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暖暖吧 关注:2,051,326贴子:39,726,787

[念归·月刊] 端午箬叶飘香破炎暑,红枣点翠暖初阳。菖蒲悬门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念归·月刊] 端午
箬叶飘香破炎暑,红枣点翠暖初阳。
菖蒲悬门祛邪祟,四时院落溢清香。
雄黄醉月春尽时,便更春衫换新裳。
搴舟中流素波扬,青山万重轻舟漾。
艾叶一片枕中藏,魂游梦昔莫彷徨。
五色绳结系情端,如环异彩降魑魉
汨罗江畔千古唱,一扬一搓皆楚狂。
壁走龙蛇转苍穹,阴云翻墨风追浪。
葳蕤草木贺华年,苍术白芷许安康。
寻得熏风放纸鸢,曲巷通幽叶鸣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6-25 17:58
    二楼召唤成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6-25 17:59
      三楼招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6-25 18:00
        ——未见end勿插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6-25 18:01
          雄黄酒 搭配 骨墨 文案草木灰
          夜晚山上松涛起伏。
          我总喜欢在夜晚出山活动,我摆动着长长的尾巴,溶溶月色如日暮西山的薄薄雾霭,缭绕在我泛着光的鳞片上。
          下山之后,我摆动着的尾巴变成了两条修长白皙的腿,我饰着云髻金簪,流连于市井的烟花柳巷之中。
          直到我遇到了一个女人,在山下的女人,不是胭脂粉黛,就是玉簪罗绮,了然无味,而来山上的这个女人,她乌黑的头发高高束起,腰间佩剑的饰品随晚风轻轻地晃荡,虽然我知道这很危险,但我总喜欢悄悄地跟着女人。
          一日,汩汩清泉前,女人在泉边洗澡,朦朦水雾中女人锁骨的阴影,与似现非现的胸部让人耳根渐渐泛红,几乎是本能驱使,我突地出现在女人面前,她被惊地站起了身,随意披了一件白色衣服,透亮的衣服与血色的皮肤衬在一起,最让我羡慕的是她的一双腿,蛇是没有腿的,我的腿只不过是尾巴的幻象,她的腿仿佛是我在山下看见的白瓷,洁白泛着微光。
          女人看见了我,似乎微微笑了一下,那是我看到的最后一幕,当雄黄酒铺天散我身上时,我才想起——蛇妖在喜欢的人面前是藏不住尾巴的。
          那个女人是专门来山上捕蛇的蛇鳞与蛇筋价值连城。
          有时候我不禁想,人心真奇怪,就仿佛那雄黄酒,微微接触时可防身,而一旦深入便身中俱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6-25 18:02
            屈原 搭配 帝辛 文案 草木灰
            长发,宽袍,玉珮,香草。这是屈原留给世人的印象。
            一片浩渺的大泽,一缕枯瘦的诗魂,一卷幽愤的《楚辞》,一声回响天宇的叹息,一弯跃向汩罗的弧度。一个自恋与恋君永不协调、灵魂永不安宁的人,在巴山楚水的漂泊浪迹中,把政治罗理想化作唯美的诗行。他只与香草同生,拒绝与恶草共长。
            以身作祭,将自己永远陪葬给念之、痛之、怀之、恨之的母国。波心月圆。缓缓沉下的是诗人,冉冉升起的是诗魂。
            一袭白衣,青丝玉冠,飒然乘风归去,恍然化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6-25 18:03
              离骚 搭配小黑 文案 菀盈
              卷中之人应识卷中之意。
              摊开一副墨色画卷。山河万里,日升月落,春秋更替正默然蜿蜒于那墨迹中。
              我本是卷中之灵,只身被遗落在浩荡的汨罗江边,光阴荏苒,数千年后终于有人拾起我,或是在那个晨光熹微的清晨,或者在月色下江水拍打过的沙石边。
              弃掷千年,终有人会捡起我,捡起的还是那自亘古绵延而来不曾断过的情怀,或者说我从未被人丢弃过。
              我可以继续躺在江边,搁浅于时间的礁石之上,我也可以被人裱起来,悬挂于高堂之上,我始终未失去我的尊严。我也可以被人裱起来,悬挂于高堂之上,我始终未失去我的尊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6-25 18:04
                熏艾 搭配青岑 文案 草木灰
                相传,九天之上有一位神女,她有一头与她朝夕相伴的神兽,唤作艾草,它有神龙一般的面容,骏马一般的鬓毛,碧玉的双眼,如流水清波,朝云暮雨。
                神女掌管长江一带,湿气颇重,那里的水妖神女和艾草都无法完全制服,每年入夏之时,洪水无故泛滥,沿岸居民死伤无数。
                神女同情百姓的遭遇,她自愿堕入凡间,以己之躯镇压水妖,保护水天一方的宁静,而她的神兽也随她进入人间化为植物,名为艾草,入夏之时在家门前悬挂艾草,可防水灾。
                很早人们便在相传这段故事,长江一岸,晚上的暮雨便是神女所化,倾洒山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朝云依旧,暮雨还在,独独没了女神和她神兽的身影。
                神女一去千年,供奉神女的庙堂空空如也,只有四周林子里和着露水坠落的椒果,还有藏身于丁香与筇竹间老猿的哀鸣。
