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受吧 关注:74,143贴子:839,986
  • 6回复贴,共1

【原创】(穿书)神级火葬场 by:以为凉意 想他堂堂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穿书)神级火葬场 by:以为凉意
想他堂堂一个创世主,却总是被迫害。

万人迷受,强制爱,狗血,虐受虐攻。
攻君火葬场追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6-14 11:00
      一

      

      “嫣儿,我要回家了。”坐在桌旁沉默不语许久的宁清冷不丁地说一句这样的话。

      令本来嘴角带笑的温嫣一下子收敛住笑意,眼神一沉,语气有些惊慌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宁清是教里的护法,无父无母,无兄弟姊妹,也无妻子儿女,而且他一直厌恶自己所在教派,又哪里来的家?

      “我要回家了,今天是来与你辞别的。”宁清不敢去看温嫣的脸,他低垂羽睫,那浅红的薄唇不久前曾被人激烈噬咬过所以现在还有些肿胀,在昏昏烛光照印下显出一股艷丽的色气。

      温嫣看着他脖子暧昧的印迹,心中腾地生起一股怨气:“就因为教主他,你才要走吗?”

      宁清是教里护法,同时他也是教主萧墨的男宠,这是江湖人尽皆知的事情。

      宁清神情恍惚道:“我的确是要回家,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和你相见。”

      说来可笑,他来这个破地方已经七年了,从一个少年煎熬到一个青年,所经历过不堪回首的难以启齿的一切。

      竟然是在一本书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6-14 11:10
           二

         宁清不是没后悔过,自己就因为一个很真实的梦,就非要写出一本武侠小说。

         他还特别脑抽写出一个娘炮又恶毒反派的凄惨下场。

         因为贪念主角林思尔的修为给主角下春药企图靠双修邪术夺取主角的功力,结果被主角反杀废掉功力成为废人,最后被反派boss魔教教主萧默扔进狼窟被活活咬死的反派。

         当时宁清写得特别带感,因为他讨厌笔下这个妖里妖气又恶毒又蠢还贪婪的反派。

         相比较与极具反派魅力的萧默,这个反派人设不仅讨厌,而且描写他的篇幅特别短。

         只是后来他也没想到,一朝梦醒,发现自己穿越成反派,还是少年的他被困在魔教里。

         后来无可避免被强制修炼双修邪术,被迫雌伏男人胯下。

         唯独嫣儿带给他光芒,是他在这个孤独惨烈的世界里唯一的慰藉。

         只是因为对父母强烈的思念极其遭受过的屈辱使他无法再忍受下去。

         不久前折腾完他的萧默命他去盗取主角林思尔的林家宝籍,宁清就知道自己终于等到这个时机。

         因为就是这次任务的失败,他就会被狼群撕咬成一具森白的骨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6-14 11:11
          

          三

          在此之前宁清死过两次,一次是自己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在梦里,想着靠自杀死掉解脱出去,但是他害怕疼痛,犹豫不决,直到一次魔教内乱,他生生替萧默挨了一剑,雪白的利刃穿心而过。

          剧烈的痛楚后他还是活下来,这样的结果让他意识到这的的确确是一本小说世界,他被某种意识困在这里。

          这种意识可以模糊的定义为“剧情”,宁清想着或许只有走完反派的剧情才能解脱出去。

          宁清抿了抿唇,他突然很是难过,他很喜欢这个叫温嫣的女子,那萧默被他救过一次后莫名其妙就对他起了执念,他来了之后本来打算不会修炼双修这种邪术,可萧默却强逼他双修,与其欢好。

          那痛不欲生的一夜过后,浑浑噩噩的他偷跑出教派,买了些酒水醉死在深河里。

          是温嫣把他从河水里捞出来,细心照料了两日。

          温嫣虽然家境贫寒不幸落入风尘。

          但在宁清眼中是一个温柔的女子,姿容清丽端庄,淡雅沉静,颇有大家闺秀之风。

            宁清只是太自卑了,他在这里的一切都被萧默和剧情搞得乱七八糟,以至于从不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甚至怯于表达。

          更重要的是他不敢去喜欢温嫣,怕是一场大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6-15 22:27
            

            四

            “宁郎,你家在哪里?”温嫣坐在宁清对面的位子直视他的眼睛。

            宁清沉默了一下,突然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他要怎么对嫣儿说这里的一切都是虚假的,这只是他笔下的一本小说。

            温嫣见他沉默又不死心地问:“你走了?那我呢?”

