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吧 关注:2,857贴子:395,437

王夫人应不应该跟贾母说晴雯的事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贾母图片镇楼


回复
1楼2020-12-03 10:50
    原先在红吧,总有人说王夫人用不正当手段驱逐晴雯,王夫人没有赶出晴雯的权利,王夫人欺骗了贾母,贾母如果得知一定会保下晴雯的,我都不知道这些人的自信是哪里来的


    收起回复
    2楼2020-12-03 10:51
      王夫人便往贾母处来省晨,见贾母喜欢,便趁便回道:“宝玉屋里有个晴雯,那个丫头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间,病不离身;我常见他比别人份外淘气,也懒;前日又病倒了十几天,叫大夫瞧,说是女儿痨,所以我就赶着叫他下去了。若养好了也不用叫他进来,就赏他家配人去也罢了。


      王夫人说晴雯病了,女儿痨,就让她出去了,病好了配人。


      回复
      3楼2020-12-03 10:52
        贾母听了,点头道:“这倒是正理,我也正想着如此呢。但晴雯那丫头我看他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谁知变了。”
        贾母认为晴雯长得美,伶俐,会针线,可以给宝玉使唤,谁知变了。



        贾母作为领导,这话的意思是:“晴雯这丫头,当初考察的时候还是个根红苗正的好苗子呢,谁知道就变了,究竟是形势迫人,还是她辜负了组织的信任,忘了初心。”


        回复
        4楼2020-12-03 10:52
          王夫人笑道:“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只怕他命里没造化,所以得了这个病。俗语又说:‘女大十八变。’况且有本事的人,未免就有些调歪。老太太还有什么不曾经验过的。三年前我也就留心这件事。先只取中了他,我便留心。冷眼看去,他色色虽比人强,只是不大沉重】


          王夫人回领导的话,得这么解读:“老太太你作为董事长,挑的人符合原则和程序。谁知道晴雯这丫头走上新的岗位后,就忘记了自己的根本,没有谦虚谨慎戒骄戒躁,风评差,当然也是晴雯同志现在还得了病,要病退了。”


          回复
          5楼2020-12-03 10:53
            所以我虚构了对话,假设王夫人要给贾母说实话,会怎样
            ******************************************************************************************************************
            贾母皱眉道:“晴雯那丫头素日是个要强的,却不是那起子不知进退的张狂人,横竖这里也没有别人,你且说来。”
            王夫人笑道:“老太太不生气,我就说了。”贾母笑道:“我岂有为这个生气的理,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王夫人便道:“晴雯在怡红院最是个掐尖要强的,总是打骂小丫头,嘴里说‘蹄子们欠收拾,给两针就好了’,小丫头子们最怕晴雯,见了晴雯,唬得像耗子见了猫。”
            贾母点首道:“她原比众人性急,这倒也罢了,毕竟那里及得上鸳鸯沉稳不拿大呢。”


            回复
            6楼2020-12-03 10:55
              王夫人忙道:“正是呢,若只是如此,我也不必来回老太太了。”贾母见这话有缘故,便笑道:“可又淘出什么故事不成?”
              王夫人又说:“老太太素知宝玉那孩子没个刚性的,晴雯一天不村他几句就不舒坦,有次跌折了扇子,宝玉才说她一句,她倒一车子的话,口口声声只道你回了太太撵我出去。把宝玉气得浑身乱战,脸都黄了,说就要撵她出去,晴雯便哭闹着说,我什么时候说要出去,我碰死了都不出这园子。老太太,我想着咱们家虽是待下人宽仁,但这样辖制主子的丫鬟却也少见。”


              回复
              7楼2020-12-03 10:55
                贾母闻言道,“你说的是,断没个下人顶撞主子的道理,这是她没个尊卑了,还有别的么。””
                王夫人重重叹口气道:“只怪我素日不理论,平日里与咱们家交好的迎来送往还不得闲,近日里大太太陪房跟我说她,我还不信,得了空一寻访,倒有好多人嫌她,说仗着宝玉,挑三唆四,天天作耗。前年腊月,这丫头病了,回了珠儿媳妇,珠儿媳妇说丫鬟按例要出去养病,恐过给姑娘们。结果她倒高声大嗓我那里就得瘟病了,离了这里,看你们都别头疼脑热的。硬是要留在宝玉房中将养。”
                贾母又道:“你且细细说来,料也不只这桩。”


