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萨达斯吧 关注:1,241贴子:49,684
  • 26回复贴,共1

←人要如何回顾墨家的失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从如今的角度看待,墨家尤其是墨子毫无疑问是那个时代最为先进的思想。墨家是少有的注重思辨性的思想流派(其他还有名家),在科学精神和逻辑思维上有一定的建树,并且墨家的认识逻辑不仅符合理性,而且是由经验出发推导到理性这一同当今认识论差距无多的方法,其有的各种逻辑学基本特征是儒家等没有的。(墨家的技术主义也使得他们的理论依据或许来自历史,却并不会成为fdp)墨家虽然宣扬鬼神,但实际上在它的理论体系中鬼神仅仅只是作为劝导人向善的名分,是实用主义的利用(也有人评价说正是如此降低了墨家的吸引凝聚力,我暂且持保留意见),在理论上并不支撑一般意义宗教神的存在(主张人自主掌控命运),并反对宗教对人的愚昧。
而其人文精神也高于当时许多其他流派,对大家所不喜的儒家做出了很多有效的批判。例如同样是宣扬爱,儒家的爱确立在爱有亲疏之分的基础上,有着高低的差别,是不平等的爱。由此衍生出了相应维护等级制度的理论基础,而墨家的爱建立在人人平等的基础上,从爱自己推行到爱所有人,否认贵族制度的合理性。再比如对于儒家礼法在逻辑上为铺张和阶级差别合法化的双标的虚伪做出的批判。墨家来源于工商游民阶级,表达了以“尚贤”为精神表现的朴素民主追求:“官无常贵而民无终贱。有能则举之,无能则下之。”
一般认为墨家思想和组织上的先进性和强烈的理想主义倾向并没有直接帮助它们成功。但我觉得值得注意的点在于正是墨子死后墨家分流出的秦墨的实用主义(帮助秦完成大一统以终止战争)导致了墨家思想在社会意义上的衰落(而且事实上目的也没有达到)。
另一个让我疑惑的点也在于此,一g经常宣扬法家来同儒家意识进行对抗,但对墨家的宣扬似乎远远少于清末开始的gm时期各个gm实力对墨家的推崇,以至于如今的学坛中复兴的新儒家,其最大敌人也是“法家”。通过这两点上墨的失败,我觉得大有可反思的


回复
1楼2020-06-30 00:40
    mar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6-30 00:46
      当时的情况哪一家想赢都是看君主的心情吧,春秋战国又不能走群众路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6-30 00:51
        巨子的止戈流失传了。无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6-30 01:28
          这么一看墨家有点古希腊的雏形


          收起回复
          5楼2020-06-30 02:05
            因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0-06-30 04:51
              为什么法家会成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6-30 09:06
                为什么儒家道家能苟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6-30 09:06
                  按墨家的搞法,就会变成古希腊式的城邦,公民兵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6-30 09:08
                    谁对统治者的利益更大,谁就能获取最后的胜利,
                    谁能够缓解矛盾,稳固社会秩序,谁就能被保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6-30 09:09
                      墨家可以尝试指定秦国君主为下一代巨子。儒生这玩意杀的越多越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6-30 10:39
                        即使儒家也只剩下死读书了,连六艺基本都没传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6-30 10:40
                          墨家的民主化整的不够好,但于当时民主可能也没啥用,相反巨子的巨大权力能让统治者看上这个学说,那还不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6-30 10:49
                            故古者圣王唯而审以尚同,以为正长,是故上下情请为通。上有隐事遗利,下得而利之;下有蓄怨积害,上得而除之。是以数千万里之外,有为善者,其室人未遍知,乡里未遍闻,天子得而赏之;数千万里之外,有为不善者,其室人未遍知,乡里未遍闻,天子得而罚之。是以举天下之人,皆恐惧振动惕栗,不敢为淫暴,曰:“天子之视听也神!
                            千里之外发生的事,家人可能不知道,村里可能不知道,皇帝已经知道了。天下人由于恐惧不敢作奸犯科
                            能做到这一点要么皇帝是神仙,要么有一个严密的特务组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6-30 11:55
                              正长既已具,天子发政于天下之百姓,言曰:“闻善而不善,皆以告其上。上之所是,必皆是之,所非,必皆非之。上有过则规谏之,下有善则傍荐之。上同而不下比者,此上之所赏而下之所誉也。意若闻善而不善,不以告其上;上之所是弗能是,上之所非弗能非;上有过弗规谏,下有善弗傍荐;下比不能上同者,此上之所罚而百姓所毁也。”上以此为赏罚,甚明察以审信。
                              上面说啥是啥,跟现在某个群体是不是很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6-30 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