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忠全吧 关注:3,874贴子:45,915
  • 9回复贴,共1

爱人 吴忠全(摘自吴忠全《我们木有在一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 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7-06 09:52
    丈夫瘫痪的毕竟只是下半身,脑子还是管用的,每当这时他都会忍住自己的脾气想刘心兰道歉,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不容易,他也能够体谅妻子,这些年他也从来没有埋怨过自己根本就是为了她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尽管自己偶尔会冲她发脾气,但过分的话可一句都没说过,他自是明了这世间的纷纷扰扰本就没有真的对与错,无论与谁说起,萍水相逢的一个人,哪怕有那么 一纸婚约,但能够照顾自己七年,也该知足了,像这样一个人,还能奢求什么呢?
    可是,他在某些时候,在那么一些瞬间里,也真的害怕过,害怕这个人会突然间离他而去,只有她离去了,自己也就不存在了,
    就像此刻,刘心兰在收拾着丈夫的那条被不受控制的下体弄脏的裤子,她戴着橡胶手套,吧裤子丢进 水盆里,有用刚刚看过的报纸,就是自己在头版的那张,把大便包裹住丢进卫生间的垃圾桶,厉声冲丈夫道:“睡个觉都能拉床上!我这些天都要累死了,就不能让我清闲一会儿吗?”
    丈夫不吭声,满脸的羞愧,刘心兰却还不放过,“这可是新床单,新床,新房子,你看现在弄得,满屋子臭气!”
    “我也不想这样,,,,,”丈夫解释道,“可是它不听话啊,这些年了,你又不是不了解。”
    “我了解什么?你还想让我了解什么?算了,我不和你费口舌,下次一定要记着,有便意了赶快跟我说,这话和你说过不下一百遍了。”刘心兰气呼呼地道,“别把我的房子弄脏了,记住,现在这房子可写得是我的名字!”
    “咱家的一切不都全部属于你了吗?”丈夫想说些好听的。
    “你家还有啥?就把你这个瘫子丢给我了!”刘心兰替丈夫擦洗了身体,没想到丈夫的眼泪却掉了下来,这下可把刘心兰惹急了,“哭,你就知道哭,一个大老爷们儿说你两句就哭,哪儿来的那么多自尊心?”
    丈夫又抹了一把眼泪不说话,这时门铃就响了。
    刘心兰去开门,是晚报的记者,说是来作一个后续报道,跟来的摄影师要拍摄一下新房入住的照片。
    刘心兰立马换上了一副开心的模样,招呼着记者坐,端茶倒水,记者来到卧室看到刘心兰丈夫赤裸着下身躺在床上,一脸尴尬地望着刘心兰,刘心兰赶忙扯过被子把丈夫的身体盖上,“我给他按摩一下腿”
    “大哥怎么哭了?”细心的记者问道。刘心兰支吾着说不出什么,“你问他自己啊!”刘心兰把话推给了丈夫并使了个眼色,丈夫马上尴尬地一笑道:“我两说了些过去的事情,想着这些年怪不容易的,也辛苦她了,我这人眼窝子浅,见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7-06 09:56
      “哦,这样啊。”记者恍然大悟。刘心兰立马接过话道:“当然也有感谢的话在里面,要是没有政府,我们哪能又重新住上楼房啊!”

      记者把这些话都记在本子上,摄影师又拍了几张照片,还专门为刘心兰夫妻拍了一张合影,他们这张依偎在一起对视的照片,隔天又出现在了晚报的头版上,身后的背景是墙上挂着的一幅画,上面有四字楷书:“百年好合。”
      刘心兰的好运并没有就此结束,她比其他九位获奖者更幸运的绝不仅仅是多上了一次报纸,她还获得了一份工作。她原来的工作是清洁工,每天天不亮就要起来扫大街,还要刮贴在路灯杆上的小广告,那小广告粘得牢,戴着手套不好弄,摘了手套的话又生冻疮,严重的时候两只手红肿发亮,像是要燃烧爆裂一般。
      现如今可不一样了,她坐在图书馆的大楼里当管理员,喝着热水翻着报纸,时不时踱步到窗边看着外面又下起了雪来,北风那个一吹,肯定能冷死几个人。她当然也看到清洁工人工作的身影,那时她便会觉得恍如隔世,把自己的双手翻转两下,像是在怀念以前的冻疮,那时她的眼里是有笑意的,一抹很微妙的光源,忽闪一下,就缩进了瞳孔里。
      当刘心兰站在窗前深思的时候,另一个管理员老张正巧从楼梯间路过,他看着刘心兰发呆的样子,笑容就浮上了嘴角,他轻轻的咳嗽一声,刘心兰就回过神来,“老张大哥啊!”刘心兰一直这样叫他,老张也不说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就上了楼,刘心兰的脸却刷地一下红了!老张这个人比刘心兰大差不多十岁,中年丧偶,也不知是谁的毛病,妻子离去也没有留下一男半女。他看守的是图书馆的三楼,全是些工具书,去借阅的人少之又少,可比不上在二楼的刘心兰门庭若市,刘心兰看管的都是些小说,国内国外的都有,刘心兰对看小说这事没啥兴趣,倒是老张无聊总是拿两本到楼上去翻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7-06 10:00
