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吧 关注:2,856贴子:395,462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宝玉受诬下狱,好似晴空霹雳。宝钗毅然决然,深入暗无天日的黑牢,安慰、拯救丈夫,宛若无边苦海中的一位碾玉观音。运倒势败,大厦倾颓,昔日花团锦簇的玉堂金府,转眼化作绳床瓦灶的寒屋陋室。潦倒不通世务的贾宝玉,全靠薛宝钗勤苦于女红养活。共同的愤世思想、出世精神,让宝钗、宝玉在极其艰困的岁月中患难与共、鹣鲽情浓。宝钗腹中的小生命在悄悄孕育,手中的针黹活计正为她铺展开一片新天地。然而,更大的苦难厄运却又不期而至……彤云密布,白雪空茫。一向对宝钗敬爱有加、眷恋甚深的宝玉,却为何丢下姣妻、爱子,悬崖撒手而去?梵铃声中,酴醿梦香。见证了丈夫出家的终局,面对自己不得不孤独守节一世的悲苦命运,宝钗又为何依然是“虽离别亦能自安”,内心里充满了“睡足酴醿梦也香”的坦然和幸福?郑无极《白雪梵音薛宝钗传》首次以脂本宝钗为故事第一主角,严格依据脂评本对后三十回佚稿的提示进行撰稿,竭力还原曹雪芹原构思中宝钗的愤世出世形象,并以文学剧本的形式再现了脂评本《红楼梦》中宝钗引导宝玉出家的大结局。值得所有敬爱宝钗的红迷、钗迷一观。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https://weibo.com/1181464675/I2KsZpymK?type=comment#_rnd159627216804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895998576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056454685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178089520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35005593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67301747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52688722112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21-01-08 08:18
    哈!郑无极:《论宝钗》对于宝钗“艳冠群芳”的解析

    本文节录自郑无极《论宝钗》第十八章:

    由此,我们便可以回到本章的标题之上来统观全篇了。正如我们在本书前面各章里所反复指出的那样,早在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第8回中,作者即以一首标题诗的形式,对着读者发出了如下的告诫: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此处的“凤髓香”三字恰好点出了书中钗、玉二人的“金玉良姻”跟太虚幻境之间的联系。因为所谓“凤髓香”正好就是“麟髓之醅,凤乳之麯”的简称。在太虚幻境中,如此一种“清香甘冽,异乎寻常”的仙酒,就叫做“万艳同杯(悲)”。与此同时,在太虚幻境中,还焚烧有一种以“诸名山胜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的奇香,叫做“群芳髓”。此处,脂砚斋亦点明说:

    群芳髓可对冷香丸。(甲戌本第5回眉批)

