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李定国吧 关注:3,625贴子:42,907
  • 58回复贴,共1

详解大明第一儒士方孝孺,舍生取义,殉道非殉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历史上,有很多的趋炎附势之徒,但却缺少铁骨铮铮之辈,方孝孺被诛杀十族,有人说他连累了873条“无辜”的性命,实属大不应该,方孝孺被杀十族也不妥协,有人说方孝孺愚忠,其实是你理解错了。
方孝孺殉难是古往今来儒家知识分子“成仁取义”所遭受到的最大的灾难,“古今成仁之祸烈未如此也”。这一灾难成为方孝孺之后儒家知识分子永恒的话题,蕴含着丰富的思想史资源。朱棣戮杀方孝孺及其家族后,为消除方孝孺在士人中的影响,也为了掩盖自己的恶行,下令“藏方孝孺文者罪至死”,将方孝孺殉难事件上升为政治忌讳,不许议论、传播。在朱棣之后,政治环境稍为宽松。史家多以曲笔记述方孝孺事件,记述中也存在众多谬误之处。我们需考证史家曲笔与错误之处,才能再现方孝孺殉难的事实与原因。


在明代各种史料中,《明史纪事本末》的记载最为详细。我们以它为主,参考其他史料来重现当时的事实。《本末》云:
文皇发北平,僧道衍送之郊,跪而密启曰:“臣有所托。”上曰:“何为?”衍曰:“南有方孝孺者,素有学行,武成之日,必不降附,请勿杀之,杀之则天下‘读书种子’绝矣。”文皇首肯之。及师次金川门,大内火,建文帝逊去,即召用方孝孺,不肯屈,逼之。方孝孺衰绖号恸阙下,为镇抚伍云等执以献。成祖待以不死,不屈,系之狱,使其徒廖镛、廖铭说之。叱曰:“小子从予几年所矣,犹不知义之是非!”成祖欲草诏,皆举方孝孺,乃召出狱,斩衰入见,悲恸彻殿陛。文皇谕曰:“我法周公辅成王耳!”方孝孺曰:“成王安在?”文皇曰:“渠自焚死。”方孝孺曰:“何不立成王之子?”文皇曰:“国赖长君。”方孝孺曰:“何不立成王之弟?”文皇降榻劳曰:“此朕家事耳!先生毋自苦。”左右授笔札,又曰:“诏天下,非先生不可。”方孝孺大批数字,掷笔于地,且哭且骂曰:“死即死耳,诏不可草。”文皇大声曰:“汝安能遽死。即死,独不顾九族乎?”方孝孺曰:“便十族奈何!”声愈厉。文皇大怒,令以刀抉其口两旁至两耳,复锢之狱,大收其朋友门生。每收一人,辄示方孝孺,方孝孺不一顾,乃尽杀之,然后出方孝孺,磔之聚宝门外。方孝孺慷慨就戮,为绝命词曰:
天降乱离兮孰知其由?
三纲易位兮四维不修。
骨肉相残兮至亲为仇,
奸臣得计兮谋国用猷。
忠臣发愤兮血泪交流,
经此殉君兮抑又何求?
呜呼哀哉兮庶不我尤!


