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吧 关注:3,927,569贴子:101,705,451
  • 42回复贴,共1

【连载】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 作者:南派三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次更新内容为《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前两部为“极海听雷”和“灯海寻尸”。
连载更新见 起点中文 检索“盗墓笔记2019”或关注“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公众号 即可阅读
本文首发于2020年7月1日


回复
1楼2020-07-02 22:45
    9月25日《新倩女幽魂》次世代新职业司星登场,吸血团控法系,这颜值爱了! 新服创角 领取限时特权
    2020-09-20 10:38 广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7-02 23:17
      ”妈的。”黑眼镜就笑,拍了拍身上,就走进灌木丛,走上了吊桥。在吊桥上,有很多牌子,英文的,缅甸的,中文的,日文的,韩文的,都是一个意思:附近是雷区,不要走出泥巴路。


      这里武装冲突了几十年,到处都是地雷,黑眼镜有些意外,这么多文字,这里应该会来一些观光客。现在观光客非常厉害,哪里危险去哪里。


      没有任何看守,村子里有节奏地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 很有规律,不是人在说话。黑瞎子想了想,哑巴村,应该不是人声。他往吊桥的另一头走去, 那边能看到一棵参天大树。


      很快他就越过了大树,进入了村子里,村口有一个村民,穿着当地的传统服装,只是手里有一柄AK47,在那里抽烟。他非常漠然地看着黑眼镜,黑眼镜打了个招呼。对方毫无反应。一开始他还以为村子里和打工村一样只剩下一些老人和孩子,但转过村口的一件吊脚楼,就立即出现了生活气息,晾的衣服,晒的鱼干,挂在每一户的门口。有妇女在他面前走过,好奇地看着他。


      那奇怪的声音来自于村子的广场。


      他非常高,比这里的人要高很多,非常扎眼。同时他几乎立即就看到,在村子的广场上,似乎在举行什么仪式。很多人聚集。那些声音似乎是这些人发出的。


      原来也不是什么声音都不能发出,他心想。


      他在东南亚混过很长时间,看到广场边上树上挂的一些布匹,立即就意识到,村里在进行一场葬礼。几乎是同时,天上的乌云又开始聚集起来,似乎要下大雨。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雷响,天空闪过了一道闪电,而村里人此时忽然全部都抬起头,看着天上。


      那是非常诡异的一个状态,几乎是瞬间,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抬头看着乌云。似乎一下子整个时空都停滞了。


      他顺手抬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手机带着卫星传送外设,现在GPS几乎没有死角了,他把照片顺手发给了吴家叔。几乎是同时,他发现在自己拍的照片里,拍到了在一边一个民宅的房顶上,有一个人,穿着掩护用的茅草伪装,不知道在干嘛。


      伏地魔么?黑瞎子心想。


      黑眼镜想走过去,立即被一边的一个村民拦住了,黑眼镜举起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还拿出了钞票,示意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但对方非常坚决,直接推攘他,让他靠后。因为这村民手里也是AK47,所以黑瞎子决定装怂。


      他做了一个特别友好的手势,然后绕过了村民,到了一边吊脚楼的后面,看四下无人,直接也翻上了房顶。慢慢地,摸到了那个伏地魔的边上。


      他看着那个人,是个女的,正端着一个DV, 聚精会神地拍着下面的仪式。是个中国人,山西人?看人种学,应该是山西那边的基因,看样子是个游客。


      他看了一会儿,那女的根本没有发现他,他也聚精会神地看起广场来。


      广场上的一幕,非常惊人,在广场的中央,摆放着六七具尸体,地上到处都是血,有一个穿着祭祀服饰模样的老妇,似乎正给尸体切开头皮。其他人,都看着天上的乌云,似乎在等待第二道雷声。


      这个时候,那女的才忽然意识到边上多了个人,转头一看,直接吓得跳起来,一下从房顶上摔了下去。


      这一下,所有广场上的人,都转过头来,同时看着他们两个,黑瞎子站起来,对下面的女的道: "快道歉, 否则就是外交事件了。”


      那女的爬起来,撒腿就跑,一溜烟,跑进村子的巷子里,没影了,黑眼睛楞了一下,就看到几个壮年男子已经开始冲过来了,手里都端着自动步枪。


      黑眼睛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跳到了另外一幢吊脚楼的茅草顶上,然后直接翻身下去,追着那女孩子也跑了过去。他的速度非常快,听着那女孩的脚步声,跟着她的路线追了上去。


      他对村子完全不了解,如果要逃跑,当然是跟着前人比较靠谱。转了一个弯,一下就看到那女孩冲进了一间吊脚楼里。


      黑眼睛直接就加速,跟了进去,才进去,就直接看到一个大汉赤膊上身,在剃胡子,那女子飞也似地上了吊脚楼的_楼。剩下黑瞎子和那个大汉互相对眼看着。


      黑瞎子一时之间觉得有些纳闷,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大汉已经默默地把边上的T恤拉到了自己胸口,遮住了胸毛。


