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吧 关注:21,629贴子:69,218
  • 16回复贴,共1

【粗翻】图书馆窗边的杂谈——平装书挑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天
话说到处都没找到部分SS的熟肉只好自己翻译了(机翻+修改)
有错误的话还麻烦指出



距离上次翻译鸽了一段时间233,这次有空就传上来了(各位当做个人兴趣好了)


回复
1楼2020-10-19 12:57
    “水斗君,木薯奶茶在哪里卖呢?”
    “不行”
    “我什么都没说!”

    放学后,图书室的角落。
    对以体育坐(日文:体育座り,一种坐姿,属于行为动作,也是ACG次文化中的萌属性之一)姿势坐在窗边空调上的巨乳女、东头的愚蠢行为,我选择抢先出手。
    “只对自己的体型有自信的你,反正是受SNS之类的影响,用那种极端的方法(之前火的那个胸托奶茶)来喝木薯奶茶吧。有着与生俱来的的体型,即使你想要满足浅显的欲望,这也不过是你要做的空虚行为。所以在后悔之前放弃吧,你能得到的只是麻烦。”
    (译注:这段水平有限,下附原文「自分の体型にしか自信のない君のことだ、どうせSNSだかなんだかの影響を受けて、タピオカミルクティーをずぼら極まるやり方で飲もうと言うんだろう。生来の体型を嵩に着てイキり、浅ましくも承認欲求を満たそうという、いかにも君がやりそうな虚しい行為だ。後悔する前にやめておけ。それで君が得られるのはやっかみだけだ」)

    “为什么光是听到问卖木薯奶茶的地点,人格就被全否定了呢……还没人说想做奶茶挑战的说……”
    “那你不想做吗?”
    “我非常想做”

    东头把手臂伸到自己的胸前下方,猛地举起了两团肉。
    然后的是,她穿着的夏季毛衣变成了一张桌子似的。

    “你看你看!这不是放得下的吗?可以的吧!”
    “我知道了所以别再给我看啦。如果控告你性骚扰,我稳赢哦”
    “但是我不知道木薯奶茶在哪里卖,找起来很麻烦,排队也很麻烦……购买时要不要选纸包装的奶茶呢?”

    东头俯视着自己抬起的胸膛,烦恼地呻吟着“嗯--”。
    反正被撒到的衣服脏了“妈妈会生气的~……”——明明有这样变得泪眼汪汪的才能为什么却没有这样的学习能力呢?
    (译注:どうせ零して服を汚して『お母さんに怒られちゃいます~……』と涙目になるのがオチなのに、どうしてこう学習能力がないんだろう。)

    “……啊”
    “住手,什么也别想了”
    “这个,如果是文库本的话应该可以放上去呢。”

    我累了。别光想些没用的事。(译注:よくもそう、しょうもないことばかり思いつくな)

    东头抬起着胸对着我,
    “请帮我放一下。我的手腾不出空。“
    “嘛,如果是书的话,不用担心弄脏衣服吧。
    “《边界线上的地平线》可以吗?”
    “我做不到!拜托你挑除此之外的。”
    “那么《络新妇之理》还是《铁鼠之笼》……。
    “我知道京极夏彦!你想压垮我的胸部吗。”(译注:以上两本书都巨厚)


    回复
    2楼2020-10-19 12:58
      我以为这架飞机(译注:欧派啦)说不定可能,但小捉弄被发觉也是没办法的。
      我逛了圈图书室的书架,拔出厚度适中的文库本,回到窗边空调的地方。

      “然后呢?要做什么?”
      “因为我这么抬着欧派,请做出把封脊放在山谷里的感觉。”
      “要竖着放吗……”

      东头一边用贴在腰上的双臂抬起胸前的肉,一边稍微翘起后臀。
      如果变成这样的姿势,就算是男人也会骑上来吧(译注:??,原文“その体勢になったら男でも乗るだろと言いたかったが”),但现在还是先解决东头的请求吧。
      我把平装本轻轻地放在东头的胸前,就像放叠叠乐一样。
      文库本只有一点分量,轻飘飘地沉了下去。
      东头低下下巴看着自己的胸前,脸上稍稍变红地颤抖(译注:ぷるぷる,形容果冻一类的Q弹)。
      维持姿势似乎变得越来越艰难了。
      我一边慎重地检查文库本会不会滑落——一边迅速地抽出手。
      “唔……放上去了……!”
      “放上去了”
      “太冷淡了吧……!?”
      “不,我在想在这种状态下如何翻页。”
      “诶……”

      东头在后臀翘起的状态下静止了几秒钟,像是在窥视似的看着我,说道:
      “你……要翻吗?”
      “哦”
      “等一!下……啊——哇!?
      “啊哦”

      在东头失去姿势的同时,文库本从胸前滑落。
      我迅速伸出手,抓住了它。
      图书室的书是共有的财产,所以不能弄脏或受伤。
      东头则这样横倒在窗边的空调上。
      东头就这样躺着,对我投以谴责的视线。

      “……水斗同学,就算差点碰到我的胸部,也不会心跳加速吗?”
      听到闹别扭的声音,我眯着眼睛回答。

      “如果你会心动的话,那我也会”
      “……水斗你是个骗子。”

      东头露出一脸纠结的表情。
      怎么回事?简直就像是在说自己心跳加速啊。明明是你主动要求那样的行为,那一点都没有道理吧。
      横躺着的东头向我伸出双手。
      “拉我起来,水斗同学”
      “是……”
      “——嘿欸”
      “呜哇--!?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阅读。
      (译注:应该是东头把水斗也拉到了地上躺着读书)


      回复
      3楼2020-10-19 12: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10-19 14: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10-19 15:00
            一楼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10-19 15:59
              这是接着哪看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10-19 16:02



                回复
                8楼2020-10-19 16:08
                  LZ,麻烦善用一下贴吧的搜索机制,这篇企鹅已经翻译过啦
                  还有,如果你找不到的话,可以进群来问的:809456343


                  https://tieba.baidu.com/p/6229631238?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qqfriend&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1.4.8.0&st=1603096080&unique=1F58123F3E5CC80E6FC2AAD8734E0E80&red_tag=1699946808


                  收起回复
                  9楼2020-10-19 16:3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10-19 16:45
                      大佬辛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10-20 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