                回复
                8楼2020-12-03 10:56
                  王夫人道:“按例小厨房预备园子里伙食,做好了分送各房,便是主子们偶然要个新鲜样儿,三丫头宝丫头还给柳家媳妇五百钱,就这个晴雯还有个叫芳官的,二三等丫头的谱比主子小姐还大,私自点菜,吃得比主子还好,别人气不过,都嚷出来了,其余丫头倒好,没见袭人麝月点过。”
                  贾母道:“原是她们错了,别人自然容不得。”
                  王夫人道:“老太太说好不好笑,这柳家的为什么巴巴地赶着晴雯芳官?”
                  贾母道:“可是许了那柳家的好处不成,你这一说我倒想起了,这回我查处的三个大头家,有一个就是那柳家的妹子,可见蛇鼠一窝。”


                  回复
                  9楼2020-12-03 10:56
                    王夫人道:“老太太最是圣明的,那柳家的原是指着晴雯芳官,把柳五儿弄进宝玉屋子当差呢。便是这次咱们查赌,柳家的央了晴雯芳官找宝玉说情,宝玉又是个糊涂孩子棉花耳朵。”
                    贾母道:“此次查赌原是我的主意,虽是让珠儿媳妇凤丫头三丫头面子上过不去,我倒怕她们沉心,以为我不满她们管家,尤其三丫头又是个外面安静心思极细的。”
                    王夫人听了,便扭头一看,鸳鸯知机,便带着琥珀等人退下,自己守在门外,不让人接近。


                    回复
                    10楼2020-12-03 10:57
                      贾母见王夫人郑重,心知有异。果然王夫人便将晴雯谎称宝玉被墙上跳下的人吓病了,和芳官闹得人尽皆知,园内灯笼火把,直闹了一夜,拷打上夜人等,以至惊动贾母查赌一事回明。
                      贾母沉吟不语,王夫人又道:“老太太快莫为这事生气了,身子要紧,查赌也是正事,只是不该说墙上跳下男人,倒让珠儿媳妇凤丫头三丫头没脸,我才赶着不让这事说出去,不然别人得生吞了这丫头。”
                      贾母道:“这丫头果然人大心大,不中留了。”
                      王夫人叹道:“主意是真大,节前我问她话,她说她不近宝玉不留心,我到底不放心,又兼家下不少婆娘来说,我便去宝玉屋子里查验,老太太您看,我去时她还睡在宝玉那炕上,病了这些天还不回家养着,可见全是搪塞欺瞒我呢。有桩旧事更可笑,说是林姑娘吃了晚饭去怡红院串门子,晴雯那天正和别的丫头拌嘴生气,假传宝玉的话说谁来了都不准开门,硬是让林姑娘站在门外哭呢,可怜见的。”


                      回复
                      11楼2020-12-03 10:57
                        贾母本动了真气,又听得不给黛玉开门,气得面如金纸,便道:“你做得很是,难道为个丫头把主子们都得罪了不成!”
                        贾母遂吩咐,晴雯病好了便嫁人罢了,也不必进来叩头谢恩。


                        回复
                        12楼2020-12-03 10:58
                          再有,某些人认为贾母最睿智最善良最有远见,讲真,我觉得有点奇怪,贾母是个富贵老太太,作者回目中定性为享福人,却也没看到她对下人有特别深的感情啊。
                          贾母的身份决定了她的思想,有句笑话叫屁股决定脑袋:)但是贾母坐在哪里呢,出身侯府,嫁给国公爷,统治阶级贵妇人,她所坐的位置决定了她的意识。


                          回复
                          13楼2020-12-03 11:00
                            试着列举贾母的几件事情

                            1、茜雪因未阻止李嬷嬷喝枫露茶,被醉酒的宝玉跳起来指着脸问,丢了茶杯泼了一裙子茶,此时宝玉还是跟着贾母住的,虽然袭人想息事宁人,但是贾母还是撵出了茜雪,因为直接撵出乳母不体面,通过此事,让李嬷嬷知趣地自动告老了,贾家对奶娘仁至义尽你说茜雪冤不冤?


                            收起回复
                            14楼2020-12-03 11:01
                              2、贾琏鲍二家的偷情事件,贾母定性,贾琏作为贵族少爷不过是馋嘴猫儿偷腥,应该理解,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理所当然嘛),不就这么回事。
                              又骂平儿"平儿那蹄子,素日我倒看他好,怎么暗地里这么坏。"如果不是尤氏等人说了公道话,老太太就给平儿盖棺定论了,对于鲍二家的,贾母只评价【脏的臭的】【那起淫妇】。




                              回复
                              15楼2020-12-03 11:0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