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组吧 关注:1,243贴子:2,929
  • 9回复贴,共1

【转帖】 【米+日耳曼/米加白骨】我的街坊我的街(死蠢+架空+下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黑塔利亚吧里的欢乐死蠢文,白骨戏份挺多的
2L放文


回复
1楼2010-05-05 22:27
    布拉金斯基一家住在很五四街182号,家里是开运输公司的。
    这天伊万看着解放牌大卡车打算在出发之前例行地去找片警玩玩,车刚开到路口就看到片警和他旁边那个看不清的人【据说是他的弟弟】朝着这边走过来,而且还没有发现那辆每天都和他上演街头生死对抗的大卡车在前面。
    然后伊万面带微笑饶有兴致地看着『土豆篮子』三楼飞下来一只仙人球,砸在了片警引以为傲的下半身上。
    嗯,肯定很疼呢☆
    伊万一边习惯性地发出库洛库洛的声音外加散发病娇气场,打了方向盘哼着喀秋莎走了,一路上哼着有点走调的歌顺便在心里默默诅咒了琼斯警官变成M体质然后硬不起来硬不起来硬不起来☆
    于是阿尔弗雷德真的被河蟹了。



    弗朗西斯·班弗莱,一个和日!不落幼儿园园长有着前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的点心铺老板。
    这天晚上他例行晚间散步然后拐到了很五四街的250号门口,在人家卧室的窗子下面蹲了两个半钟头,最后只听到这样的一段对话:
    “马修等一下啊啊啊不是那个样子的!!!”
    “怎么等啊这个没法等的!!!给我躺下!!!”
    “我可是清白之躯!”
    “你清白个屁!!!赶紧给老子躺下!!!”
    弗朗西斯做出一个—O—的表情。
    “呜哇哇哇马修你不能这样HERO的【哔——】被仙人球砸到了还站起来了这件事要是被走漏出去我就别想再出门啦!”
    “没那么严重!不就是个仙人球!”
    “你试试啊!你的重要部位要是被仙人球砸到怎么办!那老爷子超有力气的!”
    “我管你砸的哪里赶快给我躺下!我拿着酒精等你三个小时了你连个裤子都没脱下来!”
    弗朗西斯的—O—表情持续保持中。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他使劲地听着有没有悉悉索索嗯嗯啊啊咕啾咕啾之类的声音。然而三分钟后,阿尔弗雷德开始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完蛋啦啊啊他没反应啦啊啊啊!!!!!!!!!”他一把捞过马修狠狠抱着他飙泪,“怎么办马修啊啊啊啊啊啊HERO我不行啦你以后要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
    马修表示,他的鸭梨很大。
    弗朗西斯在窗下唏嘘这是哪个老爷子这么有能力能把继承了日!不落幼儿园教育思想精髓的唯一一个优等生搞成不举,这真是一个伟大的老爷子啊!
    于是他第二天就兴冲冲地找吉尔伯特八卦去了,但是很明显的,那是他家的老爷子,而且正在和受害人促膝长谈【?】。
    “喂?”
    “园长麻烦你来一下,”吉尔伯特边掏耳朵边打电话,“弗兰克被琼斯揍了——嗯,你不来他就死了。”
    “让他死吧。”日!不落幼儿园园长回答道。




    日/耳/曼胃痛,十分胃痛。
    世界英雄【自称】片警阿尔弗雷德·F·琼斯,泪眼汪汪地跑进来问他拯救最重要的地方的事情,他刚想说“难道你的生活是用下半身支配的吗你的幼年教育是怎样的糟糕啊”的时候,弗朗西斯来了,阿尔弗雷德将他一顿胖揍之后又坐回沙发上开始忧虑自己以后的【哔——】福生活,然后对面的罗/马又跑到楼下拿着鲁特琴自弹自唱了。
    日/耳/曼随手抄了个土豆扔了下去,阿尔弗雷德惊恐地看着这一幕,他感觉就罗/马基酱的反应来看,这位老爷子【妈的他看上去比自己都年轻】的臂力已经赶超了全职明星赛的王牌投手。
    “老爷子……”他颤抖着开口,“您以前是干什么的?”
    日耳曼没有回答,转过头看着阿尔弗雷德,绿眼睛很漂亮但是那气势和外表呈反比超级爷们。
    琼斯片警在与日耳曼目光相交的一瞬间,条件反射地捂住了下【度】体。



