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地吧 关注:25贴子:329
  • 1回复贴,共1
大概是大半年前,手机还没被严格限制,放学时间也还是中午,望着外校同学的待遇,心中侥幸,暗想:“还好我们管的挺松的。”这种宽松,甚至曾一度成为我身为FY人自豪感的来源。
然而渐渐地,手机不能再如以前那般自由使用了,放学时间也成了周六下午五点。心中自有不满,但也只能认命:“没事,高三了,大家都这样嘛。”而或许外校同学会说:“这么好?还能一周回一次家?我们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啊!”似乎这种比惨,能够让我们得到一点安慰。
在不久的将来,周日回校时间提前到16:30,本来就不多的居家时间更是少得可怜了。我又认命了,也许这是走向优秀的必要牺牲,但意识深处,有着一个不甘的声音:“凭什么?”
我环顾四周,看到了反抗之潮涌,亦听见了斥骂之浪啸,但没多久,这些便沉寂了,大家也做出了一样的选择:认命,继续重复着上述的自我安慰,去顺从上头的安排。翻来覆去无法入眠,我心想,种*学生是否就是在这种相互比惨的侥幸与安慰中,相互拖拽着坠入了顺从的深渊,而无更多的反抗?每问及对这种压力施加的看法,众人皆曰“高三都这样,大家都这样。”,但是是否有人说“从来如此,便对么?”,或是否有人提出“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何现在成了这样?”我当然不是说没人为改变这些而努力,我亦了解到了有人为此奔走,不断争取着调整这一安排。但如一个三吨的重锤,即便削减掉了一吨,也仍足以置人于死地;即便安排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调整了,最终仍侵吞了我们的周末。大概提出意见时,上面会搪塞以“都高三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这般“德育大妈”式的话语——我本不认同他的观点,但我发现这一概念移植过来竟如此适用。
我甚至想更极端点:种*学生带有一种软弱性和妥协性。在我极其有限的认知里,还尚未有过学生们齐心协力共斗争的事。学校或许是最不皿zhu的地方,少数人统着多数人,多数人掌握不了根本的话语权,且这多数人被诸如感情、学习资源等束缚着,无法如跳槽般摆脱束缚。唉,提起学生们的斗争,我似乎又想起了这么两段历史。一段在百年前,年轻、充满激情与活力且一腔爱guo热血,发出时代最伟大的声音,但这传承下来的精神,是否缺漏了些什么?还有一段在三十年前,但我不了解,亦不敢提,或许只因这段时光,伴着引擎的轰鸣声,化作履带扬起的灰尘随风散去了罢。且不论对错,如今,游行者踏过的道路已翻新多次,广场上的红与黑亦被冲刷得不留下一点痕迹,太阳照样落下与升起,顺从着的人们,是否曾忆起往事故人?
哪怕是站不起来了,也要挺直了身板跪着,切不可瘫软下来,匍伏着接受一切。
或许因无知者无忧,我阅读与思考甚少,只能用这些枯燥的文字来表达自己幼稚的感想了。敲出那么多字,思维混乱,中心不明,大概只是深夜时分的牢骚,再次醒来时,我应该又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学生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8-30 01:20
    忍一年,一切都会好起来


    回复
    2楼2020-08-31 1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