    根据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以上正文和脂批,不管是“古鼎新烹凤髓香”与“万艳同杯(悲)”的相关,还是“冷香丸”与“群芳髓”的相对,曹、脂诸人的做法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将跟宝钗及其“金玉良姻”相关的象征物单独拿出来,同那些预示大观园群芳悲剧命运的意象作比较、作对照。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作者又为什么偏偏要将“群芳”、“万艳”一类的意象一再跟宝钗其人对应且又对立起来呢?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书中的答案也是明摆在那里的:因为在金陵十二钗中,以至于《红楼梦》全书中,宝钗是唯一成功地接受了癞僧、跛道之点化的女性人物。也只有她才能够以“虽离别亦自安”、“香可冷得,天下一切无比可冷”的安然与洒脱,坦然地直面惨淡的人生,并以坚强的意志战胜世间一切艰难困苦,将“群芳”们、“万艳”们手中的苦酒,转化为醇香浓烈的“琼浆”!而事实上,也惟其如此,“金娃”(薛宝钗)与“玉郎”(贾宝玉)的相配才能克服来自狭儒人格和世俗观念方面的重重障碍,从而体现出一种“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独特的爱情“风韵”!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楼2021-01-08 08:48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宝玉受诬下狱,好似晴空霹雳。宝钗毅然决然,深入暗无天日的黑牢,安慰、拯救丈夫,宛若无边苦海中的一位碾玉观音。运倒势败,大厦倾颓,昔日花团锦簇的玉堂金府,转眼化作绳床瓦灶的寒屋陋室。潦倒不通世务的贾宝玉,全靠薛宝钗勤苦于女红养活。共同的愤世思想、出世精神,让宝钗、宝玉在极其艰困的岁月中患难与共、鹣鲽情浓。宝钗腹中的小生命在悄悄孕育,手中的针黹活计正为她铺展开一片新天地。然而,更大的苦难厄运却又不期而至……彤云密布,白雪空茫。一向对宝钗敬爱有加、眷恋甚深的宝玉,却为何丢下姣妻、爱子,悬崖撒手而去?梵铃声中,酴醿梦香。见证了丈夫出家的终局,面对自己不得不孤独守节一世的悲苦命运,宝钗又为何依然是“虽离别亦能自安”,内心里充满了“睡足酴醿梦也香”的坦然和幸福?郑无极《白雪梵音薛宝钗传》首次以脂本宝钗为故事第一主角,严格依据脂评本对后三十回佚稿的提示进行撰稿,竭力还原曹雪芹原构思中宝钗的愤世出世形象,并以文学剧本的形式再现了脂评本《红楼梦》中宝钗引导宝玉出家的大结局。值得所有敬爱宝钗的红迷、钗迷一观。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https://weibo.com/1181464675/I2KsZpymK?type=comment#_rnd159627216804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895998576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056454685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178089520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35005593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67301747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52688722112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楼2021-01-08 08:48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宝玉受诬下狱,好似晴空霹雳。宝钗毅然决然,深入暗无天日的黑牢,安慰、拯救丈夫,宛若无边苦海中的一位碾玉观音。运倒势败,大厦倾颓,昔日花团锦簇的玉堂金府,转眼化作绳床瓦灶的寒屋陋室。潦倒不通世务的贾宝玉,全靠薛宝钗勤苦于女红养活。共同的愤世思想、出世精神,让宝钗、宝玉在极其艰困的岁月中患难与共、鹣鲽情浓。宝钗腹中的小生命在悄悄孕育,手中的针黹活计正为她铺展开一片新天地。然而,更大的苦难厄运却又不期而至……彤云密布,白雪空茫。一向对宝钗敬爱有加、眷恋甚深的宝玉,却为何丢下姣妻、爱子,悬崖撒手而去?梵铃声中,酴醿梦香。见证了丈夫出家的终局,面对自己不得不孤独守节一世的悲苦命运,宝钗又为何依然是“虽离别亦能自安”,内心里充满了“睡足酴醿梦也香”的坦然和幸福?郑无极《白雪梵音薛宝钗传》首次以脂本宝钗为故事第一主角,严格依据脂评本对后三十回佚稿的提示进行撰稿,竭力还原曹雪芹原构思中宝钗的愤世出世形象,并以文学剧本的形式再现了脂评本《红楼梦》中宝钗引导宝玉出家的大结局。值得所有敬爱宝钗的红迷、钗迷一观。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https://weibo.com/1181464675/I2KsZpymK?type=comment#_rnd159627216804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895998576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056454685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178089520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35005593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67301747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52688722112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4楼2021-01-10 18:00
          哈!郑无极:《论宝钗》对于宝钗“艳冠群芳”的解析

          本文节录自郑无极《论宝钗》第十八章:

          由此,我们便可以回到本章的标题之上来统观全篇了。正如我们在本书前面各章里所反复指出的那样,早在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第8回中,作者即以一首标题诗的形式,对着读者发出了如下的告诫: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此处的“凤髓香”三字恰好点出了书中钗、玉二人的“金玉良姻”跟太虚幻境之间的联系。因为所谓“凤髓香”正好就是“麟髓之醅,凤乳之麯”的简称。在太虚幻境中,如此一种“清香甘冽,异乎寻常”的仙酒,就叫做“万艳同杯(悲)”。与此同时,在太虚幻境中,还焚烧有一种以“诸名山胜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的奇香,叫做“群芳髓”。此处,脂砚斋亦点明说:

          群芳髓可对冷香丸。(甲戌本第5回眉批)

