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尽头吧 关注:3,503贴子:10,381
  • 22回复贴,共1

死亡带来意义,而非消解意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6-15 22:41
    人类对于意义的追寻,其根源是对于死亡的焦虑。因为死亡,一个每个人都对面对的必然到来的事实,让人们深刻地明白:生命是有限的。而生命的底层逻辑设定,让我们不可遏止地渴望永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6-15 22:41
      所以说,寻求意义是人的本能,源于对永恒的渴望。

      而在有限的人生过程里,如何达到永恒?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们都不太可能从生理层面实现这一目标。所以,就只能寻找其他的让我们体认永恒的路径。

      在古老的时代,人们对于永恒的追求,体现在对于死后世界的想象。于是有了各种各样的宗教。宗教的核心,是轮回,是最后审判,是来世福报。儒家不讲轮回,但是繁琐的祭祀礼仪,其实质,也是对死后世界的默认与安抚。

      从这个角度看,现代性的焦虑,很大程度上是源于死后世界的失落。尼采说:上帝死了。也就是说,来世不存在了,除现世之外的其他可能性彻底地不存在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6-15 22:41
        那么,永恒还是可能的吗?

        于是需要意义。意义是超现实的,是另一种通往永恒的道路。古人讲不朽。不朽是什么?其实就是对意义的确认。

        当我们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我们就获得了活下去的勇气。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是有意义的,我们就暂时地获得了永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6-15 22:42
          2、唯有自杀才是唯一值得探讨的问题——加缪
          加缪的一个假设是,如果我们是知行合一的人,那么结论就显而易见:要么因为感知生命的意义,继续活下去,要么因为感知生命的无意义,而自杀。

          这个逻辑极其完美,很难辩驳。

          所以,我们作为一个普通人,之所以一直活着,很显然不是因为我们都获得了生命的意义,而是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知行合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6-15 22:42
            如果我们苛刻一点,就可以像罗曼罗兰那样说,大多数人在二三十岁的时候就已死去,此后的余生,不过是无意义的自我重复罢了。

            就像西西弗斯一次又一次把石头推上山顶,这种无意义的重复,才是对人最大的惩罚。一般情况下,人们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入了西西弗斯一样的境地,快乐地生活中。我们管这种状态叫“醉生梦死”。而一旦意识到这一点,人又会陷入痛苦。

            这时候,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会让我们作出以下几种选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6-15 22:42
              其一,忘记这件事,退回到之前的那种“醉生梦死”状态。这就又像是鲁迅说的那个铁屋子,醒过来的人避免痛苦的唯一方法是,继续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6-15 22:43
                其二,自杀。但这并不容易,除了“贪生怕死”的本性之外,这条路最大的敌人,其实是你并不能断定这种无意义状态一定是终生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6-15 22:43
                  其三,想办法给自己的行为赋予一个看起来合理的意义。这是大多数人的现实选择,换言之,我们都需要一个活下去的借口。从这个角度看,大多数生命存在的意义,其实都是源于自我欺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6-15 22:43
                    3、拒绝意义追问是怯懦的表现
                    在铁屋子里选择继续睡,很大的可能是睡不着,于是只好装睡。这当然是一种怯懦,因为他实际上是在拒绝意义追问。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这句话的意思照我理解,就是如果你拒绝追问意义,也就等同于不存在。

                    大多数人其实是很不堪的。这个结论异常可怕,但很可能是真的。

                    一些人彻底拒绝意义的追问,另一些人假装意义的存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6-15 22:43
                      举个例子:

                      很多人惧怕虚无,惧怕生命的无意义感。所以,他们选择生个孩子,作为他们生命的延续。并以此寄托余生。这是普通人类最直接最有效的欺骗自己获得意义感和永恒感的方式。

                      但这种方法也有一个弊端,就是对于孩子来说,有些不公平。孩子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本该是独立的,并拥有自己的人生和自己的意义。但现在却因为父母的怯懦,而不得不承担解救父母并使他们获得生命意义的使命,很多悲剧也就由此产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6-15 22:44
                        如果刻薄一点,我们可以说:凡是把自己人生的意义寄托在他人身上的人,都是耍流氓。