    罗/马顶着一个土豆躺在人行道上,半清醒地想着日/耳/曼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一个土豆的杀伤力都这么大不愧是干过【哔——】的


    回复
    4楼2010-05-06 10:56
      吉尔伯特正眼泪汪汪地往他的宝贝仙人球上缠了一圈一圈的绷带,旁边阿尔弗雷德趴在一旁做死鱼状。痛心疾首的吉尔伯特指着片警大喊:“肥啾!过去把那家伙戳成漏勺!!!”
      日/耳/曼进门的时候半死不活的阿尔弗雷德的脑门上正盘旋着一只圆滚滚的小黄鸟,用力戳着他的脑壳——他屁丨股上还插着仙人球的刺呢吉尔伯特干嘛去了!
      那一天下午,一个温暖的午后,吉尔伯特将重伤的仙人球摆在三楼的窗台上让它晒晒太阳,阿尔弗雷德正从那里和日/耳/曼探讨怎么才能重振琼斯片警的雄风,路德维希给他们端了杯茶来,这时候对门罗/马的孙子抱着番茄就上来了。
      “土豆混丨蛋啊啊啊啊你还我弟弟啊啊啊啊就算他是个白丨痴笨蛋废柴你也不能拐走他啊啊啊啊——”
      番茄无差别向房间的各个角落飞去,等到来送货的安东尼奥上来把人拖走【虽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是安东尼奥】,房间里已经糊满了烂番茄,诡异得如同凶/杀现场。
      就在番茄开花红艳艳红色液体满天飞的时候,阿尔弗雷德·F·琼斯,很五四街区片警,为了躲避横冲直撞的番茄,一屁【度】股坐上了离门口最远的窗台……

      吉尔伯特捧着濒死的仙人球细数着少了多少根刺,阿尔弗雷德在沙发上挺尸中。

      日/耳/曼是见过世面的大人物,他很冷静地把琼斯片警屁丨股上的刺拔了下来——这原本是吉尔伯特的活但现在他想杀了他滋补那个已经四分之三死的仙人球——,然后扒下了他的裤子,很冷静地面对这个受尽磨难的屁丨股——前面以及后面。
      “吉尔,别数了,”日/耳/曼回头说到,“刺给你。回去安上吧。”
      “……这个要怎么安上啊老爷子!!!!!!!”
      日/耳/曼装作没听见,继续检查那个应该被打上马赛克的满屁【度】股伤。阿尔弗雷德趴在那里捂住了眼睛:“老爷子拜托你赶快吧,本HERO的名声就快没有了。”
      “据我所知,你从未有过。”老爷子冷静地回答——刚刚就是日/耳/曼老爷子【虽然他长得太漂亮了】用一只手把坐在仙人球上面目扭曲直翻白眼手脚凌空胡乱挥舞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拎了下来,“能坐到仙人球上面,你的智商和你的名声呈正比,再晚点你的屁【度】股里就要塞个仙人球了。”
      阿尔弗雷德绝望地捂住了眼:“我又不是那个女装店的老板!”
      日耳曼翻了个白眼,继续给那些仙人球扎出的洞洞消毒涂药,闭着眼睛的阿尔弗雷德心想他的手有点凉掌心指尖有些硬硬的茧但是摸【划掉】在他的屁丨股上【/划掉】起来别的舒服呢呢呢~~~~~~~~~~~~
      就在琼斯片警心猿意马的时候,他的手停住了。
      “嗯?”他抬起了头,马修·威廉姆斯的脸比之前日/耳/曼的脸还黑,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估计恨不得把他拧巴拧巴直接喂给家里的熊二郎当夜宵了。
      “阿尔弗雷德·F·琼斯……”马修的声音很低,他甚至愤怒地开始颤抖,“你居然……你居然……”
      “不是啊啊啊啊啊马修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啊啊啊啊啊你要相信我啊啊啊啊啊啊!!!!!!!!!”阿尔弗雷德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他没有穿裤子什么的包括内【度】裤,正面面对着马修,他弟弟的脸腾一下红了。
      “你你你你你——你这个笨蛋啊啊啊啊啊我以为你平时够蠢了没想到你还会更蠢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来!!!”
      “本HERO什么都没做啊啊啊啊我就是想了一下而已本HERO是属于你的啊啊啊啊啊啊——”
      “你看还没做!!!!看你屁【度】股上的那根刺!!!罗德里赫先生给我打电话我还不信呢!!!有谁会为了躲番茄坐到仙人球上啊???!!!”
      “………………”
      “你没话可说了吧?!”
      “什么啊我还以为马修你说的是老爷子——”
      接着日/耳/曼的脸就黑了。
      马修低下头,一下子稳稳盯到了阿尔弗雷德那好像站起来一半的,男人伟大的地方。
      “阿尔,你真色【度】情。”
      “你还说我!哪一天你不是【哔——】的——”
      接着他的头顶上方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我怎么了?”
      阿尔弗雷德在那一刻拜了古今中外的八百万神明。