          根据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以上正文和脂批,不管是“古鼎新烹凤髓香”与“万艳同杯(悲)”的相关,还是“冷香丸”与“群芳髓”的相对,曹、脂诸人的做法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将跟宝钗及其“金玉良姻”相关的象征物单独拿出来,同那些预示大观园群芳悲剧命运的意象作比较、作对照。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作者又为什么偏偏要将“群芳”、“万艳”一类的意象一再跟宝钗其人对应且又对立起来呢?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书中的答案也是明摆在那里的:因为在金陵十二钗中,以至于《红楼梦》全书中,宝钗是唯一成功地接受了癞僧、跛道之点化的女性人物。也只有她才能够以“虽离别亦自安”、“香可冷得,天下一切无比可冷”的安然与洒脱,坦然地直面惨淡的人生,并以坚强的意志战胜世间一切艰难困苦,将“群芳”们、“万艳”们手中的苦酒,转化为醇香浓烈的“琼浆”!而事实上,也惟其如此,“金娃”(薛宝钗)与“玉郎”(贾宝玉)的相配才能克服来自狭儒人格和世俗观念方面的重重障碍,从而体现出一种“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独特的爱情“风韵”!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5楼2021-01-10 18:08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宝玉受诬下狱,好似晴空霹雳。宝钗毅然决然,深入暗无天日的黑牢,安慰、拯救丈夫,宛若无边苦海中的一位碾玉观音。运倒势败,大厦倾颓,昔日花团锦簇的玉堂金府,转眼化作绳床瓦灶的寒屋陋室。潦倒不通世务的贾宝玉,全靠薛宝钗勤苦于女红养活。共同的愤世思想、出世精神,让宝钗、宝玉在极其艰困的岁月中患难与共、鹣鲽情浓。宝钗腹中的小生命在悄悄孕育,手中的针黹活计正为她铺展开一片新天地。然而,更大的苦难厄运却又不期而至……彤云密布,白雪空茫。一向对宝钗敬爱有加、眷恋甚深的宝玉,却为何丢下姣妻、爱子,悬崖撒手而去?梵铃声中,酴醿梦香。见证了丈夫出家的终局,面对自己不得不孤独守节一世的悲苦命运,宝钗又为何依然是“虽离别亦能自安”,内心里充满了“睡足酴醿梦也香”的坦然和幸福?郑无极《白雪梵音薛宝钗传》首次以脂本宝钗为故事第一主角,严格依据脂评本对后三十回佚稿的提示进行撰稿,竭力还原曹雪芹原构思中宝钗的愤世出世形象,并以文学剧本的形式再现了脂评本《红楼梦》中宝钗引导宝玉出家的大结局。值得所有敬爱宝钗的红迷、钗迷一观。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https://weibo.com/1181464675/I2KsZpymK?type=comment#_rnd159627216804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895998576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056454685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178089520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35005593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67301747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52688722112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6楼2021-01-10 18:08
              哈!郑无极:《论宝钗》对于宝钗“艳冠群芳”的解析

              本文节录自郑无极《论宝钗》第十八章:

              由此,我们便可以回到本章的标题之上来统观全篇了。正如我们在本书前面各章里所反复指出的那样,早在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第8回中,作者即以一首标题诗的形式,对着读者发出了如下的告诫: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此处的“凤髓香”三字恰好点出了书中钗、玉二人的“金玉良姻”跟太虚幻境之间的联系。因为所谓“凤髓香”正好就是“麟髓之醅,凤乳之麯”的简称。在太虚幻境中,如此一种“清香甘冽,异乎寻常”的仙酒,就叫做“万艳同杯(悲)”。与此同时,在太虚幻境中,还焚烧有一种以“诸名山胜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的奇香,叫做“群芳髓”。此处,脂砚斋亦点明说:

              群芳髓可对冷香丸。(甲戌本第5回眉批)

