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狼星吧 关注:20,339贴子:560,297

【Never have i ever】Slytherin&G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Never have i ever】
Slytherin&Gryfindo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6-24 00:20
    You are cold as a hard stone, i can never understand the thoughts under your poker face, so you choose the dark side or the bright side?
    ...I choose the dark sid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6-24 00:31
      “所以你为什么要离开他?”经营酒吧的老板娘有些伤感地放下酒杯。
      “因为我爱他。”
      “可是...”坐在对面的微胖女人拿起一个涂着亮绿色油漆的木牌子,上面写着“停止营业”,她有些犹豫地又将牌子放下:“可是,既然你这么爱他,为什么不和他站在一起呢?为什么不帮助他和还有你的朋友呢?”
      “可能...我没有那么爱他吧...那个时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6-24 00:40
        开了个新文,留个铺垫,预计暑假更,大致是讲小天狼星和一个斯莱特林女孩儿的故事。之前一直在想如果小天狼星爱上了一个斯莱特林会怎么样,他会不会特别矛盾,他们的结局会不会圆满,这几天突然发现有一个特别符合这里所需要的斯莱特林的人物,大致就介绍这么多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6-24 01:03
          dd!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0-06-24 17:59
            (一)
            “约瑟芬,你愿意吗?”邓布利多校长温柔地问道。
            黑发女孩收回桌面上的手,她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微笑着的灰发尖下巴女巫:“呃...邓布利多校长,我有一个问题。”
            “请问吧,你可以问任何问题。”白胡子校长颇有些调皮地眨眨眼。
            “呃,就是,”她动了下喉咙,仿佛这个问题有些难以说出来:“就是...那个...那个人...他是霍格沃茨斯莱特林学院的,是吗?”
            “是的,伏地魔曾经是斯莱特林学院一名非常优秀的学生。”
            她有些紧张地又把手放回桌上:“如果...我进了那个学院会怎么样?会不会...也变成坏人...我是说...尽管我的父母都是...都曾经是格兰芬多的学生。”
            “噢,约瑟芬,”校长将一封信放到桌上:“斯莱特林也有十分优秀的好巫师,不过我们会更尊重学生的选择,如果你十分在意的话。”
            黑发女孩看着他点点头,这位有些古怪但十分慈祥的白胡子老头又调皮地眨眨眼。
            “好了,一会儿麦格教授会带你去购买一些课本和其他必须品,然后...”他站起身,窗外一束阳光刚好照射在他白花花的胡子上,这让他的胡子看上去更像是一团云朵,他探身瞄瞄窗外:“然后你就可以踏上去霍格沃茨的旅途了,祝你好运,德尔登小姐。”
            “谢谢您,邓布利多教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6-25 12:55
              “斯莱特林!”她有些高傲地走向斯莱特林长桌,用有些不屑的眼光看了看斯莱特林学院的同学。
              “不会吧,”詹姆目瞪口呆。
              “她...居然被分进了斯莱特林?”彼得的下巴快要掉了。
              她真的进了斯莱特林?约瑟芬有些紧张地揪着自己手背上的一块肉,警告自己一定要淡定,她跃过熙熙攘攘的新生,从他们头顶看到了在火车上遇见的四位男孩儿,西里斯正坐在远处摸着下巴思考着什么,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是认为这件事不太对劲,她勾了勾嘴角,在斯莱特林长桌坐下。
              西里斯抬头看着远处的女孩儿,约瑟芬正友好地和别人打着招呼,一举一动有些礼貌地不太正常,丝毫不像奔放热情的格兰芬多。
              “她确实...可能...更像个斯莱特林。”莱姆斯突然说道。
              西里斯盯着约瑟芬,她突然冲他抱歉地笑笑,然后转过身听着校长的讲话,他扫视了一下她周围的人,不远处坐着的雷古勒斯正盯着约瑟芬的后脑勺发愣,他突然有些焦躁地抓了下桌子。
              “怎么啦,大脚板?”
              “饿了。”他粗声粗气地回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6-25 12:56
                “嗨,德尔登,”约瑟芬把脑袋从魔药书里抬起来,詹姆几人笑眯眯地在她身后坐下:“感觉怎么样?”
                “好极了,”她用羽毛笔挠挠脑门:“呃...可以向你们请教一个问题吗?”
                “你可以问问莱姆斯,他的魔药学是我们年级最厉害的。”詹姆拍拍莱姆斯的背,她突然发现他的左眼下方有一块淤青。
                “卢平先生?可以吗?”她急忙调开目光期待地看着旁边的高个男孩。
                “咳,当然可以,”莱姆斯听到她这样称呼他,便有些尴尬地坐到她旁边:“不过,别再叫我‘卢平先生’了,叫我莱姆斯或者卢平就行。”詹姆在后面发出听起来有些愚蠢的笑声。
                “好的...呃...卢平。”她猛地瞪了下眼珠,似乎这个词在她的喉咙里梗了一下。
                莱姆斯平静地看着她的课本。
                “呃,卢平,”约瑟芬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在:“这里,书上写的滴牛血,是为了抑制树蛙毒的毒性,但是牛血又会加强贝壳胶的黏性,这会不会让药水的黏性变大后导致松甘粉无法发挥作用啊,毕竟它只能在药水很稀的时候产生作用。”
                “噢,你居然能想到这个问题,”莱姆斯有些惊讶又有些佩服地看着她:“不过这里有个注解,提醒我们要迅速搅拌,我想这样能减少胶状物的形成吧。”
                “原来是这样,”她恍然大悟:“谢谢你,莱...呃...卢...”
                “叫我莱姆斯吧。”
                “呃,谢谢你,莱姆斯。”她长舒一口气,读好人家的姓对她来说一直都有点难度,这就是为什么她更喜欢在喊别人的姓时加一个先生或者小姐。
                “莱姆斯,你们在说什么呀?”詹姆在后面抓着脑袋:“感觉我的魔药学也不差呀,怎么就听不懂你们说的。”
                约瑟芬淡淡地笑了笑,继续把脑袋埋进书里。
                “詹姆?”一个红发女孩突然坐了过来,她转身问道:“你的脸又怎么了?”
                “啊,昨天晚上上楼的时候光顾着跟他们讲话了,忘了看路,然后...嘭!你懂的。”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真是不小心...”她无奈地摇摇她漂亮的脑袋,突然注意到了正在认真看书的约瑟芬。
                “嗨,你好呀。”她用手指小心地戳戳了戳她的胳膊肘。
                约瑟芬急忙抬起头,一双翠绿色的眼睛撞进她的视野。
                “呃,你好...小姐...”她有些古怪地打着招呼,詹姆在后面又发出一阵怪笑。
                红发女孩愣了一下:“你好,我叫莉莉,你是...”