            这样的话里面是有暗喻的,宁清心一颤:“对不起,我不能带你走。”

            他也没有办法带温嫣走,宁清眼眶一热:“你忘了我吧,你也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温嫣怒极,清丽端庄的脸都狰狞得扭曲起来,她拂袖将桌上的杯盏摔在地上,连眼神都是凌厉而阴狠。

            暴怒之下温嫣似乎已经失去理智,站起身走近宁清语气咄咄逼人:“可笑!你不是喜欢我吗?什么叫做忘了我?”

            这不像是平常的温嫣,宁清被吓到了,愣愣地看着狂躁暴怒的温嫣。

            这和他想象中的不同,他说完后还怕温嫣会哭。

            他这样的神情一下子让温嫣冷静下来,她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宁清。

            “我明白了,你滚吧。”

            宁清神情恍惚的走出房门,他难免心碎,又觉得荒诞滑稽。

            为什么嫣儿反应如此大?

            温嫣坐回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的云鬓花颜,嘴角勾勒出冰冷的笑意。

            “原以为他只是单纯的不喜欢男子,谁料他是无情也多情……”

            温嫣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触摸到颈处,一点一点揭开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眉眼深邃,高鼻薄唇的面孔。

            从皮肉里从骨头肌肉处发出细碎的莫名声响,如柳的身躯逐渐舒展成男子伟岸的身量。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样子温嫣又换了一种声音,华丽的男声里面包含的恶意令人毛骨悚然。

            “一切都是谎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6-16 01:49
              

              五

              剧情里林思尔是个苦大仇深的主角,幼年时全族被魔教灭门,他在母亲的掩护下抱着自己的小妹妹藏在林家的密室里。

              活下来的林思尔决定投靠曾经接受过林家恩惠的青山派,途中妹妹却被人抢走不知所踪,而林思尔到了青山派后也没有一天好日子,他日日干尽艰苦劳事,却接触不到青山派的武功秘籍,恶师兄弟们也时常欺辱打骂他。

              后来青山派的一个漂亮师妹看上了林思尔,就是这个漂亮师妹的爱慕者乘林思尔不备推他跌落悬崖……

              然后就是读者们喜闻乐见的捡秘籍桥段。

              林思尔借这次机遇在崖底呆了三年,一跃成为武林高手。

              月色漫重山,草木风浮动。

              宁清在青山派山下蹲了几个时辰,从日暮蹲到月升中空,眼见一道飘逸轻盈的身影从远处踩着枝头枝叶这种违背牛顿定律的姿态几乎是飞似的过来。

              随着林思尔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宁清也看见了林思尔的脸……

              然后宁清就震惊了!

              这脸,主角怎么长得那么像嫣儿!

              嫣儿不会就是林思尔的妹妹吧!!

              林思尔妹妹不是叫林晚烟吗!

              宁清满脑子的念头,一瞬间心乱如麻,下意识拿起衣腹里温嫣赠与的手帕遮住自己的脸。

              而林思尔已经来到宁清面前。

              这主角越看越像嫣儿,宁清愈发紧张,他脸红得发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0-06-19 01:16
                

                六

                “你是谁?”林思尔皱着眉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人,见那人身着红衣,身影偏瘦,白纱掩面,眼睛很是漂亮,秋水般纯净明亮。

                林思尔下意识把宁清当女子。

                宁清咽了口水,内心颇为羞耻,语气娇软道:“是谁家的公子长得如此俊美?撩拨得我春心荡漾……”

                他好后悔为什么要写出这种桥段。

                林思尔险些被出言豪放的宁清吓岔气,心中尴尬不已的林思尔语气生硬道:“在下无福消受,烦请姑娘让开,放我过去。”

                宁清颤颤巍巍地伸出手解开衣带,鲜红如嫁衣的宽大衣衫褪至肩膀,露出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那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在冷清的月色有着玉般的质感。

                他盯着林思尔耳尖都烧得通红,视死如归的念台词:“月明风清,如此良辰美景,公子何不同我共赴春宵……”

                好羞耻!他好想哭,这事如果被人知道了,他是杀人灭口,还是切腹自尽。

                林思尔眼见宁清脱衣服,还看见宁清眼眸氤氲,耳尖泛红,宛如新婚之夜的新娘子褪去嫁衣娇羞地朝他步来。

                林思尔也慌了,他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下意识闭上眼。

                宁清一顿,立即将手里的春药粉末扬在林思尔脸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20-06-20 01:16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