              根据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以上正文和脂批,不管是“古鼎新烹凤髓香”与“万艳同杯(悲)”的相关,还是“冷香丸”与“群芳髓”的相对,曹、脂诸人的做法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将跟宝钗及其“金玉良姻”相关的象征物单独拿出来,同那些预示大观园群芳悲剧命运的意象作比较、作对照。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作者又为什么偏偏要将“群芳”、“万艳”一类的意象一再跟宝钗其人对应且又对立起来呢?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书中的答案也是明摆在那里的:因为在金陵十二钗中,以至于《红楼梦》全书中,宝钗是唯一成功地接受了癞僧、跛道之点化的女性人物。也只有她才能够以“虽离别亦自安”、“香可冷得,天下一切无比可冷”的安然与洒脱,坦然地直面惨淡的人生,并以坚强的意志战胜世间一切艰难困苦,将“群芳”们、“万艳”们手中的苦酒,转化为醇香浓烈的“琼浆”!而事实上,也惟其如此,“金娃”(薛宝钗)与“玉郎”(贾宝玉)的相配才能克服来自狭儒人格和世俗观念方面的重重障碍,从而体现出一种“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独特的爱情“风韵”!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7楼2021-01-11 08:38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宝玉受诬下狱,好似晴空霹雳。宝钗毅然决然,深入暗无天日的黑牢,安慰、拯救丈夫,宛若无边苦海中的一位碾玉观音。运倒势败,大厦倾颓,昔日花团锦簇的玉堂金府,转眼化作绳床瓦灶的寒屋陋室。潦倒不通世务的贾宝玉,全靠薛宝钗勤苦于女红养活。共同的愤世思想、出世精神,让宝钗、宝玉在极其艰困的岁月中患难与共、鹣鲽情浓。宝钗腹中的小生命在悄悄孕育,手中的针黹活计正为她铺展开一片新天地。然而,更大的苦难厄运却又不期而至……彤云密布,白雪空茫。一向对宝钗敬爱有加、眷恋甚深的宝玉,却为何丢下姣妻、爱子,悬崖撒手而去?梵铃声中,酴醿梦香。见证了丈夫出家的终局,面对自己不得不孤独守节一世的悲苦命运,宝钗又为何依然是“虽离别亦能自安”,内心里充满了“睡足酴醿梦也香”的坦然和幸福?郑无极《白雪梵音薛宝钗传》首次以脂本宝钗为故事第一主角,严格依据脂评本对后三十回佚稿的提示进行撰稿,竭力还原曹雪芹原构思中宝钗的愤世出世形象,并以文学剧本的形式再现了脂评本《红楼梦》中宝钗引导宝玉出家的大结局。值得所有敬爱宝钗的红迷、钗迷一观。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https://weibo.com/1181464675/I2KsZpymK?type=comment#_rnd159627216804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895998576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056454685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178089520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35005593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67301747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52688722112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8楼2021-01-11 08:38
                  哈!郑无极:《论宝钗》对于宝钗“艳冠群芳”的解析

                  本文节录自郑无极《论宝钗》第十八章:

                  由此,我们便可以回到本章的标题之上来统观全篇了。正如我们在本书前面各章里所反复指出的那样,早在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第8回中,作者即以一首标题诗的形式,对着读者发出了如下的告诫: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此处的“凤髓香”三字恰好点出了书中钗、玉二人的“金玉良姻”跟太虚幻境之间的联系。因为所谓“凤髓香”正好就是“麟髓之醅,凤乳之麯”的简称。在太虚幻境中,如此一种“清香甘冽,异乎寻常”的仙酒,就叫做“万艳同杯(悲)”。与此同时,在太虚幻境中,还焚烧有一种以“诸名山胜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的奇香,叫做“群芳髓”。此处,脂砚斋亦点明说:

                  群芳髓可对冷香丸。(甲戌本第5回眉批)