                        而可怕的事情是,孩子终究会长大,他们受基因本能的驱使,会力图摆脱他人施加的影响,以及父母赋予他们的意义期待。这个东西有点类似“俄狄浦斯情结”,所不同的是,俄狄浦斯是弑父,而这里的孩子,若想真正独立,则需要在精神上不但“弑父”,还要“弑母”。

                        心理学上常讲“原生家庭伤害”,其根源就在于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6-15 22:44
                          有些父母会说“我为了孩子,可以放弃一切”,说的人自我感动,听的人赞颂父母的伟大,却忽略了这句话背后的可怕事实:放弃一切即意味着独立的人格意义的失去,而为了孩子,则是将这种意义追寻转嫁在了孩子的身上。

                          所以,当孩子但凡有一点不合自己的想象,则爆发的怨恨就格外强大。这当然不是因为“为了你好”,而是因为对方的身上承担着自己人生的全部意义——你不听我的,则我的人生就失去了存在的全部价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6-15 22:45
                            这是最大的,也是最可怕一种怯懦。很不幸,根据我的生活经验判断,这样的人很多很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6-15 22:45
                              4、意义感知的价值
                              一般人很少有清晰的意识,大多数时候都是下意识地完成“意义逃避”和“意义转嫁”的操作。如果我们明白了这一点,就应该警醒:不能让自己落入下意识的深渊里去。因为那样的话,你很可能会做了很可怕的事情,还自豪不已自鸣得意。

                              意义的感知是一系列事情的第一步。而对无意义的感知,往往又是意义感知的前提。

                              人类惧怕虚无,也惧怕思考。这都是生物性本能,从基因里带来的。但你也知道,我们毕竟是人类。作为人类中心主义者(极少有人不是),我们当然会认为,人类和动物世界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这个区别就是,我们人类是会学习,会逐步改进自己的。人类不仅会遵循生物性本能,也会遵循自我进化理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6-15 22:46
                                前面我们提到知行合一,但实际上,我并不提倡大家一定要知行合一,因为我以为,“知”要比“行”重要得多的多。

                                比如说你学习画画,如果有人用“眼高手低”来批评你,那你完全可以嗤之以鼻,原因在于,“眼高手低”作为一种现实或许不够好,但总好过“眼低手也低”。“眼高手低”你还有进步的空间,而“眼低手低”则是从根本上被锁死了进步的可能性。

                                所以,还是笛卡尔说的好,我思故我在。

                                意识到生命的意义和意识到生命的无意义同等重要,因为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意味着你是清醒的,没有昏睡在铁屋子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6-15 22:46
                                  这当然会带来痛苦。

                                  但痛苦往往是存在的证明,不痛不痒,人生其实也很无趣不是么。

                                  其实,你也无从逃避,因为对意义的追问是人性本能。或许你可以一时昏睡,但人总有午夜梦回,扪心自问的时候。这就像一条螺旋上升的曲线,如果俯视的话,是无止境的绕圈儿,但如果侧视的话,就会发现是在一直向上的。

                                  因此,故作洒脱和假装通透,其实都是一种轻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6-15 22:47
                                    楼主想的太多,不如再看看宗教的解释,能流传至今多少是有点东西的。佛家就认为今生只是一场梦,必须醒来不执着于梦中人和物,着重于精神,修的好死亡算解脱,修的不好再一次重复痛苦。道家反而只修今生,着重于锻炼身体,快意人生,避免今世死亡。儒家就是规规矩矩活在世俗生活,有能力你就多为社会做贡献,着重于克己奉公,对死亡赋予意义。说的不一定对,但是觉得可能会对你有帮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6-20 07:29
                                      我还是相信死后的世界不存在,或者死后的世界本就是虚无的,因为死后的世界不存在,死亡后也就不存在所谓的束缚,与生前的世界形成鲜明对比,束缚与自由的转化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6-20 16:09
                                        人类的哲学家都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孔子,老子,释迦牟尼,苏格拉底,柏拉图,他们都在探讨人与宇宙的奥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7-06 20:23
                                          赞同


                                          回复
                                          22楼2020-07-07 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