                “噢我叫约瑟芬!”她紧张地抢着说道,红发女孩清澈明亮的绿色眸子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感觉自己像是面对着一个天使。她紧张地把鬓角的发丝撩到耳后,如果不是这个教室光线不太好,她很肯定自己的耳朵估计和旁边女孩的头发是一个颜色的了。
                “你是...和西...斯内普一个学院的吧?”莉莉小声问道。
                “是的,我是斯莱特林的...”她说着说着声音就降了下去,莉莉看着她的侧脸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只是轻轻动了动嘴唇,翻开了自己的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6-25 20:48
                  星期五的黑魔法防御课是安排大家进行决斗练习,不过在开始之前,教授却想挑几个学生上台表演一下。
                  “德尔登小姐,你和布莱克先生比赛可以吗?”黑魔法防御术教授问道,他想看看这个新生的水平,约瑟芬听到自己的名字,愣了一下。
                  “好的。”她平静地拿着魔杖上了决斗台,顺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加油吧,约瑟芬。”台下有人小声说道。
                  我会的,谢谢,她在心里说道。
                  她眯着眼看着西里斯·布莱克拿着魔杖走上前来。
                  “嗨。”他小声打了个招呼。
                  “嗨...”
                  “祝你好运...”黑发男孩儿有些紧张地说道。
                  “谢谢,你也是。”
                  两人相互礼貌地鞠了个躬,然后决斗台两头各跨了五步。
                  “除你武器!”两人同时喊道,咒语飞了出去。
                  可是谁也没打到谁,西里斯转了个身躲过了约瑟芬发出的魔咒,而她则用了个盔甲护身咒抵挡住了他的魔咒。
                  “太棒了!德尔登小姐的盔甲咒太完美了!”教授惊呼道。
                  两人继续冲对方发射着魔咒,约瑟芬的脚步有条不紊,她自信地朝对面那个男孩发出攻击,西里斯也不甘示弱,他也没因为她是个女孩儿而故意放水。
                  “统统石化!”她突然抬高了胳膊,咒语从西里斯的耳朵旁擦过,热浪吹起了他的头发,西里斯睁大眼愣了一下,底下的同学突然一阵惊呼。
                  “好险!”有人感叹道,她突然感到有些得意,内心像是气球班被吹膨胀了,于是她朝站在对面的男孩抛去一个有些挑衅意味的笑容。
                  西里斯勾起嘴角:“障碍重重!”
                  约瑟芬一挥魔杖将其挡开了,然后迅速回击:“快快禁锢!”
                  魔咒又蹭着黑发男孩儿的脸飞了过去,大家又是一阵惊呼。她站在对面偏着头用有些无辜的眼神望着他。
                  “有意思...约瑟芬...”西里斯甩了甩头发,用充满玩味的眼神看着她,他吹了吹额前的头发,重新举起魔杖。
                  她一脸无辜地笑笑:“腿立僵停死!”
                  “你!”西里斯差点没反应过来,慌忙挡开魔咒。
                  “哈哈哈你看那个布莱克...”斯莱特林这边突然有人大声笑道。
                  “约瑟芬,把那个布莱克打下去!”又有人喊道。
                  西里斯当然不会让自己输,他调整着节奏,又让自己从防守变为了进攻。
                  两人又进去下一轮激烈的决斗中。
                  地板似乎变得有些滚烫,她发现自己已经汗流浃背了,可能是比赛时间过长的原因,两人不约而同地放慢了速度。
                  “你怎么还不把他解决了?!”突然又有人冲她喊道,约瑟芬愣了一下,没有注意飞来的魔咒。
                  “倒挂金钟!”她发现自己突然被什么拉着倒了过来。
                  倒挂金钟?这是什么咒语?她悬在半空中愣了半天。
                  “金...金钟落地...”她发现自己又被放了下来,狼狈地摔在硬邦邦的地板上,撞得她的胸口有些疼。
                  真是该死,她呼哧呼哧地从地上爬起来,一种莫名的怒火蹿了上来。
                  她居然被击中了,真是丢脸,从小到大争强好胜的心里让她此时有些难以控制自己,她从凌乱了头发缝里盯着对面的西里斯。
                  “约...约瑟芬...对不起...”西里斯在对面有些手足无措,他心虚地道着歉,紧张地把手放到脖子后面抓挠着。
                  “真是该死...”她小声咒骂一句,几乎没人能听清。
                  “除你武器!”她突然大吼,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西里斯不出所料地被打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6-25 20:49
                    “噢我的天...”后面进行分组练习时,她听到一个拉文克劳的女生说道:“她可真厉害,咱们这个年级除了波特能跟布莱克对抗外,几乎就没什么人能和他比了,刚开始老师点她的名,我都为她捏了把汗。”
                    “的确,”另一个男生说道:“你瞧,最后的时候,布莱克似乎被她打懵了。”
                    “她可真是厉害。”那个女生又感叹一句。
                    约瑟芬微微笑了一下,打飞了自己的同伴。
                    “喂!我说!”罗莎莉仰面倒在垫子上,完全没有要起来的意思:“练习!练习!你能不能别老把我打飞?!”
                    “噢,对不起!”她急忙道歉,可一点也听不出来任何歉意,她得意洋洋地抬头,发现西里斯正直直地盯着她,彼得正趴在他对面的垫子上,似乎刚被他打飞。
                    “好啦,快起来吧。”她急忙将目光放在同伴身上,他的目光让她十分紧张,约瑟芬一步上前扶着罗莎莉起来:“我会注意的。”
                    在剩下练习的时间里,她一直没敢往西里斯那边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6-25 20:49
                      呜呜,你竟然让小天狼星输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6-25 21:57
                        “就是那个神秘人的,”罗莎莉神秘兮兮地说道:“你不会还不知道那个人吧?”
                        “噢,那个人啊,”约瑟芬用叉子戳了戳盘子里的派:“早听说过呢,然后呢?”
                        “然后,那个伊万斯不同意西弗勒斯加入,因为他们格兰芬多的认为那是黑魔法,然而他没有听她的,所以两人闹掰了。”
                        “他想加入那个组织?其他斯莱特林呢?”她突然警觉起来。
                        “呃,大多数好像挺崇拜那个人的,不过我倒没什么感觉,我估计以后应该不会加入那个组织...虽说我也是个斯莱特林,家族里也很其他斯莱特林的一样,有点在意血统和名誉,但我个人好像不太看重这个...总之就是不太在意,所以我多半不会加入那个组织,反正估计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主要是我实在是不喜欢太多限制,不过好在家里人也没把那个组织当回事儿,我爸妈还准备在我毕业后把全家搬到俄罗斯去呢。”
                        “噢,这挺好,”她依旧有些紧张:“做自己喜欢做的,挺好的...话说有格兰芬多的加入那个组织吗?”