                  根据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以上正文和脂批,不管是“古鼎新烹凤髓香”与“万艳同杯(悲)”的相关,还是“冷香丸”与“群芳髓”的相对,曹、脂诸人的做法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将跟宝钗及其“金玉良姻”相关的象征物单独拿出来,同那些预示大观园群芳悲剧命运的意象作比较、作对照。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作者又为什么偏偏要将“群芳”、“万艳”一类的意象一再跟宝钗其人对应且又对立起来呢?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书中的答案也是明摆在那里的:因为在金陵十二钗中,以至于《红楼梦》全书中,宝钗是唯一成功地接受了癞僧、跛道之点化的女性人物。也只有她才能够以“虽离别亦自安”、“香可冷得,天下一切无比可冷”的安然与洒脱,坦然地直面惨淡的人生,并以坚强的意志战胜世间一切艰难困苦,将“群芳”们、“万艳”们手中的苦酒,转化为醇香浓烈的“琼浆”!而事实上,也惟其如此,“金娃”(薛宝钗)与“玉郎”(贾宝玉)的相配才能克服来自狭儒人格和世俗观念方面的重重障碍,从而体现出一种“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独特的爱情“风韵”!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9楼2021-01-12 08:48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宝玉受诬下狱,好似晴空霹雳。宝钗毅然决然,深入暗无天日的黑牢,安慰、拯救丈夫,宛若无边苦海中的一位碾玉观音。运倒势败,大厦倾颓,昔日花团锦簇的玉堂金府,转眼化作绳床瓦灶的寒屋陋室。潦倒不通世务的贾宝玉,全靠薛宝钗勤苦于女红养活。共同的愤世思想、出世精神,让宝钗、宝玉在极其艰困的岁月中患难与共、鹣鲽情浓。宝钗腹中的小生命在悄悄孕育,手中的针黹活计正为她铺展开一片新天地。然而,更大的苦难厄运却又不期而至……彤云密布,白雪空茫。一向对宝钗敬爱有加、眷恋甚深的宝玉,却为何丢下姣妻、爱子,悬崖撒手而去?梵铃声中,酴醿梦香。见证了丈夫出家的终局,面对自己不得不孤独守节一世的悲苦命运,宝钗又为何依然是“虽离别亦能自安”,内心里充满了“睡足酴醿梦也香”的坦然和幸福?郑无极《白雪梵音薛宝钗传》首次以脂本宝钗为故事第一主角,严格依据脂评本对后三十回佚稿的提示进行撰稿,竭力还原曹雪芹原构思中宝钗的愤世出世形象,并以文学剧本的形式再现了脂评本《红楼梦》中宝钗引导宝玉出家的大结局。值得所有敬爱宝钗的红迷、钗迷一观。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https://weibo.com/1181464675/I2KsZpymK?type=comment#_rnd159627216804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895998576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056454685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178089520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35005593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67301747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52688722112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0楼2021-01-12 08:48
                      哈!郑无极:《论宝钗》对于宝钗“艳冠群芳”的解析

                      本文节录自郑无极《论宝钗》第十八章:

                      由此,我们便可以回到本章的标题之上来统观全篇了。正如我们在本书前面各章里所反复指出的那样,早在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第8回中,作者即以一首标题诗的形式,对着读者发出了如下的告诫: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此处的“凤髓香”三字恰好点出了书中钗、玉二人的“金玉良姻”跟太虚幻境之间的联系。因为所谓“凤髓香”正好就是“麟髓之醅,凤乳之麯”的简称。在太虚幻境中,如此一种“清香甘冽,异乎寻常”的仙酒,就叫做“万艳同杯(悲)”。与此同时,在太虚幻境中,还焚烧有一种以“诸名山胜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的奇香,叫做“群芳髓”。此处,脂砚斋亦点明说:

                      群芳髓可对冷香丸。(甲戌本第5回眉批)