      ”哥们,咋了?”那大汉一口南京话,也是个中国人, "你也是游客?雨季了,你来了一个月出不去,你导游是不是忽悠你的。


      "刚才那个女的,好像惹祸了。”黑眼镜指了指二楼,"我有事要和她聊。”说着他就往二楼走去,那大汉立即T恤落地,挡在了楼梯口。


      “我妹妹惹事了?你是要找我妹妹麻烦,我看是你惹事了。”说着一把抓住了黑眼镜的领子。


      黑眼镜一下弹了对方的肚脐眼一下,对方娇羞的一个"哎呦”,就松了手,黑眼镜就想立即翻上二楼,就在这个瞬间,他眼角的余光撇到窗外火光一闪,一下抱住那个大汉,往边上一滚。


      几乎是同时,几个当地青年冲进屋子,对着屋子里就是一阵扫射。


      AK47的声音非常大,威力惊人,瞬间他们刚才站的地方,被打得稀烂。打完之后,为首的一个青年立即朝天花板放枪,把子弹全部打完。


      吊脚楼的地板和天花板都是柱子和木板,直接打的全是窟窿,黑眼镜听到楼上的惊呼,心说完了,这还不打死。


      回复
      5楼2020-07-02 23:26
        第三章 雷声


        解雨臣说到了这里,忽然低头去回短信,没有立即说下去。


        整个现场非常安静。


        解雨臣非常认真地在回短信,所有人都在等他。胖子十分不识趣,就说道:“果然是个悲剧,这样被乱枪打死,确实可怜。”


        解雨臣还在回消息,胖子看了看我们,说:“吃饭吧,还不明白么,剧终了,黑爷的粉丝,被打死了。”


        我刚想说话,解雨臣收起手机,笑了笑,开始继续开始说起来。


        “精彩的才刚刚开始。”


        那女的被从二楼拖下来的时候,毫发无损。


        当地人直接拖着她的头发,那女的不停地挣扎,踢腿。这个村民特别强壮,似乎是这里的头。


        黑眼镜举着手,和那个南京的壮汉在边上,两个人都做投降的样子。


        离黑眼镜很近就有一个当地人,端着一把M16,是老版本的,色眯眯地看着那女生被扯开的衣服,女人的皮肤很白,一看就不是特别经常到东南亚。衣服被扯露出了一大截肚子和髋部,雪白雪白的。


        黑眼镜可以在一秒内,拧断这个人的脖子,然后端着他的枪,直接杀光其他几个村民。


        但他没有动手,因为他注意到,刚才几个村民射击的时候,枪口往上抬了,虽然恶狠狠的,但是并不想取他们的性命。


        那女生被推到他们两个面前,那头领就对着三个人,做了一个手势。


        那南京壮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把他妹妹扶起来,“妹妹,他们什么意思?”


        黑眼镜就看到那个女孩,开始非常快速的用手势,和这个村民首领对话起来。两个人的手部动作简直就是忍者在施法,看都看不清楚。



        黑瞎子会手语,但是这显然不是国际手语,这是一种特殊的手势语言。


        很快,那个女孩子就转向了她哥哥,她掏出了手机,在里面打字,很快SIRI就说话了:“他们要我刚才拍的东西。”


        “那你给他们啊?”


        “不行,葬礼是我们拍摄计划里最重要的一环,没有备份之前,我不能把母带交出来。”女孩打字,SIRI说道。


        黑眼镜好奇的看着女孩,心说她怎么不说话,要用SIRI说话,随即他忽然明白了,对那个女孩道:“你该不会也是聋哑人?”


        那个南京壮汉立即道:“不聋,我妹妹就是声带残疾,但我们拍完这个片子,就有钱给她做手术了。”


        外面忽然打了一个巨大的惊雷,雷声太响了,几乎是瞬间,就看到几个村民都露出了极其恐惧的神情看窗外,随即,那个为首的转头过来,直接端枪顶着女孩的咽喉。


        枪管非常烫,那女孩的皮肤立即冒烟,女孩随之后退。


        黑眼镜就发现那个村民的表情变得非常狰狞,似乎刚才那一声雷声里,有什么巨大的压力,在逼迫他。边上一个村民快速打着手势。村民都非常惊恐,手都开始发抖,声音变得非常歇斯底里。


        黑眼镜立即就意识到,他们在害怕雷声,虽然他们狰狞地看着他们,但是这些村民非常害怕雷声。


        **,黑眼镜看着窗外的乌云,刚才那一声雷声,就像一声呵斥一样,似乎在逼村民立即完成这件事情。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在天上,命令他们?


        回复
        6楼2020-07-02 23:29
          冲就完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0-07-02 23:32
            书开始更新,重启也快要播了,开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7-02 23:51
              重启里没有小哥吴邪他们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0-07-02 23:55
                重启书怎么还不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7-03 00:19
                  黑爷的粉丝??是??(好久没看了谁来给我科普科普我为什么就突然多了个官方情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7-03 13:49
                    公众号没看到灯海寻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7-03 20: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7-04 10:22
                        顶顶


                        回复
                        14楼2020-07-04 11:52
                          几年没看了,,,更新了这么多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7-05 12:04
                            更新的太少了,攒多了再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7-05 12:3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7-07 16:12
                                三叔这,还真是和以前一样的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7-07 21:55
                                  第二部重启在哪,找不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7-16 14:28
                                    哇,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7-17 12:09
                                      第六章
                                      那个案子,年代久远,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案情。