                        “你在说什么呢?”罗莎莉被她呛了口奶昔:“格兰芬多的人最反对什么黑魔法了,不然那个伊万斯为什么还会和西弗勒斯闹掰?他们在以前其实关系挺不错呢。”
                        “噢我是说我以为格兰芬多的人不会喜欢斯莱特林的人呢,”约瑟芬咬了口派:“就是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会是好朋友...以前是好朋友。”
                        “那个伊万斯好像很早就和西弗勒斯认识,不过她全家好像都是麻瓜,不知道西弗勒斯是不是有些介意她家里这样,但他似乎并不是那样的人,我觉得他其实还是挺在意伊万斯的...话说格兰芬多有几个人好像总喜欢找他的茬。”
                        “什么?”
                        “呃,你没听说吗?唉也是,你才刚来一个月,我来告诉你,”罗莎莉把声音更放低了些:“那个格兰芬多的波特一帮人似乎经常和西弗勒斯打架,其实我感觉,每次都是可怜的西弗勒斯受欺负,虽然也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经常打架。”
                        “噢,”约瑟芬有些震惊:“你是说詹姆斯·波特?他们?”
                        “对啊,不然还是谁?”罗莎莉皱了皱眉,不太满意她的反应。
                        “我还觉得他们挺好的呢,刚开始在火车上,他们还帮我抬行李来着。”约瑟芬望了眼格兰芬多的长桌,詹姆他们四人正开心地大笑着。
                        “那是开学,亲爱的,”罗莎莉端起杯子喝了口奶昔:“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直势不两立,你看到那个头发有点长的男生了吗?”她指了指其中一个卷发男孩儿。
                        “嗯,那是西里斯·布莱克,怎么了?”
                        “他是个布莱克,”罗莎莉无奈地笑了一下:“你可能不太知道,布莱克是个有名的古老家族,他们全家都是斯莱特林的,除了他,他十分憎恨斯莱特林,他大概是他们四人里面最恨斯莱特林的了,那个波特都好一些,他好像只讨厌西弗勒斯”她又指了指那个笑得直不起腰的黑色卷发男孩儿:“西里斯·布莱克的弟弟雷古勒斯·布莱克也是咱们学院的,你应该见过。”她说着突然红了下脸。
                        “雷古勒斯·布莱克?”约瑟芬困惑地看着她微红的脸颊:“我不记得咱们年级有...”
                        “噢,他是四年级的,”罗莎莉的脸更红了:“你可能在寝室里见过他,我是说可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7-05 01:11
                          嘎!喜欢这篇!来晚了........
                          楼楼加油捏
                          dd


                          回复
                          16楼2020-07-07 21:23
                            加油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20-07-08 12:15
                              “走吧,约茜,”罗莎莉端起空盘:“我在想,下午的防御课会不会又让我们练习...如果又是练习,我可要警告你,别再把我打飞了,”她有些暗示地眨眨眼:“你懂我说的,毕竟那么多人。”
                              “你可让我十分愧疚呢,”约瑟芬调侃道:“不过你别担心今天的课,下午好像是要讲新课。”
                              “那就好。”罗莎莉如释重负地在前面叹了口气。
                              下午防御课的内容,是约瑟芬等待许久的——有关不可饶恕咒的。有种奇怪的念头突然冒了出来:以后她会使用这些咒语吗?尤其在她是个斯莱特林的前提下?
                              “你第一次听说不可饶恕咒是在什么时候?”两人进教室后她突然随口问道,罗莎莉转转眼珠,思考了半天。
                              “我想,应该是听家里人说的,”罗莎莉有些不确定地回答:“你知道的,像我这样的家庭,孩子们会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各种魔咒,至于什么时候听说了,我想我也不太记得了,大概就是某天在饭桌上家里人提起过吧。”
                              “好的,原来是这样。”约瑟芬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你呢?”罗莎莉显然是十分好奇,她把脑袋枕在了约瑟芬的胳膊肘上。
                              “嘿哟...拿开嘛...”约瑟芬差点没一挥手直接推在她脸上,罗莎莉的下巴硌得她直痒痒,她哆嗦着回答:“我应该跟你差不多...”
                              “可是你的父母都是格兰芬多的,他们会跟你说这些?”
                              “罗莎莉,格兰芬多的也是巫师。”她被这个同伴弄得哭笑不得,见老师进了教室后,急忙把魔杖和课本摆放到桌上,整整齐齐。
                              “你为什么总要这样?”罗莎莉有些不解。
                              “什么?”
                              “我是说...”她犹豫了一会儿:“我的意思是,这样其实挺好的,不过只是单纯地好奇,你为什么需要把东西都放得整齐,有时候有些整齐地过分了,我...唉我这样说可能有些不礼貌,但只是纯粹好奇。”她抱歉地笑笑。
                              约瑟芬看着紧贴着书本侧面的魔杖,轻轻笑了一下:“我想这应该是个人习惯吧,我比较喜欢一切都是井井有条干干净净的,这样会方便许多。”
                              “方便?”罗莎莉更加迷惑了:“你会花很多时间来整理这些东西,这样不也会浪费时间吗?”
