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吧 关注:2,863贴子:396,266

想请教一下钗学如何看待这种分类方法:第五回宝玉梦游太虚幻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想请教一下钗学如何看待这种分类方法:
第五回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舞女们演唱的第一首曲子就是《红楼梦引子》: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整部《红楼梦》是一部“怀金悼玉”的悲歌。这里的“金、玉”何指?

脂砚斋给“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一句下的批语是:“怀金悼玉,大有深意”,至于有何深意,则未言明。

著名红学家俞平伯先生认为,这里的金指宝钗,玉指黛玉。

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红楼梦》校注本的注释是:“以薛宝钗(金)和林黛玉(玉)代指金陵十二钗。”

著名红学家梅新林则提出:“十二钗及其他‘诸艳’都是以钗黛为基型而幻形现世的,都可以说是钗黛的影子,故而举‘金玉’可以包举十二钗,乃至世上所有女儿。”“宝钗之‘金’有大金、小金,宝钗为大金,史湘云为小金;黛玉之‘玉’也有大玉、小玉,大玉为黛玉,小玉为妙玉。”(《红楼梦哲学精神》第219-229页)

西岭雪在她的《探秘红楼梦》一书中提出,“所有的红楼女儿,无不可以‘金’和‘玉’两字分类,其代表人物自然是薛宝钗和林黛玉,……以十二正册为例,所有的金玉都是一对对出现的,宝钗为金,则黛玉为玉;元春为金,则探春为玉;湘云为金,则妙玉为玉;迎春为金,则惜春为玉;凤姐为金,则巧姐儿为玉;李纨为金,则可卿为玉……好比金玉齐鸣,琴瑟交错。”(《西岭雪探秘红楼梦》前言)

对上述几种不同的观点,我的看法是,既然《红楼梦》是一部“千红一窟”、“万艳同杯”的悲歌,那么“金”、“玉”当不单指薛林二人,而应该是以她二人为代表的红楼女儿们,且不限于入册的女子;甚至可以推至世上所有的女子。

西岭雪对这个问题的讨论最详细,她提出了划分金玉两派的五个标准:一是佩饰,二是名姓,三是相貌,四是品格,五是命运。可惜她的书只能算“民科”,连署名都是笔名,因此难登大雅之堂。我也想引用能登大雅之堂的作品,可是没有,或许是我没有看到。

至于划分金玉两派女儿的意义,西岭雪的目的是“我们便可以在满足入选十二钗副册与又副册的不同标准的基础上,再借助金玉五大分类,来分别推出十二钗副册与又副册的六对‘金玉’了”。

——曹雪芹既然没有写出来,就自有他不写的道理,我们还是坚持一贯的原则,“回到文本”。况且,划分金玉两派女儿的意义绝不仅限于此,不能为了“探佚”而舍本逐末。

我赞同西岭雪的五个划分标准,但仍有些细节可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10-12 22:20
    我赞同西岭雪的五个划分标准,但仍有些细节可以补充;另外,人物关系也可列为判断的标准之一。

    1.佩饰和日用器物

    佩饰以薛宝钗的金锁为代表。史湘云有个金麒麟,第二十一回又特写了一笔“带着两个金镯子”,显然是金派;累金凤尽管是贾府的小姐们“人人有的”,可是回目中单独点明“懦小姐不问累金凤”,显然是要突出贾迎春的金派身份。

    其实,不止佩饰,作者也借其他日用器物来映衬主人的身份,比如,探春房里悬挂的“白玉比目磬”、甚至平儿口中比喻探春的“我可怜的是他,不肯为打老鼠伤了玉瓶”,还有妙玉“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玉磬、玉瓶”和“绿玉斗”也分别映衬出探春和妙玉的玉派身份。
    2.姓名

    清•洪秋藩《红楼梦抉隐》指出:“《红楼》妙处,又莫如命名之切。他书姓名皆随笔杂凑,间有一二有意义者,非失之浅率,即不能周详,岂若《红楼》一姓一名皆具精意,惟囫囵读之,则不觉耳。”