                                      首先是北京某空楼的一场离奇火灾,具体我不说详细了,楼房是空的。只有一个门卫,着火之后逃了出来。消防员扑灭大火之后,按道理,认为是不会有遇难者的。结果在清理火场废墟的时候,发现了十四具尸体。

                                      但除了天台上的一具,是烧焦的女尸,其他的十三具尸体,都是淹死的。

                                      而那十三具尸体,在楼中的位置,被排列成了一条鱼的形状。

                                      这些尸体的身份全部不明,而且一看就不是本地人。也不知道怎么进到楼里去的。同时,所有十三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眼疾。

                                      这是第一个奇怪的点,第二个点是,天台上的那具女尸,站立着被烧死,她身上的温度之高,让房顶的沥青全部都融化了,从沥青上的脚印,黑眼镜推理出来一个问题。就是这女尸的体重非常的大,如果不是一个相扑选手,那么这个女的,身上一定背着另一个人,或者背着和一人等同重量的东西。

                                      但是现场并没有看到多一个人的残骸或者其他被烧的东西。

                                      这是第二个疑点。

                                      黑瞎子首先调查的方向是,在楼里找可以淹死人的地方,因为他从所有的痕迹来看,这些人都是活着进入这幢楼的,那么他们应该是在楼里被淹死的。

                                      但楼里没有任何可以淹死人的地方,甚至因为无人居住,楼的自来水都是断的。

                                      最终,黑瞎子锲而不舍的寻找,在板楼的车库里,敲开地面,发现了一口古井,这口井深不见底。

                                      井口是用速干水泥封上的,大火让速干痕迹很不明显,但显然这些人是在车库地下的古井里淹死的,而在打捞古井底部的时候,发现了第十五具尸体,也是这个案子最奇怪的一具尸体。

                                      这是一具古代女尸,头朝下沉在井底,里面的骨头已经全部化掉了,就如同一具皮囊一样,在女尸的锁骨插着一面镜子,女尸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就只能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具体的细节我就不描述了,这具古尸一定被某种仪式控制之后抛尸的。

                                      整个案子极其复杂,车库的最底层的古井女尸,中间楼层的十三具溺死的尸阵,天台的焦尸。形成了极其复杂的仪式逻辑,这种仪式比道家的仪式要复杂很多,更加偏向于所谓的“风水”先生,极难形成体系的一些阵法。

                                      说的再明确一点,就是道教正统中没有记录,但是在道教的形成过程中,发现出来的“邪术”,在原始道教的发展过程中,吸收了很多来自于少数民族和地方巫术的东西,这些没有并入典籍。因为过于晦涩和残忍,有些还被认为失传了。但风水先生族系口口相传,或者零星记录的摘记,还是有很多的东西,流传到现代。

                                      后来霍老太太查明,这十三人的身份是辽边来伐木工,他们在伐木的时候,在泥潭中发现了女尸,将尸体身上的金银饰品偷窃之后,所有人的眼睛都出现了眼疾,为了治疗,他们走边了所有的医院都没有结果,只有求助神婆。

                                      而神婆带他们到了北京这幢楼里,让他们将女尸,放入底下的深井之中。才能痊愈。

                                      结果,全部死亡。而且死状非常奇怪。

                                      这里要说黑瞎子对于民俗的理解,相当详细,他首先意识到,东北神婆的所谓能力,大多来自于保家仙。所谓保家仙,通常指动物的灵,或者是鬼魂。而神婆死了,保家仙会到死者的后代身上,继续保护她。这到底是不是真的,谁也不知道,但是和道家体系相同,保家仙和鬼魂,都以烟火为食。

                                      行走江湖的老道,道行深的,走术数这一派的,主要特征是烟不离手,一根接一根,是因为他身边跟着的“东西”太多,需要养食。而东北问烟的婆子,能够让你看到香烟迅速燃尽,似乎有鬼魂在抽烟一般。

                                      我一直都认为这是障眼法,但到现在不知道原理是什么。

                                      那个神婆的女儿,是在东北读书,黑瞎子就去了,他知道这种奇怪的风水法阵出现意外,导致大量死亡,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作祟了,而知道事情真相的,或者说,当时在现场全程目睹的唯一还能说话的,就是这所谓的“保家仙”了。

                                      黑瞎子到了东北,见到了神婆的女儿,他看到那个小姑娘的时候,就能看到那小女孩子身后,确实有一种难以察觉的东西。而且,他也立即发现,那个难以察觉的东西,知道他能看见它。

                                      但这是一种感觉,因为他的视力本来就和正常人不同,他无法形容自己看出来的世界,所以他也无法形容这种“不同”感。

                                      小女孩答应黑瞎子,询问保家仙当时的情况,仪式会在学校里举行。在她下课之后。但黑瞎子发现,那个女儿,说话的时候,似乎有相当的犹豫。不知道有什么隐情。


                                      回复
                                      24楼2020-07-21 00:22
                                        第七章
                                        以下的内容,有可能是一个骗局,也有可能以讹传讹的信息。