      阿尔弗雷德·F·琼斯,很五四街区片警,伟大的HERO,目前正站在人生中重大的交叉点。
      日/耳/曼当着马修的面把他按到了,还是撅着屁【度】股趴在那里,一瞬间HERO警报大作,他从来没想到他也有被攻的一天——老爷子把手伸到了下面,他的后面——
      然后日/耳/曼拔出了一根坚硬的仙人球刺。
      “老爷子……”阿尔弗雷德看着那根之前扎在他后面的刺说到,“您以前是干什么的……”
      “……种地的。”
      ——这是赤裸裸的谎言啊啊啊啊!!!!!!!阿尔弗雷德在内心深处呐喊,这是有人拉了拉他的胳膊。
      “阿尔,”马修指指下面,“那个……你要自己解决吗?”
      阿尔弗雷德低头一看刚才变得生龙活虎的自家小弟,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你问日/耳/曼以前干啥的啊?”罗/马在喝了一打啤酒后打了个嗝,“他啊,以前姑且算是是玩拳击的。”
      弗朗西斯心想,原来还有“姑且算是”这样一个职业啊。


      回复
      5楼2010-05-06 10:57
        如果这个故事就这么下去阿尔弗雷德一辈子也摆脱不了只有M的时候才能站起来的悲惨命运一辈子也医治不好了,这个故事就该改名叫《阿尔弗雷德不举的日子》了。然而所幸的是,他家隔壁还住着一个传说中的男人——街道居委会主任王耀。
        那一天半夜,马修拖着屁【度】股上缠着里三层外三层绷带的阿尔弗雷德去敲对门王家的门,街道主任揉着眼睛一边抱怨着你们搅人清梦一边把两个人——虽然在他看来是一个人加一只熊——带进了屋子。
        “你们大半夜的来干什么?”主任喝了一杯热茶醒醒脑子,“哟琼斯警官,几天不见你的屁【度】股又胖了很多啊。”
        阿尔弗雷德面色铁青地拉开那条肥大的免裆裤,从里面拽出来一个靠垫。
        “我就说让你少吃点那些垃圾食品,像你这样吃不饱的就应该找些压饿的东西吃阿鲁。”王耀摸着下巴看着那个缠了绷带的屁【度】股,“很严重阿鲁,你这是干什么搞的?局里新的训练项目?”
        “解决家庭和邻里纠纷弄的。”阿尔弗雷德斜眼看着王耀。
        “别这么看着我阿鲁,你弟弟知道我手里的病人包好,怎么说我家以前也是开医馆的阿鲁。”王耀把绷带解开,“哟你这可厉害阿鲁,被什么伤到的?暴雨梨花针?”
        “你弟弟上个月送给吉尔伯特的仙人球。”
        “这就怪了阿鲁,你没事往那上面坐干什么阿鲁。”
        “这还用说吗?!履行HERO的义务!维护世界和平!!为此本HERO在躲避敌人的攻击中光荣受伤!!!”
        “我说,”王耀偏头小声问马修,“他这是在哪里摔坏了?”
        “今天安东尼奥他媳妇拿西红柿砸一屋子人来着。”
        “为了躲西红柿坐在仙人球上了?”
        “嗯。”马修担忧地摸摸鼻子,“主任,你先找对我的位置好吗?”
        “哦原来你在这边阿鲁。”王耀立刻回过头去,“你下回考虑一下带他去看看脑子吧阿鲁,我觉得他的脑子比他的比屁股更严重阿鲁。”