        自从刘心兰来了之后,老张几乎每天都要到二楼来转转,有时和刘心兰说说话,东扯西扯的家长里短,有时一句话不说,只是在书架间徘徊,偶尔一抬眼,目光正巧和刘心兰撞上,两个人的心脏总是会跳上那么一小下。有时老张到一楼打水,在二楼的楼梯间路过,见到坐在门前的刘心兰总会微微笑一下,这时两人也会四目相对,但又不急着躲闪,那对视的一秒钟里楼梯间的灰尘都停止飞舞了,老张的动作都被定格了,那时,刘心兰会听到自己身体里潺潺的流水声。后来有一天,大概是圣诞节还是别的什么节日里,老张在二楼的书架前停留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在离去的时候把一张电影票拍在刘心兰面前的桌子上,气势汹汹的,一声不吭的离开了。刘心兰看着那张电影票,胸腔就敲起了鼓,那鼓点激励而暴动,快得她喘不过气来,耳畔却想起了唢呐震天的声响,她收到了一张不知是喜还是悲的请帖,但又觉得应该义无反顾地前往。
        可当刘心兰攥着那张电影票来到影院的时候却起了迟疑,她左等右等电影马上就要开场了老张还没有出现,她有些懊悔自己的鲁莽了,也有些为自己的胡思乱想不好意思,没准人家只是送一张电影票给自己,并不是要与自己一同观看,要不干嘛不直接把两张电影票都交到自己手里?
        她手中的那张电影票都要攥碎了,想要扔掉可又觉得可惜。自己可是好多年没进过电影院了。她不再犹豫不再等了,把肩上的包用力往上提了提走进了放映厅,电影已经开始了,整个放映厅黑得恰好看不清人脸,她找到自己的位置刚坐下,就听到身边人轻声地埋怨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那一刻刘心兰竟然有想哭的冲动,却嘴硬着说道:“票都给了,不看白不看。”人们都说女人第六感很强,其实男人一点也不比她们差,残疾人也不例外,刘心兰的丈夫明显感觉到了刘心兰今日来的不对劲,那天清晨,丈夫坐在轮椅上望着正在化妆的刘心兰问道:“买新化妆品了?”
        “你怎么知道?”刘心兰没有停止动作,她正在描眉。
        “味道不一样了。”丈夫回答道。
        “嗯。”刘心兰应了一声。
        “挺贵的吧?你以前一直不舍得用这么贵的。”丈夫两只手交叉在一起,大拇指不安地动着。
        “不是买的,朋友送的”刘心兰随口说道,一笔就描歪了,急忙用手蹭掉。
        “什么朋友?”丈夫不依不饶。
        刘心兰的手就瞬间停住了,那支眉笔也跟着停留在半空中,随即刘心兰猛地一摔,眉笔落在地上,折成两截,“你什么意思?”她转过身冲着丈夫吼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7-06 10:02
          “没什么意思。”丈夫想要退缩。“没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我看你是过两天好日子就不自在了!我就不能美美吗?”我就不能有两个朋友吗?我跟你这些年我容易吗我?一把屎一把尿地伺候你,我养个孩子还能换来声妈呢!我还没埋怨呢?你到好?还怀疑上我了?你是不是在家憋久了憋出毛病了?你是不是心理不健康啊?刘心兰说着鼻涕眼泪就流了一大把,她抽出一张纸用力地拧着鼻子,“你看我比同龄人要老出多少?这些褶子还不都是因为你?”
          丈夫被她说得哑口无言。一个劲的解释,这这这,不不不,别别别,这一刻他的嘴和下半身一样不听使唤了,那种同样的无力感和羞愧感一起涌了上来。
          “你别哭嘛,我错了还不行吗。”他最看不得媳妇哭,

          “错了?你还知道错了啊?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我傻里吧唧地跟着你过吧,换一个人都不成!”刘心兰把手里的纸丢进垃圾桶,转身就回到屋里换衣服,丈夫看着她的背影鼻子一酸,说道:“我知道,我全都知道,这个世界上就你一个人对我好,要是没有你,也就没有我了。”
          刘心兰的背后突然就僵住了。
          但僵住的也只有后背罢了,女人有时比任何物种都要心狠,或者说,被爱情冲昏了头的女人,空不出头脑去想任何后果。
          于是在春节即将到来的时候,刘心兰竟然大胆的邀请老张到家里来过年,而对丈夫的解释是,老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都是同事,也都是朋友,能多关照就多关照吧。丈夫在那时心有迟疑却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甚至学会了逆向思维的自我安慰:“既然敢光明正大的领到家里来,那就没有什么偷**狗的勾当。”刘心兰也是这么说服老张的:“你敢去就证明咱俩的清白,都熟识了以后好相处。”
          老张还是不肯答应,刘心兰就激他:“是不是害怕啊?”这方法十分管用,“一个瘫子,有什么好怕的?”老张反问道。刘心兰就笑了,用手拍了拍老张的衣服,把肩膀上的褶皱弄平,越过他的肩膀激看到了此生从没有遇到过的风景,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原,上面落着金色的毛茸茸的光亮。
          春节那天,老张是提着两瓶酒来到刘心兰家的,门铃按响后来开门的竟是刘心兰的丈夫,这让老张有些措手不及,他匆忙的对刘心兰的丈夫一笑,“是老李吧?听小刘说过你。”
          “你就是老张吧?也听我家那口子提过你,快进来。”刘心兰的丈夫灵巧的挪动轮椅转过身冲厨房喊道:“老张来了!”