    姓名确实是个重要的判别标准。姓名里有“金”字的自然就是金派女儿,比如:贾母的丫鬟金鸳鸯,王夫人的丫鬟白金钏,宝钗的丫鬟黄金莺,还有薛蟠之妻夏金桂。而薛宝钗作为金派女儿的旗帜性人物,她名字里的“宝”和“金”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可替代性,因此,名字里有“宝”字的,也是金派,比如:宝钗的妹妹宝琴,秦可卿的丫鬟宝珠,唱小生的宝官,夏金桂的丫鬟宝蟾。

    名字里有“玉”字的就是玉派女儿了,比如:妙玉、红玉、玉钏、玉官,甚至还有刘姥姥诌出来的茗玉;还有姓名跟“林”谐音的,比如:香菱、龄官,甚至还有一个姽婳将军林四娘,也都是玉派。
    3.相貌

    相貌标准主要用于玉派女儿,比如:眉眼有些像林妹妹的晴雯(王夫人语),面庞身段和林黛玉不差什么的尤三姐(贾琏的心腹兴儿语),“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的龄官,这三个女孩儿,都跟林黛玉相像。

    另外,金派女儿多圆润,玉派女儿多清瘦,比如宝钗是“肌骨莹润”、“容貌丰美”,黛玉则“行动处似弱柳扶风”;迎春是“肌肤微丰”,探春则“削肩细腰”。小说中把薛宝钗比作杨妃,而把林黛玉比作飞燕,正是环肥燕瘦。
    4.品格

    薛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举止娴雅,富有涵养,因此温厚是金派女儿的一个性格特征,“大菩萨”李纨,“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的迎春,“温柔和顺”的尤二姐,“沉重知大礼”的袭人,“公然又是一个袭人”的麝月,都是金派。

    林黛玉的性格是“孤高自许,目无下尘”,因此,孤癖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10-12 22:21
      因此,孤癖的妙玉,孤介的惜春,心比天高的晴雯,都是玉派;怡红院里的丫头林红玉、在宝钗看来也“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
      5.命运

      既入薄命司,则无论金派还是玉派都是悲剧命运,如夭亡的女儿,有玉派的晴雯、香菱、黛玉等,也有金派的金钏、迎春、元春等。

      没有夭亡的,也大多孤凄一生,金派女儿是守寡或离散,比如李纨,宝玉出家后的宝钗,“云散高唐,水涸湘江”后的湘云;百般恶赖的夏金桂,“因想桂花曾有广寒嫦娥之说,便将桂花改为嫦娥花,又寓自己身分如此”,一个“寓”字,就点出了夏金桂的命运:“嫦娥”固然尊贵,却也是“碧海青天夜夜心”,将来大概也只落得在寒屋中品尝孤独凄冷的滋味了。玉派女儿是出家或远嫁,比如妙玉、惜春和探春。
      6.人物关系:主仆或师徒

      除了以上五个方面,人物之间的关系也可作为一条线索。一般来说,“仆从其主”是大致不错的,宝钗的丫鬟莺儿是金派,黛玉的丫鬟紫鹃就应是玉派。有师徒关系的,当属于同一派,比如,拜了黛玉为师的香菱,也是玉派。

      以上几个标准常常是重叠交错的,比如,凤姐有个小丫头名叫“丰儿”,显然是与“凤儿”谐音的,而“丰”又与金派女儿的“容貌丰美”相映——这里就牵涉到人物关系、姓名和相貌等几个标准,因此可以判定,丰儿是一个金派女儿。又如迎春的丫头司棋,也是“高大丰壮身材”,正是金派女儿的相貌特点。

      曹雪芹的笔细到什么地步呢?

      第66回,尤三姐发誓时,“将一根玉簪击作两段,说道‘一句不真,就如这簪子’”;而她自刎后,作者写到是“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玉簪、玉山,无不呼应着尤三姐的玉派身份。

      而第69回太医给尤二姐看病时说的是“须得请奶奶将金面略露露”,而尤二姐后来恰是吞金自逝。第65回尤三姐对姐姐说“咱们金玉一般的人”,果然所言不虚,一金一玉构成一对“另类”的金玉姐妹。