        敷过药后,马修把那个靠垫塞回阿尔的裤子里,整个过程中他都面色铁青一言不发,怒视着那个街道主任手里的五十块钱。
        “好了,没事阿鲁,回去每天换两次药阿鲁,很快就能好了阿鲁。”
        “谢谢主任,”马修把阿尔弗雷德搀了起来,“那我们先——”
        王耀家的门又哐哐响起来,他过去开门一看,日/耳/曼面色比阿尔弗雷德还铁青地站在门口。
        “你这是怎么了阿鲁?哎呀哎呀你的面堂发黑阿鲁,出什么事了阿鲁?”
        “一个蠢蛋喝醉了在我家窗户底下跟我要一朵玫瑰花我就扔给他了。”
        “……你把它从花盆里拿出来了吗?”
        “……我为什么要拿出来。”
        日/耳/曼将肩上死沉的罗/马扔到沙发上,此时此刻他的头顶还顶着微微湿润的泥土双眼转着蚊香。王耀观察一会儿,说:“你这已经属于故意伤害了阿鲁。”然后他手脚麻利地给罗/马用创可贴包扎了,敷上了同样的白色药粉,“一天换两次阿鲁,记得要打别再打头了,真会死人的阿鲁。”
        日/耳/曼和阿尔弗雷德一同出了门,他们都面色铁青。许久,日耳曼转向阿尔弗雷德的方向,严肃地说:
        “琼斯警官,我拿仙人球对付他是不是能得到和你一样的效果?”
        “啥?”
        然后老爷子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马修是被一声尖叫惊醒的,他迅速打开窗户向『土豆篮子』的方向望去,接着他听见床上也传来一声尖叫,惊得他差点跌到窗户外面去。
        “你大清早的鬼叫什么?”
        “王耀这个老狐狸啊啊啊啊啊本HERO绝对不放过你啊啊啊啊啊!!!!!!!!!”
        趴着睡了一夜的的阿尔弗雷德手里攥着昨天半夜王耀给的那包白色药粉,一扭脸看到了自家弟弟那费解的眼神。
        “马修,”他摆出一副羊驼脸的样子,“那老小子坑咱们,这只不过是普通的三七。”
        马修心想比起那个,我才是被你坑了现在还跟着你。隔壁街区的尼德兰一家的长男也不错的,早知道你这么大惊小怪的我就跟他了。



        今天的阿尔弗雷德因为屁股受伤所以歇班,中午时在蛋糕店打工的马修被旁边冰激凌店的阿古拉去『土豆篮子』吃饭——当然了,阿古掏钱。
        “哟伊莎,今天吉尔怎么没来?”
        “早上因为他的仙人球断了鬼哭狼嚎了一阵,敲了他一下现在还没醒呢。”伊丽莎白端着平底锅作忧郁状,“奇怪了,小时候他可没这么弱啊。”
        马修表示不予评论。
        他们点的土豆饼端上来的时候日/耳/曼刚从楼上下来,他的面堂更黑了,就连伊莉莎白见了也哆嗦一下。
        “伊莎,”他说,“创可贴放在哪里了?”
        “在这边的医药箱里……你受伤了吗爷爷?”
        “没有,我就是去把那个家伙粘起来。”
        “粘起来?”
        “今天早上不是拿那个仙人球砸了他。”
        伊莉莎白有种不好的预感:“您……砸的什么?”