          刘心兰系着围裙从厨房探出头来,一张满是油烟的笑脸,“来就来呗,还带什么礼物?”
          “大过年的可不能空手来。”老张换了拖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7-06 10:04
            “你这不是客气了”刘心兰走过来接下老张手里的酒,冲丈夫吼道,“看,人家老张给你带酒来了,也不说句话。”没等刘心兰的丈夫开口,老张倒是抢先解围道:“说了,说了,刚才打招呼了。”
            “他就是不爱说话,别见怪啊。”刘心兰把老张让到沙发上,“你俩坐着说话,我去做菜。”
            刘心兰的丈夫瞧他们二人你一嘴我一句地说得热乎,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多余,闷声闷气的倒了杯茶水,本要递给老张,老张却尾随刘心兰进了厨房,“我帮你吧,一个人怪辛苦的。”
            “哪能让你帮忙啊,你是客人。”刘心兰笑得合不拢嘴。
            “什么客人不客人的,我在家也是自己做饭的。”老张硬是进了厨房,厨房的们就不小心的关上了,里面的谈话声忽隐忽现的钻进刘心兰丈夫的耳朵,却怎么也 听不清讲的是什么,他把轮椅转到厨房门前,厨房门却一下打开了,刘心兰端着一盘菜走了出来,,“你在这干嘛呢?”
            老张在厨房里也回过了头,刘心兰丈夫一脸尴尬地道:“我,我也想着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你能帮上什么忙啊?快回去坐着,一会儿就开饭了。”刘心兰没好气的说道,不由分说一只手推着轮椅就把丈夫推回了客厅,手中的那盘菜放在餐桌上,呼呼的冒着热气。
            那天刘心兰的丈夫喝多了,其实他喝得也不算多,只是酒量不好罢了,他迷迷糊糊的说了些忆往昔的话,说得泪流满面,老张听得也听挺动情,也和他讲了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两人情到浓处有多喝了几杯,这下刘心兰的丈夫就真的不行了,强撑着好一阵子终于还是趴在了桌子上,在他趴下的那一瞬间,却看到了老张攥住了自己媳妇的手,而自己媳妇却没有一点挣脱的意思,她可能也喝多了。刘心兰的丈夫自杀了,在春节过后的第二天,把家里的药胡乱的吞了一大把,口吐白沫的送到医院抢救,还好药劲不大他本人命也大,折腾了几个小时,抢救了过来,人也昏睡了过去。
            刘心兰守在他的身旁,看着他惨白的脸慢慢恢复血色眉头却一直紧绷着,像是在做一场噩梦,在梦里挣扎了很久,终于慢慢的醒来。看到刘心兰的第一眼是失望,紧接着眼泪就流了下来,“你还救我干什么,你让我死了算了。”他虚弱的声音如同呓语,在刘心兰的耳边散落了。刘心兰用纸巾替他拭泪,他却把脸扭向了一边,刘心兰硬是扳过他的脸颊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可是自己的眼泪也紧跟着流了下来。
            “你怎么这么傻啊。”刘心兰捂着嘴巴说道。
            丈夫却洋装释然一笑,是人都看的出来那笑里满是苦楚,“我都知道了,我才不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7-06 10:05
              这一下刘心兰倒是没话说了,她抹了一把脸道:“你放心,我是不会抛下你的。”她也不想解释什么。
              “我和你说过的,要是没有你,也就没有我了。”丈夫从被子里伸出手按在刘心兰的手上,刘心兰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二是反握住丈夫的手,“你说的不对。”她微微一笑,“是没有你,也就没有现在的我了。”她深情的望着丈夫,"所以我怎么能让你死呢?”
              是啊,我怎么能让你死呢,我怎么会抛下你不管呢?我现在才刚刚感动了全市,我就得到了工作,得到了住房,那么,我要是再多伺候你几年,我就会感动全省了,到最后没准还能感动全中国呢?等到那时,我的人生又会成什么样子呢?刨除你这块小小的牵扯之外又会有多大的精彩呢?以后再获奖的颁奖词我都想好了:“我要感谢你,我的爱人。”

              刘心兰这样沉思着,也憧憬着,握着丈夫的那只手就更紧了。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7-06 10:06
                @柒七qq @齐达内的金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7-06 10:06
                  @图啊力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7-06 10:07
                    至此,驴哥所有我喜欢的短篇全部在百度贴吧驴哥吧更新完成,明天开始补被度娘吞掉的那几篇。 《雾茫茫》《怔忪》《迷思》《逢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7-06 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