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吧 关注:9,013贴子:277,272
  • 47回复贴,共1

【渣文】乌因库尔的日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科普大爷和塞利诺叔镇楼


回复
1楼2020-08-26 16:40
    几颗缥缈的残星刚刚从夜空退场,西方天际的明月逐渐黯淡,逐渐与蓝里带红的黎明天空融为一体。东方的地平线吐出了殷红的朝阳,曙光洒遍了冈瓦纳广袤的土地,驱散了弥漫的晨雾带来的寒意。远方不知何处响起一声粗犷的嚎叫,像回应似的响起了隆隆的轰鸣。颤抖的大地在践踏之下扬起了一片片高达一丈的沙尘。
    漫天的沙尘中隐现出一个明显是双足行走的动物,紧接着一只阿贝力龙科恐龙出现在了曙光之中。蝎的双眼突然接触了阳光,产生了短暂的刺痛和失明。习惯了环境的明亮后,蝎继续小跑着前进。每当他的足部轻快地踩过地面,将乌因库尔从夜晚唤醒的雷鸣般的轰鸣就会再度响起。当然,这场声势浩大的行进不是仅由年轻的蝎猎龙引起的。当至尊的泰坦出现时,蝎顷刻间就逃到了不会被践踏的安全地带,给这些到来的巨兽让开路。
    宽阔的胸腔顶开了尘幕,高昂在十数米高空的脖颈宛若粗壮的树干,长尾挥舞得虎虎生风,轰鸣声就是由林立的柱状巨腿整齐地碾过大地而发出的,硕大无朋的躯体气势磅礴地结群经过旷野。阿根廷龙,坚不可摧的陆地堡垒,在地球的大地上漫步过的最为巨大的动物,生命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奇迹之一。
    沐浴在曙光中的巨龙缓慢地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前进。东方一条闪着刺眼粼光的水带正在太阳脚下蜿蜒流淌,阿根廷龙首领昏花的老眼看到了河流,兴奋地发出洪亮的吼叫。在那里喝过水,越过河流后那一片原野就是它们出生的地方。雄浑的吼叫久久回荡在清晨的天空,巨龙们看到目的地后似乎一扫疲惫,加快脚步向着那里前进。


    收起回复
    2楼2020-08-26 16:40
      蝎一边心怀畏惧地观察这些真正的巨兽,一边轻松地跟随龙群。当然,它的目标并不是这些对它而言无懈可击的成年恐龙。为了繁殖,这些巨龙长途跋涉来到这里。繁殖期过后,成千上万破壳而出、手无寸铁的幼龙将使这里变成掠食者的天堂。蝎隐约记得,青年时曾跟随父母来到举办盛宴的餐桌,一时间只能听到未来雄伟巨龙的哀嚎与掠食者的欢叫。拥挤的餐桌居然从未引起过于激烈的争执,所有掠食者都只顾着用尖牙利齿向着猎物发动进攻。
      仔细一看,龙群周围似乎聚集了过多的掠食者。不仅是蝎,不远处还有数只年长的同类正在观望,稍远的旷野上还游荡着好几只同属于阿贝力龙科的雷霆龙和肌肉龙,这些亲戚的地位比不上蝎猎龙。显而易见,它们都是被龙群吸引来的,它们都知道龙群的到来意味着什么。乌因库尔组的中层掠食者们在晨曦中被龙群的足音唤醒,几乎可以用虎视眈眈来形容它们的渴望。
      只不过它们来早了。从龙群产卵到幼龙出壳,大约还需要两个月时间。不过阿贝力龙们很有耐心,它们等的下去。正因为它们令人不可思议的耐力,才使得角鼻龙下目的香火延续如此多久,甚至日后统治了冈瓦纳大陆。


      回复
      3楼2020-08-26 16:40
        ......
        一具具如同小山岳的身躯投下的阴影笼罩了蝎,不过蝎却悠然自得地穿梭在这片会移动的树林当中,好像在自家后花园闲逛一样,其他的阿贝力龙们也是如此。阿根廷龙与蝎猎龙之间的差距就好像今天的非洲象与黑背胡狼,彼此几乎互相无视。尽管这些“小家伙”是造成日后幼年阿根廷龙死亡率极高的罪魁祸首之一,甚至阿根廷龙们的幼年也曾生活在它们的阴影之下,不过成年阿根廷龙依然选择了无视掠食者。就算它们已经不能对自己构成威胁,但一些今年刚刚加入族群的年轻阿根廷龙对这些掠食者还有些忌惮,选择离它们远一些,随时准备防御进攻。
        某只不久前刚成年的肌肉龙由于过于靠近阿根廷龙而遭到了驱逐,当它迅速逃到不会被暴躁的巨兽践踏的安全区域时,象征性地昂起头对着阿根廷龙发出了毫无意义的、显得有些可笑的示威吼叫。