        三楼的房间里,吓坏了的路德维希正手忙脚乱地把一箱子马赛克搬出来放在地毯上的罗/马身上。由于马赛克的原因并且路德维希拒绝再次谈论这件事情,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们不得而知,只是在事后当事人发表感想说是:
        “真厉害不愧是小日/耳/曼☆”
        对此日耳曼的回应是:
        “都怪那个仙人球已经四分之三死了!”
        终于醒过来的军/火提供者吉尔伯特:
        “老子我的仙人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彻底断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贩卖军/火的王耀之弟贺瑞斯·王则在当天跑到『土豆篮子』送给吉尔伯特一盆小的仙人掌作为扎坏了阿尔弗雷德的屁股的补偿。
        屁【度】股受伤的片警表示为什么受伤的是本HERO补偿的却是吉尔伯特。
        街道主任表示自己毫无压力,并亲切询问了路德维希那些MADE IN CHINA的胃药效果还好不好马赛克怎么样等种种问题。
        日/耳/曼的孙媳妇忧伤地说:“爷爷,那个地方真的粘不回去的,真的,用哥俩好也不行,我们还是打120或者直接找主任商量一下怎么办吧。”
        当然了,罗/马基酱那伟大的地方可比片警的伟大多了,它【哔——————————————】地最后一点事都没有,依然伟大无比。




        阿尔弗雷德的今天比任何一天都要忧伤——罗/马基酱的伟大的地方被袭击了依然不倒,但是自己却变成了M体制,这真是太令人费解了!!!
        “马修,你说再砸我一次怎么样?”
        “……”
        马修·威廉姆斯今天忧伤地发现,他的哥哥兼床【哔——】连脑子也坏掉了。





        ===================================================



        他真的还是TBC………………


        回复
        6楼2010-05-06 10:57
          日耳曼今天心情很不好,老人家早上起来慢跑后面却跟了一个大叔跟踪狂,拐弯的时候看了一眼还是对门的罗马。
          日耳曼今天早上的周身气压低透了,带着一个黑色的低气压漩涡席卷了半个很五四街。
          “哟日耳曼阿鲁,要不要来点包子阿鲁?”
          街道主任正叼着个包子推着自行车打算去居委会,临走看见他还不忘给自家的铺子打个广告。不过日耳曼不在意这个,他家本来就是开餐馆的。这时候片警正在弟弟的搀扶下艰难地向前挪动,街道主任看着他,和蔼可亲地笑起来。
          “哟琼斯警官,屁股还疼吗阿鲁?”
          今天也依然在裤子里塞了个枕头的阿尔弗雷德怒视着街道主任,罪魁祸首的老爷子在他身后面无表情地旁观,再后面一个奇怪的身影正在王记包子铺买包子。
          ——但是他最后还是将满肚子的怒火和牢骚吞了下去。
          马修看着这种奇妙的氛围,感觉一阵轻松。和这些老爷子街坊好些年,一向KY如阿尔弗雷德都会有唯一不KY的时候——敢和【据说】年纪最大的街道主任顶嘴吵架,啥子漏洞绯闻血雨腥风【?】第二天一早准成为菜市场大妈的口头话题——就比如很久以前的上次,阿尔弗雷德因为对主任他妹妹抛了个媚眼并表示本HERO很耐你的宝贝妹妹之后,第二天菜市场便流传开来“很五四街区片警阿尔弗雷德·F·琼斯汉堡出墙劈腿有了第二春”这样一个连马修都不相信的传言。然而再深究下去话题又变成了“片警对包子铺幼丨女出手,人民公仆何等卑劣”,这一次马修亲眼目睹了邮政局的瓦修·温茨利拎着他爷爷的旧步丨枪跑到办公室对他的兄弟一顿毒打,直到他将那一堆马赛克拖回家才知道劈腿的传言变成了诱拐幼丨女的传言。
          连整个很五四街最不给面子最不易出手的瓦修【属性:妹控】都能说得暴跳如雷,王主任的嘴巴不是一般的强。
          ——顺便一说,阿尔弗雷德至今不知道街道主任芳龄几何,每次问起老人家都会抄着袖子笑眯眯地看着他问:“你觉得老人家我多大呢阿鲁?”
          阿尔弗雷德想了半天,一指:“六十!”
          “诶原来老人家我那么年轻吗阿鲁?”
          虽然之后阿尔弗雷德又去了『土豆篮子』问日耳曼,但是那老爷子面无表情地想了半天,最后慢慢说到:
          “我也不记得了,不过我记得他比我大来着。”
          失望的琼斯警官最后问:“老爷子你到底有多大?”
          “……忘了。”
          “……”
          “…………”
          “………………有……六十?”
          “……我有那么年轻吗?”
          于是那一天,马修再一次跑到『土豆篮子』拖哥哥回家——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他是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自己英年早逝的可能性【……】到脚软来着。