                              “你这么说确实有道理,”约瑟芬顺了一下羽毛笔:“不过对于我来说,如果不花时间整理,那么下一次在找某个东西时会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罗莎莉,我不是一个记忆力特别好的人,”她自嘲道:“这就是为什么对于我来说,一切都必须整整齐齐,有条不紊,否则我会很容易乱了阵脚的。”
                              “呃,你甚至会花时间去整理自己的头发。”罗莎莉指指她乌黑的头发。约瑟芬从来都是把自己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既不像麦格教授那样紧紧的发髻似乎能把眉毛给绷上天,又不像罗莎莉一样乱糟糟的随便一捋,她会精心地把头发梳成云朵状,但又能保证不散开。
                              “这个我倒是可以解释,”她抬手轻轻弹了弹自己后脑勺上的发髻:“我的父亲是德国人,在我小时候他经常教我怎样能时刻保持体面,他自己也是这样的人,从来都是整整齐齐,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这个发型还是他教我的呢。”
                              “你的父亲?”罗莎莉不可置信地瞪着湛蓝的双眼,她吃惊的往后仰了下脑袋:“你的父亲?”她又重复了一遍,显然不敢相信约瑟芬说的话。
                              “是的,罗莎莉,我的父亲。”她把羽毛笔的一端和课本对齐,对得整整齐齐。
                              就像她的父亲一样,整整齐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7-09 00:08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收起回复
                                19楼2020-07-12 10:43
                                  “不可饶恕咒,包括杀戮咒,钻心咒和夺魂咒,这些都是极为邪恶,极为残忍的黑魔法,一旦对人使用,将会在阿兹卡班终身监禁...”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没有一个人翻书或者做一些其他的小动作,今天的课堂格外安静。
                                  “...这些都会对人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厄里弗教授突然走上讲台打开一个盒子,里面有一只蝴蝶。
                                  “首先,是夺魂咒,对人使用后会使对方迷失心窍,能完全按照施法者的意图去做任何事,一旦成功,自我无法恢复。但此魔咒并非无法抵抗,只要有足够的意志力...就可以打破魔咒。”教授有些颤抖地拿起魔杖。
                                  “我不打算示范任何一道咒语。”教授轻轻用魔杖尖戳了戳蝴蝶的翅膀,它立刻煽动翅膀飞了起来,在讲台上翩翩起舞,教授在它周围施了个魔法罩子,防止这只娇小的蝴蝶到处乱跑。
                                  “如果我对它施夺魂咒,我可以让它在空中画圈,画方形,或者我还能让控制它向任何地方飞去,比如我可以控制它飞向火里,或者水里,这对它来说都是十分致命的,但它却无法控制自己,因为它和人类有些不一样,我们的思想比较强烈,有打破魔咒的可能,而弱小的动物就会完全沦为夺魂咒的受害者。”他举起魔杖将魔法罩子放高了些。
                                  “而作为人类的我们,想要打破夺魂咒也需要十分坚强的意志和决心,这就意味着,哪怕在这种黑魔法下,我们依旧不能丧失自我,这听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将是无比艰难的,如果失败了,你将沦落为别人的傀儡,如果成功了,你会找回自己的思想,意志,灵魂,但你的心灵也会受到不可磨灭的创伤。”
                                  约瑟芬突然感到脊背发凉,她无法想象,如果一个人丧失了自己的意识会怎么样,自己的一切都被别人操控着,但她又同时好奇着,被人控制的同时能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她看着教授放下魔杖,蝴蝶乖乖地飘在讲桌角上。
                                  “第二个是钻心咒,如果被这道咒语击中,钻心的痛苦会使被施法者痛不欲生,如果一直不停止施咒,被施法者会痛苦到被折磨疯,甚至死亡,”教授顿了顿:“最后一个杀戮咒,即直接置人于死地...这三道咒语,每一个都是,无比残忍的,这就是为什么它们被称为不可饶恕咒。”
                                  那只无助的蝴蝶在魔法罩里无助地扑棱着,教室里安静得似乎能听见它翅膀煽动的声响,教授将蝴蝶重新收进小盒子里,两手十指交叉地注视着大家。
                                  “对人使用其中任何一个,都是不能原谅的。在思想上,在身体上,在灵魂上对别人造成的损害也会影响我们自己,比如你可能会因为杀了过多了人而有些疯疯癫癫的...换句话说就是,杀人成瘾。”
                                  下面有同学倒吸一口凉气。
                                  杀人成瘾,这几个字让约瑟芬困惑地皱起了眉,一个人到底会邪恶到什么程度才会这样?把扼杀别人的灵魂作为乐趣,这让她突然觉得胃里一阵恶心。
                                  “你这是在干什么?”突然有人问道。
                                  “什么?”她被吓了一跳,突然发现自己刚拿着羽毛笔在课本上划掉了这三个咒语,空白处还有几滴没有沁开的墨水。
                                  “你为什么要划掉?”她转过头,发现旁边坐着的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他正从那一头乱糟糟还有些油腻的头发下轻蔑地看着她。
                                  “我只是觉得以后应该不会用上。”她放下手里的羽毛笔,擦了擦右手大拇指上的墨水渍。
                                  “好吧。”斯内普瓮声瓮气地哼了一下。
                                  “请问是有什么...问题吗?”她又转过脸看了他一下,希望自己礼貌一些。
                                  “当然没有任何问题。”斯内普抽了一下嘴角,看都懒得看她。
                                  真是个奇怪的人,约瑟芬在心里犯着嘀咕,她突然觉得他的鼻子有些大,看起来就像是随时都能喷出奇奇怪怪的魔咒,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自己笑了一下。
                                  “我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好笑的,德尔登小姐。”教授突然点了她的名。
                                  “对不起,教授。”她立刻收起笑容,双手平放在桌面上,俨然一副有些装模作样地坐着,教授无奈地摇摇头,继续他的讲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7-12 23:58
                                    “喂我说,你刚在笑啥啊?”一下课罗莎莉就有些不满地凑过来:“还好教授没有扣你的分,快老实交代,你刚在想啥呢,全年级的都知道你刚上课突然笑得像个傻子一样了。”
                                    “也没什么特别的,”约瑟芬小心地看了看四周:“我刚只是想到了一个人...突然觉得有点好玩。”
                                    “你不会是在想自己和某人男生约会吧?”
                                    “没有啦!”她猛地拽了下罗莎莉的袖子示意她别继续说下去:“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个人,他的鼻子里面突然喷出来各种五颜六色的魔咒。”
                                    “哈哈哈这可真是奇怪,那个可怜的人是谁,居然会被你想象地如此凄惨。”两人正走到斯莱特林宿舍门口,罗莎莉发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笑。
                                    “嘘,罗茜,到宿舍了,小点声,有...”