                                        仪式是在放学后的教室里做的,没有人,人走完之后的学校非常空荡荡,教室灯逐渐因为人走被关闭,教学楼都是全黑的。只有这个教室还亮着灯。时间也很紧,因为过一段时间,就有人巡逻上来,会驱赶他们。

                                        神婆的女儿在教室里,进行了一次出马。

                                        这些内容都来自于一位出马仙的叙述。事实上对于出马仙类提供的信息,只有一次被采信为法庭证词。其他信息都只在民间证明有效。从来没有科学论证过。

                                        出马仙是在东北当地,普遍认为是动物形成的某种奇怪生命形式,无法被人眼观察到,也有道教人士解释为,某些东西的灵魂。

                                        作为普通人,很难理解这些超自然的力量如何在我们看不到的方式存在,并且发生沟通。

                                        这个出马仙是北京十五尸案中,那个神婆身上的力量。它通过神婆的女儿,讲诉了当时死亡现场的一些细节。和这种的东西进行如此细节的交流,极其匪夷所思。

                                        出马仙无法主动和你沟通,你必须提供问题,而且是精细的问题。

                                        黑眼镜的第一个问题是:是人在作案,还是有鬼?
                                        出马仙回答的非常奇怪:不是你认为的任何东西。
                                        黑眼镜追问:“那应该是什么?”
                                        出马仙回答:“不知道。不是好的。它不说话。”
                                        “能看的见么?”
                                        “你们看不见。”
                                        也就是说,出马仙是看的见的那个行凶的东西。黑眼镜刚想继续问,出马仙又说:“你或许看的见。”

                                        出马仙说的作案的东西,既不是人也不是鬼。那就是说,不是属于出马这个体系的东西。极少出现出马仙不认识的东西,黑瞎子觉得很有意思。

                                        “它的目的是什么?”黑眼镜问道:“做这个仪式?”
                                        “回去。”出马仙说道:“它想回去。”
                                        “回哪里去?”
                                        这里出马仙断了一下,说道:“回下面去。”

                                        黑眼镜问了好几次,下面是哪里,出马都没有回答。

                                        之前小姑娘和他说过了,没有回答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出马并不知道答案。
                                        但黑瞎子换了几种问法,最终出马说道:“下面是个原来的它,它要变回原来的它。”

                                        那就更听不明白了。

                                        “那为什么要杀人?”黑瞎子问,那小女孩翻着白眼,忽然眼珠子翻了下来。
                                        黑瞎子发现那女孩子的眼珠的运动方式,很人类不一样,似乎是一种动物的看人方式。

                                        那眼珠似乎是藏在眼球后面的,从后面翻出来偷窥他一下,又翻了回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小练的吓人技巧。

                                        然后出马仙才说道:“它不想让人知道它来过这里。”
                                        “那现在它走了么?”黑瞎子问。
                                        出马仙摇头。
                                        “有第十六个人。”出马仙忽然道:“它没有杀完,有一个人没杀。”
                                        “现场只有十五具尸体。”
                                        “它在水里。从远处运到了井里,它本来可以回去的。有一个人没有死。”
                                        “神婆带他们去北京,做这些法式,是不是都是你教神婆的?”
                                        “是。”
                                        “所以,你们设计了那个法式,是要把它送回去,但是失败了,它没有回去,因为现场有一个人没死。导致法式失败了,对吧。”

                                        “是。”

                                        “它本来就要杀光所有的人,那你没有警告神婆么?”黑瞎子问。
                                        出马仙不说话了,黑瞎子继续追问:“你必须得听它的么?”
                                        “它是下面来的。”

                                        出马仙没有正面回答,眼珠子一直在转动,似乎在努力的打量黑瞎子。当时应该发生了什么,让出马仙没有救自己的神伴。

                                        “法式的做法,是它告诉你的么?”后者追问。
                                        “那是桥。”出马仙此时似乎已经有点不稳定:“回下面去的桥。打雷的时候,能够回去。”
                                        “那东西,既然没有回去,现在在哪里?”黑瞎子问。
                                        “第十六个人没死。”出马仙说道:“脖子上。”

                                        黑瞎子看着那小女孩子,此时小女孩的动作已经大到,完全像一只动物,而且出马的时候一般不会人的身体动作产生那么大的变化,但小女孩几乎要反关节爬到桌子上了。整个身体都扭曲了。

                                        “你大可不必这样。”黑瞎子看着那怪物一样的身体,说道。
                                        那出马仙盯着黑瞎子看,然后说道:“你要当心啊。”
                                        “你是指那东西会来找我么?”
                                        “你要当心,如果你看到一个白色的房间,有小孩子在你身边玩红色的球,你不要进那个白色的房间,特别是有圆顶的。”

                                        黑瞎子眯了迷眼睛,就看到小女孩的眼珠已经开始转动的出血了。

                                        “可以了!”他沉声说道。

                                        黑瞎子第一次问出马的经历,于是很快结束了,因为出马需要极大的体力,小姑娘很快就吃不消了。
                                        回复平静之后,小女孩子给黑瞎子做了一些解释。

