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李定国吧 关注:3,618贴子:42,244
  • 15回复贴,共1

大明最后一条硬汉:史学家评论,张煌言死了,明朝才算是真的没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年适五九,复逢九月七。大厦已不支,成仁万事毕。”这是明朝忠臣张煌言的最后一首绝命诗。他是明朝最后的反清志士,他在刑场上的这首诗宣告着满清入关的20年后,浙江沿海最终还是进入了满清的纪年。明朝,就此结束了。
文臣张苍水
张苍水,名煌言,浙江鄞县人,是南明遗民诗人,于明崇祯十五年中举人。遗民指亡国之民,顾名思义,遗民诗就是社会变革之际所创作的与历史有关的诗歌,一般指的是宋元、明清这两个朝代变更之际的遗民诗歌。

以诗写史,是我国古典诗歌的一个优良传统,明清交替之际涌现了许多用诗歌反应战时民间疾苦以及人民不屈抗战的诗人,张煌言便是其中的一位。
“煌言作品被誉为诗史,首先在于其诗歌是一幅天然的历史图卷,许多历史事件都表现在他诗歌中。” 他用自己的诗歌记录史实,为后人研究明末历史留下了珍贵的史料。读张煌言的诗,眼前便是一副末世之景——曾经兴盛的朝代终将衰落,百姓苦不堪言,流离失所,战火连天。
作为明朝人民明朝官员,看到这副场面怎能不心痛,他选择以诗歌的形式将自己的所见所想记录下来:“去年新燕至,新巢在大厦。今年旧燕来,旧垒多败瓦。燕语问主人,呢喃泪盈把。画梁不可望,画舫聊相傍。肃羽恨依栖,衔呢叹飘荡。自言昨辞秋社归,北来春社添恶况。一处靡芜兵凳红,朱门那得还无恙。最怜寻常百姓家,荒烟总似乌衣巷。”
往日与当下形成的鲜明的对比,更添感伤。这也让他意识到,仅是写实,无法改变现状,于是他投笔从戎,扛起了抵抗的武器,离开了妻儿,站上了反清的战场。
西湖三杰
西湖有三杰:岳飞、于谦、张苍水。三人虽生于不同朝代,但都是保家卫国的英雄,且都与西湖有着不解之缘,故被称为西湖三杰。可能会有人觉得作为一位中举文臣,就这样上战场了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但是张煌言并不是只在文学方面有所造诣的。他少时就喜看兵书、论兵法,虽考的是文举,但因当时社会已不安定,朝廷要求文臣也需会武学。张煌言在加试的骑射考试中,三发皆中靶心,是难得一见的文武全才,在场之人无不心生惊叹之感。

岳飞
因而清兵进犯之际,张煌言毫不犹豫加入了举义的阵营。其实当时加入抗清队伍的文人并不少,其中就包括了黄宗羲与王夫之,只是他们都没能坚持多久便选择了退出,唯独张煌言与少部分人一直坚持到了最后,哪怕当时各地举义之军各说各话,毫不团结甚至还有许多抱有求利之心的人存在,哪怕希望渺茫,张煌言也毫不退缩。
他们抱着赴死、殉国的心来做最后的抗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就是明朝最后的一口气。因此才有史学家评论其说张煌言死了,明朝才算是真的没了。
张煌言身上有种越挫越勇的精神,1647-1649这几年间他积极团结其他义军队伍进行反清斗争,可几乎都失败了。曾有此在崇明岛遭遇飓风,船被吹倒,全军覆灭,但他始终相信人定能胜天,正是这样的意志使他带领一帮抗清队伍,坚持到了最后。斗争期间他仍不忘用诗歌记录历史,依旧以诗咏志、以诗诵怀、以诗励己,兼具文人气节与武将胆魄,是可谓难得,评他为西湖三杰之一并不为过。

我相信,听说过张煌言的人并不一定多,但若要说起郑成功,却是人人知晓的。1655年张煌言与郑成功部将陈六御等人一起成功拿下舟山,随后计划前往郑成功大军所在的温州与其商讨向北征战相关事宜。1958年永历帝派遣使臣封张煌言为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
明朝兵部尚书是六部之中兵部的最高级别长官,手握军官的选拔授予、武器管理等大权,由此可见永历帝对张煌言的赏识与信任。他也没辜负皇帝的重任,紧接着下一年,也就是1659年,张煌言与郑成功顺利会师,开始讨伐清军。他们从崇关出发,一路往北,拿下了瓜州、镇江等地,最后围攻南京。之后张煌言单独率领一支队伍沿着长江前行直上,到达羌州,没过多久便收复了徽州、太平、池州等四府三州二十四县,打得清朝一个措手不及,朝野震动。
1644年清军入关,遭到广大人民顽强抵抗,但到了1662年,曾经占领江南一代的明朝臣民,包括郑成功、李定国、永历、鲁王等人或病逝或英勇就义,仅剩张煌言带领人民继续抗清,然而这时明朝遗民势力已远不如十多年前清军刚入关之际。中途清朝官员多次试图说服张煌言招降,皆被他严辞拒绝,这是作为一个武将的血性。

文人与武将
在现在,似乎很多人会将文与武分得极开,认为文是文、武是武,二者不可相提并论。文人敏感、多情,武将豪爽、勇猛;文人负责在庙堂之内伤春悲秋、以诗咏志,武将负责在边疆之上奋勇杀敌、保家卫国。
文人柔弱、武将强健,似乎成了很多人的共识,但其实这只是影视剧等给大众留下的刻板印象。比如影视中看到的角色总是为了戏剧性而将角色的设定差距拉大,或者给予一个比较固定的形象,这样能更容易被观众所接受。但实际上历史上很多人物是融文武于一身的,张煌言正是向世人展示了这一点。

提到这点只是想证明,张煌言的抗清并不是被迫的,他不是为了活命在反抗。他可以接受改朝换代,认为这是历史进程的必然,只是无法认同清廷的做法——让沿海百姓舍弃自己的家园、自己的祠堂与祖先,按照清朝颁布的命令进行迁移,且“不知所以安插之。”
他在抵抗清军的过程中也曾亲眼见识到清朝对沿海百姓的压迫,这些才是他坚持抗清的理由。他是诗人,是抗清英雄。他既是感时伤怀、悲天悯人的文人,同时也是奋勇杀敌、顽强抗清的将士。他曾提出过只要清廷答应保障“归来之民”,自己就能马上散军离去的主张,是忧国忧民而又有勇有谋交融的体现。只可惜当时形势愈发不利,张煌言被迫解散队伍,躲入孤岛,最终被清军捕获。

结语:历史上的文人多风雅,但历史上的文人也向来不缺“弃笔从戎”的勇气。只要一心爱国,无论文人或是武将亦或是寻常百姓,皆会咬紧牙关,为国而战。明朝文臣张煌言,一日为明而战,终生为明而活。
但同时,他的诗歌也为后人借鉴、了解那段历史提供了丰富的史料,在文学史上也留下了令人惊叹的篇章。谨以此篇,致敬明朝最后的文臣武将——张煌言。这段历史值得被世人铭记。


回复
1楼2020-07-07 10: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7-07 11:3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0-07-07 11: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7-07 11: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7-07 11:3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7-07 11:36
              可敬可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7-07 11:41
                问题是他们不承认崇祯以后的南明啊,非要定格在1644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7-07 12: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7-07 19:32
                    悲情英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7-07 20:39
                      毛帅死,清入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7-07 21:24
                        朕乃大明第一硬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7-08 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