      那么,划分金玉两派女儿的意义何在?西岭雪的目的是“借助金玉五大分类,来分别推出十二钗副册与又副册的六对‘金玉’”。我的看法是,划分金玉两派女儿的真正意义并不在此。深意何在?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10-12 22:22
        上次我们说到,红楼女儿可以分为金玉两派(怀金悼玉红楼梦:金玉何指?)。西岭雪把红楼女儿分为金玉两派的目的是探秘,是要“推出十二钗副册与又副册的六对金玉”。其实,划分金玉两派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把握人物性格、理解人物形象,从而更深入地理解小说主旨。


        小说第22回,宝玉因受到湘云和黛玉的奚落、又受到“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戏词的启悟,写下了“你证我证,心证意证”一偈。钗黛等人看了,黛玉问宝玉:

        宝玉,我问你:至贵者是“宝”,至坚者是“玉”。尔有何贵?尔有何坚?

        这个宝玉答不上来的机锋,事实上给我们道出了“金玉”之质的内涵。鉴于“宝”和“金”在《红楼梦》中的可替代性,黛玉的这句话,就可以理解为:至贵者是金,至坚者是玉。

        ——“贵”是从物质层面的价值来说的,具有世俗性;“坚”则是就精神层面而言,具有脱俗性。由于“金”和“玉”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意涵上的差别,金玉两派女儿的人格就有很大的不同。

        今天我们来谈谈金派女儿的人格特征。

        一 金派女儿的世俗性:擅于世务;温厚随和

        金派女儿偏于世俗性,这里的世俗并无贬义,正如欧丽娟在讨论薛宝钗的人物形象时,引用恩格尔哈特所说:“所谓世俗,其意义之一乃是现世化,也就是说人们要回归日常生活这个现实,即存在于活生生的社会结构之中,共同分享这个尘世结构(theworldly structures),关心那些属于人生范畴的世俗之事。”(欧丽娟《红楼梦人物立体论》第164页)

        “二十年来辨是非”的元春,擅于持家的凤姐,具有君子风范的宝钗,劝诫宝玉留意于仕途经济学问、以应酬世务的湘云,都是金派女儿。就连“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惟知侍亲养子”的李纨,也并非不问世事。第56回,探春说“可惜蘅芜苑和怡红院这两处大地方竟没有出息之物”,李纨一篇大论,指出蘅芜苑的香料香草比别处利息更大,怡红院的玫瑰花儿不算,单是那些没要紧的草花干了,卖到茶叶铺、药铺也值几个钱,可见,李纨虽不理家,却也精于此等俗务。

        而从小跟着父亲“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的薛宝琴,从她作的十首怀古诗看,她的足迹北到蒙古,南至交趾;她八岁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到过西海沿子买洋货,见识过真真国的西洋美人。薛宝琴对现实世界的认知远远超过了贾府里的公子小姐们,正是薛姨妈说的“他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因此,薛宝琴与王熙凤、薛宝钗等金派女儿相类、却并不雷同,她是代表着另一种世俗性的人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10-12 22:22
          世俗之事还包括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金派代表宝钗自不必说,“行为豁达,随分从时”,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就连“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的湘云,也很会处理人际关系,第31回,带绛纹戒指送给袭人、鸳鸯、金钏、平儿,荣国府里的重要大丫鬟一个不落;又第38回湘云作东开诗社,请贾母众人赏桂花吃螃蟹,小说写到,“史湘云陪着吃了一个,就下座来让人,又出至外头,令人盛两盘子与赵姨娘周姨娘送去”,连赵姨娘周姨娘这样的边缘人物都想到了,心直口快、具有男儿性格的史湘云,竟然也可以如此周到。

          作为社会性的人,人与物、人与事、人与人——这些世俗之事,无人能免。

          二 金派女儿的市俗性:轻浮淫佚;无赖撒泼

          属于人生范畴的世俗性本没有贬责之义,然而如果流于“无赖泥腿市俗”,那就另当别论了。凤姐、金钏、司棋、夏金桂、宝蟾等几位金派女儿都有流入市俗的一面。

          流入市俗的表现之一是轻浮淫佚。第7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写贾琏和熙凤白日宣淫,用隐晦的笔法写出熙凤的市俗。第23回,宝玉去见父亲,王夫人的众丫鬟都在廊檐底下站着,金钏一把拉住宝玉,悄悄的笑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被彩云一把推开了。显然,金钏的举动略嫌轻浮,正为第30回金钏与宝玉调笑、被王夫人撵逐伏笔。而宝蟾则“有三分姿色,举止轻浮可爱”,“轻浮”而能“可爱”,是薛蟠眼中也。金派女儿迎春的丫鬟司棋,应该也是金派,而司棋与表弟潘又安私盟暗约、行那不轨之事,也正是流入市俗的表现。

