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吧 关注:31,313贴子:432,843
  • 4回复贴,共1

第十九章 做一切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十九章 做一切事
  
  现在的井九想去哪里便可以去哪里,根本不需要叩门,他这样做是想让庵里的小姑娘们看看桃花,也是想与庵里的人们打听一些事情。
  
  没想到水月庵的人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去了哪里,他去了那间有圆窗的静室,连三月曾经在这里沉睡了很多年,枕边一直有朵桃花。
  
  ……
  
  ……
  
  大原城外的三千庵也有一座带着圆窗的静室。
  
  水月庵里那间静室是连三月命人仿造的。
  
  她最开始养伤休息的时候就是在这里。
  
  因为这个原因,这里还有一座坟。
  
  千年孤坟,每日有晨光相伴,倒不算凄凉。
  
  他在李公子坟前站了会,转身上了小桥,去了那边。
  
  在桥那边的庵堂里曾经发生过很多故事,比如连三月睡了很久、白早睡了很久、最后他也睡了很久,再比如他沉睡的时候,整个青山宗都差点搬了过来,卓如岁与元曲安排火锅、童颜与雀娘安排棋局、柳十岁做了把竹椅,顾清甚至跪在床前说了那件事。
  
  但这座庵堂发生的真正大事只有一个。
  
  连三月成了满天晨光。
  
  ……
  
  ……
  
  在三千庵里住了几天,井九终于回了青山。
  
  他在云集镇里看了眼顾家的马车,便落到了神末峰上。
  
  神末峰比往年还要冷清,猴子们不停叫着,有些惘然地欢迎他的归来。
  
  天空里忽然有雨落下,看来重建的青山大阵对这方面很不在意。
  
  崖下传来穿林打叶声。
  
  井九回首望去,便看到了顾清。
  
  顾清百感交集,半晌说不出话来,啪的一声跪到地上,磕了个头。
  
  “你一直在这里?”井九问道。
  
  顾清说道:“甄桃前年走了,我便回了这里。”
  
  整个朝天大陆都不知道他回到了神末峰,住进了千年前自己修的那座小木屋。
  
  井九也没有想到,还去问了宝船王与水月庵。
  
  他看着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徒弟,沉默半晌后说道:“喝茶。”
  
  不是把顾清当客人请他喝茶的意思,是要他泡茶的意思。
  
  也许还是当年的铁壶与小炉,茶水汨汨沸腾,散着极淡的香。
  
  井九拈起茶杯送至鼻端,嗅了嗅味道,流露出满意的神情。
  
  看着这幕画面,顾清很是惊讶,心想难道师父现在可以了?
  
  喝了口清茶,井九说道:“怀念一下便好,还是找个时间飞升吧。”
  
  顾清不敢有任何意见,应道:“是,师父。”
  
  井九嗯了一声,把茶杯扔到崖下。
  
  树林里响起无数争吵与厮打的声音,应该是猴群在争抢。
  
  不多时有欢快的叫声响起,想来是某个猴子抢到了。
  
  顾清猜到他掷杯的意思,犹豫了会儿,问道:“您这是准备……”
  
  井九说道:“我将远行。”
  
  顾清紧张问道:“可会回来?”
  
  井九说道:“应该不会。”
  
  至于这场远行是死亡还是继续走向没有终点的大道前方,顾清不知道也不敢问。
  
  他问道:“您……还想做点什么呢?”
  
  井九想了想,说道:“吃火锅吧。”
  
  顾清确认了自己先前的猜想,师父果然与以前不一样,可以感受了。
  
  他惊喜之余莫名伤感,赶紧让猴子通知适越峰以及别的地方。
  
  等着食材与用具的时候,他担心师父无聊,小心问道:“要不要打会儿麻将?”
  
  井九说道:“差人。”
  
  话音方落,远处的剑峰上便生出一道尘龙,滚滚穿越诸峰与洗剑溪,来到神末峰前,然后瞬间到了峰顶,烟尘微敛,现出平咏佳的身影。
  
  平咏佳热泪盈眶跪倒在井九身前,说道:“师父您终于回来了。”
  
  井九说道:“我是来告诉你,那个家伙死了。”
  
  忽有剑弦成桥,从清容峰顶搭至神末峰顶,南忘从桥上走了过来。
  
  她看似矝持,赤裸脚踝上的银铃却响个不停,乱的厉害。
  
  “能喝酒不?”
  