                                    “哈——哈——哈——从鼻子里喷出彩色的魔咒——哈——哈——哈——你以为是人形烟花吗...哈哈哈哈哈哈——”约瑟芬有些惊恐地发现一向比较淑女的罗莎莉竟然能笑得如此洪亮,她似乎看到了她喉咙里颤动的的小舌头了。
                                    “好了好了,小点声...纯种。”她推着依旧张大嘴巴笑得剧烈颤抖的罗莎莉进了宿舍。
                                    “哈哈哈谁那么倒霉会被你想成这样?!哈哈哈从鼻子里喷魔咒?!人形魔杖?!哈哈哈哈哈...”罗莎莉趴在她的肩头笑出了泪,一个黑发男生正拿着本书坐在沙发上,听到笑声,他立刻抬起头看了她俩一眼。
                                    罗莎莉突然涨红了脸,她急忙闭上嘴巴,擦了擦眼角的泪花。
                                    “我我我先进去休息会儿,”罗莎莉突然转过来抓住她的肩膀,还时不时用余光瞟着那个黑发男生:“待会出来找你。”说完,她立刻跑进女生宿舍,留下约瑟芬一人困惑地站在公共休息室里。
                                    真是奇怪,约瑟芬一屁股坐在那个男生对面的沙发上,压根就没注意到他,她从书包里搬出放得整整齐齐的课本和笔记本,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上。
                                    不可饶恕咒,她翻开课本,三条黑黑的杠赫然出现在眼前,她又拿起羽毛笔乱画了一通。
                                    沙沙沙,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拍着窗户,她立刻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一只肥肥的飞蛾,正在窗户的一个角上乱扑棱着,旁边有一个用来方便猫头鹰进来的小小的窗口,可它就是不往那边尝试,即使方向对了,也不肯多飞一寸。
                                    她噘着嘴盯着那个东西,这让她很不爽,她真的很想抓起那只飞蛾然后一抡胳膊把它扔出去,但她没有这样做,她想看看这只笨笨的胖飞蛾到底能不能自己飞出去。
                                    “它大概是没法飞出去的。”突然有人说。
                                    “也许吧...”约瑟芬眯着眼,那只飞蛾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她喃喃地自言自语道:“也许我该对你用夺魂咒?这样至少你会往右多飞一点,不是吗?”她合上书,突然发现坐在对面的男生正盯着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7-13 00:00
                                      “噢,对不起,我是说,我现在就放它出去。”她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说的奇怪的话,急忙解释道,说完她从膝盖上放下羽毛笔和课本后走向那个窗户,她往上抬出一条缝后那只胖乎乎的笨飞蛾立刻掉了出去,在空中乱摇摇摆摆地扑棱了几下才找到了平衡,它带着那圆滚滚的身子离开了。
                                      约瑟芬关上窗户回到沙发上打开课本。
                                      “那只飞蛾其实在那里待了有一个星期了。”那个男生突然对她说道。
                                      “真是可怜,居然今天才被放出去。”她头也不抬地说道。
                                      一个星期,难道这些人就不会上去打开窗户吗?约瑟芬很不想理对面的男生,这完全就是一件举手之劳的事,只需要把窗户打开就行了,哪怕打开一条小缝都可以,她皱着眉狠狠地翻了页书。
                                      “我之前放它出去了两次,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它又回来了。”
                                      “什么?”约瑟芬惊愕地抬起头看着对面的男生,这时她才看清对面的人长什么样子。那个男生看起来有些瘦,他咬了下薄薄的嘴唇,用灰绿色的眼睛盯着她:“不知道明天它会不会又回来。”
                                      “不会的。”她突然觉得他有些面熟。
                                      “为什么?”那个男生合上了手里的书。
                                      她轻轻笑了一下,拿出魔杖轻轻一挥,那扇窗户上的小窗口立刻啪得一声关上了。
                                      “这样它就不会再被困在这里了。”她微笑着收起魔杖。
                                      “这样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做法。”黑发男孩儿缓缓点了点头。
                                      “也许吧,反正咱们想不出别的更好的办法了。”约瑟芬耸耸肩,继续看着课本。
                                      “你是约瑟芬·德尔登。”
                                      “是的,你好,”她又抬起头微笑着看着对面的男孩儿:“我想你是...”接着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会更加不礼貌。
                                      因为她根本就不认识他,更别说他的名字了。
                                      不过好在那个男孩儿几乎是抢着说道:“我是雷古勒斯·布莱克!”
                                      “你好,布莱克,很高兴认识你。”她有些尴尬地合上书。
                                      她似乎并没有把眼前的男孩儿和格兰芬多的另一个布莱克联系在一起,她总觉得面前的人看着有些面熟,但却无比陌生。
                                      “恕我冒昧,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见他突然不说话了,感觉气氛更加古怪了,约瑟芬急忙找个话题问道。
                                      “是的,就在这里,你总是坐在这个沙发上面学习,右边总会有一摞书。”雷古勒斯·布莱克盯着她膝盖上厚厚的课本说道。
                                      “是吗...好吧,没想到我居然会被困在一张沙发上。”她装作轻松地笑笑,掩饰内心的尴尬。这么长时间,对于对面的黑发男孩儿,她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只是单纯地觉得他长得像某个人,虽然现在还没想起来到底是像谁,而这位叫雷古勒斯·布莱克的男孩儿对她来说和见过面毫不沾边儿。这就是为什么她觉得他有些面熟但又陌生的原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7-13 00:00
                                        (三)阿**格斯
                                        约瑟芬这些天从学校的图书馆里借到了一本非常奇怪的书,她本来是想找关于复方汤剂的书,但东找西找竟然找到了一本介绍阿**格斯的书,不过可惜的是,上面并没有明确告诉如何练成阿**格斯。
                                        这大概是她遇到的最奇怪的事了,说不出来任何理由,她有着一种强烈的愿望——她必须知道怎样练成阿**格斯,虽然只是单纯地想知道练成的过程。
                                        这可能是遗传了她的母亲。从小到大约瑟芬可没少听父亲说当年母亲在霍格沃茨时是个多么古怪的书呆子,比如,看了一些书本上不太明确的解释或者一些没有任何解释的词语,就一定会去图书馆东翻西找,哪怕偷偷溜进禁书区也要弄明白。她记得父亲跟她说当年他们俩就是在禁书区碰出的火花。
                                        “也许是时候发挥斯莱特林的奇怪品质了。”她自言自语地收拾好有些乱糟糟的桌面(只是对她而言),然后把那本破旧的书放回书架后急忙溜回寝室。
                                        “你去哪儿?”罗莎莉趴在床上头也不抬地问道。
                                        “去吃点东西。”她悄悄往口袋里塞了一个小本子后就出了宿舍。
                                        她撒谎了,约瑟芬自己毫无打算,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偷偷进去禁书区,毕竟白天,平斯夫人可是一直守在图书馆,但晚上,她可能会碰到费尔奇——一个有些笨拙甚至还有些暴躁的看门人,一次她在公共休息室无意中听到有人讲,那个看门人晚上总会提着个破灯笼到处巡逻,他们似乎还被抓到过。
                                        “这可真是...”约瑟芬又溜回图书馆,随便从书架上抓了本又大又厚的书后坐到一个角落里虎视眈眈地盯着禁书区的铁门。
                                        她突然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小偷。
                                        此时,外面天已经是黑漆漆的了,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平斯夫人把大家都赶了出去,她从图书馆门口出去后又从另一个楼梯转了回来。
                                        可能梅林也在帮助她,就这么一会儿,整条走廊竟然一个人也没有,约瑟芬踮着脚猫着腰又进了从来不上锁的图书馆,那个往常总喜欢吱吱呀呀直叫的铁门在今天竟然安静得出奇。
                                        她顺利地进去了禁书区。
                                        她从来没有进过这里,禁书区的书在魔杖微弱的光下显得及其诡异,许多沾着大片血迹的书从她眼前滑过,约瑟芬紧张地抓紧了魔杖,她甚至感觉这些书是不是会说话,因为似乎有一些细小的嘶吼从书架里传出来。这时,禁书区的门突然响了一下,吓得她急忙熄灭亮光躲了起来。
                                        大约一分钟过去后,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声响,她重新点亮魔杖在书架上搜索着。
                                        “在那儿呢?变形?”她低声自言自语道,突然,一阵微风吹过她的脖子,可是,禁书区的窗户都是紧闭着的,她困惑地看了看后面,继续找着她需要的书。
                                        “高级变形?”她悄悄抽下一本硬邦邦的书,书的正面印着奇奇怪怪形状的动物和巫师,她轻轻翻开了这本满是灰尘的书。
                                        今天运气可能是好过头了,她轻而易举地在目录上看到了有关阿**格斯的内容。
