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吧 关注:2,857贴子:395,435
  • 23回复贴,共1

看够了耗子,不如我们来看一看各处钗友与兼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10-28 20:45
    打鬼小队出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10-28 21:21
      流澈up主,威武!
      希望郑老师或者吧里其他几位老师能够像她一样发视频。也希望吧友们能够声援各地的打鬼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10-28 21:26
        名言:犯我宝钗者,虽远必诛就是这位up说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10-28 21: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10-28 21: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10-28 21:34
              拥林派总是喜欢拿早就被驳烂了的诬钗谬论出来自欺欺人,笑死了


              回复
              8楼2020-10-28 21:38
                《论宝钗》第十九章:
                在关于宝钗结局的所有异说当中,最晚出现、观点也最为荒诞的则又莫过于所谓的“改嫁”贾雨村一说。这种说法产生于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是由吴世昌、朱淡文等一部分极端拥林派论者率先提出来的。这种说法的主要依据就是贾雨村的《咏怀一联》:
                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
                按小说交代,贾雨村其人,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胡州人氏。据此可知《咏怀一联》的下联明显是嵌入了贾雨村的表字。又加上脂砚斋在这个地方连续提示说:“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甲戌本第1回侧批)“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自是书中正眼。”(甲戌本第1回双行夹批)于是,吴世昌、朱淡文等人便自作聪明地认定,所谓的“钗于奁内待时飞”就意味着宝钗后来是“改嫁”了贾雨村。为增强自己观点的说服力,这些极端拥林派论者还煞有介事地进一步“论证”说:“薛宝钗与贾雨村在思想感情上有许多共同之处,他们在一起还可以共同谈讲些经济仕途的学问”云云。然而,诸如此类的说法,却实在是太过于荒谬了!即使在拥林派观点占主导地位的官方红学会内部,对于这种说法也是赞成的少,反对的多。在曹雪芹的脂评本原著中,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宝钗始终是以贾雨村为代表的这些世俗官僚的强烈抨击者和精神死敌。第32回,宝钗对贾雨村热衷于投机钻营的行为,给予过尖刻的讽刺:“这个客也没意思,这么热天,不在家里凉快,还跑些什么!”第38回,“薛蘅芜讽和螃蟹”,宝钗“借蟹讥权贵”,她所痛骂的也是贾雨村这种人。第42回,宝钗更向黛玉表示,如今那些读书做官的男人竟无一个好的,全都是“读了书倒更坏了”的小人。等于一竿子扫倒了当时所有读书做官的男子。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贾政,包括贾雨村。由此而言,宝钗与贾雨村之间不仅没有任何思想感情上的“共同之处”,反而在思想上和情感上处处表现出势如水火、冰炭不容的态势。这样截然对立的两个人又如何能够走到一起“共同谈讲些经济仕途的学问”呢?只怕宝钗见了贾雨村这种人就只有冷嘲热讽、誓死不从的份儿!这个姑且不去说它。单看《咏怀一联》的上联,以吴世昌、朱淡文等人为代表的这一部分极端拥林派论者就难以自圆其说。按,如果将下联“钗于奁内待时飞”强行解释为宝钗“改嫁”了贾雨村,那么,以同样的逻辑,上联“玉在匮中求善价”,又该作何解释呢?这个“玉”,显然不可能是指贾宝玉,因为宝玉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待价而沽”的思想。它只能是指渴求名利的林黛玉。而这是不是意味着林黛玉后来竟沦落风尘,在妓院里等待着嫖客出高价来“梳栊”她呢?或者,林黛玉在妓院里等着贾雨村或者孙绍祖一类的花心的赃官,来高价娶她回去做妾呢?更进一步,上联“求善价”的这个“价”字,原写作“價”,用拆字法解之,就是“贾”、“人”二字。“贾”又谐音为“假”。“善价”就是“善贾(假)人”也!这便更为巧妙地嵌入了贾雨村的姓氏及其品格、为人。试想一下,“贾化”者,“假话”也。“时飞”者,“实非”也。“胡州”者,“胡诌”也。天下还有谁比这位满口假话,尽说胡诌之言的贾雨村大人更加善于弄虚作假,更称得上是一位“善贾(假)人”呢?很显然,贾雨村的《咏怀一联》,不仅将宝钗的出场与这位贾知府挂上了钩,它也同样把黛玉的命运同这位善于弄虚作假、投机钻营的贾老师给栓在了一起!那么,这是否就意味着林黛玉后来嫁给了贾雨村呢?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学着吴世昌、朱淡文等人的样子,进一步论证说:林黛玉与贾雨村在思想感情上更有许多共同之处,而且二人还有师生之谊,林黛玉自己又成天念念不忘什么“邀恩宠”、“独立名”一类世俗荣耀,林黛玉嫁给贾雨村,他们岂不是更可以在一起共同谈讲些官场上投机邀宠的学问?