  “能做一切事。”
  
  井九从她手里接过酒壶。
  
  ……
  
  ……
  
  吃完火锅,喝完酒,打了两局麻将,做完了这一切事,井九去了天光峰。
  
  那个小庐重新修好了,椅子也摆了一个,只是元龟身上的石碑没可能再复原。
  
  “我一直觉得隐峰不是在石碑里,而是在你的肚子里。”
  
  井九走到元龟身前坐下,看着崖外如毡子般的云海,仿佛自言自语。
  
  元龟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就像是真的石头做的一般。
  
  井九继续说道:“原本想着你可能是想隐藏一些神通,所以也没有在意,但如今在外界我知晓了一些事情,便再次联想到了你。”
  
  元龟缓缓睁开眼睛,用浑浊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声音微哑说道:“啊,你回来了?”
  
  井九也不理会它装傻,说道:“不见得每个生命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不见得一切事情都必须有个说法,但像你这样的存在……总不可能就是为了与时间相伴。”
  
  元龟是朝天大陆最古老的神兽,从青山宗开派便是这里的镇守,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活了多少年,也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神通。
  
  “真人,您到底想说什么?”元龟眼神茫然问道。
  
  井九收回视线,望着它的眼睛说道:“那位神明来到朝天大陆后,找到了控制雪姬的方法与万物一剑,那为何雪姬这么多年都找不到?”
  
  元龟认真地想了想,说道:“因为她有雪盲症?”
  
  井九说道:“因为那座黑色方尖碑和万物一剑,从始至终都是被人看守着。”
  
  元龟沉默了会儿,说道:“话得说清楚,我可不是人。”
  
  井九说道:“果然是你。”
  
  “你没有猜错,万物一剑与那个东西以前都是放在我肚子里的。”元龟说道:“你说的那个什么神明来了之后,我偷偷吐了出来给他。”
  
  井九问道:“为什么?”
  
  元龟没好气说道:“我要负责看守万物一,还要盯着雪姬这么个可怕的家伙,压力很大的好不好,而且那时候囚犯都死光了,我为什么不能让自己松快几天?”
  
  井九想了想说道:“你算是那个文明留下的监察人员?”
  
  设置这座太空监狱的高级文明,也不可能完会放心雪姬这个看守,暗中留下一些制约她的手段,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事。
  
  “监察个鬼啊……”元龟说道。
  
  井九说道:“那你到底是什么呢?”
  
  元龟望向远方,眼神沧桑,缓声说道:“其实,我是一个囚犯。”


回复
1楼2020-08-19 20:11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8-19 21: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8-19 21:40
        原来如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8-20 00:00
            第十九章 做一切事
            
            现在的井九想去哪里便可以去哪里,根本不需要叩门,他这样做是想让庵里的小姑娘们看看桃花,也是想与庵里的人们打听一些事情。
            
            没想到水月庵的人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去了哪里,他去了那间有圆窗的静室,连三月曾经在这里沉睡了很多年,枕边一直有朵桃花。
            
            ……
            
            ……
            
            大原城外的三千庵也有一座带着圆窗的静室。
            
            水月庵里那间静室是连三月命人仿造的。
            
            她最开始养伤休息的时候就是在这里。
            
            因为这个原因,这里还有一座坟。
            
            千年孤坟,每日有晨光相伴,倒不算凄凉。
            
            他在李公子坟前站了会,转身上了小桥,去了那边。
            
            在桥那边的庵堂里曾经发生过很多故事,比如连三月睡了很久、白早睡了很久、最后他也睡了很久,再比如他沉睡的时候,整个青山宗都差点搬了过来,卓如岁与元曲安排火锅、童颜与雀娘安排棋局、柳十岁做了把竹椅,顾清甚至跪在床前说了那件事。
            