                芳草萋萋,似女神菌褥微风轻剪,是她衣袂,潺潺流水,似她环佩,朦朦胧胧,起起伏伏,在风中摇曳,终与夜间慕雨一起,轰然洒落山间,旧梦易寻,物是人非,所有一切随着那瑰色的梦一起,以怅然终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6-25 18:05
                  彩绳 搭配文案菀盈
                  每逢五月初五,我定是夜不能寐,即便在梦中,也唯恐难以安眠,我会梦见自己从阴僻的竹楼坠下,而彼端的竹林中仿若有双双猩红的眼在凝视着我。有时我会沉入水底,有什么东西拖曳着我的脚踝。
                  梦中的恐惧总是如影随形般,即便醒来也浑浑噩噩地,难以支离破碎。
                  这一日便是倦意袭来,我昏昏沉沉地跌入梦境。当我堕入那一潭玄墨一般的深渊时,不知什么拴住了我。
                  天边的阴云渐次散去,霎时天光大亮,水边竟有一尊小亭,殷红点点纷纷坠地,我细一大量,脚边落英点点,脚踝也不知何时被系了根五彩的绳。
                  至此,一夜好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6-25 18:06
                    菖蒲 搭配 凌琰 文案 菀盈
                    艾草招福,菖蒲斩邪。
                    这日,女子和往常一般早早地出了门,她循着溪涧,一路下山,那是以往的安排了,今天却出了点小意外。
                    她没能按原计划下山做买卖,而是半路折回,原因只是因为她捡到了一个啼哭的婴孩,那孩子尚在襁褓,还吮着手指,冲着她笑,女人没有过孩子,一时心软,便将她带了回家。
                    她贴心地把孩子裹在蚕丝被中,那是连她自己都舍不得用的奢侈品,竹楼头发,夏凉冬不暖的,好在时值季夏,四院里的风吹来,吹拂林叶,渗进墙隙,摇响了摇篮上垂挂的那束铃铛,婴孩伸手咿咿呀呀地唤着想去抓。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夏风也日渐式微。终有一日,女子晨起,却不见孩子的踪影,她寻遍了整座山,问遍了邻里,却没人知道孩子的踪迹。日落西山时,女子失魂落魄地回来却发现屋舍前悬着一片菖蒲,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接下来,仿佛是施了法一般。
                    日复一日,女人渐渐遗忘了这个孩子,好像是海浪拍打这沙石,无声无息地将沙子上残留的字符磨平,可是那片菖蒲却始终在那里,也不枯萎,四季不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6-25 18:06
                      粽子: 搭配 水濑 文案 菀盈
                      小箬叶尚还年幼,就被母亲赋予重任:她得翻山越岭给隔着数座山相远的奶奶送粽子。山高且阻,路势崎岖,怪石嶙峋,小箬叶只可安步当车。路遇巉岩不可攀,小箬叶索性席地而坐,她方才有这功夫去打量四周。那树在山下遥望着她,蟠蟠蜿蜿绵延直上,溪涧却径自从乱石间倾泻,蜿蜒直下。坐在溪石边,黄石衬疏影。赤轮当空照木,倏来长风。斜阳归沉于天边之时,小箬叶才翻下那座山头。她看到山麓下排排屋舍俨然,奶奶好像也站在袅袅升烟的小屋前等着她。晚风轻拂归路人,落日西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6-25 18:07
                        龙舟 搭配月夜 文案 草木灰
                        我家住在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小城中,年年端午都有龙舟比赛,比赛由城中的各个高中出学生来比赛,学校很重视这个比赛,成绩好的重点学校赢了便是智商体能在线,输了便是空有成绩,成绩般的普通学校赢了是术业有专攻,输了便沦为“三无产品”。
                        小的时候我最爱看龙舟比赛,激起的水花,昂扬的鼓声,还有队员们紧绷的线条,构成了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当时我立志高中要再划一次龙舟比赛。
                        我哥是我们学校龙舟队的一员,他毫不留情地打破了我的白日梦——龙舟队从来不收女生。
                        但我是个固执的人,端午临近时校队在河边训练,我假装在河边看热闹,晚上回家在房间里偷偷练习摆动方式。我研究如何摆桨最不废力,如何根据鼓声调整频率。
                        我半夜去偷我哥练习用的桨,还顺走子几袋零食。
                        高二那年,我鼓足勇气去报名龙舟队,但因为性别被拒之门外。
                        “同学,我们不收女生。”
                        负责报名的也是龙舟队的队员,他阴沉着脸推开我的报名表,不再理我。
                        “不收我?”我上前一拍桌子,本来不结实的桌子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我们比扳手腕吧,我赢让我进。”
                        扳手腕是招新的第一样审核。
                        “....”.