                      根据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以上正文和脂批,不管是“古鼎新烹凤髓香”与“万艳同杯(悲)”的相关,还是“冷香丸”与“群芳髓”的相对,曹、脂诸人的做法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将跟宝钗及其“金玉良姻”相关的象征物单独拿出来,同那些预示大观园群芳悲剧命运的意象作比较、作对照。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作者又为什么偏偏要将“群芳”、“万艳”一类的意象一再跟宝钗其人对应且又对立起来呢?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书中的答案也是明摆在那里的:因为在金陵十二钗中,以至于《红楼梦》全书中,宝钗是唯一成功地接受了癞僧、跛道之点化的女性人物。也只有她才能够以“虽离别亦自安”、“香可冷得,天下一切无比可冷”的安然与洒脱,坦然地直面惨淡的人生,并以坚强的意志战胜世间一切艰难困苦,将“群芳”们、“万艳”们手中的苦酒,转化为醇香浓烈的“琼浆”!而事实上,也惟其如此,“金娃”(薛宝钗)与“玉郎”(贾宝玉)的相配才能克服来自狭儒人格和世俗观念方面的重重障碍,从而体现出一种“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独特的爱情“风韵”!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1楼2021-01-13 08:38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宝玉受诬下狱,好似晴空霹雳。宝钗毅然决然,深入暗无天日的黑牢,安慰、拯救丈夫,宛若无边苦海中的一位碾玉观音。运倒势败,大厦倾颓,昔日花团锦簇的玉堂金府,转眼化作绳床瓦灶的寒屋陋室。潦倒不通世务的贾宝玉,全靠薛宝钗勤苦于女红养活。共同的愤世思想、出世精神,让宝钗、宝玉在极其艰困的岁月中患难与共、鹣鲽情浓。宝钗腹中的小生命在悄悄孕育,手中的针黹活计正为她铺展开一片新天地。然而,更大的苦难厄运却又不期而至……彤云密布,白雪空茫。一向对宝钗敬爱有加、眷恋甚深的宝玉,却为何丢下姣妻、爱子,悬崖撒手而去?梵铃声中,酴醿梦香。见证了丈夫出家的终局,面对自己不得不孤独守节一世的悲苦命运,宝钗又为何依然是“虽离别亦能自安”,内心里充满了“睡足酴醿梦也香”的坦然和幸福?郑无极《白雪梵音薛宝钗传》首次以脂本宝钗为故事第一主角,严格依据脂评本对后三十回佚稿的提示进行撰稿,竭力还原曹雪芹原构思中宝钗的愤世出世形象,并以文学剧本的形式再现了脂评本《红楼梦》中宝钗引导宝玉出家的大结局。值得所有敬爱宝钗的红迷、钗迷一观。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https://weibo.com/1181464675/I2KsZpymK?type=comment#_rnd159627216804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895998576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056454685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178089520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35005593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67301747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52688722112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2楼2021-01-13 08:38
                          哈!郑无极:《论宝钗》对于宝钗“艳冠群芳”的解析

                          本文节录自郑无极《论宝钗》第十八章:

                          由此,我们便可以回到本章的标题之上来统观全篇了。正如我们在本书前面各章里所反复指出的那样,早在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第8回中,作者即以一首标题诗的形式,对着读者发出了如下的告诫: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此处的“凤髓香”三字恰好点出了书中钗、玉二人的“金玉良姻”跟太虚幻境之间的联系。因为所谓“凤髓香”正好就是“麟髓之醅,凤乳之麯”的简称。在太虚幻境中,如此一种“清香甘冽,异乎寻常”的仙酒,就叫做“万艳同杯(悲)”。与此同时,在太虚幻境中,还焚烧有一种以“诸名山胜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的奇香,叫做“群芳髓”。此处,脂砚斋亦点明说:

                          群芳髓可对冷香丸。(甲戌本第5回眉批)