          流入市俗的另一个表现是小家子气的撒泼打滚,比如王熙凤、夏金桂和宝蟾等。第68回“酸凤姐大闹宁国府”,凤姐见面就“照脸一口唾沫”啐到尤氏脸上,又是哭骂着扬手打贾蓉,又是“滚到尤氏怀里,嚎天动地,大放悲声,把个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第80回写夏金桂,“薛姨妈听见金桂句句挟制着儿子,百般恶赖的样子,十分可恨。”那金桂“一面哭喊,一面滚揉,自己拍打”,而金桂的丫鬟宝蟾也会“大撒泼性,拾头打滚,寻死觅活,昼则刀剪,夜则绳索,无所不闹”。另外,司棋因管厨房的柳家的不情愿给她蒸鸡蛋,便带领小丫头们大闹厨房,也十分的泼辣。

          三 天分不足的金派女儿:软弱懦愚;糊涂蒙昧

          性情温厚是有涵养,但并非软弱,比如,被惹恼的宝钗也有“借扇机带双敲”的时候;而袭人,据薛姨妈看来则是“说话见人和气里带着刚硬要强,这个实在难得。”因此,如果温柔和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10-12 22:23
            因此,如果温柔和顺以至于软弱懦愚就是缺陷了,比如“懦小姐”迎春被称为“二木头”,戳一针也不知哎呦一声,且又语言迟慢、耳活心软;斯文良善的尤二姐也“一生为人心痴意软,终吃了这亏”。可叹的是这两位金派女儿也都是夭亡,她们的悲剧命运跟自身的软弱性格不无关系。

            而跟软弱的性情紧密相连的是糊涂蒙昧,如果说懦弱还只是性格的问题,那么糊涂蒙昧则关乎心智和见识。迎春不必说,语言迟慢,才情短缺。尤二姐也是个糊涂人,被王熙凤折磨得病体恹恹,还在梦中对尤三姐说“何必又生杀戮之冤,随我去忍耐。若天见怜,使我好了,岂不两全”,难怪三姐说她“姐姐,你终是个痴人”。就连李纨,也对赵姨娘说出“(探春)满心里要拉扯的心,口里怎么说的出来”这样不明事理的话,气得探春说“这大嫂子也糊涂了”。

            总而言之,金派女儿偏于世俗性,擅于处理世务,性情温厚随和;但如果流于市俗,则轻浮淫佚,无赖撒泼;若天分不足,则软弱懦愚,糊涂蒙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10-12 22:24
              至贵者是“宝”,至坚者是“玉”。——“贵”是从物质层面的价值来说的,具有世俗性;“坚”则是就精神层面而言,具有脱俗性。上次讨论了金派女儿的人格特征,今天我们来看看玉派女儿有什么不同。

              一 玉派女儿脱俗的性灵之美:才情超拔;孤高刚烈;痴心重情;心思细密

              相对于金派女儿的世俗,脱俗则是玉派女儿的一个特点。小说第3回人物一出场,作者就写道:探春是“文彩精华,见之忘俗”;黛玉则是“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而香菱“生得不俗”(见第4回),连薛蟠也看得出来。

              上次给大家提的问题是:黛玉为什么姓林?之前上课的时候一位学生说:“因为她的父亲姓林。”好吧,我竟无言以对。上次的留言里,一位我的学生也如此开玩笑。

              那么,大家还记得黛玉的前身绛珠草生长在什么地方吗?