                                        出马仙说的已经比平时清楚很多了,因为两个世界的对话是非常不同的。但小姑娘建议黑瞎子选自己信的听,因为出马仙看到的东西,未必是清晰的,它们的眼和人类不一样,所以看出来的东西会有偏差。

                                        问出来的信息非常晦涩,黑瞎子甚至不知道应该不应该采用,但里面提及了,还有一个人去过现场但是没有死。因为四周都没有监控,所以极难调查。

                                        不过说实话,在神婆的死亡现场,确实有神婆的脚印证据显示,神婆可能还背着一个人的迹象。

                                        但那个人离开的时候没有葬身火海吗?
                                        还有一个人活着离开了,那个人只可能能飞。

                                        另外,小女孩子仔细的提醒了出马仙最后和黑瞎子说的话。

                                        “那是出马仙对你很有兴趣,看了你的往前,你要听,你要尽量避开那种房子。”
                                        黑瞎子离开的时候想了想,自己是否见过这样的房子,他没有见过。白色的房子,像是中东的。他短时间内不会去中东。
                                        也就没有在意。那小女孩告诉他,也许也不是房子,一定要注意,看到相似的东西。一定要躲开。

                                        黑瞎子和她告别,然后就问小女孩说:“出马仙会不会说谎?”

                                        小女孩楞楞的看着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黑瞎子就笑了笑。小女孩摇头:“出马仙不会说谎。它只会不说。”


                                        回复
                                        25楼2020-07-21 00:23
                                          第八章
                                          出马仙这种事情,黑瞎子信不信?他是不信的,看着神婆女儿讲话的眼神,他几乎可以肯定,她在戏弄他。
                                          但这个女儿是不太对劲的,黑瞎子能看出来。黑瞎子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正遇到有一个大概只有二年级的小女孩,站在走廊上罚站不知道犯了错误。
                                          他想着刚才出马仙说的话,话中暗示着,有一个不是鬼的东西,要回到一个地方去,需要那个仪式作为桥梁。
                                          鬼不是一个指代很强的名词,事实上,鬼即可指人死后的意识,也可以指任何来源不明的意识本身。出马仙强调那不是鬼,其实比较蹊跷,这个神婆的女儿在骗人,那么讲这个故事,又意欲为何呢?
                                          黑瞎子和我不一样,我除非有特别强烈的感觉,否则我大部分时候都觉得自己判断错了,对方有五五开的几率其实没有骗我。
                                          我也相信宁愿有鬼,相信每年的清明,亲人朋友会接收到我的想念。但黑瞎子这样的人,他确定对方是骗自己,那就基本上不会有错。这在他教我的时候,也讲过技巧。人只要活到一定得程度,谎言是怎么样都能看穿的。
                                          黑瞎子在学校附近吃饭,吃着吃着,就听到有人惊呼,他出门就看到,学校冒起了巨大的黑烟,他冲回去的时候,学校已经整个儿烧起来了。他想起罚站的小姑娘,担心学校还有留堂的学生,就冲进去,把还在的孩子,一个一个背了出来。但是最后一个孩子,就是那个留堂的小女孩,喉咙变成了残疾。
                                          他背着那小女孩出来的时候,天上乌云密布,开始下起了暴雨。东北忽然下那么大的雨,在那个季节非常少见。那个小女孩拼命地捂住耳朵,想喊出点什么来。
                                          黑瞎子感觉到,小女孩那个时候,是从雷声中听到了什么的,但是她没有办法说话。
                                          事后现场在实验楼的顶上,发现了一具尸体,全身焦炭,就是神婆的女儿,大火是由她而起的。当时是有监控了,能看到神婆的女儿走到天台上,然后一阵巨大的干扰之后,她已经变成了焦炭,并且整个实验楼开始各处都烧了起来。
                                          黑瞎子当时开始怀疑,在屋顶的人,都是被雷劈死的。但是监控中,并没有巨大的闪电冲天空落下。“有一种宗教,相信被雷劈到之后,肉体会湮灭,但是意识会进入天空之中。”小白说道:“小三爷,会不会是出马仙要渡劫,然后不是说,可以把这个劫做法让别人受,从而让自己蒙混过关。”
                                          “少看点小说哦。”胖子摸了摸小白的头,被小白打掉手。
                                          “那个监控,实在拍得太清楚了。”小花继续说。之前黑瞎子一直有一个想法,这个案子是人为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做出这种风水阵的感觉,但背后一定有人的阴谋在。而这个阴谋一定和神神鬼鬼的没有关系。
                                          但那个监控,实在是太清楚了,所以无法解释,为什么人到了天台之后,忽然就焦了。这是瞬间巨大高温,在四分之一秒内,人就碳化了,只有闪电可以做到。
                                          而且,从监控上,那个神婆的女儿上天台的时候,一直嘴巴在动,似乎在和什么东西说话。神情有些疑惑和惊恐,从画面上看,似乎是出马仙让她上天台。黑瞎子还是觉得这个神婆的女儿是在骗人,但随即就死了。他在那一刻有一丝怀疑自己判断错了。
                                          黑瞎子仔细的看着神婆女儿上天台的嘴型,东北话还是比较清晰的。他仔细地看着嘴唇,就发现那个神婆的女儿在说的其中一句是:“是真的,去了那个地方,可以平一切遗憾?”