            但这座庵堂发生的真正大事只有一个。
            
            连三月成了满天晨光。
            
            ……
            
            ……
            
            在三千庵里住了几天,井九终于回了青山。
            
            他在云集镇里看了眼顾家的马车,便落到了神末峰上。
            
            神末峰比往年还要冷清,猴子们不停叫着,有些惘然地欢迎他的归来。
            
            天空里忽然有雨落下,看来重建的青山大阵对这方面很不在意。
            
            崖下传来穿林打叶声。
            
            井九回首望去,便看到了顾清。
            
            顾清百感交集,半晌说不出话来,啪的一声跪到地上,磕了个头。
            
            “你一直在这里?”井九问道。
            
            顾清说道:“甄桃前年走了,我便回了这里。”
            
            整个朝天大陆都不知道他回到了神末峰,住进了千年前自己修的那座小木屋。
            
            井九也没有想到,还去问了宝船王与水月庵。
            
            他看着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徒弟,沉默半晌后说道:“喝茶。”
            
            不是把顾清当客人请他喝茶的意思,是要他泡茶的意思。
            
            也许还是当年的铁壶与小炉,茶水汨汨沸腾,散着极淡的香。
            
            井九拈起茶杯送至鼻端,嗅了嗅味道,流露出满意的神情。
            
            看着这幕画面,顾清很是惊讶,心想难道师父现在可以了?
            
            喝了口清茶,井九说道:“怀念一下便好,还是找个时间飞升吧。”
            
            顾清不敢有任何意见,应道:“是,师父。”
            
            井九嗯了一声,把茶杯扔到崖下。
            
            树林里响起无数争吵与厮打的声音,应该是猴群在争抢。
            
            不多时有欢快的叫声响起,想来是某个猴子抢到了。
            
            顾清猜到他掷杯的意思,犹豫了会儿,问道:“您这是准备……”
            
            井九说道:“我将远行。”
            
            顾清紧张问道:“可会回来?”
            
            井九说道:“应该不会。”
            
            至于这场远行是死亡还是继续走向没有终点的大道前方,顾清不知道也不敢问。
            
            他问道:“您……还想做点什么呢?”
            
            井九想了想,说道:“吃火锅吧。”
            
            顾清确认了自己先前的猜想,师父果然与以前不一样,可以感受了。
            
            他惊喜之余莫名伤感,赶紧让猴子通知适越峰以及别的地方。
            
            等着食材与用具的时候,他担心师父无聊,小心问道:“要不要打会儿麻将?”
            
            井九说道:“差人。”
            
            话音方落,远处的剑峰上便生出一道尘龙,滚滚穿越诸峰与洗剑溪,来到神末峰前,然后瞬间到了峰顶,烟尘微敛,现出平咏佳的身影。
            
            平咏佳热泪盈眶跪倒在井九身前,说道:“师父您终于回来了。”
            
            井九说道:“我是来告诉你,那个家伙死了。”
            
            忽有剑弦成桥,从清容峰顶搭至神末峰顶,南忘从桥上走了过来。
            
            她看似矝持,赤裸脚踝上的银铃却响个不停,乱的厉害。
            
            “能喝酒不?”
            
            “能做一切事。”
            
            井九从她手里接过酒壶。
            
            ……
            
            ……
            
            吃完火锅,喝完酒,打了两局麻将,做完了这一切事,井九去了天光峰。
            
            那个小庐重新修好了,椅子也摆了一个,只是元龟身上的石碑没可能再复原。
            
            “我一直觉得隐峰不是在石碑里,而是在你的肚子里。”
            
            井九走到元龟身前坐下,看着崖外如毡子般的云海,仿佛自言自语。
            
            元龟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就像是真的石头做的一般。
            
            井九继续说道:“原本想着你可能是想隐藏一些神通,所以也没有在意,但如今在外界我知晓了一些事情,便再次联想到了你。”
            
            元龟缓缓睁开眼睛,用浑浊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声音微哑说道:“啊,你回来了?”
            
            井九也不理会它装傻,说道:“不见得每个生命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不见得一切事情都必须有个说法,但像你这样的存在……总不可能就是为了与时间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0-08-20 2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