          再说回晨跑的日耳曼老爷子。例行晨跑的一圈结束后,在家门口,黑色低气压达到了最低值,周围的空气争先恐后地被压缩进来,卷起了黑紫色的低气压漩涡。
          “小日耳曼日耳曼亲爱的给你包子——”话没说完意大利爷们就被不知刚才揣在哪里的一颗巨大的土豆命中了面部。
          路德维希一脸胃痛地跑出来要把爷爷请回去,不过老爷子的火气似乎积攒了很多今天因为一个包子【……】全爆发出来了,路德维希无力地看着自家店门口,一团尘土中,日耳曼正用着相当马赛克的方式殴打着一个正在“哎呀哎呀”惨叫的家伙,坊间大妈纷纷表示那个挨揍的是个有名的老不修,喜欢漂亮姑娘就算了还玩尾行,这是多么糟糕的游戏【不对!!!】啊!!!
          “哎耶耶耶耶好疼疼疼疼啊啊啊啊啊小日耳曼!!!!!!!!!”“给我住嘴!!!下地狱去!!!每天早上都穿得跟电车狼似的你以为没人认得出来吗???!!!”“怎么了啊!怎么啦!!我穿成那样还不是因为每天都向你求婚你不答应啊!!!”“你跟谁求婚啊基可修!!!快去死吧你怎么还不死啊啊啊怎么给孩子们做表率!!!”“那个……爷爷……您已经OOC了啊……【胃痛】”………………



          回复
          7楼2010-05-06 10:58
            单方面暴力相待拳脚相加的最后,吉尔伯特打开自己房间的窗子,例行地向窗外大喊一声:“本大爷!!!最高!!!”
            然后日耳曼顺手拿过来大号的写有粗体“俺样”的爆炸型对白框,对着地上的马赛克扑哧一声插了上去。
            “……”
            “…………”
            “………………”
            “……………………还愣着干什么快叫救护车啊啊啊啊啊啊!!!!!!!!!!!”路德维希痛苦地捂住胃部,“爷爷也是!!!作者也是!!!你们以为用对白框杀人满地都是吗到最后还不是在想糖包——不对糖然致敬!!!”
            “你刚才说了糖包对吧???!!!果然说了糖包对吧???!!!基可修果然让你被死者的牌子插死是正确的!!!插死你!!!”
            “不就是被丨插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还有你串场太厉害了吧快去理想少年那里吐槽!!!!!!!!!!”
            说完这句话后,路德维希便捂着胃,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救护车碾于轮下………………
            “救治伤者!!!”一个有着豪迈胸部的的姑娘跳下来,带着一个面无表情的漂亮姑娘将地上的马赛克搬进车里,又将车子下面的一张扯出来卷一卷塞进车里。这时候开车的司机下来了,一路小跑进了『土豆篮子』,将一个屁股里塞着个枕头的家伙抱了出来,结果在门口摔了一跤,搞的那位屁股着地。
            “FUсK布拉金斯基你是故意的!!!”
            “嗯☆的确是故意的☆”
            伊万抬起因为先着地所以变得灰扑扑的脸灿烂一笑。
            马修和伊莉莎白一脸担忧地跟着冲了出来,日耳曼有点惊讶地看着他们两个,又目送着片警被塞进了救护车,然后兼丨职开救护车的卡车司机用卡车司机的驾驶方法将救护车开走了。
            “………………怎么了?”日耳曼转过头来问。
            伊莉莎白满眼泪花地哽咽着,说:“琼斯警官他……他……”
            “那个蠢蛋非要到早餐厨房参观,然后舔了煎咸肉的平底锅。”马修一脸革命的表情说到,“他看到里面还剩一些碎肉。”