                                          回复
                                          26楼2020-07-21 00:23
                                            第九章
                                            这句话我非常熟悉,当时在十一仓的底部,我看到三叔给我——或者是后来人留的提示。就是这一句话。

                                            所谓雷城,传说是雷祖,即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或称九天应元雷声普化真王,居住的地方。

                                            在道教中,唐代雷州刺史陈文玉,后世奉为雷祖,陈文玉是隋朝南海角少数民族聚集部落的一个猎人孩子,猎人的名字叫陈槱,于丛棘中得一巨卵。雷雨至而卵开,里面就是陈文玉。后来陈文玉成为了雷州刺史,晚年成仙,成为历史上唯一有记录的雷祖。

                                            雷祖是雷部最高神,也是在中国神话里,极其精确的“司杀”神。

                                            在南海王墓中的地图,显示了雷声中含有某种信息,指向了雷城所在,但是这里的雷城我觉得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真正的雷城,而是当时人从雷声中得到信息,以为这张地图指向的地方,是雷祖仙城。

                                            而雷是道家成仙的关键,所以方士都认为那是仙境,是成仙的捷径,从而趋之若鹜。

                                            而巧合的是,陈文锦和陈文玉两个名字,非常相似,而三叔当年在山中听雷的时候,陈文锦也在其中。对于我来说,杨大广家对于雷声的渊源,陈文锦这个陈家背后,是否和传说中陈文玉有所关联,还是单纯巧合,都已经是不可能解开的谜团。

                                            但如果单纯理解,则雷声中出现的信息,和神话未必有关系。硬要把雷城和神话扯上关系,是后人的牵强附会。

                                            三叔所谓的平一切遗憾,和雷祖司杀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神婆的女儿在监控中的嘴型,一共是十句话,其实信息量已经非常充足,其中只有一句话很难辩读,其他的,最后黑瞎子都辩读了出来。

                                            我把这九句话的信息,都写在下面:

                                            1,去了雷城可以平一切遗憾。
                                            2,你妈妈在那里等你。
                                            3,去雷城的人,其实是上天选的,并不是你自发的想法,只是你不知道。
                                            4,只有有巨大遗憾的人,才能感受到雷声的信息。
                                            5,从雷城回来的人,已经不是人,而是仙物。
                                            6,仙物并不是神仙,是另外一种东西。
                                            7,它是去雷城的人,希望死去的人回归,而产生的东西。
                                            8,仙物不能离开雷城,否则会害人。
                                            9,你妈妈想把那个东西带回到雷城去,但那个东西没有离开。

                                            我摸着下巴,按照这么说,那么这个不是鬼,不是妖怪的东西,其实是个“仙物”。

                                            仙物不是一个神仙,那是什么呢?
                                            按照这些话,那神婆女儿和神婆本人,都通过这种灰飞烟灭的方式,到了雷城中去了。
                                            故事应该是这样的,在辽东发现的那具古代女尸,应该去过雷城,并且从雷城,带回过一个仙物。

                                            这个女子,应该有极大的遗憾,在某一天忽然接受到了上头的信号之类,然后也不是自己的自愿,而是潜移默化的,就到达了雷城。那个遗憾应该是一个失去的亲人。于是女子在雷城平一切遗憾,将这个失去的亲人召回,但是召回的东西,按照出马仙说的,就不是人,而是仙物。

                                            但是她不应该把这个仙物,带出雷城,但世间总有这样的事情,她将这个东西带出了雷城。之后这个仙物就开始害人。最终女子也横死,而可能是因为女子死前发生了太多诡异的事情,所以用一面青铜镜,把女子的面部封了起来。(这是我瞎编的。)

                                            与此同时,那个仙物应该也和这个女子一起被下葬。困在了女尸身上。那东西是无形的,看不见的。

                                            伐木工发现了女尸,在偷窃陪葬品的时候,仙物就对他们实施了影响了,于是他们找神婆,出马仙就告诉神婆,仙物的事情,然后神婆杀了所有的伐木工施法,打算摆那个鱼尸阵,在某个方位,将仙物送回去。

                                            神婆和出马仙逼出了那个仙物,仙物就在神婆的背上,被神婆带到天台上。然后神婆瞬间被“某种闪电”烧成了碳,而整个房子也着火了。

                                            但是仙物并没有回去,这个计划失败了,神婆的牺牲也白费了。

                                            这个就是整个故事的大概真相,里面有细节不清楚,我大可以用极其恐怖的文字去渲染这个故事,因为这个故事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但我觉得只是记录一下,大可不必。

                                            但是这里就有了一个疑问,为什么出马仙会让神婆的女儿也去雷城。

                                            这里我就有了一个推测,首先,到底有没有出马仙。

                                            按照我的认知,这类神婆,很多只是拥有相当知识的风水先生,她不需要出马仙,自己就可以从女尸的情况推断出来,雷城和仙物的这些情况。她一样可以做鱼尸阵,把仙物送回去。

                                            那么,就没有出马仙。

                                            那么回到神婆女儿身上的出马仙,到底是什么东西?