              “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没错,灵河岸上、三生石畔。这里,“灵河”跟“三生石”一样,是一个关键词。黛玉所以姓林,一方面是对应绛珠草,林,双木,所谓“草木之人”也(见第28回);另一方面是谐音“灵”,长在灵河岸上、受天地精华、得雨露滋养的绛珠草,自然灵性十足,因此,玉派女儿的性灵之美尤为突出。

              性灵则才高,黛玉的诗歌才情超拔出众;孤傲的小旦龄官,“最是唱的好”;口齿伶俐的小红,能博得王熙凤的赞赏。心灵则手巧,玉派女儿的女红针线上乘者多,比如:黛玉尚未做完的香袋儿,十分精巧;探春给宝玉做的鞋,被贾政批评为“虚耗人力,作践绫罗”,可见也是精致无比;而能补雀金裘的,只有晴雯。

              相对于金派女儿的温厚随和,玉派女儿多心高气傲,或者刚烈不驯,比如:孤高自许、目无下尘的黛玉,过洁世同嫌的妙玉,刚烈的尤三姐,风流灵巧招人怨的晴雯,才自精明志自高的探春,“娘娘叫唱也没有唱”的龄官,还有触柱而亡的瑞珠。

              《红楼梦》中爱情故事的主角——宝玉和黛玉,贾芸和小红,贾蔷和龄官,尤三姐和柳湘莲——其中的女主角均为玉派女儿。与这几段爱情相关的回目有: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第24回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第29回

              龄官画蔷痴及局外——第30回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第57回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第66回

              可以看出,这些玉派女儿性情的共同点是“痴”和“情”:痴女儿、痴情女、痴颦、情小妹。具有性灵之美的玉派女儿更痴心、更重情,可谓痴人才有深情。

              而香菱学诗时的如痴如醉,另是一种痴情,无怪乎宝钗称她为“诗呆子”;深有意味的是,香菱的丫头名叫“臻儿”,“臻”,与“甄士隐”的“甄”同音,正是香菱的本姓,岂不令人叹息?而“臻”用拆字法就是“至秦”——“至情”也。

              玉派女儿心思多细密,黛玉、晴雯、探春,无不如此。第27回,红玉说过:“林姑娘嘴里又爱刻薄人,心里又细,他一听见了,倘或走露了风声,怎么样呢?”第37回,晴雯、秋纹、麝月等都在一处做针黹,袭人问道:“这一个缠丝白玛瑙碟子那去了?”众人见问,你看我我看你,都想不起来。半日,晴雯笑道:“给三姑娘送荔枝去的,还没送来呢。”显然晴雯心思最细,记性最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10-12 22:24
                二 玉派女儿的僻性:行动爱恼;尖酸刻薄;孤僻怪诞

                玉派女儿更多地关注自我,不如金派女儿随和,因此“小性儿、行动爱恼”也是玉派女儿的一个性格特点,比如黛玉,龄官。

                言谈爽利是难得的好处,但尖酸刻薄就是缺点了。李奶娘说黛玉“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王善保家的说晴雯是“能说惯道,掐尖要强”。

                孤高的性情可免于流入市俗,但过于孤高就成了孤僻、怪诞。妙玉是“天生成孤癖人皆罕”,邢岫烟也说“他这脾气竟不能改,竟是生成这等放诞诡僻了”。惜春也有“天生地一种百折不回的廉介孤独僻性”,如探春所说“这是他的僻性,孤介太过,我们再傲不过他的。”

                三 孤介太过的玉派女儿:心冷口冷心狠意狠

                上次说过,金派女儿有天分不足者;而玉派女儿也有类似的例子,惜春即是其一。惜春第3回出场就是“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到了第55回,凤姐口中还是说“四姑娘小呢”,惜春好像就是个一直长不大的孩子。

                惜春的才情也有限。第37回,李纨说:“我们七个人起社,我和二姑娘四姑娘都不会作诗,须得让出我们三个人去。”惜春是会画画的,可是也画技也不高明。第42回,惜春自己说“我又不会这工细楼台,又不会画人物”,宝钗说“藕丫头虽会画,不过是几笔写意”;她的画器也不专业,“我何曾有这些画器?不过随手写字的笔画画罢了。就是颜色,只有赭石、广花、藤黄、胭脂这四样,再有,不过是两支着色笔就完了。”

                第74回抄检大观园,惜春的丫头入画被查出与哥哥私自传送东西,惜春要尤氏把入画带了去,“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任人怎么说,也咬牙断乎不肯留下入画。尤氏说“可知你是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惜春说:“古人曾也说的‘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

