时节还早,却也没有嫩叶那样的青脆。
          人类之手无法触及的深山自然,令我涌起思念故乡的情怀。
          沙沙作响的摇晃的树梢,夜里飞鸟的声音,美丽星群闪闪烁烁的微光。
          一切都让心灵感到满足。
          往后我也可以回归自然,远离血腥战场,默默地终此一生。
          “天雾回想起来的,一定是那一位吧?”
          她带着微笑,边说边向我劝着还在冒热气的茶。
          ……真是感谢。
          我切身地感觉到,比起高声喧哗的酒桌宴席,自己更乐于像这样寂静而享受地饮茶。
          “天雾就是爱操心,你一定是在担心出发去北方的那两人吧?”
          服从者的职务,不管是鬼还是人类大概都有相似之处吧。
          我和她都是为了主君而不时要化身为盾与剑的存在,这是不变的道理。
          只是,我觉得她原本的归宿,应该就是这里吧。
          并非忍者,亦非花魁,她与普通的女性打扮非常相衬。
          虽然从来没想到会受到游廓的招待,不过像这样如同家庭般平静的迎接倒是非常舒服。
          “……嗯,阿菊说的对。”
          我将茶杯拿在手中,两名女性一边相互对望一边补充:
          “不过,不用担心。啊,虽然不是说不用在意……”
          这种像是借口般的话里,千姬和君菊相互看着苦笑了下。
          对于我,她们并没有安慰的义务,不过大概我自己露出了忧心的表情吧。
          “他们前去的地方并没有危险,而且现在的斋藤的话,也没必要再为他担忧了吧。”
          我接过话这么说,却又为了像是要害被指出般地有点恼。
          为了避免误解,紧接着我又带着真心地补充:
          “……最初相遇的时候,我还想着总有一天要击溃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5-21 23:03
            斋藤是一个剑技高超的男人,如此锋利的快剑,对不需要依赖剑术的鬼来说是无法拥有的。
            但是,种族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血统优良的鬼拥有优秀的肉体,即使在战斗中负伤,也会在瞬间痊愈。
            人类与之为敌,除非数次重复地使出一击必杀之技,否则没有胜算。
            可从鬼这一方来说就容易得多,只要避开冲着要害而来的攻击就可以了。
            只是,在无论身处何种逆境都毫不放松斗志的那个男人面前,只要稍有松懈,说不定就会首级落地。
            但是,这也仅仅是一种可能性假设,我可不会做出在强敌面前松懈的愚蠢举动。就算是同胞当中其他与我相当的鬼,也应该不可能出现致命的破绽。
            “才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击败的吧,他身边可是有千鹤呢!”
            我不禁浮出苦笑,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千姬的突发奇想我也能在某种程度上推测出来。
            “你说了很复杂的话啊,是指男人会为了要守护的女人而强大吗?”
            “对!”
            她盘起手,用力点点头。
            这种想法也有一定道理,不管怎么说现实也的确如此,我自然说不出否定的话。但即便如此,雪村千鹤的存在对人类男人而言,依然也是是无可否认的危险累赘。
            不仅要继续那场在时代洪流中输掉的战斗,身边还留着女鬼这一火种,若是普通的精神状态一定会不堪忍受。
            “能够打倒风间,要说没有心意的力量在里面是绝对不可能的吧?”
            “……嗯。”
            我苦笑着点点头。
            听到这个名字就不由得回想起过去,心中涌出一股复杂的感慨。
            “……罗刹是比鬼要低等。”
            菊月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一样,远眺着不知什么地方说道。
            “罗刹的弱点并不少,基本的性能都要差,若不是埋补了之外的‘什么’……”
            没有埋补的话,必然是斋藤败北。
            但,他胜利了。
            那个“什么”——一切的关键,就在他心里吧。而且,大概就是那个女孩,唤醒了他的决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5-21 23:03
              “好久不见了,斋藤。”
              与晚夏的时节不相衬的微凉之风吹拂过北方地界,这里是斗南。能重新看到他的身影,也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
              我和这个打倒我所侍奉的主人的男人重逢了。
              “你是……”
              斋藤瞪圆了眼睛,却没有紧张的神色,看来他已经完全习惯了平静安详的气氛。
              “老实说,你看起来不一样了。看起来这么平和,是因为你身上多余的紧绷的部分都已经漂亮地消失了吧。”
              他确实摆出一副自然的样子,这绝不是平静得糊涂,而是恰当地解开了心结。
              “天雾,为什么你会在斗南?”