回复
1楼2020-06-26 20:57
    史家曲笔隐去的主要是什么内容呢?其一,方孝孺叱责学生的话。谷应泰记为:“小子从予几年所矣,犹不知义之是非!”《方正学先生年谱》则记为:“汝读几年书?还不识个‘是’字,我头可断,笔不可执也。”因《年谱》成书于明末,而《明史纪事本末》成书于清前期,《年谱》早于《明史纪事本末》。且《年谱》所载此一句为明人文集广泛引用,而《明史纪事本末》一句为仅见,当信《年谱》所载为事实。其二,《明史纪事本末》所载“方孝孺大批数字”为何字?《方正学先生年谱》载为“建文五年,永乐篡位”。《御批历代通鉴辑览》载为“燕贼篡位”,《年谱》既用建文年号,又用永乐年号,即是矛盾。彼时朱棣尚未登基,何来年号?必是《年谱》作者为避明代政治忌讳而曲笔为之。《御批历代通鉴辑览》成书于清代,已脱离明代政治干系,故可直笔无讳。“燕贼篡位”当为事实。其三,《明史纪事本末》在方孝孺的绝命词中隐去了“三纲易位兮四维不修,骨肉相残兮至亲为仇”两句和整首的绝命诗:“樵夫携斧入山巅,斫倒苍龙撼九天。老骨劈开鳞剥落,赤心剖出血腥鲜。精魂化作三更火,正气翻成半壁烟。只恐鹤归无立处,长空依旧月娟娟。”这两处史料在专制社会都是必须隐去的。前者批判已经成为事实君主的朱棣为臣时不守三纲,不懂礼、义、廉、耻,无丝毫仁孝之心。在以皇权为首的专制社会,如此痛骂皇帝,恐是天大的忌讳,故历来史家皆曲笔隐去。绝命诗则生动、形象地描述残暴帝王对天理与正义的摧残,无疑是揭发帝王的丑恶之处,亦是大忌讳。但是从另一方面推知,正是这些忌讳的存在,反而证实这些史料是真实的。另外史家还隐去了朱棣极端残暴的罪恶行径,如“刑后,命有巿先生肉者,赐以金”等。从史家曲笔的内容看,“识个‘是’字”、“燕贼篡位”,还有“三纲易位兮四维不修,骨肉相残兮至亲为仇”,都表明方孝孺是在坚持一种原则。不放弃这种原则导致了方孝孺殉难。故方孝孺之死是“死守善道”而已。


    回复
    2楼2020-06-26 20:57
      方孝孺殉难的真实原因,可以从与其他“壬午殉难”者的对比中求得。士大夫殉难在“靖难”中并不是只方孝孺一个个体现象,而是一个群体现象。
      方孝孺死,浙东之仕于朝者,以身殉建文君独多于天下,故夫行有劝而德有风。
      建文诸臣,三千同周武之心,五百尽田横之客,蹈死如归,奋臂不顾者,盖亦有所致此也。
      郎瑛《七修类稿》记载了明成祖旨在打击建文帝原有政治势力的“奸人榜”,榜上人数达124人。然参照该榜,细考“壬午殉难”方孝孺与方党诸公死难过程,可以发现方孝孺及方党与其他“靖难”中死难诸公的殉难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其他殉难诸公皆死于反对、打击燕王的政治斗争,而方孝孺除此之外,尚有重要原因。
      方孝孺在靖难中实未与军国重事,非同于建文朝军政重臣,非燕王所必杀者。且前有姚广孝的托言,后有燕王又藉以草诏以欺天下,如果方孝孺稍稍示从,在建文诸臣中必是最有资格活下来的。诚如四库馆臣所言:
      燕王篡立之初,齐黄诸人为所切齿,即委蛇求活,亦势不能存。若方孝孺则深欲藉其声名,俾草诏以欺天下。使稍稍迁就,未必不接迹三杨,而致命成仁,遂湛十族而不悔。
      外在条件可活之,其却勇于就死,必是心中所守重于死者。然更奇特者,方孝孺殉难周围聚积着一批士林中有学行声望的殉难者。“其门下士以身殉者,卢原质、郑公质、林嘉猷,皆宁海人”。《明史》载几人皆素有学行者。更可奇者,刘政本不在方党内,仅为方孝孺主应天乡试时所取之士。其闻方孝孺死,亦悲愤而死:“燕兵起,(刘政——引者按)草平燕策,将上之,以病为家人所沮。及闻方孝孺死,遂呕血卒。”且方孝孺殉难后,士大夫为方孝孺平反之呼声贯穿于整个明代,可谓络绎不绝。终明代,整理与方孝孺有关史料之作多达数十种。南明之时,更有士大夫谒方公祠然后死难者。
      由此可知,方党在“壬午殉难”的群体中是极为特殊的一个群体。这个群体是以儒家思想为纽带的。就方孝孺自己来说,只有在儒学上有极高的境界、在思想界有极大的影响,才能有如此之感召力,聚集这么多同气相求之人,也才能让后人为之发平反之声不断。也正因为如此,朱棣才说“诏天下,非先生不可”,方孝孺不起草诏书,才被朱棣处以如此“高规格”的血腥屠戮。屠戮中以门生为一族及焚毁其书,非方孝孺所激致,而是朱棣精心策划之动作,旨在消除方孝孺的影响。永乐二年,成祖谕诸臣曰:“除恶不可不尽,悉毁所著书最是。”