                原本不识字的香菱后来都可以作诗了,生命的成长性在惜春这里完全体现不出来,相反,第7回惜春就曾说过“要剃了头当姑子去”,直到第74回对待入画的态度,这个“孤介太过”的性情一直没有改变,这应该是惜春悲剧命运最根本的原因吧。

                总而言之,玉派女儿具有脱俗的性灵之美,才情超拔,孤高刚烈,痴心重情,心思细密;但如果过分关注自我或恃才傲物,则易生成僻性:行动爱恼,尖酸刻薄,孤僻怪诞;太过孤介,甚或会心冷口冷心狠意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10-12 22:25
                  金玉女儿的人格对比

                  通过两次讨论可以看出,金派和玉派女儿主要的人格特点确实有很大的不同。金玉两派女儿各有其美,各有所长,当然,也各有其不足。
                  金派女儿偏于世俗,更关注现实世界的人和事,玉派女儿脱俗,个人的人格特征更鲜明;金派女儿擅于世务,玉派女儿才情超拔;金派女儿温厚随和,玉派女儿刚烈孤高。金派女儿流于市俗的表现之一是沉于男女之肉欲,而玉派女儿则痴于儿女之真情;金派女儿软弱,玉派女儿刻薄;金派女儿蒙昧,玉派女儿孤僻。——金玉两派女儿的差别大致如此。

                  当然,金玉两派的人格虽有不同,但其实只有价值取向的差异,并无优劣高下之分。第15回,北静王水溶说宝玉“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可见“宝”和“玉”在这里并无优劣之分。事实上,若没有林黛玉的灵性,大观园里固然产生不了《葬花吟》这样的灵魂诗歌;而已到末世的贾家,若没有王熙凤“千凑万挪”地持家,贾府诸人“早不知道到什么破窑里去了”,性灵之美也就失去了生存的空间。

                  金玉人格无优劣还表现在,作者安排了金玉两派人物的对照映衬,无论金派还是玉派,都能达到相同的人格高度。比如:心灵手巧的丫鬟,有一个能补雀金裘的晴雯,还有一个很会打络子、编花篮的莺儿。性情刚烈的,玉派的为多,如:探春、晴雯、尤三姐、瑞珠,但金派也有金钏儿和鸳鸯。言谈爽利会说话的,也是玉派为多,如黛玉、晴雯、小红,但金派的王熙凤,“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金派女儿善持家,如凤姐,而玉派的探春也可“兴利除宿弊”。玉派女儿心思细密,可是金派的宝钗,也如探春所说“宝姐姐有心,不管什么他都记得”,贾母也夸她“我说这个孩子细致,凡事想的妥当。”

                  关于尤二姐被凤姐赚入贾府一事,第69回有一句,颇有意味:

                  园中姊妹如李纨、迎春、惜春等人,皆为凤姐是好意,然宝黛一干人暗为二姐担心。

                  从这里可以看出,金派的李纨、迎春和玉派的惜春,显然没有看清凤姐的为人,而宝钗和黛玉,一个金派一个玉派,却都了然于心。从这个小细节也可以看出,曹雪芹笔下,金派和玉派的差别是人格取向不同,而非人格高下之别;金派和玉派人物里,人格却也各有高下。

                  一部怀金悼玉的红楼之梦,两派各美其美的金玉女儿,金玉相映、美美与共,共同构成了红楼女儿世界。作为读者,我们应该摒弃偏见,客观看待小说人物,“抑钗扬黛”、“抑黛扬钗”都是不成熟的阅读心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10-12 22:25
                    我知道他这个里面对很多人的人物定位与钗学大相径庭,我主要是想问,这种划分方式到底合不合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10-12 22:27
                      我认为“怀金悼玉”,金、玉就是指宝钗、黛玉,或者广义一点,指以钗、黛为代表的众裙钗。但除了宝钗、黛玉之外,硬要将其他女子也指实为金派、玉派,并不可靠。事实上,太虚幻境中与宝玉成亲的“兼美”,乃是兼钗、黛之美:“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并不涉及钗、黛之外的第三人。如果一定要强行划分,“金陵十二钗”岂不该全属于金派?“白玉堂前春解舞”,贾府众女又岂不该全属于玉派?
                      具体来说,若说“温厚是金派女儿的一个性格特征”,史湘云、王熙凤、夏金桂性格皆不温厚,为何都归于金派?最起码王熙凤、夏金桂皆是温厚的反面,怎么不归于玉派?若说不论性格而论姓名,李纨之李姓中有“木”字,又为何不归于玉派,反归于金派?若不论性格、姓名而只论器物,尤三姐持雌锋自尽,为何又不归于金派?再从评语来看,“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湘云为何不可以是玉派?“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妙玉为何不可以横跨金玉二派?诸如此类,相反的证据比比皆是。所以,我认为书中根本没有什么金派、玉派之分