                                            会不会,是那个仙物?
                                            让那个神婆女儿直接把眼珠子翻出来看人,肢体扭曲的那股意识,是不是就是从雷城出来的那个东西。

                                            那么,它是把神婆的女儿灭口了么?也就是说,它在神婆女儿的身上,黑瞎子到来,让它产生了灭口的动因。

                                            这个猜测后来在黑瞎子身上得到了验证,因为黑瞎子从东北回来之后,就开始发现,自己的脖子上,骑了什么东西。那东西是一种奇怪的力量,让他继续无法抬头,只能看着自己的脚。同时眼睛也开始极度恶化。

                                            那个仙物,最终到了他的身上。

                                            “但是”解雨臣说道:“这一次,那东西遇到了硬骨头。”

                                            这黑瞎子如何免于神婆和神婆女儿的结局,和这非人非鬼的东西搏斗,最终获得了胜利。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这个故事和一个高个子的“活神仙”有关,在这里不不方便多做展开,但当时最后的结果,是那个仙物忽然不见了,并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们重新回到缅甸的丛林里,这黑瞎子当年摆脱所谓的仙物,后来他认为是一种罕见的疾病之后。他在哑巴村遇到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女子,这个女孩的年纪,和当年他从火场中救出来的小女孩,算起来长到现在差不多。

                                            他看到了这个女子身后,有他当年在和神婆女儿出马的时候,看到的奇怪东西。

                                            这勾起了他的回忆。

                                            “好久不见。”他心里想,看着那个东西,那东西盘踞在女孩的咽喉处,黑瞎子就笑,“这一次要分个高下了。”


                                            回复
                                            27楼2020-07-21 00:23
                                              第十一章
                                              我们全场静默,听到这样的桥段,不得不思考其真实性。
                                              所谓讲故事,有一种情况,就是大概知道故事的脉络,但是不知道其中的关键桥段,于是讲述着自己把桥段给补全了。但是小花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的。
                                              我脑补着黑眼镜把我送到鳄鱼岛上的事情,觉得追求这事情他不是做不出来,但是他至多是去认个干儿子之类,这么夸张的说法,倒是让我们大跌眼镜。
                                              我看着苏万从门口进来的时候,我就大概知道,这种事情是谁传出来的了。苏万看着我的眼神似乎不怀好意,立即警惕地往后缩。这件事情很荒谬,并且并不能改变什么实际的情况。我不相信巫婆会接受他,从而让事情解决。黑眼镜大概率是在戏弄素人。
                                              如果和他一起的人,不是行内人,他就会经常开玩笑,把所有危险的状况,变得轻松一点。因为他和我说过,你身边有个紧张而丧失判断的同伴,比面对一头熊还危险。
                                              三个小鬼一身烟味,小青年是拦不住的,当年我抽烟的时候,我听过谁的劝。心里也十分明了,也就不去说他们,等他们日后开始上楼喘,就知道厉害了。人类总是重复相同的命运,这就是有些人一本小说可以写十几年的原因。
                                              小花继续讲,苏万一听是在讲黑眼镜的事情,就想回避,被胖子一把搂住。“我不参与你们这事。他谁也不会揍,但一定揍我,我还是去帮迎宾吧。”苏万说道。胖子说道:“你丫是去告状,你这**,我还不知道。待着,我必须得把这故事听完。”苏万走不了,小花就继续开始。
                                              话说这黑眼镜和小哑巴——名字叫楚楚的女子——把事情的计划一说。他们才知道,只有巫婆家的人,才能通过雷区,进入村子外面的那个建筑,拿回DV,她也不得不认真起来。楚楚在这件事情里,必须要做的工作是翻译。巫婆按照道理,比较难以拿钱买通,那只能智取。
                                              无论如何,也没有任何技能,可以让别人收自己当儿子,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求偶。当然求偶也是非常荒谬的,但比起,我想当你儿子,求偶至少有所逻辑。但这个逻辑也是完全无用的。
                                              果然小花画风一转,看着苏万:“可惜巫婆看不上他,于是此人恼羞成怒,就把巫婆给劫持了。”我和胖子对视了又一眼,松了口气。
                                              是黑眼镜本黑。而黑眼镜把巫婆捆严实了,在雷区边上一放,就看着楚楚,说道:“你和我一块去。”楚楚有些惊讶,用标准手语问:“按照电视剧,你这种人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假惺惺地让我回去等消息么?” 黑眼镜看着楚楚:“那你回去等消息好么?”楚楚冷笑:“我不。”(皆为手语)
                                              黑眼镜看了看前面的雷区,此时天色已经晚了,就道:“这个雷区的位置不是很对,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是在雷区的中心。这个雷区好像就是在防御那个地方一样,不知道是不让人进去,还是不让里面的东西出来。”“是军队设置的么?”“嗯。应该是在缅越战争的时候。”黑眼镜看着巫婆,让楚楚帮他打手势:“我背着你往里走,你告诉我怎么走,否则我们一起上天。”
                                              巫婆惊恐地看着黑瞎子的眼镜,指了指已经几乎完全落山的太阳,指了指眼镜。楚楚说道:“他说,你是瞎的,她讲不出话,她怎么告诉你怎么走?”黑瞎子让楚楚打手势:“我看的见,我什么都看得见。”
                                              他看着楚楚背后的那个奇怪的影子,那个影子也看着他——他没有想到在这个哑巴村附近还有这么好一个地方,四周全是地雷,到了那个地方,他就可以和这个仙物,共处一个环境。整个环境只有三个人,它怎么样都逃不掉。三个人开始小心翼翼地,走入雷区。
                                              说到这里,就听到刘丧忽然转头,看着门口,对所有人做了一个等等的表情。我们所有人都定住,就看到黑瞎子,王盟和闷油瓶走了进来。