      回复
      3楼2020-06-26 20:58
        所以笔者认为,方孝孺虽死于惨酷的“靖难”政治斗争,但其死因不可仅从政治斗争中求得。从史料记载的殉难过程与殉难原因来看,特别是从方孝孺自己的绝命词与诗来看,方孝孺之死似乎是殉君,但笔者以为这仅是表象。方孝孺之死于建文帝与死于所持的儒家原则,虽结果相同,原因也近似,但其实相当不同。因为前者仅是一般性的殉于君王,后者则是为道德理想而死,虽然这道德理想内含着忠君思想。所以方孝孺死于他认为自己已经“得君”,即将“行道”。朱棣的篡位使得方孝孺实现儒家理想的愿望破灭,所以他才悲壮地殉道。至此,笔者认为方孝孺的真正死因是其学行与思想。
        《方正学先生年谱》载,当朱棣让方孝孺门生廖镛、廖铭劝谕方孝孺投降时,方孝孺叱言曰:“汝读几年书,还不识个‘是’字!”显然这个“是”字是方孝孺自己所坚守的,它直接决定了他的生死,值得去关注。这个“是”字的含义是什么?
        笔者以为这个“是”字绝不是谷应泰那样简单地把它理解为“义之是非”。它的含义必须将其与上自孔孟下溯程朱的相关言论联系起来,才能解释得圆融。子曰:
        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孔子将“仁”提升为人类的行为准则和修行目标,即《中庸》所说的“仁者,人也”;要求士能超越个体的自然需求,以“仁”“道”为终极关怀,特别是当生命与“仁”发生矛盾时,人也应该固守这种价值理想不放弃,做到“杀身成仁”。
        此问题经孟子系统地论证而发展为“正气论”,成为儒家人格修养最有号召力的口号之一,也是儒士们千百年来讨论的基本命题之一。孟子曰: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
        孟子将孔子的“成仁”相应地强调成为“取义”。他对这一命题最大的贡献就是为“成仁”、“取义”发展出一套“养气”的修养方法。他把“仁道”转化成“义气”,再增加“养气”的践履方法,以保证当仁义与生存需求发生尖锐冲突时,确保“成仁取义”。在孔、孟等几代儒学大师的努力下,“成仁”“取义”发展成为强有力的口号,“朝闻道,夕死可矣”“天下无道,以身殉道”,形成了“孔仁孟义”的儒家气节论评价体系。“成仁取义”的理想人格就是孟子所说的“大丈夫”:“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从此以后有无气节及气节高下就成为中国传统知识分子评价人物的一个恒久尺度,也是知识分子强烈追求的一个人生目标。
        在两宋时期,“孔仁孟义”的气节论经程朱理学家的诠释而转化成“成就一个‘是’”的提法。程颐说:
        实理者实见得是,实见得非。……得之于心,是谓有德,不待勉强。然学者则须勉强,古人有损躯殒命者,若不实见得,则乌能如此,须是实见得生不重于义,生不安于死也。故有杀身成仁者,只是“成就一个是”而已。
        程颐从理学的立场出发,将“取义成仁”的“义”“仁”转化为“实理”。他没有像孟子那样将“取义成仁”的目标与修养方法分开,然后再强调达到“取义成仁”的修为方法,而是强调“义”“仁”“实理得之于心自别”,将孟子强调的修身方法强调成是一种认识上的差距,以为如果“实见得生不重于义,生不安于死”,就会“有杀身成仁者”。他以这“实理”为“是”,说杀身成仁是“成就一个是”。他虽然说“得之于心,是谓有德,不待勉强”,但在“取义成仁”上,主张学者“须勉强”,认定学者在守卫“取义成仁”的价值上有特殊的责任。