                                        “第258页...”她又自言自语道。这本书不太好翻,因为它的纸实在是太脆了,稍微翻得快一些就会发出很大的声音。她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小本子。
                                        阿**格斯的练成,她往后翻了大概没几页,就没了。
                                        很好,内容不多,她念着咒语把书本上的内容复制到小本子上。
                                        “Easy...”复制完后,她简直不能抑制嘴边的微笑,约瑟芬收起小本子后想把书塞回去。
                                        但是,可能是书太多的原因,她惊恐地发现这本书已经放不回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7-13 23:40
                                          是哪里折着了?她拂了拂书的两面后又尝试着塞进去。
                                          真不巧,大概是她的好运气被用完了的原因,这本书完全没法放回原位,连一个角也塞不进去。
                                          “Merlin...”她开始把其他的书也拿下来放到一旁,想调整一下放进去的顺序。
                                          那本被她放到最上面的书在她拿来手指的那一瞬间突然自己翻来后发出了一阵大笑。
                                          约瑟芬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把那些书又塞了回去。
                                          可是还有那本高级变形没有被放进去。
                                          “该死的。”她咒骂一句,禁书区外突然传来一阵响亮的脚步声。
                                          完了,我会被抓住,她闭上眼睛准备听梅林的指示。
                                          一块轻得像布一样的东西罩到了她的头顶,她困惑得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整个人在一块大纱布下,前面有个高大的人影挡住了光线,那个人轻而易举地把那本多出来的书放了回去。
                                          “Be quiet...”那个人掀开这块布推着她站到一个角落里。
                                          她从这个人的肩头看到费尔奇拎着灯走了一圈后就离开了。
                                          “诶?费尔奇怎么...”约瑟芬困惑地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
                                          “这是隐形衣,约瑟芬。”
                                          眼前的人正背着光,她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西里斯?是你吗?”
                                          “...是我。”
                                          她平视着西里斯有些模糊不清的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个人就这样尴尬地在隐形衣下站了好一会儿。
                                          “刚才,谢谢你。”她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西里斯的脸,希望自己看的地方是他的眼睛。
                                          “不客气。”
                                          约瑟芬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脚:“没想到你也在这儿。”
                                          西里斯像是笑了一下:“我想咱们在这儿的原因应该一样吧,都是为了找书。”
                                          “对,”她笑着摇摇头,有些无奈:“找书。”
                                          两人又尴尬地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噢对了,我想我应该回去了。”约瑟芬突然准备掀开头顶的隐形衣,西里斯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不会想就这样回去吧。”西里斯低声说。
                                          “可是...我总不能在这儿待一晚上呀。”她放下胳膊。
                                          “想什么呢,”西里斯转过去示意她跟上:“我送你回去。”
                                          “噢...好的,谢谢你,西里斯,麻烦你了。”约瑟芬有些不好意思,她真的不是一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尤其是麻烦一个一点也不熟的人。
                                          不过他为什么要帮我呢,咱们不是一个学院呀,格兰芬多不是讨厌斯莱特林吗?两人并排蹑手蹑脚地走着,谁都没有说话。
                                          “呃,西里斯,”约瑟芬想找个话题打破尴尬啊氛围:“你家里的人也是都是霍格沃茨的吗?”
                                          “当然,”西里斯翻了个白眼:“而且还都是斯莱特林的。”
                                          “为什么你不在...”接着她突然闭上嘴巴了,因为她突然想起罗莎莉说的话:格兰芬多的那个西里斯·布莱克虽然全家都是斯莱特林的,但他却憎恨斯莱特林。
                                          “我才不要进斯莱特林...”西里斯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约瑟芬沉默着放慢了脚步。
                                          为什么要帮我?还是帮一个斯莱特林?他不是讨厌斯莱特林吗?她左思右想找不到能让旁边这个男孩儿替她解围的任何理由。
                                          “好了,到了。”西里斯突然转过来看着她,她及时刹住脚以免踩到隐形衣。
                                          “谢谢你...晚安,西里斯,路上小心。”她揭开头顶的隐形衣。
                                          “晚安,约瑟芬。”她面前的空气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7-13 23:41
                                            真是奇怪,为什么上面的Animagus里有两个字不显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7-13 23:45
                                              dd!呃,这是我朋友的号,我是@🌊Sirius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0-07-14 16:02
                                                那天晚上在禁书区和那位格兰芬多男孩儿的相遇让约瑟芬有些分心,虽然他们俩只谈得上是认识,但对方毕竟是一个优秀阳光的男孩儿,并且是一个帅气的优秀男孩儿。她开始有时候一个人坐在床上傻笑。
                                                “你怎么了?”一天晚上罗莎莉擦着湿漉漉的金发问道,她最近发现自己的好伙伴会摊坐在床上,两腿懒洋洋地散开,不怎么漂亮的脸上浮现出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双眼有些毫无焦距地盯着某个地方。
                                                “嗯?”约瑟芬抬起头,看起来像是刚从某个地方奔跑回来的样子,不过她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却明确显示着——她一直都坐在床上,哪儿也没去。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罗莎莉把右腿跪到床铺上。
                                                “我?我怎么了?”约瑟芬困惑地看着这个刚洗完头发的漂亮伙伴,她摊开双手:“我怎么了?”
                                                罗莎莉放下有些湿漉漉的毛巾:“你最近总在神游,自从上个星期五开始你就一直这样。”
                                                “神游?”
                                                “就是,”罗莎莉忍不住咯咯笑了几下:“你每天晚上回寝室后睡觉前总会像现在这样坐在床上思考什么,不过你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别人给你下了迷情剂的样子。”
                                                “什么?!”约瑟芬惊地挺直了背:“我只是在想明天早上该吃些什么!”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罗莎莉搓着头发梢儿离开了,她竟然就这样被自己打发走了?约瑟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盯着自己的脚指头,发觉自己的确该收敛一下“神游”时的表情了,可每次一想到那天那个男孩儿把她罩在隐形衣下是就胃里一阵紧张。她怎么可能不心动?尤其是在那种情况下,不过一直解释不清的是,对方完全有理由不管她,任由她被费尔奇抓住,可是他却选择帮她一把。
                                                不过让她十分确定的是,西里斯肯定不是因为那个理由才帮助她。
                                                “以后别神游了,那表情放在你脸上实在是太奇怪了。”一次两人在霍格莫德的糖果店买东西时,罗莎莉突然往她嘴里硬塞了个棒棒糖。
                                                “疼!”约瑟芬捂着腮帮子。
                                                “约瑟芬?是你吗?”有人突然在她身后说道,她发现罗莎莉突然变得满脸通红。
                                                “嗯?”她含着糖别扭地转了过去:“啊!嘿!雷古勒斯!你也在这儿呀!好巧呀!”