                          根据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以上正文和脂批,不管是“古鼎新烹凤髓香”与“万艳同杯(悲)”的相关,还是“冷香丸”与“群芳髓”的相对,曹、脂诸人的做法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将跟宝钗及其“金玉良姻”相关的象征物单独拿出来,同那些预示大观园群芳悲剧命运的意象作比较、作对照。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作者又为什么偏偏要将“群芳”、“万艳”一类的意象一再跟宝钗其人对应且又对立起来呢?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书中的答案也是明摆在那里的:因为在金陵十二钗中,以至于《红楼梦》全书中,宝钗是唯一成功地接受了癞僧、跛道之点化的女性人物。也只有她才能够以“虽离别亦自安”、“香可冷得,天下一切无比可冷”的安然与洒脱,坦然地直面惨淡的人生,并以坚强的意志战胜世间一切艰难困苦,将“群芳”们、“万艳”们手中的苦酒,转化为醇香浓烈的“琼浆”!而事实上,也惟其如此,“金娃”(薛宝钗)与“玉郎”(贾宝玉)的相配才能克服来自狭儒人格和世俗观念方面的重重障碍,从而体现出一种“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独特的爱情“风韵”!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3楼2021-01-14 08:28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宝玉受诬下狱,好似晴空霹雳。宝钗毅然决然,深入暗无天日的黑牢,安慰、拯救丈夫,宛若无边苦海中的一位碾玉观音。运倒势败,大厦倾颓,昔日花团锦簇的玉堂金府,转眼化作绳床瓦灶的寒屋陋室。潦倒不通世务的贾宝玉,全靠薛宝钗勤苦于女红养活。共同的愤世思想、出世精神,让宝钗、宝玉在极其艰困的岁月中患难与共、鹣鲽情浓。宝钗腹中的小生命在悄悄孕育,手中的针黹活计正为她铺展开一片新天地。然而,更大的苦难厄运却又不期而至……彤云密布,白雪空茫。一向对宝钗敬爱有加、眷恋甚深的宝玉,却为何丢下姣妻、爱子,悬崖撒手而去?梵铃声中,酴醿梦香。见证了丈夫出家的终局,面对自己不得不孤独守节一世的悲苦命运,宝钗又为何依然是“虽离别亦能自安”,内心里充满了“睡足酴醿梦也香”的坦然和幸福?郑无极《白雪梵音薛宝钗传》首次以脂本宝钗为故事第一主角,严格依据脂评本对后三十回佚稿的提示进行撰稿,竭力还原曹雪芹原构思中宝钗的愤世出世形象,并以文学剧本的形式再现了脂评本《红楼梦》中宝钗引导宝玉出家的大结局。值得所有敬爱宝钗的红迷、钗迷一观。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https://weibo.com/1181464675/I2KsZpymK?type=comment#_rnd159627216804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895998576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056454685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178089520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35005593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49673017478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06552688722112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4楼2021-01-14 08:28
                              哈!郑无极:《论宝钗》对于宝钗“艳冠群芳”的解析

                              本文节录自郑无极《论宝钗》第十八章:

                              由此,我们便可以回到本章的标题之上来统观全篇了。正如我们在本书前面各章里所反复指出的那样,早在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第8回中,作者即以一首标题诗的形式,对着读者发出了如下的告诫: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此处的“凤髓香”三字恰好点出了书中钗、玉二人的“金玉良姻”跟太虚幻境之间的联系。因为所谓“凤髓香”正好就是“麟髓之醅,凤乳之麯”的简称。在太虚幻境中,如此一种“清香甘冽,异乎寻常”的仙酒,就叫做“万艳同杯(悲)”。与此同时,在太虚幻境中,还焚烧有一种以“诸名山胜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的奇香,叫做“群芳髓”。此处,脂砚斋亦点明说:

                              群芳髓可对冷香丸。(甲戌本第5回眉批)

                              根据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以上正文和脂批,不管是“古鼎新烹凤髓香”与“万艳同杯(悲)”的相关,还是“冷香丸”与“群芳髓”的相对,曹、脂诸人的做法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将跟宝钗及其“金玉良姻”相关的象征物单独拿出来,同那些预示大观园群芳悲剧命运的意象作比较、作对照。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作者又为什么偏偏要将“群芳”、“万艳”一类的意象一再跟宝钗其人对应且又对立起来呢?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书中的答案也是明摆在那里的:因为在金陵十二钗中,以至于《红楼梦》全书中,宝钗是唯一成功地接受了癞僧、跛道之点化的女性人物。也只有她才能够以“虽离别亦自安”、“香可冷得,天下一切无比可冷”的安然与洒脱,坦然地直面惨淡的人生,并以坚强的意志战胜世间一切艰难困苦,将“群芳”们、“万艳”们手中的苦酒,转化为醇香浓烈的“琼浆”!而事实上,也惟其如此,“金娃”(薛宝钗)与“玉郎”(贾宝玉)的相配才能克服来自狭儒人格和世俗观念方面的重重障碍,从而体现出一种“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独特的爱情“风韵”!

                              (配图:川剧《薛宝钗》,王玉梅 饰 薛宝钗)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5楼2021-01-15 08:3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