        回复
        4楼2020-06-26 21:00
          程颐“成就一个是”的提法为朱子所秉承。朱熹说:
          困厄有轻重,力量有小大,若能一日十二辰检点自己念虑动作都是合宜,仰不愧,俯不怍,如此而不幸,填沟壑丧躯殒命,有不暇恤,只得“成就一个是”。处如此,则方寸之间全是天理,虽遇大困厄,有致命遂志而已。
          朱子以“合理之宜”为人的生存方式,认为人当于每日每时检点是否合理,这是人生最主要的原则,人生在于行“理”,在行“理”中如不幸“丧躯殒命”,则是“致命遂命”,“成就一个是”而已。他举比干的例子说:“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炳以为理当死而求生,是悖理以偷生,失其心之德也,故曰害仁。理当死而不顾其身,是舍生而取义,全其心之德也,故足以成仁。若比干谏而死,夫子称其仁,所谓杀身以成仁也,虽死不顾。只是‘成就一个是’而已。使比干当谏不谏,而苟免于难,则求生以害仁矣。”
          程颐、朱子将“孔仁孟义”发展成为“实理”,将“成仁取义”称为“成就一个是”。“实理”能则自别是非,实理不仅成为人生行为的伦理指南,更重要的是使人意志坚定,拥有一种坚忍不拔的精神力量。故“实理”要求人在抉择生死时,当炳之以理,丧身殒命也在所不惜。综此,笔者以为,在宋明时期,“成就一个是”这一提法的内涵实际上就是孔孟的“成仁取义”。也就是说,“是”的内涵就是“成仁取义”。
          方孝孺生活在明初程朱理学复兴时期,其程朱理学的成就既本于家学,又是个人努力的结果。我们再回顾方孝孺叱责门生的话,“汝读书几年,还不识个‘是’字”时,就可以理解方孝孺的心态了。方孝孺在这里除了斥责门生不能坚持正义立场而为虎作伥外,更表示他所讲的“不识一个‘是’字”的“是”字就是“成仁取义”的意思。这表明方孝孺已经坚定了“是”的决心,在内心中完成了关于生死的抉择,决定“取义成仁”了。
          史实也能辅证我们这一结论。燕兵破城之日,宫中起火,建文帝不知所踪。方孝孺没有附降,也没有逃走,而是杖衰哭于阙下,为燕兵所获,投入狱中。燕王再三遣人劝谕降燕,他皆面折之。面对燕王,他大书“燕贼篡位”,痛骂朱棣,拒绝草诏。燕王以杀其亲族折服之亦不获。他这一系列行为,方寸不乱,可见其心中已有预先的决定。方孝孺曾说:
          古之仁人义士,视刀锯如饮食,恬然就之而不辞者,其好恶宁独异于人哉?见义明而虑道远,如是而死则安;如是而生则辱;如是而富贵则足耻,如是而贫贱则可乐。故而取舍之际,断乎其不苟也。
          以此推之,我们可知方孝孺所作之决定是素有考虑的,非一时冲动,是其学行、修养必然的结果——“致命遂志”而已。他说过,“有志者行事,当洞达如日月,所持既定,以此而始,以此而终……忧喜祸福付之于天,何必较哉”。所言恰如他自己人生的写照。他确实以实际行动实践了自己的言论,用生命验证了自己的信念,成为封建社会士君子在富贵、贫贱、威武面前不改其志的完人。