                                                雷古勒斯指了指她被糖果戳得有些变形的脸颊:“你确定不拿出来?小心...”
                                                “啊对对对...”她含糊不清地吐着句子,棒棒糖被她缓缓地从嘴里托了出来。
                                                她发现雷古勒斯身边并没有同伴,出于礼貌,便问道:“你是一个人吗?”
                                                “对,我是一个人,”雷古勒斯从旁边随手拿下一罐糖:“我在给别人选圣诞礼物。”
                                                “圣诞礼物?”约瑟芬环顾四周,希望自己能够帮上点忙,不过,她好像忘了什么。
                                                “圣诞礼物的话,你可以...”她转过身时才发现自己的伙伴被冷落在一旁,撅着嘴有些埋怨地盯着她。
                                                “啊啊啊,雷古勒斯,我忘了!”她急忙把罗莎莉拉过来:“这是罗莎莉!我的...”
                                                “我们认识,”雷古勒斯微笑着说道:“罗莎莉还帮过我好几次忙呢,去年她还在魁地奇比赛里救了我一命,我今天来选礼物,其中一个就是准备给她的。”
                                                罗莎莉的脸更红了,一旁一个小巧的红发女孩儿抱着一堆巧克力蹦跶了过去,她的头发看起来不比罗莎莉的脸红多少。
                                                “咱们一起看看吗?”雷古勒斯指着后面好多还没看的货架:“选圣诞礼物?虽然离圣诞还有一个月多?”他有些自嘲地笑道,罗莎莉正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呃,你们先去看看吧,”约瑟芬意识到自己应该给他们留出一点单独挑选礼物的时间,她抓起旁边一个叉子形状的糖:“我还想看看这个有没有别的味道的,待会儿去找你们。”
                                                “好的,你先看看吧,待会儿见。”雷古勒斯带着罗莎莉往里面逛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20-07-14 20:58
                                                  见两人离开了,她重新把叉子糖果插进糖果桶里,她想先去把刚才只含了一小会儿的糖扔了,因为实在是太甜了,不过总还是要先付了款才能扔。她无奈得嗅了嗅手里亮红色的糖果。
                                                  “这个糖果其实挺好的嘛...这么透,虽然太甜了些。”她微微举起手盯着棍子上又扁又圆还带着一些口水的糖,发现自己能够透过这个圆看清前面的事物。
                                                  “你在看什么,约瑟芬?”一只眼睛突然出现在糖果上。
                                                  “哎哟,”约瑟芬急忙把糖果塞进嘴里:“我不会扔的啦。”
                                                  西里斯·布莱克正抱着几罐蟑螂堆站在面前,他似乎被她的反应逗笑了:“你说什么?不会扔?你是不是...”他似乎猜到了什么,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盯着她变形的脸哈哈大笑。
                                                  “我不是那个意思...”约瑟芬把糖往嘴里塞了下,差点儿没戳着她的喉咙:“我现在就去付款,然后吃掉。”说着她开始往前走。
                                                  “约瑟芬...”
                                                  “什么?”她转过头,西里斯正抱着蟑螂堆傻笑。
                                                  “我说...你...”西里斯整理了一下手里快要掉的糖果罐。
                                                  “真的不会扔了啦,”约瑟芬发现自己越解释越有些令人怀疑:“我现在就去付款了啦。”
                                                  “约瑟芬...”西里斯笑得有些直不起腰了,她有些无奈地又被叫住了。
                                                  “到底怎么了嘛...”她嘎嘣一下咬碎了嘴里的糖,希望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讨厌这个糖。
                                                  西里斯笑得有些颤抖地抬了抬下巴:“我是想说,收银台在那边,你走反了。”
                                                  “噢,好的。”约瑟芬红着脸转了个身。
                                                  “两个西可...这个糖其实...很少有人买。”糖果店老板盯着她被撑得老大的腮帮子:“因为太大了...而且太甜了...真的太甜了...”
                                                  她能感觉身后有许多人发出一阵吃吃的笑声,约瑟芬尴尬地拔出糖,她僵硬地咀嚼着嘴里剩下的糖粒。
                                                  “试试这个?”西里斯不知道从哪儿又冒了出来,他往她怀里塞了一罐乳白色的蛋形糖果。
                                                  “老板,这些,”他往收银台上放了好几罐蟑螂堆,又指了指约瑟芬怀里的那罐糖果。
                                                  “一个加隆,四个西可。”老板帮他装好了所有的糖果,西里斯抱着牛皮纸袋子拉着她走了出来。
                                                  “西里斯?”她困惑地看着他摇摇手里的糖果,不太明白他在做什么。
                                                  “吃吧,相信我,很好吃的!”他把牛皮纸袋子举过人群的头顶:“我先去找詹姆他们了!先走一步了!”她愣在原地看着那个大纸袋随着拥挤的人群往远处挪去。
                                                  约瑟芬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去跟罗莎莉和雷古勒斯碰头,她在原地转了一圈,发现糖果店外有两个人肩并着肩正往远处走去。
                                                  那是雷古勒斯和罗莎莉,显然他们俩已经把她给忘了。
                                                  “Alright.”约瑟芬无奈地笑笑,抱着糖果罐推开玻璃门。
                                                  她抱着糖果哗啦啦地在路上走着,在雷古勒斯和罗莎莉后面不远的地方跟着。
                                                  “是的...”突然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黑魔王说的...”后面一些话就听不清了,她循着声音看去,发现有好几个兜帽戴得十分严实的人正鬼鬼祟祟地进了三把扫帚。
                                                  黑魔王?她停住了脚步,伏地魔吗?
                                                  由于好奇,她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自己认识的人后戴上帽子也跟了上去。
                                                  “卢修斯!来得正好!来看看吧!”她一进三把扫帚就听见有人大喊,一个人取下了兜帽,露出了铂金色的头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20-07-14 20:58
                                                    “说吧,怎么样?”约瑟芬想起来那个人是自己学院里的,于是装作很随便地坐到那伙人附近,打开糖果罐开始吃糖果。
                                                    “对,黑魔王说的,我觉得这样太好了,不然那些泥巴种会占领魔法部...”一个嘶哑的声音说道。
                                                    “你想多了,泥巴种?他们可没那本事。”另一个声音说道。
                                                    “可是这是咱们的任务...”