为了避开这种显而易见的尴尬,吴世昌、朱淡文等人只好将上联中的“玉”字强行解释成贾宝玉,说是宝玉被关在狱神庙中,等着被人赎身。但这样一来,这些极端拥林派论者的解说就更加滑稽搞笑了。试想,若当真是一个人被关在狱中,等着被人赎走,他还会“求善价”么?他只会盼着赎金越低,越容易被人赎走,以求尽快恢复自由才对。哪里有求着、盼着自己的赎身价被狱方层层抬高的道理?另外一些极端拥林派见这种解释讲不通,于是又换了一种说法。他们倒是承认上联中的“玉”字是指林黛玉,却在“善价”二字上下功夫,试图将其解释为“善良的贾姓之人(即贾宝玉)”。但这种说法若是放到《红楼梦》的原文之中,也照样脱不了碰壁不通的结果。因为书中的贾雨村是绝不会将贾宝玉当做是什么“善良的贾姓之人”的。事实上,就在小说第2回中,作者即借贾雨村之口向读者交代了贾宝玉实为禀正、邪二气而生的本质:“在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于万万人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既然贾宝玉“在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同时又有“乖僻邪谬不近人情”的一面,在贾雨村的眼中,他又如何能是“善良的贾姓之人”?若硬要从“善良”的意义去解释这个“善贾人”,小说第9回中的那个族人贾兰(并非李纨之子贾兰,程高本改作“贾蓝”)不是比贾宝玉更有君子仁爱忍让之风吗?因此,作者是断不会将贾宝玉简单地定性为“善良的贾姓之人”的,即使要表现贾宝玉的善良的一面,他也断不会借贾雨村之口将其呼为“善贾”。故而,这些极端拥林派论者要想在诬蔑、贬损宝钗的同时,又使黛玉摆脱嫁给贾雨村的尴尬,这终究还是免不了会徒劳无功的。
                其实,只要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由贾雨村《咏怀一联》带来的这些困惑和疑虑,根本就不成其为问题。正如我们在本书第十八章里所分析指出的那样,曹雪芹在处理钗、黛初入贾府的时间问题上,原本就有一个升降陟黜的变化过程,即黛玉初入贾府的年龄,在早稿中是六岁,在今本中却被作者向后延迟了五、六年,变成了十一二岁的年纪;而宝钗的出场时间,也就是她随母、兄进入荣国府的时间,在早稿中是相当于现在第16回左右的位置,在今本中却被曹雪芹向前提早了大约十余回的篇幅,变成了第3回黛玉刚一进贾府,第4回宝钗一家就紧接着住进了梨香院。黛玉与宝钗的故事原来谈不上“紧接”,而今本中曹雪芹却巧妙地让贾雨村充当了这两条线索的集结点和穿针引线之人。在小说第2回,作者借贾雨村的贪污犯罪被革职,引出了林氏一族,并让贾雨村一路护送林黛玉进京。在小说第4回,作者又借贾雨村的起复上任,审理命案,引出了薛氏一家,并由此开启了宝钗进京的一段文字。可以说,《红楼梦》中的两位女主角——薛宝钗与林黛玉,都是由贾雨村这个人物引出,并“送”入荣国府的。从这个意义上讲,贾雨村正是宝玉与钗、黛的这两段情缘的“大媒人”!所谓“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其含义根本就不是什么钗、黛后来“嫁给”了贾雨村,而是说钗、黛均在深闺之中,静待着,甚至渴望着贾雨村的出现,来将她们送入贾府,同顽石(贾宝玉)相会并结缘!因此,脂砚斋才会对着贾雨村的这首《咏怀一联》大发感慨,连续批云:“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甲戌本第1回侧批)“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自是书中正眼。”(甲戌本第1回双行夹批)所谓“紧接”是指作者通过贾雨村将钗、黛二人的故事绾结在一起。所谓“前用”是指上联“玉在匮中求善价”在书中是用来构建“二玉合传”的。所谓“今用”是指下联“钗于奁内待时飞”在曹雪芹的今稿中是用来构建“二宝合传”的。而当初吴世昌、朱淡文等人丝毫不顾这两条脂批的完整文意,一心从诬蔑、诋毁宝钗的角度,炮制出所谓的“改嫁”一说,那恰恰是把钗、黛跟贾宝玉之间的“大媒人”,给误当成了她们未来的“丈夫”,那无疑是根本性地搞错了对象!


                回复
                9楼2020-10-28 21:39


                  回复
                  10楼2020-10-28 22:08
                    伪何初本抄袭吴世昌、朱淡文的所谓“改嫁”谬论,早就是被我们钗学批驳烂了的低级诬钗谎言!


                    收起回复
                    12楼2020-12-13 12:33
                      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12-21 08:37
                        车轱辘话一轮一轮的说,我已经说累了,但有些“黛粉”好像视而不见,字都白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1-22 21:30
                          批驳拥林派诬钗谬论,并不是为了向黛鼠说这些话,而是提醒普通读者不要受骗


                          回复
                          15楼2021-01-22 21:38


                            回复
                            16楼2021-01-22 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