        回复
        4楼2020-08-26 16:41
          然而声带的颤抖发出的却不是繁殖地的动物们习以为常并且满不在乎的声音。那是一声充满了暴戾血气,犹如入骨的刀锋,令人不寒而栗的属于顶级掠食者被鲜血过滤过的咆哮,将肌肉龙那声显得细弱无力的尖叫隐没其中。顿时繁殖地陷入了寂静。无论是泰坦还是猎手,对于这种声音都不陌生。对于阿贝力龙科恐龙而言,这象征着绝对不可战胜,压迫了它们千百万年的帝王的出现。而对于阿根廷龙来说,这意味着真正杀手的出现。
          所有动物不安的目光都转向了遮挡了顶级掠食者踪影的小丘。这段短暂的死寂,被杀手无声的出现而击碎了。先是布满了纵横白色伤疤而又具有奇特美感的狰狞头颅,然后是那双仅有冰霜一般冷漠而绝对敏锐的血色双眼,接着是壮硕的身躯、短小但附着发达肌肉的前臂、长而有力的后肢,一点一点地登上小丘,展露在动物们的面前。这只接近46英尺的猛兽以至高无上的高傲扫视了一下兽群。马普龙,乌因库尔广袤原野上的帝王,鲨齿龙帝国的末代鲨皇。
          蝎在看见马普龙的同时,便做出了和周围的阿贝力龙们一样的选择。它们没有浪费一点时间,横冲直撞地从兽群中穿插而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逃向了远方。父辈曾告诫它们,除了速度,它们在帝王面前一无所有,面对这些顶级掠食者的唯一方法,就是拼尽全力逃离。
          阿根廷龙们没有移动,它们俯视着这只猛兽。单单一只马普龙并不能对大个体阿根廷龙构成威胁,但它们知道这些猛兽令人生畏的生活方式。首领的身边出现了第二头小一些猛兽的身影,接着是第三只,第四只……整整十只马普龙出现在小丘上,虎视眈眈地打量泰坦的身躯。恐惧的浪潮从小丘上冲下,淹没了兽群,一潮高过一潮。即使是依靠庞大体型足以保护自己的大个体阿根廷龙也感到了令人窒息的恐惧。它们简单的大脑浮现出了年少时的景象,血口中长着排列整齐的巨大牙齿,燃烧着冰冷而狂热的猎杀之情的血红眼睛,至少重达7吨的粗壮身躯具有出人意料的敏捷,竭尽全力逃生的青年泰坦,还有在血肉横飞的修罗场上哀嚎着倒下的同类。任何一个轻微的举动都会引发惨烈的冲突,就算它们已经无需惧怕杀手。

          先到这里啦,大家看看吧


          回复
          5楼2020-08-26 16:41
            罗血色的双眼又扫过兽群,充满寒意的目光在每个成员的身上短暂地停留。身为首领,他是无可争议的统治者,严格的纪律和秩序像铁锁将族群治理的井井有条,就像无数的首领曾经管理的族群一样。罗发出了一声低吼,猎手们心领神会,没有发动进攻,继续对峙着。不过却有一只青年雄性跃跃欲试,如果不是纪律将他束缚,也许他会毫不犹豫地冲下山丘大开杀戒,他的举动又激起了一阵紧张不安。炙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首领,不明白为何不发动进攻。察觉了炙想法的首领发出了威慑的嘶吼,年轻雄性由于对首领的畏惧立刻低下身子发出了臣服的呜咽。
            此时岳不耐烦地张开嘴打了个哈欠,僵硬的舌头轻轻舔了舔沾着血的锋利牙齿。阿根廷龙这才发现这群马普龙的面部布满了鲜血,显然刚刚饱餐过。但这并没有使得紧张的局势得以缓和,谁也不能确定吃饱喝足的马普龙会不会发动进攻。短暂的对峙后,杀手率先做出选择,罗发出离开的信号,然后不紧不慢地转身离开。雌性马普龙紧随其后,岳轻轻摇摇尾巴,正准备跟上首领,但是又看了看仍然贪婪地望着兽群的兄弟,就走回去轻轻咬了一下炙的后颈。炙感到牙齿刺到了后颈的鳞片,不情不愿地从脑海世界中返回,发出了委屈的低叫。岳用下颌摩擦了一下炙的头颅,招呼恋恋不舍的兄弟上路


            回复
            6楼2020-08-26 16:56
              自顶


              回复
              7楼2020-08-26 18:48
                你被盗号了?还写小说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8-26 19:04
                  这才是真大佬啊,有兴趣去恐龙吧同步更新一下吗?你的文笔不输于高棘龙那本,更是远超于我啊,来为恐龙吧小说圈延续一点香火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8-26 20:53
                    @💦阿水 ,这次我叫你来看我的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8-26 22:27
                      楼主文笔真的太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8-26 23:41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20-08-27 06:53


                          回复
                          13楼2020-08-27 08:15
                            两三只巨型秃鹫一样的翼龙从蝎头顶上的高空慢悠悠地滑翔而过,循着死亡的气息鸟瞰河流的上游。蝎知道这些翼龙的出现也许意味着午餐有了着落,于是沿着河岸追踪着逐渐远去的翼龙。
                            逆流而上就进入了七零八落的林地,这里往往是一些小型蜥脚类生活的地方。蝎并没有赶太远的路,他看见翼龙在了一片沿河林地的上空盘旋着,似乎想要降落。蝎没有犹豫,蹑手蹑脚地靠近目的地,一边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一边观察翼龙的动向。翼龙们只是盘旋着,几乎没有下降一点,看起来地面上有什么东西阻止了它们的下落。蝎灵敏的嗅觉已经察觉到了新鲜尸体的味道,同时,他也知道尸体已经被捷足先登了。
                            河边的沙滩上有一条蜿蜒的褐色痕迹,与河水相接,远远看去好像一条饮水的蛇,但是蝎知道,那是晒干了的血迹。顺着血迹往上看,就来到了一片触目惊心的战场。蕨类植物被压的松松垮垮、东倒西歪,一具乔冈龙的残缺尸骸倒在古木之间,大片大片的血迹与植物的绿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好似在林间展开一幅诡异血腥的图画。


                            回复
                            14楼2020-08-27 13:12
                              初三狗的卑微自顶


                              回复
                              16楼2020-08-27 16:08
                                文笔就很nice


                                收起回复
                                17楼2020-08-29 1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