                                              回复
                                              29楼2020-07-21 00:24
                                                第十二章
                                                人到齐了,所有人都开始落座,秉持着谁不在黑谁的方针,现在就没几个人可以黑了。

                                                要么,黑坎肩吧,他还在外地。我看了一眼手机,坎肩还在唧唧哇哇说,没回好可惜啊,老板你会不会生气啊,你可不要生我的气啊。我要想办法补偿。

                                                实在也黑不下去。

                                                所有人落座完毕,黑眼镜就问:“刚才聊什么呢?鸦雀无声的,你们可不是安静的人。”

                                                没有人回答。闷油瓶看着外面的大雨,雨点打在玻璃上,一片一片的,江南真的好大的雨,雨村的房子不知道会怎么样。

                                                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想离开原有的环境,身边人都好之后,虽然世事艰难,每天都各种各样的阴霾,难免皮痒犯贱,总想离开固有环境,又或回忆起当年的事情,总能说上半天。但我看到闷油瓶看雨的眼神,我已经不知道他的思绪,在哪一年,哪个世纪了。

                                                和神仙搭档好烦啊。

                                                胖子实在不习惯冷场,立即就道:“讲故事呢?**可好听了,要不是你们来,我们就听到高潮了。”

                                                “胖爷,你光靠听就可以?”王盟惊讶道:“你这是特异功能啊。”

                                                黑瞎子哦了一声:“什么故事那么好听,谁在讲?”

                                                所有人都不争气的条件反射的看向小花,只有小花看向我:“当然是吴邪,他欠了那么多钱,我罚他讲故事。”

                                                所有人立即不争气的看向我,我心中暗骂,**,和平年代,钱就那么管用么?黑瞎子歪了一下头,就笑,看着我:“继续讲。”

                                                “不先吃饭吗?各位大哥?”我道:“我饿了,我忽然非常饿,喝酒啊,多久不见了。聊什么闲篇,喝完去唱k啊。”

                                                服务员立即过来,“要上菜么,各位?”

                                                黑瞎子扬手:“不急,先上茶。”

                                                服务员看了我一眼,我刚想说话,黎簇站起来,勾住服务员就让他出去。

                                                “臭小子!”我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口。

                                                黑瞎子显然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就笑着看着我,我看了一眼胖子,胖子道:“你刚才说的挺好啊,你继续说啊。”

                                                我转头,就看到闷油瓶竟然也转头回来,看着我。

                                                “那是在50年前的长沙镖子岭——”

                                                “放屁,你刚才说的故事肯定和我有关。”黑瞎子看了一眼小花:“好好说,说的不好听,等一下就得喝酒。”

                                                我揉了揉脸,刘丧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偷偷暗示我,我心跳太快了,白昊天对我做了一个手势,我知道那是:你可以的。

                                                因为我之前老讲故事忽悠她,所以她觉得我特别会讲故事。

                                                行吧,我想,我也是能写点字的人,我就定了定神,虽然我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但黑瞎子现在不是活着么,那后面的事情,往这个方向编吧。

                                                我看了一眼小花,解雨臣我可不会便宜你,就直接往下胡编。

                                                “话说当年——”

                                                黑瞎子和楚楚深入雷区,还带着一个巫神婆,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踩着松软的落叶。这下面随时可能有未爆的工兵地雷。

                                                但黑瞎子是有自信的,因为既然几代人都能走这条路,说明路应该还是清出来的,只是不好辨认而已。

                                                总不需要精确到每一个脚印都是对的。黑瞎子心想,他心中看着楚楚,他其实是有一丝愧疚的。

                                                虽然他并不会被情绪困扰,但黑瞎子对于误伤这种事情,有一种别样的纠结,那个东北的女孩子,当时年纪太小了,看到如今她并没有恢复,黑瞎子的墨镜后面,肯定有一些不一样。

                                                我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黑瞎子,他看着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我继续往着肉麻着说。

                                                但是刚想开口,我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性:“**,你当时该不是想把你们三个人,都弄死在那个雷区里。”

                                                黑瞎子露齿一笑:“你编的挺好的,但后面的事情你一定编不出来,继续编,错了我纠正你。”


                                                回复
                                                30楼2020-07-21 00: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7-24 04:49


                                                    回复
                                                    32楼2020-09-02 14:41
                                                      黑爷威武,我就知道我黑爷怎么可能是剧里那怂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9-15 19:53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