                      收起回复
                      11楼2020-10-12 23:01
                        如果要胡扯什么“金派女儿偏于世俗,更关注现实世界的人和事,玉派女儿脱俗,个人的人格特征更鲜明”,那么林黛玉热衷于“邀恩宠”、“独立名”,岂不是应该归于金派?而且探春立志于做一番事业,岂不也该归于金派?


                        收起回复
                        12楼2020-10-13 08:34
                            首先说西岭雪其实是个藏头露尾的钗黑黛鼠,以前我也转发过它的帖子。读了郑老师的文章以后,就发现西岭雪其实解读非常不到位,官红那一套陈词滥调,扭曲原著,就直接把它pia飞了。
                            至于它把女孩分什么金玉两派,也是十分牵强。上面郑老师已经驳得很全面很到位了,我再补充一点点
                            1.不说别人,先说探春和岫烟(得到绿玉佩),照它意思,探烟都是“玉”派,可是这两人都更欣赏、更亲近宝钗,对林耗子不感冒,凭啥强行分到“玉”派?
                            2.夏金桂除了脾气秉性和林耗子很像,它最自豪最看种的不是那个“桂”字吗?“桂花夏家”、不许别人叫“桂”、不许提“桂”,照西岭雪老巫婆的逻辑,夏金桂属于“木”系,和林耗子的草木同宗同属,和林耗子并列2朵姐妹花。
                            3.它瑞大爷,世界上的另一个林耗子(男版),何解?看“瑞”字含意:瑞本义指一种信物,通常用玉制成,其作用相当于印信,即古代的公章。——通常用“玉”制成,再加上和林耗子一样的风流相思病,妥妥的玉派男子,男版林耗子绝了。
                            4.根据动物属性分类:林耗子、王狗儿、多浑虫…都是一挂的。
                            5.最后再说一条,它所谓金派也是扯淡啦。宝钗宝钗,我记得脂批原文里是有“宝”这个字的(非繁体),底下是一个“玉”字,宝钗本来就是既有金又有玉,耗派嫉妒死也是没办法啦。


                          回复
                          13楼2020-10-13 12:17
                            还“金派女儿流于市俗的表现之一是沉于男女之肉欲,而玉派女儿则痴于儿女之真情”

                            春困发幽情、每日家情思睡昏昏、浑身火热面上作烧、一牡丹亭心不自主、当众给男人喂酒、当众吟出红娘小玉风月污臭、听了肉欲戏就如醉如痴站立不住的可是林耗子。——这拟玛是儿女之真情?贾瑞还踏马儿女之真情呢。
                            西岭雪老巫婆药店**吗?恨不得打烂它的鼠嘴。


                            收起回复
                            14楼2020-10-13 12:40
                              林黛玉分明热衷于“邀恩宠”、“独立名”,何尝有西岭雪等拥林派所吹嘘的“脱俗”?更可笑的是,西岭雪为了说金派“世俗”,把王熙凤、夏金桂也说成是金派。“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找金陵王”。按西岭雪的分类法,王熙凤分明该归于玉派,西岭雪又避而不谈了。至于书中人物之间的关系,王熙凤分明敌视宝钗,西岭雪却归之为金派。探春分明不屑于黛玉,而与宝钗亲近,西岭雪却归之为玉派。其实,从“聪明累”这个角度来说,林黛玉、王熙凤、秦可卿都是“聪明所误”


                              回复
                              15楼2020-10-13 1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