              “我来看看这个国家东方的鬼的情况。毕竟现在的时局是动乱的。”
              斋藤理解般地点点头。
              虽说倒幕运动已经结束,但人世仍风雨飘摇。想利用我们同胞的人类,以及为了同伴而被杀的鬼,并不是没有。
              “如果有话想和千鹤说,就到家里来吧……她一定会欢迎你的。”
              从他突然露出的笑中,可以知道他对如今的生活非常满足。不过我摇摇头拒绝了。
              “不,不用了。对于好不容易从血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她,还是不要再去意识到再鬼的存在比较好……千姬也这样希望的。”
              斋藤简短地回答了句“是吗”。
              夏天干燥的风声响起,从我们面前吹过。
              “还记得吗,斋藤。我希望你‘去想一想’的事情。”
              他打倒风间的那一天,临别时我曾问过。为了不再发生下一次的争斗,该怎么做?为了不让同胞互相憎恨、互相伤害,该怎么做?
              “你找到答案了吗?”
              斋藤的眼里没有迷惘。
              “我觉得自己找到了,我们的存在,或许就是你所寻求的答案。”
              凛然的目光中存在的,正是触及了“答案”的确信。
              接着斋藤露出些许害羞的神色笑了,继续开了口。看到他这样安详的表情,我多少有些吃惊。
              “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感受到千鹤的存在时,模棱两可的东西就会变得清晰,也不会再为琐事迷惘。”
              支配人类的鬼吗?
              对人类充满恶意,利用人类,成了人类的食物,这种鬼我见过好几次。轻蔑人类,诅咒人类,憎恨人类,这样的鬼我也见过。
              但像他们这样共同生活,一起被自然接受的,我从未见过其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5-21 23:05
                “用语言述说想法很难,不过既然我已经了解,接下来也会一点点传达给别人的。”
                仿佛是翻译连自己都不理解的话一样,斋藤慎重地这么说。
                “传达出‘武士’之志……我珍视的究竟是什么。”
                这个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自这场战争结束之后,他的心又坚强了。
                一边听着斋藤说出的理念,我不禁泄出惊叹与感叹的一声。
                “大概会花很多时间吧,不过我一定会去做,我想总有一天,会传达给他人。”
                我不自觉地笑了。
                “我很期待。”
                说不定,选择雪村之血才是新的鬼之生存一途。
                一直否定人类的风间的灭亡,或许正是因为他的存在不为这个世界所容。
                或许历史的流向,命运的流向,已经在缓缓地倾斜了。
                “那么,我回去了。”
                “嗯,再会。”
                若是就这样转过身,回首就没有了意义。
                道过简单的临别之言,我们踏上了不同的路。

                不自觉地回想起前几天的事,我将还热着的茶举到嘴边。
                天雾家自古便服侍的西之鬼统领者消失了,故乡的混乱虽然还没结束,不过还有继承了最古老血统的千姬在,只要以她住的京城为中心联系起所有的鬼就行了。
                这样一来大概就不会让鬼被利用,也不会出现其他的损害,个个都能安稳地在这个国家里隐居了吧。
                不过这也是一时之策。
                若是能像那两人一样,相互扶持、共同生活,才是最好的未来。
                虽然这是个近于幻想的希望,但事实上已经有人实现了……
                就容许我为此祈祷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5-21 23:06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5-21 23:06
                    @阿樾LY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5-21 23:09
                      wsl!!!!!我永远喜欢斋藤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0-05-22 18: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5-23 00:29
                          已经实现的幻想,是糖QAQ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20-05-23 22:51
                            謝謝樓主


                            回复
                            14楼2020-05-24 13: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5-24 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