          回复
          5楼2020-06-26 21:01
            在方孝孺的眼中,朱棣就是一个谋夺帝位的乱臣贼子,朱棣让他投降,方孝孺拒绝,朱棣让他起草自己继位的诏书,他在纸上竟写出了“燕贼篡位”四个大逆不道的字。
            朱棣眼冒凶光,咬牙切齿地道:“你不怕我诛你九族?”
            方孝孺冷笑道:“诛我十族也不怕,有种你放马过来!”
            方孝孺不想被朱棣一刀杀死,他只有让朱棣五马分尸,千刀万剐,惨绝人寰地杀死,只有这样瘆人地记载在历史书上,才可以彰显自己忠臣的名声。而诛杀方孝孺九族,方孝孺估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而诛杀方孝孺十族,这应该也是方孝孺所希望的,(不管方孝孺心有多么的狠,他都不会希望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学生陪着自己一道赴死,可一旦上升到了忠义,估计方孝孺能下这个狠心),既然朱棣发出了“古今未有”的大杀招,方孝孺只能接招了——甚至用十族一起接。
            朱棣每杀方孝孺一个亲人,都会当面问方孝孺会不会后悔。面对辱骂不止的方孝孺,朱棣最后命人用刀子割开了他的嘴角。
            方孝孺的亲人,学生,是否会因为受到连累,而对他心存怨恨;又或者大家慷慨赴死,舍生取义,对其心存感激?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但方孝孺的弟弟方孝友被杀,方孝孺流下了眼泪,方孝友口中念诵出了这样一首慷慨的诗:吾兄何必泪潸潸,取义成仁当此间。华表柱头千载鹤,旅魂依旧到家山。
            这首诗,估计就能回答上述的问题了。
            方孝孺被诛杀十族,873条“无辜”性命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方孝孺最后被凌迟而死。面对一地的鲜血,方孝孺创造了用近千条人命,铺就了一条最血腥的“忠臣”之路。
            朱棣取得了明朝的政权,他可以说是一个胜利者,可是在处理方孝孺这件事上,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他手中的刀子很锋利,可以割断反抗者的脖子,但却割不断反抗者的精神。他可以杀掉873条“无辜”性命,但却杀不掉满天下读书人的反抗精神。


            回复
            6楼2020-06-26 21:04
              结语:中国文化传统自孔子始就有强烈的社会秩序情结。方孝孺的政府改革方案、乡村治理方案均是基于两千多年以来人文传统的内生性治理,是士人实现儒家理想、造福桑梓、远离专制祸害的制度设计。其政府改革方案由于军功集团的复辟而无从实行,而其乡村治理方案则远承宋代乡村自治制度,开启了明清乃至近代的乡村自治制度,成为我国传统乡村自治制度发展中的重要一环。
              方孝孺的思想在明清时期有着深远地影响。本书选取具体比较方孝孺与黄宗羲思想,以说明方孝孺与黄宗羲思想之间的亲缘关系。其一,从立君本意上方孝孺与黄宗羲都认为立君为公为民。方孝孺、黄宗羲批判君主现实力量在于他们认定的人自私自利的自然权利。其二,他们都认定现实君主的本性是私的,应该对其进行制约,都主张宰相分权。其三,他们主张在公论的基础上,立法为天下之民,反对代表一家一姓的自私之法。


              回复
              7楼2020-06-26 21: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6-26 21: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6-26 21:07
                    可敬!可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6-26 21:10
                      没有所谓的“诛十族”,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6-26 21:11
                        可敬可叹,名垂千古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0-06-26 21:48
                          《七修类稿》这部书的可靠性,有待商榷,因为它被收录进《四库全书》,所以有90%的可能性其内容会被十全老贼篡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6-26 22:06
                            当然,方孝儒的气节值得肯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6-26 22:10
                              永远支持方孝孺的气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6-26 22:5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20-06-27 11:23
                                  燕贼朱棣为了皇位不惜发动叛乱,致使天下无数百姓在战乱中死于非命,上位后又大肆诛杀在内战中主张对他进行平叛的朝廷文武,更丧心病狂连这些文武忠臣的无辜家人、亲戚、朋友、学生都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6-27 11:28
                                    你忘了铁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6-27 12:08
                                      个人认为方孝孺仍然是殉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6-27 13:19
                                        求仁得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6-28 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