            阿尔弗雷德在医院里躺着,舌头被诡异地烫伤,成为了很五四街又一大不可思议事件,从此坊间传言“不要在早餐的时候进『土豆篮子』的厨房不然会进拔舌地狱”。
            救护车上的三兄妹把他丢进医院后伊万看着在地板上挺尸的很五四街区片警,心想让他在被仙人球砸一次吧!!!就像那天一样!!!
            阿尔弗雷德正在病床上懊悔一时嘴馋舔了平底锅【床头的病历上写着口腔烫伤】的时候,吉尔伯特带着贺瑞斯新送他的仙人掌跑来探病了,不知为何脚下一滑摔倒,仙人掌飞了出去。
            日耳曼和马修进门的时候一切还处于那一瞬间的静止状态——吉尔伯特惊讶地跌倒在地,鞋底粘着一只香蕉皮;阿尔弗雷德双手上举坐在病床上呈惊恐状,裤子上男人重要的部分扎了个仙人掌。
            日耳曼装作没看见。径直走到了头上还插着对白框的尸体旁边:“……你走吧,罗马。”
            ……不要说得他好像已经过世了一样啊!!!!!!!!马修在内心呐喊道。这时候阿尔弗雷德一把拉住了他,用一种要吃人的眼光看着他。
            “干、干吗?”马修有点不明所以的心虚,“怎么了?”
            “……HERO我……”阿尔弗雷德吞吞吐吐的说,抬起脸用明亮的蓝眼睛看着他,扑了上去,“HERO我……站起来啦!!!!!!!!看到马修你就站起来啦哦哦哦哦哦亲爱的!!!!!!!!!”
            “病人!!!请不要在医院里就干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



            很五四街区片警有一句至里名言:一个能在你的男人的伟大的地方连续遇袭的时间里照顾你,那么他就适合于你共度一生。
            马修不这么认为,这辈子都要和他在一块还要给他善后,他可不想干了。
            罗马今天也在『土豆篮子』的三楼窗户下方大声唱着小情歌,街道主任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过去了,在后面是外出去送货开得飞快的解放牌大卡车。
            日耳曼黑着脸打开窗户,冲楼下喊到:“吵什么吵!!!过了饭点再来!!!”
            楼下的罗马愣了一会儿,咧开嘴冲着旁边巡逻经过的琼斯警官一笑:“看见了吧小家伙,爷爷我有戏!!!”然后冲着三楼的窗户大喊:“日耳曼亲爱的!!!我爱你——”
            这次真的是仙人掌正中面部呢。
            阿尔弗雷德一边思考着一边向前走,抬头时正好看到弗朗西斯的蛋糕店,于是心头一热菊花一紧【?】推开门,站在门口向里面喊到:“马修亲爱的本HERO爱你我们赶快请假回家【哔——】——”
            这次是一块大奶油蛋糕飞出来的啪叽。



            街道主任端着杯茶领导一样地站在窗户前面满脸和蔼的微笑——我的街阿鲁,我的街坊阿鲁,明天还会有坊间传言在菜市场流传的阿鲁。


            Fin.


            回复
            8楼2010-05-06 10:59
              白骨组8184052


              回复
              10楼2010-05-08 03:10
                噗哈哈哈!太搞笑了的喵!作者乃神人啊!


                回复
                11楼2010-05-09 10:51
                  ……看见字就胃疼,我要不要再找个吧主小吧之类的。


                  回复
                  12楼2010-05-10 21:04
                    ....二楼三楼去哪了OA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3-03-31 06:19
                      笑抽了怎么办?!!!白骨赛高——————
                      日【耳【曼奶奶(重音)的家暴技能真是越来越好了~


                      收起回复
                      16楼2013-03-31 11:20
                        好评点赞!(* ̄▽ ̄)y笑抽了我会乱说?最后耀君你果然是长辈啊那沧桑的口气23333


                        回复
                        17楼2013-07-18 22:07
                          笑抽了ahhhhhhhhhhh


                          回复
                          18楼2013-12-05 20:55