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吧 关注:2,857贴子:395,435
  • 0回复贴,共1

尊钗抑黛与钗黛合一的并行不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尊钗抑黛与钗黛合一的并行不悖

中华书局的《芙蓉小语》一文存在明显的思维误区。此文不满于李汝珍《镜花缘》将芙蓉贬为“花婢”的态度,试图从《红楼梦》中找出若干二美并举的例子,来强行论证所谓“在红楼体系中,芙蓉不输牡丹”的观点。但实际上,在脂评本原著原文中,“尊钗抑黛”与“钗黛合一”原本就是并行不悖的。举出若干有关钗黛合一的事例,并不足以否定作者尊钗抑黛之立场的存在。比如,第5回《金陵十二钗判词》将钗、黛合为一图一咏,脂批也说金陵十二钗之首为“薛林二冠”,这就是书中“钗黛合一”构思的体现。但第63回群芳抽取花名签,宝钗的牡丹签乃是“艳冠群芳”,且被注明“此为群芳之冠”。黛玉的芙蓉签却只是“风露清愁”,不仅没有被并列为“群芳之冠”且云“莫怨东风当自嗟”,且贬抑色彩明显。这就是书中“尊钗抑黛”的基本立场。同样地,脂砚斋一方面说“钗、玉名虽二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这是阐述《红楼梦》“钗黛合一”的主张。另一方面,又说宝钗“只以品行为先”、“高诸人百倍”,对黛玉则指“法术无边,口齿伶俐,机谋深远”十二字“暗为黛玉作评,讽的妙”,则又点明了作者尊钗抑黛的本意。而之所以“尊钗抑黛”与“钗黛合一”会在脂评本原著原文中并存,是因为两者是从不同角度说的。钗黛合一是着眼于宝钗、黛玉分别代表作者自身的一体两面而言。从角色分量来说,钗、黛是对称和并列的。尊钗抑黛则是着眼于作者的价值取向,因为曹、脂推崇的是宝钗所代表的愤世出世精神,批判的是黛玉的入世媚世倾向,所以尽管钗、黛都对宝玉的情感产生了重大影响,但宝玉最终的情感归宿仍然是宝钗。这就是脂砚斋所说的“钗、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钗与玉远中近,颦与玉近中远,是要紧两大股,不可粗心看过。”因此,中华书局的《芙蓉小语》一文试图用若干二美并举的例子,来否认《红楼梦》实际上更推崇牡丹的尊钗抑黛倾向,纯属挂一漏万。

比如,第7回写宝钗冷香丸配方,确实是“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确实是“秋芙蓉正与春牡丹相对”,但宝钗的象征却是牡丹,而非芙蓉。仅从冷香丸配方内部着眼,可以说牡丹与芙蓉不分轩轾。但从竞争宝钗象征花卉的角度来说,牡丹无疑又明显高于芙蓉。再如,黛玉芙蓉签固然注有:“自饮一杯,牡丹陪饮一杯。”提示作者钗黛合一的构想。但宝钗牡丹签却注明:“在席共贺一杯,此为群芳之冠,随意命人,不拘诗词雅谑,道一则以侑酒。”不仅明言牡丹才是“群芳之冠”,且强调她拥有可“随意命人”的花王盛德。这个待遇也明显是芙蓉所不具有的。中华书局的《芙蓉小语》一文选了一些古人诗句来论证芙蓉亦可别称为“秋牡丹”:“唤做牡丹何不可,高他一着见深秋”、“虽然谪在西风里,合作人间小牡丹”。但古人也同样有诗盛赞牡丹之美,强调芙蓉远不及牡丹。比如,罗隐《牡丹花诗》:“芍药与君为近侍,芙蓉何处避芳尘。”《红楼梦》中宝钗牡丹签上的“任是无情也动人”,恰恰就出自罗隐此诗。可见,曹雪芹固然认同芙蓉亦可别称为“秋牡丹”,但他也同样强调芙蓉其实不及牡丹。所谓“在红楼体系中,芙蓉不输牡丹”,这话远远不是确定无疑的。更准确的表述应该是,在红楼体系中,芙蓉的角色分量固然不输牡丹,但作者的价值取向却在于牡丹,而非芙蓉。这样来看,李汝珍《镜花缘》将芙蓉贬为“花婢”的态度,也根本不是什么“风流口孽”。因为“尊钗抑黛”与“钗黛合一”原本就是并存于《红楼梦》中的。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20-10-18 1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