                        “比还是不比?”我一步步逼近。
                        “比就比。”语毕,他撸起袖子,露出里面紧实的肌肉,旁边围观的人一再劝阻他, 让他让着我。
                        在这令人惊心动魄的几十秒里,我赢了他,但我没有进队,还被龙舟队队长骂了一顿,看热闹的人群一哄而散。
                        “老妹,我知道你很努力了,但是有的东西,努......无法跨越。”
                        我硬生生逼回眼中泪水,起身走进了房间。
                        龙舟比赛那天,我同往年龙舟节一样,穿着淡绿的裙子,裙据是荷叶的形状。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在所有选手已做进传中准备就绪时,我们校队少了一个人!
                        我知道我的机会就在此刻,我一个箭步冲进龙舟中,坐稳拿起陌生却又无比熟悉的桨。比赛开始时,我已不记得我是怎么卖力地划动船桨,我的手悬在半空,又用劲划入水中,我似乎不是在划向终点,而是在划向我童年的梦想,划去人们的偏见。
                        我们校队第一-次取得了第一。
                        我释然地笑了,因为我这才发现,少掉的人,正是那天和我比赛的少年。
                        此刻,他正站在阴影中,看着被人群簇拥的少年,她淡色的轻祸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6-25 18:08
                          白芷 搭配凉城 文案 菀盈
                          那是一个落雪的清晨,瑞雪无声地落在了这片安详的乐土之上,在积雪掩压的雪层下,她徒然探出头来。
                          冬雪初降,奇花异现,世人皆闻苍术白芷是各类孤魂野鬼的克星。
                          有人迎着朔风而来,那是自北国北川卷来的一股刺骨之风。刮过眼角,尽是碎冰,他摘下那株奇花,眼里那股亮莹莹的,分明不是冰,不是泪,是期许。
                          前来寻花之人良莠不一,正如人各有所求,有人寻财,有人寻欢,有人被风雪迷了眼,有人折了花也不肯回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6-25 18:09
                            放风筝 搭配小咕 文案草木灰
                            谁都不能否认,云端的山水很美,云端的南境则宛如一颗明珠,点缀在云端山水的中央,灵溪湖水映斜阳,参天古木苍翠欲滴。远山沧澜影影绰绰,和着山水间迷人的千里烟波,千里莺歌燕舞所到之处皆是桃红柳绿,满园花香。 此时的云端南境正是端午之时,最适合放纸鸢的时候。 祝府旁的花海中,祝羽弦不安地举着风筝:“冥姑娘,你可是不喜欢这个风筝?” 冥水鸢本是不想收下这个风筝的,她只消看一眼,便知道这风筝即使在有风的日子里也飞不起来,但她却无意间瞥见了祝羽弦手上的伤疤。 她接过了风筝,这才看清,上面是祝羽弦亲手画的南境山川,是他们一一去过的地方——灵溪前的庭院,他们煮一壶温酒,捧一卷诗书,从日出到日暮,花海中,祝羽弦抚琴,冥水鸢驻足倾听,悠悠琴声伴着朝云晚霞传向远方。冥水鸢在心里暗暗嘲笑,平日巧舌如簧的祝羽弦,不曾提过他为了做纸鸢划破了自己弹琴的手指,也未曾说过风筝上是他亲手画的千里河山,之只是急切地问她是不是不喜欢他做的风筝,好像一个急于等待夸赞的孩子,这样的他,居然有点可爱。“你是不是不会放风筝?”“这……”“真的笨死了,我来教你。”此时的他们,没有不合的政见,没有家族的重任,有的只有青春的无忌和张扬。“碧落秋方静,腾空力尚微,清风如可托,终共白云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6-25 18:10
                              ——the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6-25 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