                                                    “先不管,黑魔王说要找地方藏...”突然冒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闭嘴!贝拉!”那个叫卢修斯的人说道:“你难道想...”他转过来往约瑟芬这边看过来。
                                                    糟了,约瑟芬急忙收回视线压低帽子,继续一脸无辜地吃着糖果。
                                                    那伙人的声音突然压低了很多,约瑟芬有些恼怒,她很想听清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她突然一下子扯下兜帽。
                                                    “在三把扫帚里吃糖果?”一只手突然从后面伸出来帮她重新扣上兜帽:“这可真是个奇怪的选择...两瓶黄油啤酒,谢谢。”一个带着兜帽的人坐到了她对面。
                                                    “西里斯?”
                                                    “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两瓶啤酒上来后他往她面前放了一瓶。
                                                    约瑟芬感觉更加尴尬了,刚才西里斯给了她一罐糖果,现在又往她面前放了瓶啤酒。
                                                    “呃,我请你喝。”她有些尴尬地放下糖果纸。
                                                    “好呀。”西里斯在对面眨眨眼,喝了一嘴的泡沫。
                                                    “你在这儿做什么?”她发现自己完全听不到那伙人的讲话声后随口问道。
                                                    “我?”西里斯把一只手搭到身后的椅背上:“刚才在路上,看到一伙人,然后,你在他们后面走得好好的,突然戴上兜帽跟着他们进来了,所以...”他又喝了口啤酒:“所以我就跟进来看看你们要干嘛。”
                                                    “我们?我跟他们不是...”约瑟芬急忙解释。
                                                    “我知道。”西里斯突然凑了过来:“你知道食死徒吗?”
                                                    “嗯。”
                                                    “你知道泥巴种吗?”
                                                    “我知道...”她皱了皱眉。
                                                    “那...你听说过...伏地魔吗?”西里斯突然压低了声音。
                                                    “我知道,西里斯,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约瑟芬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
                                                    “没什么。”西里斯突然坐直身子,一下子拉远了两人的距离。
                                                    她有些窘迫地把手从桌子上拿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20-07-14 20:59
                                                      “他们走了,”西里斯突然对她说道,她猛地从啤酒瓶口抬起头,发现那伙人正一个一个地离开。
                                                      “我觉得他们中有一部分肯定是食死徒。”约瑟芬盯着其中一个笑得很开心的人,她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不过那个大大的兜帽下钻出了好几缕乱糟糟的黑发。
                                                      “对,肯定的,”西里斯警惕地从帽子下往后看了看:“其中有一个是我的表姐。”
                                                      “什么?”约瑟芬惊讶地捂住了嘴:“你的表姐?”
                                                      “噢,我以为你知道的。”西里斯又把头转回来,她有些诧异他这样说,的确,她在斯莱特林,但并不代表着她会时时刻刻关注着这个学院的其他人。
                                                      “其实,我对其他年级的人不太了解,也不太关注。”她希望自己解释得足够清楚。
                                                      西里斯用大拇指揉了揉太阳穴:“以后,这个学校只会越来越不安全。”
                                                      “为什么会这样想?咱们其实并不会受到什么威胁,毕竟有邓布利多校长,他们是不敢做出些什么的,再说,”约瑟芬十分不同意他的观点,她喝完了最后一口黄油啤酒,瓶底的奶油黏在的杯壁上:“我们学了那么多东西,怎么还会害怕他们呢?”
                                                      西里斯微微张着嘴,好半天没有说话,她试探性地看向他的眼睛,在他们目光相遇的那一刹那,她微微哆嗦了一下。
                                                      “这话听着可真不像斯莱特林说的。”西里斯注视着她说道。
                                                      “What?”她调开目光:“不像斯莱特林说的?那你觉得斯莱特林应该是什么样的?”她把玻璃杯向前推了一下,微微表示不满,双腿突然不安分地在桌子下交叉在一块儿。
                                                      “像...那个...鼻...我是说斯内普?”
                                                      “斯内普?”约瑟芬向后靠在椅背上:“西弗勒斯·斯内普?”
                                                      西里斯稍微往前倾着身子,两支胳膊撑在桌子上:“或者...雷古勒斯?”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西里斯,”她抱着胳膊:“据我所知,他们俩都是很好的人。”
                                                      西里斯有些不屑地笑了一下:“好人...对...当然了,好人...”他低下脑袋咬了咬嘴唇。
                                                      “我知道你讨厌斯莱特林,西里斯,”约瑟芬在酒吧微弱的灯光下看着对面有些颓废的男孩儿:“所以我需要一个答案。”
                                                      她知道,这是酒精的作用迫使她抛出这个怪异的问题,但现在恰恰是能够让她知道这个问题的回答的最好时机。她不想被困扰太久。
                                                      “什么答案?”西里斯抬头看着她,她注视着对面那双和她相似瞳色的眼睛,那双眼里映出了她身后跳动的烛光。
                                                      这让她觉得那双眼睛简直饱含深情。
                                                      “你知道的。”她微微坐直后把一只手放到桌上,这个姿势可能会让西里斯不舒服,这让她看起来像是在下达什么不可违抗的命令,不过对面的男孩儿似乎不太介意,他抓了抓耳根,似乎真的很迷惑:“...对不起...我真的不太明白...”
                                                      “你不知道?”约瑟芬偏着脑袋不易察觉地眯了下眼:“你真的不...”
                                                      “约瑟芬,有话直说,”西里斯突然有些不耐烦地望了望别处:“我真的不知道你想听我说什么。”
                                                      她发现他微微握着的右手出现了有些泛白的关节。她知道,他的耐心快要被磨光了,西里斯翘着的二郎腿换了又换,俨然一副焦躁的模样。
                                                      “我就知道,看来是我想多了。”她在他刚要换另一个姿势时突然有些嘲讽地说道。
                                                      “什么?”西里斯已经被她弄得糊涂了,他不明白刚才还好好的女孩儿为什么突然...
                                                      为什么突然那么斯莱特林?
                                                      “没关系的,西里斯,我知道了,”约瑟芬有些失望地拉着凳子起来,往桌上放了两个加隆:“剩下的钱你拿着吧,那去买...蟑螂堆...再见。”
                                                      “等等,”西里斯急忙抓起桌上的金加隆:“约瑟芬,你给多...”他甚至还没转过去叫住她,就听见三把扫帚的门哐当一声响。
                                                      约瑟芬赌气般踏着重重的步伐回了学校,她很生气,生自己的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20-07-15 22:44
                                                        沙发


                                                        回复
                                                        42楼2020-07-16 09:36
                                                          敲喜欢,dd


                                                          回复
                                                          43楼2020-07-17 12:35
                                                            顶顶


                                                            回复
                                                            44楼2020-07-17 2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